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二章 重逢  
   
第二章 重逢

李強心里疑惑,聲音好像是從這個冰裂隙中傳出的。對于自己的聽覺他十分有信心,憑著現在修神的實力,是不可能聽錯的。他定下神來,四處張望。

玄冰龍盤踞的冰裂隙底部相對平坦,約有一個網球場大小,可以看出一道道爪痕,似乎是被玄冰龍整理過的,四周的玄冰壁向內傾斜,形成上小下寬的空間,那棵火紅色的植物生長在角落邊,不遠處有一塊玄冰凸起,就像是一個冰球埋在地上。李強無意間走到那塊凸起旁邊,這才發覺那是一個被封住的冰洞。

李強用九衍鎏擊碎那塊玄冰,一個向下的冰洞出現在眼前,他一眼就看見冰洞里的異樣處,急忙躍入洞穴內仔細察看,只見洞穴的冰壁上有很深的劍痕。李強大喜過望,終于找到痕跡了。他毫不猶豫地向下飛去,同時發出一聲細長的嘯叫聲。

嘯叫聲在洞穴里回蕩,李強一邊飛行一邊側耳傾聽,隱隱約約聽到一絲飄忽的聲音,他清楚地知道那不是自己發出的嘯叫聲,不由得興奮起來,一邊發出嘯叫,一邊提高速度。狹小的冰洞在他高速掠過之後,劇烈地震動起來,洞穴冰壁上不太牢固的碎冰被他掠過的氣流帶起。李強飛過之後,冰洞表面猶如被打磨過一般光滑照人。

李強仿佛是一條巨龍,在玄冰里奔騰咆哮。冰洞狹窄的地方被護身的九衍鎏強行撞開,漸漸地,他身後的碎冰白霧越來越多。

也不知道飛行了多久,轟然聲中,李強飛出了冰洞。就聽有人大叫:“小心!”“快停下!”

在李強突然停頓的一刹那,那些破碎的冰晶白霧自上而下傾倒在他身上,九衍鎏的金芒連連閃動。他還沒有看清楚周圍是什麼,就聽到兩聲驚喜的怪叫:“哇呀!老哥,我眼睛花了……那是我的乖徒兒?”“咦,真是我兄弟!”

李強全身熱血沸騰,眼淚差點要流出來,經曆的一切辛苦都值了,他只想吼,只想叫,仿佛這樣才能發泄心中難以抑制的狂喜。

定睛一看,他不禁大叫起來:“大哥!師尊!你們……”

只見琦君煞和莫懷遠兩人被幾十道細長的藍色玄氣困在一堵冰壁上。莫懷遠緊張地說道:“兄弟,別過來,這是窨窿玄氣,我們已經快要消磨乾淨了。”

李強才不管什麼窨窿玄氣,他身上綻放出耀眼的光芒,無數道卷曲的金芒強行探入,只聽一陣“噼啪”亂響,他大喝道:“給老子開!”金芒里夾雜著的天火紫花刹那間就將窨窿玄氣全部扯散。

琦君煞和莫懷遠目瞪口呆地看著李強,要知道他們陷入這個禁制里面已經很久了,兩人想盡辦法試圖掙脫窨窿玄氣的束縛,可是對這種禁制實在太陌生了,他們哪里知道這是古仙人的手段。最後兩人想到了一個笨辦法——吸收這些古怪的玄氣。努力了很久,終于看到了一點希望,誰知竟被李強一下子就破去了。

莫懷遠歎道:“琦老弟,看樣子,我老弟修神有成了……”他飛身來到李強身邊,白眉飛舞,喜形于色。琦君煞也閃身過來,一把抓向李強的肩膀,李強嚇得急忙收回九衍鎏。開玩笑,神器可不是琦君煞能夠抵禦的,尤其是他現在已經初步融合了九衍鎏,不用動念就會自動反擊。

琦君煞抓住李強的肩膀一通狂搖:“臭小子,你跑到這里來干什麼?這里是絕地啊!反正我們兩個老不死的都無所謂……不是通知你小心了嗎?把師尊的話當耳旁風啊……我……”

李強喟歎道:“師尊,大哥,唉,都是我連累了你們,早知道就不該讓孤星帶你們來。”

莫懷遠說道:“琦老弟,別說了,我們盤算了這麼久,唯一可以確定就是他絕對會來,這時候還說他干什麼?兄弟,轉世的誘惑太大了,這不是你的錯,我們怎麼會責怪你。”

琦君煞苦笑道:“唉,這次到鑫波角才知道這一界是如此之大,原來以為我們在這一界就是頂尖的了,誰知……那個瘋女人真厲害啊,我老人家從來沒有佩服過誰,連孤星老大我都不佩服,可是那個瘋女人……我是真的服氣了,太厲害了,想不通她到底是怎麼修煉的。”

李強說道:“她是最早的古仙人之一,名字叫霧星寒女,和仙界的青帝是同輩的仙人,輸在她的手上沒什麼丟人的,我也被她打得稀里嘩啦……算了,別提她了,我們趕緊想辦法出去。”

琦君煞感到難以置信:“你和那個瘋女人打過?

李強兩手一攤,笑道:“技不如人……呵呵,只好下來找你們啦。”他接著問道:“師尊,你們探過這里的地勢嗎?”琦君煞無奈地說道:“地勢?剛進來就發現了一件寶貝……”李強問道:“是不是那棵火紅色的植物?”

琦君煞點頭道:“沒錯,就是那棵植物,只有在眩廓妖休息的地方才有這種寶貝,它的名叫豔植。”李強也記起來了,豔植是一種靈藥,他問道:“玄冰龍不是守護著嗎?”

莫懷遠笑道:“當時玄冰龍不在,琦老弟打算采摘,沒想到那畜生正好回來,呵呵,我們以為那畜生是瘋女人豢養的,便沖進旁邊的冰洞里,誰知道它噴出一口青霧,就封住了洞口。”

琦君煞接著說道:“我們一路飛下來,剛出洞口就觸動了禁制,媽的,從進來到現在,幾乎一直被困在冰壁上動彈不得……看樣子這里的禁制很多,可是我們卻無法察覺到,那個瘋女人的手段太高明了。”

李強說道:“她還算是普通的,我見過更厲害的人,而且……也是女人。”

莫懷遠搖頭道:“我曾經聽說過古仙人,一直以為只是傳說而已,沒想到真的有,鑫波角的確是古怪啊。”李強說道:“沒什麼古怪的,鑫波角是古仙人和古神人的發源地,這一帶隱居著不少古仙人,我就見到了幾個。”

琦君煞突然大叫道:“媽的,我要轉世重修,我要找到古仙人的修煉方法!”

李強忍不住哈哈大笑道:“師尊被古仙人刺激到了,不過,這次如果能安全出去,我們還要到古神藏去找孤星,也許真的能找到古仙人的修行方法。”琦君煞一聽,眼睛都亮了,他驚訝地問道:“古神藏?孤星去了古神藏?他從來都沒有提起過什麼古神藏啊。”

莫懷遠畢竟沉穩得多,他說道:“我們一直都在封緣星一帶修煉,要不是有孤星帶路,誰知道會有鑫波角這個地方?孤星大人不肯多說也是對的,我們根本就是他的累贅,知道這些又有什麼用?”

琦君煞上下打量著李強,好奇地問道:“這是什麼仙甲?上面竟然有古怪的咒語,你認識甲上的咒語?”李強笑道:“我在紫魂星偶然得到了兩件神器,這是衍咒神甲,還有九衍鎏,師尊,什麼咒語啊?”

莫懷遠白眉微挑,心里吃驚不已,兩件神器?在這一界,還沒見過誰能擁有兩件神器的,即使有一件也不一定會使用。他關切地說道:“老弟,有沒有人搶奪?還是小心點好。”

琦君煞搖著白嫩的手,不以為然地說道:“我的乖徒兒現在是什麼水平,恐怕我們兩個都探不到底,就看他輕而易舉地破掉了窨窿玄氣,這一界還有誰敢搶他的東西?即使實力比他還要強的,我估計也不屑于去搶了。老哥,別擔心他,這小子的運氣好得很。”

李強笑嘻嘻地說道:“哈,還是我師尊聰明,說得小子心花怒放啊,哈哈。”

琦君煞眼睛都笑彎了,他洋洋得意地說道:“那是當然,我老人家要是不聰明,怎麼能收到你這個狡猾的徒兒。”

莫懷遠也笑了:“你們兩個……哪有這樣自吹自擂的師徒,讓人看了笑話……”

李強和琦君煞幾乎異口同聲道:“我樂意!”兩人忍不住哈哈大笑。長久的分離之後,曆經千辛萬苦終于又見面了,師徒倆都有點欣喜若狂。莫懷遠何嘗不是這樣,只是他還能沉得住氣,他看著這對活寶師徒,心里深感欣慰。

莫懷遠說道:“我下去探探地形,你們等我一會兒。”

李強晃身攔住他,說道:“大哥,別下去,這里的禁制全是反逆的,只要過去,就會激發禁制啟動,若是回頭,禁制就會發揮最大的功能,而且下面離核心地區不遠了,聽說那里全是藍色的玄氣,也就是困住你們的窨窿玄氣。”

琦君煞恍然道:“怪不得我用法寶攻不穿這里的玄冰,唉,真是佩服那個瘋女人,她怎麼能布置這麼多禁制,不可能一個一個的布禁制吧,真是想不通。”

李強現在的見識比以前有很大的不同了,他解釋道:“這種禁制不需要親自下來布置,而是將整個禁制陣法打入地下,隨地勢而變化的,她一定有這里的地勢圖形……好家伙,真厲害。”他忽然明白了,霧星上人肯定用神識將整個玄冰掃過一遍,由于他也做過同樣的事情,盡管其中有禁制阻擋,使他無法大面積探察,但是他知道其中的難處,所以忍不住誇了霧星上人一句。

莫懷遠停住身形,吃驚道:“反逆的禁制?那個女人真毒啊。”

琦君煞依舊是一副少年模樣,他晃著腦袋說道:“別提那個壞女人,唉,真是丟臉啊,束手束腳的根本不是她的對手。”他對霧星上人還耿耿于懷,看樣子被她整得慘了。

李強微微一笑,他並不覺得輸給古仙人有什麼難看。他說道:“我看看是否有出路。”直到這時他才有空查看四周的環境。

這是一個猶如天井一般的空間,下方的冰壁向內傾斜,猶如一只反扣的漏斗,底部黑沉沉的不知道有多深,有不少巨大的玄冰露出尖角,仿佛云霧繚繞著的群峰露出峰頂一般,看不出下面有什麼。李強扭頭道:“這地方好奇怪,里面怎麼會有那麼多空隙。”

莫懷遠說道:“玄冰是極寒的物質,凝固收縮後自然會有大空洞,沒啥好奇怪的。”

李強指著下方道:“你們看下面那些藍色的星點,要運功看。”莫懷遠和琦君煞凝神細看,半晌,莫懷遠歎道:“我看不見,太遠了。”琦君煞看看莫懷遠,也歎了一聲:“老哥,我都要沒臉見徒弟了,我也看不見有什麼藍色的星點……”

李強不由得臉一紅,他用的是神眼,當然可以看穿禁制。他連忙說道:“那似乎是一個很大的禁制,幸虧師尊和大哥被困在這里,若是下去的話就麻煩了。那個禁制如果將觸動它的人送到核心部位去,幾乎可以肯定是有死無生的結果,至少也是被困在里面無法出來,除非有古仙人的實力,不然想脫身可就難了。”

琦君煞臉上顯出惱火的神色,氣哼哼地說道:“這個狠毒的瘋女人!哼,想害死我們……這個瘋子,潑婦……”他雖然不停地咒罵霧星上人,內心卻也很佩服她的實力。

李強等他罵完,才繼續說道:“原路返回恐怕很難,我們順著這堵冰壁橫著打通一條冰洞,然後再向上行,試試看成不成。”

莫懷遠搖頭道:“這里的玄冰和別處不一樣,簡直可以和法寶飛劍的堅硬度相媲美了,根本就無法攻破,琦老弟有一件梭形法寶,就被徹底毀壞了,那件寶貝只破開一道冰壁就完蛋了。”

李強心里暗暗吃驚,他見識過琦君煞的那件寶貝,在天籟城的時候,他們就是依仗著它沖出了萬載寒冰穴,當時根本沒有費什麼功夫,一下就擊穿了那里的玄冰。

琦君煞搖頭道:“老哥,乖徒兒現在用的是神器,這里的玄冰未必就能擋得住,我覺得可以試一試。”莫懷遠說道:“我知道他用的是神器……我……”他是怕李強功力不足,被神器反噬,其實,李強有衍咒神甲就不存在這個危險,那是一種很罕見的配套神器。

琦君煞猛然醒悟,也說道:“乖徒兒,你千萬別勉強,若是不行,我們再想辦法。”

李強說道:“試試再說吧!”他鼓動金尊神心,大量的神奕力湧入九衍鎏,從他的背上升起一道耀眼的金幕,眨眼間化作三道流光環繞身邊。李強雙手一帶,其中兩道落在他的雙手之間,他輕叱一聲:“化形!”一朵一人高的金色大麗菊花出現在他身前。

琦君煞失聲笑道:“乖徒兒,你……你這是干什麼?搞這麼大一朵花有什麼用?”李強微微一笑,胸口潛修的火精動了,一條紫色的火花順著他的雙臂快速飛入花瓣,霎時飄出一大片熱騰騰的白霧。天火巨大的能量雖然被抑制在花瓣里,但是散發出來的熱量也非同小可,遇到周圍極寒的空氣,頓時化作白霧升騰起來。

琦君煞和莫懷遠明白了李強的用意,琦君煞贊道:“好!乖徒兒有天火,正好可以融化玄冰,再用神器破開它簡直易如反掌,哈哈,好!好!好!”他連誇了三聲好,不僅心里得意,臉上也流露出自豪的神情。徒弟的本事就是自己的本事,他才不管這個徒弟是不是自己親自教出來的。

李強憑著九衍鎏推動那朵大麗菊花,靠近玄冰壁的時候,他突然轉動雙手,那朵金色的菊花立即變成紫色,並且高速旋轉起來。李強大叫道:“大哥,師尊,跟著我!”琦君煞興奮地大叫道:“妙極,妙極!老哥,我們上去。”他和莫懷遠緊緊跟隨在後。

紫色菊花射出一縷縷紫色的火焰,觸到玄冰後響起一聲沉悶的“噗哧”聲,由于玄冰是極寒的,驟然遇到極熱的天火,立即響起一連串的炸裂聲。天火形成的火焰中還夾雜著九衍鎏的金芒,玄冰壁輕而易舉就被破開一個大洞。

李強快速向前推進,不一會兒就深入進去。琦君煞跟在後面贊不絕口,因為他也嘗試過,知道這里的玄冰有多難對付。

順著冰壁平行推進了一段距離後,李強說道:“小心了,我准備向上突破。”

莫懷遠和琦君煞都飛出自己的仙劍護住身體。莫懷遠說道:“兄弟,你只要注意前面就可以了,我們兩個有能力自保。”

李強虛指著快速旋轉的菊花,轉身向上飛去。融化的玄冰形成粘稠的液體灑落下來,那玩意兒不是水,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而且很快就在三人身後重新凝固。琦君煞提醒道:“乖徒兒,現在千萬不能停……會被封玄冰壁里面的。”

李強扭頭向下一看,心里不由得震驚,後面已經被完全封閉了,只有很短的一段距離是空著的,琦君煞和莫懷遠兩人緊緊靠在自己的腳下,從上方流下的粘稠液體快速在三人腳下凝固。

李強急忙催動旋轉的菊花,繼續向上突進。他心里不斷地祈禱,最好能遇到一塊大一點的岩石,打穿岩石就可以喘息一下了,畢竟岩石比玄冰軟多了。按現在的速度,火精很快就要吃不消了,這里是極寒的世界,天火的消耗也太大了。

這段路他們不知道走了多久,因為身後的通道被立即封住了,所以根本無法參照向上鑽了多遠。李強漸現疲態,他竭盡全力堅持著,那朵旋轉的菊花上,紫色的火焰也越來越細小,反倒是九衍鎏的金芒越來越盛,發出的聲音逐漸清脆起來。

琦君煞和莫懷遠都暗自心驚,他們現在的功力雖然不如李強,但是經驗老到,如何看不出李強已經到了強弩之末。琦君煞忍不住提醒道:“乖徒兒,別逞能,適當的放慢速度。”莫懷遠一言不發,指揮仙劍將流下的液體向下逼壓,希望能在李強支撐不住停下來的時候有個空間休息一下。

很快,火精收回天火,潛伏在李強的胸口無力繼續。李強無奈之下,依仗著九衍鎏的威力繼續破冰向上,但是比原來的速度慢了許多。莫懷遠說道:“老弟,現在還有空間可以休息,不用如此著急。”

由于火精收回了天火,九衍鎏是無法融化玄冰的,只能粉碎堅硬的玄冰,因此已經沒有了流動的液體,三人身下堆積的都是細碎的冰末。

李強又向上鑽了一段距離,終于停止下來,他心有余悸地說道:“我敢說,霧星上人已經離開了,不然她絕不會讓我們來到這里的,運氣還算不錯。”

琦君煞心疼地說道:“乖徒兒,趕快修煉一下,等一會兒再說其他的事。”這個徒弟雖然是他強行收下的,卻也是他最得意的唯一的一個徒弟,為人豪爽,做事利索,從來不婆婆媽媽的,十分合自己的脾氣,他是從心底里喜歡。

李強立即開始修煉,其實他在上面和霧星上人爭斗時就已經受了點傷,加上剛才拼命操控九衍鎏,傷勢已然加重。他剛剛坐定,一口金色的鮮血就噴了出來,嚇得莫懷遠和琦君煞手忙腳亂,不知道如何救治,他倆心里明白,李強修神後就不是他們能救得了的了。

李強手里突然多了一顆神丹,但是他連手都抬不起來了,渾身的勁力四處亂竄。琦君煞剛叫了一聲:“怎麼回事?”就被李強溢出的勁力死死地抵在冰壁上。莫懷遠也動彈不得了,他還算鎮定,很快察覺到不對,李強似乎到了走火的邊緣。

琦君煞一眼看見李強手中的神丹,他大叫道:“快!老哥,想辦法……他手中有靈丹!”莫懷遠猛然向上升去,他一動,李強身上的神奕力仿佛找到了出口,洶湧澎湃地撞擊上去。琦君煞身上頓時一松,他很默契地彈出一股勁力,同時大喝道:“張嘴!”

李強心里還很明白,他聽到琦君煞的大喝聲,竭力張開嘴巴,一粒五集丹——渡罹神丹飛入口中。

神丹一入口,李強感覺喉嚨口仿佛轟然炸開,無數道熱流沖入體內,刹那間在他的胸腔里形成一個旋渦,飛溢出去的神奕力急速收回。他知道不能耽擱,立即開始潛修。

莫懷遠在刹那間差點魂飛魄散,那股巨大的壓力讓他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的威脅,好在時間極短,壓力立即就消失了。他軟軟地滑到琦君煞身邊,聲音都變了:“老弟,你要是再慢一點就見不到我了。”

琦君煞瞪了他一眼,說道:“老哥,別胡說八道……”

莫懷遠搖頭道:“我沒有胡說,好家伙,我這個兄弟真的成怪物了,他身上溢出的勁力似乎要壓碎我,不瞞你說,我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唉,這麼多年了第一次有這樣的感受,我現在發覺,他的功力已經不是我們能夠相比的了。”

琦君煞難以置信地看著莫懷遠,半晌,他終于相信了莫懷遠的話,因為從認識莫懷遠到現在,還從來沒聽他說過一句謊話。他感慨地說道:“老哥,若是可以,我們轉世後一起修神吧,修真對我們來說完全失去了挑戰的意義。”

莫懷遠靠著冰壁,歎道:“修神天薦章並不一定適合我們修煉,到時候還是看他怎麼說吧,誰知道轉世後我們是什麼情況……轉世不容易啊,灰飛煙滅了也說不定,我只希望能夠神識不滅就好了,不指望一定要一個好肉身。”

琦君煞扭頭看看李強,剛想說什麼,卻被李強的形態嚇了一跳。他指著李強道:“老哥,他……他在干什麼?”

');

上篇:第一章 天真無賴     下篇:第三章 七星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