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二章 阻攔  
   
第二章 阻攔

天真臉色大變,駭然道:“元古上人!我……我好可憐啊,怎麼剛出門就遇見他……”他還有一句話沒有敢說,只是在心里暗罵:這比出門遇見祖師爺還要倒黴。他四處張望,試圖找個能夠躲避的地方,無奈周圍是空蕩蕩的太空,只有身後的迅沸流在滾滾流淌。

乾善庸卻面露喜色,他急忙向那兩人飛去。

李強也看見爭斗的兩人,不過他認不出誰是元古上人,他猜想其中一個應該是天姑的化身,便招呼赤明一起飛了過去。天趣、霧星和軒龍也跟著飛去。天真愣了一會兒,一咬牙也跟了上去,他知道沒法躲避,元古上人要是不想饒他,他躲到哪里也沒用。

李強心里非常好奇,敢與天姑爭斗的人一定是了不起的人,在他心目中,天姑、青帝和博聚三人才是旗鼓相當的對手。他一邊飛一邊問道:“乾大哥,和元古上人爭斗的是誰?”乾善庸搖頭道:“我也不知道,他們那一輩人極少出來,傳聞也少,我們都不了解。”

天趣插話道:“那是一個自稱為神的人,叫天儺神。”

赤明不信:“這一界真的有神?”

霧星寒女冷笑道:“自以為是神的家伙,你說他是神嗎?”

李強歎道:“即使不是神,能和元古上人爭斗,實力恐怕也接近神了吧。”幾句話的工夫,他們便靠近了爭斗雙方。此刻,兩人已經住手,正靜靜地等待眾人接近。

還隔了一段距離,乾善庸的身形仍在繼續向前飛行,他就在空中行起禮來,大聲說道:“羅天上仙乾善庸拜見元古上人。”

李強、軒龍和赤明跟著行禮,接著,天趣、霧星和天真也報名行禮,眨眼間,眾人都停在元古上人面前不遠處。李強這才知道那個俊俏的少年就是天姑,只見他笑吟吟地看著眾人,尤其是看見李強過來,顯得很高興。他點頭笑道:“你們過去吧,別在這里耽擱了時間,天儺神要和我爭斗,我只好陪他玩一會兒了。”

天儺神長得奇丑無比,身材就像一只矮冬瓜,又胖又圓,身上穿著一身淡銀色的神甲。他的頭非常古怪,一眼看去滿頭都是大疙瘩,仿佛被人用錘子敲過一遍,鼓起許多青色的瘤,一雙凸起的金魚眼,是他身上最明顯的波納人的特征。

他空著兩只手,目光在眾人身上掃來掃去,怪聲怪氣地說道:“原來如此,元古……原來你是為了護住這些人?哈哈,開啟神藏的關鍵居然就是這群人!哼,你能算到……我也能算到,別忘了,我是神!哈哈。”他肆無忌憚地狂笑起來,隨著誇張的笑聲,從他身上射出無數道銀色光芒,飛散在太空中。

元古上人淡淡一笑道:“儺神,我勸你還是別搬救兵了,憑你們那些既不中看又不中用的家伙,在這里是得不到什麼便宜的。”他扭頭對眾人說道:“你們不用繼續看了,他擋不住你們的。”

天真根本不想和元古上人說話,他趁機叫道:“我們走!”

天儺神大喝道:“沒有我的允許誰敢走!都給我站住了!”他的兩只手動了一下,李強眯著眼看得清清楚楚,就在一眨眼的瞬間,天儺神的雙手竟然飛快地掐動了幾十手靈訣,只見他揮手間,一圈圈的銀光蕩漾開來。

元古上人臉色一變,說道:“儺神,我一直手下留情,你別不知道好歹!”

周圍的空間一陣扭曲,天趣說道:“周圍被禁制了。”天儺神大笑道:“元古,每次古神藏開啟都被你們幾個霸占了,哈哈,這一次我們波納人絕對不答應!哼,格魯赫和孛貝思怕你們,我不怕!這是我們波納人的遺產,有本事你把我們都禁錮了。”

元古上人冷笑道:“儺神,別以為你能擋住誰,即使我不出手……你能擋住天趣、天真兄弟?你能擋住寒女?別做夢了,你誰也擋不住!天趣,你帶著人過去!”

天儺神頓時暴跳如雷,他怒罵道:“混蛋,你試試看!”他身上湧起一團銀芒,急速撞向元古上人。元古上人連動都沒有動,淡淡地說道:“雕蟲小技!破!”隨著他的喝聲,那團銀芒仿佛雪球撞在鋼板上一樣,化作滿天星芒在元古上人身前消散,根本沒有觸及到他。

天趣不敢久留,招呼眾人道:“我們走!”天真喝道:“好,李強,赤明,跟著我!”他一馬當先向外飛去,兩只手飛快地掐動靈訣,隨著靈訣的完成,他的雙手閃起耀眼的光華。

很快,眾人都感覺到身形被凝滯了,像進入流沙里一樣。天真兩只手合攏,猶如拜佛一般,從上往下一揮,一道耀眼的光華噴射而出。李強和赤明也一起出手,李強的九衍鎏化作一抹金光,橫掃左邊的禁制,赤明的靨啟龍杖幻化出一個巨大的靨啟龍爪,飛撲右邊的禁制。三人無比默契地攻向左中右三個方向。

三人的實力合在一起實在有些令人恐怖。天真是古仙人,又經過在貝冶丹鼎里的潛修,他的功力比天趣還要高一些,李強是剛剛踏入七星天境界,功力已經和天君差不多了,赤明也是六幽天境界,而且李強和赤明用的都是神器。這三股力量合在一起,即使是元古上人也要避避鋒芒,何況是一道禁制。

天儺神布下的禁制在三人的沖擊下劇烈震顫起來,不到一分鍾,阻隔眾人的禁制就被一掃而空。李強心里很是吃驚,天儺神隨手布下的禁制,竟要三人合力才能破去,僅此一點看來,天儺神的實力的確是非同小可。

元古上人已經不給天儺神機會了,他輕聲笑道:“你沒有機會了……”無數道七彩光華憑空出現,阻擋住企圖再次禁錮空間的天儺神。天儺神憤怒地吼叫著,他突然發覺不對,七彩光華在太空中漸漸凝聚起來,一個巨大的丹鼎出現在眼前。元古上人拋出了貝冶丹鼎。

天真帶著眾人快速離開。李強覺得有點遺憾,他非常想看天姑是如何對付天儺神的。

天真飛行的速度極快,李強和赤明勉強能夠跟上,天真不得不稍微放慢一點速度,他不停地唉聲歎氣地催促道:“快點!你們兩個怎麼這麼慢,唉,難道要我帶著你們飛嗎?快點!快點!”

這樣的速度讓李強很不適應,他必須依仗九衍鎏神器的威力。赤明也很吃力,他拼命鼓動著靨啟龍杖,連說話的勁頭都沒有了。

這里的太空很奇怪,憑著神眼,李強發現有很多古神禁制的痕跡,稍不小心就會陷入其中,只有跟緊天真才能避開這些恐怖的禁制。

一行人猶如追星趕月般掠過太空,在空中劃過一道耀眼的光,飛快地向三顆閃著赤紅色的行星飛去。

李強看著漸漸變大的三顆行星,問道:“古神藏在其中一顆星上?”

天真回頭說道:“不是的,不過,我們必須穿過那三顆星,那是古神藏後面的一道屏障,三顆赤紅色的星名字叫渙戶星,渙戶星三位一體相互環繞,是一個進入古神藏的門戶,因為古神藏被全面禁制了,所以,必須穿過渙戶星才能進去,而穿過渙戶星是有特定時間的。”

李強這才明白為什麼要在封神牌里等待了,若是稀里糊塗闖進這里來,根本連門都找不到,更不用說是去古神藏了。他又問道:“古神藏夠隱秘的,渙戶星是唯一的門戶嗎?”

天真說道:“不是,這是古神藏後面的門戶,前面也有類似的門戶,沒有特定的開啟時間,隨時可以進入,但是很難通過,不僅有各種各樣數不清的禁制,還有守護古神藏的黑聖衛,稍微不留神就會陷進去,比這里要難走得多,尤其是帶著你們這些沒有經驗的人,就更別想進得去了。”

赤明不服氣地說道:“我們的實力可不差,哼,若是打起來,我和大哥兩個人聯手,你不一定能贏。”天真笑罵道:“打什麼?打架嗎?看樣子你的確是從魔入神的家伙,就知道打架,哈哈,笨蛋一個!打架厲害有什麼用,你有本事能解開古神禁制?你有本事辨識各種危機?你有本事化解別人設置的陷阱?只會打架……告訴你,要是只會打架,你什麼也不是!充其量是一個笨蛋莽漢!”他一連串的“你有本事怎麼樣”,噎得赤明半晌說不出話來。

李強哈哈大笑道:“不錯,我和小明都是打出來的。”他深知如果是比見識,自己可能連赤明也比不上。赤明早就習慣在黑魔界爭強斗狠了,他很難改變原來的習性,所以在這一界他也很自然地會用爭斗來解決一切問題。

赤明氣呼呼地說道:“你老人家有什麼委屈別沖著我發!哼哼,我當然比不上你這種老奸巨猾的古仙人,我只是一個小小的修神者,境界當然沒有你高了。”

李強心里其實很贊同天真的話,到了天真這種境界的人,很少會有爭斗之心了,他們的境界大都是和自己斗,和自然斗,和人斗就會覺得很無聊,除非像現在這樣,是為了古神藏才會和別人爭斗。去古神藏不是為了財寶,而是為了尋找更高的修煉境界,這是他們最渴望的目標之一。

渙戶星越來越近了,一種奇特的感覺充斥李強心間,那是一種很古怪的親切感,仿佛是游子回鄉的感覺。李強驚訝地說道:“奇怪,我似乎很熟悉這里,這里有……家的味道……”赤明也詫異道:“奇了,我也有這樣的感覺,嗯,的確是像到家一樣。”

天真回頭看向赤明,突然怪叫一聲:“你……你……”他大驚小怪的樣子把李強和赤明都嚇了一跳,李強問道:“怎麼啦?”赤明也問道:“老……呃,老前輩,什麼?”他一句老頭差點出口,還算這小子機靈,察覺不對立即改口。

李強猛然醒悟過來,他脫口而出道:“小明也是開啟古神藏的關鍵?”

天真急忙阻止道:“心里明白就行了,不要說出來!呵呵,這下我們可以搶先進入古神藏啦。”他心里一陣狂喜,沒想到竟然有兩個開啟古神藏的人,也就是說,幾乎所有的人,包括元古上人都漏算了一個,這里面的變數也只有自己能掌握了,只要緊緊跟著李強和赤明兩人,就能最先進入古神藏。

李強心里忽然感到很不爽,兄弟兩人居然都成了鑰匙。他悄然傳音道:“小明,到了古神藏,咱們見機行事,既然我們是開啟古神藏的關鍵,哼,我們最好自己把握命運。”赤明狠狠地點了點頭,他完全贊同。他也傳音道:“大哥,我跟著你。”

天真心里喜不自禁,沒有在意李強二人說些什麼。他已經明白過來,這次開啟古神藏實際上有三層古神禁制,孤星破掉了一層,里面還有兩層,看來必須由李強和赤明一起進入,才有可能進入到最深的一層里面。也就是說他也有機會跟進去,而最先進入古神藏的人機會是最多的。

就在眾人快要到達渙戶星的時候,一道赤紅色的流光快速追了上來,李強自認為速度已經夠快的了,可那道赤紅色的流光卻更快。天真嘟囔道:“這又是哪個家伙跑出來了?”

一旦靠近古神藏,連天真也不敢胡亂瞬移,這里的空間雖然大,但是不小心挪移到古神禁制里可就不好玩了,有李強和赤明兩個累贅,他也無法用流光身法飛行,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道赤紅色流光飛到前面。

突然,天真罵道:“那個混蛋在布禁制!”他扭頭大叫道:“無趣!寒女!快點阻止那個家伙!”他陡然化作流光飛撲過去。緊接著,霧星寒女化作滿天星光,天趣也化作流光,三人搶先沖了過去。

乾善庸和軒龍飛到李強和赤明身邊,他們四人都不會古仙人這種身法,只能在後面追著。乾善庸運出天神之怒,將大家攏在其中,說道:“大家小心,這里步步艱險,我們的實力稍弱,不宜輕舉妄動,一旦進入古神藏的禁制圈內,我們四人要互相幫助,唉,憑我們單人的實力,是誰也打不過的。”

李強點頭道:“乾大哥說得對,我有一個建議……既然我們單個爭斗必輸無疑,那麼我們四個就一起出手,誰敢向我們出招……哼哼,憑著我們四個人三件神器,無論是誰也不怕了,除非對手有元古上人的實力,其他古仙人我們應該可以對付了。”他還是准備用群毆的老辦法,要知道仙人爭斗基本上都是單對單,不習慣打群架的方式,只有這樣他們才不會處于被動挨打的局面。

赤明首先叫好:“我贊成!我來負責偷襲,嘿嘿,這個我最喜歡了。”

乾善庸看看赤明,他顯得有點猶豫,但是他很快就想通了,在這里如果不團結一致,就很有可能被別人禁錮,那可就什麼都得不到了。他一咬牙說道:“好,就聽老弟的話,反正羅天上仙在這里什麼都不算,我也就顧不得了,木龍,你看如何?”

大家都認為軒龍是很古板的仙人,擔心他會不同意,誰知軒龍很干脆地說道:“沒問題,就聽老弟的。”李強感到有點難以置信:“老哥,你想通了?”軒龍說道:“沒有什麼想不通的,既然已經威脅到自身的安全,再抱著死理不松手……你真以為老哥是呆子啊?”

乾善庸聽軒龍這樣說,不禁瞠目結舌,這實在出乎他的意料。李強哈哈大笑,心里很佩服軒龍,這才是真正的大智若愚。赤明興奮地說道:“哎呀,真想快點看到我們四個人一起出手的情景,哎,不知道會是誰和我們斗……他會不會被我們嚇死?哈哈。”

說話間,李強四人已經接近天真他們,只見天真、天趣和霧星三人懸停在太空中,對面百米處也懸著一個大漢,那人非常高大,李強目測那家伙足有三米高,渾身閃爍著赤紅色的光華,仿佛全身都籠罩在火焰里。他身上穿著的也是神甲,顏色是鮮豔的大紅色,在騰騰的烈焰中顯得光華燦爛,像火炬般熊熊燃燒。

李強小聲問道:“他是誰?”

天趣說道:“天儺神的兄弟——天火炫癡,我們都叫他火癡,這家伙脾氣很暴躁,不過,有寒女在我們不用怕他。”

火癡滿不在乎地看著眾人,怪笑著說道:“都在這里等著,等我家老大過來,哦……哈哈!天趣,寒女,天真……還有這幾個小東西,都別走了,等著!”他的聲音極怪,猶如一把破哨子,忽而嘶啞,忽而尖利,難聽到了極點。

天真還是一副可憐相,哭唧唧地說道:“你可憐可憐我吧,行個好放我們過去吧,啊……老癡,你忍心看我們……”他還沒有說完,火癡就暴跳起來:“你個老不死的東西!別人怕你天真,我天火炫癡才不怕!告訴你……沒有我家老大的同意……哼,就是元古上人來,也別想從這里走!哼,古神藏是我們波納人的!”

天趣一副旁觀者的模樣,一言不發地看著。天真眼珠一轉,可憐兮兮地瞧瞧霧星,說道:“寒女,你看!你看!老癡欺負我這個孤老頭……” 霧星寒女不耐煩地說道:“你揍他不就行啦,叫什麼苦!”

天真咧開大嘴,一聲長歎,那聲音讓所有的人都哆嗦了一下。他說道:“寒女,我怕熱!我怕火!要不你去揍他?喂!老癡,寒女說你的火不如她的玄冰厲害,我看你也差勁了點,唉,就是我沒有用啊。”他不但明目張膽地挑釁,而且說得理直氣壯,仿佛受了很大委屈似的。赤明使勁憋住笑,拉著李強稍微退後一點,傳音道:“這老頭真好玩啊。”

李強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火癡身上,他也是玩火的行家,但是如此誇張外露火勢的人,他還是第一次看見,心里不禁對火癡產生了極大的興趣。他甩開赤明的手,傳音道:“別亂說,這個火癡似乎不好惹。”

火癡豈止是不好惹,他在古仙人中是有名的玩火高手,和霧星寒女是齊名的古仙人,兩人都是極端屬性的頂尖高手,不過兩人從來沒有交過手,彼此都很顧忌對方。

霧星寒女差點被天真氣死,她一點也不想跟火癡斗,冷冷地說道:“火癡,別惹我,我還不想動手。”

天真心里暗樂,這個火癡的脾氣暴躁到了極點,霧星寒女只要說話,不論說什麼,火癡都會忍耐不住動手。果然,霧星剛說完火癡就撲了上來,他怪叫道:“我就惹你又怎麼樣?”

仿佛煉鋼爐倒塌了一般,無數道赤紅色的火流撲向眾人。天趣神色一變,喝道:“快閃!”眾人立即閃避,乾善庸用天神之怒護住軒龍、李強和赤明,急速向一旁閃去。天真向上,天趣向右,霧星寒女急速後退,她身上湧起七團藍色的光華,那是她的七玄珠。

火癡奔襲的目標就是霧星寒女,他狂笑著揮動手臂,就像一個著了火的瘋子,一道道赤紅色的火流包抄過去。

霧星寒女勃然大怒,她喝罵道:“混蛋!你當真以為我怕你!”一層層深藍色的玄氣從她身上擴展開來,她不再後退,纖纖玉指掐動靈訣,刹那間,猶如萬花盛開,射出一絲絲晶亮亮的銀光。她嬌聲喝道:“凝!”

乾善庸睜大眼睛歎道:“精彩,極寒和極熱的爭斗……”

李強深有體會,說道:“我們再退後一點……會炸開的……”

也就是兩句話的工夫,霧星寒女的玄氣就撞在熱流上。她有神器七玄珠護體,暫時無視奔流而來的赤色火流,晶亮亮的銀光就像無數支銀色的箭,射向撲來的火癡。

一點白光閃過,整個太空都被炸開的光芒照亮了,兩人同時向後飛射。李強大喝一聲竄出天神之怒的護罩,快如閃電般撲向霧星寒女,憑他的神眼已經看出霧星受到重創。其實,古仙人是非常忌諱硬拼的,彼此實力相差不大,尤其是像霧星和火癡這種極端屬性的高手,更是忌諱硬拼。

看見李強撲出來,所有的人都大驚失色,天真和天趣本來是袖手旁觀的,見到李強飛出,立即出手阻擋爆開的沖擊。

李強一把扶住霧星寒女,一股陰寒的冷意襲上身來,他大叫道:“上人,是我!”手中取出一顆枯青神丹,但他無論如何也掀不開霧星臉上的星霧紗。

也就是一眨眼的工夫,霧星寒女已經緩過勁來,她怎麼也沒想到李強會出手救人,輕聲道:“放開我!”李強不以為意地說道:“穩住了,這是枯青神丹,給你。” 霧星寒女更是驚訝,她稍稍猶豫了一下,然後才接過枯青神丹,說道:“我沒事。”但是李強已經看見星霧紗上有一點血跡暈染開來。

霧星寒女扭頭掀開星霧紗服下神丹,說道:“別管我,傷到火癡沒有?”話語里充滿了不服。

李強扭頭看去,爆炸的威力已經被天趣和天真一掃而空,火癡翻滾飛跌出很遠,他的咆哮聲從遠處傳來。李強說道:“好像也傷到了吧。”

霧星寒女懸停在空中,冰冷地說道:“天真,你是什麼意思?如果我被重傷……你就可以甩掉我了……是吧?”李強心里一動,他仔細想了一下,不得不承認,天真的確對霧星不懷好意。

李強出手救治霧星讓天真大出意外,他可憐巴巴地說道:“寒女,哪能啊,我可不敢……你知道,火癡就是一個瘋子……”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上篇:第一章 秘密     下篇:第三章 群毆火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