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四章 驚變  
   
第四章 驚變



清晨,這一場雨終于停了。

樹上的水珠晶瑩剔透,從樹葉邊緣靜靜滑落,跌落下來,因為有風,在空中劃過美麗的弧線,打在張小凡的臉上。

冰冷的涼意把張小凡從夢中喚醒,他睜開眼睛,下意識地要叫道:“師傅......”但四野無人,只有林驚羽躺在身旁,好夢正酣。

似乎像是做了一場夢。

但遠處破碎的草廟,身旁酣睡的玩伴,都告訴他,這一切是真的。

他怔怔地想了一會,甩了甩頭,走到林驚羽身旁,用力推了推,林驚羽口中嘟囔幾句,慢慢醒來,揉了揉眼睛,還未說話,便覺得一陣寒意襲來,忍不住打了個哈湫。

他睜眼看去,卻見自己和張小凡全身濕透,躺在野外一棵松樹下,不由地目瞪口呆,道:“我不是在家里睡覺嗎,怎麼到了這里?”

張小凡聳了聳肩膀,道:“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冷得很,還是快回去吧。”

林驚羽腦中有諸般疑問,但身上的確寒冷,當下點了點頭,爬起來與張小凡一起向村里跑去。

還未到村前,他二人已發覺不大對勁,往常這個時候,村民們都已起床,但今天卻安靜無比,連人影也不見一個,而且隨著晨風吹來,還隱隱有股血腥味。

他們對視一眼,都看到對方眼中的驚疑,同時加快了腳步,向村里跑去。不用多久,二人便到了村口,從村口那條大路看進去,卻見村子中間那塊平地上,草廟村四十余戶人家,二百多人,大大小小,男男女女,都躺在空地之上,身體僵硬,成了尸體,血流成河,蒼蠅亂飛,血腥之氣,撲面而來。

林驚羽和張小凡二人赫然見此可怖景象,驚嚇之下,大叫一聲,昏了過去。

※※※

也不知過了多久,張小凡霍然驚醒,一下子坐了起來,大口喘氣,雙手微微顫抖。適才昏睡過去時,他腦中滿是凶惡鬼臉,鮮血白骨,端的是噩夢連連。

他定了定神,向四周看去,只見這是一間普通廂房,兩扇小窗,房中擺設簡單乾淨,只有幾張松木桌椅,上有水壺水杯。

在房間里占了一半地方的,是連在一起的一張大炕,上有四個床位。除了他現在躺著的,身旁的位置被褥也有些凌亂,像是剛被人睡過。至于其他兩個,被子則疊得整整齊齊,一絲不苟。

在四個床位的正上方牆壁上,掛著一張橫幅,上書一個大字:

道!

看這樣子,倒像是一間客棧的普通客房,又或是求師學藝幾個弟子共居一室的房間。

張小凡坐了一會,心里忽然不由自主地升起一個念頭:昨晚的一切或許都是噩夢吧?也許我一直都睡在這里吧?也許走出這個房間,母親便會如往常一樣,笑著罵他:“你這個小懶蟲!”

他緩緩下了床,穿上鞋子,一步一步向房門走了過去。

門,虛掩著。從門縫中,若有若無地有風吹進,涼絲絲的。

他一步一步走著,兩只小手卻越握越緊。他的心跳得厲害,屏住了呼吸,很快的,他走到了門口,把手搭在了門扉之上。

那一個瞬間,這扇木門竟是重如山,沉似鐵。

他咬了咬牙,一狠心,“嚌呀”一聲,拉開了房門。

戶外明亮的光線一下子照了進來,令他眯起了眼睛。溫暖和煦的陽光落在他的身上,有淡淡的暖意。

只是,他的心,卻一下子落到了冰窖。

門外是個小小的庭院,有松柏幾棵,草木幾叢,間中還有幾朵清香小花,怡然開放。門前是個走廊,通往院外。在門前四尺處,有幾層台階,連著院子和走廊。

台階一角,孤單單坐著一個小孩,手托臉腮,怔怔地坐在那里,一動不動。

或許是開門聲驚動了他,那小孩遲疑了一下,慢慢轉過頭來。

林驚羽。

張小凡張大了嘴,心中有千百個疑問,但話到嘴邊,卻化為無聲。

他又想放聲大喊,只是心口郁悶,竟是喊不出來。

兩行眼淚,就這麼,悄無聲息地,滑落。

兩個小孩,就這麼,默默無語地,對視。

遠方不知名處,有清幽鳥鳴傳來,天空蔚藍,白云幾朵。

※※※

張小凡坐在了台階的另一側,低著頭,看著小院中石頭鋪成的小道。

小院之中,一片寂靜。

就這樣也不知過了多久,林驚羽緩緩道:“我比你早些醒來,那時屋里還有幾人,我問了他們,這里是青云山通天峰。”

張小凡低聲道:“青云山......”

林驚羽道:“聽他們說,是幾個路過的青云門下弟子,看到村中,村中......”說到這里,他的聲音不由得哽咽了起來。

他伸手用力揉了揉眼睛,伸吸了一口氣,接著道:“後來他們在村後頭找到了我們兩個人,便把我們帶上山來了。”

張小凡嘴角一動,卻沒有抬頭,道:“我們以後怎麼辦,驚羽?”

林驚羽搖了搖頭,淒然道:“我不知道。”

張小凡還要再說,忽聽身後走廊上傳來一個陌生聲音道:“啊,你們都醒過來了?”

二人同時向後看去,只見一個青年道士站在那里,一身藍色道袍,頗有英氣。只見他快步走了過來,道:“正好幾位師尊也想見見你們,問你們一些問題。你們這就隨我來吧。”

張小凡與林驚羽對看了一眼,站起身來,林驚羽道:“是,請這位大哥領我們去吧。”

那青年道士看了林驚羽一眼,點了點頭,道:“你們隨我來。”

跟著這個道士,二人走出了這個庭院,呈現在眼前的是一條更長更大的環形回廊,邊緣每隔兩丈,便有一根紅色柱子。在每兩根柱子中間,也都有一個拱門。

他們順著回廊向前走去,經過了一個個拱門和柱子,這才發現,每一個拱門里,都是和剛才幾乎相同的小庭院,看來這里是青云門弟子生活起居之處。

不說別的,單從這份規模來說,這樣的小院怕不下百間,可見青云弟子之多。

走了好一會兒,才看到這條走廊的盡頭,卻是一面高聳無比的白牆,下面開了一扇大門,兩扇厚厚的大木門板,高達十丈,幾乎要抬頭仰望,也不知當初是如何找到如此巨大的木料的。

那青年道士視若無睹,大概平日里進進出出,看得都麻木了,臉上絲毫沒有兩個小孩那般動容之色,面無表情,徑直從這門中走了出去。張小凡和林驚羽連忙跟上。

甫一踏出這扇大門,兩個孩子同時屏住了呼吸,不能置信地看著眼前一切。

這里,幾乎就是傳說中的仙境。

一片極巨大的廣場,地面全用漢白玉鋪砌,亮光閃閃,一眼看去,使人生出渺小之心。遠方白云朵朵,恍如輕紗,竟都在腳下漂浮。廣場中央,每隔數十丈便放置一個銅制巨鼎,分作三排,每排三個,共有九只,規矩擺放。鼎中不時有輕煙飄起,其味清而不散。

“往這里走。”似是明白這兩個小孩的心思,那青年道士面上露出一絲笑容,讓他們看了好一會兒,才叫醒二人,繼續向前走去。

“這里是青云六景中的‘云海’,前頭還有更好的呢!”青年道士邊走邊道。

林驚羽忍不住問道:“是什麼?”

青年道士手一指,道:“虹橋。”

二人極目遠眺,只見前方遠處,廣場盡頭,在霧一般朦朧的云氣後,似乎有什麼東西閃閃發光,他們加快步伐,向前走去。

漸漸的,有水聲傳來,間中還有一兩聲雷鳴一般的怪聲,不知從何而來。

他們越走越近,云氣如溫柔的仙女,輕輕圍繞在他們身旁,逐漸拉開隱約的面紗,露出清晰的面目。

廣場盡頭,一座石橋,無座無墩,橫空而起,一頭搭在廣場,徑直斜伸向上,入白云深處,如矯龍躍天,氣勢孤傲。有細細水聲傳來,陽光照下,整座橋散發七彩顏色,如天際彩虹,落入人間,絢麗繽紛,美煥絕倫。

張小凡與林驚羽看得目瞪口呆。

青年道士笑了笑,道:“隨我來吧。”說著,當先走上了石橋。

踏上石橋,二人這才發覺,橋的兩側不斷有水流流下,清澈無比,但中間部分卻滴水不沾。陽光透過云彩照在橋上,又為水流折射,遂成絢麗彩虹。

那道士看著他們心醉神迷的樣子,道:“你們小心了,這橋下可是無底深淵,不小心掉了下去,那便死無葬身之地了。”

張小凡與林驚羽都嚇了一跳,連忙鎮定心情,小心走路。

這座虹橋極高極長,三人走在其上,只覺得左右白云漸漸都沉到腳下,想來越上越高。而前方那古怪聲音,仍是不斷傳來。

又走了一會,白云漸薄,竟是走出了云海,眼前霍然一亮,只見長空如洗,藍的便如透明一般。四面天空,廣無邊際;下有茫茫云海,輕輕浮沉,一眼望去,心胸頓時為之一寬。

而在正前方,便是通天峰峰頂青云觀主殿“玉清殿”所在。

青山含翠,殿宇雄峙,“玉清殿”坐落峰頂,云氣環繞,時有瑞鶴幾只,長鳴飛過,空中盤旋不去,如仙家靈境,令人心生敬仰。

此時虹橋不再上升,在空中做個拱形,落在了殿前一灣碧綠水潭邊。與此同時,玉清殿里隱隱傳出道家歌訣,一派仙家氣勢。還有那個怪聲,也是越發響亮。

三人走下虹橋,來到潭邊,一條寬敞石階,從水潭邊向上直通到玉清殿大門。潭水碧綠,清甯如鏡,人影山影清晰可見。

他們走上石階,正要向上方大門走去,忽聽水潭深處一聲咆哮,聲若驚雷,正是先前怪聲。放眼看去,只見水潭中心突然起了一個巨大旋渦,片刻之後,只見巨浪卷起,一個巨大身影躍然而出,漫天水花撲面而來。

那青年道士卻似早有防備,左手一引,身子臨空飄起,疾向後飄出兩丈多遠,停在半空。而兩個小孩哪里逃得掉,登時淋得一身落湯雞。

只是他二人卻全然未曾注意到自身情況,只呆呆地看著前方出現的一個龐然大物,高逾五丈,龍首獅身,遍身鱗甲,巨目大嘴,兩根鋒利獠牙在陽光下閃閃發光,面貌猙獰,望之生畏。

那怪獸抖了抖身子,呼啦啦又是一陣水花撲來,然後像是發現了什麼,把巨首向台階處伸了過來。

張小凡和林驚羽見那怪物一個頭比他們兩個人還大了許多,陽光之下,鋒利牙齒清晰可見,看著它越靠越近,心中著實害怕,忍不住緊緊貼在一起,心砰砰直跳。

這時,那青年道士不知什麼時候飄了回來,單掌豎在胸前,恭恭敬敬地道:“靈尊,他們是諸位師尊特意召見的。”

那怪獸瞪了他一眼,“哧”地一聲,打了個響鼻,一雙大眼里眼珠居然轉了轉,倒像是人在動腦筋一般。然後不再理會三人,搖搖晃晃走到一邊,在水潭邊干地上趴了下來,打了個哈欠,懶洋洋地把頭伏下,曬著太陽,睡了過去。

青年道士示意驚魂未定的兩人繼續走,道:“靈尊是千年前我派青葉祖師收服的上古異獸,名叫‘水麒麟’。當年青葉祖師光大青云,降妖除魔,它是出過大力的。如今是我們青云門的鎮山靈獸,敬稱為‘靈尊’。”

說完,他又向那水麒麟處行了一禮,張小凡正看得出神,卻被林驚羽拉了一下,見他使了個眼色,便也一起恭恭敬敬地向水麒麟行了一禮。只是水麒麟頭也不回,動也不動,倒是鼾聲大做,怕是看不到了。

三人行完禮後,繼續前行。走過高高石階,遠遠便看到金色牌匾,上書著“玉清殿”三字。來到雄偉大殿之前,只見門扉大開,里邊光線充足,供奉著元始天尊、靈寶天尊和道德天尊三清神位,氣度莊嚴。

而在神位之前,大殿之上,站著數十個人,有道有俗,看來都是青云門下。眾人之前,擺著七張檀木大椅,左右各三,居中最前方又有一張,上邊卻只坐著六人,只有右排最後一張椅子處,空無人坐。

上篇:第三章 宏願     下篇:第五章 入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