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四章 格魯赫上人  
   
第四章 格魯赫上人

格魯赫是鑫波角的主宰之一,地位就像乾善庸在封緣星修真界一樣,不過乾善庸是通過聖城出面來操縱修真界的,而格魯赫則是直接領導。鑫波角一共有三個古仙人,格魯赫是負責戰斗的古仙人,實力非常強悍,波禦七聖使就是他的手下。

孛貝思上人看都不看飛來的波禦七聖使。軒龍歪著頭說道:“交給我了。”一道金光閃過,他擋在波禦七聖使身前,冷冷地說道:“七聖使,我們又見面了。”

波禦七聖使都是兩米多高的大家伙,身上青色的聖甲閃著幽暗的光,面部都罩在一張金屬的面具里。每一個聖使的兵器都不一樣,為首的家伙手中拿著一把巨大的錘子,足有兩米多長,和他的身體差不多大,黑黝黝的錘面上布滿了拳頭粗的尖刺。他也冷笑道:“你……手下……敗將……”話語非常生硬。

李強閃身來到軒龍身後,笑嘻嘻地說道:“老哥,我給你壓陣……”話還沒有說完,赤明也飛過來,用肩頭輕輕撞了李強一下,說道:“我來看熱鬧,你們只管使勁打!打死幾個才好!”李強聽得哭笑不得:“你殺心太重了,不許你動手!”

在封緣星聖城見過的那三個聖使也在里面,看來他們並不是最厲害的,其中那個身上有三條鏈索的家伙發出一道青芒,似乎是警告信號。上次他們被乾善庸毀去了外相,本身的實力大打折扣,這時發現乾善庸等人也在,不禁感到有些出乎意料。

軒龍微微點頭,冷冷地說道:“來吧,使出你們最厲害的招數給我看看。”他不屑于搶先動手。

波禦七聖使小聲商量了幾句,為首的那人舞動手中的大錘,霎時間,七八團閃亮的青光從大錘上飛出,筆直地撞向軒龍。李強奇道:“這點手段就敢和軒龍老哥斗,他們是不是找死啊?”

赤明也說道:“看不懂,要是這時候沖散他們幾個,還不是想打誰就是誰啊,哎……”在他的觀念里,打架爭斗是要不擇手段的,看軒龍滿不在乎的樣子,他有點想不通。

軒龍動都沒有動,任由錘光打在身上。連續幾聲霹靂震響,軒龍稍稍後退了一些,傲然地說道:“你們七個還是結陣比較好,否則,你們不夠我打!”上次他因為身負重傷,才抵擋不住波禦七聖使的波禦殺陣,這次他要讓七聖使見識一下自己的實力。

波禦七聖使頓時緊張起來,為首的那人哇啦哇啦叫喊著,七人立即組成一個立體的陣法。李強問赤明道:“你覺得這是什麼陣法,見識過嗎?”赤明搖頭道:“不認識……木龍是呆子啊,竟然讓那些廢物排成陣法,他真不會打架!”

軒龍扭頭說道:“赤明,別胡說八道,你看好了!”他揮手射出仙劍,縱身飛入波禦七聖使組成的波禦殺陣里。

李強笑道:“軒龍老哥要是不會打架,天下就沒幾個會打架的了……”赤明不以為然地翻翻眼睛,小聲道:“他是憑著實力硬打,沒什麼了不起的,會打架的人才不會浪費功力,像他這樣的……不是打架,是在示威!”李強心里雖然贊同,但是不肯附和赤明。

整個仙居已經安靜下來,大批的波納人都進入森林里,他們竟然開始砍伐樹木,捕捉怪獸。留在仙居的波納人只有幾千人,他們遠遠地站在仙居的邊緣。天空中又飛來十幾只飛行物,更多的波納人到了。

孛貝思上人面無表情,他剛才那聲大喝一直得不到回應,心里漸漸地不耐煩起來。乾善庸說道:“看樣子波納人想要占領這個星球,他們打算要常駐了,上人……你准備怎麼辦?殺光他們嗎?”

孛貝思上人道:“我也是波納人,殺光他們……我下不了手……格魯赫這個混蛋,他就是看准我這一點,才敢如此放肆。”沉默了片刻,孛貝思上人再次大喝:“格魯赫!你出來!”黛南楓禦忍不住說道:“他也許沒有來吧,要不就是不肯見你。”

乾善庸搖頭道:“格魯赫應該來了,你們看……那是黑衛!”

孛貝思上人沉默了,他臉色很難看,半晌,他說道:“我們看他們爭斗!我就不信,波禦七聖使要是敗了,他會不出來。”說完他飛到李強身邊,乾善庸和黛南楓禦也跟了上去。

高空中,軒龍和波禦七聖使的爭斗進入了白熱化。

李強和赤明兩個在一邊指指點點,就像在看一出精彩的大戲。赤明眉飛色舞地說道:“老龍的飛劍不錯,你看他禦劍的手法,嘖嘖,快趕上我當年用魔頭那樣得心應手了……乖乖,以後我都不敢用仙劍了,無論如何比不過老龍的,這家伙控劍手法已經精確到了極致……好!這手劍法太棒了!”

乾善庸飛到他身邊,聽得又好氣又好笑:“赤明,你干什麼?指手畫腳的……”李強笑道:“赤明在誇軒龍老哥,哈哈,他看了軒龍老哥的控劍手法後,以後都不敢用仙劍了,咦,老乾,你們怎麼過來了,那個格魯赫沒出來?”

孛貝思上人一言不發地看著軒龍和波禦七聖使爭斗。赤明瞄了一眼孛貝思,奇道:“上人難道不管那些波納人嗎?殺光波納人那個什麼格魯赫不就出來了,生氣有什麼用……”他的話讓孛貝思更加難過。

李強早已看出孛貝思憋著一肚子火,他拉了一把赤明,傳音道:“小明,別亂說,小心孛貝思發瘋。”

赤明眼睛一亮,心想要是孛貝思發瘋那才過癮。他剛要說什麼,被李強一巴掌刷在頭上,就聽李強叫道:“快看!軒龍老哥要發威了。”

赤明想要挖苦孛貝思的話被李強一巴掌刷回肚里,他張張口卻沒有說出話來,氣得直哼哼。在場的這些人中,能讓赤明安穩下來的只有李強。赤明無奈地住了口,又重新看軒龍和七聖使爭斗。

軒龍的實力太強了,波禦七聖使即使結成波禦殺陣也僅僅能勉強抵擋,根本就無還手之力。

乾善庸說道:“我明白了,聖使外相似乎比本相要難打,奇怪了……”孛貝思說道:“那是古仙人常用的手法,本相是實體,外相是虛體,虛體的威力是靠本相支撐的,當然厲害了,不過,虛體被滅也會影響到本相。”

李強恍然大悟道:“這也是身外化身的一種,可是憑波禦七聖使的實力,應該沒有辦法修煉如此高深的法術吧。”孛貝思上人道:“是,他們的修為是不夠,但是有別的辦法可以達到分身的目的。”

軒龍將波禦七聖使逼得雞飛狗跳牆,他一邊打一邊道:“你們就這點本事嗎?有厲害的東西趕快使出來,不然就沒有機會了。”

波禦七聖使如此狼狽也是有原因的,上次圍困軒龍的時候,他們仗著地利,還有外面的陣法協助,這次只能憑著自身的實力,所以差距就顯露出來了。他們的目的是要占領這個星球,若使出最厲害的殺手锏或者陰毒的法術,一定會惹怒孛貝思上人,這是他們不敢的。為首的聖使舉著大錘突然哇啦哇啦怪叫了一聲,七人同時放出一道青色的波紋,快速湧向軒龍。

這是波禦七聖使最強的攻擊,但不是最厲害的,去過鑫波角的仙人都知道,鑫波角的波納人最變態的一招就是自爆,功力越高的人自爆的威力越大。像波禦七聖使這種水平的波納人,爆一個軒龍也許還感覺無所謂,要是爆兩個,抵擋起來就要吃力了,爆到三個以上,那就只有避讓,若是七個都爆,那就足以驚天動地了。這也正是孛貝思上人所顧慮的,因為這里可是他的地盤。

青色波紋從四面八方湧向軒龍,上次他就是被這種波紋搞得傷上加傷,最後無奈而逃的。軒龍大喝道:“來得好!”他一直在等這個時刻。

陡然間,軒龍手中飛出無數金色的細線,順著波紋逆勢而上,就像一條條逆水游動的金蛇。

軒龍在狹小的空間中急速瞬移,他雖然可以離開,但是那樣做就等于承認失敗了,他是無論如何也不願意的。

能在七人合圍的陣法里做如此精確的瞬移,讓李強贊歎不已,他發覺軒龍已經將瞬移的精髓發揮得淋漓盡致,不由得大聲喝彩道:“好!”

七道波紋極力捕捉著軒龍,而無數纖細的金線也聚攏成七根金色的粗索,反向捕捉波禦七聖使,形勢變得十分詭異。

其實雙方都是顧慮重重,軒龍生怕這幾個家伙自爆,他曾經見識過仙人的自爆,從心底里有點懼怕這種恐怖的手段。波禦七聖使也不敢亂來,若是激怒了孛貝思上人,那就大事不好了。

軒龍正在不慌不忙地連續閃動,七道波紋快速合在一起,只聽一聲悶響,七道青色的波紋撞在一起,刹那間,一團淡青色猶如膠水一樣的玩意兒迅速漲大,像快速膨脹的氣球,將軒龍滯留在里面。

同時,軒龍的七根金索也纏上了波禦七聖使。赤明忍不住笑道:“哈,大家都不能動了,真好玩啊。”

空中出現一副怪異的情景,軒龍渾身金光亂閃,被凝在七人中間,而波禦七聖使也被軒龍的金索死死纏繞動彈不得,爭斗頓時停止下來,周圍一片靜謐。

軒龍身上的金芒越來越盛。波禦七聖使被金索纏住後,嚇得魂飛魄散,他們心里都明白,憑著青波凝成的陣勢是困不住軒龍的,雖然他們還有後續手段,但是被金索困住後就無法繼續下去了。

軒龍身上的金光發出刺目的光芒,誰都看得出來他已經將功力運轉到了極致。只聽咔吧咔吧的碎裂聲響起,赤明呵呵笑道:“哇,碎了!要碎了!”剛說完就聽一聲巨響,凝結的青波猶如破碎的冰塊轟然四射,軒龍一聲長嘯脫困而出。

孛貝思上人突然叫道:“老弟,別傷他們!”

軒龍五指一攏,凌空虛抓後向後一帶,波禦七聖使猶如被拴上鐵鏈的狗,跌跌爬爬地在空中翻滾。軒龍的金索是按照捆仙索仿制修煉的,威力不同凡響,只要上身就很難掙脫,李強就曾經吃過它的苦頭。

“你殺他們試試!”一個極其陰柔的聲音遠遠傳來。

孛貝思上人陡然瞪大眼睛,喝道:“格魯赫!你終于忍不住了,出來!”

李強饒有興致地看著,他對古仙人充滿了好奇,小聲道:“小明,你猜格魯赫是男的還是女的?”赤明嬉皮笑臉地說道:“不男不女……哈哈。”

乾善庸瞪了兩人一眼,低聲喝道:“別亂說。”李強和赤明對視一眼,同時放聲大笑。乾善庸無奈地搖搖頭,知道拿這兩人毫無辦法。

一道流光落在眾人面前,格魯赫顯出身形,他陰陰地笑道:“孛貝思,你守在這里的時間也夠長了,我勸你還是走吧……”孛貝思也冷笑道:“我若是不走又怎樣?你口氣也未免大了,哼,惹火了我,別怪我翻臉不認人!”

格魯赫的長相和孛貝思差不多,他倆都是波納人,唯一不同的是孛貝思是又高又大,而格魯赫卻是又細又長,長得就像一根竹竿。

格魯赫不理睬孛貝思的威脅,對軒龍冷聲道:“放開他們!”

軒龍知道古仙人不好惹,但他畢竟是羅天上仙,他歪著頭不甘示弱道:“不放又怎樣?”

格魯赫身上突然湧出一道青芒,閃電般劈向軒龍,軒龍的仙劍化作光幕擋在身前。轟然一聲大響,軒龍連連後退。

軒龍也火了,雖然古仙人的實力強勁,但軒龍也不是一般的仙人。他單手掐動靈訣,隨手在空中虛抓,只見一團團的紅色虛影環繞在他手的周圍。他猛然一推手,只聽尖利呼嘯聲響起,無數支赤紅色的光箭射向格魯赫。

軒龍另一只手用力攥拳,凌空一擊,就聽波禦七聖使長聲慘嚎,身上的金索將七人的聖甲勒得噼啪亂響。

格魯赫勃然大怒,他的注意力一直在孛貝思身上,根本沒有在意孛貝思身邊的人。他身形忽隱又現,躲過了軒龍的攻擊,可沒想到軒龍會將氣撒在七聖使身上,暴怒之下他也出手了。

孛貝思神情一動,不進反退。要知道軒龍、乾善庸、黛南楓禦、李強和赤明,這五個人都是這一界的超級高手,如此現成的高手不利用一下,實在是太可惜了。

孛貝思心里顧忌極多,他很不願和格魯赫鬧翻,畢竟兩人都是波納人中神一樣的人物,不論爭斗的結果是什麼,都不是他願意看到的,而有軒龍這些人殺殺格魯赫的威風,他倒是很樂意見到的。

格魯赫搓動雙手,他腦後三角形頭發上插著一串三角形的仙器,隨著他放開雙手,腦後的仙器化作一塊塊的銀色三角片,聚攏在他的頭頂上方。他陰沉著臉,說道:“別怪我欺負後輩,那是你自己找的!去!”

空中響起一連串的尖嘯聲,滿眼都是旋轉的銀色三角片,空氣仿佛都被割裂開來。

軒龍的神色稍微有點緊張,他知道這是古仙人特有的一種手法,名字叫決裂,能夠撕裂一切阻擋的東西,自己的仙劍都可能被粉碎。他不敢直接抵擋,只能快速地挪移躲避。在眾人眼里,他顯得有些狼狽。

乾善庸和黛南楓禦無奈地看著,一般仙人爭斗,真正的高手是不願意插手的,可誰也沒有想到,這里還有兩個家伙是從來不講究什麼規矩的。李強看得生氣,赤明看得窩囊,兩人同時怪叫一聲,一起出手攻向格魯赫。

軒龍暗暗叫苦,他並不在乎格魯赫,大不了就放了七聖使,但是他絕不願意李強和赤明加入爭斗,說出來三個打一個實在太難看了。他猶豫了一下,抓住波禦七聖使向外瞬移而去。他居然袖手旁觀了。

李強的九衍鎏和赤明的都天神杖一出手,不但是格魯赫傻眼,連孛貝思上人也目瞪口呆。神器並不是人人都有的,他沒想到李強和赤明用的都是神器。

銀色三角片雖然威力強大,但是遇見神器也只有哭的份。李強的九衍鎏一出,格魯赫的寶貝立即就偃旗息鼓,被撞得化作片片銀光消散在空中。赤明怪叫道:“打死這個混帳東西。”

格魯赫沒想到孛貝思這群人中居然有兩個修神者,而且都是有神器的人,促不及防之下,滿天飛舞的決裂被一掃而空。更讓他氣得發瘋是被赤明的都天神杖打了一溜跟頭,在空中翻滾不休。

赤明得意地咧嘴大笑:“古仙人也沒有什麼了不起嘛,還不是一樣被打得亂飛,大哥,我們揍他!”

李強大笑道:“好,揍他!”兄弟倆一前一後撲向格魯赫。

格魯赫大叫:“等一下!你們是誰?”赤明怪叫道:“打架就別問那麼多,反正我不是你爹。大哥你左我右!”他揮動都天神杖,興奮得兩眼金芒亂閃。這家伙倚仗著神器,囂張地發起挑釁。

格魯赫氣得咆哮一聲,正准備好好整治這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突然間,他發覺大事不好,李強和赤明這哥兒倆不約而同地使用出身外化身的神通,刹那間,滿天都是李強和赤明,嚇得格魯赫瞬移到上空,再次大叫:“你們是誰?”

在這一界有身外化身神通的人扳著手指都能數得過來,格魯赫基本上都知道的,但是這兩人他連聽都沒有聽說過,竟然也會這種神通,他當然不敢馬上交手了。

孛貝思上人也嚇了一跳,他沒有想到李強和赤明這麼厲害,其實,他們五人中是乾善庸最厲害,他擁有了神器天神之怒後,即使是天君也能抗禦了,若是乾善庸、李強和赤明聯起手來,不管是哪個古仙人,恐怕都要避避鋒芒。

李強見格魯赫躲開,立即傳音給赤明,讓他收起分身。

滿天的分身突然消失。

李強的目的很明確,嚇阻格魯赫就行了,他倆的身外化身不是真正的身外化身神通,那是用金傀儡虛構出來的,一動手就會露餡。赤明也懂這個道理,他怪笑道:“大哥,他不和我們打啊,哈哈!”兩人洋洋得意地飛了回來。

赤明對軒龍齜牙咧嘴道:“木龍你豈有此理,我們幫你……你卻不打了,沒勁的家伙!”李強使勁拍了他一巴掌:“小明,軒龍老哥是顧及身份,別埋怨了,下次我們等他敗了再上,哈哈。”

軒龍對這兩個活寶也毫無辦法,他苦笑道:“羅天上仙……除非是青帝下令,不然……唉,老弟,別生氣……”他一時不知說什麼才好。李強忍不住笑道:“別在意……小明也就是發發牢騷罷了,不過,老哥啊,你趁早放下羅天上仙的架子,打架的時候要是像你那樣,吃虧的是自己啊。”

赤明連連點頭,他覺得李強說得太對了,打架能贏就行了,其他都是假的。

格魯赫氣急敗壞,他還從來沒有如此窩囊過,眼前這群人的實力出乎他的預料,他知道這次討不到便宜了。他暗自算計了一下實力,波禦七聖使被軒龍抓住,自己身邊還有五個黑衛,其他的都是波納人,人數雖然多,對眼前這些高手來說,卻沒有任何威脅力,即使都自爆了也傷不到他們,他覺得進退兩難了。

孛貝思上人說道:“格魯赫,我也不想和你爭斗,你把這些波納人帶走吧。”他話語里充滿了無奈。格魯赫尖聲叫道:“孛貝思,有本事你把這些波納人都殺光,我是不會帶走他們的,哼,你是古波納人,現在波納人的慘狀你就可以不聞不問了嗎?告訴你,我早就看不慣你躲在壇韶星,你只會逃避……”

李強問道:“讓這些波納人住在這個星球應該沒有問題吧,上人為什麼不答應,這個星球很大啊。”乾善庸說道:“老弟,你不懂的,這些波納人只要到了這里,用不了幾百年,這個星球就廢掉了,他們繁殖的速度太快了,沒有哪個星球能夠承受得了。”

軒龍虛抓一個聖使過來,手一揮收起金索,抬腳將他踢飛,然後一一解開金索,將那些聖使一個個踢到空中,一邊踢一邊大笑道:“哈哈,到今天我才算出了一口氣,都滾遠點!”說完若無其事地搓搓雙手。他知道沒法殺掉他們,這些波納人就像是炸藥,一個不好就會爆開,這樣做也算給自己找回一點面子了。

格魯赫冷笑一聲,陰陽怪氣地說道:“孛貝思,這些波納人就留在這里,你要殺就殺吧,反正他們也沒有地方可去,我們走!”他帶著黑衛和波禦七聖使掉頭就走,天上那些飛行物留下大量的波納人後,也消失在空中。

孛貝思上人臉色鐵青,一時間不知道如何是好。

仙居周圍的波納人都消失在森林里,四周頓時空無一人。孛貝思苦笑道:“只有真正解決了波納人的問題,我們這些古波納人才能心安,唉,現在的波納人就像吞噬一切的魔頭,任何星球都禁不住他們糟蹋,看來我要換地方了。”

赤明不以為然地說道:“我有辦法可以控制他們,上人想不想知道?”

');

上篇:第三章 仙居     下篇:第五章 古神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