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五章 身外化身  
   
第五章 身外化身

戰魂刀的本體就隱藏在神甲肩膀的凸起里,李強可以清晰地感覺到。他心念微動,戰魂刀猶如一道金色光幕從肩頭升起。

李強突然發現,戰魂刀不用再修煉,只要修煉好刀鞘,戰魂刀就徹底被自己收用了,自己只要學會如何出神入化地運用就行了。他連忙開始試驗,果然,戰魂刀可以完全根據自己的心意隨心所欲地變化。

戰魂刀的變化是可以慢慢摸索的,李強倒不著急了。他取出脫下的護臂,彈指輕扣,火精從紫色的護臂里冒出來。它剛一露頭,清冷的隕星頓時就像嚴酷的夏日來臨,氣溫急遽升高。

火精的形象怪異極了,它已經蛻化成一團近乎透明的白色體,只有兩只赤紅色的眼珠骨碌碌地轉個不停。

火精飛到李強手中,兩只紅紅的眼睛盯著李強,身體卻漸漸地溫和起來。李強驚訝地發現,火精已經能夠控制自己的溫度了。他輕輕撫摸著火精,輕聲笑道:“小家伙,跟了我這麼久,想不想自己修煉?”

火精在李強身上已經潛伏修煉了很久,對于李強的心意它似乎很明白。一串五彩的火星飛出來,飄飄灑灑地升到空中。

紫色護臂也算是半個神器了,李強拿在手中笑道:“這件寶貝就送給你。”火精從李強左手躍起,跳到右手的護臂上,立即將紫色護臂包裹起來。李強明白,任何靈獸只要擁有一件法寶,不論是仙器還是神器,它都能憑著本能進行修煉。為了感謝火精,李強將護臂送給了火精。

不一會兒,火精就露出自己的本相。那是個長著一對紫色翅膀的小家伙,很像一只蝙蝠,渾身閃著銀光,背脊和翅膀都是妖豔的紫紅色,一雙眼睛是赤紅色的,還有一條長長的銀色尾巴,非常的美麗。它吱吱鳴叫數聲,突然撲向李強胸口的神甲,吸在甲面上不動了。李強輕輕一摸,發現火精再次潛伏了。

從此,李強的神甲在胸口的位置上,顯露出一個蝙蝠狀的靈獸外殼,就像是天然長在甲面上一樣,紫紅色的背脊伸展著翅膀,仿佛隨時都會飛去。其實李強還不知道,由于小火精的依戀,他在無形中保留了擎天神甲,只是沒有顯露出來而已。

乾善庸坐在另一端,他修煉的天神之怒快要完成了。天蝕和黛南楓禦靜靜地盤腿修行,似乎已經突破了原來的境界。赤明也在忙著修煉他的都天神杖,他懸在空中,都天神杖化作一道金色的虛影在身周盤旋,他不時地打出一個印訣,全神貫注地修煉著。

李強掃了一眼在場的人,他現在不想坐下練功,考慮了片刻,他想起在佛宗廢墟里收到的黃金板,現在有了難得的空閑時間,他取出黃金板重新查看,那上面記載著所謂的神之文字。李強再次用神識轉化,發現黃金板的內容不夠全面,雖然有一些修煉神器的方法,但是很少,記載最全的是一種身法,一種身外化身的身法。他用心念記憶後,打算修煉這個功法。

身外化身的神通赤明以前做魔尊的時候就會,李強在幻神殿的時候,曾經見識過神獸也有這樣的本能天賦。修煉了片刻,李強覺得不對勁,他覺得黃金板的記載似乎少了一項很關鍵的東西,要是憑著這樣的記載,他很難修成身外化身的功法。

想了很久都不得要領,李強不甘心,又重新一項項開始整理,不一會兒,他將修煉的步驟提煉出來,再次進行修煉。隨著修煉的進展,李強漸漸可以幻化出七八條虛影。他停在場中沉思,幻化虛影不是他的目的,分身應該是實體的分身。

待整個步驟完全修完,李強更加確信,黃金板上的記載的確是有所缺失。

赤明終于完成了都天神杖的修煉,他得意地狂笑不止,驚動了沉思中的李強。李強飛到他身邊,笑道:“兄弟,恭喜你修煉成功。”赤明開心道:“算啦,道什麼喜啊,嘿嘿,不過,煉化了這件神器,我老赤終于可以出頭了,哈哈。”

李強問道:“你以前做魔尊的時候,是如何修煉身外化身的?”

赤明笑嘻嘻地說道:“很簡單,我有無數魔頭做替身,只要專門修煉替身魔頭就好……咦,你不會想要修身外化身的神通吧?”

李強恍然大悟,怪不得自己學會了身外化身的心法,卻使不出身法來。他轉身走到一邊,考慮如何彌補這個漏洞,自己肯定是沒有魔頭驅使,也不可能向靈鬼雙尊討要靈體,除非找到一種替代品,才能順利修出身外化身的神通。

赤明緊跟著李強,嬉皮笑臉地說道:“大哥,我也想修煉身外化身的神通。”他不但聰明而且還很狡猾,一聽李強問起身外化身,立即敏感地察覺到李強絕不會無的放矢。

李強的思路還在如何修煉上,一時間沒聽明白赤明說什麼,他隨口說道:“兄弟,等會兒和你說話,我在想事情。”

赤明鍥而不舍地說道:“我知道啊,我修煉過身外化身的神通……”李強笑道:“這是黃金板,要用神識轉化。”他將黃金板丟給赤明。赤明如獲至寶,急忙用神識查看,很快就弄明白了。他閉目沉思片刻,說道:“大哥,這個記載不全!”

李強說道:“廢話!當然不全,要是記載完全,我就不用傷腦筋在這里苦思冥想了。

赤明笑嘻嘻地說道:“很簡單就能解決了。”

李強驚訝道:“什麼?你有什麼辦法嗎?”

“修煉金傀儡就可以了。”赤明得意地說道。

“金傀儡”李強聽說過,但是不知道如何修煉,他心中不由得升起了希望,問道:“你會修煉金傀儡?”身外化身的神通對他很重要,他從第一次見識到身外化身的神通時就驚訝不已,內心一直渴望自己也能學會。

赤明點頭道:“金傀儡是用七竅玲瓏蟲作為主體,用天金砂或者塵牽木為輔,用靈性陣排列,就能修煉出金傀儡,天金砂修煉的叫金傀儡,塵牽木修煉的是魂傀儡,魂傀儡比金傀儡更好,不過,塵牽木那玩意兒太難得了。”

李強苦笑道:“天金砂我多得是,塵牽木也有一小塊,只是七竅玲瓏蟲我連聽都沒有聽說過,更別說看見了。”赤明得意地笑道:“你沒有,不代表我沒有啊……”李強興奮地一把捏住赤明的脖子,搖晃著大叫道:“哇呀呀,你說話怎麼說一半啊……快拿出來!”

赤明被李強掐得滿臉通紅,他用手比劃著,嘴里咿咿呀呀地說不出話來,只得一腳踹出。李強被踢得飛了起來,可是他還沒有松手,依然拖著赤明,兩人頭對頭的跌趴在地上。

李強這才反應過來,嘿嘿笑道:“啊,抱歉,呵呵,沒事吧?”心里暗暗偷笑,他早就習慣了隨時要欺負赤明一下,雖然現在已經收斂了很多,不過習慣一旦形成,有時候是很難改變的。

兩人都是修神的,赤明現在的功力比李強差了一個層次,被他一把掐住脖子還真不好受,他咳嗽了幾聲,罵道:“沒事?沒事才怪!要被你掐死了。”赤明自己也覺得奇怪,不管李強怎麼整他,他都很難生氣。他說道:“算了,別鬧!我在回封緣星的路上,找到不少七竅玲瓏蟲,都被我用法術修煉過了。”

李強很好奇:“給我看看是什麼樣子的?”

赤明抬手射出一物,李強接過一看,原來是一串手鏈,手鏈上有十只鏈環,每一只鏈環大約就是一只七竅玲瓏蟲。鏈環只有一枚硬幣大小,淡淡的粉紅色,像一張女人的臉,精細得讓人難以置信。李強知道這是赤明用法術將其縮小的。

李強問道:“身外化身所要修煉的金傀儡是否用一次就完蛋了?”

赤明咧嘴道:“這都不知道?只要不被破掉,就可以重複使用,若是被破掉了,就必須重新修煉。大哥啊,你多修煉一些金傀儡不就行了,反正我收了很多七竅玲瓏蟲,沒事就可以修煉的。”

李強毫不客氣地伸手道:“拿來,拿來,多多益善。”赤明給的倒是心甘情願,七竅玲瓏蟲有震懾心神的作用,所以他收集了很多,原本准備用來送人的,他知道李強的徒子徒孫很多,可是真正見面後,他又不習慣和人套近乎,所以就一直擺在手鐲里,沒想到這東西會派上大用場。

赤明送給李強七八十只七竅玲瓏蟲後,說道:“怎麼修煉你應該會吧,就是和修煉傀儡差不多,不過用七竅玲瓏蟲作心就行了……嗨嗨,大哥,給我一點天金砂。”他要到天金砂後,立即跑到一邊修煉去了。能夠學會身外化身的神通,赤明十分開心。

其實,身外化身的神通並不是這樣修煉出來的,真正的身外化身是每一個分身都有主體的神通,現在的化身只是一種替代品,威力不是很大,不過,即使這樣也是很了不起的神通了。

有了修煉方法和材料,李強一口氣就修煉了二十七只金傀儡和五只魂傀儡。他將金傀儡和魂傀儡串成一串手鏈,一圈圈地套在手臂上。金傀儡的樣子就是一個橢圓形的珠子,上面刻劃著李強自己的容貌,由于是用神識刻劃的,細看時就和真人一般無二。

李強得意地晃動身形,刹那間,十二條身影突然出現在四面八方。看著完全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李強自己也很不習慣。他身形一動,十二個分身也一動,突然,他覺得不對,這樣的分身不會自己行動,對敵之際作用不會太大。

赤明也大笑著分出七八個身影,最絕的是每一個分身都有自己的動作。李強不由得大叫道:“小明,這是怎麼回事?”赤明嚇得渾身一哆嗦,他當然知道李強為什麼亂喊亂叫了。

赤明嬉皮笑臉地說道:“大哥,你那是傀儡的修煉方法,你要給金傀儡靈性才行啊。”

李強奇道:“我怎麼給他靈性?”在這方面李強的見識趕不上赤明,這家伙是魔尊出身,最擅長的就是操控別人。他嘿嘿笑道:“很簡單啦,每一個金傀儡給他一點神識,做一個標志就行了。”

李強苦笑道:“怎麼做?我不會這種手法。”

赤明飛到李強身邊,遞給李強一只玉瞳簡道:“大哥,這可是從黑魔界的手法中轉換過來的,你願意學就學,不願意學就算。”他深知修真界對黑魔界深惡痛絕,所以,他怕李強學過後得知是黑魔界的手法而生氣,因此還是先將話說清楚比較好些。

誰知李強根本就不在乎什麼黑魔界還是仙界的手法,只要能用就行了。

李強接過玉瞳簡笑道:“哦,黑魔界的手法,有意思,我來學學看。”赤明嘿嘿一笑,轉身繼續修煉他的金傀儡。

原來金傀儡修煉完畢後,必須要分出一點神識啟動它的靈性,赤明給的方法是黑魔界的一種心法,非常深奧,是魔尊才會的功法。李強很快就看明白了玉瞳簡的記錄,他毫不猶豫地開始修煉穿在手臂上的金傀儡。

他分了一點神識進入一個金傀儡的內部,用黑魔界的魔咒將那點神識留在金傀儡里。他仔細察看那個金傀儡,只見一點淡淡的紅光在金傀儡的心髒部位幻明幻滅,他知道這次一定能成功了。

將手鏈上的金傀儡和魂傀儡全部修煉了一遍,李強忽然有一種感覺,仿佛自己和手臂上的手鏈聯系在了一起。

李強輕輕一揮手,四周霎時出現五個一模一樣的李強,最讓他心喜的是,每一個李強的動作都不相同,而且他可以清晰地把握這五個分身的一舉一動。他知道自己成功了,不由得開心地大笑起來,學會了身外化身的神通,到鑫波角後,救人的把握又大了很多。

乾善庸雖然還不能隨心所欲地使用天神之怒,但是他已經摸索出一部分功能了,要熟練運用還必須慢慢探索。他心滿意足地收攝起天神之怒,一抬頭正好看見李強使出身外化身的神通,不禁驚訝地大叫道:“化身千萬的神通?那是憊恫天君的特有絕學啊,這小子怎麼會的?”

李強收起分身,笑道:“小子為什麼不能會?憊恫天君是誰啊?”

乾善庸搖頭道:“奇怪,在這一界怎麼會見到化身千萬的神通……不對啊,你的修為無法達到這種神通的……我簡直是糊塗了,老弟,這個神通是誰教你的?”

赤明飛過來,笑嘻嘻地說道:“老乾,別被我大哥唬住了,他用的是黑魔界的分身替代法,你還是羅天上仙哩,連這個都看不出來。”

其實,赤明說的不完全對,李強學的身外化身功法大部分都是正確的,只是在最後一步改用了黑魔界的替代法,威力雖然減弱了許多,但是用來爭斗還是很厲害的,至少可以在戰斗中爭取到很多機會。

乾善庸感到不可思議:“化身千萬是大神通,給你們兩個小家伙改成這個樣子,唉,憊恫天君要是知道,恐怕也很無奈吧,呵呵,不過,這種功法在爭斗中最實用了,嗯,不錯。”他很清楚這種功法的厲害。

李強將所有的七竅玲瓏蟲都修煉成傀儡後,發現天蝕、黛南楓禦、乾善庸和赤明在說笑。黛南楓禦看見李強走過來,笑道:“小子,都修煉好了嗎?你可真是累贅啊,等你很久了,修煉幾個小蟲子要花這麼長時間,你不行嘛。”

赤明修煉金傀儡速度極快,李強畢竟對此比較陌生,而且他喜歡嘗試。他是煉器大宗師,在修煉金傀儡的時候,他在金傀儡內部又嘗試著添加了很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兒,因此,他的金傀儡和赤明的完全不同,其中有專門用來迷惑人的,有會逃跑的,還有可以自爆的等等,所以修煉起來很費工夫。他將金傀儡和魂傀儡的能力分門別類,使每一個傀儡的作用都不盡相同。要論到煉器,赤明是拍馬也趕不上的。

李強笑道:“那是當然啦,若是楓禦大姐來修煉,赤明也比不了啊,你是仙子嘛。”他不失時機地吹捧了一句。

乾善庸說道:“好了,別多說了,有了天神之怒,我們就可以走軒龍他們去鑫波角的路,那條通道很難走的,等一會兒我們回封緣星,看看木龍恢複了沒有,如果他恢複了,我們就立即上路。”

這群人中乾善庸的功力最高,資格也最老,無形中他就成了發號施令的人,大家對此都沒有什麼意見。

這次集體潛修,每個人都大有收獲,尤其是乾善庸,他得到天神之怒,簡直是喜出望外,有了天神之怒,只要徹底修煉成功,就是孤星來他也不再懼怕了。

黛南楓禦和天蝕憑著一顆勿蘊神丹也突破了原有的境界,要知道他們兩人在這一界苦苦掙紮了幾千年,能夠保持原有的修為十分不容易,這次總算是靠著神丹的威力前進了一步,兩人心里不知是喜還是悲。

李強不但徹底控制了戰魂刀,還學會了身外化身的神通,他和赤明的收獲也非常之大。

黛南楓禦拋出星耀,帶著眾人挪移而去。

李強不肯去聖城,堅持要回古劍院,乾善庸也不勉強他。于是李強和赤明回古劍院,乾善庸帶著黛南楓禦和天蝕回聖城,他們約好,一旦准備完畢立即出發去西吉的鑫波角。

古劍院和重玄派的名氣在封緣星如日中天,拜師求訪的修真者多如牛毛,以至于李強和赤明以為自己走錯了地方。兩人落在古劍院邊上的小鎮,看著山門前熙熙攘攘的修真者,李強覺得自己就像是走進了菜市場,赤明疑惑道:“大哥,怎麼這麼多人?”

李強說道:“誰知道啊,我們進去。”他拉著赤明,一道金光閃過,瞬移到古劍院的廣場上。

一大幫古劍院的弟子正在廣場上修煉,那是金麟劍院的弟子,趙豪和趙治兩人站在一邊看著他們修煉。見李強和赤明突然冒出來,趙豪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飛快地躍到李強身邊,恭敬地施禮道:“師尊,你總算是回來了……”

李強心里一動,問道:“趙豪,發生什麼事情了?”

趙豪說道:“有一個仙人找來,他也是羅天上仙……”

“尺勿語?”李強心里一寒。

趙豪看了師尊一眼,心里暗暗佩服,師尊似乎無所不知。他點頭道:“是,是尺勿語前輩,他和軒龍前輩談了一天後便匆匆離去,聽說他趕去逆行通道了。”

赤明拍了一下李強的肩膀,說道:“出發的時候叫我。”不等李強回答,金光一閃,他瞬移而去,也不知道他干什麼去了。

李強問道:“龍老哥在哪里?還在環劍閣嗎?”

趙豪道:“還在環劍閣靜養,只是侯師伯和痕前輩已經離開了。”李強微微一呆,他沒想到侯霹淨這麼快就離開了,心里不禁有些失落,不過,這次分別遠沒有傅山離去時的那種沖擊,那次他在失神的情況下差點走火。

李強點頭道:“趙豪,你去找魅兒來,我先去環劍閣有事,讓她等著我。”

環劍閣里靜悄悄的,軒龍站在環劍閣的平台上極目遠眺,似乎很享受這份甯靜。他突然說道:“老弟,這麼快就回來啦。”李強悄然冒出來,笑道:“恭喜老哥。”軒龍歪歪頭歎道:“是啊,值得恭喜,老弟,你真要去鑫波角嗎?”

李強走到他身邊,平靜地說道:“即使是刀山火海也要去。”軒龍偏過頭來笑道:“刀山火海?那不算什麼,去鑫波角比上刀山下火海可難多了。”

李強笑了起來,軒龍剛才的說法是家鄉的習慣,說起上刀山下火海似乎是件很困難的事情,可對于仙人來說,這實在是小意思了。

李強說道:“不管前途如何,我去定了。”

軒龍轉身正視李強,表情嚴肅地說道:“鑫波角很快就是風暴眼了,這一次非同小可,我告訴你,仙界的七君馬上要去兩個,還有四個羅天上仙……”李強頓時興奮起來,他知道越是混亂的情況下越是有機會,這是他早就明白的道理。

李強笑嘻嘻地問道:“這是尺勿語說的?”

軒龍點頭道:“你消息還蠻靈通的嘛,他的確來過,也帶來了青帝的詔令,這次仙界可是大動干戈了。”李強奇道:“鑫波角發生了什麼事情,仙界竟來了這麼多高手?”他隱約覺得有點不對勁,青帝都被驚動了事情一定不小。

軒龍苦笑道:“事情暫時不能說,反正你要去的,你記住……保命第一,別的我就不多說了。”李強被他嚇了一跳,這話太莫名其妙了。他沉吟了片刻,說道:“我只要能救出師尊和莫大哥,其他的都無所謂。”

軒龍眼里流露出一絲憂慮,緩緩地說道:“到時候恐怕會身不由己吧,鑫波角……唉,那地方實在是……唉!”他欲言又止。

李強問道:“我和尺勿語打了一架,他有沒有說?”

軒龍笑了,點頭道:“當然說了,呵呵,他還要和你再打一次,你可要小心了。”

李強罵道:“這家伙真古怪,為了一點小事就和我干架,害得我老哥受了重傷,要是我老哥好不了,哼,我跟他沒完!”軒龍笑道:“侯霹淨的傷勢不是恢複了嘛,哪來這麼大的仇恨啊,算了吧。”

一個古劍院的弟子來到平台上稟報:“監院師伯祖,有客人來拜訪您。”

');

上篇:第四章 修煉     下篇:第六章 天君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