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一章 青云  
   
第一章 青云



青云山脈巍峨高聳,虎踞中原,山陰處有大河“洪川”,山陽乃重鎮“河陽城”,扼天下咽喉,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青云山連綿百里,峰巒起伏,最高有七峰,高聳入云,平日里只見白云環繞山腰,不識山頂真容。青云山山林密布,飛瀑奇岩,珍禽異獸,在所多有,景色幽險奇峻,天下聞名。

只是更有名的,卻是在這山上的修真門派----青云門。

青云一脈曆史悠久,創派至今已有兩千余年,為當今正邪兩道之首。據說開派祖師本是一個江湖相師,半生潦倒,郁郁不得志。在其四十九歲那年,云游四方,路經青云山,一眼便看出此山鍾靈奇秀,聚天地靈氣,是一絕好之地。當下立刻登山,餐風飲露,修真煉道,未幾,竟于青云山深處一處密洞內,得到一本無名古卷,上載各般法門妙術,艱深枯澀,卻是妙用無窮,威力巨大。

相師得此奇遇,潛心修習。忽忽二十年,小有所成,乃出,幾番江湖風雨,雖不能獨霸天下,倒也成了一方之雄。遂在青云山上,開宗立派,名曰:青云。因此古卷所載,近于道家,他便做道人打扮,自號“青云子”,後世子弟多尊稱為“青云真人”。

青云子壽三百六十七歲,身前收了十個弟子,臨終前叮囑道:“我半生說學,盡在相術,尤精于風水之相。這青云山乃是人間罕有靈地,我青云一門占有此山,日後必定興盛,爾等決不可放棄。切記,切記!”

當時十位弟子紛紛點頭,深信不疑,青云子方才溘然而逝。不料其後百年間,不知是天意弄人,或根本是青云子相術不精,青云門非但沒有發達,反而日見式微。

十位弟子中,兩人早夭,四人死于江湖仇殺對決,剩下的一人殘廢,一人失蹤,只傳下兩脈。如此過了五十年,青云山方圓百里發生了從未有過的天災地震,山洪爆發,地動山搖,死傷無數,竟是又絕了一脈。而僅剩獨苗,卻限于資質,本領低微,早不複青云子當年風光,反因那本古卷緣故,惹來外敵爭奪,幾番血戰,若不是青云子留下的幾道厲害禁制法寶,只怕青云門已被人滅了。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了整整四百年,青云門毫無起色,幾乎可以用“苟延殘喘”來形容了。到了最後,甚至被人欺負到了家門口,青云七峰中,除了主峰通天峰,其余六座都被外敵占了,其中還有強盜悍匪,以做據點,四處搶掠,橫行不法。不知情的人多有誤解,以為青云門已墮落如斯,青云子弟雖多般辯解,亦有心殺敵正名,卻是有心無力,可憐可歎。至今想起,那實在是青云一脈最悲苦的一段日子。

直到距今一千三百年前,情況才有了改變。

大概是青云子的相術終于顯靈了,或是上天累了,不再捉弄青云門,在這個時候,從青云門第十一代傳人中,竟出了一個驚才絕豔、領袖群倫的絕世人物----青葉道人。青葉俗家本姓葉,原是一貧苦書生,天資聰穎過人,卻屢試不中,後機緣巧合,為青云門第十代掌門無方子收為關門弟子,年僅二十二歲。

青葉入門之後,只一年間便將無方子所傳的所有劍術法道領悟貫通,在眾弟子中獨占鼇頭。又過一年,便連無方子也只能憑借深厚修行與他勉強打個平手。無方子又驚又喜,斷然將祖師傳下的那本古卷拿出,傳于青葉自行參祥。青葉便就此在通天峰後山“幻月洞”閉關,這一關便是十三年,方才破關而出。

據說他破關之時,正是月圓之夜。那夜冷月高懸,整座青云山通天峰便如白晝一般。忽爾狂風大作,後山竟有龍吟長嘯,聲震百里,聽者無不變色。後,有淡紫祥光,沖天而起,一聲巨響,幻月洞府豁然而開,青葉須發盡白,面帶微笑,身有清光,緩步而出,眾人駭然,以為成仙。

其後,青葉正式出家,以本家姓葉,取青云之“青”字,故名青葉。他當日笑別恩師無方子,道:“師尊稍待,弟子出去辦事,一日即回。”

眾人不明所以,一日夜後青葉禦劍而回,青云山六峰外敵,竟已盡數伏誅。青葉道人道法之強,手段之狠,一時間名動天下,青云門聲勢大盛。

又過一年,無方子即將掌門之位傳于青葉,自己清修去了,不再理門中瑣事。青葉掌權之後,勵精圖治,大力扶助同門,嚴格挑選傳人,加之他從那無名古卷上領會所得,有神鬼不測之威。青云門從此蒸蒸日上,五十年間,以是正道支柱,而到了二百年後,便已領袖正道各門諸派。

青葉真人高壽七百五十歲而逝,他一生收徒嚴謹,僅傳七人,遂將青云七峰分置七人,令七脈共傳香火。其中長門居于主峰通天峰青云觀中,是一門重心所在。

及至今日,青云門下弟子已近千人,高手如云,聲威顯赫,與“天音寺”、“焚香谷”並列為當世三大門派。而掌門道玄真人,功參造化,超凡入聖,更是當世一等一的絕世人物。

※※※

青云山麓腳下,離大城“河陽”還有五十里地的西北方,有個小村落叫“草廟村”。這里住著四十多戶人家,民風淳樸,村中百姓多以上山打柴交于青云門換些銀兩生活。平日里村民常見青云弟子高來高去,有誅般神奇,對青云門是崇拜不已,以為得道仙家。而青云門一向照顧周遭百姓,對這里的村民也頗為不錯。

這一日,天空陰沉沉的,烏云低垂,讓人有股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從草廟村處看去,那巍峨的青云山直插天際,奇峰怪岩,隱隱帶了一絲猙獰。

只是,村民們世代居住于此,這般景象見過不知多少次了,毫不在意,更不要說無知小孩了。

“臭小子,你往哪兒跑?”一聲喝罵,帶了幾分笑意,出自一半大小孩之口,他看去十歲左右,眉目清秀,領著四、五個男女孩童,追著前方另一個小孩。前頭那小孩比他小了兩歲,個子也矮些,此刻臉上滿是笑容,拼力向前跑去,間中還回頭做了個鬼臉。

“張小凡,有種你就站住!”後頭那小孩高聲叫道。

前頭那叫張小凡的孩子“呸”了一聲,邊跑邊道:“你當我白癡啊!”說著反而跑得更快了。

一路追跑,這些小孩逐漸跑近了村子東頭的那間破舊草廟。從外看去,這座小草廟破舊不堪,也不知經曆了多少人世風雨。

張小凡第一個沖了進去,不料一不留神,居然被門板拌了一下,撲通一聲,摔了個跟頭。後邊幾個小孩大喜,一擁而上,將他壓在身下,那清秀男孩面有得色,笑道:“被我抓住了,這下你沒話說了罷?”

誰知張小凡怪眼一翻,道:“不算不算,你暗算了我,怎麼能算?”

那男孩一愣,奇道:“我什麼時候暗算你了?”

張小凡道:“好你個林驚羽,你敢說這個門板不是你放在這兒的?”

那叫林驚羽的小孩大聲道:“哪有此事!”

張小凡一抿嘴,頭一歪,一副堅決不投降、不屈服的樣子。林驚羽氣從心頭起,一手扼住他的脖子,怒道:“說好了抓住就認輸的,你服不服?”

張小凡理也不理。

林驚羽臉色通紅,手上用力,大聲道:“服不服?”

張小凡氣管被他扼住,呼吸逐漸困難,慢慢的臉也開始漲紅,但他小小年紀,性子竟是極犟,硬是一聲不吭。

林驚羽卻是越來越怒,手上力氣越來越大,口中一疊聲道:“服不服,服不服,服不服?”

這時其他小孩眼看不對,都悄悄縮了回去,只剩下這兩個無知孩童,為了意氣之爭,由著各自偏激性子,這般彼此堅持下去。

眼看著一場大禍便無端生出,忽聽這草廟深處一聲佛號,有人道:“阿彌佗佛,快快住手。”

一只干瘦手掌,橫空而出,伸出二指,在林驚羽雙手上彈了一彈。林驚羽如遭電擊,全身大震,雙手自然而然地松開了。

張小凡大口喘氣,顯是憋得狠了。他二人怔在當地,回過神來,想起了剛才情景,對看一眼,彼此都越來越是後怕。

林驚羽怔怔道:“小凡,對不住了。我也不知道怎麼……”

張小凡搖了搖頭,呼吸漸漸平穩,道:“沒事。咦,你是誰?”

眾小孩順著他眼光看去,只見在這廟中,正站著一個年老和尚,臉上皺紋橫生,一身破舊袈裟,全身上下髒兮兮的。只有手中持著一串碧玉念珠,竟是晶瑩剔透,耀人眼目,發出淡淡青光。奇怪的是,在十幾顆大小一致,光潔剔透的青玉念珠中,偏偏還夾雜著一顆非玉非石、顏色深紫、暗淡無光的圓珠。

上篇:序章     下篇:第二章 迷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