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三章 宏願  
   
第三章 宏願



在張小凡眼中,天上的云,不管是白云、烏云,都沒有見過象今晚的黑云這般接近地面,雷聲也從未有過這般震耳欲聾,閃電從未如此刺目,幾乎令他難以直視。

仿佛,這個天就要塌了下來。

他呆呆地站在那兒,看著草廟中黑衣人和老和尚彼此怒目而視,作勢斗法。

忽然間,一聲炸雷響過,震的他的耳朵嗡然做響的時刻,他看到天際一道絢目閃電橫空出現,竟打入人間大地,落在了那黑衣人長劍之上。

片刻間黑衣人全身的衣服高高鼓起,雙目圓睜,便如將要迸裂一般。這時,這個草廟之內,在電光強烈照耀之下,已如白晝。

那在夜晚中盛開在劍尖上的閃電,竟是如此美麗,以致于張小凡屏住了呼吸,而在普智的眼中,也再度出現了奇異的狂熱。

“這便是道家真法的大能大力麼?”

只聽黑衣人一聲大喝,左手劍訣引處,用盡全力一振手腕,驚雷響過,劍上電芒疾射而向普智。一路之上,草木磚石,無不激震飛揚,只有當中道路,留下深深一道熾痕。

普智連退三步,撤去手印,雙掌合十,面露莊嚴,全身散發隱隱金光,低低念道:“我佛慈悲!”

“啪”的一聲,只見他身前僅剩下的七顆碧玉念珠盡數碎裂,在身前三尺處幻成一個巨大“佛”字,金光耀目,不可逼視。

下一刻,電光與那佛字,撞到了一起。

張小凡突然感覺自己的心髒猛地跳動了一下,仿佛全身血液在刹那間全部倒流,他手足皆軟,不能呼吸,只覺得那一個瞬間,風止了,雷歇了,整個世界停了下來。

然後,他不由自主地向後飛去,在他甚至還來不及感到害怕時,只見白光金芒,絢麗無匹,遠勝過天上太陽。整座草廟,四分五裂,以那斗法兩人為中心,向四面八方包括天上震飛出去。

他一顆心里,空蕩蕩的,只覺得凌厲風聲,不斷從耳邊掠過。

他覺得害怕,下意識地想蜷起身子,但有心無力,只得任由自己向未知的地方飄去。

他的腦中,泛起了一個想法:我要死了嗎?

劇烈的恐懼,猝然襲上心頭,他全身冷汗,微微顫抖。

當死亡站在面前,該如何面對?

他暈了過去,不醒人事。

※※※

普智緩緩走了過來,步履蹣跚,肋下夾著張小凡和林驚羽,到了一塊稍微乾淨之地,將兩個小孩輕輕放下,頓覺全身劇痛,幾乎要裂開一般,再也支持不住,頹然坐倒。

他向胸口看去,只見透過焦臭僧衣,依稀可以看見,一股黑氣已在胸口漸漸合圍,只剩下心口一處小小地方,未被侵襲。

他苦笑一聲,伸手向懷中摸索。他的手抖的厲害,過了好一會兒,才慢慢摸出了一顆紅色藥丸,約莫有指頭大小,平平無起。

普智歎了一口氣,低聲道:“想不到還是讓鬼醫給說中了,我到底還是要服他這一顆‘三日必死丸’。”

他猶豫了一下,終于還是一點頭,將這藥丸吞了進去。

然後,他抬起頭,看向遠山。

天空中終于飄下了雨。

青云山聳立在風雨之中,朦朧神秘。

“道家術法,當真神妙,竟能役使諸天神力。若與我佛家互相印證,取長補短,必能參破長生不死之迷。只可惜道玄真人修行遠勝于我,卻終究和我那三個師兄一般,放不開門戶之見,放不下身份地位。唉!”

普智長歎一聲,收回目光,落到兩個小孩身上。這時雨勢漸大,淋濕了他們的頭臉。草廟已在剛才的斗法中四分五裂,附近也沒有什麼可完全遮擋風雨的地方。

他心中忽地一緊,不由得為這兩個孩子擔憂。他剛才強運真元,以天音寺“大梵般若”奇功,借佛門至寶“翡翠念珠”之力,生出降魔大力,方才擋下了那邪人威力無比的“神劍禦雷真訣”,並反挫重創于他,令他驚而遁逃。但他重傷之身,又生生受了道家奇術一擊,已是油盡燈枯,連最後一線生機也絕了。眼下他不過是靠鬼醫給的奇藥“三日必死丸”苟延殘喘,延長壽命三日而已。

“那妖人受創雖重,卻未傷根本。我走之後,他必折返殺人滅口。到時不僅這兩個小孩,只怕全村人家的性命都有危險。這、這、這如何是好?”

普智心亂如麻,他修為道行極高,但一來知道自己必死,心神先亂了幾分;二來擔憂無辜百姓性命,偏偏那妖人似是青云門中極有身份地位之人,若貿然上山求援,只怕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但他心中最遺憾的,卻還有一事,便是他平生大願,竟不能完成了。他身為天音寺四大神僧,天下景仰,尊榮已極,但對他而言,更重要的卻是參破生死之迷,解開長生死結。只是他早在五十年前,便已醒悟縱然自己再如何勤加修煉佛門道法,也只能增強功力修行,而不能解開生死之迷。

他苦苦思索,數十年後,竟真的被他想到一個前所未有的辦法。方今天下,佛、道、魔三教最為鼎盛,術法造詣最高最深。魔教名聲惡劣,邪術殘忍不道,人所不取;而道家奇術,精深神妙,與佛門各擅疆場,若能聯手研習,必能突破僵局。

只是他萬萬沒有想到,一向心胸開闊的三個師兄卻異口同聲地反對,以為邪說異想,反苦口婆心地勸告不止。他心有不甘,乃幾度拜訪道家名門,光是青云山就上了數次,卻無一不為青云門掌教道玄真人婉拒。

想到這里,他苦笑一聲,頗有自嘲之意,心道:都只有三日性命了,卻還想什麼長生不死,豈非庸人自擾?

只是他雖放開心胸,但看到那兩個兀自躺在地上的小孩,心中卻實在是放不下,一時又想不出有什麼良策,向左右看了看,見遠處還有一棵松樹,尚可遮擋一、二風雨,聊勝于無,當下強打精神,抱起兩個孩子,勉力向那里走去。

好不容易走到樹下,小心放下二人,普智已是精疲力盡,一下子坐倒在地,背靠樹干,不停喘息。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謅狗!

這一句道家名言,帶了幾分淒厲激憤,從普智口中,緩緩念了出來。

蒼穹如墨,環蓋大地。無邊烏云壓頂,雨絲從天空落下,細細密密,冷風吹來,點點滴滴,打在臉上,寒到了心里。

他仰望蒼穹,半晌,才慢慢收回目光,看著身前這兩個小孩,低聲道:“二位小施主,老衲有心相救,無奈有心無力。事情本由我而起,反倒害了二位,真是罪孽啊!唉,你二人若是青云弟子,在那青云山上,眾人之中,只怕還安全些,現在卻......”

忽然,普智全身一震,口中喃喃道:“青云弟子,青云弟子......”他心念急轉,似乎抓到了想到了什麼,卻又要在眨眼間將要失去。片刻之間,他竟已出了一聲冷汗。

然後,他的眼中,不知為何,又再度出現了那莫名的狂熱。

他仰天大笑,笑聲中卻帶了一絲瘋狂!

“妙極,妙極!我雖命不久矣,但若傳授一人佛家神功,再令他投入青云門下,修習道家術法,豈非一舉兩得,既可救他二人性命,又能替我完成心願!”

“佛道二家自古隔閡,老死不相往來。青云門決想不到,一個年幼少年,又自小生活在青云山下,會身懷佛門大法。只要有人身兼兩家之學,必可突破萬年來長生不死的迷局。嘿嘿,若如此,我死有何憾?”

他一念即決,整個人竟是亢奮無比,兩腮漲紅,眼有血絲,下意識地看到了林驚羽的身上,手伸了出去。但伸到一半,卻又停下,心中思索:此事關系重大,當今各門諸派門戶之見極重,極其忌諱偷師,若為人知曉,事情敗露,必死無疑。林驚羽這小孩資質極好,若為青云門收錄門下,必定備受師長注目。他小小年紀,只怕藏不住這天大秘密!

想到這里,他心中一動,目光轉而落到了張小凡的身上,想起了白天他臨死而不低頭的倔強性子,點了點頭,道:“資質差些,也不打緊,以後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說完,再不遲疑,伸手在張小凡身上拍了幾下,以殘余佛力,將之救醒。

※※※

張小凡悠悠醒來,眼前模糊,耳朵里兀自嗡嗡作響。過了好一會兒,才恢複正常,看清了眼前事物,頓時嚇了一跳,張大了嘴合不攏來。

只見那個老和尚全身傷痕累累,坐在他的跟前,左邊身子像是被什麼焚燒過一般,枯焦難看,臉上黑氣重重,一臉死氣。但不知為何,老和尚卻神情興奮,滿眼笑意。另外,他還看到了玩伴林驚羽躺在一旁,昏迷不醒。

“你,你干什麼?”張小凡愣了半晌,才呐呐問道。

普智不答,細細端詳于他,反問道:“小施主,這風大雨大,你一個小孩子家,為何來此偏僻之地?”

張小凡怔了一下,道:“我傍晚時看到你還站在廟中,後來看天要下雨了,這里破爛的很,我想會很冷,就給你送點吃的來。”

普智嘴角一動,合十道:“善哉,善哉。萬物皆是緣,命中早注定,我佛慈悲。”

張小凡奇道:“你說什麼?”

普智微笑道:“老衲是說,小施主與我有緣。既如此,老衲有一套修行法門,小施主可願意學麼?”

張小凡道:“法門是什麼東西?”

普智呆了一下,隨即大笑,伸出枯瘦手掌,摸了摸他的小腦袋,道:“也不是什麼東西,就是教你一些呼吸吐呐的方法。你學了之後,要答應我幾件事,好麼?”

張小凡似懂非懂,但還是道:“你說罷。”

普智道:“你決不對旁人說起此事,就算是至親之人也不能說,你辦得到嗎?”

張小凡點了點頭,道:“知道了,我死也不說。”

普智心中一震,見他小小年紀,臉上竟是一片堅忍,漫天雨絲如刀如劍如霜,打濕了他的小小臉龐,有幾分憔悴。

普智忽然深深吸氣,垂下眼簾,不再看他,口中卻繼續道:“另外,你每日一定要修習這法門一次,但不可在人前修煉,只可在夜深人靜時方可進行。最後,非到生死關頭,切切不可施展此術,否則必有大禍。”

說到這里,他重新睜開眼睛,盯著張小凡,道:“你做的到麼?”

張小凡猶豫了一下,歪了歪頭,又抓了抓頭,一臉迷惑,但最終還是重重地點了點頭。

普智微微一笑,再不多話,便開始傳他一套口訣。

這套口訣說長不長,只千字左右,但枯澀艱深,張小凡用盡心力,足足用了三個時辰,方才盡數背下。

普智待他完全熟記,這次松了一口氣,神情間疲憊之極。他看著張小凡,眼中忍不住有慈愛之色,道:“老衲一生修行,從未動過收徒之念,想不到將死之際,倒與你有了師徒之緣。說來你也應該知道我的名號。”他頓了一下,道:“我法名普智,是天音寺僧人。呃,孩子,你知道天音寺麼?”

張小凡想了想,搖了搖頭。

普智啞然失笑,道:“真是個孩子。”然後又想起了什麼,伸手到懷中摸索出一顆深紫珠子,細細看了好幾眼,遞給張小凡,道:“你且把這個珠子好好收起,不可讓外人看到。待日後安定下來,你找個深谷懸崖,將它扔了下去,也就是了。還有,我剛才告訴你的名號,你也決不可對外人說起。”

張小凡接過珠子,道:“知道了。”

普智摸著他的頭,道:“你我有這般宿緣,也不知來生可會相見末?孩子,你就跪下給我叩三個頭,叫我一聲師傅吧!”

張小凡看了看普智,卻見他已收起笑容,臉色莊重,當下點頭稱是,叫了一聲:“師傅。”便跪倒在地,重重叩了三個頭。他剛剛叩完,還為抬頭,便聽普智低低笑了一聲,但笑聲中卻頗有悲苦之意和決然斷然。

張小凡正要抬頭看他,卻突覺後背被人一拍,登時眼前一黑,又再度不醒人事。

上篇:第二章 迷局     下篇:第四章 驚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