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六章 拜師  
   
第六章 拜師



張小凡悠悠醒來,怔了半晌,緩緩坐起,往事如潮水,一時湧上心頭。

恍如噩夢!

“你醒來了啊,這就好了。”門口傳來一個聲音,走進一人。

張小凡抬眼看去,認得是當時在通天峰上見過的宋大仁,身子高大,相貌粗豪。以他現在的心境,不知怎麼,看到這認識的人,卻有幾分親切。

“宋大哥。”張小凡叫了一聲。

宋大仁雖是個大漢,此刻心下也不禁有些憐惜,他走到床前,伸手摸了摸張小凡的頭,柔聲道:“小師弟,不必難過,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

張小凡呆了一下,道:“什麼一家人?”

宋大仁微笑著把田不易已收他為徒一事說了一遍。當然那日在通天峰玉清殿里,青云門各位長輩之間發生的小小爭執,他是不知道的。

張小凡聽了,一時茫然,青云門在他這般農家子弟心目中,當真是和神仙一流的人物,他自己決沒有妄想有朝一日,自己也會有機會入青云一門。只是,這代價卻不是他所願意付出的。

他咬了咬牙,終究知道多想無益,張口叫了一聲:“宋師兄。”

宋大仁微笑點頭,道:“好好。小師弟,你這一睡可一下子過了一天一夜,大概也餓了吧?”

張小凡本來還不覺得,但被他一說,肚子登時“咕咕”叫了兩聲。

宋大仁笑道:“來,小師弟,我們先去吃些東西,順便我與你說些本門情況,然後再一同去拜見師父師娘,見過其他各位師兄。”

張小凡點了點頭,下了床,這才注意到自己所處的這個房間,與通天峰上青云弟子起居之處頗為相似,但似乎還要寬敞一些。

宋大仁以便帶著他往外走,一邊道:“我們大竹峰不比其他各脈同門,人丁很是單薄,就算現在加了你,總人數也不過十人,所以屋子都寬敞些。”說著走到門外,也是個相似的小院,再走幾步,出了院子,也是個回廊,不過這里一目了然,只有十幾間屋子,遠遜于通天峰上的規模。

張小凡跟著宋大仁向著廚房走去。從他口中得知,大竹峰一脈自從青葉祖師座下四弟子鄭通開始,傳到現在田不易手中共六代,情況一直如此,人丁不盛。現在師長一輩,除了首座田不易,只有另一位師叔蘇茹,也就是田不易的妻子。他們生有一女田靈兒,今年十三,比張小凡大了兩歲,所以張小凡在這里是名副其實的小師弟。

而在田不易眾弟子中,宋大仁是大師兄,依次往下有吳大義、鄭大禮、何大智、呂大信、杜必書。

張小凡用心記著:“哦,大義師兄、大禮師兄、大智師兄、大信師兄、大書師兄……”

宋大仁笑道:“是杜必書師兄。”

張小凡怔了一下,這才醒悟,不禁問道:“怎麼就這位六師兄不一樣呢?”

宋大仁道:“本來他的確是叫大書的,不過你多叫兩聲聽聽。”

張小凡喃喃道:“杜大書,杜大書,杜大叔……”心中會意,登時笑了出來。

宋大仁也笑道:“你知道了。其實師父倒不是十分在乎,但師娘卻很是惱火,叫了幾次便說杜師弟不尊師敬道,要出手教訓一番,把杜師弟嚇得半死,連忙請師父師娘為他改名。後來師娘便替他取了‘杜必書’這個名字。你再把這個名字好好念幾遍。”

張小凡小聲道:“杜必書,杜必書,賭必輸……”噗嗤一聲笑彎了腰。

宋大仁本就有心引他發笑,稍減他悲痛之情,眼見張小凡高興,他心里也頗為歡喜,笑道:“六師弟入門前本有好賭惡習,後來機緣巧合,被師父渡化上山,雖不再賭錢,但平常倒愛與人打賭過癮,師娘此舉,也有警惕之意。”

張小凡小孩心性,笑顏遂開,悲切心情,便淡了許多。又看大師兄如此親切,本來對將來害怕恐懼之心,也慢慢安定了下來。

在廚房吃過東西,宋大仁便帶著張小凡來到大竹峰主殿“守靜堂”。青云門大竹峰一脈上下人等,此刻都集中到了守靜堂中,這里紅磚鋪地,紅瓦石柱,大堂中地上刻著一個大大的“太極”圖形,總得來說很是簡樸。

堂前擺了兩張椅子,坐著兩人,一人是田不易,另一人是個安靜端莊的美婦,看去三十多歲,風姿綽約,在她身旁站著個小女孩,眉目清秀,一雙明眸水汪汪的,極是靈動,惹人憐愛。

至于其他五名男弟子,一字排開,站在下首,或高或矮,或壯或瘦,此刻的目光都落到了張小凡的身上。

宋大仁走到堂前,恭聲道:“師父、師娘,弟子把小師弟帶過來了。”

田不易哼了一聲,頗有些不耐煩,倒是那美婦蘇茹多看了張小凡兩眼,道:“大仁,他睡了一天一夜,怕是早就餓了,你先帶他去吃些東西吧。”

宋大仁道:“回稟師娘,我剛才已經帶小師弟去廚房吃過了。”

蘇茹點了點頭,看了田不易一眼,不再說話。田不易又是冷哼一聲,道:“開始吧。”

張小凡不明所以,只聽宋大仁在身後悄聲道:“小師弟,快跪下磕頭拜師。”

張小凡立刻跪了下來,“咚咚咚”連嗑了十幾個頭,又重又響。

“呵呵。”卻是那小女孩田靈兒忍不住笑了出來。蘇茹微笑道:“好孩子,嗑九個就可以了。”

張小凡“哦”了一聲,這才停下,抬起頭來,眾人見他額上紅了一片,忍不住都笑了出來。但在田不易眼中,張小凡卻更是傻不可耐,一想到以後要教這等白癡,他原本頗大的頭似乎又大了一圈。

“好了,就這樣吧,”田不易心情極糟,揮手道:“大仁,他就由你先帶著,本派門規戒條,還有些入門道法,就由你先傳授。”

宋大仁應了一聲:“是,”隨後有些遲疑,又道,“不過師父,小弟年紀還小,這入門弟子的功課……”

田不易白眼一翻,道:“照做。”說完站起身,頭也不回,便向後堂走去,眾弟子一齊鞠身,道:“恭送師父。”

田不易一走,還沒等眾人開口,小女孩田靈兒已然閃到張小凡跟前,盯著他細細看了兩眼,張小凡見她芙蓉一般的可愛臉龐在眼前晃動,年紀雖小,但已是個美人胚子,他在草廟村時,從未見過如此美麗的同齡女孩,不由得臉上一紅。

“哈,”田靈兒如發現珍寶一般,指著張小凡大聲笑道:“師兄,你們看啊,他見了我會臉紅呢。”

堂上轟然大笑,張小凡臉色更紅,蘇茹走了過來,笑罵:“靈兒,不許欺負師弟。”

田靈兒做了個鬼臉,但絲毫不把母親的話放在心上,站直身子,對張小凡道:“喂,快叫我師姐。”

張小凡心中一氣,但眼見面前的田靈兒明眸皓齒,動人身姿,心中一陣迷茫,忍不住便叫了出來:“師姐。”

田靈兒在大竹峰上一向排名最末,如今居然有了個比自己還小的師弟,心中極是歡喜,當下作老氣橫秋狀,道:“乖,小師弟,以後要聽師姐的話哦。”

張小凡呐呐應了一聲,道:“是。”

蘇茹拉過女兒,道:“不許胡鬧。”又向宋大仁道,“大仁,小師弟年紀還小,那功課怕是有些吃力,你多照顧他一點。”

宋大仁恭聲道:“是。”

旁邊另外五個弟子站在一起,嘻嘻哈哈,眼光瞄來瞄去,大有幸災樂禍的意思。

正在這時,蘇茹忽然做了個很怪的動作,像是活動筋骨一般把頭轉了一圈,大異她才剛一直以來端莊的氣質。片刻之間,大竹峰眾弟子嬉笑聲頓滅,個個張口結舌,大禍臨頭的表情。

蘇茹清了清嗓子,道:“你們……”

“師娘,”一聲呼喊,卻是宋大仁額頭有汗,急喊而出。

蘇茹眉頭一皺,道:“怎麼?”

其余五個師弟亦異口同聲道:“大師兄,你要干什麼?”

宋大仁急道:“師娘,小師弟剛剛入門,弟子奉師父命,要傳他門規戒條以及入門功課,這就忙去了。”

蘇茹沉吟了一下,點頭道:“說的也是,你去吧。”

“什麼?”剩下的五個師弟齊聲喊道。

宋大仁干笑兩聲,二話不說,上前抱起張小凡,不待他開口詢問,立即便往外走,口中道:“小師弟,讓師兄我找個僻靜所在,先教你本門門規……”

田靈兒笑著跟了上去,大感有趣,只聽身後有人大聲罵道:“大師兄你憑地無恥!”

“懦夫!”

……

張小凡聽在耳中,大惑不解,心想大師兄教我門規怎麼卻被人罵做懦夫了?

他心中正想著,忽聽蘇茹一聲斷喝,聲音清冷悅耳,如斷冰切雪:“住口。”

堂上立時一片安靜。

只聽蘇茹道:“你們這些個不成器的家伙,一看到我要考較你們修行便怕得這副德行。再過五年就是青云門一甲子一次的‘七脈會武’,上一次你們已經把我和你們師父氣得半死,這一次再不努力,我二人還不得被同門羞死!快來,五個齊上吧……”

宋大仁越跑越快,大步流星,出了堂口便直往後山而去。張小凡伏在他的肩頭,兩旁樹木“呼呼呼”向後退去,速度極快。在他們身後的田靈兒不知何時祭起了一條朱紅玉綾,通體呈淡淡琥珀顏色,幾似透明,散發道道紅霞,顯然是仙家法寶。此刻田靈兒便悠哉悠哉地站在紅綾之上,手中隨便做了個引訣,那朱紅玉綾便載著她飛到半空,緊跟在宋大仁的身後。

張小凡何曾見過這等神異之事,驚奇之余,只見田靈兒禦風而行,瀟灑之極,眼中登時流露出無比羨慕之色。

田靈兒把他神情看在眼中,得意無比,驅綾上前來到張小凡身旁與他並肩而行,道:“怎麼樣,我很厲害吧?”

張小凡拼命點頭,道:“是是是是,師姐你真厲害,居然能站在紅布條上也跑得這麼快!”

田靈兒一呆,隨即醒悟,他所說的紅布條意所何指,氣得呸了一聲,卻又忍不住笑了出來:“大笨蛋!”

張小凡莫名其妙,只聽宋大仁在前頭笑道:“小師弟你胡說什麼,那‘琥珀朱綾’乃是師娘年輕時修煉的成名法寶,妙用無方,威力巨大。便是在我們青云門中,也是鼎鼎有名的仙家法寶,又怎是什麼、什麼紅布條了?”說完哈哈大笑。

張小凡臉色通紅,偷偷抬眼向田靈兒看去,只見她笑嘻嘻地看著自己,臉畔露出了兩個小酒窩。

這般奔走了一會,三人來到後山一個小山坡前,宋大仁停了下來,放下張小凡。田靈兒也落下地,手訣一收,“琥珀朱綾”如有靈性一般,自動卷起,盤在她的腰上,看去好似一條好看的紅色腰帶。

這片山坡上長滿竹子,有粗有細,成片成林,很是茂盛。不過細看之下,這里的竹子卻與尋常不同,在竹節處都呈現黑色。

宋大仁指著這片竹林,對張小凡道:“小師弟,我們大竹峰一脈的規矩,初入門的弟子,每日都要到此處砍伐竹子。你年紀尚小,頭三個月里每日就砍上一棵吧,至于粗細隨你好了。”

張小凡初聽說入門功課時,蘇茹還要宋大仁照顧一下,他心中還以為是何等難事,不料竟是普通的砍柴。他生于草廟村,出生農家,也隨大人上過幾次山,砍過幾次柴,當下心中大寬,露出笑容,道:“大師兄,我砍過柴的,不必擔心。”

宋大仁看他樣子,欲言又止,笑道:“那就好了。我們慢慢走回去,我指給你看來時路徑,以後你自個兒來,順便也與你說一下門規戒條。”

田靈兒在旁邊笑道:“大師兄,你干嘛急急跑這麼遠來卻說些不關痛癢的話,還要慢慢走回去,是怕被我娘打吧?”

宋大仁臉色一紅,不去理她,只對張小凡道:“小師弟,你記好了,本門門規第一條,首重尊師……”

其實青云門大竹峰一脈,首座田不易生性懶散,雖要面子卻一向懶得管教弟子。一般都只傳授道術法門之後便不理不睬,任憑弟子自行修習。但他妻子蘇茹卻生性要強,性喜動武,年輕時名頭頗響,風光無比,與田不易成婚後,性子已大為收斂,但一來時常手癢難耐,二來座下弟子不太爭氣,青云門每過一甲子照例舉辦的“七脈會武”大試,連著幾屆下來,大竹峰弟子屢戰屢敗,除了大師兄宋大仁偶爾勝上一場,其余人都以全敗告終,遂成青云門內上下笑柄。

蘇茹一生好強,如何忍得下這口氣,這便時常出手替夫君田不易“教誨”這幫弟子。她外表雖然柔美,性子卻是頗急,修為又是極高,一不小心便把這些弟子打得抱頭鼠竄,遍體鱗傷,以至眾人懼怕這位美豔師娘遠勝過那矮胖師父了。

這時天色已遲,太陽落到西邊,天際晚霞燦爛。夕陽照在大竹峰上,這一大二小緩步向山前走去,遠處峰前屋宇處,不時傳來一聲聲長長犬吠,中間還夾雜著某些可憐人的尖聲呼痛。

上篇:第五章 入門     下篇:第七章 初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