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八章 清涼殿  
   
第八章 清涼殿

莫懷遠淡淡地說道:“他是我兄弟。”話語里流露出理所當然的意味。天趣搖搖頭,他是高高在上的絕世隱士,對世俗的情感幾乎已經淡忘了。聽了莫懷遠的話,他心里湧起一種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覺。

天真說道:“放心吧,這只是舉手之勞。”

說話間,埔紐帶著一個散仙進來,頤珍嬌聲笑道:“辰牙弟弟來了。”

戎辰牙施禮道:“上人。”李強好奇地看著他。

戎辰牙沒有穿仙甲,只穿著一身純黑的長袍,似乎是用怪獸皮制成的,脖頸處盤著一圈銀色的粗鏈,上面綴著一顆雞蛋大小的藍色珠子,垂在胸口中央。他有一雙銳利的眼睛,看上去很嚴肅,一頭黑發隨意盤紮著,上面插了一根黑色發簪。

天趣說道:“辰牙,這是幾位朋友,你認識一下。”他一一作了介紹,又道:“戎辰牙是這里的大宗,封神牌里的事情都由他來管理,大家若有什麼事情,只管找他解決。”所謂的大宗,就是這里的大管家。

戎辰牙上前拜見眾人。天真可憐巴巴地說道:“小牙,我沒有禮物給你,你知道的……我是窮光蛋一個。”戎辰牙看來認識天真,他認真地說道:“前輩,我沒有討要禮物,能見到你老人家,辰牙就很開心了。”天真皺著稀疏的眉頭,嘴里嘖嘖有聲:“看看,小牙多麼懂事啊。”

赤明“噗哧”一聲笑了:“你這個長輩當得很便宜啊。”

因為天真不給禮物,霧星寒女、乾善庸、軒龍、黛南楓禦還有莫懷遠、琦君煞他們也都不好意思送禮物了,只有李強,他是習慣送禮的人,隨手掏出一顆枯青神丹就遞過去,笑道:“戎兄,沒有什麼好東西,這顆神丹送給你。”

天趣一眼看見,驚訝道:“七集丹中的枯青神丹?好家伙,辰牙有福了。”

天真瞪了李強一眼,乾善庸直搖頭,軒龍連連苦笑,霧星寒女後退一步,看不到她的表情,赤明若無其事地看著,咧咧嘴沒說話。李強這麼做幾乎將這些人的面子全部掃光了。

七集丹在古仙人心目中都是極品神丹,何況是一個散仙。戎辰牙又驚又喜,沒想到李強會送給自己如此珍貴的神丹。在封神牌里,爭斗極少,又沒有天劫的磨練,要想進一步提高自己的修為,除了苦修之外,只有藉靈丹妙藥來提升功力,這比送什麼法寶都要難得。他掩飾不住內心的激動,連聲說道:“謝謝,謝謝前輩。”

李強笑道:“我可不是什麼前輩,他們才是。”天真終于忍不住了,大叫道:“哇呀,臭小子……你……你簡直讓我沒臉做長輩啊!”李強兩手一攤道:“你有沒有臉做長輩……與我何干?”天趣禁不住哈哈大笑。

頤珍和埔紐一左一右跳到李強身邊,兩人同時伸手道:“還有我!”

李強為人十分豪爽,身上的神丹多得是,于是又毫不在意地送出兩顆。

乾善庸等人見李強如此,也只好掏出一些奇珍異寶來分別送人,只有天真和赤明裝著什麼也沒有看見。琦君煞和莫懷遠都是散仙,在眾人中屬于晚輩,兩人心安理得地站在一旁不說話。

如此一來,天趣也不好意思了,作為前輩,他是應該有所表示的。結果,除了霧星寒女和天真,每個人都得到了他的一件寶貝。李強得到了一顆琿凝珠,那是一顆避水珠,可以在水底逼出一個很大的空間。

戎辰牙喜氣洋洋地帶著埔紐和頤珍出去了,不一會兒,埔紐和頤珍先回來,取出各種珍稀異果。頤珍嬌笑道:“辰牙弟弟去壁攝海了,他說去取千液漿來。”天趣有點不相信:“辰牙真舍得取千液漿來?”

天真笑嘻嘻地說道:“哇,小牙拿出血本了!這可是好東西,嘿嘿,我也沾光啦。”

李強問道:“千液漿是什麼東西?”天真摩拳擦掌地說道:“最好喝的東西。”

仙人是很少吃食物的,通常只吃些珍稀的果品,或者是自己釀造的漿液,尤其是釀造的漿液,一般稱為玉液,講究百種心境千般滋味,而千液漿又是玉液中的極品,是用百種珍果釀造而成的。

千液漿的釀造不次于煉丹,過程極其複雜,要用各種禁制醞釀,還要花費大量的時間,不是十分清閑的人,絕對不會去釀造如此複雜的東西。在封神牌里的散仙,因為不需要抗禦天劫,所以才會去琢磨這些東西,以藉此來消磨時間。

仙人的口味極其挑剔,長時間潛修或者不吃不喝,嘴里是很難受的,他們總會找一點珍奇靈果來品嘗,起到清口的作用,各種不同的玉液也是他們最喜愛的。

李強發現天趣是一個十分講究的人,他所用的物品,每一件都精致到了極點。看到埔紐擺出的各種盤子杯子,還有低矮的小玉桌,李強心里不禁感歎,這里的奢華和講究,無論如何也不像是古仙人應有的生活。

天趣似乎看出了李強的想法,他笑道:“別奇怪,生活在封神牌里的人,除了修煉大部分時間都在制作各種小玩意兒,不達到盡善盡美的程度,他們是不會罷休的,呵呵,所以,我這里任何東西拿到外面去,都是極品。反正你們還要在這里住一段時間,有空可以讓辰牙帶你們去物品交換的地方看看,那里有許多這類東西,只要你有特別的物品,都可以拿去換。”

李強點頭道:“好啊,這里自成一個世界,我很想見識一番此地的風物。”

埔紐和頤珍得到枯青神丹後,一刻都不想逗留,兩人急不可待地起身向眾人告辭。天趣點頭讓他們離開後,笑道:“他們兩個停留在目前的境界中已經很久了,得到神丹他們就不安心了。”

霧星寒女聽了天趣的話後微微哼了一聲,自顧自地吃著白玉矮桌上的珍果。赤明也毫不客氣地大吃特吃起來。

李強問道:“天真,我們要在這里住多久?”自從救出師尊和大哥後,他對鑫波角就沒什麼興趣了,只想早點離開。

天真想了想說道:“不會太久,有我們三個老家伙給你開路,你放心好了,沒有什麼危險的。”

琦君煞說道:“我們一起去!”

天趣插話道:“你們兩個不能去,她也不行。”他用手一指黛南楓禦。乾善庸急忙道:“她應該可以去的,我能護著她進去。”天趣搖頭道:“那里太危險了,她的功力還差了一點。” 琦君煞還想說點什麼,莫懷遠輕輕拉住他,向他微微搖頭。

黛南楓禦歎了口氣道:“乾大哥,不用為我爭了,也許我真的不合適來鑫波角,現在想想,天蝕那個老東西很明智。”李強笑道:“楓禦大姐,有老乾去,什麼都不會少了你的。”黛南楓禦說道:“可惜不能去看看古神藏是什麼樣子的了,可惜……那是真正高手的游戲。”

赤明好奇地問道:“我的修為……呃……”他本來想問,自己的修為還沒有黛南楓禦高,為什麼可以去呢?可是話說了一半,突然意識到這樣豈不是滅了自己的威風,立即忍住了。天趣看了他一眼,說道:“你是修神者。”

青光閃動,戎辰牙出現在清涼殿中,他滿臉都是喜色:“上人,這次熟了一支一品的千液漿,還有四支三品的,二品的沒有,已經太難得了。”他邊說邊取出五個晶瑩剔透的禁制小瓶,形狀很像試管,只有大拇指粗巴掌長,顯得小巧玲瓏。

赤明瞪著眼睛說道:“就這一點點……讓誰喝啊?也太少了吧?”這話一出,天真等人都露出嘲笑的神色。戎辰牙說道:“老兄大概沒有嘗過千液漿吧,現在的千液漿是原漿,要兌上別的東西,才是能喝的玉液。”

一品千液漿的顏色是清亮的藍色,三品千液漿卻是厚重的赤紅色。戎辰牙解釋道:“一品千液漿是寒性的玉液,三品的是火性的玉液,可惜沒有二品的千液漿,那是極少見的溫性玉液。我來給大家調配玉液。”

戎辰牙取出一個個拳頭大小的杯子,每人面前放置一個。李強拿起杯子,笑道:“有意思,這個杯子里竟然也布置了一個小小的陣法,哦,原來是保持色、香、味的。”

那是一個造型怪異的杯子,透明的杯體上,四個方向分別布有四根乳白色的筋,就像植物葉片上的筋脈一樣隱約可見,杯口邊沿上有一道深藍色的痕跡,杯體呈不規則的圓形,造型輕靈簡潔,非常精致漂亮。

眾人都專注地看著戎辰牙如何調配,只有天真、天趣和霧星三人漫不經心。天真說道:“小牙,給我一杯火熱岩漿,然後再來一杯旋風冰液……還要一杯……”天趣打斷他的話頭道:“他們都沒有喝過,你急什麼?辰牙別理他,先給他們配。”

戎辰牙笑著問李強:“前……嗯,老兄,你要配成什麼?”赤明瞪了戎辰牙一眼,伸手道:“我和大哥要一樣的!他喝什麼我就喝什麼!”說著湊近李強搭住他的肩膀笑道:“大哥,我饞死了,先給我喝一杯吧。”李強甩開他的手,笑道:“我也是第一次見識這個……這樣吧,我也來個天真說的那種什麼火熱岩漿和什麼冰液。”

天真急忙叫道:“那是我要的!”

李強奇道:“再給你配不就行了,這有什麼?”

戎辰牙說道:“老兄,我給你配。上人,你再點別的吧。”乾善庸略懂一點,他解釋道:“好像配千液漿很複雜,每一次的滋味都不一樣,有千萬般變化。”李強想不到配一杯玉液還有這麼多講究,他好奇地笑道:“聽起來蠻誘人的,好,我來嘗嘗。”

天真無可奈何地坐下來,向霧星寒女訴苦道:“寒女,你看他們……沒有一點敬老之心,唉,我好可憐啊。”霧星寒女微微一顫,身上流露出一股濃烈的寒意,頓時,清涼殿變得更加清涼了。

戎辰牙將手中五支千液漿放在身前的玉桌上,拿過李強面前的杯子,像變戲法一樣,手中出現一個金色的壺,倒了半杯透明的液體後,金壺又消失不見了。眨眼間,他手中又多了一個玉色的小瓶,只見他用手指在瓶口一彈,一滴深藍色的液體飛入杯中,在剛才透明的液體里形成一絲絲藍色的痕跡。

拿起那支一品千液漿,戎辰牙掐動靈訣,逼出一滴清亮的千液漿,輕輕一甩,千液漿飛入杯中,一陣青煙嫋嫋升起。他順手在杯沿口一抹,杯子上的禁制便被解開了。他將杯子舉起,說道:“這是旋風冰液,老兄嘗嘗看。”說完,手中的杯子飛向李強。杯子在空中急速旋轉,輕巧地落在李強身前的玉桌上。

李強仔細一看,杯子里的玉液表面猶如刮起一股微型龍卷風,一絲絲藍色在杯子里急速旋轉,細小的氣泡不斷地從杯底升起,聚而不散地盤旋在杯口。他沒有急著喝,拿起杯子放到琦君煞和莫懷遠的桌子上,說道:“師尊,莫大哥,你們先來嘗嘗。”

琦君煞是很驕傲的人,這里都是高手前輩,讓他感到很不自在,看到李強如此尊重自己,心里不由得暗暗感動。他很清楚,自己這個師尊是強行要來的,雖然他總是叫李強乖徒兒,其實心里一直是將李強當作兄弟。他笑著說道:“乖徒兒,你喝吧,我們也有啊。”

莫懷遠也笑道:“兄弟,別管我們,大家都會有的。”

天真突然叫道:“你看看人家兄弟!你……你真是無趣的大哥,唉,我好可憐啊。”他又開始哀歎了。天趣露出不以為然的神色,一句話也不說。

戎辰牙搖頭道:“老兄,他們不能喝一品千液漿,只能喝二品或者三品的,他們的修為不夠,喝了會受不了的,這是古仙人或者修神者喝的玉液。”聽他這麼一說,李強點頭道:“好,既然這樣,那我就喝了。”

李強端起杯子正准備喝,天趣搖頭道:“要運功吸的,這樣喝就浪費這杯旋風冰液了。”

李強還從沒聽說過這樣喝東西的,好在他的功力非凡,隨口一吸,杯子里的龍卷風立即延伸開來,一端延伸到他嘴里,一端還留在杯中。眾人不禁連聲喝彩,個個興致大增。

李強吸了一口,覺得玉液冰涼清香,一口下去渾身舒爽。那道龍卷風依然留在杯口,只是玉液少了一點。李強贊道:“好一個旋風冰液,太妙了。”

赤明忍耐不住,伸頭過來運功一吸,只是一口,杯子里的玉液就下去了一半。他咂咂嘴叫道:“的確是好啊……喔……我還要!”天真手一招,搶過杯子,一口就吸得干乾淨淨。他舔舔嘴唇,很不過癮地說道:“太少了。”

李強瞠目結舌道:“你……你們搶得也太快了,老戎,再來一杯火熱岩漿……啊,不對,你先給大家配吧。”他有點不好意思了。

戎辰牙笑道:“好,先給大家配。”

一品千液漿除了琦君煞和莫懷遠不能喝外,其他人都是能喝的,他們倆只能喝三品的玉液。戎辰牙先給琦君煞和莫懷遠調配好後,才給大家調配,最後,他又給李強調配了一杯火熱岩漿。

李強舉著杯子再次驚歎不已,這杯玉液就像是一件藝術品,小小的杯子中,赤紅色的玉液猶如岩漿一般緩緩轉動,不時地有氣泡泛起,看上去和真正的岩漿沒什麼兩樣,仿佛是一個微型的岩漿流動的景觀,精致到了極點,李強看得都舍不得喝了。

從清涼殿出來,戎辰牙熱情地邀請李強去他那里靜修等待。李強知道師尊和莫大哥不願意和這些古仙人待在一起,于是笑道:“好,師尊,莫大哥,小明,我們一起去。”琦君煞說道:“嗯,正好可以向戎前輩討教一番。”四人向天趣暫時告別,跟著戎辰牙走了。

天趣看著李強他們離開後,淡淡地說道:“天真,說說吧,你是怎麼打算的?”

天真扭頭向軒龍和乾善庸問道:“小家伙,青帝是什麼意思可以說了吧?還有你……元古上人有什麼想法?這次古神藏一共有三層禁制,最關鍵的是解開後面兩層禁制,現在這里有了能解開的人,我想聽聽你們的說法。” 軒龍和乾善庸心里不由得一驚。

天趣沒想到他們有這麼多名堂,不解地問道:“有意思,看樣子所有的人都盯住了李強,這小伙子也值得自豪了,難道就因為他是修神者嗎?”

軒龍歎道:“青帝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這個古神藏中,因為……他……這個……”他稍稍猶豫了一下,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才低聲說道:“青帝,他已經快要控制不住境界的增長了,如果不找到解決的辦法,後果會很嚴重。”

乾善庸不禁駭然,他這才知道,軒龍比自己還要厲害,他竟然知道如此隱秘的事情。想了想,他避重就輕地說道:“元古上人是什麼想法,我不是很清楚,但是聽木龍這麼一說,可能古仙人也有某些困擾吧,也許古神藏是解決他們困擾的唯一辦法。”

黛南楓禦突然站起身來,說道:“前輩,能找個地方讓我靜修嗎?抱歉,我對古神藏已經沒有什麼興趣了。”

天趣面帶微笑地看著黛南楓禦,說道:“好,我讓人帶你去。既然你來到我這里,就可以安心修煉,只要暫時不離開我的封神牌,就沒有人會干擾你,明白嗎?”黛南楓禦聽出他話里有話,但她懶得多想,也不願多問,只笑了笑道:“如此,多謝前輩。”說完轉身離開了清涼殿。

天真陷入了沉思。瞬間,乾善庸心里又生疑惑,天真並不是傳說中那種一味靠胡鬧過日子的人,他現在比自己還要冷靜。再看軒龍不聲不響的,竟然是青帝最貼心的心腹,他禁不住要流冷汗了。

霧星寒女冷笑道:“怪不得你們那麼在意,生怕我毀掉他,原來你們早就在算計那小子了,哼!有這麼多頂尖的老家伙盯住他,那小子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也沒用……”天真打斷她的話道:“寒女,他並不吃虧。”霧星寒女冷笑一聲,不再說話。

天真說道:“有句話希望大家設法傳回去,不論誰打開了古神藏,里面的功法都由進去的人共享,不可以再像前一次開啟時那樣……另外,據我所知,西聖的那幾個波納古仙人也有意參與,還有幾個很厲害的家伙也想乘機占便宜,所以我們必須悄悄進去,外面肯定會有人阻擋的。”

天趣沉吟了片刻,說道:“對古神藏的功法我興趣不大,我只對一樣東西有興趣……”他頓了頓,看看眾人的反應,又說道:“就是那兩個散仙!你們知道,現在散仙太少了……”

天真瞪了他一眼:“你真是沒趣!你要留下那兩個散仙,小家伙就會找你拼命!你還不知道吧,這小家伙剛剛把寒女的老窩——極玄冰眼給爆掉了,哼,我勸你還是少打這個主意!”

乾善庸和軒龍都目瞪口呆,他們沒想到天趣竟然喜愛收集散仙。乾善庸首先醒悟過來,急忙說道:“前輩,李強之所以到鑫波角來,完全是為了他的師尊和大哥,你要是留下他們,就真要天下大亂了,那是不可能的。”

天趣笑道:“你們別想錯了,我不是收集散仙啊,我曾經發願,要讓散仙有一個家,一個沒有天劫的家,我沒有……”

天真擺手道:“算了吧,你那點鬼心思我還不知道?封神牌里的封神大陣必須有三十六個散仙主持,你邀請散仙來住,可以躲避天劫是真的,但是主持封神大陣才是你最想要的吧?你找別的散仙我不管,小家伙的人……絕對不行!”

天趣的臉色陰沉下來,他似笑非笑地說道:“真的不行嗎?”

天真苦笑道:“你實在要散仙,我去幫你找,但是這兩個不行。”天趣淡淡地說道:“好啊,你去找找看!我已經很久沒有出去了,也許現在真的還有我不知道的散仙存在。”天真眼珠轉了轉,說道:“有倒是有一個,在封緣星……”

乾善庸一下就明白了,天真說的是痕布夷。他想說什麼,又忍住了。

天趣露出欣喜的神色,說道:“真的?想不到還有散仙,我現在真是孤陋寡聞了……其實我只缺一個散仙,嗯,如果你保證能讓他來我這里,我不但送你們到古神藏里面,還可以幫你們護法,如何?”

天真看看乾善庸,眼里流露出詢問的意思。乾善庸稍一猶豫,立即醒悟過來,這時候絕對不能優柔寡斷。他微微點了點頭,一句話都沒有說。

天真頓時精神一振:“我保證讓他來!若是他不肯,我就抓他過來。” 霧星寒女又發出一聲冷笑。

軒龍心想:“幸虧老弟已經離開,不然可就熱鬧了。”

可憐痕布夷什麼都不知道就被人賣掉了。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上篇:第七章 封神牌     下篇:第九章 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