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十章 熏風帶  
   
第十章 熏風帶

軒龍說道:“要去鑫波角必須從這個傳送陣走,大家跟著我。”他渾身裹進金光里,一馬當先向前飛去。

眾人立即跟進。李強身上的衍咒神甲發出耀眼的金光,蟄伏在他胸口的火精也發出一縷紫光。五人中,除了李強,赤明身穿的神之戰衣也很古怪,他飛行的時候,全身籠罩著一層五彩星花,飛動之際一條彩光拖在身後,就像一個墜落的隕星,非常好看。

李強自從使用了戰魂刀,也就是神器九衍鎏後,飛行的速度提高得很快,即使羅天上仙也不一定比得過他,眨眼間他就追到軒龍身邊。乾善庸緊跟著靠了上來,赤明倚仗都天神杖也快速追來,五人當中竟然是黛南楓禦的速度最慢。

大約飛行了十幾個小時,古仙人設立的傳送陣終于出現在大家眼前。

修真者設立的傳送陣一般都在地面上,幾乎都由平面構成,而古仙陣是在太空中,是一個巨大的圓形,是立體構成的。

李強覺得古仙陣就像一個鏤空的玉球,暗青色的球體由大塊的不知名的岩石構成,每一塊巨石都是獨自懸空,似乎和別的岩石沒有什麼聯系,每一塊岩石都有半個網球場那麼大,形狀怪異,上面刻滿花紋。李強知道那是陣法約束著這些岩石,一層層的岩石圈構成了整個古仙陣,看上去非常特別。

軒龍招招手,飛向圓球的中心,李強緊隨其後。

一路飛行,李強發現這個古仙陣非常龐大,像一顆小隕星般大小。軒龍飛行的線路是有規矩的,乾善庸悄悄傳音,告訴李強道:“跟緊木龍,走錯了就會被移出古仙陣。”

很快,五人就來到了古仙陣的中央。

李強好奇地東摸西看,問道:“古仙陣用什麼來啟動?”

軒龍笑道:“用仙靈之氣還有特別的靈訣,你要學的話就看我的動作。”他說完就掐動靈訣。乾善庸四處觀察了一下,說道:“這座古仙陣最近有人使用過,嗯,傳送過不少次了……”隨著軒龍的靈訣放開,看似沉重的巨大岩石開始移動起來。

李強驚歎不已,如此巨大的古仙陣轉動起來,的確是無比壯觀。軒龍放完最後一組靈訣後,說道:“大家都不要動,陣法轉動還有一會兒,很快就可以傳送了,古仙陣傳送的壓力極大,要用仙甲和神甲護體。”他主要是提醒李強和赤明,他們兩個都是第一次經曆古仙陣的傳送。

一股自內向外的巨力湧起,可以看見大片的塵埃向外飛射,每一層巨石都環繞著中心動了起來,漸漸地,一道道白光由里層的石圈亮起,緊接著延伸到外圈,刺目的白光越來越亮,突然,所有的巨石仿佛都變成了玻璃一樣的透明物,外面的太空景色清晰地顯露出來。

周圍的景色陡然開始變幻,李強覺得一股巨大的壓力擠上身來,頓時,所有人身上都閃現出耀眼的金光。李強這時才明白,修真者是根本不可能使用古仙陣的,這股巨大的壓力和撕扯力能將修真者完全粉碎,沒有仙甲神甲的保護,根本就是死路一條。

也不知過了多久,周圍的景色突然固定下來,他們出現在另一個古仙陣中,若不是周圍的景色不同,李強還以為從來都沒有移動過,他問道:“這是另外的一個古仙陣?”

乾善庸點頭道:“沒錯,古仙陣都是超長距離的傳送,假如沒有這個傳送陣,到鑫波角就更加困難了,因為實在是太遠了,這里幾乎沒有修真者,只有少數隱居的古仙人,他們才是真正厲害的家伙。”

李強跑的地方越多,心里的疑惑越大,他問道:“這一界有多大,你們都了解嗎?”此話一出,連赤明都笑了。乾善庸說道:“這一界有多大?沒有人知道,這一界是最大的,根本就找不到盡頭,你問這個干什麼?”

赤明笑道:“即使是黑魔界,我也從來沒有找到盡頭,而現在這一界是最大的,大哥,你不會想到天盡頭去玩玩吧,哈哈。”李強苦笑著搖頭,說道:“我只是好奇罷了,對了,老乾,這里是什麼地方?”他將神識探進定星盤,發現已經穿過了焰星系,這里是一處陌生的地方,而且,定星盤里的記錄明顯少了很多。

軒龍見李強查看定星盤,伸手向他要過來,隨手將自己的定星盤取下,微微閉目,然後又將定星盤還給李強,說道:“老弟,你再看。”

李強用神識查看,驚喜地發現這一帶多出了很多星域,他知道這是軒龍幫助修煉進去的新內容,不禁連聲道謝,有了這個地方的星圖,至少不會迷路了。李強最怕的就是迷失在茫茫宇宙里,那就像是在沙漠里,要從一粒砂的位置尋找另外一粒砂的位置,真是希望渺茫。

軒龍說道:“我們現在飛往壇韶星,途中要小心一點,這里有一條很大的熏風帶,比較麻煩,我這里有一些星砂,大家一起修煉一下,散失的時候可以幫助找到人。”他取出幾十粒已經修煉好的星砂,每人給了九粒。

星砂每粒都有雀卵大小,散發著藍色的光暈。李強也有這樣的東西,那還是從霖明星回來的途中,在隕星帶收集修煉的。星砂是一種煉器的材料,軒龍所說的修煉,是讓大家各自刻入特定的陣法,一旦發出星砂,別人就能順著星砂的來路尋找到失散的人,這是一種最簡單有效的找人方法。

星砂的修煉方法很簡單,不一會兒,大家都修煉完畢,互相交換後,再次修煉,每人都修煉了五次,這樣,不管是誰將星砂發出,其他四人立即就能找到他。

熏風帶是他們必須要過的一關。

李強見識過迅沸流,熏風帶他曾經遠遠地看見過,那是到幻星神陣的時候途中經過,這次的熏風帶完全不同,整個星空仿佛被熏風帶隔成了兩半,上下左右完全看不到邊。

熏風是仙人的說法,李強不知道熏風是什麼玩意兒構成的,但是知道那玩意兒一定很厲害,就像迅沸流一樣,給他留下了極深的印象。乾善庸、軒龍和黛南楓禦對熏風帶似乎有點懼怕,他們很認真地看著眼前的奇觀。

熏風帶看上去就像一匹半透明的塑料布,背景的星光隱隱透過來,不知道熏風從何而起,也不知道在哪里結束,有意思的是,熏風帶固定在一定的空間里流動,一點都不影響外面的空間,至少李強沒有感覺到有熏風襲來。

乾善庸歎道:“這條熏風帶是我見到的最大一個了,繞都繞不過去啊,必須闖過去,要是我沒有得到天神之怒,恐怕過這條熏風帶就要累死人的。”軒龍眉頭一挑,他沒想到天神之怒竟然落到乾善庸手中。

李強想到一個問題,他問道:“軒龍老哥,當初從鑫波角逃出來的時候,有那麼多阻擋,鑫波角和封緣星的距離又那麼遠,你怎麼能逃掉的?”

軒龍苦笑道:“我有光輝星耀嘛,不然哪里能逃掉。”

乾善庸雙臂一震,一顆巨大的光球出現在他身前。赤明怪叫道:“老乾厲害啊,這麼快就能熟練運用神器了。”乾善庸大喝一聲道:“去!”光球在他身前稍稍一頓,隨即快如流星一般沖進熏風帶里。

眾人不約而同地緊張起來,李強不但催動衍咒神甲的防護,還將九衍鎏化作一抹金光護在身周。

只見光球沒入熏風帶後,立即消失無蹤,根本看不出來有東西曾經進入過。乾善庸大叫道:“大家緊跟著我,千萬別散開了,掉在熏風帶里會很麻煩的!”他猛地打出一道金光,熏風帶仿佛起了呼應,熏風的表面一圈圈地蕩漾開來。

熏風表面猶如沸騰的開水,泛起無數巨大的氣泡,當氣泡越來越多的時候,乾善庸猶如一顆金色的流星,突然向熏風表面飛去。李強等人看見乾善庸飛去,立即緊緊跟上。

熏風的表面猛然炸開來,李強緊緊跟隨著乾善庸,他對這種自然之力是最畏懼的,不到萬不得已,他絕對不會去惹什麼熏風帶,有乾善庸在前面開路,他只要跟緊就行了。

李強回頭看去,只見黛南楓禦和赤明緊跟著自己,軒龍在最後壓陣,大家都非常謹慎地跟著飛,連赤明也不敢囂張了。

熏風猶如火山爆發般沖擊開來,刹那間,巨大的沖力撲向五人。乾善庸身前出現一個巨大的尖錐型金光,那是他發出的天神之怒的虛影,李強靈巧地飛在他身後不到一米處,五人串聯起來就像一支鋒利的箭,狠狠地紮進熏風里。

原本平靜的熏風帶被五人攪動了,半透明的熏風陡然變成深藍色的激流,五人憑借著乾善庸的天神之怒,在熏風里艱難地移動。相對而言,軒龍的壓力最大,他沒有神器可以依仗,完全憑著深厚的功力支撐。李強的壓力最輕,他緊靠著乾善庸,絕大部分的壓力都在乾善庸身上。

五人已經深入進去,周圍的熏風發出極其恐怖的震音,無數的氣泡在身周破裂,發出的巨大震蕩使五人急遽搖擺,就像是在狂暴的海面上,被巨浪一波波地不斷沖擊。

天神之怒發出耀眼的金光,將震波排斥開來。乾善庸使用神器的手法非常精確,一點都不浪費,分寸把握得讓李強贊歎不已。突然,赤明傳音道:“軒龍好像要頂不住了,大哥,要幫他嗎?”

李強扭頭回望,果然見軒龍顯得有些狼狽,他忙傳音給軒龍:“老哥,加快速度趕上來,我來換你!”他又傳音給赤明道:“幫軒龍老哥抵擋一下,我就來!”他的身形陡然慢下來。黛南楓禦疑惑地看了李強一眼,加快速度補上了李強的位置。要知道五人是串聯在一起的,一旦其中一個脫節,馬上就會連累到後面的人,黛南楓禦機敏地補上李強的空位,這才沒有出現大問題。

赤明的都天神杖向後一甩,幾圈彩色星花向後打去,越過軒龍撞在後面湧來的熏風上。乾善庸暗暗叫苦,他分神傳音道:“你們不想活啦,這里不能亂動,大家快連在一起。”

可是他發覺得太遲了,熏風猶如暴怒的巨人,七八個巨大的氣泡陡然炸開,李強恰好落到外面,九衍鎏的金光只來得及裹住身體,他就被甩進熏風里,可怕的是竟然沒有人注意到他落進熏風里。

李強眼睜睜看著乾善庸帶著三人消失在熏風中,自己猶如急流里的一片樹葉,身不由己地翻滾跌宕,好不容易催動九衍鎏穩住身形,他真是欲哭無淚。這地方是無法辨識方向的,一旦搞錯了沖擊的位置,陷死在熏風帶里也是很正常的。

熏風是很奇特的物質,不去觸動它就什麼事也沒有,一旦攪動它,發出的威力實在是很恐怖。李強感覺周圍的壓力奇大,而且劇烈的震顫讓人無法停住身形,只能不斷地向前沖,四周的藍色泛出森然的冷意,顏色從深藍變幻成淺藍,不時泛起絲絲銀光。李強幸虧有衍咒神甲和九衍鎏,否則他在熏風里就寸步難行了。

憑借著神器的威力,李強艱難地向前方飛去,但是他也不知道自己飛行的方向對不對。

飛了一會兒,李強越來越覺得不對勁,他也不敢停下來,一咬牙扔出一粒星砂。只見一道藍光閃過,星砂化作一根尺長的細針,飛快地向左上方穿去。李強心里大喜,知道乾善庸他們應該是在那個方向,他毫不猶豫地飛了過去。

熏風的顏色更深了,四周也暗了下來,李強身上的衍咒神甲也起了變化,甲面上隱隱可見的咒語花紋越來越鮮亮,在甲面上快速地流動,熏風的巨大壓力迫使衍咒神甲產生自動抗衡的力量,九衍鎏似乎對這些流動的咒語起了反應,兩者相互配合,李強猛然覺得渾身都輕松了。

一片片咒語化作淡淡的金光暴漲出去,抵擋住熏風帶來的無匹壓力,九衍鎏在身前化作一道尖利的金芒,破開熏風的阻擋。李強心里暗暗驚喜,沒想到衍咒神甲是如此神奇,他頓時覺得熏風沒有那麼可怕了,這才定下心神尋找乾善庸他們。

又飛了一段路途,熏風震蕩得更加厲害,李強開始著急了,雖然有神器神甲的保護,但是長時間找不到乾善庸他們,他感到很不安,若是被困在熏風里出不來那就麻煩了。

李強運功雙眼,兩道金光陡然射出。一圈掃視下來,李強心里更驚,他完全看不透熏風,而且他發現熏風里有奇怪的影子在游動,就像活物一般,他敢肯定那不是乾善庸他們。

熏風里有活物讓李強感到很震驚,他知道,能存活在熏風里的玩意兒一定不好惹。他覺得自己變得越來越小心了,隨著認知的增多,對于不知名的恐懼也跟著增加了,完全不像剛出道的時候,對什麼都不在話下,很少有讓他真正感到害怕的東西。

李強小心地躲開活動的虛影,不斷提醒自己:“好奇心會害死人的,咱不看那玩意兒,不看!”他就這麼嘀咕著繼續繞行,不一會兒,他發現自己又一次迷路了。

李強四處張望,試圖找出正確的方向。即使是在尋找正確的方向,他還是不能停下來,必須不斷地向前,這讓他感到非常頭痛。

他盤算了一下,星砂在熏風里的作用不大,因為在熏風里不能停留,必須不停地移動,發出星砂後自己的實際位置已經改變了,所以星砂沒有用。身處熏風里,周圍除了藍色流動的熏風外,就是膨脹的氣泡,根本就找不到任何參照物,李強心里苦笑,在進入熏風帶前,自己應該先詢問乾善庸如何辨識方向的,現在只能依靠自己,只能靠猜測前進。

漸漸地,李強發覺自己進入一個陌生的熏風里,和剛才的地方有所不同,這里似乎更暗了,剛才的感覺像是在河里,現在的感覺則像是下到了大海里。長時間在熏風里掙紮,李強頗有收獲,九衍鎏運用得越來越熟練,他逐漸掌握了精准控制勁力的方法。

在熏風里,絕大部分的修真法寶都無法使用,能用的只有仙器和神器,仙器的威力受到熏風的影響很難發揮到最強,只有神器才可以隨心所欲地發揮作用。李強一時間找不到出路,無奈中發現在熏風里是學習操控九衍鎏的好地方,他一邊向前探索,一邊乘機練習九衍鎏的控制方法。

九衍鎏越用越熟練,李強很快在熏風里來去自由了,熏風的壓力基本上被他擺脫,只是還沒有找到出去的方向。

突然,李強察覺自己闖入一群游動的生物中間,那是一群很古怪的生物,李強也不知道是什麼,隱隱約約地可以看見它們細長的身子,像一根根繩索,身上閃著淡青色的磷光。

李強闖進去後,那群奇怪的生物立即圍攏上來,剛一接觸到九衍鎏就被絞得粉碎,神器的威力絕不是這些生物所能抵禦的。

仿佛是受到了驚嚇,那些繩索一樣的生物陡然散開。李強心里嘀咕,這玩意兒就像一條條蛇,他看見碎成數段的怪蛇身上流出一絲絲銀線,迅速消散在熏風里,心想:“那應該是怪蛇的血液吧。”

不時地有怪蛇撞上九衍鎏的金芒,立即被撕裂開來。李強心里奇怪,這些怪蛇真是很笨,死了這麼多條還往上撞。他沒有注意到,身後的熏風里有無數銀絲閃動,那是怪蛇留下的血液。

大約過了十來分鍾,李強心里湧起陣陣不安,那是一種直覺,他察覺有地方不對勁,只是一時找不到原因。

突然,李強覺得身後一股巨大的推力湧上來,他扭頭看去,一只銀色的怪物從後面追了上來。他第一眼的感覺,這玩意兒不太大,似乎有很多觸角,身上有無數細小花紋,亮銀色的背,看不出頭在哪里。李強湧起毛骨悚然的感覺,心驚之余立即轉身迎了上去,他知道,這里可不是逃避的地方。

那只銀色的怪獸很顯然是被怪蛇的血吸引來的。由于不能停下來,李強只能不住地盤旋,周圍的熏風被攪動起來,壓力陡然變大。隨著怪獸的到來,環繞在周圍的怪蛇迅速退走,只見無數條銀線閃動,刹那間便無影無蹤了。

李強苦笑不止,他終于知道那些怪蛇的目的了,它們的自殺只是為了吸引這只銀色怪獸過來,不過,他對九衍鎏很有信心,從來沒見過有什麼怪獸可以抵禦神器的。他隨手一揮,一道金芒破開熏風,筆直地撞向那只怪獸。

銀色怪獸靈巧地躲開了,它射出一顆銀色的珠子,從側面擊來。李強滿不在乎地用九衍鎏彈去,誰知這顆珠子還沒有觸碰到九衍鎏就炸開了,一圈銀芒閃動,熏風的力量陡然增大。李強頓時明白了,這是用光珠帶動熏風的力量來攻擊自己,心里不由得暗贊:“這畜生聰明。”

熏風劇烈顫動起來,那種恐怖的壓力和震蕩力使李強無法穩住身形。銀色怪獸乘機又射出一顆珠子,這次是對准李強飛行的正前方。沒等李強掉轉方向,珠子又爆開了。

被這只奇怪的畜生耍弄,再加上長時間找不到出路,李強的怒氣爆發了。

李強一直無法融入瘋狂之心境界,雖然他也曾經有過瘋狂的念頭,但是真正的瘋狂他沒有體悟過,借著這股怒火,他試圖讓自己瘋狂起來。

李強直撲銀色怪獸而去,九衍鎏發出燦爛奪目的金光,他不再理會熏風的震蕩和壓力,一心想追上這只奇怪的家伙。

銀色怪獸似乎知道李強不好惹,它掉轉身子飛速向前逃去。李強被氣糊塗了,也不管前方有什麼危險,鼓動九衍鎏破開熏風尾隨著追趕而去,很快,一獸一人就消失在茫茫的熏風里。

乾善庸幾人順利地穿越熏風帶,四人出來後卻傻眼了,李強竟然沒有跟出來。乾善庸問道:“李老弟到哪里去了?”他一直在前面領路,根本就無暇後顧,黛南楓禦緊跟著他也沒有注意,赤明忙著照顧軒龍,勉強才算跟上,他倆也沒有注意到李強的消失。

愣了半晌,赤明怪叫道:“咦,我以為大哥在前面的……”

黛南楓禦說道:“我記得他向後去了,他沒有在後面跟著嗎?”

乾善庸擺手道:“憑著李老弟的實力,只要方向正確,沖出來是沒有問題的,怕只怕他沉不住氣,在熏風里亂跑,要是惹到熏風里的怪獸,那就不好辦了。我看大家還是在這里等一等,實在不行我們再想辦法。”

一道藍光破開熏風飛了出來,軒龍說道:“老弟的星砂!奇怪,他怎麼不跟著出來?”

乾善庸苦笑道:“千萬不要跑到熏風泡眼里去,進去了就很難出來……也許他可以仗著神器的威力脫困,只是……”

赤明急道:“只是什麼?”

軒龍歪著頭看看身後的熏風帶,說道:“我們必須回去找他。”

乾善庸搖頭道:“不行!”

');

上篇:第九章 赤光星耀     下篇:第一章 寶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