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一章 天真無賴  
   
第一章 天真無賴

天真上人和霧星寒女在古仙人中算是前輩了,霧星寒女失蹤的最早,她參與了最後一次古神藏的開啟,也就是第三次開啟,收取了七玄珠,然後便找到極玄冰眼潛蹤修煉,但是在修煉的過程中出現了意外,她迫不得已,只好進入長眠潛修,直到琦君煞和莫懷遠無意中破開了她設的一道禁制,才將她吵醒,不然她還不知道要沉睡多久。原本霧星寒女打算謝謝他倆的,誰知琦君煞一句話說得不妥,把她給惹火了,她立即翻臉將兩人禁制起來。

霧星寒女和天姑是截然不同的兩種人,她生性高傲,既蠻橫無禮又隨心所欲,在古仙人中的名聲並不好,由于她的實力強悍,幾乎沒有人敢招惹她,這就更加助長了她妄自尊大的性格,除了忌憚極少數幾個人,她一向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天真上人在古仙人中也是大名鼎鼎,他本身功力奇高,再加上胡攪蠻纏的古怪性格,所以也沒有哪個古仙人敢輕易惹他。這家伙最擅長的就是胡鬧,後來他惹惱了一個人,就是他的祖師爺博聚上人,博聚上人借天姑之手將他禁制在貝冶丹鼎里面,直到李強將他放出來。

天真上人可憐巴巴地說道:“寒女,好久沒有見了……啊,對了,小家伙……那個小家伙到哪里去了?”乾善庸恭恭敬敬地說道:“他被霧星上人禁錮了。”天真上人一聽,大叫起來:“你胡說!寒女怎麼會禁錮那個小家伙?寒女,他是不是在瞎說?”

霧星寒女覺得有點頭疼了,她當然知道天真上人是什麼實力,要和他爭斗,即使有神器七玄珠也不一定能獲勝,何況七玄珠還被李強損傷了一顆,很多妙用都不能發揮出來。她顯得有點猶豫,半晌,才說道:“天真,那個小家伙竟敢和我動手,禁錮他……我已經是手下留情了。”

天真上人忽然大哭起來:“那個小家伙是我唯一看得順眼的人,你趕快放他出來!嗚嗚哇,我……我養老送終全靠他了……”他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看得所有人都不知所措。赤明喃喃自語道:“這……這是怎麼回事?我他媽的是不是眼花啦……”

霧星上人冷笑道:“天真,你別裝瘋賣傻!哼,我現在就是想放他也沒有辦法了,我的玄海被這兩個羅天上仙毀掉了。”

天真上人淚眼朦朧地看著霧星上人,說道:“寒女,你可憐可憐我這個孤苦伶仃的老頭子吧,你忍心讓我失去唯一的親人嗎?”眨眼之間,李強就被他從小家伙迅速提升為唯一的親人了。乾善庸心里暗想,看來被天真上人纏住,真是會煩死人的。

霧星上人不耐煩地說道:“你有本事就去極玄冰眼的核心,他就在那里!”天真上人打了個哆嗦,說道:“那里太冷,我怕冷,還是你去吧,我在這里等著……你想凍死我這個孤老頭子啊?”

赤明“噗哧”一下笑出了聲,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難纏的古仙人,當初李強帶天真上人出貝冶丹鼎的時候,他只是覺得這家伙有點嘮叨,沒想到他竟會如此胡攪蠻纏。

天真上人瞪了赤明一眼,扭頭催促道:“快去!快去!我還要去古神藏……不然又要錯過好時機了。”

霧星上人的聲音變得尖利起來:“老怪物!我說了,要救人你自己去!哼,懶得理你。”她陡然化作滿天星光。天真上人怪叫道:“別走!你不能拋下我啊!”說話間,他化作一道流光,刹那間,滿天的星光被他逼得凝聚起來。霧星上人氣急敗壞地尖叫道:“天真,你想死啊!”

天真上人大哭道:“是啊……我不想活了,你欺負我一個孤老頭子!喂,你們站著干什麼,幫我攔住這個壞女人啊!嗚嗚。”

乾善庸、軒龍和黛南楓禦都不知道怎麼辦才好,這樣的場面他們從來沒有見過,只有赤明興高采烈地說道:“好啊,看我的!”他舞動都天神杖沖了上去。

霧星上人嚇了一跳,叫道:“魘啟龍杖就了不起啦!”赤明大笑道:“怎麼樣,害怕了吧?快放我大哥出來!”

霧星上人心里真有點後悔,這個麻煩不是一般的大,簡直要煩死人了,早知道剛才就應該一走了之的。她冷笑道:“怕?哼,你們這些人有什麼好怕的,我要是想走,誰能攔得住?”

天真上人及時插話道:“走?走到哪里去?如果你不放出我的親人,我就一直跟著你,看你能走到哪里去!”他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仿佛天底下所有的委屈都由他一個人承擔了。

霧星上人終于按捺不住了,她暴跳如雷地尖叫道:“你這個老不死的東西!我就是不放……你能怎麼樣?滾遠一點!”

所有人都緊張地戒備起來,霧星上人一旦發作,那可是非同小可的事情,連天真上人也做好了動手的准備。誰知霧星上人罵完之後,卻沒有動手,只是冷冷地看著眾人。

天真還是一副哭相:“你怎麼能這樣罵我這個孤老頭子,你……你放了我的親人吧……”

霧星上人突然氣極而笑:“反正打起來誰也得不到好處,嘻嘻,我也不走了,看你們怎麼辦!哈哈!”她也不傻,知道一旦打起來肯定是兩敗俱傷,所以不敢輕啟戰端。

天真上人來此是有很重要的事情,他是受人之托來找李強的,可沒想到李強被霧星上人禁錮了。他見哀求了半天也無濟于事,心里不禁暗暗冒火。沉默了片刻,他一反常態地說道:“寒女……”

霧星上人一愣:“什麼?”她很少看見天真上人如此認真地講話。

天真上人淡淡地說道:“即使我不來找你,也會有很多老家伙來,你禁錮了這個人……只能說是你的運氣太差,居然會禁錮他!告訴你,他是碰不得的!你若不盡快放他出來,我敢保證……用我天真上人的名號保證,你會不得好死!”

霧星上人心中一凜,表面上卻毫不示弱:“哦?這個小家伙有什麼了不起的,既然禁錮了他,哼,我就不怕……”

天真上人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慢悠悠地說道:“好啊,我就不信古仙人中有誰會對古神藏不感興趣,寒女,你曾經參加過一次古神藏的開啟,告訴你,再次開啟的時候就要到了……”

霧星上人又是一驚,疑惑地問道:“難道那個小家伙是關鍵?”

天真上人說道:“這回你說對了!而且,已經有一個仙界的小家伙開啟了初關,不過他缺少後面的步驟,所以被困在里面了。”乾善庸立即反應過來,被困在里面的一定是孤星。沒想到孤星竟然能破開古神藏的初關禁制,他心里開始忐忑不安了。

霧星上人無可奈何地說道:“不是我不放那個小家伙,玄海被毀,我開出來的路也被封閉了,你讓我怎麼進去放人?”她徹底軟了下來。要知道古神藏是所有古仙人的希望所在,她就是再狂妄也不敢得罪所有的古仙人。她心里很清楚,若是李強被困死在里面,自己絕不會有好日子過。

天真上人又大哭起來,他拍著腦袋胡言亂語道:“寒女……寒女,你這個瘋女人……我要被你害死了……嗚呀,這可怎麼辦……”赤明發現這老頭眼角里閃著狡黠的笑意,他不明白,這個裝瘋賣傻的老頭想干什麼?

霧星上人被他氣得渾身直哆嗦,喝罵道:“我管他去死!天真,你到底想干什麼?”

天真上人立刻不哭了,直截了當地說道:“寒女,你給我極玄冰眼里的構造球,我知道你有!”

霧星上人這才明白天真的意思,她知道天真不想把事情鬧大,看來他准備親自救人了。至此,霧星上人才確信天真說的是真話,不然他是不會去管別人死活的,相反,肯定會以這件事為借口死死纏住自己,他的癖好就是找事鬧著玩,能讓他放棄這個鬧事的機會,可想而知事情有多嚴重,她不由得暗暗心驚。

天真上人向霧星上人伸著手。赤明想起當初見到他時,這老頭也是伸著手不停地叫著:“我好可憐啊!”讓所有人都不寒而栗。此時的天真上人還是那副模樣,小眼睛滴溜溜亂轉,身上穿得邋里邋遢,猛一眼看上去就像個乞丐。

霧星上人不再多說,隨手扔出一顆藍色的珠子,冷聲道:“天真,看在你的面子上,這次就算了,記住,別纏著我!”說完立即化作滿天星光消失無蹤。這次天真上人沒有阻攔她。

乾善庸疑惑道:“上人,這就讓她走了?”

天真上人小眼睛一瞪,說道:“不讓她走……你打算怎麼辦?和她打架?動動腦筋好不好,這里是極玄冰眼,她是古仙人中最精通玄氣的高手,在這里和她斗……哼,你認為能贏得了?”乾善庸不敢頂嘴,赤明卻滿不在乎:“我們一擁而上,她不就完蛋啦。”

軒龍連忙阻止道:“別亂說。”可是已經來不及了,赤明被天真上人一腳踢飛。

赤明哇里哇啦地叫道:“死老頭,你干嘛踢我?”天真上人一晃身出現在赤明身後,拎著他的脖領,像老鷹抓小雞一般,抬起粗短的小腿踢赤明的屁股,邊踢邊罵:“別以為你以前是大魔尊,就覺得自己了不起,我如果想揍你,沒有人能攔得住!”

乾善庸等人被天真上人的舉動嚇住了,一動都不敢動。赤明也無法動彈,他竟然在不知不覺中就被天真上人禁錮了。

好不容易等天真上人消了氣松手放開他,赤明才從空中一跤跌落,一頭紮進玄冰里。他和別人不一樣,遇到強手他絕對能忍,知道打不過就絕對不會拼命。他悻悻地從碎冰里爬起來,嘴里小聲嘀咕道:“不要臉,前輩欺負後輩!”

眾人不由得悄悄偷笑,赤明大聲道:“笑什麼?有什麼好笑的!哼,要是……”他想了想又忍住了,這時候說狠話,等于是自取其辱。

天真上人小眼睛一翻,拉長聲說道:“啊,我脾氣不好,哎,我好可憐啊。”赤明還沒有站穩,聞言一跤又摔了回去,他怪聲叫道:“我他媽的才可憐啦!”

天真上人不再搭理他,將霧星上人給的那顆藍色珠子拋向空中,噴出一口靈氣。那顆藍色珠子頓時化作一個直徑兩米的大球,晶瑩剔透,里面層層疊疊的,可以清晰地看見各種陣法和禁制,中間緩緩旋轉的是最厲害的窨窿玄氣。這竟然就是極玄冰眼的立體構造圖。

天真上人招呼眾人道:“別站著發呆啊,都過來幫我看看,我們要開出一條通道來……唉,我好可憐啊,都這把年紀了還要跑到那個冷冰冰的地方去。”他一邊抱怨,一邊尋找能夠進入的路徑。

李強被霧星上人傳入地底。

極玄冰眼的中心部位是一個巨大的空洞,里面有一團不知何時形成的玄氣。那是一團深藍色的玄氣,比天籟城地下的玄氣還要厲害,周圍的玄冰也是深藍色的,其硬度堅逾飛劍,四周是密如蛛網的冰洞。

李強掉落的地方是一個地下冰裂谷,里面全是尖如利刃的玄冰。由于傳送時霧星上人下了禁制,李強無法飛行,從半空中掉落下來時,他一頭撞在冰壁上,順著冰壁翻滾下來。他竭力催動衍咒神甲,那些猶如刀刃般鋒利的玄冰被他撞碎斷裂,發出清脆的響聲。

李強狼狽地站起身來,抖落身上的碎冰,站在冰谷中定下神來四處查看。那是一道巨大的裂縫,上方是一根根倒懸的冰刺,谷底密如犬牙的玄冰藍幽幽的,在衍咒神甲發出的金光映照下閃閃發光。

霧星上人傳送時下的禁制已經消失了,李強心里暗道僥幸,他知道若是和霧星上人交手,自己幾乎是穩輸不贏,能夠被她傳送到這里就算不錯的了,至少可以在這里搜尋大哥和師尊的蹤跡。他還不清楚極玄冰眼里有多麼的凶險。

順著冰裂谷向下飛去,很快就到達盡頭。看著眼前出現的無數冰洞,李強感到有點無所適從,可到了這里已經無法選擇了,他隨便找了一個最大的冰洞繼續向下飛行。

李強不知道莫懷遠和琦君煞被困在哪里,他必須盡可能地尋找寬敞一些的地方。大約飛了十來分鍾,他撞到了第一道禁制。准確的說那不是禁制,而更像是陷阱,在李強觸到的一瞬間,冰洞炸裂了。

那是混合著玄氣的冰晶炸裂開來。

李強早有戒備,九衍鎏急速環繞身周,將射來的玄冰和玄氣排開。他不敢停留,繼續筆直地向下闖去。陣陣冰箭猶如暴雨般打在九衍鎏的金芒上,刹那間被九衍鎏粉碎。冰洞里寒氣大盛,火精迅速將天火紫花布滿李強全身。

這條冰道上布滿了這種小禁制,李強一路狂飆而下,身後猶如點燃了炸藥庫一般,接連不斷地轟然炸響。

前方又出現一個巨大的氣泡空間。

李強剛剛從冰洞中飆出,身後的冰洞就已經被炸塌。一股白霧箭也似的射出,李強身子陡然下沉,那股寒氣沿著頭頂飛過。沒等李強看清周圍的景物,就聽到一聲沉悶的吼叫聲。

那聲音李強覺得有點熟悉,緊接著是一聲尖利的鳴叫。李強心里一驚,他忽然想起來了,那是眩廓妖的叫聲,也就是所謂的玄冰龍。

沒想到這里也有這種恐怖的怪獸,李強循著叫聲凝目望去,只見下方的玄冰裂縫里,隱隱露出一段身軀,白色的鱗甲片在藍色的玄冰照耀下,顯得異常美麗和詭異。

這里是一個巨大的空間,比霧星上人的玄海稍微小一點,下方是縱橫交錯的玄冰裂隙。李強大聲叫道:“大哥!師尊!你們在哪里?”聲音轟然震響,“在哪里”、“在哪里”……回音從四面八方傳來,不絕于耳。

伴隨著李強的叫聲,玄冰龍再次發出尖利的吼叫,震得冰凌紛紛落下,發出玻璃碎裂般的清脆聲響。

李強早已經不在乎這種怪獸了,自從見識過大炎靈獸和天獅神獸以後,他知道自己有足夠的實力對付它們,不過,他現在不會去獵殺這些怪獸,只要怪獸不來惹他,彼此就可以相安無事了。

可是事與願違,玄冰龍從冰裂隙中抬起了它那顆巨大的腦袋,兩只眼睛猶如小型的聚光燈一般照射上來。李強曾經聽人說過,只要不惹它,玄冰龍是不會主動攻擊的,他隱隱覺得這只玄冰龍好像不太一樣,它的眼神里似乎充滿了憤怒。

李強稍微思索了一下,心里忽然一動:“玄冰龍不會無緣無故地發怒,是什麼東西惹到它了,難道是大哥和師尊嗎?”他頓時按捺不住,縱身飛落下去,也不管玄冰龍是否會攻擊了。

李強人還在半空中,玄冰龍就沖著他咆哮起來,一道淡青色的氣體從玄冰龍的大嘴里噴出,急速向他罩過來。

李強晃身閃開,那道淡青色的氣流還是碰到了九衍鎏。李強只覺得微微一沉,一股冰涼徹骨的寒氣順著九衍鎏疾沖上身,刹那間,他全身都結滿了冰霜。

李強大吃一驚,火精受到刺激,一朵天火紫花瞬間將他全身包裹,身上立即冒起一陣輕霧。李強這才知道玄冰龍的厲害。

他揮手一甩,九衍鎏分出一道金芒橫著掃向龍頭。玄冰龍大約也感覺到李強不好惹,噴出青霧後,立即縮頭躲在一堵玄冰凸起後。金芒無聲無息地劃過玄冰,輕輕切在龍角上,一聲淒厲的嘶吼聲響起,玄冰龍疼得猛烈掙紮起來。

這條玄冰龍長有二十來米,似乎是一條未成年的龍,它被九衍鎏硬生生地切下了半只角,疼得它在冰裂隙里瘋狂地打滾,霎時間,大塊大塊的玄冰碎裂開來,整個冰裂隙里騰起濃濃的冰霧,玄冰龍的咆哮聲和玄冰破碎的“咔叭”聲響成一片。

李強並不急于動手,只是懸在空中靜靜地觀察,他隱隱覺得這條玄冰龍和莫大哥他們有某種聯系。

玄冰龍終于停止了掙紮,只見它從冰裂隙里探出腦袋,龍角斷裂處流出了墨藍色的龍血。很明顯李強已經激怒了它,它的兩只巨大的眼睛死盯著空中的李強,眼珠中間一點蔚藍色的光流露出徹骨的寒意。

李強面無表情地看著它,眼里流露出一絲憐憫,他並不想要它的命,但是玄冰龍若主動攻擊,他也不會手軟的。

半晌,都不見玄冰龍發起攻擊。李強還不知道這是一條不會飛的龍,沒法攻擊到懸在空中的目標,除非用剛才那種青霧,但是玄冰龍剛才用青霧攻擊後吃了大虧,它似乎不願意再用了。

李強揮揮手道:“既然你不惹我,那就再見了。”他剛想飛走,忽然聽到冰裂隙里隱隱約約有微弱的吼叫聲,李強一呆,他停下身來,仔細傾聽。

聲音轉瞬即逝,李強緊張地觀察著四周,在這里不能放過任何疑點。他輕輕歎了口氣,小聲道:“玄冰龍,算你倒黴,誰讓你堵在這里的。”隨即喝道:“化手!”九衍鎏分出左右兩團金光,隨著李強的喝聲轟然化作兩只金光燦燦的大手,每只都有七八米大小,在空中隨著李強的手勢移動。

這是隨意化形的手段,若是修煉到精深處,可以動念化形,心里想到什麼樣,九衍鎏就能化作什麼樣,不需要再用手訣來指揮。不過李強現在修煉的九衍鎏還處在初級運用階段,遠沒有達到精致入微的操控境界,那必須要經過長時間修煉醞釀和神器自然形成默契才行,現在他的手法都是很生硬的強行操控。

玄冰龍似乎知道不好,它陡然昂起上身,示威般地沖著李強吼叫起來。李強只是要趕走它,查看它盤踞的玄冰裂隙,他右手向下一沉,空中金色的大手急遽下降。

玄冰龍怒吼一聲,嘴里再次噴出青色氣流,可惜這次飛來的是神器,根本不在乎它的極寒玄氣。金色大手一把抓住龍頸,九衍鎏的溫度極高,只聽“噗哧”一聲,大量的白霧升起,一股淡淡的腥氣擴散開來。

李強大喝道:“起!”那條玄冰龍被硬生生地從冰裂隙中拖到空中,它奮力掙紮著,其力量之大令李強暗自吃驚。

另一只金色大手也落下來,一把抓住玄冰龍的尾部。玄冰龍的身體極其強韌,九衍鎏化作的大手只在它身上留下斑斑點點的燙痕。

李強這時候要殺它易如反掌,但是經過長久的修煉,李強的殺心已經越來越淡漠了,他揮手喝道:“走遠點,別來打擾我!”隨著手勢,玄冰龍被金色大手拋出,猶如一條被抽了筋的長蛇,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翻滾幾圈後跌落下去,轟然砸在遠處的玄冰上。那條玄冰龍大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麼厲害的家伙,它終于害怕了,翻身起來急速向遠處逃逸。

李強微微一笑,飄然落到剛才玄冰龍盤踞的冰裂隙里,一眼就看見一株半人高的植物,那是一棵火紅色的樹,樹的樣子很古怪,很像海底生長的珊瑚樹,只有枝干沒有樹葉。李強忽然明白了玄冰龍為什麼要守護在這里,不過他不認識這是什麼寶物,也沒有興趣理會,一心只想趕快找到莫懷遠和琦君煞。

他將九衍鎏環繞身周作為防護,盤腿坐在玄冰上,放出神識大范圍地搜索起來。以李強現在的修為,即使是在玄冰的世界里,他的神識也能將千米以內的動靜查看得一清二楚,但是再遠就吃力了,玄冰里夾雜著的玄氣對神識妨礙極大。

神識掃過前方,李強察覺到那里還有一個氣泡一樣的空間,里面彌漫著很多玄氣。他不敢久留,立即掉轉神識向下探去,很快他又發現一條很大的冰洞,里面似乎也布有禁制。

搜索了四個方向,沒有找到什麼蛛絲馬跡,李強收回神識,陷入沉思:“剛才的喊叫聲是從哪里傳來的呢?”

');

上篇:第十章 爭斗     下篇:第二章 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