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七章 封神牌  
   
第七章 封神牌

海脊殿里原本空無一物,一陣煙云閃過,露出海脊殿的本來面目。李強明白,這是主人去除了原先的禁制。

大殿上已經不是用華麗可以形容的了,每一件物品都美輪美奐,形狀也是稀奇古怪,大殿正中央有一塊巨大的屏風狀物品,上面刻畫的山水猶如真實的景致。乾善庸露出驚訝的神色,李強在他身邊小聲問道:“乾大哥,那是什麼玩意兒?”

乾善庸小聲道:“那是一件神器,名叫封神牌,據說里面自成世界,在里面修煉好處很多,還可以當作武器來用,很厲害的。”

一點金光從封神牌上閃過,一個高大健壯相貌俊美的青年出現眾人眼前,他身穿海藍色的袍服,左手胳膊上套著五只黑色圓箍,看上去像是法寶,腰系一條銀色的絲絛,上面綴滿了雀卵大小的明珠,一頭漆黑的長發散落在肩。他的額頭寬大,兩道濃眉猶如漆畫,最奇特的是一雙眼睛,竟然閃爍著藍色的光華。他不苟言笑地看著眾人,眉頭微微皺起,說道:“天真,你到這里來干什麼?”

天真上人可憐巴巴地說道:“你還是老樣子,唉,我就不能來看你啊?這個兄弟做的真是沒勁,唉,我好可憐啊!”天趣上人退後一步,無可奈何地說道:“行啦,別喊可憐了,每次見到你……算了,快說,你到這里來干什麼?”

霧星寒女在一旁說道:“天趣,我們過來玩玩不行嗎?”

天趣上人仔細看了看她,突然露出笑容:“原來是寒女啊,干嘛蒙著一塊星霧紗,不想見人啊?奇怪了,今天是什麼日子,怎麼都跑到我這里來?這幾位又是誰啊?”霧星寒女哼了一聲,不再說話。

天真上人一把將李強推到前面,說道:“他是李強,來,見見我這個無趣的老哥。”

天趣上人打量了李強一眼,淡淡地說道:“哦,竟然是修神者,很少見啊。”天真上人連忙向李強解釋道:“小家伙,別奇怪,他一向都是這樣,用下巴看人的。”李強被天真逗笑了,天趣可不正是揚著頭,用下巴對著眾人。李強說道:“見過天趣前輩。”

天真一個個的介紹過去,天趣微微點頭示意,然後對天真說道:“既然都來了,我要是不歡迎,你又該跟我搗亂了。抱歉,閉關太久,人也麻木了,有什麼不禮貌的地方……你們就怪他吧。”他用手瀟灑地一指天真。

乾善庸等人都很拘謹,李強和赤明也不多說話,他們對這個天趣上人太陌生了。

霧星寒女說道:“天趣,我聽說你一直在封神牌里修煉,能不能讓我見識一下你的潛修地?”天趣上人無所謂地說道:“也好,我們到里面去談。”他只看了封神牌一眼,一道紅光就將眾人卷了進去。

封神牌里就像是另外一個世界,有山有水,樹木雜草怪異的動物應有盡有,李強看不出有一絲幻境的跡象,這里和真實的世界幾乎一模一樣。

天趣上人帶著眾人落在一處建築群里,眾人驚訝地發現,這里有很多的人。莫懷遠和琦君煞更是感到震驚,因為這些人中有不少散仙。

天趣上人似乎知道他們驚訝什麼,他淡淡地說道:“在封神牌里,散仙沒有天劫的困擾。”

李強奇道:“天趣上人從來都是閉關修煉的,那麼這些散仙是如何進入封神牌的呢?”

天真上人說道:“封神牌有許多出路和入口。”李強這才明白,封神牌和天姑隱居的地方有某些相似之處,里面已經形成了自己的世界。

那些散仙看見天趣上人後,一個個都上前招呼行禮。李強冷眼看去,天趣竟然一點架子都沒有,他微笑著和那些人說話。不一會兒,從遠處飛來一男一女,見到天趣後飛快地落下,李強駭然發現,這兩個人居然是妖仙。

兩個妖仙看見天趣似乎很興奮,那個女妖仙更是摟著天趣的胳膊,開心地說道:“大哥哥,大哥哥,你從博日山出關啦?怎麼一直都不來看我們,咦,他們是誰?有新人進來嗎?大哥哥不是不再出去了嘛?”她旁若無人嘰嘰喳喳地說著,活潑得像一只黃鸝鳥。

天趣面露微笑,說道:“他們是我的朋友,過來玩的,我介紹你們認識。” 男妖仙的名字叫埔紐,女妖仙叫頤珍,兩人都顯得很友好。頤珍鼓掌道:“好啊,好啊,這里的人我都已經認識了,又有新朋友結識……太好啦。”

李強一時間搞不清楚他們和天趣的關系,他還一直記得厲禁天君的話,妖仙是古仙人收集的珍品,但是現在這兩個人看不出是被天趣收集的,他們之間的關系好像很好。

天趣還用了不少散仙來管理封神牌里的世界,其中最有名的一個叫戎辰牙,由于這里不用渡劫,所以他的功力極高,不次于黛南楓禦,莫懷遠和琦君煞根本就比不了。最讓眾人感到吃驚的是,這里有很多修仙者,不過功力都不算高,大約和修真界的元嬰期高手差不多,其中也有極少數人擁有合體期或者散仙的實力。

這里是一個自成的修煉世界,憑著封神牌的威力,沒有任何天劫和魔頭可以入內,但是也有一個很大的缺陷,在這里修煉的人不能走出封神牌的世界,比如散仙,只要到了外面的世界,過不了多久,天劫就會降臨,所以這里的人只能生活在封神牌里。

天趣自從進入封神牌後,臉上就一直洋溢著滿足的微笑。天真上人感慨道:“你得到封神牌後就很少出去了,你看這些後輩小子,沒有一個知道你的,唉,老哥,可憐我被禁錮在貝冶丹鼎里那麼久,你都不聞不問,我好可憐啊。”

天趣微微一笑道:“你永遠都不會了解封神牌的好處,你被禁錮在貝冶丹鼎里……你自己想想得了多少好處,就憑你躁動不安的性格,不被禁錮在貝冶丹鼎里,怎麼可能修到現在的境界?我要是去救你才奇怪!再說了,貝冶丹鼎是始隱者元古上人的寶貝,我就是想救你也是不可能的,憑我的修為去跟他老人家斗,那是活的不耐煩了!”

天真上人被他噎得直搖腦袋,他氣哼哼地說道:“你們大家聽聽!我竟然有這樣的兄弟!唉,我……”周圍的人不約而同向後退了一步,果然,他又來了一句“我好可憐啊”。

赤明實在忍不住了,小聲說道:“大哥,你知道什麼是心眼里發癢的感覺嗎?恨不得掏出撓撓,可又撓不到……”李強莫名其妙地問道:“什麼意思?”

琦君煞也小聲道:“我也有這樣的感覺……”他用眼神示意是指天真上人。李強笑道:“這只是他的口頭禪罷了。”乾善庸說道:“你當然不會覺得怎樣,但他們的修為都不如你。”李強心里一動,看來天真的修煉功法和他的為人有極大關聯,由于自己的功力足夠高了,所以天真的話對自己影響不太大,可是對其他人就不同了。

頤珍顯得很開心,她站在天趣上人身邊,一個一個看過來,最後眼光落在赤明和琦君煞身上,這兩個人都有著俊美異常的相貌。她飄到琦君煞身前,笑眯眯地嬌笑道:“小弟弟,你是散仙嗎?你好漂亮啊。”

琦君煞沒好氣地說道:“是啊,我是散仙!小丫頭,我老人家什麼時候變成小弟弟了?我……還漂亮?哇呀呀……這是什麼話!”他心里十分不爽,自己一次天劫都沒有經曆過,現在的外形還是少年人的模樣,只有經過天劫之後,他才能稍稍改變一下容顏,他早就不滿意自己這副少年形象了。

頤珍覺得他很有趣,咯咯笑個不停。琦君煞有點惱怒了,臉都漲紅起來。他的臉皮一向很厚的,這次竟被一個漂亮的女妖仙氣紅了臉。

李強匪夷所思地看著琦君煞,他知道師尊的驕傲,但是被人叫了一聲小弟弟就氣得滿臉通紅,他還是第一次看見,不禁詫異道:“師尊……你……你……怎麼啦?”

琦君煞氣得抬腳就踹,他現在已經踢不中李強了,眼看著李強一動不動,這一腳就是沒有踢到他。琦君煞泄氣道:“唉,小丫頭走開!”他徑直走到莫懷遠身邊,揚著頭看天。李強撓撓腦袋,悄聲笑道:“這有什麼,看不開嘛。”

頤珍轉身飄到赤明身前,還沒開口,赤明就嬉皮笑臉地說道:“小妹妹,是不是看哥哥我也很漂亮啊,嘿嘿,交個朋友吧?”他伸出曾經的魔爪抓了過去。頤珍嚇得向後連連飄退,驚呼道:“咦,你干什麼呀?”琦君煞頓時睜大眼睛,他猛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道:“我怎麼忘記這一招了,唉,好帥的以攻為守!”

赤明笑嘻嘻地說道:“握握手嘛,跑什麼啊?我老赤現在又不吃人。”

乾善庸偷眼看去,只見天趣和天真都是滿臉微笑,似乎覺得很有趣的樣子,他忍不住說道:“上人,我們到哪里去談?”天趣說道:“到這里來。埔紐,你去安排一下,就在清涼殿……讓戎辰牙也過去。”埔紐施禮後化作一道青煙消失了。

天趣道:“我們順著這條路走走吧,順便看看封神牌里的風光。”

天趣向大家簡單介紹了一下封神牌。這件神器也是從古神藏得來的,是博聚上人送給天趣的,封神牌和貝冶丹鼎是同一個級別的神器,在這一界屬于頂級神器,當然,真正的頂級神器是不會存在于這一界的,這一界的神器都是神人離開時遺留下來的。

封神牌有兩部分功能,一是自成空間,由封神牌的主人隨意安排,另一個功能是作為武器,它最大的作用就是禁制,任何一個高手被禁制在封神牌里,除非主人想放你,否則永遠也別想逃出來,封神牌的主人可以掌控一切,非常的厲害。

李強注意到路上不時有人飛過,路面是由米粒大小的細碎玉石鋪成,而且完全是被禁制的,上面看不到一絲塵土。這里的建築不算多,規模也很小,但是每座建築都精美無比,各種彩光交相輝映。每座建築相隔幾百米遠,空地大部分由植物分隔,各種植物爭奇斗豔,人工化的痕跡十分明顯。

天趣說道:“這里的環境都是大家自己動手修建的,有不少人在別的地方隱居修煉,這里是他們的交流地點,互相交流修煉的心得,交換法寶,這里很少有人爭斗。”他的語氣里流露出一種自豪感。

天真眯著眼睛,稀疏的眉頭微微皺起,不屑地說道:“這里當然不用爭斗,他們活在封神牌里,少了天劫的磨練,永遠也別想體悟到更高的境界,這里只會把人養傻掉!哼,有什麼值得開心的?”

天趣一副悲天憫人的樣子,說道:“你不懂的,他們很滿意現在的狀況,讓他們出去才是最殘忍的事情。”

莫懷遠和琦君煞兩人原本有點羨慕這里的散仙,聽了天真上人的話,心里觸動很大。莫懷遠輕聲歎道:“琦老弟,還是憑自己的本事拼斗活得才有意義,我覺得天真前輩說得對。”琦君煞點頭道:“所以,我們無論如何也要轉世重修。”

眾人一路走去,很快來到一處不大的綠色殿堂,那是由藤蔓生長而形成的大殿。乾善庸贊歎道:“誰能有如此出神入化的木禁制,這是筋紫玉藤吧?”天真說道:“小子眼光不錯啊,這棵筋紫玉藤的種子還是元木上人送的呢。”

乾善庸、軒龍和黛南楓禦都嚇了一跳,元木上人就是青帝,他們沒想到天趣竟然和青帝也很熟悉。

清涼殿十分清涼,筋紫玉藤的枝條被一種神奇的禁制控制著,整個大殿的地面都由筋紫玉藤生長而成,有趣的是上面竟然長出無數的細小花紋,仿佛是精心編織出來的。大殿上一共有十八根合抱粗的巨柱,也是由筋紫玉藤生長而成。李強伸手撫摸,柱子光若紫玉,細看可以察覺到里面流轉著紫色的霞光。大殿頂部垂下縷縷紫色藤條,上面長滿了一串串紅色的果實,一陣陣清香幽幽散開,霧星寒女忍不住稱贊了一句:“好!比我的玄冰大殿自然有趣得多。”

眾人隨意坐下。赤明習慣性地躺下伸伸懶腰,他兩手枕著頭,大腿蹺著二腿,一副很陶醉的模樣。李強盤腿而坐,問道:“天真,我們什麼時候走?”

天真笑道:“急什麼,還有一段時間,這時候去……時機不對,而且,我們從後面進去,出口就是通過封神牌。”他似乎非常有把握。

天趣疑惑地看看天真,問道:“從封神牌走?天真,你是什麼意思?”

天真神秘兮兮地向他招招手,天趣一動都沒動,不耐煩地說道:“你就說吧,這里全是你帶來的朋友……”天真舉手道:“你……唉!你知道古神藏要開啟了嗎?”天趣點頭道:“早就知道了,那又怎樣?”

不等天真回答,他又接著說道:“古神藏每次開啟,只有幾個最厲害的家伙可以得手,我們去除了得到一些一般的神器,還能怎麼樣?我有封神牌就心滿意足了,根本就不奢望能得到修神典籍……輪不到你我出手早就被人搶走了。”

天真得意地笑道:“這次不同,有他在!”他用手一指李強。天趣驚訝道:“他?為什麼?”

乾善庸插話道:“這個我知道。”

李強忍不住叫起來:“我都不知道,你們知道什麼?”他心里實在不是滋味,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事情,別人反而好像都知道,要不是為了莫懷遠和琦君煞的轉世,他真想一走了之。

天真道:“他是開啟古神藏的關鍵。”天趣的眼神都變了,他驚訝地說道:“這……這怎麼可能?開啟古神藏都是有大神通大法力的人,自從元古上人、元木上人和博聚上人最後一次開啟古神藏後,他們又想盡辦法試圖再次打開古神藏,可是沒有一次能夠成功,他……不可能的!”

天真說道:“你一直躲在這個封神牌里,外面的世界什麼樣你現在根本就不知道!哼,我脫困後見到……算了,不提他!害得我在貝冶丹鼎里苦修了那麼長時間……唉,我好可憐啊!”琦君煞等功力較弱的人忍不住抱著腦袋,心里大喊救命,這老家伙簡直是在折磨人。

天趣說道:“他老人家說什麼?”他心里明白天真還是去見博聚上人了。

李強再次大叫起來:“天真!你說清楚一點,不然老子就不去什麼古神藏了!”

天真發覺李強真的有點惱怒了,他微微晃動身軀,移到李強身邊,笑嘻嘻地說道:“小哥兒,別惱啊,其實,開啟古神藏不論對你還是對古仙人都有莫大的好處,你知道,現在的修煉方法越來越不對了,只有尋找到古神人遺留下來的修煉方法,才能校正現在的修煉方法,尤其你是修神者,對你的幫助比我們的還要大啊。”

天趣已經開始相信天真的話了,他也幫著解說道:“如果你能開啟古神藏,所有古仙人都會感激你的。”李強苦笑道:“真是搞不懂,我什麼時候成了開啟古神藏的關鍵了?我……他奶奶的又不是鑰匙!簡直是莫名其妙嘛。”

琦君煞知道李強是吃軟不吃硬的性格,兩個古仙人如此和他商量,他即使心里不爽也不會一口回絕的。但是琦君煞卻不願意讓李強受委屈,于是說道:“乖徒兒,你要是不想去就別勉強,我和你莫大哥一定支持你!”莫懷遠也點頭道:“是啊,即使不轉世也沒什麼,兄弟,我們陪你回封緣星去。”

這下不但天真慌了手腳,連乾善庸也沉不住氣了,他急忙說道:“這麼多高手一起去,不會有什麼危險的,老弟不會真要走吧?”

李強知道師尊和莫大哥是關心自己,不肯讓自己受委屈才這麼說的,自己又怎能放棄他們唯一的轉世機會呢?他笑道:“去是要去的,我只是奇怪,孤星大人不是已經進入古神藏了嘛,他怎麼會困在那里的?”

乾善庸猶豫了片刻,說道:“木龍,你來說吧。”李強心里不由得苦笑,看樣子只有自己還懵懵懂懂的什麼都不知道。

軒龍說道:“孤星大人怎麼進入古神藏的我不清楚,因為當時我護著他們兩個,沒法跟孤星大人一起走。聽厲禁天君說,孤星大人已經進入了古神藏,他解開了第一層的禁制,但是被第二層的禁制困住了,為這件事,青帝也來到了這一界。其實,我現在才知道,所有的古仙人都被驚動了。”

乾善庸說道:“因為孤星大人能夠進入古神藏,也就證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你也能進入!”李強聽得莫名其妙:“老乾,軒龍老哥,你們說什麼啊?這件事情和我有什麼關系?”他想破腦袋也不明白,古神藏會和自己有什麼關系。

乾善庸搖頭道:“如何證明和你有關系,說實話我也不知道,但是元古上人、青帝他們都知道。”

天真說道:“嗯,那個……他也知道,所以我才到極玄冰眼去找你的。”他指的是博聚上人。李強做夢也沒想到有這麼多高手在關注自己,心里不知道是困惑還是自豪了。

霧星寒女臉上的星霧紗微微一動,她歎了口氣道:“我的隱居地算是白毀了。”她終于明白李強背後有多少高手在注視著,若是她毀了李強,天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以她膽大妄為的性格,都感到有點後怕。

李強無可奈何地看著眾人,他回想起從青帝到天姑對自己的各種做法,這才明白他們不但會推測事情的發展,還能算計到自己的行動目標,自己一直絲絲入扣地被他們套著。現在就是知道自己被利用,他也無法退出了,除非放棄琦君煞和莫懷遠轉世的希望。至于怎麼開啟古神藏,李強倒不再多想了,憑著天姑、青帝和博聚上人的實力,他們絕不會無的放矢的。

天真說道:“小哥兒,有些事情是說不得的……也罷,我稍微透露一點吧。你現在已經到了自爆的邊緣,也就是所謂的內神劫,你修煉的天薦章,最忌諱的就是功力快速增長,你知道元木上人的進境嗎?他提升一個境界要花費成千上萬年的歲月,而你只用了極短的時間就達到七星天境界,那是什麼樣的境界?那是快要和我們這些老家伙差不多的境界了!如果沒有人幫助,你將必死無疑!”

李強被他一下說中心事,在極玄冰眼里他誤服了渡罹神丹,導致功力狂漲到七星天境界,雖然他竭力控制在極動之心境界,但是已經無法退回到原來的境界。從天真的話里,他知道博聚上人早就算出自己會突然跨進這個境界,也就是說他們根本不愁自己會不去。他心里暗想,這些老家伙真是老謀深算。

事關李強的生死,琦君煞和莫懷遠也緊張起來。莫懷遠試探著問道:“天真前輩,我兄弟……你們會幫他嗎?”琦君煞更加緊張,他緊盯著天真,差點讓人誤會他准備出手了。

天趣突然笑了起來:“奇怪,你們兩個緊張什麼?”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上篇:第六章 海底世界     下篇:第八章 清涼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