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七章 靨啟龍爪  
   
第七章 靨啟龍爪

軒龍說道:“老弟別管赤明,讓他去打!”這次連乾善庸也不阻止赤明了,他向後稍退說道:“那是西聖的黑衛,比波禦七聖使還要厲害,最好將他們趕走,殺不殺隨便你。”看來他對西聖的人沒什麼好印象。

赤明有恃無恐地叫道:“好啊,殺他個落花流水,沖啊!”他揮動都天神杖張牙舞爪地撲了過去。自從修為進入六幽天後,赤明是越來越肆無忌憚了。

乾善庸笑道:“這些好像都是獻身古神的勇士吧,讓赤明嘗嘗他們的滋味也不錯。”李強聽出他的話里有話,忙問道:“他們有什麼特別的嗎?”軒龍說道:“你看著就知道了。”赤明總是給人一種囂張的感覺,除了李強之外,人人都想讓他吃點苦頭,在這一點上大家很是默契。

飛來的波納人都穿著古怪的青色厚甲,身前一片,身後一片,都是暗青色很粗糙的甲葉,上面嵌著一個古怪的符咒,忽隱忽現的猶如活物。奇怪的是這些人都沒有帶武器,他們空著雙手,懸停在空中,冷冷地看著赤明。

這些波納人中還有三個身穿黑色聖甲的人,那就是在鑫波角很有名的黑衛。三人也同樣冷冷地看著撲來的赤明,其中一個猛然揮手,立即有兩個波納人迎著赤明飛去。

赤明心里還覺得不夠爽,他怪叫道:“多來幾個!還不夠我一只手打的……拙!”手中的都天神杖飛出兩朵星花,直射飛來的波納人。

乾善庸笑道:“赤明沒有搞清楚對手的特點,呵呵,這下要吃點苦頭了。”只見那兩個波納人一邊躲閃,一邊拼命靠近赤明,身上厚甲發出古怪的光芒。李強腦子里靈光一閃,大叫道:“小明,別讓他們靠近!”

赤明根本就不在乎,他陡然瞬移到一個波納人身邊,揮動都天神杖狠狠地抽了過去。從沒有人這樣用神器,這一杖正抽在波納人的雙腿處。

赤明喜歡折磨對手,他覺得這樣很好玩。神杖猶如一把鋒利的寶刀,悄無聲息地將波納人的雙腿切割下來。那個波納人既不喊叫,也不再避讓,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伸出雙臂就要抱住赤明。

另一個波納人從身後撲了過來,兩人身後都跟著一朵赤明射出的星花。稍一停頓,星花就撞了上去。赤明得意地大叫道:“滅!”

那兩個波納人臉上詭異的笑容更濃了,兩人念念有詞地說了一句什麼。赤明突然覺得不好,想逃開已經來不及了,他微微晃動都天神杖,一溜細碎的星光罩上身來。

丟掉兩條腿的那個波納人首先爆裂開來。赤明與他靠得如此之近,雖然沒有被他抱住,但是在這麼近的距離自爆,可想而知赤明是如何狼狽。

緊接著另一個波納人也爆裂開來。

赤明被炸得哇哇亂叫,猶如風車一般在空中懸轉不止,他怒罵道:“這是他媽的什麼玩意兒啊!”

李強連連搖頭,說道:“我們還是走吧,唉,用生命做最後一擊,這樣的攻擊太變態了,和他們打勝之不武……”他心里對鑫波角充滿了厭惡的感覺,輕易拋棄生命對修道人來說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赤明好不容易穩住身形,他勃然大怒:“什麼玩意兒,哪有這樣爭斗的!媽的,我……”話沒說完,手中的都天神杖忽然耀起一層層彩光,杖頭上冒出一個虛形金色爪子。他怪叫一聲,神杖猛地一甩,金色的爪子突然擴展開來,變得足有百米大小,急速地升向空中。

赤明是初次踏入六幽天境界,功力急遽上漲,使他很難控制自己的情緒,兩個波納人的自爆讓他發飆了。

乾善庸驚訝地看著那只金色的手,喃喃自語道:“原來是靨啟龍爪……他手中的竟然是靨啟龍杖,怪不得會有星花……”

李強在旁邊聽見,不禁問道:“老乾,你嘟嘟囔囔說什麼?什麼靨啟龍杖……龍爪?”

乾善庸指著赤明道:“他的神器名字叫靨啟龍杖,原來我還不清楚,不過靨啟龍爪我卻聽說過,那是靨啟龍杖的最基本的招數之一……這些波納人要倒黴了。”

赤明揮動靨啟龍杖暴喝道:“都去死吧!”這一招靨啟龍爪是他琢磨了很久,在一個偶然的機會里試出來,威力之大讓赤明非常驚訝,他一直沒有機會使出來,這次被兩個波納人自爆惹火了,一出手就是最厲害的靨啟龍爪。

靨啟龍爪的形狀是六道扭曲的金芒結成一個巨大的金爪,赤明就懸停在金爪下面,隆隆的雷聲在六道金芒間來回震蕩。隨著赤明的暴喝,他頭頂上方的靨啟龍爪向四面八方延伸。

站在一邊的乾善庸等人不由得破口大罵,赤明這家伙根本就不分敵友,所有人都籠罩在靨啟龍爪的威力之下。

連李強也忍不住要臭罵赤明了,他隨手一揮,九衍鎏的金光將眾人包裹起來。乾善庸原來准備飛出天神之怒的,因為顧忌到天神之怒的威力太大有點猶豫,見李強用九衍鎏護住大家他也就放心了,目光再次轉向赤明。

黑衛似乎察覺到不對,立即帶領大部分波納人迅速後退,還有少部分波納人身上閃著光華迅速沖向赤明。大家都知道這是一群自爆的波納人,他們試圖阻止赤明神器的爆發。

由于雙方的實力相距太遠,赤明冷笑一聲:“哼哼,一群笨蛋!”隨著他手中的靨啟龍杖落下,天空中的靨啟龍爪也爆發開來。

天空仿佛被割裂開來,無數量的金色爪痕自天際落下,破空之聲震耳欲聾,方圓千米的地方都籠罩在其中,尖利的呼嘯聲密如雨點。大約只響了十來秒鍾,滿天的金色爪痕就消散了。

李強的九衍鎏震動了一下,將頭頂上方落下的金芒蕩開。

赤明囂張地狂笑著。空中的波納人呆呆地看著赤明,霎時間,周圍突然安靜下來,只有赤明猶如狼嚎一般的怪笑在空中回蕩。

李強心里奇怪:“赤明從來都不做無用功的,這次他難道大發善心了?”他怎麼看都不像是赤明的作風。

突然,那些波納人發出淒厲的慘嚎,一個接一個在空中爆開了,其中兩個黑衛也炸開來,威力之大讓眾人非常吃驚。李強這才明白,那些爪痕早已將波納人穿透了。

無數波納人接連爆炸,整個天空血肉橫飛。這完全是一場大屠殺。

幸好這不完全是自爆,若是幾個黑衛同時自爆,李強他們即使有神器護體也會受到波及,因為黑衛使用的方法和修神者的自爆有類似的效果,雖然威力較弱,但若是幾個人一起自爆,一般的仙人也會受不了,只有少數功力奇高的仙人可以躲避。仙人一般都不願意主動大開殺戒,所以在不了解情況的時候很容易吃虧,軒龍就曾經吃過大虧。

赤明肆無忌憚的殺戮反而化解了自身的危機,若是幾個黑衛在他身邊自爆,那他就慘了,而且這次來的波納人勇士都是獻身古神的人,自爆的威力極大,但是這樣的波納人在鑫波角並不算多,被赤明一招靨啟龍爪殺掉了上千個,損失之大足以讓鑫波角的那些古仙人發瘋了。

李強不忍再看下去,說道:“老乾,我們走!”

赤明閃身來到眾人面前,興奮地說道:“還有幾個家伙逃掉了,等我一下,我去干掉他們!”

黛南楓禦嘲笑道:“殺這些人……你覺得很開心?”赤明理直氣壯地說道:“廢話!我不殺他們,難道去殺天君或者古仙人?那也要我打得過啊……”弱肉強食在他看來非常正常。

李強實在看不下去了,喝道:“小明,夠了!”

赤明悻悻地說道:“你們這些仙人都是怪胎,殺人還要找理由,還要找比自己強的殺,簡直奇怪……”他越說聲音越小。赤明可不傻,這種脫口而出的心聲等于將在場的人全都罵了。他突然提高聲音說道:“算啦,不說了,大哥,我們到哪里去?”

天空中彌漫著一股濃烈的血腥味,讓人很不舒服,只有赤明陶醉地深深吸了口氣,歎道:“唉,可惜了。”這回大家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李強是又好氣又好笑,心想當初自己救他不知道對不對,追求血腥殺戮早已深入到這家伙的靈魂深處,這次才算看到他殘忍的一面,也許這家伙能修成個殺神也說不定。

乾善庸也知道這里不是久留之地,殺了這麼多波納人的勇士,若是來一個古仙人那就麻煩了,雖然他現在對五人的實力信心非常充足,但他暫時還不想和古仙人爭斗。他問道:“我們先到哪里去?”

李強毫不猶豫地說道:“先救出我大哥和師尊!”他才不管什麼古神藏,只要能救出大哥和師尊他什麼代價都願意付出。

乾善庸猶豫了一下,他也知道李強的脾氣,說道:“好,先救你師尊和大哥。”

軒龍查看了一下定星盤,說道:“還有一段距離,這里不合適用星耀,到處都是亂七八糟的禁制,我們飛過去。”他看了一眼乾善庸,說道:“還是乾大人帶著大家飛吧,神器要快得多。”

赤明咧嘴笑道:“好像走不了了,有幾個厲害的家伙過來了。”他剛才沒有過癮,心里癢癢的還想大殺一番,所以特別留心周圍的動靜。

乾善庸、李強、軒龍和黛南楓禦的臉色都陰沉下來,來人的實力絕對是超級高手。乾善庸苦笑道:“還是惹出古仙人了。”李強不想節外生枝,問道:“能不能避開他?”

赤明奇怪地看了李強一眼,他知道李強不是怕事的人,可是竟然第一個提出來逃避,這讓他很難理解。軒龍搖頭道:“避不開的,古仙人的實力太強了。”

霹靂一般的怒喝聲從四面八方傳來。乾善庸陰沉著臉,說道:“這家伙來了……這場架不打是不可能了,大家小心點,這是一個狂人。”他警告道。

這五人中有兩個羅天上仙,兩個修神者和一個女仙人,擁有三件神器,而且五人也根本無法逃開。若是單打獨斗這里沒有人是古仙人的對手,但是五人一擁而上,古仙人就是再厲害,也不一定打得過。

李強說道:“那人在布禁制……老乾,他是誰?”

乾善庸說道:“還能有誰啊,就是你見過的格魯赫。鑫波角總共就三位古仙人,格魯赫負責對外的……不對,格魯赫上人不會這麼快過來,這是另外一個家伙。”他猛然反應過來,提醒道:“和古仙人爭斗時,大家要小心,不要被他各個擊破。”

軒龍心里很有體會,他也說道:“乾大人說的很重要,單憑我們個人的力量是爭不過古仙人的,但是我們五個人在一起,就不用擔心。”

五人依舊停留在空中,下面云濤翻滾,約幾分鍾後,無數光點從四面八方聚攏過來。只聽一聲清脆的震鳴,一個高大的身影在光點中顯現。這又是傳說中的挪移身法,和流光遁影差不多,名字叫星聚遁影。

那人也是典型的波納人長相,魁梧高大的身材,大腦袋上是三角形的發髻,凸出的金魚眼。李強忍不住小聲說道:“波納人和我們是同種人嗎?我怎麼總覺得有點怪怪的……”

軒龍點頭道:“我們和波納人是同類,只是有些細微差別,波納人可以說是我們的祖先,只是我們分離出來的時間太久遠了。”

在乾善庸的暗示下,五人很自然地排列成梅花狀陣法,這是在古神陣闖關時的最好陣形,就是憑著這個陣形他們才被順利地移送到這里。乾善庸現在還沒有用出天神之怒,李強等人也只是靜靜地看著。

那人顯出身形後上下打量著五人,半晌,乾善庸首先說道:“羅天上仙乾善庸見過前輩。”軒龍緊接著說道:“羅天上仙軒龍見過前輩。”黛南楓禦看看李強,李強微微一笑:“楓禦大姐,你請!”

黛南楓禦說道:“黛南楓禦拜見前輩。”對于古仙人來說,現在的仙人通通都是晚輩。基本的禮貌還是必須的,即使雙方馬上爭斗起來。

李強笑嘻嘻地說道:“請教上人大名,我是修神者李強,這位是修神者赤明。”

那個古仙人一直眯著眼睛,以至于凸出的金魚眼顯得很怪異,他對乾善庸、軒龍和黛南楓禦的話都沒有任何反應,唯獨當李強說到修神者時,他猛然睜大眼睛,那種鋒芒畢露的眼光令在場的人暗暗吃驚,每個人心里猶如被巨錐撞擊,李強的金尊神心劇烈地跳動起來,赤明低聲道:“好家伙!”

正在對峙之際,一道明亮的光華閃動,一個比古仙人還要高大的家伙顯露出來。

那人比古仙人足足高出大半個身體,看上去就像一座鐵塔一般,他左手扶著右肩施了一個古怪的禮節,嘰里咕嚕地說了一通。那個古仙人似乎很吃驚,也嘰里咕嚕說了幾句。那人再次施禮後化作一道流光消失無蹤,臨走時他看了眾人一眼。李強驚訝地說道:“這是什麼人?好厲害的感覺。”

乾善庸直到那人走後才松了口氣:“那是黑聖衛,是守護古神藏的,非常厲害。”

那個古仙人似乎在思索著什麼,半晌,他說道:“古神藏要開啟了?”他的語氣像是自語又像是問人。乾善庸忍不住說道:“是!”古仙人默默地看著乾善庸,一股令人窒息的壓力撲面而來。

乾善庸抵擋不住,向後飄退了一步,他這一動,所有的人都跟著退後。乾善庸心里震驚,不由自主地用天神之怒罩住眾人。

古仙人並沒有出手,他淡淡地說道:“既然這樣,你們自己碰運氣吧!元古上人願意打破我們之間的默契……你們仙界這次如果還不能成功的話,就讓他來負責收拾這個爛攤子吧。”他的話說得沒頭沒腦,但是大家都聽出他不會出手阻擋了。

李強問道:“前輩,請問……你說的是什麼意思?”那個古仙人露出一絲怪異的笑容,說道:“聽不懂沒有關系,反正你們要到古神藏那里去……小朋友,我叫波融上人,在西聖的朋友們都叫我波波……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見到修神者了,你讓我想起了遙遠的過去,感覺真好。”不等李強回答,他便化作星光驀然消失了。

眾人個個目瞪口呆,這家伙簡直是神出鬼沒。

乾善庸驚喜交集地說道:“奇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難道是……”軒龍說道:“乾大人,看樣子事情有了很大變化,我們要不要先去古神藏看看?”

李強一聽就急了,他首先反對:“不去,先救人!”他才不關心什麼古神藏,到鑫波角來的目的是為了救大哥和師尊。赤明好奇道:“大哥,你對什麼都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這次是怎麼了?”

軒龍自知失言了,忙解釋道:“老弟,我並不是一定要先去古神藏,只是事情起了變化,我這是和大家商量嘛。”

李強堅持說道:“我到鑫波角的目的是救人,若是先去古神藏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只要讓我先救人……你放心,隨便到哪里我都跟著去!”

眾人都看向乾善庸,他現在的功力最高,他的決定才是關鍵。

乾善庸毫不猶豫地說道:“先救人,其他的……等救出人後再說。”元古上人曾經交待過他,讓他護著李強,所以,他無論如何都要和李強站在一邊。

軒龍感到有點奇怪,他沒有去過天姑那里,不知道事情原委,但是他很理解李強救人心切的心情,于是點頭道:“好,我們就去極玄冰眼里救人。”

李強施禮道:“謝謝,謝謝大家。”他心里很明白,這里只有赤明一定會幫著自己,其他人要是不肯去,自己是沒有辦法勉強的。刹那間,李強心里感慨良多。

極玄冰眼距離古神藏很近,古神藏是一個奇異的地方,里面層層疊疊的布置著古神禁制,而極玄冰眼則是附近的一處天然障礙,被人用大法力改成了一種防禦禁制,凡是從極玄冰眼方向過來的,很容易就被禁制挪移進去。當初孤星等人就是這樣陷進去的,後來孤星憑著擂仙錘強行沖了過去,而軒龍為了救護莫懷遠和琦君煞身負重傷,眼睜睜地看著他倆落入極玄冰眼里。他自己雖然勉強逃出來,卻又被波禦七聖使追打得奄奄一息,要不是有李強的神丹救治他不可能這麼快恢複過來。

乾善庸帶著大家一路飛來,軒龍負責指點方向。令人奇怪的是,所有的波納人都失去了蹤影,再也沒有人出來阻擋他們。軒龍很肯定地說道:“鑫波角和仙界一定達成了某種默契,否則不會沒有波納人來阻攔我們的。”

李強問道:“你們來的時候有很多人阻擋嗎?”

軒龍點頭道:“非常多,那些波納人像瘋了一樣,層層疊疊地沖撞過來,他們的本事不大,但是他們的自爆會讓我們仙人心神震蕩。剛開始時還好,孤星大人似乎不受影響,可是你大哥和師尊他們無法忍受那種自爆,我要護著他們,連帶著也受到了影響,唉,那種景象真是慘不忍睹……”

赤明不以為然地說道:“有什麼慘不忍睹的,你們這些仙人很奇怪,既然他們不想活,你就成全他們,殺光了完事!我剛才一擊殺了那麼多波納人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哼,憑著自爆的手段來要挾人,這些波納人都活得不耐煩了。”

軒龍無奈地搖頭道:“誰都像你似的,不信你問黛南楓禦,剛才波納人的自爆有沒有影響到她。”黛南楓禦點頭道:“的確有一點波動,我還奇怪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原來是因為波納人的自爆。”

乾善庸說道:“那是因為你在神器的保護下,才稍稍感到有一點波動,若是讓他們靠近身邊自爆,可能你連仙劍都很難把握,只要你一露出破綻,波納人中的高手就會乘虛而入,讓你防不勝防,所以,一般的仙人是不願意來這里的,除非他什麼都不知道。”

黛南楓禦臉色微紅:“就像我一樣?”大家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李強問道:“老哥,你也是這樣被傷到的?”軒龍歪歪頭,歎道:“當你身邊有無數的人爆炸,而你又覺得不忍心想盡量避開他們的時候,他們就成功了……那次死在我身邊的波納人不計其數,空中全是水滴一樣的血珠,一眼看去,全是赤紅色,驚心動魄啊……仙劍發出後撩起的血霧……唉,只要是人就不忍心啊。”

李強暗暗心驚,他知道自己也是那種下不了手的人。在這幾個人中大約只有赤明可以無視這些,他才不管什麼死人不死人的,誰敢擋他的路,他就殺掉再說。從剛才就能看出這家伙的厲害,殺了那麼多波納人,連眼皮都不眨一下,感覺似乎意猶未盡的樣子,真不愧是魔尊轉修神,骨子里依然是殺氣騰騰。

果然,赤明撇著嘴,一副不屑的樣子,說道:“窩囊!”李強喝道:“小明,別胡說,軒龍老哥若是窩囊,當初你就活不了。”他心里突然明白了孤星為什麼不肯帶著赤明一起走,這地方若是讓赤明進來化解了禁制吞噬起波納人來,天知道這家伙會修成個什麼東西。

乾善庸指著前方道:“大家看,那里是不是極玄冰眼?”

軒龍眯著眼睛,說道:“就要到了,但願里面也沒有波納人來阻擋。”

');

上篇:第六章 闖陣     下篇:第八章 極玄冰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