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八章 傳藝  
   
第八章 傳藝



“張小凡!”

一聲大喊,聲音甜美,卻是震耳欲聾。張小凡從夢中驚醒,睜開雙眼,突然間只見一張大口,兩排尖牙,橫在眼前,嚇得大叫一聲:“啊!”

“咯咯咯咯……”一陣笑聲從後邊傳了過來。

張小凡好不容易定下神來,這才看清面前原來是一只大黃狗,足足有半人來高,一身光澤鮮亮的黃毛,趴在自己床上,而在黃狗後邊,田靈兒一身紅衣,緊身打扮,在那里笑彎了腰。

張小凡偷偷瞄了那只大狗一眼,見它身軀龐大,尖牙鋒利,一條老長的舌頭吐在外邊,很是凶惡的樣子。他從未見過這麼大條的狗,心中有些害怕,又看田靈兒笑容可鞠,喃喃問了一句:“師姐,什麼事啊?”

“什麼事?”田靈兒微笑著說了一句,忽然面色一肅,皺眉大聲道:“天都亮了你還問我什麼事?快點起床,我與你一道上山砍竹子去。”

張小凡一呆,奇道:“你也要去?”

田靈兒道:“廢話,本脈弟子入門頭三年都要上山砍‘黑節竹’,我十歲開始,今年是最後一年了。喂,你還賴在床上?”

張小凡連忙應了一聲,小心翼翼地繞過那只大狗,從床的另一角下來,七手八腳地穿上衣服。

田靈兒喊了一聲:“接著。”扔了一把柴刀過來。

張小凡雙手接著,見是一把普通柴刀,入手還頗為沉重。准備妥當,他向田靈兒道:“師姐,要不要叫大師兄一起去啊?”

田靈兒白了他一眼,道:“你沒聽我說了只有入門弟子才要做功課的嗎,現在只有我和你去砍竹子了,走吧。”

說完手一招,張小凡還沒有動作,只見床上那只大黃狗霍然站起,跳下床來,搖搖尾巴,向張小凡“汪汪”吠了兩聲,齜牙做凶惡狀,然後跑了出去。

張小凡聽著耳熟,記起昨天隨大師兄回來時曾聽到數聲犬吠,看來就是這只大黃狗了,心中不由得暗暗道:“青云門就是厲害,就連隨便養條狗都比我們村里的大得多了。”

他隨著田靈兒走出房去,只見天色尚早,還是清晨時分,走出回廊看向後山,遠處還有朦朦朧朧的霧嵐飄蕩在山間。

這兩人一狗,就這麼走向大竹峰的後山。

昨日張小凡被宋大仁抱著走到那個山坡,只覺得走不多久即到,路也好走,不料今天自己走來,才走了一半,便發覺坡度越來越大,路程也比自己想象的要遠得多了。

反觀身邊的田靈兒,今天沒有用那條“琥珀朱綾”,依然走得輕松無比,紅色嬌小的身影在山道間晃動著,輕快之極。那條大黃狗更不用說了,活潑異常,一會竄前,一會跑後,間中還鑽進路旁林間,也不知干些什麼,過了一會,草木聲響,居然又從另一處鑽了出來,很是輕快興奮的樣子。

又走了小半個時辰,張小凡已累得呼呼直喘粗氣,兩腿酸疼,疲累不堪。

田靈兒走在前頭,看他這副模樣,哼了一聲,道:“真沒用,停下歇歇吧。”

張小凡連忙點頭,一屁股坐了下來,拼命喘氣,那只大黃狗此刻卻不見了身影,也不知又鑽到哪兒去了。

張小凡喘了好一會兒,才漸漸緩過氣來。他坐在山道上,向下看去,只見大竹峰挺拔聳立,附近群山都矮了一頭,頗有傲然之意。

“師姐,我有件事想問問你,不知道……”

田靈兒聽他有些怯生生的話,一雙眼睛看了過來,心中一陣得意,下意識用手理了理頭發,一臉肅然,正色道:“你問吧。”

“為什麼我們要把砍竹當作功課呢,我以為功課都是修行道法呢?”

田靈兒一撇嘴,道:“你懂什麼,修真之人,身子是最要緊的。我娘說了,若是身子不好,便有無上妙法,也是難以修習。我們青云門源于道教,極重養生健體,道法修習到了深處,身子便更是重要。就拿我們青云門中至高奇術之一的‘神劍禦雷真訣’來說吧……”

張小凡身子一抖,臉色大變。

田靈兒奇道:“你怎麼了?”

張小凡回過神來,臉色陰晴不定,呐呐道:“沒、沒什麼,我聽著這個名字好長好厲害的樣子。”

田靈兒瞪了他一眼,道:“當然厲害了,這可是我們青云門鎮山絕技之一,沒幾個人能修得的。聽我爹說,施展這個真訣,必須要以自身為引,輔以神兵利刃,引下九天神雷,煌煌天威神力,真是當者披靡,威力絕倫。”

張小凡歎了口氣,道:“是啊。”

田靈兒又道:“那你想啊,雖然有真訣護身,但就天神雷何等威勢,常人一旦接觸,立時就化為灰燼,施術者固然修行極深,但若身體不好,一時半會只怕自己先被神雷劈死了,還說什麼當者披靡?”她看了張小凡一眼,道,“所以我爹叫你做這功課可都是為了你好,看你還一臉不情願的樣子。”

張小凡嚇了一跳,連忙跳起來急道:“沒這回事,我決、決不敢對師父有任何不敬的意思,更沒有什麼不情願的。啊,我現在已經休息夠了,這就走,就走!”

說完拿起柴刀,登登登邁開腳步,向山上跑去,居然速度不慢。田靈兒看著他的背影,輕輕一笑,跟了上去。

好不容易爬到那個小山坡前,張小凡已是上氣不接下氣,只見竹林之前,那只大黃狗不知何時居然已趴在林前,看見他們二人上來,沖這里“汪汪”叫了幾聲,也不起身,又把頭轉了過去。

張小凡呆了一下,道:“好快啊!”

“你是說大黃嗎?”田靈兒臉不紅氣不喘地從後邊走了上來。

張小凡一指那條大狗,道:“它叫大黃?”

田靈兒道:“是,你可不要小看它,厲害的很呢。”

張小凡喃喃道:“那是,看它那麼大的個子,就知道起碼養了二十年。”

田靈兒曬道:“哪有!”

張小凡奇道:“它還不到二十年啊,大黃可真會長個子。”

這時候大黃在前頭狠狠地向張小凡吠了一聲。

田靈兒道:“我是說哪有這麼少的年頭。呃,我來算算看,好象四師兄來的時候就有了,那就是七十年,不對,三師兄說過他來的時候也在了,那就是有九十七年了。啊!”她突然叫了一聲,把張小凡嚇了一跳,連忙道:“怎麼了?”

田靈兒喜滋滋地道:“我想起來了,小時侯有一次娘和爹吵架,說了狠話,說是要把那只爹從小養到大的黃狗宰了燉狗湯喝,把爹氣了半死,大黃也嚇得好多天不敢回家呢!”

張小凡大奇,道:“大黃不敢回家?”

田靈兒道:“是啊,大黃活了好多好多年,通人性了,知道我娘厲害,怕真的遭她毒手,就溜之大吉了。怎麼樣,厲害吧?”

“厲害!”張小凡由衷地道,也不知是說大黃,還是敬佩師娘手段。他多看了那只大黃狗兩眼,誰知大黃理都不理,噴了個響鼻,自顧自搖了搖尾巴,側過頭去,懶洋洋地躺在地上。

二人這時已走到竹林前,張小凡對田靈兒道:“師姐,我剛到通天峰上時,還看到了一只比大黃大好多倍的大怪獸,聽大師兄說那叫‘水麒麟’,大黃也是和它一樣的靈獸嗎?”

田靈兒走進了竹林,搖頭道:“不是,靈尊是上古異獸,洪荒靈種,遠遠勝過了大黃,不能比的。”

說話間,她帶著張小凡穿梭林間,走了一會,來到一處細竹較多的地方,此處的黑節竹一般都只有手腕大小,纖細得很。

“就是這里了,你往後三個月里每天砍一根就可以了。”田靈兒一本正經地道。

“這麼細的只砍一根?”張小凡訝道。

田靈兒哼了一聲,道:“你砍著試試看。”

張小凡點頭,拿起柴刀走到一根細竹前,上下打量了一番,揮刀砍了下去。只聽一聲脆響,柴刀竟然如中頑石,震得張小凡手心發麻。那根細竹被他一砍,向前傾斜,片刻後又彈了回來,張小凡躲閃不及,頭上被竹枝狠狠打了一下,疼痛不已,留下了一道紅印。

“咯咯……”田靈兒笑彎了腰,好一會才辛苦地道:“你就在這砍吧,我要去做自己的功課了。”說完笑著轉身離去。

張小凡摸了摸臉上被打疼的地方,只見那竹子被砍著的所在竟然只留下了一道淡淡的白印,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天早上,張小凡一個人在此面對著那根黑節竹,砍、劈、鋸、磨、壓、折,無所不用其極,過了兩個時辰,日頭升到了半空,他全身大汗淋淋,手足也酸軟無力,居然也只把這根黑節竹弄出一個兩分的小口來。

這時候一陣歌聲傳來,田靈兒哼著不知名的曲兒,蹦蹦跳跳地走了回來,看到張小凡狼狽樣子,又看了看那根黑節竹,搖了搖頭,舉起柴刀,做勢欲砍。

張小凡連忙道:“師姐,你做什麼?”

田靈兒不耐煩地道:“幫你砍啊。”

張小凡用力搖頭,喘著粗氣道:“不用了,多謝師姐。不過這是我的功課,我自己做完它。”

田靈兒哼了一聲,指了指日頭,道:“你知道現在什麼時候了?”

張小凡性子本倔,咬了咬牙,道:“我就是砍到天黑也要……”

“白癡!”田靈兒忽地叉腰大罵了一句。張小凡大吃一驚,一時說不出話來,只愣愣看著這個師姐。

田靈兒威風凜凜,頗有乃母風范,怒道:“你也不看看時間,也不想想別人。你砍到天黑,莫非要我也陪你到天黑麼?若你真的想爭口氣,就應該以後每天拼命努力,想盡辦法在兩個時辰里做好功課,而不是自顧自的說什麼砍到天黑的渾話!”

話一說完,她手起刀落,刀聲破空,“劈劈劈劈”四聲,那竹子應聲而倒,直看得張小凡眼也直了。

田靈兒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回去吧。”說著就向林外走去。張小凡心中又羞又愧,暗下決心,來日必將十二分努力,做好功課。

※※※

拖著疲累的身子回到大竹峰起居之所時,已是正午時分,田靈兒一聲不吭向守靜堂後邊走去。張小凡怔了一下,艱難地移動步伐,走向自己房間,在回廊門口,卻見大師兄宋大仁站在那兒。

宋大仁嘴角露出一絲笑容,道:“怎麼樣,小師弟,累了吧?”

張小凡強笑一聲,搖了搖頭。

宋大仁見他小小年紀,性子卻是頗倔,不由失笑,陪著他先往房間走去,道:“廚房里一般都有熱水,你以後回來可以自己先去打水洗洗,再過一會就要吃飯了,你先休息一下,我會過來叫你,等飯吃完了我們還要做功課呢。”

張小凡嚇了一跳,道:“下午還有功課?”

宋大仁見他這麼大反應,怔了一下,隨即醒悟,笑道:“哦,是我說錯了,下午是本脈弟子修習道法的時候,我從今日起就傳你一些入門道法。”

張小凡這才松了口氣,心中又驚又喜,悄聲問道:“大師兄,那些道法很厲害,很難學麼?”

宋大仁微笑道:“修行到了深處,自然便是厲害無比。至于難不難學,便看各人的資質悟性了。不過便是資質差些也並不打緊,你也聽師父昨晚說了:道海無涯,勤勵為舟。只要你肯堅持不懈,刻苦修行,便是再難,也修得成的。”

張小凡用力點頭。

這一日午飯時候,田不易問了幾句張小凡功課情況,田靈兒添油加醋大大數落了張小凡一番,說得張小凡臉色通紅,不敢抬頭。

田不易聽著女兒的話,連連搖頭,末了手一擺,只說了兩個字:“吃飯。”

田不易是懶得去罵張小凡,但在張小凡眼中看來,卻覺得師父很是關心自己,偏偏自己做的不好,師父也不責罵,寬宏大量之極,真是世間難得一見的恩師。他心中自覺慚愧,又不敢多說什麼,只在心中暗暗發誓,日後必定刻苦修行,以報師恩。

飯後,田不易照例邁著他的八字步,大搖大擺晃了兩下,便又回他的守靜堂去了。其他弟子則紛紛向太極洞走去,只有宋大仁與張小凡一起來到房間,道:“小師弟,本派道法極重根基,你初入門,我先傳你基礎道術,你記牢之後,自行修煉,若有不明之處即來問我,知道了麼?”

張小凡連連點頭,心中一陣激動。

宋大仁臉色一整,正色道:“另有一事,我不得不正告于你:本門奇術,精深神妙,邪魔妖人,多有窺探。你需立下重誓,學成之後,若非本門弟子,決不傳于外人。”

張小凡心中一動,忽有些恍惚,但隨即清醒,小小臉龐上有堅決之色,道:“是。蒼天在上,弟子張小凡日後若泄露青云門道法秘密,必遭五雷轟頂,死無葬身之地。”

宋大仁微笑點頭,讓他在桌前坐下,先教他如何打坐、冥思,再粗略說了一下人體經脈和精氣運行,最後便傳了他“太極玄清道”第一層的修行法門。

“太極玄清道”,便是青云門諸般奇術妙法的根本,乃是二千年前青云子于那無名古卷上領悟而出,經過曆代青云門宗師精研,時至今日,已是奪天地造化、玄妙無匹的無上道法。

太極玄清道共有玉清、上清、太清三個境界,青云門下弟子,包括了許多聰明才智之士,終其一生,也突破不了玉清境,不過饒是如此,只是玉清境頂層的修行,亦已是世間罕有。

青云門中,人數接近千人,但能突破玉清境進習上清境界的,以掌門道玄真人為首,也不過十人出頭而已。但只這十數人,青云門便是當今修真中實力最強最深的門派之一。至于傳說中無上境的太清境界,相傳只有當年不世出的奇才青葉祖師修到過。

上篇:第七章 初始     下篇:第九章 佛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