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三章 七星天  
   
第三章 七星天

李強身上金芒紫光不斷閃爍,一陣陣濃烈的香氣撲鼻而來,那是化開的渡罹神丹自然形成的靈氣。他兩只手千變萬化,猶如蝴蝶翩飛,又如天魔狂舞,千奇百怪的手勢令人目不暇接。莫懷遠看了一會兒,說道:“這樣的印訣我從來沒有看過,老弟,你見過嗎?”

琦君煞搖頭道:“我要是看過就不驚奇了,這一界竟然還有我沒有見識過的靈訣,唉,奇怪……這是療傷用的嗎?”其實李強用的靈訣是煉丹時學自貝冶天經的手法,這種印訣有很多用處,其中就有幫助渡罹神丹融合用的。別人用渡罹神丹,沒有十天半個月見不到明顯的效果,而他只需要幾個小時就能見效。

莫懷遠說道:“老弟,他吃的是什麼靈丹?奇怪了,你發覺沒有,原本這里沒有什麼靈氣,現在的靈氣充足得讓人不敢相信啊。”琦君煞點頭道:“沒見過,剛才忙著將靈丹彈入他嘴里,都來不及看看是什麼樣子的,我這個徒兒出人意料的事情太多了。”

隨著靈訣的變幻,李強的功力開始不由自主地狂漲。渡罹神丹的催發作用,使李強控制境界的能力完全喪失,他進入了最危險的七星天境界。

這完全是靠神丹的力量進入新境界的,而且是越過六幽天境界直接躍入七星天的第一個境界——極動之心境界,其危險程度和當時自爆的仙人齊征差不多了。

渡罹神丹即使是一般的仙人也不敢亂用,李強剛才是忙中出錯取出了渡罹神丹,他原本打算用枯青神丹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吃錯了藥,雖然有貝冶天經的印訣幫助化解,但是渡罹神丹巨大的靈力卻讓他控制不住境界的增長,他一口氣跨過了六幽天,等他覺得不妥時已經無法做出任何改變了。

琦君煞和莫懷遠都看出不對了,兩人再次被李強身上溢出的神奕力頂在冰壁上,哥兒倆一左一右竭力用仙劍抵禦著。琦君煞皺著眉頭苦著臉,他倒是還能說話:“老哥啊,我們是不是太丟臉啦,居然被徒弟搞得動彈不得,唉,他還不是有意的,我……我老人家……”

莫懷遠忍不住笑道:“別抱怨了,你徒弟功力高深,你不高興嗎?”琦君煞搖頭道:“你仔細看看,他現在的樣子正常嗎?”莫懷遠眯起眼睛看著李強,不安地說道:“天哪,他好像不是自己在控制……”

李強現在就像是一團急速燃燒的火焰,全身發出刺目的光芒,整個人都快要看不清楚了。衍咒神甲上的神咒快速旋轉,金光中隱約可見他扭曲的臉,看不出他是高興還是痛苦。莫懷遠捏著一把汗說道:“老弟,我們沒辦法幫他了。”

琦君煞氣都要喘不過來了,他哼哼唧唧地說道:“我們已經……已經沒有實力去幫助他了……”

直到現在渡罹神丹的藥效才徹底發揮出來,只見暴漲的金光中,一黑一白兩道勁氣盤旋在李強身周。莫懷遠說道:“老弟,這是什麼靈丹啊?太奇怪了。”

渡罹神丹的作用完全發揮出來之後,李強才逐漸控制住修煉的進程。他驚訝地發覺自己竟然踏入了七星天的境界,不禁發自內心地感到膽寒,他深知像這樣不加控制地踏入高一層境界,好處不多,害處極大,但是踏入境界後是不能夠退回來的,他知道自己的麻煩大了。

李強勉強開口道:“大哥,師尊,趕快修煉……”說完再次沉入極動之心境界里。

隨著渡罹神丹的靈力散開,李強竭力控制,不讓自己進入下一層境界。既然境界無法退回,他就要控制自己不能再進入更高層的境界,否則恐怕連這次修煉都結束不了,就要在玄冰穴里爆掉了。

琦君煞和莫懷遠被湧出的神奕力壓得頭暈眼花,聞言立即開始修煉。由于整個玄冰穴里充滿了靈力,兩人一開始修煉便察覺到其中的巨大好處。

無匹的靈力被他們兩人快速吸收,李強頓時覺得輕松了一點。要知道由渡罹神丹發出的靈力已經讓他吃不消了,有莫懷遠和琦君煞幫助吸收,他的壓力就要小一些,不然他很有可能進入七星天的下一個境界,那樣後果將不堪設想。

李強開始一點點收功,這種靠毅力強制收功讓他痛苦萬分,就像是一個已經餓得快死的人,要面對滿滿一桌豐盛的宴席,他清醒地知道大吃大喝很容易被撐死,只能稍稍吃一點,但是這桌宴席的規矩卻是必須要吃完,那種滋味真不好受。

莫懷遠和琦君煞的收獲極大,他們兩人就像是坐在宴席邊的陪客,主人吃不下的東西,讓他們兩個陪客狂吃海喝。幸好有他們兩人分擔,李強才勉強逃過一劫。從此只要一提到渡罹神丹,他就心有余悸,這玩意兒太厲害了,若是實力不濟,貿然吃下渡罹神丹,其效果和吃毒藥也差不了多少。

三人幾乎同時睜開眼睛。琦君煞和莫懷遠驚喜莫名,他們兩個在短短的時間里功力得以大進。琦君煞感慨地歎道:“修神竟然如此厲害,唉,我們白修煉這麼久了。”

莫懷遠問道:“兄弟,你剛才拿出來的是什麼靈丹,僅僅是外泄的靈氣就讓我們獲益匪淺,兄弟徹底恢複了吧?”以莫懷遠的眼光,已經看不透李強的修為了,他無法確定李強是不是完全康複,所以不放心地追問了一句。

李強心里雖然感到不安,但他不想讓莫懷遠擔心,于是故作輕松地笑道:“剛才我拿錯了神丹,突然動彈不得沒法換丹,呵呵,這是七集丹中的第五集丹——渡罹神丹,沒想到這麼厲害。”他心里暗想,為什麼乾善庸他們敢服用勿蘊神丹,自己卻連渡罹神丹都受不了?他哪里知道,七集丹之所以叫神丹,是因為只有修神者服用才能發揮出神丹的真正效能,其他人用都達不到那個效果。

琦君煞怪叫道:“拿錯神丹?喔,你……你簡直就是……就是……”一聽李強這話,莫懷遠心里“咯噔”一下,他知道不妥了,修行的人是絕對不能亂服丹藥的,輕則影響修煉,重則走火入魔。他沒有像琦君煞那樣大驚小怪,心里卻暗暗擔憂,可是暫時他還看不出李強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李強有一種奇異的感覺,覺得自己精力旺盛得可怕,他一會兒覺得什麼困難都不在話下,一會兒又覺得這是不正常的,總之他變得極度的心神不甯。

琦君煞再仔細看看李強,搖頭道:“乖徒兒都要成怪物了,吃錯藥也沒有什麼事情,咦……好家伙,老哥你看周圍。”

只見狹小的玄冰穴擴大了很多,那是被李強溢出的神奕力硬生生逼開的,這比破開它要困難得多。莫懷遠說道:“怪不得剛才我會受不了,神奕力太厲害了,兄弟的功力應該提高了不

少吧?”李強是有苦說不出,他勉強笑道:“提升了,只多不少……”莫懷遠聽得一愣,這話太奇怪了,什麼叫只多不少?

李強又道:“外面還有朋友在等著,我們要盡快出去。”琦君煞驚訝地問道:“你還有朋友在外面?是誰?”

李強說道:“有乾善庸、軒龍、黛南楓禦和赤明,啊,別奇怪,赤明現在和我一樣,都修神了,他可不是什麼魔尊了,呵呵,這家伙很好玩的。”莫懷遠還能沉得住氣,琦君煞差點沒跳起來,他大叫道:“怪不得,原來是軒龍回去了,唉,他干嘛帶你來?”

莫懷遠拍拍他的肩膀道:“琦老弟,即使軒龍不回去,兄弟也會來的,他的脾氣我最了解了。我們兩個老家伙真夠丟人的,算了,不說了,我們盤算一下如何脫困吧。”琦君煞的自尊心大受挫傷,他氣呼呼地一拳擊在玄冰上,打得冰屑亂飛,說道:“媽的,我老人家越來越覺得窩囊了。"

李強笑眯眯地說道:“你老人家有什麼窩囊的,只要能轉世,其他的都無所謂啦。”琦君煞搖頭道:“乖徒兒,別安慰我,只怪我當初孤陋寡聞,不知道這一界有如此多的高手,唉,散仙根本就不算什麼啊。”

莫懷遠勸道:“琦老弟,別妄自菲薄。”琦君煞在這一界服氣的人不多,莫懷遠算是一個。他撓撓頭道:“老哥,我只是發泄一下嘛,心里難過啊。”

李強搖頭道:“師尊也不能免俗啊。”琦君煞悲哀地發現自己的境界已經沒有徒弟高了,他瞪眼道:“什麼俗不俗的,我老人家就是不爽!”李強嘿嘿笑道:“那是當然,那是當然,嘿嘿。”琦君煞氣得直翻白眼,莫懷遠不禁哈哈大笑。半晌,琦君煞才緩過勁來,無可奈何地說道:“哎,算了,乖徒兒不乖了。”

李強笑嘻嘻地拿出天姑送給他的魂渡液,他將金色的小瓶凌空懸起,說道:“大哥,師尊,認識這是什麼嗎?”魂渡液閃著神秘的金芒,在空中緩緩地轉動。李強用一絲神奕力托著它,好讓琦君煞和莫懷遠看清楚。

琦君煞仔細觀看,他知道李強不會沒有目的地拿出這個東西,但是他的確不知道這個東西有什麼用。他扭頭問莫懷遠道:“老哥,你認識嗎?”莫懷遠的神情越來越嚴肅,他死死盯著金色的小瓶,看了足足有一頓飯的功夫,才長長地吐了口氣,說道:“我不敢確定……若是猜得不錯,琦老弟,這玩意兒和我們轉世有關。”

李強說道:“這是魂渡液,聽說只要在轉世前用它侵入神識,就可以保證在轉世的時候神靈不滅,這是一個有大神通的高人送給我的。”莫懷遠猛一擊掌,激動地說道:“沒錯,我想起來了,魂渡液,對!就是叫魂渡液……天哪,這東西非常罕見,沒想到真是這東西,剛才我還不敢確定。”

琦君煞疑惑道:“我怎麼沒有聽說過。”

莫懷遠用力抓著琦君煞興奮地說道:“這是傳說中的東西,不是這一界有的,聽說非常難煉制,有能力煉制魂渡液的都是非常厲害的高手,但是他們一般不屑于修煉它,而想要魂渡液的人卻沒有能力煉制……”莫懷遠一向很沉穩,如此喜形于色讓琦君煞不得不相信,魂渡液對轉世大有幫助。

李強心里微微一動:天姑送魂渡液給自己,難道是早有准備嗎?

莫懷遠繼續說道:“有了魂渡液,在轉世的時候就可以確保神識不會消散,憑我們現在的見識,不論重修什麼,有誰能比?”琦君煞忽然明白了莫懷遠的意思,他也興奮起來,說道:“對!我只要整理一下,找到最合適的修煉方法,修行的速度一定飛快,我們的境界足夠高了,只要功力能跟上去就行。”

李強抬手一彈,魂渡液飛向莫懷遠。他說道:“莫大哥,你收好,轉世的時候記著用。”琦君煞一把搶下來道:“放在我這里。”莫懷遠呵呵笑道:“那就放在你那里,又沒有人和你搶。”

琦君煞愛不釋手地把玩著魂渡液,歎道:“這些稀奇古怪的東西,也只有乖徒兒能找到啊。”李強說道:“大哥、師尊,我再來試試,你們小心防護。”

莫懷遠拉著琦君煞道:“琦老弟,小心點,他用的是神器……”他心里一直很不安定,李強這次修煉後似乎有些不同,渾身蘊含著爆炸一般的勁力,他擔心李強的神器不容易控制,還要分心關注他們兩人,所以特別提醒琦君煞注意。

李強不再多說,飛出兩團金光,化作兩只金色的爪子,每只爪子足有一張椅子大小,他嘗試著用爪子來開路。由于功力狂漲後,李強自己也不確定能不能挖開玄冰,他試著揮動右手,金色的利爪飛出,無聲無息地陷入頂上的玄冰。

只聽“咔叭”一聲脆響,頭頂上的玄冰炸裂開來。李強大喝一聲:“碎!”玄冰竟然被金爪抓成粉末冰粒,順著冰壁沙沙落下。緊接著,左手的爪子飛出,又是一聲脆響,一塊足有八仙桌大小的玄冰也被抓得粉碎,漸漸地,一聲聲脆響越來越密,玄冰碎粒沿著冰壁猶如流沙般落下。

琦君煞驚歎不已:“好家伙,乖徒兒比我厲害多了,神器真是與眾不同。”莫懷遠突然叫道:“兄弟,停下,快停下!”李強聞言收手,問道:“莫大哥,怎麼了?”莫懷遠指著下面道:“再挖下去,我們就要被活埋了。”

從頂上挖落的玄冰碎粒已經要將冰洞的空間填滿了。李強恍然明白,由于玄冰被碎成冰渣,占據的空間增大,不等挖到頂部,他們自己存身的冰洞就會被碎冰完全塞滿,三人雖然死不了,但是也無法動彈了。

李強查看了一下胸口的火精,發覺它顯得非常疲累,知道它不宜再出來,只好說道:“我們必須找到一個冰洞,這樣向上挖是很難出去的。”

莫懷遠點點頭,取出一件手指頭大小的法寶,對著它噴出一口仙靈之氣,那玩意兒立即化作一團紅色的液體,猶如水銀一般在他手中滾動。他說道:“這里的玄冰太堅硬了,我來看看有什麼縫隙沒有,叱!”

隨著他的喝聲,那團紅色液體化作一縷紅色煙霧嫋嫋升起,觸到冰壁後,猶如活物般順著冰壁蠕蠕而動。不一會兒,在左側的冰壁上留下一道紅色的印痕。莫懷遠松了口氣,說道:“兄弟,你向那邊斜著挖,你看那里……似乎有裂縫。”

李強笑道:“還是莫大哥經驗豐富。師尊,你想辦法將碎冰壓實,擴大一點空間,我試試向邊上挖。”琦君煞答應道:“好,乖徒兒,挖到冰洞的時候小心一點,可能會有禁制。”他提醒李強後,隨手向下虛壓,只聽“嘎吱吱”一陣亂響,腳下的碎冰急速退去,很快就擴出了一段距離。

莫懷遠說道:“只要霧星上人不來阻擋,我們脫困只是時間問題,就怕她……”

琦君煞悻悻地說道:“老哥,別提那個女人,想想就喪氣!太可怕了……但願這輩子也別見到她……”莫懷遠忍不住笑道:“琦老弟,你沒有聽兄弟說嗎?她是古仙人啊,比仙人還要厲害,我們輸了有什麼難堪的,你就別再難過了。”

李強依舊幻化出兩只金色的爪子,像挖掘機一樣沿著莫懷遠留下記號的那堵冰壁挖去。他的功力突然暴漲,出手也就有點不知輕重。抓了一會兒,李強覺得不耐煩了,兩手無意間轉動了一下,九衍鎏幻化的爪子也跟著轉動起來,就聽一連串震耳欲聾的碎裂聲,玄冰壁被他攪得裂開無數條裂縫。

李強微微一怔,心里不由得一喜,他將兩只爪子都沒入冰壁里,同時攪動起來,頓時,碎裂聲猶如霹靂一般響起。其實李強是小看了自己的功力,他早就可以用仙訣裂開冰壁了,只是他從來沒有被困在玄冰里,也不知道自己的能力到底有多大,對于那些變態的大法力,他壓根就沒有想到過使用。由于莫懷遠和琦君煞都對玄冰束手無策,他誤以為自己也一定不行,所以用的都是一些小神通。

隨著九衍鎏的攪動,冰壁劇烈地顫抖起來,大塊的玄冰被粉碎。琦君煞和莫懷遠再次被李強強悍的手段震驚,兩人對視一眼,都看出對方難以置信的神色。琦君煞說道:“小怪物!我徒兒是個小怪物。”

莫懷遠說道:“他好像還沒有盡全力。”琦君煞搖頭道:“沒盡力?算了,這股剛勁太厲害了,他如果盡力還不知道會怎麼樣,玄冰要是塌陷了,我們更狼狽啊。”

李強攪動玄冰的速度越來越快,突然,他覺得九衍鎏凝滯了一下,接著便感覺到玄冰里有極其堅硬的東西。他急忙抽回九衍鎏,生怕神器受到損傷。對于玄冰他還了解不夠,所以遇到不對立即就收手了。

李強說道:“玄冰里有很硬的東西,我的九衍鎏都斬不碎它。”他邊說邊撥開碎裂的玄冰,很快,從玄冰里找到七八根深藍色的東西。

琦君煞來到李強身邊,拿過一根仔細觀看:“這是什麼玩意兒?”莫懷遠也拿過一根,他白眉微揚,說道:“這是……這是玄冰心的冰指,我還是第一次見到玄冰心,這玩意兒太難得了,再找找,看有沒有了。玄冰心只蘊藏在極寒的玄冰層里,是制煉寒性仙器的絕好材料,琦老弟,我們可以用它來煉制仙劍。”

琦君煞感到奇怪:“這玩意兒竟然還沒有玄冰寒冷。”莫懷遠說道:“它摸上去雖然沒有玄冰寒冷,但是如果用它修煉成仙劍,釋放出的寒氣比玄冰還要寒冷十倍,非常的厲害,絕對不次于玄氣。”

李強聞言大感興趣,九衍鎏的金芒猶如流動的水銀般滲進剛才裂開的冰壁里,不一會兒,他面露微笑,說道:“還有!”

李強凝神閉目,非常小心地操控著九衍鎏,片刻功夫,破碎的玄冰從金芒邊噴射而出。他雙手微動,九衍鎏帶出兩團藍色的亮光,揮手間,那兩團藍光躍入他的手中。那是凝結在一起的猶如刺猬般的玄冰心,每根玄冰心只有小手指粗細,密密麻麻的形成一個藍色的球,就像一朵繡球,非常奇特漂亮。

李強說道:“怪不得我剛才覺得九衍鎏震動了一下,原來是破掉了一朵玄冰心,可惜了。”

莫懷遠和琦君煞一人拿著一朵玄冰心,莫懷遠興奮道:“好,這才是真正的玄冰之心,琦老弟,我們一人修煉一個,呵呵,這玩意兒修成的仙劍比我們現在用的劍要好百倍。”

琦君煞將玄冰心拿在手中反複把玩,半晌,才說道:“越危險的地方越能找到天材地寶,我一直想修煉一把好的仙劍,可惜就是沒有好材料,沒想到在這個絕地里找到如此良材,可惜……可惜……”

李強奇道:“師尊,可惜什麼?”

琦君煞道:“我們很快就要轉世了,即使馬上修煉出一把好仙劍,用處也不大了……可惜了這顆玄冰心,若是讓我修煉,可以煉出一個抵禦天劫的仙寶來。”

莫懷遠笑道:“兄弟,別管你師尊,他想得太多了,反正我是要在轉世前修煉好,轉世後我什麼能力都沒有,再想修煉這種頂級的寶材也不行了。我打算將這顆玄冰心修煉成一件修真者使用的飛劍,等我轉世後,一旦有了元嬰,立即就能使用。”

琦君煞也明白莫懷遠的意思,兩人現在都是散仙,不論能力還是境界都不是修真界的修真者可以相提並論的,這時候的確是應該先做好准備,不然轉世後兩手空空,那可就後悔莫及了。他們兩人都是心高氣傲的人,是絕不會求人施舍法寶的。

李強點頭道:“不錯,求人不如求己,不過……有我在你們根本就不用求人,呵呵,師尊和大哥的事情,我無論如何都會安排好的。”莫懷遠笑道:“這個我知道,但是我們還是要有所准備啊。”

莫懷遠和琦君煞收好玄冰心,李強也將一開始找到的藍色玄冰心碎塊收起來,這種寶物,即使碎裂了也是極好的材料。他再次放出九衍鎏,奮力向前破開層層玄冰的阻隔,終于,他大叫起來:“前面有空洞,我的九衍鎏穿過去了!”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上篇:第二章 重逢     下篇:第四章 大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