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七章 初始  
   
第七章 初始



晚飯時分,天色已暗了下來。

大竹峰上,後山是整片整片的竹林。而眾人的房屋建築都在前峰,最大最重要的是主殿守靜堂,田不易夫妻和女兒三人便住在其中的後堂。守靜堂旁邊就是眾弟子起居的回廊小院,不過因為人數太少,屋比人多,每個人都獨居一室,就連新來的張小凡也有了一間。單論居住條件,大竹峰卻是難得的勝過了同門各脈。

剩下的就只有練功的太極洞和廚房及用膳廳了。這時眾弟子都聚集到用膳廳里,負責膳食的老六杜必書一盤盤將飯菜端上桌來,多為素菜,少有葷腥。眾弟子依次落座廳中長桌的右邊,宋大仁坐在最前頭,張小凡恭陪末座。在桌頭和對面各放著一張大椅和兩張小一些的椅子,看來是為了田不易一家人准備的。

張小凡看了看身邊還空著的位子,那是正在忙碌的老六杜必書的座位,過了一會,杜必書終于端完了飯菜,洗淨了手,坐回位子,與眾人一起等待師父。

杜必書看去頗為年輕,臉瘦而尖,眼大三角,賊溜溜好動的樣子,很是機靈。他坐下之後,看了看張小凡,微笑道:“小師弟,你叫什麼名字?”

張小凡老老實實地道:“張小凡。”

杜必書點了點頭,一指自己,道:“我是你六師兄杜必書。”

張小凡恭恭敬敬地喊了一聲:“六師兄。”

杜必書清咳一聲,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等一會你來嘗嘗師兄的手藝。”

張小凡見這滿桌飯菜香氣襲人,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用力點頭。

杜必書忽然笑了一下,大有曖昧之意,一指大廳門口處,道:“小師弟,等會師父師娘還有小師妹會從那里進來,我們來打個賭好不好?”

張小凡一呆,座上其他人都紛紛轉過頭來,臉上都有笑意,坐在杜必書上頭的老五呂大信笑道:“老六,你的賭癮又犯了啊?”

旁邊面容瘦削精干的何大智笑道:“他是太久沒贏過,現在要騙小孩子了?”

“去,去,去!”杜必書連連揮手,不理眾人,滿臉笑容,對張小凡道:“小師弟,你猜呆會師父一家三人,會是誰第一個踏進這個門口呢?唔,你剛剛入門,讓你先猜,別說做師兄的欺負你。”

坐在遠處的老二吳大義高聲叫道:“小師弟,即是打賭,你便先問他輸了怎樣,贏了又怎樣?”

杜必書哼了一聲,道:“你們怕我賴帳啊?我杜必書行走天下,靠的就是賭品好名聞江湖(眾人大笑:你就沒贏過!),小師弟,你若是猜中了,我便幫你砍十日的竹子,若你輸了,就幫我洗十天的碗,如何?”

各人又是大笑,宋大仁笑罵:“沒出息。”

張小凡見各位師兄笑容和藹,態度親切,全沒把自己當做外人,心里一陣溫暖,道:“好。”

杜必書一拍大腿,整個人頓時神采奕奕,容光煥發,道:“小師弟,那你說師父、師娘還有小師妹,到底會是誰先進來?”

眾人眼光都落到張小凡身上,張小凡心里盤算,青云門首重尊師,想必是田不易師父第一個進來的。當下大聲道:“我猜一定是師父先進來。”

眾人大笑,呂大信搖頭道:“想不到今天真的被老六給騙贏了一次。”

杜必書樂不可支,看著一臉困惑的張小凡,樂呵呵地道:“小師弟,告訴你,其實每次師父一家人中都是小師妹第一個沖進來的。哈哈,你呆會就來幫我洗碗吧。”

張小凡摸了摸腦袋,忍不住也笑了出來,點頭道:“是,六師兄。”

排行老三樣子矮矮壯壯的鄭大禮笑道:“老六,你也好意思?”

杜必書怪眼一翻,道:“老三你說什麼,我又沒逼沒迫,大家願賭服輸,是不是,小師弟?”

張小凡點了點頭,忽聽宋大仁道:“師父來了。”

眾人臉色一整,都站了起來,面向門口,迎接師長。片刻之後,田不易矮胖的身子出現在門口,然後在他身後的是……

空無一物!

他竟是一個人來的。

眾人齊齊一呆,杜必書忍不住搶道:“師父,師娘和小師妹呢?”

田不易瞄了他一眼,淡淡道:“你師娘帶著小師妹回娘家了。”

眾人愕然,但片刻後已有人忍不住笑了出來,眼看著田不易晃悠悠走了進來,張小凡一臉尷尬,欲笑又不敢笑,杜必書則目瞪口呆。

田不易坐在自己那張大椅子上,揮了揮手道:“吃飯吧。”

眾弟子這才坐了下來,一個個似笑非笑地看著杜必書。田不易看了張小凡一眼,對宋大仁道:“你把門規和戒條對他說了麼?”

宋大仁點頭道:“是,十二門規二十戒條,我都告訴小師弟了。至于那些基礎的修煉道法,弟子看小師弟今日初來有些疲倦,打算明天再正式傳授。”

田不易點了點頭,表示同意,對著張小凡道:“老七。”

張小凡還沒會過意來,身邊杜必書推了他一下,這才醒悟師父在叫自己,連忙站起道:“弟子在。”

田不易搖了搖頭,對這個反應遲鈍的弟子信心又去了幾分,道:“你就先跟著大師兄,記著要用心學,道海無涯,勤勵為舟,縱然資質差些,但只要你堅忍刻苦,未必便不能學成了,知道了嗎?”

張小凡如奉聖旨,恭恭敬敬地道:“是。”

田不易一擺手:“吃飯。”

張小凡年小身矮,捧著個大碗坐在椅子上,稍遠些的菜便夾不到了,不過他身旁的杜必書倒是頗為好心,為他夾了好幾次,低聲笑道:“小師弟,多吃些。”看他的樣子全然不在意打賭輸了,賭品果然不差。

張小凡心里感激,連連點頭,吃了一會,偷偷問道:“六師兄。”

杜必書轉過頭來,道:“什麼?”

張小凡道:“怎麼師娘還有娘家嗎?”在他小小心中,青云門人都是神仙一流,哪有世俗牽掛。

杜必書啐道:“當然有了,師娘也是人。不過師父說師娘回娘家,倒不是說真的娘家,而是說她回本門小竹峰水月師叔那里去了。”

張小凡訝道:“什麼?”

杜必書壓低聲音,道:“師娘年輕時本是出身于小竹峰一脈,與小竹峰首座水月大師是師姐妹,感情是極好的。後來不知道怎麼回事,師娘她花一般的人兒,居然嫁給了師父,聽說那時候青云門各位男師叔們很多人想不開……”

“噗”,一支筷子打在了杜必書的額頭上,力道不輕,紅了一片。兩人嚇了一跳,卻見是田不易一臉怒容,手中筷子少了一支。杜必書轉頭對張小凡吐了吐舌頭,兩人不敢再說,低頭拼命吃飯。

這時,宋大仁對田不易道:“師父,這次掌門真人召集七脈聚會,怎麼只有水月師叔沒有來?”

田不易哼了一聲,拿起另一雙筷子,道:“還不是那個老道姑裝病,派人對掌門師兄說什麼頭疼發熱來不了了。掌門師兄也是的,居然也就信了。哼,今天要是她也來了,我就算搶不到好的,也不一定攤下……”

座下的四弟子何大智干咳兩聲,悄聲道:“師父,水月師叔那一脈是從不收男弟子的。”

田不易一窒,搖了搖頭,道:“還有你們師娘,一聽說水月有什麼毛病,立刻便帶了靈兒過去看她,搞得像是天塌了一般,真是的。”

眾弟子對看一眼,都面有喜色,宋大仁遲疑了一下,才試探地問道:“師父,那不知師娘在水月師叔那兒會呆多少時日啊?”

田不易瞪了他一眼,沒好氣地道:“什麼多少時日,今日去,今晚便回。”

“唉!”眾弟子唉歎聲四起,個個面有失望之色。田不易看來看去,哼了一聲,對宋大仁道:“今天師娘又指導你們修行了?”

宋大仁還未說話,老二吳大義已然搶道:“師父莫要問他,大師兄今日臨陣脫逃,好不要臉。”

宋大仁怒道:“胡說,我乃奉師父之命幫小師弟……”

“籲……”眾人噓聲四起。

這一頓飯吃了半個時辰,眾人走後,張小凡本欲留下來幫忙杜必書洗碗,杜必書卻笑道:“小師弟,多謝你了,不過這里的事我做就可以了。你打賭贏了我,放心,明天我就幫你砍竹子去。”

張小凡頗有些不好意思,正想說些什麼,卻聽宋大仁的聲音道:“老六,你別幫他。”話音剛落,便見宋大仁從門外走了進來,對張小凡道:“小師弟,來,我帶你到你房間去。”

張小凡點了點頭,杜必書卻在一旁道:“大師兄,你說什麼?”

宋大仁道:“小師弟剛剛入門,正要打好基礎,還不到偷懶的時候。”

杜必書抓了抓頭,道:“說的也是,這樣吧,小師弟,這次就當我欠你一次,日後你有什麼事叫我代勞,開口就是,好不好?”

張小凡道:“六師兄,要不我們算了,反正……”

杜必書臉色一肅,大義凜然地道:“什麼話,我豈是那種是非不分、忠奸不辯的人,答應了你自然便是要做到,不然落下話柄,白白被諸位師兄恥笑。”

張小凡點了點頭,不過心里還是不明白這與是非不分、忠奸不辯有什麼干系了?

宋大仁拉起張小凡的手,道:“小師弟,來,我帶你到你的新房間去。”

兩人走出廚房,天色已然黑了下來,一輪明月緩緩升起,掛在東天。他們走過守靜堂口,張小凡向里看去,只見燈火全熄,漆黑一片,只有月光灑在堂前,頗有些陰森森的味道。

又走了片刻,他們回到了眾弟子住的那個回廊,宋大仁將他帶到了右首最後邊的一間屋子,道:“小師弟,白天你醒來時的那間屋子是我住的,其他各位師弟都依次而居,都在右側,左邊那七間房沒人住的。”頓了一下,他看著張小凡道:“你一個人住,怕不怕呀?”

張小凡搖了搖頭。

宋大仁微笑道:“這就是了,我們男子漢大丈夫怎麼能怕孤單呢!來,我們進去吧。”說著帶著張小凡走了進去。

張小凡看著這一個陌生但以後將要長久相伴的地方:一個小院落,左邊一棵青松,右邊五六根修竹,有兩三人高。院中小石卵鋪砌成小徑,兩旁都是草坪,夜風吹來,樹葉竹枝輕輕搖動,一陣青草幽香傳來,很是清淨。

宋大仁打開房門,進去點上了燈,道:“小師弟,進來吧。”

張小凡走了進去,只見屋中擺設一如宋大仁房里一樣簡單樸素,桌椅床鋪,旁的也沒什麼了。

宋大仁道:“今天我已把這里打掃了一下,你就暫時住下吧。山居清苦,你年紀又小,或會感覺孤單,但我們學道之人,本就要忍受各種磨礪,往後生活起居之事,你都要自己做了。”

張小凡道:“知道了,大師兄。”

宋大仁點了點頭,又向左右看了看,道:“那沒什麼事我就回去了。你累了一天,也早點去休息吧。”

張小凡應了一聲,送大師兄走到門口,忽然想起什麼,道:“大師兄,怎麼現在剛剛入黑,諸位師兄都沒出來走動一下啊?”

宋大仁笑道:“你不知道,我們最少的也在這大竹峰上學道數十年,平日里難得外出,這大竹峰早就逛的熟不可熟,所以都懶得走動,像老四愛看書,老二愛哼曲,勤奮些的如老三便在屋里修行,一般都不出來的。”

張小凡這才明白過來,宋大仁笑著摸了摸他的頭,又叮囑了兩句,轉身走了。

張小凡回到屋中,關上房門,刹那間頓覺整個世界突然都靜了下來,沒有一點人聲。他默默走到桌前,呆呆坐了一會,無事可做,便吹滅了燈火,脫下外衣躺到床上。翻來覆去,也不知過了多久,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

“啊!”

黑暗中,張小凡一聲低喊,翻聲坐起,喘息不止。剛才他夢見回到草廟村中,又見到爹娘,又見到各位孩童玩伴,還有其他的叔伯大嬸,其樂融融,可是突然之間他們都變成了死尸,血流成河,恐怖之極。他全身一抖,便這般驚醒過來。

他在床上坐了好一會兒,呼吸漸漸平靜,眼睛也慢慢適應了黑暗,只見窗扉微斜,有一束淡淡月光,斜斜照進,灑在青磚地面,如霜雪一般。

張小凡沒了睡意,爬起走到門前,“嘰呀”一聲,拉開門走了出去。

四周寂靜無聲,不知名處隱隱有蟲鳴聲傳來,一聲、兩聲,低低切切,月華如水,灑在他的身上。

他昂首看天,只見繁星點點,月正當空,皎潔明亮。

“不知驚羽他現在怎麼樣了,是不是也睡不著呢?”他低低地念了一句,歎了口氣,便要轉身進房,忽地胸口一松,一物從貼身小衣中滾了出來,掉在地上。

張小凡嚇了一跳,俯身拾起,卻是那顆深紫色暗淡無光的圓珠,珠上中間有一個細孔,看來是當日普智串在翡翠念珠上的。這些天來他遭逢大變,早已忘了此物,現在才想起普智當時交代要把此珠丟掉。

想到這里,心中忽然間一苦,他爹娘沒留什麼給他,普智與他緣淺,但一夜相聚,卻也與親人一般,而這顆難看的珠子,便是普智留給他唯一的東西。

張小凡抬起手,把這珠子舉到半空,對著月光,襯著月華清輝,只見這珠子顏色居然變淺了些,化作淡紫色,呈半透明狀,隱約看見里邊有一股淡淡青氣旋轉不停,似有靈性一般,欲破殼而出。只是青氣每次接近珠子表面,該處都會亮起一個小小的“卐”字,將它擋了回去。

張小凡看了半天,心中不覺倒有幾分喜愛,又念及這是普智唯一留念的東西,心中實在是舍不得丟掉。想了半天,從脖子上解下一條紅繩,那是他爹娘給他系上保佑長命平安的。一般人家都會掛些金牌銀鎖,但他家里貧苦,只得以一條紅繩代替。

當下他用紅繩將這珠子穿上綁好,掛在胸前貼肉處,不覺冰涼,倒還有些溫暖之意。他自顧自地笑了一下,又抬頭看了看天上明月,轉過身走回房間,又去睡了。

他在青云門的第一天,就這麼結束了。

上篇:第六章 拜師     下篇:第八章 傳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