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十章 博聚上人  
   
第十章 博聚上人

埔紐帶著李強和赤明出現時,清涼殿里的氣氛有點沉悶。

李強進入清涼殿,一抬眼就看見一個人背對自己站著。他迅速掃視周圍,只見天趣上人、天真上人、霧星上人、乾善庸和軒龍都畢恭畢敬地站在一邊。

埔紐施禮道:“上人,李強和赤明到了。”說完用眼神示意李強上前。

李強和赤明兩人都不說話,只是好奇地看著背著手站立的博聚上人。乾善庸悄悄傳音道:“老弟,快說話啊……”

博聚上人緩緩轉過身,一股無與倫比的壓力劈頭蓋臉地罩過來,李強和赤明兩人不約而同地後退了一步,

李強心里很不服氣,他輕輕哼了一聲,身上的衍咒神甲大放光明。赤明驚訝地叫道:“好家伙!”他靠著李強,身上的戰衣蕩漾出白色光暈。兄弟倆齊心協力才算擋住博聚上人的無形壓力。

李強躍入七星天境界後,實力增長非常之快,連他自己也不知道已經到了什麼地步。他目光炯炯地盯著博聚上人,一股龐大無比的氣勢隨之流露出來。

這次輪到博聚上人吃驚了,他淡淡地問了一句:“你就是李強?” 五個字讓李強晃了五下身體。李強感到就像有一把尖刀插入了胸口,他再次後退一步。這種音攻讓他無法承受。

赤明更加承受不住,他連退了兩步。

李強心有不甘,他強行向前踏進一步,將渾身的功力凝聚起來,借助衍咒神甲和九衍鎏的威力勉強抵擋。他緊盯著博聚上人,也淡淡地說了一個字:“是!”聲音在他口邊突然炸開,整個清涼殿都撲簌簌地顫抖起來。他也毫不示弱地用上了音攻。

博聚上人微微一笑紋絲不動,天趣、天真和霧星都晃了一下身體,乾善庸和軒龍被震得後退了一步。李強的音攻根本無法撼動博聚上人。

博聚上人露出一絲笑容,說道:“小朋友,別不服氣,再來十個你也不是我的對手,來,大家坐下說話。”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氣,各自盤腿坐下。

李強這才仔細打量博聚上人。

這是一個和自己一樣的年輕人,頭發盤在頭頂部,發髻上插著三支飛劍狀的發簪,由長到短整齊地排列著,臉頰兩側垂下兩縷白發,襯著猶如嬰兒般白嫩的臉龐,給人一種非常怪異的感覺。李強覺得他的面容精致得猶如一件圓潤的玉器,最奇特的是他鼻翼邊嵌著一顆黃豆大小的珠子,閃爍著淡淡的紅芒,將他的面容襯托得神采飛揚。

博聚上人沒有坐下,他依然站著,一身雪白的長衣顯得纖塵不染。他看著李強一言不發,似乎在盤算著什麼。

李強也沒有坐下,他行禮道:“小子見過上人。”

博聚上人微微點點頭:“小朋友,別客氣,這次我是專門來見你的,哈哈,如果你在天姑或者元木那里,我還真不好意思去找你。”他隨意地擺擺手又道:“坐下說吧,事情是越來越有趣了。”

李強苦笑著坐下來,他知道自己只是一個棋子,在這些絕世高人面前,他是沒辦法抗拒的。

天趣、天真和霧星三個人都不敢插話,乾善庸和軒龍更是一言不發,老老實實地看著博聚上人,只有李強和赤明兩人還沒有真正體會到始隱者的權威。赤明用肩膀拱拱李強,小聲道:“什麼越來越有趣了?我怎麼聽不懂他說什麼?”李強搖搖頭,小聲傳音道:“別急,等會兒就知道了。”

天真不安地扭動著身體,像熱鍋上的螞蟻一般,他一會兒撓頭,一會兒搓手,眼睛不時地瞄著博聚上人。天趣面無表情地端坐著,似乎沒有什麼能夠讓他動心的。霧星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臉上的星霧紗泛起層層霧氣,整個人都掩在繚繞的煙云中。乾善庸和軒龍像小學生一樣,臉上流露出敬畏的神情。李強饒有興致地觀察著眾人。

眾人都在等著博聚上人說話。

博聚上人說道:“這次進入古神藏,你們是首批去的,隨後會有很多高手進去……”

李強問道:“你也去嗎?”

博聚上人眉頭微皺道:“當然要去,呵呵,那是我們這一代人的夢想,要找到失落的修神環節,就必須進入古神藏!不過,我是單獨進去。”李強突然間明白了:“就差一步!難道你們差一步就修神成功了?”

博聚上人露出微笑:“小朋友很聰明嘛……不錯,就差這一步,誰也不敢繼續走下去了,因為缺少最後的環節,而這是沒法試驗的,修神的最後一步……超越不過去的話,就是徹底滅亡,誰也不甘心在這一步上出現閃失。”他說得很坦然。

天真小聲嘀咕道:“我覺得還不如進幻星神陣去尋找,古神藏……”

博聚上人喝道:“多嘴!”天真急忙低下頭,一句話都不敢多說。

李強心里一動,問道:“幻星神陣?難道有人進去過嗎?”赤明也問道:“幻星神陣和古神藏有什麼關系?”

博聚上人說道:“幻星神陣……我曾經探察過,但是里面太大了,有數不清的神陣,一不小心就會出不來,憑我能力也不敢在里面久留。”

李強想了想的確如此,他曾經去過幻星神陣的邊緣,那里已經是異常凶險了,若是進入到幻星神陣里,可想而知會更加恐怖。他點頭道:“是啊,我去過幻神殿,連正殿都進不去,更別說幻星神陣了。”

博聚上人說道:“正殿?嘿嘿,我們也不敢嘗試著進去,那里的禁制陣法比古神藏還要玄妙,如果這次在古神藏還沒有收獲的話,幻神殿……就是最後的希望了。”他倒是一點都不隱瞞眾人。李強略一思索就明白了,這個世界上若還有始隱者進不去的地方,別人就是知道了也沒有用,所以博聚上人根本不需要隱瞞什麼。

李強奇道:“難道古神藏里沒有你們需要的東西嗎?”不等博聚上人回答,他就恍然大悟道:“原來是這樣,忙了半天,你們也不知道古神藏里到底有什麼東西,唉!”

李強還不完全了解博聚上人他們的境界,對于他們來說,最關注的就是最後一步成神了,這幾乎是他們唯一的目標,也是終極目標,只要找到相關的功法,他們就可以進入一個全新的境界。這是他們夢寐以求的事情,所以只要有一點機會他們都會全力以赴,更何況古神藏的機會是如此之大。

存留在這一界的修神功法,無論是青帝的修神天薦章,還是天姑的貝冶天經、博聚上人的神諭篇,都沒有記載最後一步,即所謂的成神功法,因此古神藏一直都是他們的希望。從他們第一次開啟古神藏後,每次開啟他們都全力以赴,尤其是這一次開啟,很有可能實現他們夢想。

李強不知道,他們曾經嘗試過各種辦法,都無法再次開啟古神藏,後來元古上人虔心測算後,就罷手回去隱居了。隨後,元木上人和博聚上人也醒悟過來,各自回去隱居,等待下一次開啟時機的到來,同時他們也將鑫波角的外圍禁制起來,防止發生意外情況。博聚上人更是將天趣安置在鑫波角,憑著一面封神牌隱居其間,等待著下一次古神藏的開啟。

博聚上人笑道:“機會,這是古神藏給我們的機會,不論這個機會大小,我們都會傾盡全力去爭取,呵呵,所以這一次的機會非常難得,無論如何我們都要去爭取啊。”他雖然是笑著說的,語氣里卻流露出一絲掩飾不住的無奈。

李強想了想,說道:“我很奇怪,你們怎麼知道我會來鑫波角古神藏的,而且我還可以開啟古神藏?”這話他在心里已經憋了很久,他一直都想不通為什麼元古上、青帝和博聚上人都知道自己的事情,而且他們每個人都准確地找到了自己。

博聚上人歎道:“我是最後一個知道的,所以才來找你,現在想想,天姑和青帝的神通越發厲害了,竟然在事前就能察覺……你去過紫魂星吧?可惜,誰也沒有想到紫魂星才是開啟古神藏的關鍵,我們誰也沒有察覺到……浪費了太久的歲月在白白等待。”

李強大為驚訝,紫魂星!他從來沒想到是紫魂星,開啟古神藏的鑰匙難道是九衍鎏?想想也不對,若九衍鎏是開啟古神藏的鑰匙,恐怕早就被搶走了。他想不通是什麼東西能讓自己開啟古神藏。

李強對青帝的看法也有了很大的改變,他是第一個察覺到自己的人,那時候自己剛開始修神,還沒有到達紫魂星。由此看來,青帝的精明厲害比天姑和博聚上人都要高,他才是真正快要成神的家伙。

赤明拍拍李強的肩膀,一臉壞笑道:“大哥,我怎麼覺得你被別人耍了啊,嘿嘿,還好沒有人注意到我老赤,不然真夠慘的。”他難得有嘲笑李強的機會,好不容易逮著了,當著眾人的面就急不可待地挖苦起來。

李強笑道:“耍就耍吧,人活在世……不是被別人耍,就是耍別人,所以我沒什麼難過的,嘿嘿,有空的話,我也耍耍你好了。”赤明嚇得立即舉手投降:“嗨嗨,大哥,開玩笑嘛。”李強淡淡地說道:“別讓人看笑話啦,坐好了。”

赤明還真是怕他,沒精打采地說道:“好吧,坐好就坐好,唉!真無聊啊。”

天真縮頭縮腦地窺視了一下博聚上人,說道:“祖師……”

博聚上人對天真似乎很不客氣,他冷冷地說道:“什麼?”天真眼睛看著地面,連頭也不敢抬:“師祖,我們什麼時候進去?”博聚上人臉上露出不耐煩的神色,喝道:“廢話!”

天真對著地面直翻白眼,他無可奈何地抱著頭,不敢再說什麼。

李強突然想起天真的口頭禪——“我好可憐啊”,這正是目前的寫照,原來這句話的淵源在這里。他不禁啞然失笑,說道:“我們什麼時候進去?”這句話和天真問的一模一樣。

博聚上人笑道:“不著急,雖然封神牌可以避過幾道禁制,但是最大的古神藏禁制是避不開的,必須要等到最弱的時候才能沖進去。古神藏的范圍很大,沒有人領路是沒法進去的,除非有記錄古神藏方位的定星盤,而且還要能夠化解里面的禁制,那可是古神禁制,非常厲害的,然後才能到達古神藏。”他不厭其煩地向李強解釋著。

天趣悄悄地向天真扮了一個鬼臉,天真氣得咬牙切齒揚拳示威,不巧被博聚上人和李強看到了。博聚上人臉色一沉,喝道:“天真!你干什麼?”天真真是欲哭無淚,拼命抵賴道:“沒有,我沒有干什麼。”

霧星寒女終于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老爺子,天真大概是坐不住了。”

博聚上人淡淡地說道:“在貝冶丹鼎里還沒有磨去你跳脫不安的性格?”天真渾身一抖,誠惶誠恐地說道:“祖師,我……”

李強看不下去了,他發現博聚上人對外人都很客氣,對天真和天趣卻非常嚴厲。他不卑不亢地笑道:“前輩,你特意來找我一定有什麼事情交待吧?小子聽從吩咐。”

天真頓時松了一口氣,心里暗暗感激李強的解圍。

博聚上人似乎很滿意李強的態度,他和顏悅色地說道:“的確是希望能得到小朋友的幫助,天真會跟著你的,到時候他會見機行事,因為我也不清楚古神藏里到底有什麼,你是開啟古神藏的人……搶先一步就有很大的優勢啊。”

李強點頭道:“好,我明白了。”這話說得很有技巧,只是說明白了,卻沒有答應和承諾什麼。這種說話的小技巧他在做商人的時候就很熟練了,沒有把握的事情,他從來不會輕易允諾。

博聚上人顯然沒有察覺到這些小名堂,他笑著招手道:“很好,你過來一點。”李強順著地面平移過去。

博聚上人說道:“這是一個心靈籠,你馬上修煉起來。大概你自己也知道吧,你快要到走火自爆的邊緣了,用這個心靈籠可以暫時抑制,這是修煉的仙靈訣……這次古神藏之行,按照你目前的狀態……你已經無法離開鑫波角了。”

軒龍似乎想說什麼,但是又忍住了。

李強終于知道了自己目前的修煉狀況,他沒想到會如此嚴重,心里不由得一陣氣餒,刹那間,從地球出來後的種種情景快速從心頭掠過。他站起身來,歎道:“可惜,回不了家鄉了。”

赤明叫道:“前輩,有了心靈籠是不是可以治好我大哥?”

博聚上人搖頭道:“不行的,心靈籠只能暫時抑制,他的境界在不穩定的刹那間會快速增長,直到踏上最後一步,而沒有人可以控制那一步,最後的結局就是自爆身亡。”眾人心里都感到一陣冰涼,這種修神法門實在是恐怖。

博聚上人又道:“這就是修神天薦章最大的弱點,修煉的人很難平衡自己的境界和功力。”

李強暗自盤算,若是古神藏里有解決的法門,自己也能夠得到,或許才能改變必死的局面。從修真到現在活了這麼久,見識到如此豐富多彩的世界,他對生死早就看開了,只是心里有些不甘心,他非常想回家鄉看一看,假如跨不過這一關,一切都將成為泡影。

博聚上人一直看著李強,李強的臉色在最初時稍有改變,流露出一絲遺憾的神情,在清涼殿上緩緩地走動了一會兒,他就鎮定下來,說道:“孤星大人打開了第一層古神藏,卻也困在了里面,如果我們到古神藏去,第一層怎麼進去?”博聚上人對李強的評價頓時又高了幾分,能夠不懼生死,自爆的危險就能化解不少。

博聚上人說道:“放心吧,第一層禁制被孤星破解後,憑著你們的實力完全可以強行闖入了。”他將心靈籠遞給李強。

那是一團揉在一起的淡青色細絲,只有雞蛋大小,層層疊疊的不知道有多少細絲構成。李強拿在手中,感覺像是拿著一團柔軟的球。他說道:“謝謝上人,心靈籠要修煉多久?”

其實李強對這個心靈籠並沒有什麼信心,博聚上人似乎看出了李強的心思,他隨手一招,將心靈籠收回,說道:“也罷,我給你下禁制吧,這樣也許能多撐一段時間,不過,你自己要小心,不要突破心靈籠的禁制,否則你就無法控制了。”

博聚上人站起身來,說道:“你們退開……另外,你不要運功抵抗,心靈籠上身後,並不影響你的功力發揮。”他拋出那團淡青絲。

只見一團青芒環繞著李強急速旋轉,無數根青絲縱橫交錯地隱入李強體內。博聚上人一直背著手看著,很快,那團淡青絲消失在空中。博聚上人抬手一點,一道金芒打在李強身上。他輕喝一聲:“收!”

李強覺得心口一緊,金尊神心似乎被束縛住了,跳動逐漸緩慢下來,衍咒神甲的甲面上閃爍出淡淡的青色光華。博聚上人說道:“成了,你必須熟練掌握控制心靈籠的仙靈訣,這樣可以增加心靈籠的威力,明白嗎?”

控制心靈籠的仙靈訣只有幾手,李強自從學會了貝冶丹鼎的神靈決後,對任何靈訣都是上手就會,不到十分鍾他就完全掌握了。

李強施禮道謝:“謝謝前輩,如果這個心靈籠能多支撐一點時間,呵呵,小子也許還能回到家鄉看看。”

博聚上人含糊地說道:“只要能進入古神藏,大家都有機會。”他想了想又道:“寒女,你的功法最適合讓他冷靜下來,如果他到了自爆的邊緣,你必須出手援救,他若自爆了,古神藏和你們也許就會統統完蛋,所以,你不能坐視不管!”

霧星寒女微微點頭,雖然李強毀掉了她的隱居地,但是事情的輕重緩急她還是分得清的,關鍵時候要是不救李強,那自己也就什麼都沒有了。

李強聽著覺得好笑,自己倒成了一件寶貝了,這些絕世大高手都爭著來保護自己,他心里真是什麼滋味都有,說不出是高興還是難受。

天趣站起身來,恭敬地說道:“祖師,您准備在這里停留多久,弟子給您安排潛修地。”

博聚上人掃視了眾人一眼,說道:“我馬上就走,哼,留在這里……你們兩個又要不安了。乾小友還有軒龍小友,你們各自負責傳訊回去。還有,時機到了的時候,我會傳訊通知你們去古神藏的,之前可別輕舉妄動!”不等眾人回答,他便悄然消失在空中,仿佛從來就沒有出現過一樣。

天真猛地從地上竄起,咧嘴一聲長嚎:“我好可憐啊!”他大概被博聚上人壓制得太郁悶了,忍不住就嚎了一嗓子,也不管別人受得了受不了。李強打了一個哆嗦道:“我也好可憐啊,老兄……前輩,你老人家就別叫了……”

天趣淡淡地說道:“別管他,成天不正經!老爺子已經夠寵他的了,還不停地惹他老人家生氣……”天真又是一聲慘叫:“夠了……我好可憐啊,我倒是希望老爺子寵你!啊……他寵我?把我禁錮在貝冶丹鼎里不見天日……”

眾人目瞪口呆地看著這對兄弟斗嘴。在場的人中,霧星寒女就像是沒有聽見,乾善庸和軒龍是晚輩不敢說話,赤明看熱鬧還來不及,才不會去插話打斷他們,只有李強看不下去了,他笑著問道:“天真前輩,小子很好奇……你到底做了什麼?被禁錮在貝冶丹鼎里?”他原本是想打岔的,不過問得很不得體,天趣不禁眉頭緊皺,暗暗搖頭。

天真頓時像遇到知音一般,撲到李強身邊,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開始瘋狂地傾訴自己的不幸,從第一句“我好可憐啊”開始,喋喋不休地足足說了幾個小時。李強被他嘮叨得差點走火自爆,他勉強擠出笑容,以極大的耐心聽著,要不是他韌性十足,早就跳起來逃走了。終于等到天真說了最後一句“我好可憐啊”,李強才算解脫出來。

整個清涼殿上就剩下天真和李強兩個人,其他人早就悄悄溜走了。天真罵道:“這些沒有同情心的家伙!哼,還是小兄弟好。”李強心里苦笑,這家伙死死抓著自己的胳膊,想溜也溜不掉,只好聽他沒完沒了地訴苦了。

天真說完後覺得渾身舒暢,他發自內心地感激李強,想要送他一點東西,可是看看他身上的衍咒神甲,知道他什麼都不缺。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神秘地說道:“有一個秘密,你想不想知道?看在咱們投緣的份上……”

李強笑嘻嘻地說道:“什麼秘密?是關于古神藏的嗎?”

天真搖頭道:“古神藏的秘密只有幾個人知道,連寒女這種進去過的人都不是很清楚,我說的秘密是幻神殿,你想不想知道?”他洋洋得意地看著李強。

幻神殿李強去過,當時是糊里糊塗進去,糊里糊塗出來的,只知道里面禁制重重,還有就是正殿沒人敢去。他平靜地說道:“想知道。”

天真感到有點泄氣:“我看你的興趣好像不大嘛,算了,信不信由你,這個秘密就告訴你一個人……唉,其實,就算我說了,別人也不相信啊。”

李強被他嘮叨得有點煩了,催促道:“我信!我信,你老人家倒是說啊!”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上篇:第九章 交易     下篇:第一章 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