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六章 天君氣度  
   
第六章 天君氣度

一個高大的年輕人走上平台,他身後跟著一個滿臉胡須的中年人。

軒龍神色一變,剛想說什麼,被那個年輕人用眼神制止住。軒龍退後幾步,站在了一邊。李強立即明白這兩個人肯定不凡,他笑著迎上去:“請問兩位是……”

那個年輕人微笑著上下打量李強,他身穿一件奇特的暗青色衣服,上面似乎綴滿了星星,若隱若現地閃爍著星光,一條銀色的鏈子扣在腰上,左手臂上套著一個金色的護臂。他的長相也很有特點,眉毛極長,而且有幾根眉毛從眉梢處翹起,眼睛又細又長,開闔之際金芒閃動,一副不怒自威的模樣。

那人說道:“我是厲禁天君,你就是李強?”

李強嚇了一跳,厲禁天君竟然跑來找自己,難道他已經知道鎮泰意元在自己手中?他笑道:“厲禁天君?幸會,幸會,這位是……”他又指著邊上那個中年人。

那個中年人踏上一步說道:“羅天上仙德琉衡。”說完便退了回去。他刹那間流露出來的威勢,逼得李強晃動了一下身子。

李強心里暗暗吃驚,他掩飾著笑道:“好家伙,羅天上仙,你排第幾?”

德琉衡微微一怔,淡淡地說道:“第二。”

李強誇張地叫起來:“不得了啦,高手!高手來了。”軒龍急忙制止道:“老弟,別胡鬧了,好好說話。”李強歎氣道:“唉,玩玩都不行啊,老哥你不愧是木龍。”

厲禁天君哈哈大笑:“你也知道他叫木龍,哈哈,李強,難道你就讓我們站在屋外?”

李強笑道:“這里風景很好,就坐下來聊好了。”他首先盤腿坐下。

看到李強這樣的舉動,厲禁天君就知道這個小家伙很難纏。他也不反對,笑嘻嘻地坐了下來,軒龍猶豫了一下也坐下來。李強說道:“老德,別站著了,來坐坐。”

德琉衡的臉色都變了,還從來沒有人敢叫他老德的。他和厲禁天君對視一眼,緩緩地坐下來,說道:“天君,這一界變得很陌生了。”厲禁天君點頭道:“太久沒有回到這一界了,德大人,是不是覺得不習慣了?”

李強插話道:“慢慢就習慣了。”

德琉衡長著滿臉的大胡子,將嘴巴完全掩住,他的眼睛極大,猶如銅鈴一般,鷹鉤鼻子,顯得十分彪悍。他似乎很不習慣李強的態度,想要說些什麼,卻只從鼻子里哼了一聲,便低下頭不肯再說話。

厲禁天君說道:“軒龍大人,尺勿語大人已經和你談過了吧。”軒龍站起身來,恭敬地說道:“是,青帝的詔令我也看了,天君還有什麼吩咐嗎?”厲禁天君笑道:“到了這一界就不用太拘束了,你坐下說吧,我沒有什麼事情吩咐你,我不是為你來的,我是為了他。”他一指李強。

李強硬著頭皮問道:“哦,天君老大找我有事?”他的眼光卻瞄向軒龍。厲禁天君忍不住大笑起來:“好機靈的孩子,嗯,不錯,我是從尺勿語那里知道,鎮泰意元在你這里,是軒龍告訴他的,你別怪軒龍大人,他是不能隱瞞的。”

軒龍點點頭,說道:“是啊,這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何況天君在仙界是出了名的豪爽之人,他不會為難老弟的。”李強突然對厲禁天君產生了很大的興趣,能在仙界被人信任,這人一定很了不起,他想看看厲禁天君對鎮泰意元的事如何處理。

厲禁天君笑道:“其實鎮泰意元不完全是我修煉出來的,這件仙器原名叫彌道尺,我發現可以用它禁制靈獸和神獸的元神,這才重新修煉。呵呵,當時我花費了很多精力去搜尋各種靈獸和神獸的元神,用了許多手法修煉,後來我才醒悟過來,修煉這些元神,憑借這些靈獸的元神去爭斗,實在是一件殘忍無聊的事情,所以我就放棄了,沒有再繼續修煉,也很少用到這件仙器,直到天蝕來借走以後,我才發現彌道尺對我有大用。”

李強心里放松下來,看樣子厲禁天君似乎並不太在乎鎮泰意元,可憐天蝕還嚇得要命。他笑道:“呵呵,天蝕借走了就不再還給你,你不是很生氣嗎?”

厲禁天君搖頭道:“沒有什麼好生氣的,我只是對他很失望,也許經過這一界的磨練,他能有所改變吧。鎮泰意元並不適合留在這一界,還給我吧。”

李強一窒,他其實也不在乎鎮泰意元,但是他已經將鎮泰意元送給了天獅神獸小白。他撓撓腦袋,面不改色地說道:“天君,你……問我要鎮泰意元?是不是問錯人了?”

軒龍的冷汗都要流下來了,天君在仙界的威望極其崇高,李強說話不但無禮,而且還有一種滿不在乎的味道。

德琉衡圓眼瞪起,冷聲道:“天君會問錯人嗎?”

李強毫不示弱:“當然!如果我記得不錯,鎮泰意元……我沒有從天君手中得到。”德琉衡噎住了,他雖然貴為羅天上仙,但也不能強詞奪理。李強是在世俗界打滾的人,要論起口舌靈便來,再來一個德琉衡也不是他的對手。

德琉衡猛地站起身,那樣子就像是要暴打李強。

有厲禁天君在,李強才不怕他發飆。他抬起頭不慌不忙地說道:“老德,你的脾氣太躁了吧,怎麼?想打架?”

厲禁天君也抬頭看了德琉衡一眼,他雖然沒有說話,德琉衡卻很清楚地感受到他的意思,他悻悻地坐下,低下頭不再說什麼。

厲禁天君說道:“我這是和你商量,你若是不願意……呵呵,我也不勉強,我只是要鎮泰意元的本質——彌道尺,行嗎?”他完全是一副商量的口吻,沒有一點居高臨下的味道。

李強不好意思地搓搓手,若是厲禁天君逼迫他交出鎮泰意元,他還不見得屈服,可是厲禁天君用商量的口氣說話,他就無法可想了。猶豫了一下,他說道:“天君……這個……不好意思,鎮泰意元被我送掉了……”

厲禁天君驚訝地微微揚眉,李強的所作所為實在令人難以理解,鎮泰意元雖然不是頂尖的仙器,但是其中蘊含的威力是不言而喻的,他竟然將這件寶貝送人了,簡直是豈有此理。愣了半晌,厲禁天君問道:“送給誰了?”沒等李強回答,他又道:“是誰來了?”

這時,魅兒和靈百慧落在平台上,魅兒好奇地看著兩個陌生人,嬌聲道:“哥哥,老爺子,你們有客人?”她抱著小白,走到李強身邊坐下。靈百慧卻很戒備,她察覺到這兩人非常厲害,不禁流露出提防的神色。

厲禁天君和德琉衡對視一眼,都看出對方眼里的驚訝。厲禁天君顧不得魅兒懷里的小白,他盯著靈百慧,試探地問道:“妖仙?”

靈百慧不耐煩地反問道:“妖仙怎麼啦?”

軒龍歎了口氣,說道:“妖仙……在仙界來說,是極品的寵物,罕見的珍品,尤其是女性妖仙。”他還有一句話沒有敢說,能夠收服和擁有妖仙的人,都是仙界有大法力大神通的人,而厲禁天君就是擁有這種力量的仙人,不過,對于妖仙來說,有了這樣的主人,在修行上也可以更進一步,能夠跨入天妖境界。

李強沉下臉來,靈百慧更是惱怒異常,她瞪了軒龍一眼:“怎麼?你們要抓本姑娘當寵物嗎?”魅兒閃身站到靈百慧身邊,氣勢洶洶地說道:“敢!誰敢抓靈兒姐姐,魅兒跟他拼命!”可是她懷里的小白卻在瑟瑟發抖。

厲禁天君也瞪了軒龍一眼,笑道:“別聽木龍瞎說,沒有的事情,我只是感到好奇,妖仙在這一界已經沒有人修煉了,突然出現一個妖仙,的確很讓人驚訝……放心好了,我厲禁天君沒有這樣的愛好。木龍,看樣子你和他們很要好啊,需要用這樣的方式來提醒嗎?”

軒龍一歪頭:“我可沒有亂說,這是仙界的一種習俗而已……”

李強說道:“靈兒是我的妹妹,我不管仙界有什麼習俗,誰要敢動她,就算他是仙界大佬,我也要鬧他個天翻地覆!抱歉,天君,小子口氣沖了一點,我想天君是不會這麼做的。魅兒,靈兒,你們先到劍霄殿等我,我一會兒就過來。”

厲禁天君說道:“等一下,靈兒……嗯,你叫靈兒是吧,這是我的信物,如果真有仙界來的高手對你不利,你就給他看我的信物,我想……只要是仙界的人都會給我一點面子的。”

軒龍急忙說道:“靈兒姑娘,還不謝謝天君前輩,有他老人家的信物,仙界不論是誰都不會來動你了。”

李強徹底放松下來,厲禁天君既然肯這樣說,就表示不再會為難靈兒了。他點頭道:“靈兒……”靈百慧一點都不傻,她知道厲禁天君是仙界的七大天君之一,在仙界的地位很崇高,有了他的保證,自己會減少很多麻煩。她接過信物,飄然行禮道:“謝謝天君。”

厲禁天君心里歎息:“真是可惜了一個極品的妖仙。”他笑道:“不用謝。靈兒姑娘很了不起啊,在我的印象中,自逆行通道封閉以前很久,就沒有人修成妖仙了,這條修行路不好走啊。”靈百慧淡淡地說道:“不好走也要走下去,謝謝天君的提醒。”

厲禁天君點點頭,又道:“這位小姑娘也很特別,竟然是靈體修煉,你懷里的是天獅神獸吧,這麼說……李強把鎮泰意元送給你了?”他倒底是厲禁天君,幾句話就掌握了主動。

魅兒戒備地說道:“你……你想干什麼?小白是我的!”她很喜歡小白,帶了這麼長時間,她已經把小白當作自己的伙伴和朋友了,厲禁天君的話讓她很緊張,她是絕對舍不得讓小白離開的。

李強怎麼會讓魅兒擔心害怕,他淡淡地說道:“鎮泰意元我送給了天獅神獸。”

厲禁天君已經不奇怪了,李強能把鎮泰意元送掉,不論送給誰,都說明他並不在意這件仙器。

德琉衡又一次瞪大眼睛,心里不住地苦笑,要說將鎮泰意元送人他不奇怪,可是竟然送給一個畜生,他真是難以想像。

魅兒緊緊摟著小白,對靈百慧說道:“姐姐,我們走。”

厲禁天君急忙道:“小姑娘,別急著走,我不會勉強你的,能聽我一句話嗎?”這下連李強都不好意思了,厲禁天君表現出來的風度,讓他不得不佩服。憑著天君的實力他竟然如此低姿態,李強只能在心里大呼厲害。他說道:“魅兒等一下。”

魅兒最聽哥哥的話,若是李強要還鎮泰意元,魅兒就是再舍不得小白,她也不會硬要留下。她眼巴巴地看著李強,又看看懷里的小白,那楚楚可憐的樣子連厲禁天君也有點不忍心了。李強笑道:“魅兒,聽聽天君說什麼。”

厲禁天君微微一笑道:“鎮泰意元雖然是一件了不起的仙器,但是我不一定非要收回不可,只是鎮泰意元的本質是彌道尺,我需要的是彌道尺,呵呵,我另外修煉了一件鎮泰意元,同樣可以收攝靈獸的元神,小姑娘,看樣子你很喜歡天獅神獸,不要緊的,我用新修煉的鎮泰意元來替換彌道尺,這樣是不是就解決這個難題了?”

魅兒只求能留下小白,對鎮泰意元她根本沒有興趣。她開心地嬌聲道:“天君前輩……老爺爺,你……你只要不傷害小白就行了,我不管什麼鎮泰意元。”她突然放出魅惑的本能,露出了自己原來的面目。

厲禁天君眼前一亮,失聲叫道:“好,天生魅惑!這是我第二次見到如此美質,可惜,可惜了。”魅兒的魅惑再厲害也無法撼動在座幾位的心神,這些人在仙界都是很厲害的角色,他們對魅兒自然流露出的魅惑,更多的是欣賞和贊歎。

李強問道:“可惜什麼?”他最關心魅兒的事情,忍不住要問個清楚。

厲禁天君說道:“天生魅惑只有妖仙和靈體會有,如果靈姑娘也有這樣的魅惑,呵呵,我就不會給她信物了,因為有些真正喜歡妖仙的大高手會不顧一切的,給了信物也是白給,可惜,她似乎是用一股怨念修入妖仙的,天生魅惑幾乎喪失殆盡,所以也就說不上是福是禍了。魅兒小姑娘還是小心一點,你的天然魅惑很傷人的。”

靈百慧滿臉通紅,她沒想到仙界竟然有如此卑劣的人。其實她是想多了,仙界雖然不是想像中那麼美好,但也不是想像中那麼差勁,收藏妖仙只是仙界的一個傳統,就像修真界有修真者收集靈體一樣。

李強倒是留心了,他生怕有仙人看中魅兒,若是自己實力很強可以保護她,那還不怕,萬一來了一個自己都打不過的家伙,一旦抓走魅兒,那就麻煩了。他暗自決定,暫時讓魅兒先回到靈鬼界去,等鑫波角的事情平息下來,那些仙人都回仙界以後,再讓魅兒出來。

魅兒猶豫了一下,將小白放在地上,說道:“老爺爺,你不能傷了小白哦,不然魅兒可不答應。”小白瑟瑟發抖地靠在魅兒腳邊,既不敢逃,也不敢反抗。它是靈性神獸,是厲禁天君親自收服的,所以一看見天君就嚇得不知所措了。

厲禁天君凌空一抓,天獅神獸就飛到他的手心里。他笑道:“在外面玩得很開心吧,好了,把鎮泰意元吐出來。”小白嗚咽了幾聲,乖乖地吐出鎮泰意元。誰都能看出天獅神獸對厲禁天君有很深的懼意。

李強心里突然生出些許後怕,覺得自己的確是有點不知死活,也許是正處在瘋狂之心境界的原因,他對任何人任何事都不大在意,天獅神獸的實力他很清楚,更何況它還能指揮一大群靈獸神獸的元神,可是它看見厲禁天君就只會不停地哆嗦,根本不敢作出任何反抗的舉動,厲禁天君是什麼實力就可想而知了。

厲禁天君的動作很快,他拋出一個銀色的圓盤,伸手不斷虛抓,一只只拳頭大小的元神被他硬生生地從彌道尺里抓出,緊接著又被打進圓盤里。不一會兒,他停下手來,收好空無一物的彌道尺,說道:“魅兒,你若想要鎮泰意元,我給你指揮的靈訣和修煉的方法……還是將鎮泰意元給天獅神獸?”

魅兒毫不猶豫地說道:“給我的小白,我不要。”

厲禁天君臉上露出一絲溫和的笑容,解釋道:“鎮泰意元若是給天獅神獸,它總有一天會修煉出本體,到那時候,你就無法再指揮它了……你還要給它嗎?”

魅兒依然很堅決地說道:“給它。”

李強臉上也露出笑容,說道:“天君,不用試探魅兒了,她不會用鎮泰意元和人爭斗的,天獅神獸是她的小伙伴。”厲禁天君不由得長歎一聲:“天蝕的見識連一個小姑娘都比不過,好,我也送給你一個信物。”

靈百慧和魅兒齊聲謝道:“謝謝前輩的厚愛。”

厲禁天君對天獅神獸喝道:“便宜你這個畜生了,張嘴!”天獅神獸小白興奮地張開嘴,飛在空中的鎮泰意元突地射入它的口中。它跑到厲禁天君身邊討好地舔舔他的手,化作一道銀線,飛進魅兒的懷里。

李強說道:“靈兒、魅兒,你們先到劍霄殿等我,我還有事情要說,別走開。”他對這樣解決鎮泰意元的難題感到非常滿意,如果厲禁天君不是如此好說話,恐怕又要大打出手了。對于厲禁天君這樣的高手,李強根本就沒有一點贏的機會。

魅兒笑道:“哥哥,我們等你來。”兩人開心地向眾人告辭離開。

厲禁天君給李強留下非常好的印象,他笑道:“天君的見識畢竟不凡,小子很佩服,天君還有什麼事情請盡管吩咐,小子一定遵命。”他站起身來,躬身一禮。他服的是天君的道理,而不是他的實力。

這一記馬屁拍將過去,厲禁天君也覺得很舒服,他哈哈笑道:“你也很不凡,哈哈,我就叫你一聲老弟吧。老弟,的確是有點事情要麻煩你,我想向你討要一件東西,不知道你舍得不?”

李強很爽快地說道:“只要我有,就沒有問題。”

厲禁天君笑道:“我知道你修煉了七集丹,我想要七集丹中的寶焰集擎神丹,就是那顆綠色的神丹,你舍得嗎?”德琉衡和軒龍都睜大了眼睛。

軒龍心里明白,這種神丹對羅天上仙來說用處不是很大,他們的境界還不需要用到這樣的神丹,但是對天君這種境界的高手就完全不同了,他們要想再上一個境界實在是無比艱難,若有這種寶焰集擎神丹的幫助,就很有可能突破原來的境界,

李強知道自己收的五顆七集丹有多麼珍貴,他奇怪厲禁天君是怎麼知道自己有神丹的,不過他從一開始就對厲禁天君很欽佩,所以他毫不猶豫地說道:“好,就送給天君,不過,要請天君答應一件事情。”

厲禁天君原本打算,如果李強舍不得,他就用東西來交換,誰知李強沒有任何猶豫,一口就答應下來。他笑道:“什麼事情,盡管說,只要我能做到。”

李強笑道:“是天蝕,這次煉丹他也出了大力,希望天君以後不要為難他。”

厲禁天君怔住了,他沒有想到李強會為天蝕求情,半晌,他點頭道:“好……”李強取出綠色神丹,遞了過去。

厲禁天君掩飾不住內心的喜悅,笑道:“只有元古上人的貝冶丹鼎才能修煉出這樣的寶丹,呵呵,謝謝老弟。”

德琉衡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李強一看就明白了,自從黛南楓禦和天蝕憑著勿蘊神丹突破了現有的境界,他就知道神丹對仙人意味著什麼。他是商人出身,對于人際關系的重要有很深的體會,他早就明白一個道理,仙人也是人,只要自己把握得好,仙人也一樣可以作朋友的。

李強掏出一顆勿蘊神丹,說道:“老德,這是勿蘊神丹……”

德琉衡卻不接,瞪起眼睛道:“為什麼給我神丹?”李強大笑起來,他突然發現德琉衡非常單純,是個直心眼的人。他忍不住調侃道:“德琉衡大人,我在討好你都看不出來?哈哈,那就算了,德大人看不上修真界的玩意兒。”他作勢欲收神丹。

德琉衡一把搶過去,一瞪眼說道:“誰說我不要,我只是想知道……給我神丹有什麼條件。”李強眉頭一皺,他原本沒有任何條件,是打算送給德琉衡的,現在聽這家伙說話不知好歹,心里有點不爽了。

厲禁天君笑眯眯地不說話,很感興趣地看李強如何處理。軒龍不時地歪歪頭,他有心要提醒李強一聲,可是看到天君的神色,他又忍住不說了。

德琉衡在仙界是青帝的死忠派,他的實力極強,屬于戰斗型的超級高手,在他的眼里,除了少數人值得佩服外,絕大部分仙人都不屑一顧,除非有本事與他爭斗而不輸,他也許才會另眼相看。

李強也有一件煩惱的事情,自從和尺勿語爭斗了一場之後,瘋狂之心境界似乎稍有進境,但是在這一界,很少有人能抵住神器的攻擊,他一直缺乏一個爭斗的對手讓他修煉。聽了德琉衡的話,他心里微微一動,這家伙是排行第二的羅天上仙,用神器砍他應該沒有問題,這不是一個現成的修煉對象嗎?

德琉衡突然發覺李強露出一絲壞笑,心里不禁嘀咕起來,不知道李強想干什麼。

');

上篇:第五章 身外化身     下篇:第七章 九衍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