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三章 仙居  
   
第三章 仙居

孛貝思說道:“不錯,這是我們波納古仙人集體推算的結果,要解決波納人的生存危機,就必須再一次開啟古神藏。自從元古上人、元木上人和博聚上人三位始隱者強行開啟了兩次古神藏後,我們這些古仙人就守候在鑫波角,等待古神藏的再一次開啟,同時阻止仙界的仙人進入古神藏,到現在古神藏一直都是封閉著的,還沒有那個仙人能再次打開。”

乾善庸說道:“元古上人曾經傳話給青帝,勸阻天君以下的仙人進入鑫波角,當然仙人執意要去他也不管,聽說是時機未到。”

李強不解道:“憑著古仙人的實力,他們要帶領波納人離開鑫波角應該不難吧。”

孛貝思搖頭道:“他們雖然不服元古上人,但是也不敢公然違抗他的話。”李強問道:“元古上人說什麼了?”

乾善庸說道:“元古上人在封閉鑫波角的時候曾經說過,不許波納人擴散到鑫波角以外的地方,如果誰敢這麼做,他就滅掉波納人!”李強不禁打了個寒噤,心想:“乖乖,天姑是女人嗎?怎麼比閻王還厲害啊。”

孛貝思苦笑道:“都知道這是元古上人威脅的話,但是沒有一個古仙人敢違抗,他的氣魄……唉,沒法比啊……這個警告已經是很久遠的事情了。”軒龍插話道:“我上次從鑫波角逃出時,波禦七聖使中的三個追出了鑫波角,雖然是他們操控的外相體,但是也違背了元古上人的話。”

李強心想:“要是孛貝思知道元古上人的本相是一個女人,不知道他會不會吐血?”他問道:“仙界的人要是進入鑫波角受到波納人攻擊,元古上人會不會管?”

軒龍說道:“這個我知道,他不會管的。”

李強又問道:“那些古仙人既然占據了鑫波角,為什麼不去破解鑫波古神藏?他們的機會不是更多嗎?”

孛貝思搖頭道:“他們當然去破解了,憑著波納人快速繁殖的能力,你知道有多少波納人死在那里嗎?可以說是不計其數了,唉。”他歎息了一聲:“凡是有仙人進入鑫波角,哪一次不是大開殺戒,波納人為了阻止他們,死傷非常慘重,只是他們的生死不會有人過問。不僅是波納人,仙人的死活也沒人過問,因此沒有一定的實力,仙人是絕不會去鑫波角的。”

李強聯想到天蝕,這才明白為什麼他堅決要走,為什麼乾善庸對鑫波角如此諱莫如深。他心里忍不住暗罵孤星,害得師尊和大哥失陷在里面。

李強又想起師尊和大哥傳來的那塊玉瞳簡上“小心”二字,那可能是提醒自己不要去鑫波角,他們肯定不知道孤星的任務,也許是讓自己小心孤星,也許是小心另外什麼人。他飛身跳上平台,走到軒龍身邊問道:“孤星大人是不是困在鑫波古神藏了?”

軒龍點頭道:“是的,這次好像連青帝都驚動了……嗯,也許會有高手去救助吧……”他語焉不詳地說著。李強聽出他有所顧忌,他向來是很寬容的,別人不願說的事情他絕不會勉強。

說話間,帛耳帖帶著幾個人飛進來,拿出一只只托盤,托盤都是淡藍色的,形狀是等邊六角形,閃著淡淡光華虛懸在空中,托盤里放著一些珍奇果品,都是李強從來沒有見識過的。

孛貝思說道:“這是我的弟子在這一帶星球采摘的果品,大家嘗嘗吧。”

仙人是不需要吃什麼東西的,只是偶爾會吃一點靈果和靈泉,所以招待客人也就是這些東西。李強已經見得多了,他隨意拿起一個蘋果大小的乳白色果實吃起來,發覺味道還不錯,有股濃郁的玉蘭香味,冰涼涼的,像冰激凌的口味。

帛耳貼在每人身邊放上一個金色的像杯子一樣的容器,里面盛著淡青色的漿液,他介紹道:“這是醞蔚瑤液,產自星砂殞碎層,是用法力收集的。”乾善庸驚訝道:“醞蔚瑤液?這東西很難得,我聽梵啟天君說過,這是震懾心魔的珍品,只有壇韶星附近有出產。”

赤明拿起杯子看了看,咂嘴道:“震懾心魔?嗯,也只能震懾一下而已,心魔是無法驅除的,嘿嘿,我來試試……嗯,味道不錯,清涼涼的……”對心魔的了解,這里無人比得過他,他原先就是超級大魔頭。

帛耳貼施禮後帶著幾人離開。

乾善庸喝了一小口醞蔚瑤液,說道:“孛貝思上人,我們希望能從你這里借道走,請上人給予幫助。”孛貝思不答,背著手在平台上走來走去,似乎在考慮什麼。

李強小聲問軒龍道:“老乾是什麼意思?”他對借道的說法不明白。

軒龍搖頭道:“我也不清楚乾大人的意思。”

孛貝思突然笑道:“借道……沒有什麼問題,只是你們要在我這里住上一段時間,暫時還進不去,這條路現在是封閉的……”他想了一會兒,又說道:“真要走這條路就等我的通知,開通了我就送你們去,但是如何通過就要你們自己想辦法了。”

乾善庸大喜過望,謝道:“謝過孛貝思上人,能走破鑫道可以省去很多麻煩。”

孛貝思淡淡地說道:“破鑫道雖然是近路,但是並不好走,乾大人有把握嗎?”自從有了天神之怒後,乾善庸信心大增,他覺得自己已經有了不次于天君的實力,何況還有軒龍等幾個高手同行,他點頭道:“沒有問題。”

孛貝思心里有些疑惑,憑羅天上仙的實力竟然敢走破鑫道,那可是傳送神陣,沒有天君或者古仙人的實力,幾乎就是去找死,他想不通乾善庸為何如此有把握。

李強吃完靈果,抹抹嘴笑道:“孛貝思上人,鑫波古神藏到底是什麼東西?”他覺得古神藏里不會只有解救波納人的方法,應該還有別的什麼東西,不然仙界沒有理由插手這件事情。

乾善庸插話道:“當然有絕大的好處,不過只有元古上人、青帝和博聚上人知道。”

孛貝思點頭道:“若能再次打開鑫波古神藏,對所有人都有好處,但是具體是什麼還不清楚,有一點可以肯定,這次開啟能解決波納人的生存危機。”

李強沉吟了片刻,又問道:“為什麼元古上人不再聯合元木上人和博聚上人來一起破解?這說不通啊。”

孛貝思苦笑道:“他暫時不會出手的,只是說再次開啟的時機未到……”李強問道:“你是怎麼知道的?”孛貝思說道:“百耋天君和我聊天時說起過。”

黛南楓禦最聽不得百耋天君四個字,她臉色微微一變,低下頭去默不作聲。

壇韶星晝長夜短,按照地球的算法,白天有三十多個小時,黑夜只有十二小時,這里的一晝夜大約有四十二小時。

李強被安排住在仙居的一個白色平台上,這里除了一座七角形的建築外,周圍還環繞著許多大大小小的白色平台,沒有屋頂沒有牆壁,全都是露天的。李強還得到了一塊花色玉牌,那是防止金甲戰士攻擊的身份標志。

這里的居住條件非常特別,普通凡人是很難存活的,到處都是稀奇古怪的蟲豸,還有一些說不出名字的野獸,李強就親眼看見一只殷紅色麻雀大小的甲蟲,一口咬死了一頭豹子大小的怪獸,而且在不到十分鍾的時間里,那只怪獸的骨肉就化為膿水被甲蟲吮吸殆盡。整個仙居遍地都是這樣的怪蟲。

這里每天早晨都有一場暴雨傾盆而下,平台上無遮無擋,李強雖然不在乎,但是整天在平台上日曬雨淋的,感覺很不舒服。他不想修煉,便在仙居里四處亂晃,可是乾善庸、軒龍、黛南楓禦和赤明都坐在各自的平台上修煉,連個聊天的人也沒有,他覺得很無趣。

凌晨又是一場大雨,寒風夾雜著雨點噼噼啪啪地落下,林間彌漫著潮濕冰冷的空氣。李強站在平台上歎了口氣:“唉,古仙人一點都不懂得生活情趣,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開通那條破鑫道……嗯……”他突然想起巫老給他預測用的玉石,自從在幻樹星看過一次後,他就沒有再看過。

取出那塊扁形的白色玉石,這次給出的預測讓李強完全摸不著頭腦,那上面竟然是自己的頭像,額頭上的那點神之戰魂閃著晶亮的光芒。畫面幾乎是一掠而過,沒等李強想明白,那塊玉石已然碎成粉末順著指縫撒落下去,被大雨沖刷得干乾淨淨。

李強怔住了,這個畫面實在是太詭異了,他摸摸額頭上的那顆星,心里疑惑:“這和預測有什麼關系?太玄了點吧。”思索了很長時間,李強依舊得不到答案,他只好作罷,知道這是無法猜出來的,只有到了特定的時候才有可能明白。

李強索性躺在平台上,心想:“不知道大哥和師尊怎麼樣了?聽軒龍的意思,只要他們能忍耐,不要設法沖出去,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可是……師尊那麼驕傲的人恐怕很難忍耐,好在還有莫大哥在,他最能沉住氣,師尊也許會聽莫大哥的話……”他一邊胡思亂想一邊四處張望。

平台邊有一根石柱,上面的金甲戰士昂首挺胸地站著,仿佛石頭般紋絲不動,一直抬頭看著天,自從李強到了這座平台上後,就沒有看他動彈過。李強琢磨他很久了,他想不出這是什麼東西煉出來,反正不會是人,似乎更像是機器。

就在李強發呆之際,石柱上的金甲戰士突然動了。

鋪天蓋地的青色影子從天而降,霎時間,暴雨中出現大團大團的火光,只見仙居所有石柱上的金甲戰士都飛了起來。李強瞪著兩眼看著,心想:“誰這麼大的膽子敢攻打仙居?”

金甲戰士從石柱頂端飛起時閃起明亮的金光,只見一道道金光朝著天空中射去。這一次他們手中出現了武器,是一根足有七八米長的金色棍子。

金甲戰士手中的金色長棍舞動起來,看上去猶如一只只長著金色尖刺的光球,迎著青色影子而去。緊接著,仙居的弟子也飛了起來,暴雨聲中響起一陣陣怪異的吼叫。

仙居的上空響起轟雷聲,一道道霹靂閃光照亮大地,夾雜著大風大雨的閃電雷鳴,整個天空就像是一鍋沸騰的開水。

李強閃身來到赤明所在的平台,平台上卻空無一人,他又瞬移到乾善庸修煉的地方,只見乾善庸、軒龍和黛南楓禦都站在那里朝天仰望,惟獨沒有看見赤明。

李強問道:“小明到哪里去了?”

軒龍歪著腦袋看著天,淡淡地說道:“在天上。”這時,帛耳貼飛了過來,他不慌不忙地說道:“乾大人,仙祖請你們過去。”似乎天上的爭斗和他沒有任何關系。他的這份鎮定令李強暗暗贊賞。

李強問道:“攻來的是什麼人?”他並不擔心赤明的安危,這一界能傷到他的人很少見了。沒等帛耳貼回答,軒龍說道:“是波納人,鑫波角的死亡勇士,打不過就靠自爆來傷人的愚蠢東西!對他們根本不需要有什麼顧忌,早點滅掉為好。”看得出他對死亡勇士深惡痛絕。

密密麻麻的波納人被一層閃著淡淡白光的禁制擋在外面,天空中就像突然冒出了一層薄薄白紗狀霧氣,那是仙居的防護禁制。

每一個金甲戰士都要對付上百個波納人,不時有波納人瘋狂地抱住金甲戰士爆裂開來,天空中一團團血色光亮此起彼伏地閃起,那就是一個個波納人在不斷地自爆。

金甲戰士非常強悍,三五個波納人的自爆也只是讓他們身上的金芒黯淡一些,他們依舊在死亡勇士群中縱橫來去。也有少數金甲戰士抵擋不住接二連三的自爆,被炸得在空中亂飛,手中的武器似乎也失去了作用。

一道金光閃過,赤明出現在李強身邊,他開心地大笑道:“哈哈,這些波納人蠢透了,動不動就讓自己爆炸,看著真過癮啊。”李強皺著眉頭道:“小明,你現在進境太快了,小心和波納人一樣爆掉……”赤明滿不在乎地撇撇嘴。

天漸漸地亮了,大雨突然停歇下來,但是天空中依然閃電霹靂不止。

帛耳帖再次說道:“請各位過去吧,仙祖還在等候。”

乾善庸點頭道:“我們走!波納人如果就靠這些人來進攻的話,他們只是送死而已。”他問道:“帛耳帖,孛貝思上人在哪里?”帛耳帖指著高聳入云的那座唯一的建築,說道:“在那上面等候。”

軒龍袍袖一揮,幾人就瞬移了過去。

孛貝思上人面無表情地看著空中,淡然道:“他們還是不死心啊。”李強好奇地問道:“什麼不死心?”帛耳帖解釋道:“他們一直想占領壇韶星,壇韶星是一個最好的中轉星球。”

“難道波納人想沖出去嗎?”李強更加不解。

孛貝思上人搖頭道:“這里不算是超越元古上人指定的范圍,奇怪,鑫波角的人從來沒有來過這里,而且普通的波納人怎麼可能跑到這里來,這次是怎麼回事?難道鑫波角有什麼變故?唉,這不是逼我出手嗎?等一會兒我要請各位幫幫忙。”

乾善庸點頭道:“沒有問題,上人請吩咐,不過,這些波納人都很弱,難道還會有高手來?”

孛貝思說道:“這些波納人都是來送死的,後面會跟著更厲害的高手,若是來一個古仙人,就足以纏住我的手腳了。”他似乎很無奈的樣子,歎了一口氣道:“現在的波納人早已失去古波納人的豐采,淪落為只會相互殘殺的武器,死了也不可惜。”

隨著自爆的波納人越來越多,金甲戰士漸漸抵受不住,一個接一個地碎裂開來。孛貝思輕輕一揮手,碎裂開來的金甲戰士發出一連串的爆炸,頓時引發了周圍波納人的爆炸。孛貝思說道:“這只是第一步,波納人別的本事不大,最厲害的本事就是讓你煩死,波納人越變越下賤了。”

李強看看仙居上空的波納人,大概估計了一下,足有上萬人,密密麻麻的像無數只蒼蠅。突然他睜大了眼睛,盯著飛舞著的波納人後面,那里出現了一個扁形的飛行物,像是飛船。他難以置信地問道:“孛貝思上人,那是什麼東西?”

孛貝思苦笑道:“那是格魯赫的法寶。”李強仔細看了看,說道:“我覺得不像是法寶,倒像是飛船……”大家都不懂什麼是飛船,但是隨著天空中出現越來越多的大型飛行物,人人都覺得事情不妙了。

天空中的金甲戰士漸漸地消耗殆盡,孛貝思上人說道:“帛耳帖,你帶著所有的弟子門人進入幻海,不用和這些廢物爭斗。哼!敢到我這里來撒野,真是活得不耐煩了。”帛耳帖施禮離開,立即組織所有的人撤離。

高空中足足懸停了十一二艘飛行物,每艘約放出七八千名波納人,整個天空都被青色的波納人占據了。仙居完全靠一層禁制阻擋著,暫時波納人還無法攻打進來。

很快,仙居的弟子門人都進入幻海躲避,偌大的仙居只剩下孛貝思上人和乾善庸等人,雖然只有六個人,但這都是這一界最厲害的高手了。

赤明不耐煩地說道:“我們還在等什麼?上去把他們全干掉算了……”

李強笑道:“等他們的高手來,殺這些小人物沒意思!”赤明歎息道:“我若還是赤明魔尊……這些人都是大補品啊,嘖嘖,可惜了,真是浪費。”

大批的波納人趴伏在禁制上,幾乎將禁制層鋪滿。黛南楓禦疑惑道:“他們這是干嘛?都趴在禁制上面,這樣是不可能進來的。”

約有五六萬波納人將禁制層鋪滿,光線被完全遮住,整個仙居都黑了下來,這下連孛貝思上人也感到疑惑不解。

李強略一思忖,猛然想起金甲戰士的遭遇,他大叫道:“彈開他們!”

孛貝思上人一時不解:“什麼彈開他們?”話剛說完,趴在禁制上的波納人就爆開了。幾萬人自殺般的爆炸,場面令人極度震撼。

禁制開始急速波動。

孛貝思上人也不管什麼禁制了,他歎道:“看樣子波納人的人口已經到了極限,居然用這種辦法來消耗多余的人……你們注意到沒有,這些自爆的波納人身上什麼都沒有,他們似乎被完全控制了,根本沒有自己的意識。”

李強一陣心寒,他不知道誰這麼心黑手辣,竟然讓幾萬波納人一起自爆而亡。

仙居上空的禁制是古仙人特有的,即使幾萬人一起自爆也沒有將禁制炸開。緊接著,又是幾萬人趴伏上去。

孛貝思上人輕聲罵道:“卑鄙的東西!”他一揚手,禁制隨即消散。李強突然明白了,讓這麼多波納人一起自爆,目的就是為了使孛貝思不忍心看下去。

刹那間,波納人猶如密集的蚊蠅般哄然湧入,可是他們竟然不會飛,從高空中像下雨似的掉下來,在落地的一瞬間,他們紛紛炸裂開來,頓時,整個仙居面目全非。

李強感覺到每一個波納人自爆的威力差不多相當于一顆手雷,威力雖然不大,但是幾萬個手雷接連不斷地炸開,威力也是驚人的。

孛貝思上人的臉色陰沉似水。

緊接著,又是一大批波納人歡呼著從上空飛落。這次他們是用飛的,而且不同于那些赤身裸體的波納人,這些人統統都身穿金屬甲胄,手上提著古怪的武器,身材也比那些自爆的波納人要高出很多,兩米多高的魁梧身材給人極大的壓迫感。好在在場的都是超級高手,並沒有將他們放在眼里。

赤明問道:“打不打?”他躍躍欲試地拿出都天神杖。孛貝思上人看見赤明手中的神杖,神色微動,伸手阻攔道:“這些都是可憐蟲,殺不勝殺,要殺也找點有分量的殺。”他不屑地看著圍攏過來的波納人。

突然,孛貝思上人大聲說起話來,李強一句都聽不懂,他知道這一定是波納人的語言。

不一會兒,波納人在空中閃開一條路。軒龍眼睛一亮,冷冷地說道:“波禦七聖使?很好,他們七個全都是我的,誰也別和我搶!”

李強心里明白,軒龍上次面對波禦七聖使時已經是重傷在身了,所以和他們拼斗才大敗虧輸,雖然憑借光輝星耀好不容易逃出去,卻也到了散功的邊緣,要不是有李強修煉的神丹救治,他可能永遠都沒機會回鑫波角報仇了。

孛貝思上人大聲道:“格魯赫大人,別躲躲藏藏的了,出來吧。”

黛南楓禦稍稍有點緊張,李強小聲問道:“格魯赫是誰?也是古仙人嗎?”

');

上篇:第二章 孛貝思上人     下篇:第四章 格魯赫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