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七章 九衍鎏  
   
第七章 九衍鎏

李強笑道:“有一個條件,陪我打一架。”

軒龍嚇了一跳,心想李強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德琉衡的實力他太清楚了,就算他不拿出刑天仙器,李強也是不可能打贏他的,連平手都不可能,李強這個條件簡直就是找死的條件。他不禁脫口而出:“老弟……你活得不耐煩啦?”

德琉衡哈哈大笑,濃密的胡須都飛舞起來,他忽然對李強有了一點好感,能夠在他面前說出這樣的話還真不簡單。他像是被人搔到了癢處,不由得兩眼放光,大聲說道:“行!沒有問題,你想怎麼打?”

厲禁天君心里也有點奇怪,不知道李強在想些什麼。

李強笑道:“僅僅是打架那就不叫條件了,我的條件是——我可以打,你卻不能還手。”德琉衡驚叫道:“什麼?”軒龍立即明白了李強的意思,他忍不住笑起來,心里暗想,這小家伙真是個小妖怪。

厲禁天君也大笑道:“好,這才是條件!老弟,德琉衡大人的確是練功的好靶子,哈哈。”

德琉衡連連搖頭,他沒想到李強給出這樣的條件,不過,他並不在意,憑著羅天上仙的實力,他覺得李強即使修了神,功力也高不到哪里去,為此能得到一顆勿蘊神丹還是很值得的。他理了理唇邊的胡須,點頭道:“好,我答應你的條件。”說完將手中的神丹收了起來。

厲禁天君提醒道:“德大人,你還是小心一點,他不見得就那麼差。”

德琉衡滿不在乎地說道:“謝謝天君提醒,我會小心的。”他站起身來問道:“到什麼地方打?”李強笑道:“別急啊,我還要准備一下,難得能有羅天上仙給小子試招,嘿嘿,我怎麼都要盡心盡力一點,對吧。”

李強轉向厲禁天君問道:“天君,你們會去鑫波角嗎?”他又試圖套取鑫波角的情報。在這一界知道鑫波角的修真者根本就沒有,所以也沒有這方面的記載,只有仙界的仙人才了解,但是沒有哪個仙人願意告訴李強,這是他最煩惱的事情了,現在他只要一有機會就打聽,哪怕只有片言只語也比什麼都不知道強。

厲禁天君笑道:“當然要去,青帝也有可能會去,不過,我也說不准,我和德琉衡大人是第三批去的人。”

李強駭然道:“這麼說,第一批是孤星大人,那第二批是誰?”

德琉衡說道:“孤星大人是第一批去的,第二批是梵啟天君和羅天上仙尺勿語大人。”

李強問道:“仙界打算與鑫波角開戰嗎?干嘛派這麼多高手去?”

厲禁天君笑道:“開戰?開玩笑吧,仙界怎麼可能和鑫波角的人開戰,那是古仙人的……我們這次過去是另有事情要解決,老弟,聽說你也打算去?”他好像什麼都知道似的。

李強點頭道:“我師尊和大哥陷進去了,我必須去救他們,還有我需要孤星大人的逆天寶鏡,幫助我師尊和大哥轉世,他也不能出問題。”李強才不想管仙界的事情,他一心只想著救助師尊和大哥。

厲禁天君問道:“你修煉神丹的時候將天真上人帶出了貝冶神陣?”李強奇道:“天君,你老人家怎麼什麼都知道啊,我……這個……難道天真上人放不得嗎?”

軒龍沒說話,他早就知道李強放出天真上人的事情。德琉衡是第一次聽說,他驚訝道:“天真上人?唉呀……不得了……”

李強有點莫名其妙:“什麼不得了,天真上人不是古仙人嗎?”

厲禁天君說道:“你放他出來就得罪了一個厲害的人,這人連我也不敢得罪,他和天真上人是死對頭,你以後見到他可要小心了。”

李強搖頭道:“他們的恩怨跟我有什麼關系,那人是誰?”話雖這麼說,李強心里也在打鼓,他知道天真上人很厲害,不次于厲禁天君這樣水平的人,他的死對頭一定更加厲害。

厲禁天君說道:“你放他出來就跟你有關系了,那人也是始隱者,是天真上人的老爹……”李強目瞪口呆,半晌才說道:“老爹?天真上人的老爸?什麼亂七八糟的啊,他老爹不會是博聚上人吧……呃,天真上人怎麼會在天姑的貝冶丹鼎里?”他越說越糊塗。

德琉衡驚訝道:“咦,你知道的不少嘛,你也知道博聚上人?”

厲禁天君笑道:“就是博聚上人,他們父子是死對頭,至于天真上人在貝冶丹鼎里,那是他被元古上人禁錮的,呵呵,大概是博聚上人托付元古上人管教天真上人的吧,天真上人可是一個極其難纏的人,這次出世天知道他又會闖下什麼禍。”

李強聽得頭都暈了:“乖乖,都是上人,我們小孩子就別想混了。放都放了,後悔可沒有用,就是再來一次,我還是會放掉他的。”他心里明白,也許是天姑想借自己的手來釋放天真上人,否則她就不會在貝冶天經中留下貝冶神陣的化解靈訣。

德琉衡說道:“好,敢作敢當!哈哈,我很想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來!來!我們找個地方比劃一下。天君,木龍,你們就作個見證吧,你准備好了嗎?”他有點急不可待了。

李強心里一直在盤算如何利用這次機會,讓羅天上仙來試試自己新修煉的神器,最妙的是德琉衡不能還手,不能反擊,最多只能抵擋。他想想都覺得開心,還有什麼比這更爽的事情,他禁不住無聲地笑了。

厲禁天君笑著點點頭,說道:“德大人真是性急,好,木龍,我們就去看看。”他站起身來,袍袖揮出,四人一齊挪移而去。

四人落在一個星球的表面。這是一個李強沒有來過的星球,大地是赤紅色的,一片荒涼,空氣很稀薄,天很藍,看不見一絲云彩,地上都是細碎的赤褐色石子,沒有動植物的蹤跡,極目遠眺,地平線猶如在身周劃了一個圓,天地間一片靜謐。

這里似乎是一個無人星球。

李強察看了一下定星盤,德琉衡奇道:“咦,你有兩界的定星盤?看樣子你有不少仙人朋友吧。”李強沒有理會他,他發現這里竟然是潛傑星,不禁苦笑道:“天君,你怎麼會選這個地方?”

厲禁天君說道:“這地方不錯,我來的時候路過這里,沒有見到大型生命的跡象,在這里比斗最合適不過了。”

李強說道:“這是一個修真星球,在這一帶修真界很有名的,叫潛傑星,我也是第一次來,奇怪,怎麼會沒有人?”軒龍說道:“這里什麼都沒有,恐怕不會有人來,修真者必須在有靈脈的地方修煉,他們可能在別處,只要這里沒有人就可以比斗了。”

德琉衡飛離地面約十來米,他微微晃動身形,露出烏黑色的仙甲,只聽一陣“噼啪”聲,從仙甲上冒出無數青色星點,仿佛千萬只螢火蟲聚集到了一起,他的身影漸漸隱進星光中,不一會兒,一條星光帶環繞身周飛舞,他整個人似乎都增大了一圈,顯得威猛無比。

德琉衡大喝道:“來!讓我看看你的本事如何?可別讓我失望,哈哈。”他意氣風發的樣子令李強很不爽。李強眼珠一轉,故意上下打量他的仙甲,心里忍不住想整整他。

黑色的仙甲李強是第一次見識,而且也不知道環繞德琉衡身周飛舞的星點是什麼玩意兒。他若無其事地問道:“天君,德大人的仙甲很有特點啊,嗯,氣勢非同一般,那是什麼仙甲?對了,德大人用的是什麼著名的刑天仙器啊?”

德琉衡氣勢鼓得十足,就等李強出手,誰知他竟好整以暇地和天君閑聊起來,還不時地誇獎自己一句。厲禁天君忍住笑,一本正經地說道:“嗯,德琉衡大人的仙甲很有名,叫作暗幽仙甲,他的刑天仙器是逐戮斧,又叫滅仙斧,不過,你放心吧,刑天仙器是不能隨便用的,他自己的仙兵是一面聚星遁,可化為七種仙器,特點是變化無常……”

德琉衡被李強晾在空中,氣勢不知不覺中泄了不少,他再次大喝道:“你到底要不要打,不打我就下來了。”軒龍歪著頭,心里暗暗好笑,像德琉衡這種實力非凡的超級高手,李強要想玩他,未必有那麼容易。

只聽李強笑嘻嘻地說道:“德大人,你別急嘛,我正在請教天君他老人家,免得待會兒出丑啊,你可是羅天上仙,在仙界都是了不得的人物,唉,如果亂打一氣……那就違背我的初衷了,我可是想向德大人好好學習學習的。”

聽李強這麼一說,德琉衡有點不好意思了:“我的確太性急了,不過,你也快點啊,磨磨蹭蹭的讓人著急。”看上去他似乎沒有察覺到李強在耍他。等了一會兒,他見李強還在和天君、軒龍說話,便緩緩地落到地上,誰知剛剛站穩,李強便飛起來,笑嘻嘻地說道:“好!開始!”太皓梭化作一道金芒飛襲過來。

誰都沒想到李強說動手就動手。

德琉衡怪叫一聲,金光一閃,瞬移到空中,反應之快,迅如閃電。李強射出的一抹金光打在地上,爆響聲中,開出一道一米多深的溝。李強控制太皓梭的能力已經很強了,但還是浪費了一點勁力,他抗議道:“德大人,你不能躲!”

德琉衡發覺自己很被動,他說道:“我不還手……還不能躲避啊。”

厲禁天君道:“德大人,你的確不能躲避,你要是想躲,那麼仙界也沒有多少人能打到你。”他幫著李強說了一句。軒龍也說道:“是啊,仙人要是不想打,怎麼都可以逃開的,除非是陷入陣法里,德大人這樣做可不公平啊。”

德琉衡被三人一唱一和搞得無法可想,他心一橫說道:“行啦,我不躲……不躲了,不過,我用什麼仙器抵擋就別管了吧。”他察覺到李強用的是仙器,自己只能防禦不能反擊,這就比進攻還要吃力,他心里有點沒底,所以准備在危險的時候用刑天仙器來抵擋。

李強才不管他用什麼來抵擋,他知道不管自己怎麼打他,這家伙都一定不會有事,正好可以用他來試試新修煉的戰魂刀。他晃動手臂,一點金光從肩膀亮起,刹那間,新修煉的神甲顯露出來。

這一次吃驚的就不止是德琉衡了,厲禁天君眼中金芒閃過,低聲道:“神甲?衍咒神甲!”李強終于知道了戰魂刀刀鞘的名字,它居然叫作衍咒神甲,那戰魂刀應該叫什麼?他顧不得多說,催動太皓梭打了過去。

德琉衡隨手一揮,聚攏在身周的星光擋在身前。

太皓梭雖然被李強重新修煉過,但是比起德琉衡的聚星遁來還差得遠。聚星遁無聲無息地化解了太皓梭。

李強只覺得渾身大震,他急忙收回太皓梭,心里暗暗吃驚,這也太厲害了。他開始重新估計羅天上仙的實力了。

軒龍微微搖頭,他不好說什麼,但是心里很明白,李強和德琉衡的差距太大了,無論是功力還是武器,都不在一個境界和層次上,除非李強另出奇兵,不然德琉衡就是站著不動,李強也拿他沒有辦法。

厲禁天君在一旁笑眯眯地看著,自從看見李強穿上衍咒神甲後,他就知道這個小家伙的名堂不會少,在印象中,衍咒神甲應該還有一件神器相配,只是他有點不相信李強能夠得到,所以他很期待地看著。

德琉衡笑道:“你不會就這點水平吧?聽說尺勿語也吃了你一點小虧,哈哈,不要想著偷襲,我都不還手了,你還動什麼歪腦筋?老老實實展現你最強的實力吧,如果還想讓我看得起你的話。”

李強不禁心生慚愧,看來德琉衡這個羅天上仙第二名的位置,絕對不是僥幸得來的,這家伙竟然大智若愚,自己的花招他早已經識破了。

李強躬身施禮道:“如此,小子就放肆了,多謝德大人的指點。”

厲禁天君小聲笑道:“木龍,這個小家伙有意思,你覺得他怎樣?”李強對軒龍有救命之恩,為了給厲禁天君留下好印象,軒龍趁機誇獎了李強一番:“天君,他的確很不錯,我很喜歡他的性格脾氣,他的悟性也很高……”

李強收起戲耍德琉衡的想法,他覺得德琉衡也是一個值得尊敬的高手。

德琉衡突然發覺李強身上流露出來的氣勢完全變了,他心里一顫,連忙將刑天仙器逐戮斧隱在背後。經過無數次爭斗,他見過太多因為大意而失敗的高手,因此他在爭斗中從來不敢藐視對手。

李強想借著戰魂刀的威力提升自己的境界,最好是既不傷人,又能完全發揮出瘋狂之心的境界,而能夠讓他磨練的仙人高手也只有是羅天上仙這種級別的。羅天上仙不會平白無故讓李強打著玩,所以現在這個機會真是千載難逢。

厲禁天君眼睛一亮,他也察覺到李強的氣勢變了。他拉著軒龍退後一點,說道:“呵呵,小家伙有點意思。”只見一道金色光幕從李強的背上升起,厲禁天君倒吸一口涼氣,震驚道:“天哪,這不是九衍鎏嗎?神器九衍鎏竟然落到他手上……剛才我就覺得奇怪,有衍咒神甲怎麼會沒有九衍鎏……原來真的在他手上。”

戰魂刀的光幕剛剛升起,李強就聽到厲禁天君的話,九衍鎏——戰魂刀真正的名字。他興奮地大喝道:“老德,吃我一記九衍鎏!”揮手間,連天接地的光幕壓了下來。

德琉衡不能瞬移,不能躲避,必須接住劈來的九衍鎏。以他的見識當然知道九衍鎏是神器,可他不相信李強能夠完全掌握這件神器。聚星遁化作無數星點迎了上去。

厲禁天君揮手間帶著軒龍挪移開來,他的眼光可不一般,知道李強這一擊非同小可。

光幕分為三道激流彙集到德琉衡身前,這次聚星遁的星點似乎要抵禦不住了。德琉衡臉色一變,大喝道:“散!”飛舞的星點突然漲大,一個接一個的爆炸開來。他沒有攻擊,完全是用聚星遁的變化來抵消九衍鎏的沖擊。

李強上次若是沒有在隕星上修煉,德琉衡說不定就能用聚星遁擋住這一擊,可現在他覺得異常吃力。轟轟隆隆的爆裂聲震天動地,德琉衡的黑色暗幽仙甲盤旋出幾十道青色的氣流,尖嘯著環身繚繞,他瞋目大喝道:“好!”

九衍鎏三道金光彙合到一起,霎時間,天搖地動,一聲清脆的爆炸響起,德琉衡腳下的大地龜裂開來,炸開的激流沖出無數條溝壑,沖天而起的赤色砂礫猶如沙暴般擴散開來,掀起的沖擊波足有百米高。

李強一擊成功後,瘋狂之心被成功地觸動了,他興奮地長嘯道:“老德,再接一招!”

李強晃動雙手,一條金色的巨龍再次出現在空中,爆起的金光將飛舞的赤色砂礫一掃而光。只見三道虛影一閃,空中出現三個一模一樣的李強,分為三個方向,每人手中都控制著一條金龍,咆哮著撲向德琉衡。

身外化身的神通一出現,德琉衡終于挺不住了,他沒有想到李強竟然有如此神通。

厲禁天君在上空看見三個李強出現,驚訝地叫道:“怎麼?怎麼可能……身外化身的本領……沒有天君的實力是無法使出來的……他……”他想說那是不可能的,但是自己親眼所見又讓他不得不相信。

李強的身外化身神通只是半真半假,若是真的身外化身,每一個分身都有同樣的威力,李強還遠遠沒有達到這樣的神通,不過可以用來唬人了,連厲禁天君也沒有看出真假來。

李強這一招身外化身終于惹出了德琉衡的逐戮斧。

德琉衡覺得憑著暗幽仙甲和聚星遁已經擋不住了,自己不能躲不能讓,如果不再出逐戮斧,恐怕就要出丑了。

厲禁天君笑道:“德大人要吃點虧了。”軒龍雖然沒有說話,心里卻是驚駭不已,自己第一次見到李強時,他的實力並不高,可現在他展現的實力卻非同小可,功力增長如此迅速的人,自己還從來沒有見過。

一輪青色的光芒從德琉衡背後快速升起,淡淡的青光柔和地灑向大地,天地之間突然充斥著一種難以想象的甯靜,霎時,連空中咆哮的金龍也停滯了一下。

李強只覺得眼前一亮,一種無力的感覺突然擴散開來,他奮起精神大喝一聲:“狂龍斬!”心里卻掠過一絲恐懼,他知道德琉衡用出了刑天仙器,好在他已經沉入了瘋狂之心境界,很快就將恐懼忘卻了。

逐戮斧威力不凡,在九大刑天仙器中屬于前三位的仙器,其實,九大刑天仙器都屬于半神器,前三位的仙器更是和神器比較接近。李強的九衍鎏雖然厲害,但是缺少了千百年的修煉,而且他對九衍鎏的功能還沒有完全了解,無形中就落了下風。

德琉衡心里十分別扭,這種只守不攻的事情他發誓以後再也不干了,這簡直太窩囊了,明明自己比對手高出很多,卻被動得束手束腳。他只能將逐戮斧的威力增大,試圖引開九衍鎏的沖擊。

李強這一擊使出了全身的功力,因為不擔心對手反擊,他暢快淋漓地發泄起來,瘋狂之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他忍不住狂笑道:“爽啊!哈哈!”沒人能聽到他的笑聲,三條奔騰咆哮的金龍聚合在德琉衡的頭頂炸開了。

真可謂是天昏地暗日月無光,整個星球都震動了,大地像海浪一般波動起來,在轟隆聲中聳立起幾圈圓形的山脈,沖天而起的沙塵將整個天空都染成了赤色。

厲禁天君搖頭道:“唉,小家伙的控制能力太差了,浪費了太多的功力,可惜,可惜,看似威力不凡,實則毫無用處。”他一針見血地指出了李強的弱點。

德琉衡雖然用逐戮斧將無匹的勁力承接下來,但他也被砸進地下百米深處。過了很久之後,煙塵散盡,以他為中心,一個巨大無比的坑出現在眼前,周圍隆起了幾座山峰。

德琉衡被李強這招狂龍斬砸得眼冒金星,神器的攻擊非同一般,即使是羅天上仙也有點吃不消了。他飛起身來咆哮大罵:“小子,你想要我老命啊!

李強已經爽翻了,根本沒有在意德琉衡說些什麼,他稍微運轉功力,雙手虛空劃動,憑空出現三道豎起的金線,他要試試自己的音攻。上次在天庭星和司徒雍爭斗,音攻就是被乾善庸幾人破掉的,現在修為進入了另一個境界,他想試試威力到底有哪些不同。

德琉衡還沒有來得及收起逐戮斧,李強的音攻又到了。他氣得哇哇亂叫,滿臉的大胡子都豎了起來:“小子,有完沒完啊!你要打多久才算數啊!”

李強大笑道:“打到我累了為止,哈哈。”

德琉衡這才想起,他們事先並沒有約定打多久算完。他憤憤不平地叫道:“你這顆神丹也太難賺了吧!”惹得厲禁天君和軒龍都笑了起來。

李強大喝道:“看我的音波化形!”

');

上篇:第六章 天君氣度     下篇:第八章 告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