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六章 海底世界  
   
第六章 海底世界

霧星寒女依舊戴著一副面罩,但是每一個人都察覺到她那陰寒的目光掃過自己。只聽她尖聲道:“天真!你欺人太甚了!哼,別以為你有個了不起的祖師爺就可以為所欲為!為什麼毀掉我的家!”

天真上人可憐巴巴地說道:“寒女,你行行好……可憐可憐我吧,我哪敢毀去你的家?再說了,我也沒有這個本事啊,你別冤枉好人嘛。”可他的樣子根本就是口是心非,眼睛里全是狡黠的笑意。

霧星上人的面罩簌簌顫抖,她惡狠狠地說道:“別以為博聚上人能護著你,惹急了我……我……”天真上人臉色一變,大叫道:“別提那個人!不然我讓你喊可憐!”兩人頓時劍拔弩張地對峙起來。

李強哈哈大笑道:“霧星上人,很抱歉,是我不小心引爆了這個星球,哈哈,既然你把我困在里面,為了脫困……不管用什麼手段,上人都不應該覺得奇怪吧?”霧星上人猛然轉身對著李強,難以置信地說道:“你……你……”

霧星上人和李強斗過,她怎麼都不相信李強能有這個本事,居然將整個星球引爆,即使她自己也很難做到的。她不知道是憤怒還是難過,隨著一陣尖利的笑聲,一股極其陰寒的藍光從她身上蔓延開來,撲向李強。

李強一揮手,九衍鎏的金芒擋在身前。他沉聲道:“霧星上人,你除了憑借自己的神通欺負人以外,就沒有別的本事了嗎?哼,這世上比你厲害的人應該還有吧,你對他們也是這樣無禮和囂張嗎?”

霧星上人的笑聲戛然而止,她被李強氣得聲音都變了:“說得好!我憑神通欺負你?我在哪里欺負你啦?我這是在自己的家里!混賬小子,是你們跑到我隱居的地方來惹事的,哼,你們要是不來,我怎麼欺負你們!”

李強不得不承認霧星上人說得有道理,的確是他們闖到霧星上人家里來的,只是他們事先並不知道極玄冰眼就是她的家,不過,這時候可不能說軟話。他質問道:“如果你大哥和師尊被困在極玄冰眼……你會怎麼做?他們來到這里只是為了躲避波納人的追殺,哼,我很奇怪,憑你古仙人的修為,竟然會欺負兩個沒有肉體的散仙,哈,了不起啊。”他狠狠地挖苦了霧星上人一句。

霧星上人尖聲笑道:“我欺負他們……我欺負了又怎麼樣?你還不是一樣被我欺負!”她終于被李強激得暴跳起來,開始蠻不講理了。

李強心里暗暗好笑,別看古仙人修為高深,論起吵架功夫來卻差勁得很,那種深入骨髓的高傲使他們不屑于與人爭吵,也根本不會爭吵。

李強點頭道:“既然你承認欺負了我們,那麼我們為了脫困而毀掉這個星球也沒有什麼不對的吧。”他不動聲色地將責任推給了對方。

可憐霧星上人真要發狂了,從來沒有誰敢和自己這樣爭辯的,而且她發現自己竟然爭不過這個小家伙。一股無名火直沖腦門,她尖聲叫道:“那就再欺負你一次,又怎麼樣?”話音未落,一團藍光飛向李強。

霧星上人一動,天真上人立即出手阻止,一道金光劈在藍光上。

霧星上人縮手收回藍光,氣急敗壞地罵道:“天真!你混蛋!”天真滿臉無辜地說道:“有話好說嘛,干嘛動手動腳的,要不……你們繼續理論,我剛聽出點意思來。”

李強忍不住要笑,剛才霧星上人突然出手嚇了他一跳,他現在一點都不想和這個女人動手。他趁機說道:“霧星上人,你禁制我們,我們破掉禁制,算是打了個平手,你也沒有丟臉,這算是個誤會吧,我給前輩賠禮道歉,如何?”

霧星上人也不是傻瓜,但是就這樣放過李強,她心里實在不甘。極玄冰眼是她修成古仙人後唯一的住處,除了極少數好友外,沒有任何人知道。她一直隱居其間,曆經了無數的歲月才將這個星球修成現在這樣,玄海被毀她還受得了,整個星球被毀,就等于徹底毀掉了她的隱居地,她當然不會善罷甘休。可是現在無法和李強爭斗出氣,有天真上人護著他,霧星上人知道自己沒法贏。

天真上人心里更明白,極玄冰眼被毀掉了,霧星寒女的實力等于損失了一半,她暫時不能調動窨窿玄氣助陣,僅憑自身的修為,是無法和這麼多高手爭斗的。他笑嘻嘻地說道:“寒女,算了吧,你好意思和幾個後輩小子爭勝負?你看,小家伙都道歉了,嗨嗨,不打不相識嘛,寒女,就聽你一句話了,實在忍不下去,我陪你打?如何?”他也來了一句“如何”,和李強兩人一軟一硬的拿話來逼她。

霧星寒女被這兩個家伙搞得暈頭轉向,她自從成仙後就很少和人交往,接觸的只是最老的那批古仙人,得到神器後更是閉關不出,她如何能斗得過天真上人和李強這些見多識廣的人。她氣呼呼地懸在空中,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李強知道,這時候要是有人打個圓場,霧星寒女一定會順勢下台,只是一時間找不到這樣的人,可惜魅兒不在這里,要是有魅兒這個鬼靈精在,一定能哄得住霧星。他轉眼看見黛南楓禦,心想:“也許楓禦大姐可以。”

黛南楓禦一直呆呆地懸在空中,她根本插不上話,心里對霧星寒女的成就羨慕不已。女仙人本來就很少,成就很高的女性古仙人就更少了。她心里一直在琢磨,要是能進入古神藏,也許可以找到更好的修煉方法。正在胡思亂想之際,李強傳音過來:“楓禦大姐,幫幫忙,快上去和霧星上人……”

黛南楓禦的心思不知道飛到哪里去了,李強的話她根本沒有聽明白,她愣了一下,問道:“什麼?”李強心里不由得一聲歎息。果然,霧星上人已經從最初的混亂中清醒過來,她冷冷地說道:“哼,這件事情不算完!別以為你們人多,我也有朋友!”

霧星上人似乎真的被激怒了,以她的身份說要找朋友幫忙,可想而知她的朋友肯定也是非同小可的人物。這下連天真上人也感到頭疼了。

赤明是唯恐天下不亂,他嬉皮笑臉地說道:“哎呀,這下可要群仙亂舞啦,打他個天翻地覆!嘿嘿,熱鬧大啦。”

眾人被赤明說得毛骨悚然,這件事情可大可小,若是霧星上人咽不下這口氣,真的找來幫手,那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天真上人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說道:“寒女,你想不想去古神藏?”霧星寒女說道:“廢話!沒有哪個古仙人不想去古神藏的,哼,但是我知道,真正的好東西是輪不到我們的,我就不信這次元古上人、元木上人和博聚上人會不出手,他們要是都出來,我們還能得到什麼?”

天真上人詭異地笑道:“別忘了,我剛見到你的時候,說過什麼?”

霧星寒女一怔,說道:“難道……難道你打算從……”天真上人擺手制止她說下去,接著說道:“你猜對了,去不去?”霧星寒女這次回答得極快:“去!我去!”天真上人笑道:“就是嘛,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來,和小家伙打個招呼。”

李強被他們兩人的舉動搞糊塗了,他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但是搞不清什麼地方不對勁,不過能化解和霧星寒女的恩怨,他也挺開心的。和古仙人結仇可不妙,要是和女古仙人結仇,那就不僅是不妙,而是恐怖了。

乾善庸和軒龍神態自若地看著這一切,兩人似乎一點都不吃驚,只是相互看了一眼,依然一言不發地懸在空中等待。只有赤明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在說些什麼,他是個精明的家伙,一看就知道兩個古仙人一定是達成了某種默契,不然霧星上人可不是那麼好說話的。

李強因為不太關注古神藏,所以也沒有深究天真和霧星在搞什麼名堂。

霧星上人蒙面的星霧紗上藍星閃爍,她盯著李強說道:“小家伙,在極玄冰眼你是第一個讓我吃虧的人,哼,我原本也是修神者,可惜……這次算你幸運,有天真幫你。”她的言下之意就是“我不追究了”。

李強笑嘻嘻地施禮道:“呵呵,霧星上人要是不發怒,還是很有淑女形象的。李強拜見霧星上人,請恕小子無禮。”他向來都是見好就收的。

霧星上人聽出李強話里的一絲挖苦,但她既然放過這件事,也就不便再計較了。她點頭道:“極玄冰眼重新收縮後,會形成新的玄冰星球,這里一樣是我的家,不過,以後再也不希望你們到這里來了。”她恢複常態後,說話的聲音變得異常恬美,絲毫聽不出剛才的蠻橫霸道。

所有人都放松下來,畢竟和霧星上人這樣的高手爭斗太吃力了,能夠化解是最好不過的。赤明肆無忌憚地說道:“啊,這個你放心好了,要不是我大哥到這里來,我老赤是絕對不會來的,冷都冷死了,又不好玩。”

連天真上人都覺得赤明這家伙的確是欠揍,他說話好像不經過大腦思考的。霧星上人正好有了這個出氣的機會,她陡然一腳踢出,這一腳快得無與倫比,赤明根本來不及躲閃,怪叫著就翻滾出去,竟被踢出幾百米外。這還算好的,等到他飛回來的時候,眾人才發現他渾身冒著青霧,一個勁地哆嗦道:“哇呀,好冷啊!”

李強有一雙神眼,他清楚地看到霧星上人出腳,纖弱圓潤的玉趾踹在赤明背上的時候,一道青芒也隨即印了上去。李強知道那是極寒之氣,他揮手一道金芒罩上赤明,霎時間化解了那股寒氣。赤明是一時大意了,沒有催動戰衣的防護,他緩過勁來,不服氣地叫道:“干嘛踢我?”

霧星上人嬌笑道:“踢你又如何?”噎得赤明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實力不如人,再說難聽話就是繼續找苦吃。

乾善庸說道:“我們離古神藏不算遠了,現在就去嗎?”天真上人似乎早就有准備,他搖頭道:“不去,這時候去沒有意思,哼哼,我們先到古神藏後面去,等時機成熟了再進去。”他看看莫懷遠和琦君煞道:“他們兩個不能去,得找個地方讓他們休息。”

琦君煞一直看護著莫懷遠,聽到這話不禁問道:“為什麼我們不能去?”

霧星上人直言不諱道:“你們進不去,修為不足,進去就死定了。”琦君煞的臉都扭曲了,他一言不發,繼續照看著莫懷遠,心里很不是滋味。不一會兒,莫懷遠睜開眼睛,笑道:“好神奇的靈丹,我沒事了。”琦君煞向莫懷遠悄悄傳音,兩人不知在商量著什麼。

李強知道師尊的心情,他也不好多說什麼,便岔開話題問道:“我們現在到哪里去?”天真上人說道:“我帶你們去個地方,那里隱居著我的一個朋友,我們去騷擾他一番。”他袍袖一揮,帶著眾人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空中。

這是一個隱秘的地方,天真上人連續穿過幾道禁制才停下身來。霧星上人奇道:“你是找天趣上人?”天真上人嘿嘿笑道:“是啊,我不找他找誰?哈,原來你看出他的禁制手法了。”

霧星上人嬌聲道:“原來他躲在這里啊,沒想到還是我的鄰居。”

赤明四處張望,說道:“奇怪,前面什麼也沒有啊?好家伙,這個禁制厲害!”他猛然察覺到前面有一個超大型的禁制。天真上人說道:“當然看不見,天趣最擅長的就是隱藏禁制。”他一邊說著一邊掐動靈訣打出。

星空開始扭曲,一陣劇烈地波動後,一顆海藍色的星球出現在眾人眼前。李強贊道:“好啊,真是很奇妙。”他好奇地問道:“天真……天趣?你們是師兄弟?”天真上人斷然否認:“不是!”霧星上人說道:“天趣是哥哥,天真是弟弟,他們是親兄弟!”

乾善庸只知道有天真上人,從沒聽說過天趣上人,但是他如果真是天真上人的親兄弟,那一定是一個隱世高人。他忍不住問道:“天趣上人是不是從來都不出來的?”天真上人咧嘴道:“那家伙……我叫他無趣!”

悄無聲息中,一個極其華美的像涼亭似的玩意兒出現在眾人眼前,仿佛是由整塊美玉雕鑿而成的,散發著淡紫色的光暈,頂部是一大四小的五個尖角,上面布滿了美麗的花紋,五個尖角上都浮著一團淡淡的霧氣,順著尖角向下飄蕩,頂部在霧氣中忽隱忽現,顯得異常神秘。涼亭的底部由整塊的墨玉構成,更加襯托出上部的華貴美麗。

天真上人嘟囔道:“還是那麼無趣,走啦,我們上去。”他率先跨入,李強緊跟著進去,很快,所有的人都站在那玩意兒上面。一道紫色光華閃動,那座涼亭似的東西落到海藍色的星球上。

眾人都被眼前的美景震撼了,只有天真上人和霧星上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他倆早就不奇怪了。

這是一個絢爛的海底世界,無數色彩斑斕的怪魚在水中游動,遠處朦朦朧朧顯露出巨大的宮殿般建築,閃著藍幽幽的光華,海底的地面上全是拳頭大小的五彩玉石,忽明忽暗的折射光將眾人的身影映照得十分怪異。

李強忍不住歎道:“真是大手筆啊,竟然構築了一個水下世界,讓人不得不佩服。”

天真上人不以為然地說道:“這有什麼用!天天躲在這里,活得真無趣!這里的景致再好,看多了也就這麼回事兒,唉,我這個哥哥實在是無趣得很。我好可憐啊,攤上這麼一個兄弟。”眾人對他這句“我好可憐啊”頭痛到了極點,李強隨口敷衍道:“嗯,的確可憐,可憐。”

赤明“噗哧”一聲,急忙轉過身去。天真上人一臉委屈地看著眾人,李強忍不住打了一個寒噤,賠笑道:“我是說……我可憐……我好可憐啊……”天真上人連連搖頭:“好難聽啊,你這麼帥氣的小家伙喊什麼可憐啊,有病!”李強頓時啞口無言,想不到天真這家伙挖苦起人來也是氣死人不償命的。

海水被完全排斥在涼亭之外,仿佛有一層透明的玻璃隔開了海水。眾人說話之際,形似涼亭的法寶發出輕微的震顫,只見遠處一點白光飛來,眾人耳邊響起“嘩嘩”的水聲,不一會兒,一條寬敞的通道出現在眼前。

天真上人看了看李強,說道:“我們走過去吧,你們是第一次來,可以看看這里的景致。”他當先走入通道里。

這是一個透明的通道,李強試著用手去觸摸,奇妙的是手一下就伸進海水里,沒有一點阻隔,他心知這是一種很奇妙的禁制,能做到如此微妙的平衡,沒有一定的神通是辦不到的。

眾人一路行去,魚群不時地盤旋在通道外面。赤明很是好奇,他突然伸手抓住一條半人高的怪魚,一把拽進通道里,舉在眼前仔細察看。

李強說道:“小明,放了它!”

赤明一揮手將大魚扔了出去,說道:“看上去顏色很漂亮,抓到手上就不好看了。”

霧星上人飄然而行,她身上自然流露出一股陰寒之氣,靠她那一邊通道的海水竟然一塊一塊地凝結起來,沒等完全凝固,她已經走遠,那些冰塊隨即飄散在海里。莫懷遠和琦君煞眼里流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他倆都知道這是霧星上人功力進入極致的表現。

遠處的宮殿越來越大。那是一個個半圓形的藍色氣泡支撐起來的世界,所有的建築都由一種透明的材料構成,不過顏色各有不同,淡藍、粉綠、淺紫、暗紅,種種顏色都散發著淡淡的光彩,每一處建築都很華美,奇怪的是看不見一絲有人居住過的痕跡,仿佛建成後就一直空在那里。

李強好奇地問道:“天真,你哥哥是一個人住?”

天真上人說道:“你以為有多少人?我們古仙人大都是單獨居住的,除了那些波納古仙人,你看寒女就知道了,古仙人一旦開始修煉,沒有一定時間是不會出來的,搞一幫人待在隱居地那還不亂套啊。”

李強心里不禁嘀咕,他記得在家鄉的時候,即使是大富豪也不可能占據太多的土地,而古仙人一個人就能占據一個星球甚至更多,真是令人難以想象。

這里的地面非常有特點,是用海里的五彩玉石鋪就的,所有彩石都融合在一起,地面平滑得沒有一絲接縫,仿佛天然生成的一般。眾人都注意到這里的靈氣十足,黛南楓禦贊歎道:“這里的靈氣和仙界差不多了。”

李強不時地和琦君煞、莫懷遠閑聊幾句,說說分別後發生的一些事情。李強說道:“莫大哥、師尊,這次轉世到我的家鄉去吧,如果順利的話,我很快就要回去了,那時候我們又可以在一起了。”

琦君煞的情緒有點低落,他漠然道:“一切都得重新開始,要修煉到仙人的境界,還不知道要多少歲月……”莫懷遠拍拍他的肩膀,說道:“老弟,有多少人可以重新開始的?這次機會是兄弟拼命爭取來的,若是我們自己都不珍惜,那就辜負兄弟的一番努力了。”

乾善庸一直注意著李強,他問道:“老弟,要轉世的就是他們兩個?”李強點頭不語。乾善庸笑道:“可惜一開始我太愚鈍了,不然也抓你做徒弟,哈哈。”黛南楓禦被乾善庸逗笑了:“是啊,誰能想到他會變得這麼厲害,嘻嘻,真是可惜了。”

李強哆嗦了一下,笑道:“哈,你們就饒了我吧,我要那麼多師尊干什麼?又不能當飯吃,師尊有一個就好,多了沒用!”軒龍笑著插話道:“還是青帝有眼光啊。”天真上人和霧星上人都不屑地哼了一聲。

說話間,眾人來到一個大殿前。這里的大殿和尋常的大殿有所不同,大殿的頂部就是禁制的海水,深黑色的大殿基石高達數十米,沒有任何階梯可以攀上大殿,必須飛上去才行。眾人隨著天真上人飛到大殿上。空曠的大殿上排列著七十二根巨大的淺藍色柱子,上面雕琢著各種形象的魚類,李強一看就知道大殿里是幻陣。

天真上人上殿後就大喊大叫道:“老趣,你兄弟來看你啦,快出來!”他是運功喝出的聲音,整個大殿被他霹靂一般的聲音震得亂顫。霧星上人說道:“天趣上人可能還在修煉吧,這樣叫喊他能聽見?”

李強等人都默默地等待著,他們畢竟都是晚輩,這時候不宜多說話。

天真上人嘟囔了一句:“真是無趣,就知道修煉的呆子!”他再次大喝道:“老趣,老哥,你要是再不出來,我就把你這個海脊殿翻過來!”他話剛說完,赤明就“哧哧”地笑了,小聲對李強說道:“哇呀,真是厲害。”

只聽大殿里隱隱傳來聲音:“你試試看……”

天真上人頓時變了一副苦臉:“老哥,你真是沒趣,快點出來啦,有客人來了。”

赤明嚇得一縮脖子,悄悄傳音給李強道:“咦,這家伙的口氣變了嘛。”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上篇:第五章 破凡絕     下篇:第七章 封神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