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九章 霧星寒女  
   
第九章 霧星寒女

冰穴下方有一條條淡藍色的影子晃過,要不是乾善庸三人目光銳利,根本不可能察覺。

軒龍笑道:“說什麼來什麼,不知道是冰精魄還是冷玄精。”乾善庸搖頭道:“不會是冷玄精,有可能是冰精魄,也可能是怪獸,我們下去吧。”他率先向冰眼里飛落,李強軒龍也跟著落下。

三人飛落的速度並不快,這里的寒氣非常厲害,他們對極寒的地方都不是很熟悉,所以行動起來很小心。如果這里是火海,李強就不怕了,哪怕是炫疾天火,他也無所畏懼。

三人中只有軒龍沒有神器,他原本在羅天上仙中實力排在乾善庸之上,但是兩次被重創後,已經大大不如乾善庸了,更何況乾善庸又得到了天神之怒,實力已經接近天君,軒龍更是無法相比了,以至于現在事事都由乾善庸來做主。不過軒龍的仙劍很厲害,用來抵禦玄氣的侵襲是綽綽有余的。

李強倚仗著九衍鎏,玄氣傷害不到他。一路下降,李強看到玄冰壁上長滿了淡藍色和白色的植物,不少植物上還開著各種各樣的花,顏色大都是淡藍、粉紅、雪白,還看見一些細小的冰蟲在花間飛來飛去,他不由得贊道:“好漂亮的花。”玄冰上的植物他在天籟城就見識過,但是這里的更多更漂亮。

乾善庸說道:“這不稀奇,我還見過生長在炫疾天火附近的植物。”軒龍點頭道:“我也見過,天火太霸道了,能夠生長的植物很少,那都是罕見的奇寶,不大容易見到。”

玄冰穴越來越小,玄氣也更加濃厚了。乾善庸說道:“我在第一位,木龍第二位,老弟斷後,我們靠近一點,這樣省力。”三人再次結陣,破開玄氣向下飛去。

冰穴現在的直徑約有百米寬,從冰壁里不時地飄出淡黑色的玄氣,乾善庸的天神之怒發出的震顫聲在冰穴里回蕩盤旋,四周一片低沉的嗡嗡聲。

冰壁上有大塊的凸起,越向下越多,犬牙交錯層層疊疊的凸起將冰穴逐漸收攏。玄冰本身發出的淡藍色光,映襯著三人身上的金光,將周圍照得光怪陸離。

李強發現冰壁上伏著大片的玄冰蟲,不由得想起天籟城的萬載玄冰穴,在那里他第一次見到師尊琦君煞。回想當時的情景,李強的臉上不禁露出一絲微笑。

極玄冰眼是一個巨大的漏斗形,底部就是進入冰眼的通道,已經被一團盤旋的玄氣完全封閉了,而且有很多冰精魄隱藏在里面。

乾善庸停在盤旋的玄氣上方,說道:“怪不得波納人不敢下去,原來這里形成玄氣團了,木龍,你來的時候這里沒有玄氣吧?”

軒龍說道:“沒有,這里原本是有禁制的,其中有一塊巨大的玄冰里蘊含著大量的玄氣,被我破掉後,玄氣就凝聚在這里,將進出的通道封閉了,除了古仙人,波納人是不可能進去的……”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從玄氣里突然冒出幾條冰精魄,那玩意兒和李強曾經見識過的不太一樣,是深藍色的,猶如濃霧凝成的人形,身上還閃爍著晶瑩的藍光。李強一看就知道,這是剛形成不久的冰精魄,還沒有固體。

幾條冰精魄在玄氣上方盤旋了一圈之後,迅速撲向冰壁,大片的白色玄冰蟲驚飛起來。這些冰精魄竟然是靠吸收玄冰蟲的精華來加強自己的本體,對于李強三人,冰精魄似乎不感興趣。

李強對破開玄氣一直沒有把握,他問道:“乾大哥,這團玄氣如何解決?”

乾善庸不以為意地說道:“這點玄氣沒什麼,又不是核心里的窨窿玄氣,我去破掉它!”他稍稍一拱背,天神之怒的虛影就顯露出來,隨即掐動靈訣,手一揮,一道耀眼的金芒射進玄氣里。軒龍急忙喝道:“老弟,注意護身!”

刹那間,翻滾的黑色玄氣團停頓了,無數道金光透過玄氣團照射出來,淒厲的尖嘯聲隨即響起,聲音猶如末日來臨般恐怖。轟然巨響聲中,玄氣團被乾善庸炸開了。

誰也沒有想到玄氣團里竟隱藏著成百上千的冰精魄,那都是沒來得及自爆就被凍斃的波納人,他們的魂魄被玄氣凝成了冰精魄。可想而知當時有多少波納人圍攻軒龍。

天神之怒是至陽至剛的神器,而且冰穴底部地勢狹小,一股絕大的沖力向四周膨脹開來。

李強將九衍鎏催動到極致,只見無數玄冰碎粒從腳下湧起,九衍鎏的金芒猶如一把利刃,將沖擊而來的勁氣破開。軒龍被沖離原來的位置,他渾身大放光明,掐動仙靈訣指揮仙劍破開狂暴的沖擊力。他們兩人的實力的確不凡,懸在空中就化解了這股恐怖的沖擊力。

天神之怒的威力將玄氣團一掃而空,那些冰精魄在尖聲厲吼中化作嫋嫋白煙。

李強心里震驚不已,想當初為了進玄氣團,天宏、耿風和自己小心翼翼,使出了最厲害的手法,才破開一道縫隙,即使是琦君煞,也是借助法寶才沖出玄氣的,沒想到乾善庸只是一擊就將玄氣團打得粉碎。

整個冰穴都在顫抖。好在玄冰是極其堅硬的東西,天神之怒狂暴的力量將冰穴底部幾乎掏空了,但是冰穴上面的冰壁依然堅挺,雖然有很多裂縫,但是很快就凝結起來。

乾善庸心里暗暗警惕,在冰穴里用天神之怒,似乎有點過分了,若是冰穴倒塌下來,那可就要大費手腳了。

大量的白色霧氣還沒有升起,就化作冰粒沙沙落下。不一會兒,一個巨大的圓形空洞出現在三人眼前,就像被一只大圓勺挖去了一塊,冰穴底部完全改變了原來的模樣。李強驚訝道:“天哪,這麼多的冰洞,我大哥和師尊會去哪一條?”

下方的冰壁上有七八個冰穴口,每個都有十多米的直徑,看上去黑沉沉的,不知道里面有什麼東西。

軒龍說道:“我知道,就是中間那個最大的。”

李強二話不說,一頭就紮了進去。乾善庸和軒龍互相看了一眼,立即跟了過去。

這個冰洞里同樣也飄著淡淡的玄氣,李強順著洞口急速向前飛掠,很快前方出現了三條岔路,一條在頭頂上方,一條向下,還有一條是彎道向右。

李強刹住身形,兩道金光從眼中射出,他凝神細看,周圍的景物頓時纖毫畢現。乾善庸和軒龍也停下身來,一聲不響地等候著。

李強查看一圈下來,有點失望地說道:“奇怪了,沒有任何記號……軒龍老哥,你有沒有給他們聯絡的法寶?”軒龍搖頭道:“當時太緊張了,根本就來不及,我逃開的時候,特意炸開了一個蘊含玄氣的冰壁將通道封閉,他們肯定跑得極快,因為怕被玄氣沾住。”

乾善庸說道:“老弟,別急,既然到了這里,憑我們的實力一定能找到人的。”

李強喃喃自語道:“跑得很急?玄氣飄動不會太快的,除非是……”他向外面飛了一段距離,揮手放出九衍鎏,將飄浮的玄氣向前推去,只見大部分的玄氣都飛入上下兩個洞口,而拐彎的那條路沒有什麼玄氣進入。他說道:“應該是這條路。”

軒龍心里不以為然,他覺得莫懷遠和琦君煞不一定會走這條路,因為玄氣是在後面追的,他們根本來不及判斷跑那條路安全。不過這時候無法與李強爭執,因為沒有明確的標識記號,他們可能跑向任何一條通道。他說道:“好,我們先探一下看看再說。”

李強順著彎道拐了過去。那是一個斜坡似的冰洞,里面黑沉沉的什麼也看不見,他催動九衍鎏,刺目的金光將周圍照得一片通明。

這是一個直徑有七八米的大洞,冰壁上凹凸不平,上面布滿了尖利的冰筍,猶如怪獸的嘴巴里長滿了密密麻麻的牙齒,讓人看了不寒而栗。好在他們都是飛行,不用走路,否則根本就無法進入。

這個冰洞極深,三人飛了十來分鍾,還沒有看到盡頭,也沒有見到岔路。李強奇道:“這里很古怪啊,不知道下面有什麼玩意兒……”

乾善庸突然說道:“好像下面有變化,我們再快一點。”說話間,他化作一道金光向前飛掠,頓時,冰壁上那些尖利的冰筍被這股勁氣壓得碎裂開來,噼噼啪啪的斷裂聲響成一片。

李強和軒龍也化作金光跟了上去,三人飛過的地方,所有的冰凌都被抹平了,整個冰洞里回蕩著清脆的碎裂聲。

三人陡然覺得眼前一黑,他們已經脫離了後上方的冰洞,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

李強凝神觀望,他覺得這里就像是一個氣泡,是一個巨大無比的大氣泡,冰壁上結滿了整齊的冰晶,整個氣泡上方密密麻麻的全是孔洞,下方竟然有一個湖,湖水藍瑩瑩的閃著神秘的光。李強大吃一驚道:“好家伙,竟然全都是玄冰精髓,奇怪,這里的玄冰精髓為什麼不凝結?”

乾善庸神色有點緊張,他說道:“這里似乎被禁制了,這種禁制手段我從來沒有見識過,是一種極其陰柔的禁制……這不是波納人的手段。”軒龍也有些不安:“是……難道是……不可能啊,這里不適合修煉的。”其實他倆都知道,這世上不可思議的事情太多了,很難說這里就沒有隱居的高手。

李強大聲喊道:“莫大哥!師尊!你們在哪里?”他突然發聲大喊,乾善庸和軒龍都暗暗吃驚,兩人來不及阻止他,立即放出神識四處巡查,同時全力戒備著。

這個所謂的氣泡,方圓足有幾十公里,猶如一個小型的地下世界,形狀就像是一個從水中升起的大氣泡被突然冰封在水中。

隨著李強的喊聲,上方的冰壁都震顫起來,一聲聲的回音在空中來回震蕩,很多虛浮著的冰晶隨著喊聲碎裂跌落下來,噼噼啪啪的猶如下了一場冰雨。

乾善庸指著下方玄冰精髓形成的湖,說道:“你們看下面!”

只見跌落的玄冰冰晶在湖面上方化作縷縷白霧消散一空。李強呆呆地看著,半晌,說道:“這是什麼禁制……竟然這樣厲害,難道這里真的有人隱居嗎?”

乾善庸說道:“這里是鑫波角,從古至今出現過無數個厲害的高手,要說這里可能隱居著不知名的古仙人,我一點都不覺得奇怪……我們還是小心點,別輕易發生爭執。”

乾善庸的心態李強現在很理解,他覺得自己也是一樣,見識越多膽子就越小,見識廣博的人多半不會魯莽。這要是在他剛出道的時候,恐怕早就要跳起來挑釁了。

李強深吸了一口氣,這里極寒的空氣讓他覺得很舒服。冰冷陰寒的空氣使他頭腦越來越清醒了,他忍住對大哥和師尊的擔心,說道:“若是這里有人隱居,一定是一個厲害的高手,不可能會是修真者,這里的環境太嚴酷了。看樣子我們應該拜訪一下主人,也許我大哥和師尊就在他那里。”

突然,冰壁上的冰晶閃動起來,不一會兒,整個冰壁大放光明。李強看得目瞪口呆,上方的冰壁猶如懸掛著的水晶吊燈,分為赤橙黃綠青藍紫七個區域,發出七彩光芒,將整個空間映照得如同幻境。

乾善庸知道不好,他沉聲道:“大家小心,這里的主人……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古仙人。”

“你們是誰?到我的玄海來干什麼?”一個清脆動人的聲音響起。

李強不禁愕然,又是一個女的。他心里暗自警惕,自從見過天姑後,他對任何女性修行者都不敢藐視。他看看乾善庸,伸手示意讓他回答。

乾善庸向前飛行一段距離,朗聲道:“羅天上仙乾善庸,我們來此地找人,請前輩不要誤會。”他說話非常客氣。軒龍也說道:“羅天上仙軒龍。”他不善與人打交道,只是報名而出。

李強心里有點緊張,他心知如果大哥和師尊走到這條路上來,一定會和這里的隱居者見面。他也報名道:“我是李強,請問前輩尊姓大名。”他不說找人,先確定對方是誰再說,一旦有事也能找到她。

玄冰精髓形成的湖慢慢地旋轉起來。乾善庸三人向下飛去,停在玄冰精髓湖面上方約百米處,靜靜地等候著。

湖面緩緩地轉動著,玄冰精髓里開始閃爍著點點藍光,里面仿佛有無數只螢火蟲在飛舞。又過了一會兒,那些晶瑩剔透的藍色星光浮出湖面,在冰晶彩光的照耀下,星星點點地在三人身前聚攏。這是星聚遁影的身法。

藍色星光里漸漸幻出一個虛影,一道刺目的光從虛影里射出,眨眼間,一個如夢似幻的人懸停在空中,她身上穿一襲天藍色的輕紗,是用這里特有的玄冰絲凝練而成的,名叫星霧紗,上面閃爍著淡藍色的星點,星霧紗將她的臉完全遮住了。她輕輕撩動了一下身上的紗裙,露出一只纖柔細指,手指白嫩柔軟,尖尖的指甲上刻劃著藍色的冰晶花。她凌空向三人走來。

李強注意到她和天姑一樣,都是赤著雙腳,隨著星霧紗的飄動,白嫩的腳尖忽隱忽現。李強暗道僥幸,幸好自己已然修神,對于這樣的誘惑完全可以抵禦。這人即使沒有露出真面目,其魅惑的感覺也勝過魅兒,別說是凡人,就是修真者恐怕也無法抗拒。

她停下腳步,上下打量著三人,說道:“仙界的羅天上仙竟然到我的幻海來找人,真是奇怪,說吧,你們找誰?”她的聲音甜美柔和,仿佛天籟之音一般美妙動人,可是她話語中流露出來的氣勢卻不善,乾善庸、軒龍和李強三人不由得更加小心。

因為事關莫懷遠和琦君煞,李強忍不住搶先回答道:“前輩,是找兩個散仙。”

她反問道:“散仙是什麼東西?”

此話一出,三人都傻了眼。乾善庸遲疑地問道:“請問前輩是?”

她輕聲一笑:“我?我是霧星寒女,你們可以叫我霧星上人。”乾善庸和軒龍相互對視一眼,兩人同時緩緩搖頭。這個名字非常陌生,他們從來沒有聽說過,但是他們可以確定這肯定是一個古仙人。

李強臉色微變,急忙問道:“散仙……上人難道沒有聽說過散仙嗎?是這樣的,前一段時間我大哥和師尊為了躲避波納人藏到這里來了,上人見到過他們嗎?”他說完揮手放出九衍鎏,擬出莫懷遠和琦君煞的模樣。

霧星上人嬌軀微顫,她明顯察覺到九衍鎏的威力,難以置信地輕聲道:“竟然是古神藏的寶貝九衍鎏,嗯,身上是衍咒神甲……呀,這還是當初飛走的幾件神器之一……你是誰?”她也是當初參與開啟古神藏的古仙人之一。

李強說道:“我只是一個無名小卒,請上人告知這兩人有沒有見到?”他有點按捺不住了,霧星上人幾乎總是答非所問。軒龍急忙傳音道:“老弟,別急。”

誰也看不到霧星上人的表情,只聽她淡淡地說道:“這兩個人我見過,原來他們就是所謂的散仙。”李強不禁大喜,連聲道:“哎呀,終于找到了!他們在哪里?他們在哪里?”

乾善庸已經覺得不好,他聽出霧星上人的語氣不佳,立即戒備起來,同時傳音給軒龍。看著李強欣喜若狂的樣子,他知道這時候李強什麼也聽不進去。

霧星上人淡淡地說道:“哦,很抱歉,他們被我禁制了。”

李強猶如被一盆冰水當頭淋下,失聲叫道:“什麼?”

霧星上人冷冰冰地說道:“因為他們吵醒了我,而且不知死活地跟我動手,尤其是這個人……更是出言不遜。”她隨手一揮,藍色星芒聚集起來,幻化出琦君煞的模樣。

李強大叫道:“那是我師尊!”氣氛陡然緊張起來。

霧星上人冷笑道:“你師尊?胡說八道!你師尊的實力比你差遠了,他怎麼可能是……哼,你們是來惹事的吧?”

李強哭笑不得地看著霧星上人,說道:“我沒事跑到極玄冰眼來跟前輩鬧事?你……你是前輩,好意思和我們這些晚輩過不去嗎?你要怎樣才能放出我大哥和師尊?”他強忍住心中的憤怒,試圖和她講道理。

霧星上人霸道地說道:“幸好我已經醒了,所以不計較你們的打擾,立即退出我的玄海,否則也禁錮你們!”乾善庸硬著頭皮說道:“前輩,他是青帝的弟子,請前輩留一份情。”誰知霧星上人哈哈大笑:“青帝是誰?難道我睡了一覺……什麼都變了嗎?”

乾善庸三人不敢相信地看著她,她竟然潛修了這麼多年,簡直是匪夷所思。

李強終于忍不下去了,他咬著牙說道:“我只想確定一點,我師尊和大哥還活著嗎?”他語氣里充滿了威脅,別說是古仙人聽了受不了,就是一般人也會不甘示弱的。

果然,霧星上人滿不在乎地說道:“嗯,活著怎樣?死了怎樣?”她好奇地看著李強,自從修煉有成後,還很少有人敢這樣和她說話,李強可以算是第二個了,第一個就是他的師尊琦君煞,這師徒倆竟然一個德行,她頓時感覺很有趣。

李強感到一陣無奈,他發覺這個霧星上人根本就不在乎自己,心里不禁更加擔憂大哥和師尊的安危了。“活要見人,死要見尸!”他也豁出去了。

霧星上人嬌聲笑道:“喲,小家伙還挺厲害的,告訴你,他們被我壓進核心的玄氣里去了,在那種地方,誰知道他們是死是活!”她興致盎然地看著李強,似乎想看李強有什麼反應。

李強突然平靜下來,淡淡地說道:“原來是這樣。”他轉身向乾善庸和軒龍施了一禮,說道:“乾大哥,軒龍老哥,你們走吧,這事情我自己解決。”

乾善庸和軒龍都愣住了,不知道李強想干什麼。乾善庸說道:“老弟,我們出去再想辦法。”軒龍深知李強的為人,他知道李強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霧星上人臉上的星霧紗悄然波動,她當然知道李強要拼命了,可是她根本無所謂,依舊穩穩地站著,好像是一個旁觀者。

李強的怒火就要沸騰了,兩眼中的金芒閃電般閃爍著,他完全沉入瘋狂之心境界,衍咒神甲上的古神咒語猶如旋轉的星空,在甲面上快速流動,九衍鎏在他肩背上不斷伸縮吞吐著金芒。他轉過身來,陰森森地盯著霧星上人。

乾善庸和軒龍不約而同地向後飄退一段距離,兩人不知所措地看著。和古仙人爭斗,對他們兩人來說有點不可思議,那不是一個層次的拼斗,幾乎是必輸無疑,他們想不出李強和霧星上人拼斗會有什麼勝算。

霧星上人心里微微有點疑惑,她察覺到李強真要動手了。

李強面無表情地說道:“也許你覺得我大哥和師尊不值一提,但是他們是我的親人和朋友,所以,請前輩明確回答,他們是死是活?”

金尊神心劇烈地跳動著,李強渾身猶如燃燒的烈火,散發出瘋狂的氣勢,他死死地盯住霧星上人。

');

上篇:第八章 極玄冰眼     下篇:第十章 爭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