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五章 入門  
   
第五章 入門



這時,殿內眾人正在談話,似乎在談論著什麼。帶領張小凡和林驚羽來的青年道士在門外一整衣袍,恭聲道:“掌門,各位師叔,弟子常箭,奉命將兩位小......”

他話未說完,突然間在這神聖肅穆的大殿之上,竟傳出一聲淒厲呼喊,打斷了他:“鬼,惡鬼!鬼啊!......”

常箭吃了一驚,但張小凡和林驚羽卻是吃驚更甚,這聲音雖然尖利難聽,卻是耳熟之極。張小凡顧不得那麼多,一下子沖進殿去,大聲喊道:“王二叔,王二叔,是你麼?”

他心急之下,喊聲中帶了幾分焦急,幾分哭調,眾人看在眼里,心里都有些不忍。只見在人群背後,大殿一側牆角,一個樵夫打扮的中年男子,雙手抱頭,緊緊蜷縮在角落之中,全身發抖,從手筆縫隙之間,兀自傳來“鬼、鬼......”的聲音。

張小凡與跟著進來的林驚羽立刻都認出這人是草廟村里一個樵夫,姓王,排行老二,為人善良,整日笑呵呵的,對他們一班小孩也是極好,平日上山打柴之余,都會帶些山間野果分給眾小孩。

張小凡想也不想,沖了過去,跑到王二叔身邊,用力抓住他的肩膀,大聲道:“王二叔,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村里的人都、都死了?還有,我娘呢,我爹呢,他們怎麼樣了?你說啊!”

王二叔聽到張小凡一疊聲地追問,似是有所觸動,暫時不再說那“鬼、鬼”的話,緩緩抬起頭來,看著面前的張小凡。

大殿之上眾人登時聳然動容,一個個全都安靜下來,就連坐在椅子上的人也有幾人忍不住站了起來,看著這里。

只是王二叔眼眶赤紅,盡是恐懼迷惑之色。他端詳了張小凡半晌,卻一言不發,緊皺眉頭,似在極力思索著什麼?

這時,青云門中有人忍不住踏上一步,正要說話,卻被身旁之人悄悄拉住。

張小凡見王二叔半天沒有反應,只是死氣沉沉地看著自己,心中大是著急,大聲道:“王二叔,你怎麼了?”

不料王二叔被他大聲一喊,全身一抖,面上懼色大做,整個人突然連滾帶爬地竄到一邊,又是雙手抱頭,縮成一團,口中不停哀號:“鬼,鬼,鬼啊!......”

大殿內歎息之聲頓時四起,青云門眾人臉上都有失望之色,剛剛站起的人也頹然坐了回去。張小凡還待追問,卻被一旁的林驚羽一把抓住。

張小凡不解回頭,卻見林驚羽眼角有淚,淒然道:“沒用的,他已經瘋了!”

張小凡腦中“轟”地一響,愣在當地,做聲不得。

林驚羽比他大了一歲,心思較為細密,向大殿中人看了一眼,見場中眾人都身著青云門衣著,有男有女,有道有俗。多數人身有兵刃,以長劍居多。其中在椅子上坐著的六個人,更是氣度出眾,卓爾不群。這六人中有三道三俗,尤其坐在正中那位身著墨綠道袍,鶴骨仙風,雙眼溫潤明亮的,自然便是大名鼎鼎的青云門掌門道玄真人了。

林驚羽當下更不多話,拉上張小凡,跑到那六人跟前,對著道玄真人跪了下去,“砰砰砰”叩頭不止。

道玄真人細細看了他二人一眼,微歎一聲,道:“可憐的孩子,你們起來罷。”

林驚羽卻並不起身,抬頭看著這神仙一流的人物,悲聲道:“真人,我二人年幼無知,突然遭此大變,實在是不知如何是好。您老人家神通廣大,能知過去將來,請一定要為我們做主啊!”

張小凡沒他那麼會講話,而且此刻腦中亂成一團,也跟著道:“是啊,神仙爺爺,你要做主啊!”

眾人聽了,臉上都不禁露出微笑。張小凡自是童言無知,但隨後眾人的眼光都落在了林驚羽的身上。

林驚羽小小年紀,身處大變,又面對道玄真人這般名動天下的高人,說話仍是井井有條,條理清楚,這份冷靜遠勝過尋常孩童,更不用說那一無所知,還把道玄看做神仙的張小凡了。

草廟村慘案,是青云門千年來未曾有過、聞所未聞之事,事情就發生在青云門腳下,青云門舉派震動。道玄真人接到報告後驚怒交集,立即召來其余六脈首座商量。此刻除去“小竹峰”一脈首座水月大師未來,其他五脈首座都在座中。

能擔當青云七脈首座的人物,自然是青云門中的頂尖人物;而青云門中的頂尖人物,自也是這世間修真煉道之士中的絕頂人物。在座之人,個個都是目光如炬,此時都在心下說了一句:“好一塊美玉。”

道玄真人微微一笑,道:“這將來過去我是不知道的,但你們居住在青云山下,我青云門自然不會置之不理。只是我有幾個問題想要問你,希望你好好回答。”

林驚羽點頭道:“是,弟子知無不言。請真人問話吧。”

道玄真人點了點頭,道:“你是怎麼逃過這一劫的?”

林驚羽一呆,道:“回稟真人,我昨晚還記得在家里床上睡覺,但早上醒來卻和小凡一起躺在野外一棵松樹下,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後來小凡叫醒了我,我們一起跑回村去,便見到那、那、那個景象,就嚇昏過去了。”

道玄真人一皺眉頭,看向張小凡,道:“是你叫醒他的,那你又是如何呢?”

張小凡想了想,道:“我也不知道怎麼搞的就到那里去了,醒過來看見驚羽在我旁邊,我就叫醒他了。”

道玄真人和其他各位首座對看一眼,眼中都有迷惑之意。若有高人搭救,卻為何只救這兩個小孩,若不是,卻無論如何說不過去!

道玄真人沉吟了一下,道:“那就是說,你們對昨晚之事一無所知了。”

二人同聲道:“是。”

道玄真人歎了口氣,叫了一聲:宋大仁。”

“弟子在。”一個青云弟子應聲而出,高大魁梧,作俗家打扮。剛才他所站位置在一位坐著的矮胖之人身後,看來是那人門下弟子。

道玄真人道:“是你最先發現草廟村一事的,你便把當日情況,再說一遍吧。”

宋大仁聲音粗亮,道:“是。今日一早,弟子和幾位同門師兄弟辦事歸來,禦空而回。在經過草廟村上空時,弟子無意間低頭,竟發現村里有二百多具死尸堆在一起,慘不忍睹。弟子等人連忙下去查看,只在村後找到這兩個小孩,見他們昏迷不醒,便先讓一位師弟送了回來。後來又在村邊茅廁之內,”他手一指縮在牆角的王二叔,道,“發現了此人。只是他目光呆滯,精神恍惚,無論弟子如何詢問,他都不答,只反複說著:鬼,鬼,惡鬼這些話。”

林驚羽身子抖了一下,顫聲道:“這位大哥,請問你們清點過人數了麼?”

宋大仁眼有同情之意,道:“我找到了一位平日與你們村里交易柴火的師弟,他對你們村里村民的情況很是熟悉。經他辨認,再經過我們點數,草廟村四十二戶人家共二百四十七人,除了你們三人,都死了。”

盡管心里早有預感,但聽到宋大仁明白肯定的話後,林驚羽與張小凡仍是禁不住眼前一黑,幾乎又要暈去。

道玄真人輕輕歎了口氣,左手輕拂,袖袍內飛出一顆紅色小珠,飛到張、林二人身前,在他們額上心口滾了幾滾,頓時一股清涼之氣,透體而入。不知怎麼,他們心中原來緊繃繃的神經似乎也松了松,頓覺心力交瘁,忍不住便躺在這大殿之上,睡了過去。

道玄真人揮了揮手,站著的眾弟子紛紛行禮,然後依次退了出去。大殿之內,只剩下了他們六人。

這時,那矮胖之人道:“掌門師兄,你現下用‘定神珠’暫時安定了他們,但他們醒來之後,你准備如何處置?”

道玄真人沉吟了一下,轉頭向坐在左首第一位的道人,問道:“蒼松師弟,你意下如何?”

蒼松道人身材高大,面貌莊嚴,是青云門“龍首峰”一脈的首座。在青云門中,除了道玄真人的長門,便以他龍首峰一脈聲勢最盛。蒼松生性嚴峻,除了管理本脈弟子之外,還兼管整個青云門中刑罰之事。青云弟子平日里對掌門道玄真人固然敬仰萬分,但最害怕的,卻反而是這個不苟言笑的蒼松首座。

當下蒼松道人兩道濃眉皺起,過了一會,才道:“此事疑點甚多,急切間怕是查不清楚。但草廟村民一向質樸,我們不可對他們遺孤置之不理。我看還是把他們二人收歸門下吧。”

道玄真人點了點頭,道:“不錯,我也是這個意思。這兩個孩子身世孤苦,我們是要照顧他們。只是我已多年不收徒了,不知哪位師弟可將他們收到門下?”

這時,那矮胖之人,即青云門“大竹峰”一脈首座田不易,道:“掌門師兄,依我看來,最好不要讓他們二人同歸于一人門下。他們身世相近,若待在一起,每見對方,都會想起往事,如此戾氣不絕,只怕日後不好!”

道玄真人想了想,道:“田師弟言之有理。他二人小小年紀,遭此大變,我們當要好好化解他們心中怨恨,如此的確不宜讓他們共居一處。那就需要兩位師弟來收留他們了。”說著,他向眾人看去。

只見其他五脈首座,以蒼松為首,田不易等人的目光幾乎同時都落在了林驚羽的身上,溜溜打轉,不肯離去,卻無人去理會一旁的張小凡。

修真之道,資質極其重要,世間常有所謂天才悟道,即勝過百年修行一說。而青云門人,對此更是深有體會。當年青云門窮途末路之時,只靠一個驚才絕豔的青葉祖師,雖年紀輕輕,但天資過人,參破前人古卷,修行遠勝于曆代先人。把一個小小青云門,搞得生氣勃勃,興旺無比,到如今更是天下正道領袖。

此外,名師固然難求,但資質上乘的弟子同樣難得,林驚羽天資過人,根骨奇佳,這青云門各脈首座自是一眼便看上了。

安靜了一會之後,那田不易咳嗽一聲,道:“嘿嘿,掌門師兄,你知道我大竹峰一脈一向人丁單薄,那我這次就替你解決了一個吧。”

說罷手正要指向林驚羽,卻被身旁的“朝陽峰”首座商正梁搶先起身,擋在了身前,對道玄真人道:“掌門師兄,今日我一見這孩子便覺得與他極是投緣,想是與他有宿緣在,不如便讓他投入我的門下吧。”

青云門曆史悠久,各脈表面和氣,但內里都有互相較勁的意思,眼看著這林驚羽資質過人,誰也說不准會不會是下一個青葉祖師,何況收入門下最差也只是多個弟子,卻不會讓其他各脈得到機會。本來以道玄真人的威望修行,誰都是不敢爭的,偏偏道玄自己說了不收,這種好事哪里可以錯過?

當下商正梁話音剛落,便有“落霞峰”首座天云道人在一旁道:“商師兄,你門下已有二百弟子,個個都與你有宿緣的話,你的緣分未免也太多了。”

商正梁臉一紅,正要說話,田不易卻搶先道:“天云師兄說得對啊,說到弟子人數,你們最少的也在百人以上,我大竹峰一脈卻只有七人,太也不像樣子。不如......”

這時蒼松道人卻打斷了他,道:“田師弟,這兩個孩子身世如此可憐,我們要給他們的是最好的照顧,而不是顧及我們自己什麼人數多少。”說完,他轉頭向道玄真人一拱手,道:“掌門師兄,這孩子的確是塊好材料,請讓我將他收入門下,我必悉心教導于他,令他成才,以告慰草廟村諸位亡靈。”

道玄真人沉吟了一下,田不易、商正梁等人心里都暗呼不妙,果然過了一會,道玄真人果然道:“蒼松師弟說的也有道理,那就讓他投入你的門下吧。”

蒼松微微一笑,道:“多謝掌門師兄。”

眾人看在眼里,他們與蒼松同門已久,知道蒼松平日不苟言笑,今日微笑已是內心極為歡喜,都不由得暗暗氣惱。只是道玄真人說了話,而蒼松的龍首峰一脈實力又大,只得把這口氣咽了下去。

道玄停了一下,又道:“那這另一位......”

商正梁咳嗽一聲,閉上眼睛;天云眼看大殿的天花板,似乎突然發現那里的圖案特別美麗;田不易嘿嘿干笑了一聲,忽然睡意來襲,便要沉沉睡去;而剛才還沒插上嘴便已被人搶走的另一脈“風回峰”首座曾叔常干脆便入了定,似乎從一開始便沒理這里的事。

只有大獲全勝的蒼松道人冷冷看了眾人一眼,但眼里卻都是笑意。

道玄真人不禁也有些尷尬,但他何等人物,自然不會說什麼這個資質差你們難道就不要的話,只是心念一動,立時便找到了一個替死鬼。

“田師弟。”道玄真人的笑容在此刻看來如此和藹。

田不易心頭一跳,立刻跳起,正要說話,卻被道玄真人搶先道:“草廟村之事是你門下弟子宋大仁首先發現的,看來這孩子和你大竹峰一脈還是很有緣分的。嘿嘿,還是你收到門下吧。”

田不易大急,張小凡資質一般,一看便看了出來,收到門下只是累贅,他自然不喜。他正要分辨,但道玄如何肯讓他有說話的機會,搶道:“好了,此事就此告一段落,諸位師弟也要注意調查此事,明白了麼?”

蒼松等人一起站起,齊聲道:“是。”

道玄真人點了點頭,咳嗽幾聲,不去看田不易的樣子,快步便走進了後殿。待他的身影在大殿中消失後,青云門玉清殿上,突然有大笑聲透了出來。

※※※

大竹峰門下弟子宋大仁一直在玉清殿門外等候,好不容易等到諸位師長出來,迎了上去,卻見師傅田不易手上抱著張小凡,不禁一愣,道:“師傅,怎麼了?”

田不易一見是他,心頭一陣氣惱,怒道:“什麼什麼?是傻了不是!還不快接過去?”

宋大仁連忙把仍在沉睡的張小凡接了過去,田不易怒氣沖沖,眼角卻偏偏瞄到同時走出的商正梁、天云等人兀自偷笑不已,心下更是惱火,對宋大仁大聲道:“快走啦,在那里發什麼呆?”

說罷,再也不理其他,右手虛空一劃,赤色光芒閃過,一柄赤色長劍被他祭起,也不見他如何動作,便飄動劍上,破空疾弛而去。

宋大仁一時摸不著頭腦,但至少已明白自己多了個師弟。他看了看懷中的張小凡,忍不住道:“小師弟,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張小凡卻兀自沉睡不醒,渾然不知自己的命運,已在不知不覺間轉過了一個大彎。

上篇:第四章 驚變     下篇:第六章 拜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