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十章 爭斗  
   
第十章 爭斗

霧星上人嬌笑連連,她有趣地看著李強,滿不在乎地說道:“小家伙,你想動手只管來,神器沒什麼了不起的,當初打開古神藏的時候,不少人都得到過神器,九衍鎏雖然不錯,可我還看不上眼。”

李強已經亂了方寸,按照他以往的習慣,不會如此劍拔弩張地用武力解決問題,他原先是個商人,喜歡用談判溝通來化解危機,但是修神之後,實力急遽膨脹,憑著實力他的確解決了不少問題,這一次的事又是涉及到他的大哥和師尊,他腦子里唯一的念頭就是打敗對手救出大哥和師尊,全然沒有考慮這樣做能不能達到目的。

霧星上人不屑地嬌哼一聲,李強終于被她激怒了,他大喝道:“去死!”九衍鎏猶如奔騰的洪流,分為四道金芒急速撞擊過去。

乾善庸和軒龍沒想到李強真敢動手,乾善庸大叫道:“霧星上人,請手下留情。”

軒龍悄然瞬移到另一邊,隨時准備出手救助李強。

霧星上人也沒想到李強敢動手,她身上陡然湧出一團深藍色的玄氣,緊接著升起七顆耀眼的明珠,化作七顆流星環繞著她。

九衍鎏的金光觸到深藍色的玄氣,只聽“噗哧”一聲響,猶如燒紅的鐵條插進冰水里,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氣順著九衍鎏的金芒逆行而上。李強發覺不對,猛地一甩手腕,隨即瞬移而出,在原地留下了一個分身。

刹那間,那股玄氣將李強的分身凝成一個大冰塊。

霧星上人一時不察,她嘻嘻笑道:“你也太差勁了吧。”她扣指輕彈,環繞身周的七顆明珠中飛出一顆,筆直地撞了過去,只聽一聲脆響,李強的分身被擊得粉碎。

霧星上人立時察覺不對,得手太容易了。

乾善庸和軒龍知道李強會身外化身,兩人雖然做好了隨時救助的准備,但是不敢直接出手,他們知道,只要自己不出手爭斗,霧星上人是不會主動攻擊的。憑他們三人的實力可以讓霧星上人占不到便宜,但是絕對無法戰勝她,在這里她首先占了地利,一旦關系搞僵,李強就根本不可能救出他的大哥和師尊。對于這一點乾善庸和軒龍的看法一樣,兩人不約而同地選擇袖手旁觀。

李強從左側悄然顯露出來,同時上方也出現了一個李強,接著右側、後面、下方同時有五個李強現身。霧星上人驚訝地道:“咦,身外化身?”她有點不確定,真正的身外化身,每一個分身都有本體的大部分實力,若能修煉到極致,每一個分身都有本體全部的實力。她很快就察覺到李強僅僅是初學,但這也足以讓她吃驚了。

五個李強幾乎同時出手,九衍鎏的金芒仿佛滔天巨浪般撲向霧星上人。李強沉入瘋狂之心境界後,九衍鎏的威力也更驚人了。

霧星上人同時抵禦著五個人,力量完全分散了。作為古仙人,她不屑于躲避,即使對手分身成五個人。她還有一個錯覺,凡是初學身外化身的人,在分身的時候,本體的力量都會大幅度下降,可是她不知道,李強的分身雖然是正宗的心法,但是最後一步他沒有學會,他是用金傀儡來代替分身的,所以,他的本體力量一點都沒有減弱。

李強就是賭她的判斷錯誤,看到霧星上人出手,李強心里忍不住要歡呼了,他竭盡全力將所有的力量都灌注進九衍鎏里,最好一擊就能重創霧星上人,那樣他就有談判的資格了。

霧星上人似乎爭斗的經驗不足,環繞她身周飛行的七顆明珠也是神器,那是她從古神藏里得到的寶貝,自從得到這件純寒性的神器後,她就在極玄冰眼里構造了一個玄海,專門在這里修煉,並且將神器融合進入本體,這七顆明珠叫七玄珠。

五個李強眨眼間碎裂了四個,真正的李強已經將九衍鎏發揮到了極致,他怪叫著:“我砍!”不僅乾善庸和軒龍目瞪口呆,連霧星上人也感到一陣膽寒,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家伙,爭斗起來是玩命的。

玄海的空間是被霧星上人禁制的,堅固的冰壁可以吸收絕大部分沖擊力。

李強的九衍鎏結結實實地撞在七玄珠上。這種拼法寶斗神器的方法很少見,神器的威力超乎尋常的大,這樣硬碰硬的爭斗,無論是誰都不舍得,只有李強這種怪人,對什麼神器仙器都不在乎,即使九衍鎏被毀他也毫無顧忌。

兩件神器硬生生地撞在一起。

霧星上人被李強嚇著了,她手忙腳亂地提升七玄珠的威力,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一聲炸響,猶如山崩猶如地裂,整個玄海的冰壁都震顫起來,冰晶好似亂箭般四處飛舞。在如此狹小的空間里拼斗神器,也只有李強敢這麼干。

乾善庸用天神之怒將自己和軒龍護住。他倆心里暗暗叫苦,要是玄海坍塌,想要出去可就難了。

李強和霧星上人同時被震飛。

李強猶如離弦的箭倒飛而去,轟然砸進玄冰壁中,噴出一口金色的血,一股絕大的寒氣襲上身來,霎時間,他動彈不得。

霧星上人也不好受,她雖然沒有受傷,但是七玄珠的光輝黯淡下來。她被撞得連連後退,臉上的星霧紗也高高揚起,好在無人看見她的容貌。

玄海冰壁大片大片的倒塌下來,整個空間充滿了白茫茫的霧氣,轟隆隆的震響中還夾雜著一陣陣清脆的碎裂聲,那是冰晶的碎裂聲。神器發出的勁力在玄海里回旋震蕩,將玄海里的一切攪得亂七八糟。

霧星上人被惹火了,她從來沒有吃過這樣的虧,最讓她心疼的是七玄珠,被九衍鎏硬生生撞擊了一下,還沒有發揮作用就受到重創。要知道神器幾乎都是有靈性的,要想恢複原來的狀態,她就必須重新修煉,而且經過這次重創,七玄珠的好些妙用都無法使出來了。

乾善庸和軒龍快速飛到李強身邊,將他從冰壁里挖出來。只見他身上布滿了寒霜,雙眼緊閉,九衍鎏也被撞回體內,要不是有衍咒神甲,九衍鎏也許就飛出去找不到了。

乾善庸輕輕一點李強的前胸,仙靈之氣震蕩了一下,李強頓時清醒過來。他輕哼一聲,神甲胸口隱伏的火精突然動了,一圈細微的紫花順著神甲蔓延開來,幾秒鍾之後,那股寒氣就被一掃而空。

李強隨手拿出一顆枯青神丹就要吃,乾善庸急忙阻止道:“老弟,用歸元神丹比較好,用枯青神丹你受不了的。”

換了一顆歸元神丹服下,李強重新振作精神。剛才那一擊顯示出霧星上人的實力超凡入聖,他根本沒法比,如果是霧星上人先動手,自己就不可能有機會用九衍鎏去硬拼。

一口鮮血噴出後,李強已經脫離了瘋狂之心境界。他突然清醒過來,這樣硬拼的做法太愚蠢了,不但解決不了問題,還會激化矛盾。

他悄悄傳音給乾善庸和軒龍,叮囑了幾句後,晃身來到霧星上人身前。

霧星上人還在仔細查看七玄珠,她氣得渾身簌簌發抖,那是她性命交修的寶貝,其中一顆珠子已經有些裂損,被她封閉起來。她猛地抬起頭來,剛要說狠話,李強伸手阻止道:“上人且慢,聽我說完再動手不遲!”

不等她開口,李強緊接著說道:“我承認實力不如你,但是上人也別小看人,我會全力以赴和上人較量的。”

霧星上人一陣冷笑:“哦,就憑這兩個羅天上仙嗎?”乾善庸插話道:“他和元古上人是朋友。”軒龍也說道:“若是他出了事,青帝也會找來的,青帝的古名叫元木上人。”

霧星上人心里一跳,開玩笑,元古上人和元木上人都是老一輩古仙人中最厲害的家伙,這個小家伙竟然和他們有聯系。她不禁有點進退兩難的感覺。

見霧星上人沉默不語,李強說道:“如果上人放掉我師尊和大哥,小子隨便上人如何處罰,決不反抗!”他知道不能逼得霧星上人孤注一擲,必須讓她有台階可下,否則局面就僵住了。

乾善庸聽李強如此一說,不禁著急起來,李強答應霧星上人隨便處置,他可不敢答應,元古上人曾經叮囑過他,一定要跟著李強才能解決自己的問題。他連忙說道:“霧星上人,我想這是一個誤會,上人是前輩,就別和晚輩生氣了吧。”

霧星上人猶豫了一下,可一想到受損的七玄珠,她還是無法忍下這口氣。她冷冷地說道:“天姑我認識,別用她來嚇唬我,哼!元木上人竟然變成了青帝,仙界由他做主了嗎?可惜他管不到我!”

李強三人聽得頭皮都麻了,霧星上人竟然是和天姑同時代的人。李強更擔心大哥和師尊的安危了,他突然想起曾經收到的玉瞳簡,上面留有“小心”二字,也許就是讓他小心這個霧星上人。

李強問道:“上人要如何才能放掉我大哥和師尊?”他現在已經不相信霧星上人會殺掉莫懷遠和琦君煞了,以她的實力,是不屑于殺掉他們兩個的。

霧星上人突然嬌笑起來:“哦,原來你這麼想要那兩個人啊,好啊,我讓你去見他們,但是有一個條件……”李強頓時心跳加快,他猜測的不錯,霧星上人果然沒有殺掉莫懷遠和琦君煞。他立即應道:“行!只要我大哥和師尊完好無損,什麼條件我都答應。”

乾善庸無奈地搖搖頭,李強這樣說等于放棄抵抗徹底妥協了。軒龍心里也很不爽,這個霧星上人實在是太狂妄太霸道了。

李強的目的就是先救人,一切等人救出來以後再說。

霧星上人說道:“好,既然如此你站到湖面的那個平台上……”她一邊說一邊掐動靈訣,一個藍色玄冰的平台從玄冰精髓形成的湖中緩緩升起。

李強稍稍有點猶豫,他知道這樣一來自己就落在霧星上人的掌握中了,但是他相信憑著霧星上人的古仙人身份,她不會說話不算數的。

霧星上人發出一陣嬌笑,似乎嘲笑李強不敢下去。李強不再猶豫,飛身落在平台上,滿不在乎地看著她。

霧星上人放出手中的靈訣,只見平台周圍噴起無數玄冰精髓,刹那間將平台凝成一塊巨大的玄冰。李強有九衍鎏護身,因此在玄冰里自然形成了一個空洞。他沉聲說道:“放出我大哥和師尊。”

霧星上人嬌笑道:“我好像沒有答應你放出他們吧,哈哈。”

軒龍眉頭一揚,歪著腦袋說道:“上人說話不算數嗎?”

李強知道霧星上人還有話說,他冷靜地等待著。

霧星上人開心地鼓掌笑道:“天真的小家伙!我雖然不放他們,但是我可以送你去見他們,至于怎麼出來,咯咯,你們自己想辦法吧。”她再次掐動靈訣。

乾善庸急忙傳音道:“用定星盤記住方位,憑著神器無堅不摧的威力和定星盤的指引,就不會被陣法迷惑,我們在……”沒等他傳音完,霧星上人的靈訣已經釋放出來,玄冰平台吸住李強快速陷入湖中。

軒龍急了:“上人,你把他傳到哪里去?”

霧星上人咯咯笑道:“傳到哪里去?當然是和他的朋友會面去了,咯咯,那地方在核心部位,若是他實力夠強,想出來或許問題不大吧,若是沒有實力……那就待在里面慢慢修煉,什麼時候有實力了,什麼時候就出來了。”

乾善庸傳音給軒龍道:“暫時別和她斗,我們不是對手。”他面無表情地對霧星上人說道:“既然如此,我們先告辭了,後會有期。”兩人轉身欲走。

霧星上人突然說道:“慢著,我這里雖然不是什麼好地方,但也不是隨意可以來去的。這是我精心布置的隱居地,現在被你們搞得亂七八糟,就這樣走了,是不是太目中無人?”

乾善庸和軒龍知道不好,看樣子霧星上人不肯善罷甘休。乾善庸沉聲道:“你打算怎樣?”霧星上人咯咯笑道:“沒什麼呀,我要你們賠我的玄海。”這話說得無禮之極。

乾善庸氣極而笑:“哈哈!上人說說看,怎麼個賠法?”

霧星上人慢條斯理地說道:“給我恢複原貌就差不多了。”

乾善庸和軒龍心里明白,這場爭斗是避免不了了。乾善庸也不是好惹的,他冷笑道:“原來上人是這個要求,這很容易辦到……”他悄悄傳音道:“木龍,你准備好,等我大笑的時候,立即瞬移到我們進來的冰穴口,如果來得及,將冰壁的洞口都給我禁制了,千萬別猶豫。”

霧星上人淡淡地說道:“別傳音了,有話就大聲說。”她還沒有元古上人的實力,可以聽到羅天上仙的傳音,但已經能察覺到他們在傳音了。

乾善庸說道:“如此,請上人退後,由我來收拾玄海。”

霧星上人想不出乾善庸用什麼辦法來恢複玄海,她依言瞬移到一邊,好奇地看著。

乾善庸背脊微躬,似乎要行禮的樣子,突然,他放聲大笑:“哈哈!你欺人太甚!”

天神之怒發出太陽般耀眼的金芒,乾善庸終于出手了。

軒龍在乾善庸大笑的同時瞬移到冰洞口,他兩只手急速掐動仙靈訣,速度之快猶如千手齊動,無數道金光射出,刹那間禁制了所有的出口。

乾善庸一直小心地掩飾著天神之怒,霧星上人沒有注意到他也有神器。這就是乾善庸的高明之處,他若一開始就顯露出天神之怒,霧星上人一定會用別的方法來整治他們,也絕不會如此大意了。

天神之怒的兩只尖角首先從光芒中躍起,整個玄海劇烈地顫動起來。

霧星上人發覺自己再次失算了,她憤怒地揮出衣袖,無數深藍色的玄氣從湖面升起,可是已經來不及了。乾善庸成心要將整個玄海震塌,他沒有李強那些顧慮,一旦豁出去是十分可怕的,而且他的功力比李強高得多,再加上神器的威力,霧星上人頓時手忙腳亂起來。

乾善庸大喝道:“羅天上仙也不是好惹的!叱!”

大塊大塊的玄冰劈頭蓋臉地砸落下來,霧星上人晃身瞬移到身後的一個冰洞口,卻驚訝地發現冰洞口被禁制了。這種禁制對她來說很容易解開,可是她沒有時間了。

她尖叫一聲,七玄珠再次環繞身周。沒等她啟動布置好禁制,天神之怒的威力就發作了。一聲極其沉悶的爆裂聲響起,玄海的冰壁終于支撐不住,快速塌陷下來。

乾善庸意猶未盡,在收回天神之怒的同時,他掐動了齏千雷,順手打出後他立即瞬移到軒龍身邊,大喝道:“快逃!”兩人掩在天神之怒的金芒中,猶如一道金虹,飛快地向外竄去。

齏千雷的威力放在如此狹小的空間里施展,連乾善庸也不敢想像會有什麼效果。身後傳來霹靂連珠般的爆響,洞壁更加快速地接連坍塌。

軒龍沒有看見乾善庸打出齏千雷,他覺得身後的動靜不對,問道:“乾大人,你……”乾善庸冷笑一聲道:“我發了一手齏千雷,哼,讓她慢慢享受去吧,目中無人的家伙!古仙人就了不起啦?媽的,眼睜睜看著老弟陷進去,真是窩囊透頂!”

軒龍想想覺得不妥,他脫手飛出一顆星砂,一溜銀光一閃而沒。

兩人快速飛到冰眼的位置,不假思索地瞬移上去。剛剛顯出身形,就聽到一連串的嬌笑聲,乾善庸和軒龍頓時傻了眼,沒想到霧星上人比他們還快。

隨著一連串的嬌笑聲,霧星上人顯出身形。她似乎很平靜,淡淡地說道:“不錯,羅天上仙……我記下這個名號,玄海塌陷就能困住我嗎?你也太天真了。”

乾善庸轉念一想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他壓住內心的震蕩,面無表情地說道:“是我大意了,上人不愧是寒女,用玄冰來壓是沒有用的,不過上人想在這里困住我們恐怕也不容易吧。”

霧星上人鼓掌道:“你很聰明,搶先破掉我的玄海,但是你認為能逃出我的掌心嗎?”

乾善庸說道:“哼,既然上人不肯放過我們,說不得只好試一試了。”軒龍掌心里陡然飛出幾根金線,在手腕上飛速旋轉著,他說道:“霧星上人是前輩高人,晚輩要聯手了。”

霧星上人一怔,嬌笑道:“喲,羅天上仙也會聯手?真是丟人現眼啊,要是一開始你們就聯手,我還有所顧慮,現在就憑你們兩個,是不是遲了點?”

乾善庸心里懊悔,要是讓赤明和黛南楓禦一起下去,憑著五人三件神器的實力,霧星上人再狂也不會輕啟戰端的。他不動聲色地說道:“前輩是古仙人,難道好意思和晚輩單打獨斗嗎?”

霧星上人笑嘻嘻地說道:“咯咯,我是無所謂的,哪怕再來幾個,我也不在乎。”

軒龍突然說道:“若是霧星上人不在乎的話,我們還有兩個朋友到了。”說話間,兩道金光閃過,赤明和黛南楓禦到了。

霧星上人覺得不好,她沒有想到這群人竟然有這麼多,而且她一眼就看見赤明手中的神器,心里驚訝極了,哪來的這麼多神器?

赤明一到就大聲問道:“我大哥在哪里?”

黛南楓禦悄悄傳音給乾善庸道:“乾大哥,有個厲害的高手來了,在後面,我們接到木龍的星砂就先過來了。”乾善庸這才知道是軒龍傳遞的信號。他傳音道:“是誰過來了?”黛南楓禦傳音道:“天真上人。”

乾善庸又驚又喜,沒想到在這個關鍵的時候,天真上人會趕來,心里頓時踏實了很多,畢竟是李強救出天真上人的,他應該不會袖手旁觀。

霧星上人也是藝高人膽大,她輕笑道:“即使你們四個聯手……也不一定能和我較量,嘻嘻,好久沒有打架了,有你們來試試我修煉的新法術也不錯。”她似乎很開心的樣子。

赤明瞄了她一眼,油腔滑調地說道:“這個蒙面的小妞是誰?哎,我大哥跑到哪里去了?”

軒龍說道:“赤明,別無禮,她是古仙人,霧星上人。”

赤明撇撇嘴道:“鑫波角這地方真怪,跑出來這麼多古仙人,我老赤看得頭都暈了,算了,管她什麼古仙人不古仙人,我大哥在哪里?”他繼續追問。

霧星上人冷冷地說道:“你大哥,是不是拿著九衍鎏的那個小家伙?他被我禁制了。”

赤明一聽怪聲叫道:“喲嗬,你好大膽子,敢……哎呀!”他話還沒有說完,霧星上人甩手一揮,一道藍光掃了過來。赤明抬手一舉都天神杖,“轟”地一聲,被撞得連連後退。他氣得大叫:“這小妞厲害!”

霧星上人發覺這四人個個都是高手,她收起輕視的態度,剛要說話,一道金色的流光飛落而下,天真上人可憐巴巴地出現在眾人眼前。

霧星上人一驚,嬌聲道:“天真,你來我這里干嘛?”

天真上人說道:“寒女,可憐可憐我吧……”

霧星上人驚訝地說道:“你……你不會是……你……”她簡直不敢相信,李強的朋友中竟然還有這個家伙。

');

上篇:第九章 霧星寒女     下篇:第一章 天真無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