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十章 幽谷  
   
第十章 幽谷

張小凡上得山來,來到那熟悉無比的竹林,但見滿山青翠,層層疊疊,山風過處,竹海起伏,如大海波濤,極為壯觀,心胸頓時為之一寬。

他深深吸了一口山間清新的空氣,活動一下身子,拿著柴刀走進了竹林。他此時去的地方已與三年前初來時不同,是在竹林最深處,那里大竹林立,竹質也更是堅硬。

清晨淡淡的薄霧飄蕩在林間,如輕紗一般,小徑兩旁綠色的竹葉上,有晶瑩露珠,美麗剔透。

走了一會,便置身于綠色海洋之中,這里的黑節竹大都高聳,枝葉繁茂,直插入天,光亮從枝葉縫隙間透了下來,在地上留出一片一片的陰影。張小凡左看右看,挑了一根大黑節竹,比畫一下,便舉刀欲砍。

“噗”,忽地一聲悶響,張小凡只覺得腦門一陣疼痛,卻是被一物砸中了額頭。他低頭一看,地上滾動著一枚松果。這里前頭左右都是黑節竹,竹筍倒有許多,但松果是決然沒有的。

他想了一下,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向四周看去,大聲道:“師姐,是你麼?”

他的聲音在竹林間遠遠傳了開去,半晌卻無人回答。張小凡知道師姐一向調皮愛捉弄人,正要再喊,忽然間腦門又是一痛,疼痛之極,居然又被一枚松果扔中,而頭頂上方,也傳來了“吱吱吱吱”的尖叫聲。

張小凡忍痛抬頭看去,只見在這棵黑節竹上,不知何時爬著一只灰毛猴子,手中抓著幾枚松果,尾巴倒懸在竹枝上,“吱吱吱吱”尖聲笑著,大有幸災樂禍的樣子。

張小凡呆了一下,這三年來他從未在竹林中見過猴子,而且大竹峰上幾乎都是竹林,只有山陰處深谷里有一片松柏野林,看來這猴子是在那里生活,今日不知怎麼會跑上山來了。

大竹峰挺拔險峻,雖沒有通天峰高過云天,卻也直入云海,從山腳往上攀登,幾無路可行,青云門中弟子多是禦空來去。張小凡修為粗淺,除了每日砍竹,日常也曾聽師兄們談論過,大竹峰後山深谷中松柏野樹成林,幽深難測,人跡罕至。當年大竹峰一脈的祖師也曾有人禦劍去那深谷里探查過,但那里只是原始森林,無甚奇異之事,倒是猛獸毒蟲多了些,但也從不出谷,所以這些年來也相安無事。

他正想著,忽見那猴子手一抬,他心中一跳,連忙移開,果然又是一枚松果砸了下來,若不躲閃,又要受罪。

那灰猴見他閃了開去,尖叫兩聲,面有怒容,倒似乎責怪張小凡不該躲閃一樣。

張小凡沖著那猴子做了個鬼臉,不去理它,走了開去,心想這猴子居然以砸人為樂,倒也少見,真是無知畜生。他走了兩步,忽聽耳後風聲響起,躲閃不及,“噗”的一聲,後腦勺又被堅硬松果砸中,這一下力道不輕,張小凡只覺得眼前一黑,忍不住叫了一聲。

只見那猴子在竹枝上拍手大笑,晃來晃去,大是歡喜。張小凡心中大怒,沖過去猛搖竹子,偌大一根黑節竹被他搖得左右亂擺,但那灰猴只用尾巴纏在竹干上,任他擺來擺去,全然不懼,反而“吱吱吱”笑個不停。

張小凡見奈何不了那只猴子,心中更是惱火,拔出柴刀狠砍竹子。那猴子也不害怕,只在竹子上饒有興趣地看著他。

張小凡砍得滿頭是汗,好不容易砍了七八分,眼看成功在即,忽聽竹上一聲尖叫,抬頭看去,只見那只灰猴尾巴一蕩,身子飛起,居然跳到了旁邊另一棵黑節竹上,然後“啪”的一聲,又扔了一枚松果下來。

張小凡大怒,也不管那猴子聽不聽得明白,指著它大聲道:“有種你就下來。”

灰猴抓了抓腦袋,歪著頭想了半天,估計還是不明白什麼是有種沒種,只是放聲大笑,沖著張小凡大做鬼臉。

張小凡被它氣得半死,卻是無可奈何,這一日他勉勉強強完成了功課,但腦袋上卻被那猴子砸了七、八下,疼痛不已。

張小凡滿心怒火,恨恨下山,不去理那猴子。不料那猴子玩上了癮,連著幾日清晨都在竹林中相候,一旦張小凡前來砍竹,便以砸他為樂,看著張小凡惱火樣子,極是高興。

※※※

這一日晚飯前,田靈兒把張小凡拉到一邊,偷偷問道:“小凡,你頭怎麼了?”

張小凡連日來被那灰猴欺負,頭上被砸得青一塊紫一塊,疼痛不已,只是他自覺被一只猴子戲耍很是丟臉,便誰也沒說,這時聽師姐問起,遲疑了一下,終于還是告訴了她。

田靈兒紅唇一扁,不由得笑了出來,臉畔現出兩個小小酒窩,當真是秀美逼人。張小凡似是被她取笑,又似其他什麼,臉上莫名一熱,低下頭去。

田靈兒大大咧咧地拍了一下張小凡的肩膀,道:“放心吧,小師弟,這些天娘要我多入太極洞中修習,准備兩年後的‘七脈會武’,沒想到卻讓你被一只猴子欺負了。你別擔心,明日我就陪你上山,教訓教訓那只壞猴子。”

她口吻老氣橫秋,倒有幾分哄小孩的意思,不過張小凡自小聽得慣了,苦笑一聲也不在意。

第二天清晨,田靈兒果然早起,與張小凡一道上了後山。

山間涼風,徐徐吹來,田靈兒身上一襲紅衣,一如當年她初次與張小凡上山砍竹的模樣,在前頭蹦跳著走路。張小凡跟在後頭,看前方那個美麗女孩,便如一朵紅云一般,在山間輕輕飄動,隨著山風,似乎還隱隱有淡淡幽香傳來。

他心中一陣恍惚,忽然間生出了一種如果就這般永遠走下來多好的感覺。

他正想得出神,田靈兒卻已走得遠了,回頭一看,大聲喊道:“小凡,你怎麼那麼慢啊!”

張小凡驚醒,臉上一紅,不敢再多想,連忙快步追了上去。

他二人來到竹林前,田靈兒對張小凡道:“小凡,你先一個人進去,我在後頭跟著。”

張小凡點了點頭,拿著柴刀走了進去,走了幾步,忽然想起要對田靈兒叮囑兩句小心,轉身看去,卻已不見了她的身影。

他呆了一下,心中莫名其妙有一陣惘然,隨即甩了甩頭,拋開那些無聊念頭,向著竹林深處走去。到了目的地,林間一片寂靜。張小凡舉目四望,居然找不到那只灰毛猴子。他心下嘀咕:可不要那猴子通了靈性,料到他今日找來了幫手,不敢來了。

他心中想著,向四處張望,但找不到那只猴子蹤影,也是枉然,只得走到一棵黑節竹旁,作勢欲砍。

“吱吱吱吱”,突然,頭頂響起了熟悉的尖叫聲。

張小凡立刻條件反射般地跳開,但覺頭頂一疼,卻是來不及了,被一個松果砸個正著,好不疼痛。張小凡抬頭看去,只見那只灰猴如往常一樣,倒掛在竹枝上,笑個不停。

他心中一陣欣喜,跳起來指著猴子大笑道:“哈哈,你終于來了!”

他聲音不響,那猴子卻被他嚇了一大跳,心想這人平日里被砸了總是暴跳如雷,火冒三丈,怎麼今日反而歡喜不已,難道被我砸了幾日,居然砸上癮了,不砸便不舒服,砸疼了反而高興?

正在此時,竹林間忽然紅影一閃,田靈兒踏在“琥珀朱綾”之上,禦空而來,疾如閃電,五指成爪,向那猴子抓去。

不料那猴子極是機靈,眼角一瞄,立刻反應過來,纏在竹枝上的尾巴立刻松開,整個身子掉了下去。田靈兒將它前後左右逃竄的方位都算好了方法追擊,卻沒料到灰猴居然掉了下去,不禁怔了一下,抓了個空。

張小凡在地下作勢欲動,卻見在半空中那猴子輕舒猴臂,抓著竹干,立時附了上去,然後毫不遲疑停留,似是知道上方那紅衣女子厲害,立刻搖擺跳動,從一根竹子晃到另一根竹子再到下一根竹子,意圖逃之夭夭。

田靈兒好勝心起,在半空中喊了一聲:“追!”左手一引,琥珀朱綾破空而去,張小凡在地下邁開腳步就跑,大步追去。

若在空地之上,以琥珀朱綾之快,不消片刻田靈兒已捉住了那只灰猴,但如今在密密竹林之中,卻大是礙事。那灰猴極是聰明,從不直線逃跑,在林間左蕩右晃,彎來折去,向前奔逃。田靈兒一邊要注意猴子蹤跡,一邊還得提防迎面而來無處不在的黑節竹,大是麻煩。至于張小凡則只有在地上追著干著急,幫不上忙。

兩人一猴這麼急急追跑,在那灰猴“吱吱吱吱”的尖叫聲中,也不知追了多久,張小凡呼吸漸重,已感疲乏,料想已追出了很遠。

但見眼前青翠竹林,卻似無窮無盡,一層一層迎面而來。張小凡口干舌燥,忽見前頭灰影一閃,竟直直掉了下來。他大喜過望,頓時來了精神,一股勁沖了上去,便在此刻,上方田靈兒忽然一聲急喊:“小心!”

在張小凡面前,霍然出現了一道懸崖,張小凡連忙收腳,險些便摔了下去。他定了定神,卻見懸崖下一個深谷,谷中遠處有濃霧彌漫,看不清楚,而近處谷壁上便不再是黑節竹,而是各種雜木野樹,松柏居多,原來他們竟已追到了後山極遠處的那個幽谷。

張小凡眼見那灰猴落了下去,在空中故技重施,抓著樹枝身子一蕩一飄,便化去下墜之力,向前逃去。

他正著急處,忽聽破空之聲傳來,抬頭只見田靈兒紅衣飄飄,禦空而來,向他伸出一只玉也似的手,叫道:“上來。”

張小凡不及多想,伸出手便抓住田靈兒,田靈兒用力一拉,將他拉到朱綾之上,“琥珀朱綾”頓時沉了一下,但馬上恢複原狀。

張小凡頭一次有此經曆,手足無措,田靈兒把他拉到身後,嗔道:“抱住我的腰,快。”

張小凡依言抱住,田靈兒便急不可待引綾飛去,紅影掠過,兩人禦著“琥珀朱綾”,直沖入深谷,向著那只灰猴身影追去。

風聲凜冽,張小凡但覺呼呼直響,幾乎連眼睛都睜不開了,偏偏腳下那“琥珀朱綾”似軟非軟,讓人覺得不小心就要掉下去一般,提心吊膽,他心中有些害怕,不由得又抱田靈兒抱得緊了些,只覺紅衣如云,飄在眼前,師姐背影也如九天仙子一般,清麗無比,更有淡淡幽香,飄入鼻中,他心中一陣歡喜,當真希望這時光不再流逝最好。

田靈兒哪里想到身後那小男孩諸般怪想,一副心里都在前頭那只灰猴身上。她平日深受父母和各位師兄寵愛誇獎,性子頗傲,如今追不上一只猴子,那是斷斷不可接受的。

于是深谷之中,樹影之間,但見灰影在前,紅影緊追,繞來晃去,追逐奔跑。

如此又追了小半個時辰,那只灰猴不知是什麼異種,竟然全無疲憊之意,依然逃的飛快。但田靈兒經過這麼長一路追逐,已經漸漸熟悉了林間穿梭的方法,眼看便越追越近。

灰猴一路逃向幽谷深處,張小凡從田靈兒身後向前望去,只見前頭樹木漸稀,光亮透了進來,隱約是片空地,似乎還有水聲。這時灰猴尖叫聲越發急促,似是想不到這兩人追了半天還不放棄,但後不退路,只得拼命向前逃去。

過不多久,眼前霍然一亮,果然是一片開闊空地,地上俱是碎石,中間有一個小小碧潭,水波蕩漾,向西流去。那灰猴逃到這里,明顯猶豫了一下,但身後破空之聲眨眼即至,不得已只得落到地上,又向前跑去。但不知為何,它步伐卻變得極慢,哪里像是逃命,說是散步還差不多。饒是如此,它仍是一步一步向前挪去。

張小凡看在眼里,心中奇怪,但田靈兒一邊要快速躲避障礙,一邊要注意猴子蹤跡,全副心思都高度集中,哪里想得了這麼許多,眼見灰猴就在眼前,大喜過望,一聲呵斥,驅綾直入,沖入空地之中,向那灰猴撲去。

眼看便要抓到猴子,張小凡忽地腦中“轟”地一聲,身子不由自主地搖晃了兩下,一股惡心欲吐的感覺從五髒泛起,直沖腦門,片刻間全身都抖了起來。張小凡大吃一驚,不知所措,正在這時,他胸口忽然一熱,一股暖氣散發開來,護住心脈,隨後抵消了那股惡心。

張小凡下意識地向胸口看去,感覺出那股暖氣是出自普智送他的那顆深紫色的珠子。與此同時,前頭的田靈兒身體忽也抖了兩下,身子一軟,竟是跌了下去。

他二人本在半空中,田靈兒一旦失控,琥珀朱綾立刻停下,兩人登時便從半空中摔了下來。

張小凡在地下滾了幾滾,大是疼痛,但他顧不上這麼許多,還沒站起就連忙大聲喊道:“師姐,師姐,你沒事吧?”

只見田靈兒仆倒在前方,一動不動,臉色煞白,冷汗滿額,已經昏了過去。

張小凡大驚失色,猜到多半和剛才那個古怪感覺有關系,當下強忍疼痛,爬起跑到田靈兒身旁,推著她叫了好幾聲,田靈兒仍是沒有反應。

張小凡又向四周看了看,只見以那一潭碧水為中心,三丈之內,寸草不生,但在三丈之外,卻是林木茂盛。他咬了咬牙,強忍住心頭不時泛起的惡心感覺,背起田靈兒,同時撿起丟在一旁的琥珀朱綾,向外走去。

這一兩丈的距離,放在平時簡直不值一提,但在那惡心感覺不時侵襲之下,居然走得艱難無比。好不容易才走出三丈,來到一棵大松樹下,那股惡心感覺果然立刻消失無蹤。

張小凡放下田靈兒,呼呼直喘粗氣,眼光向水潭那邊看去,只見那只灰猴兀自留在那兒,不再走動,滿臉痛苦之色,看向這里,眼中大有求救意思。

張小凡皺了皺眉,終究不忍心,站起身又向里走去。才走幾步,那惡心感覺又複出現,同時胸口那股暖氣也重新泛起,抵住不適感覺。

張小凡緩緩走到猴子身旁,已然是滿頭大汗,那灰猴見他來到身邊,一動不動,看來是被壓得喘不過氣來了。張小凡深深吸氣,俯身將那猴子抱起,轉過身子向外走去。那灰猴此時甚為聽話,安安靜靜地伏在他的懷中。

好不容易又走了出來,走到依舊昏迷的田靈兒身旁,那股惡心感覺隨之消失。張小凡把灰猴放下,一屁股坐倒在地,大口喘氣,那灰猴也松了口氣,趴在地上,眼睛滴溜溜亂轉,卻不逃走,只是看著張小凡。

張小凡解開衣襟,拿出那顆用紅繩系住的珠子細細查看,只見原本深紫色的外表已化作淡紫色,內里那股青氣似乎受了什麼刺激,盤旋速度竟是快了十倍,轉個不停,四處沖撞那珠子外表。與以前一樣,青氣每撞到一次,都會有佛家真言“卐”字出來擋住。而剛才救了張小凡的那股暖意,也正是從這真言上傳出來的。

只是張小凡卻分明看到,與自己三年前初次發現時相比,那些佛家“卐”字真言無論在大小上還是亮度上,都已遜色了許多。

上篇:第九章 佛與道     下篇:第十一章 異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