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二章 孛貝思上人  
   
第二章 孛貝思上人

壇韶星上空有禁制,不過這種禁制對仙人是無效的。

李強落到地上後立即讓赤明盤腿坐好。赤明的臉色已經發黑了,李強將珈曳神丹給他吞下,催動功力助他梳理紊亂的神奕力,乾善庸等人站在一邊給兩人護法。

珈曳神丹是四集丹,不論對仙人還是對修神者來說,都是極好的靈丹妙藥。赤明得到珈曳神丹的幫助,再加上李強的神奕力梳理,功力狂漲了一大截,躍入了六幽天的初步境界。只是如此一來,他以後的路就更難走了,靠神丹的力量修入更高的境界,犯了修神天薦章的大忌。

李強站起身來,輕聲歎息,軒龍問道:“老弟,怎麼樣?”李強搖頭道:“他的進境太快了,爭勝之心又太強烈,這樣修煉下去十分危險。”

乾善庸突然說道:“你知道仙人修煉這個功法有多快嗎?”這話立即引起大家的注意,黛南楓禦問道:“乾大哥,仙人修煉會很快嗎?”乾善庸點頭道:“如果是仙人修煉,用不到百年時間就可以達到七星天的境界……”

李強心里一凜,問道:“青帝修煉了多久?”

乾善庸歎道:“誰能算得清他老人家修煉了多久,我只知道,當我升入仙界的時候,他就已經是仙界的至尊了。”

李強呆呆地看著赤明,喃喃自語道:“如此說來,這個功法挺邪門的……”

乾善庸說道:“老弟,別垂頭喪氣,修行太快也許對仙人不利,但對你們可能不同,你是從修真者開始修神的,他是從魔尊修神的,和仙人修煉應該有很大的差別。”

李強說道:“誰知道會有什麼差別,哈哈,沒什麼了不起的,能活到現在這個樣子,我已經喜出望外了,以後活著的時間都是賺來的。”

他的話沒人認同,對仙人來說,死是遙不可及的事情,包括赤明也沒有李強這樣的想法,他們認為自己不死是天經地義的。黛南楓禦咯咯笑道:“臭小子的想法真是奇怪。”

壇韶星的環境很平常,很像坦邦星的西大陸,只是這里沒有凡人居住。星球表面被森林、草原和沼澤覆蓋著,幾乎沒有山脈,大部分地方都是平原地勢,海洋占據了星球的一半面積,這里氣候宜人,潮濕溫潤的空氣很適合植物生長。

過了整整十天時間,赤明完全恢複了,他站起身來笑嘻嘻地說道:“幸虧大哥有神丹,不然我就完蛋啦,奇怪,原來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走火了?大哥,你的功法太爛了吧,唉,還是修魔好啊,從來都不用擔心什麼走火自爆的……”他還沒有說完,就被李強踢了個跟頭。

赤明在空中靈巧地翻了個身,穩穩地落下來,嘿嘿笑道:“我就喜歡看大哥抓狂的樣子,好玩!哈哈。”李強笑罵道:“你若想多活一些時候,就別急著提升自己的境界,笨啊!你要是自爆了,我們都得跟著倒黴,記住了要節制!奶奶的,遲早一天要被你害死!”

軒龍在一旁接口道:“你讓他節制……難了,黑魔界的風格就是爭強斗勝,他不會放過任何增長功力的機會,不信你們看好了,搞不好他就是第二個自爆的家伙。”他故意說得很嚴重,意在提醒赤明。

赤明也知道大家的好意,他咧咧嘴,說道:“我好歹也是魔尊出身,沒實力……我……我難受啊……”他使勁拍了拍腦門:“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以後節制……媽的,我一定要節制!煩啊……”

乾善庸說道:“我們馬上到古仙人隱居的地方去拜訪一下主人,也許仙界也有人在那里,這樣我們能夠了解一點現在的形勢。”軒龍說道:“乾大人對這里隱居的古仙人熟悉嗎?我只聽說那個古仙人叫孛貝思。”

李強笑道:“這個名字古怪……孛貝思,是什麼意思?”

乾善庸笑道:“好像是固執的意思,呵呵,我聽說他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人,仙界有不少仙人都認識他,我們叫他孛貝思上人。”赤明插話道:“他厲害嗎?”

軒龍說道:“當然厲害,古仙人能不厲害嗎?赤明,你最好安分一點。”他忍不住出言警告。軒龍還不了解赤明的脾氣,在沒有把握的情況下,赤明是不會亂來的,就像他被孤星禁錮後,李強把他整得灰頭土臉,他都忍受下來了,他有一個根深蒂固的思想,一切以實力說話。

李強問道:“這個星球這麼大,他住在哪里?”

乾善庸說道:“我知道,以前有朋友告訴過我。”李強知道乾善庸在仙界的朋友很多,他是個消息靈通的家伙,連始隱者都認識,所以他能找到古仙人的居所並不奇怪。

乾善庸招呼道:“大家跟我來,別用瞬移,飛過去。”不用瞬移用飛行這是表示尊重的意思,這個規矩適用于對待仙界的前輩。

越過草原和沼澤,五人飛到壇韶星最大的原始森林上空,大約飛行了一頓飯的工夫,終于來到古仙人孛貝思的居所。

從上空可以看見森林間有一塊一塊白色空地,視線向前方伸展,只見遠處矗立著一座雄偉的七角形建築。森林里散落著許多巨大的白色石柱,每個石柱的頂端都站著一個金甲戰士,像雕塑似的一動不動。森林里還有很多露天的石台,飛近了能看見有人在上面活動。

五人剛剛到達,附近石柱上站立不動的金甲戰士陡然飛起,有四個金甲戰士擋住去路。乾善庸說道:“大家別動手,他們只是一般的金甲戰士,只要不動手他們是不會主動攻擊的。”果然,那四個金甲戰士只是圍攏過來,並不動手。

李強發現這些金甲戰士不是真正的人類,而像是修煉出來的東西,他們的臉上都覆蓋著面甲,樣子和乾善庸有幾分相像,乾善庸也是戴著面具的。

不一會兒,從遠處飛來一隊人,李強驚訝地發現這些人很像是修真者,他問道:“老乾,他們是修真者?”乾善庸搖頭道:“他們是修仙者,用的是古法修煉的,和現在的修真界不完全一樣,不過,他們的人數很少,都是古仙人的弟子門人。”

那隊人足有十五六個,為首的年輕人揚手打出一道靈訣,圍著李強等人的金甲戰士立即回到石柱上,重新站立不動。那個青年行了一個古怪的禮,一手扶額一手後揚,身子微微下躬,問道:“來人可是仙界的羅天上仙?”

李強立即察覺到這些人與一般的修真者不同,雖然修為不算高,但是他們可以在羅天上仙面前站直身子不亢不卑地行禮說話,可見他們的修行方法不同尋常。

乾善庸點頭道:“孛貝思上人可好,我是羅天上仙乾善庸。”

那個年輕人恭敬地說道:“仙祖剛回來,他老人家好。我是帛耳帖,仙居的擇衛,乾大人請!”他披著一身白色的袍服,相貌很是奇特,眼睛很大,向外凸出,就是俗稱的那種金魚眼,眉毛極淡,幾乎看不出顏色,腦門又大又光,頭發只在後腦勺留了一塊,梳理成一個三角型,嘴巴也很大,一口暴牙十分醒目,最特別的是牙齒上嵌著一個個銀色的珠子,像是什麼法寶。這種相貌可算是丑到了極處,可他偏偏給人一種溫和大方的感覺,不知不覺中李強也就不覺其丑了。

軒龍、黛南楓禦、李強和赤明都不說話,李強心里琢磨:“帛耳帖?這名字真怪,長相也怪,擇衛也許是管家或者侍衛?管他呢,反正有乾善庸出頭,跟著走就行了,就是不知道孛貝思長的什麼樣。”他一邊胡思亂想,一邊緊緊跟上。

乾善庸是仙界的羅天上仙,地位自然不同于一般的仙人,帛耳帖直接將他們帶入中心區那座最大的建築——七角形的高台上。一踏上高台李強就明白了,這是一個直傳的小型傳送陣,是通往七角形建築里的。

果然,一道白光閃過,眾人被傳送進建築里。

從踏出的第一步起,李強就知道這里是個非常高明的幻境。對于幻境他特別有興趣,一直都很注意研究,所以即使是古仙人設立的幻境他也怡然不懼,憑著一雙神眼,幻境里的一切他都能看穿。這里比起始隱者天姑設的陣法,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差別是很大的。

進來的這幾個人幾乎都能看穿這里的幻境,但是為了尊重主人,他們都默不作聲地跟著帛耳帖。帛耳帖帶領的一隊人都留在上面,只有他一人陪同下來,他邊走邊道:“這是一般的幻境,為了更順眼舒適一些,請向這里走。”

隨著移形換景,一行人來到海邊。這回李強有點傻了,他知道這是真正的水,絕不是幻化出來的,這種程度的幻化比剛才又進了一步。他眼中金芒一閃,運功看去,這里竟然是一個巨大的地下湖泊。

帛耳帖笑道:“請跟我一起飛過去。”

赤明小聲嘀咕道:“乖乖,架子真大啊……”話還沒有說完就被乾善庸瞪了一眼。李強心有同感,不過他比赤明沉得住氣。

很快,一個七角形的銀色平台出現在眼前,平台就浮在海面上,一個身穿藍色暗花長袍的高大漢子背對眾人站著,他一動不動地凝視著遠方,似乎陷入沉思之中。

帛耳帖示意眾人落在平台上,上前施禮道:“仙祖,客人到了。”

乾善庸搶上一步道:“羅天上仙乾善庸見過孛貝思上人。”

孛貝思緩緩轉過身來,掃視了眾人一眼,說道:“是仙界的乾大人啊,這幾位是?”乾善庸說道:“這是羅天上仙軒龍、仙人黛南楓禦……還有……青帝的弟子李強,修神者赤明。”他猶豫了一下,還是說出了李強的身份。

李強明白乾善庸的意思,他是故意這樣說的,好讓孛貝思重視。他不以為然地暗自搖頭,青帝現在並沒有收自己為徒,而且,他也沒有把青帝當作師尊對待,但是乾善庸這樣說,他也無法反駁,只能沉默無語。

果然,孛貝思臉上露出一絲驚訝,兩個羅天上仙,兩個修神者和一個仙人,這樣的組合要多奇怪就有多奇怪,其中一個修神者竟然還是青帝的弟子。他上下打量著李強,半晌才說道:“青帝的弟子?難以置信啊……現在又出現修神者了?”他的聲音低沉悅耳,像暮鼓晨鍾般穿透人的心底。

孛貝思上人的長相和帛耳貼差不多,也有著一對金魚眼,唯一不同的是眉毛,他有一撮圓形的眉毛,其中幾根從眉心斜垂至眉角,顯得慵懶散漫。他說道:“帛耳貼,你下去准備……按貴客的待遇……去吧。”帛耳貼行禮離開。

乾善庸感到有些意外,他知道孛貝思說的貴客待遇是什麼,那是給天君准備的。他說道:“上人不必客氣,久聞上人大名,特意過來拜訪,只是我們不能耽擱太久。”

孛貝思像是沒有聽見,自顧自地說道:“大家坐,小兄弟,坐到我身邊來。”他向李強招招手。

李強微微一笑,走上前去盤腿坐下,乾善庸等人也一起坐下來。一時間,大家都靜默不語,只聽見周圍的海浪聲嘩嘩作響。

孛貝思將膝下的袍服按住,緩緩地半躺下來,問道:“小兄弟是什麼時候拜青帝為師的?”李強忍不住笑道:“原來古仙人也不能免俗,拜青帝為師很重要嗎?”孛貝思哈哈大笑:“嗯,有意思,很久沒有人和我這樣說話了。”

乾善庸冷汗都要下來了,李強見天姑也是這樣無禮,這次又來了。他連忙打岔道:“最近仙界有不少人到這里來吧?”

孛貝思用手托著頭,慢條斯理地說道:“的確有不少仙界的人來過……其實,你們不去鑫波角也有人會管那里的事情,逆行通道關閉了這麼久,鑫波角的波納人不是也沒有擴散嗎?我看……你們還是念念不忘鑫波古神藏吧,以前還只是天君以上的高手去試探,現在連羅天上仙也要去湊熱鬧了,唉,開啟的時間好像還沒有到吧。”

乾善庸苦笑著搖頭,他沒法辯解,以他的身份根本就不能說什麼。李強倒開始感興趣了,這個話題乾善庸一直諱莫如深,每次問他都不肯詳細說明。他忍不住問道:“孛上人……”這個稱呼叫得太奇怪了,乾善庸急忙提醒道:“老弟,是孛貝思上人。”

李強立即改口:“孛貝思上人,波納人是什麼人?還有鑫波古神藏又是什麼東西?”

孛貝思金魚眼一瞪,奇道:“你不知道?那你去鑫波角干什麼?”

李強苦笑道:“我去是為了救人,我大哥和師尊陷在鑫波角了。”孛貝思更是驚訝:“你師尊?不是青帝嗎?他怎麼可能陷在鑫波角……你……”軒龍連忙解釋道:“他說的師尊是修真時拜的師,青帝……那是後來的事情了。”

孛貝思深吸一口氣,微微搖頭:“你師尊是仙人?修真者是進不去鑫波角的。”李強說道:“我師尊是散仙。”孛貝思的眼珠都要瞪出來了:“你竟然拜散仙為師?奇怪,散仙能跑到鑫波角去,也算是很厲害了。”

李強心里暗罵,每次說到關鍵的時候這些家伙總是夾纏不清地岔開話題。他繼續追問道:“上人,波納人是什麼人?還有鑫波古神藏是什麼東西?小子實在是好奇啊。”

孛貝思沉吟了片刻,說道:“不知道你對古仙人的來曆清楚不清楚?”看他的架勢,似乎要從頭說起的樣子。

李強撓頭道:“上人,不瞞你說,別說是古仙人,就是仙人的來曆我都不清楚,小子孤陋寡聞,還請上人指點。”他擺出一副虛心求教的樣子。

孛貝思似乎很滿意李強的態度,他咳嗽一聲,面帶微笑道:“最早時候只有修神者,至于修仙者和古仙人都是後來才出現的,修神者成神非常危險,絕大部分都是以自爆終結,而且沒有第二條路好走,直到有一個很厲害的人物出現……”

不但李強是第一次聽說,連乾善庸這些見聞廣博的人都沒聽說過。李強問道:“厲害的人物?他是誰?”孛貝思臉上浮現出一絲欽佩之色:“那是一個修神成功的人,他將一套另辟蹊徑的功法傳給了元古上人,于是出現了第一批修仙者和古仙人,後來這些功法又經過元古上人逐步修改,慢慢地流傳出去。”李強這才知道天姑有多麼厲害,他張嘴想說什麼,又忍住了,繼續靜靜地聽孛貝思敘說。

孛貝思說道:“元古上人……也是一個了不起的人物啊,可以說,現在的仙界就是他搞出來的。他修改出了各種修煉方法,使得很多原本無法修神成功的人有路可走了。隨著修煉方法的不斷演變,逐漸形成了現在的修真界和仙界等其他各界,連我們這些修仙成功的古仙人也都沾了光,不會再莫名其妙地自爆了,但是隨著修煉功法的改變,古修神者和古修仙者幾乎消失殆盡,剩下的古仙人也不多了,現在的修行者絕大部分都是修真者。”

李強呆呆地看著孛貝思,他現在才知道乾善庸見到天姑為什麼如此恭謹,怪不得自己在天姑那里感到束手束腳的。他使勁一拍腦門,突然“嘿”了一聲,孛貝思奇怪道:“你怎麼了?”乾善庸笑道:“他大概在後悔什麼吧,呵呵。”

赤明問道:“大哥後悔什麼?”

黛南楓禦咯咯笑道:“你大哥在元古上人那里……嘻嘻,曾經試圖和上人爭斗……嘻嘻。”軒龍和赤明驚訝道:“什麼?怎麼可能?”

李強兩手一攤,笑道:“沒有的事,楓禦大姐亂說,那是上人耍我的。”

孛貝思站起身,驚訝地說道:“你們見過元古上人?”李強也站起身來,走到平台邊看著腳下幻化的海水,平靜地說道:“見過。”孛貝思不由得肅然起敬:“可惜,我從來沒有見過他,老弟,有機會介紹一下?”他連稱呼都變了。

李強感到不可思議:“你是古仙人啊,怎麼會不認識元古上人?”

乾善庸說道:“元古上人是不大願意見某些古仙人的。”孛貝思歎道:“當然知道,不過我很敬佩元古上人的氣魄和見識,雖然不少有古仙人對他不服甚至仇恨,但是也有很多像我一樣的古仙人。” 乾善庸早就知道孛貝思上人是支持仙界的,不然他也不會貿然到這里來拜訪。

李強漸漸有點明白了,看來是元古上人改良了修煉的方法,將古仙人的傳承方式徹底破壞了,這在無形中得罪了某些古仙人,從現在幾乎見不到古修仙者和古修神者就知道,這些古仙人已經沒有什麼後來人了。看樣子世俗界的凡人更適合修真,而不適合古仙人的修煉方法。

孛貝思接著說道:“鑫波角原本是古仙人的根據地,在很久遠的時候被放棄了,那里還有被遺棄的波納人。”

李強踏進海水里用腳撩著海水,問道:“波納人是什麼人?”

孛貝思說道:“波納人原本是古仙人的基礎,就像我們這里世俗界的凡人,他們突然得到了一種古怪的能力,一種迅速繁殖的能力,而且他們仍然能夠修煉,但是無論如何修煉,都不可能成功,一般修煉百年後就自爆身亡了,因此鑫波角是個十分危險的地方。”

李強說道:“如此說來,古仙人的基礎不就徹底完了?難怪會這樣。”

孛貝思長歎道:“絕大部分古仙人都是波納人修煉而成的,只有少部分古仙人和你們的種族一樣。其實波納人和你們也差不多,只是自從獲得了快速繁殖能力後,他們就失去了修神或者修仙的可能,甚至于無法修真,我們這些古仙人也不得不放棄鑫波角。由于波納人具有恐怖的快速繁殖能力,為了確保他們不無限蔓延,進而影響到現在的修真界,元古上人不得不聯合了幾個大神通大法力的始隱者,將整個鑫波角封鎖起來……”他抬頭看天,似乎有些不忍繼續說下去。

李強沒想到事情竟然如此複雜,他問道:“那些古仙人會答應嗎?”

孛貝思反問道:“不答應?敢反對的古仙人……大部分都被他們禁錮了,我為此也曾准備前去拼斗,可是我後來得到一個消息,這才決定留守在鑫波角的邊緣,看守著這條通道。”

不知怎的,李強突然想起自己從貝冶丹鼎里放出來的古仙人——天真上人,怪不得乾善庸看見他會那麼害怕。

“是什麼消息讓你放棄拼斗的?”赤明好奇地問道。

孛貝思說道:“鑫波古神藏。”

赤明咧開大嘴笑道:“是不是惦記著里面有什麼好東西?那個什麼元古上人真是厲害,奇怪,你怎麼不去尋找古神藏,躲在壇韶星干什麼?想不通啊。”乾善庸差點被赤明嚇死,這家伙不但胡說八道,還胡亂刺激人。

孛貝思臉色陰沉下來,乾善庸、軒龍和黛南楓禦都坐不住了,連忙站起身來。

李強沒有在意他們說什麼,他稍一思索便恍然大悟,脫口而出道:“鑫波古神藏里有解救波納人的方法?”

孛貝思陰沉的臉色頓時一變,他滿臉驚奇地看著李強,半晌,才問道:“你是怎麼想到的?”

李強一記馬屁就拍了過去:“以古仙人的境界……應該不會為了區區寶藏而屈服誰吧。”此言一出,乾善庸等人都松了口氣,心里暗暗佩服李強真會說話。

孛貝思被李強一句話說得心花怒放,覺得這小子怎麼看怎麼順眼。

');

上篇:第一章 寶星     下篇:第三章 仙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