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十四章 神通  
   
第十四章 神通

田不易站起身來,上卜打量著林驚羽,面色難看之極,口中冷冷道“好本事!好殺氣!”

齊昊低聲對林驚羽道:“師弟,快陪個不是。”

林驚羽年少氣盛,雙眉緊皺,踏上一步,卻是對站在一旁的張小凡道:“小凡,剛才是我的不對,說是試一下各自修行,但出手沒有分寸,對不起了。”

張小凡心中著實為好友擔心,但口中只得道:“沒、沒什麼。”

大竹峰眾人都變了臉色,田不易心中怒火更甚,忽地踏上一步,臉上赤氣一掠而過。

齊昊臉色大變。他與林驚羽不一樣,入青云門時日已久,深知大竹峰一脈實力雖然遠不及其他六脈,但首座田不易與他妻子蘇茹卻實有驚人神通,各脈向來無人敢于輕視。一向眼高于頂的蒼松道人臨行前也叮囑了他:田不易氣量不大但修行極高,加上他夫人蘇茹也是青云門中有名的才女,便是掌門道玄真人也敬他夫婦三分,所以不到萬不得已別去招惹他。

只是林驚羽對此卻是全然不知,不過看他樣子,就算知道了只怕也不放在心上。小小年紀,傲氣卻是極重,想來多半是蒼松道人寵愛有加給慣出來的。

田不易看著他的樣子更是惱怒,正要有所動作,忽地人影一閃,蘇茹已站到丈夫身旁,伸手拉住了他,嘴邊有淡淡笑意,口中低聲道:“一大把年紀了,跟同門後輩鬧起來,像什麼樣子?,”

田不易愣了一下,停下身子,齊昊連忙擋在師弟面前,陪笑道:“田師叔大人有大量,就請看在家師的分上,不要與我們這些晚輩一般見識了。”

張小凡眼見林驚羽惹惱了師父,心中焦急,在他眼中,同樣是草廟村遺孤的林驚羽便像是白己的親兄弟一般。這時看到齊昊為林驚羽求情,心頭有熱,忍不住也跑出來跪在田不易面前,道:“師父,都是弟子不好,看見驚羽,不,是林師兄禦劍而來,便想看看他的修行,這才動手,一切都是弟子……”

田不易心中本來就郁悶,一股怒氣無法發泄,強壓了下來。齊昊倒還罷了,卻見這張小凡也跪在面前,多嘴多舌,看去傻不可耐,心中無名火起,怒道:“閉嘴,沒用的東西!”

說著袖袍一揮,張小凡只覺得疾風撲面,突然間身子一輕,前後左右上下狂風大作,周圍空氣竟似乎全部消失了一樣,頭重腳輕。隨即一股大力排山倒海般湧來,整個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後飛去,直直沖向守靜堂一側的牆壁,“砰”的一聲大響,結結實實地撞在牆上,跌了下來,當時張小凡便覺得頭昏目眩,喉嚨一甜,“哇”地一聲噴了一口鮮血出來。

守靜堂中,所有人都愣住了。

“爹!”田靈兒首先大叫出來,沖上去扶起張小凡,林驚羽幾乎也是同時沖了過去,一看張小凡胸口血跡,氣往上沖,若是他自己受傷也未必如此氣惱,但他眼見張小凡為自己求情卻落得如此下場,林驚羽再也不管不顧,返身對田不易大聲道:“矮胖子,你做什麼?”

說話間,斬龍劍似是感應主人心事,青光又複大盛。

田不易雙眉倒豎,怕不是給這一句矮胖子給氣得七竅生煙,袖子一揮,“嗖”的一聲消失在眾人眼前。

齊昊疾叫道:“師弟,小心。”

林驚羽心中早已加意提防,此時一見田不易人影如鬼魅一般,立刻將斬龍劍祭起身前,以劍氣青光護住全身。

只是他眼前一花,田不易矮胖身子竟視道道凌厲青光如無物,霍然現身在他的面前,所有的青光劍氣離他身子尚有三尺之遠便不得再進半分。林驚羽心頭一跳,只見田不易怒目圓睜,幾乎就與自己緊貼著臉,心中一慌,“蹬蹬蹬”向後退去,饒是如此,斬龍劍依然不亂,凌空橫在身前護主。

田不易冷笑一聲,右手疾伸,硬生生插入劍氣之中,手掌上泛起一層赤芒,抵住青光,眨眼間竟把斬龍劍抓到手中。

齊昊立刻向場中搶去,大聲喊道:“田師叔,手下留情!”

田不易卻不追擊,任由齊昊把林驚羽護在身後,只看著手中這柄斬龍劍。

這時幾乎所有的劍氣青光都已消散,但斬龍劍似有靈性,在田不易胖手中劍芒閃爍,掙紮不止,映得他半邊身子都綠了,卻還是無法掙脫。

田不易抬眼看向前方,冷冷道:“斬龍劍固然是九天神兵,但也未必就天下無敵了!”話音一落,他五指突然用力,斬龍劍如受重擊,頓時乖乖不再動彈,片刻之後,整柄劍忽然重新泛起青光劍氣,燦爛奪目,不知比剛才在林驚羽手中亮了多少繃耍齊昊失聲道:“田師叔……”田不易面如寒霜,再不多話,右手緊捏斬龍劍,自上而下向齊昊與林驚羽方向用力凌空一斬,尖銳的破空之聲響起,刹那間銳聲尖嘯,綠芒狂盛如山,竟成高達兩人的大綠氣柱,如怒濤穿空,激射而出。

齊昊緊咬牙關,雙手齊提劍訣,“錚”的一聲,一柄白色仙劍迅速祭起,正是他那柄久負薔名的“寒冰”。

說時遲那時快,只眨眼工夫,田不易發出的綠芒劍氣破空而至。齊昊護著林驚羽連退幾步,右手劍訣連引,“寒冰劍”白光疾閃,寒氣大盛,片刻間在他二人身前連結了七道冰壁。

只聽“砰、砰”連續響起,綠芒劍氣已然撞到了冰壁,但與之前林驚羽禦劍撞上冰壁迥然不同,這一次斬龍劍竟是勢如破竹,聲響冰破,片刻間將七道冰壁擊得粉碎,冰凌四濺,而綠芒劍氣竟無稍減半分,聲勢反而更厲,如怒龍狂吼,張牙舞爪地沖向齊昊。

齊昊臉色蒼白,避無可避,只得竭盡全力,十指連動,寒冰劍發出萬道白光,凝結成盾擋在身前。

“轟”,一聲巨響,綠芒劍氣打在白光之上,雖然沒有立刻打得粉碎,但登時把白芒向後壓去,齊昊雙目圓睜,使盡全身所有氣力,終于勉強把那看來勢不可擋的綠芒劍氣擋在身前一尺處。這時他只覺得眼前綠芒閃爍耀眼,風聲凜冽,近在咫尺,仿佛在與一只猙獰凶獸面對面對峙一般,令人悚驚。

還未等他定下神來,那洶湧澎湃的綠芒壓力卻一重重壓了過來,齊昊拼盡全力維持白光不散,腳下卻已支撐不住,被英大之力向後直推了出去。

從開始動手到現在,田不易一直站在原地,動也沒動,但他手上斬龍劍激發的綠芒劍氣竟然越遠越強,齊昊二人被這股大力直推到守靜堂門外,仍是不住向後推去,尤其是出了守靜堂到了空地之上,綠芒更是大盛,所過之處,空地上如被巨大利刃斬過,劃出深達一尺的巨大溝壑,觸目驚心。

這般驚人的綠芒劍氣從守靜堂中源源不斷地射出,將齊昊二人又向後逼退了整整三丈。此時齊昊身前的白光已被壓縮得離身子不到半尺,而他自己也是呼吸急促,臉色由紅轉青,雙腳不知何時亦深陷土中。片刻之後,齊昊終于大叫一聲,支撐不住,白光消敢,寒冰劍被莫大之力打得沖天而起,失去控制。

齊昊與林驚羽面無血色,只見來勢洶洶的綠芒劍氣眨眼間沖到眼前,真個生死立判之間,卻忽然頓住,停在半空。

齊昊手心冒汗,一動也不敢動。

過了一小會,那綠芒似是失去了控制,緩緩散了開去。

“錚”!

銳聲響處,卻是寒冰劍重新落下,倒插在二人身前。齊昊驚魂稍定,連忙向守靜堂方向恭聲道:“多謝田師叔手下留情。”

一旁的林驚羽眼見這貌不驚人的田不易竟然有如此神通,也不由得低下頭來。

“吱”,破空之聲又再響起,二人嚇了一大跳,卻見綠芒閃處,從守靜堂里飛出一物,青光閃爍,正是斬龍劍,凌空激射,不偏不倚地落到二人身前,插在地上,正好在寒冰劍旁,兩劍成交叉狀,顫抖不停。

“你們去吧!”田不易的聲音恢複了平靜,遠遠的從堂中傳出,冷淡之意清楚地顯露出來。

齊昊趕忙應了一聲,拉了一下還向堂中張望的林驚羽,二人收起各自仙劍,不敢多呆,禦空去了。

*************眾弟子見田不易動了雷霆之怒,一個個大氣也不敢喘,尤其是張小凡,初次見識到田不易妙法神通,敬佩之極,幾乎忘了胸口傷勢,一失神間牽動傷口,壹時疼得“哎呀”一聲叫了出來,齜牙咧嘴。

田不易聽到張小凡的叫痛盧,向他看了過去。張小凡一咬牙,強忍了下來,低下了頭。田不易看了他兩眼,卻沒有再說什麼,又一個個向一字排開站在一旁的弟子們看了過去。

眾人都低下了頭,不敢與他目光對視。

田不易深深歎了口氣,微微搖頭,背負雙手,走向後堂。站在一旁的蘇茹看了看丈夫的背影,對眾人昊聲道,“你們先下去吧。”

眾弟子應了一聲,田靈幾走上扶起張小凡。和眾人一起走了出去。當所有人都走出守靜堂,蘇茹獨自走進後堂,一過堂門,便看見田不易站在回廊上怔怔看著院中的青竹。

蘇茹走了過去。來到丈夫身旁,輕聲道:“今天怎麼發這麼大的火啊?”

田不易微微搖頭。不答反問:“適才靈兒與林驚羽動手時,齊昊凝冰成牆擋住斬龍劍,你可看清楚了?”

蘇茹歎了一口氣。道:“他沒有祭出寒冰劍。”

田不易哼了一聲,道:“上屆七脈大試時,齊昊尚要憑借仙劍法寶之力才能凝結冰牆,想不到只過了短短幾十年他就已經修到了這個境界。”說到這里,他轉頭看著蘇茹。道,“你剛才在旁邊觀看,覺得他修行到了什麼地步?”

蘇茹淡淡道:“他施法時從容不迫且有余力。至少已修到了玉清境第八層。”

田不易嘴角一動,欲言又止,蘇茹卻替他說了下去:“大竹峰門下,決無一人是他的對手。”

田不易深深看了妻子一眼,緩緩轉過頭,看著滿園青竹,隨著冬日臨近,都漸漸枯萎變黃。不覺怔怔出神。

過了半晌。他忽然道:“老七怎麼樣了?”

蘇茹看著他,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道:“還能怎麼樣,被你這位大仙人打得吐血了唄!”

田不易似是窒了一下,矮胖身子一動。卻沒有回頭,淡淡道,“今晚你拿一顆大黃丹,去看看他,免得他明日裝死,搞得我們沒飯吃了。”

蘇茹微笑不語。

**********入夜,天色黑了下來。

張小凡慢慢走回住處,推開了門,一直跟在他身後的猴子小灰第一個沖進房間,隨後是只一天工夫已和小灰親熱無比的大黃也跟了進來。一猴一狗在房間里打鬧不休,“汪汪汪”和“吱吱吱”聲此起彼伏。

張小凡嘴角露出一點笑容,走到桌邊坐了下來。他胸口仍在隱隱作痛,但腦袋里全是田不易等人斗法時的諸般奇術妙法,心中向往不己,忍不住歎了口氣。

“怎麼好好的歎氣了?”一個昊柔平和的聲音從門口處響了起來。

張小凡吃了一驚,回頭一看,卻是師娘蘇茹站在門口。夜風習習,吹動她衣裳輕舞,發梢微動,看去有如仙子一般。他連忙站起,道:“師娘。”

蘇茹走到他的身前,把手放到他的肩上,微笑道:“沒事的,你坐吧。”

張小凡受寵若驚,不敢違命,坐了下來,蘇茹細細看了看他的臉色,又伸手到他胸口探了探,點了點頭,道:“還好,沒什麼大礙。”說著伸手從懷里拿出一個白色小瓶,從中間倒出一顆指頭大小黃澄澄的藥丸來,遞給張小凡,道:“服下吧。”

張小凡猶豫了下,接過吞下,片刻後就覺一股暖氣首先從丹田泛起,隨即散往四肢頭頂,全身暖烘烘的很是舒服,連胸口那隱約的痛感也消失不見了。

張小凡又驚又喜,站起身活動一下身子,果然一切如常,靈藥神效,匪夷所思。他心中歡喜,連忙向蘇茹道:“多謝師娘。”

蘇茹笑著點了點頭。收起小瓶,在另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道:“不必謝我,是你師父叫我拿大黃丹給你的。”

張小凡一怔,道:“師父他不怪我了麼?”

蘇茹看了他一眼,微笑道:“他叫我來看你。自然是不怪你了。不過我倒不知道你有沒有怪他?”

張小凡嚇了一跳,連忙道:“沒有的事,師娘,我決不敢……”

蘇茹一抬手,攔住了張小凡話頭,柔聲道:“小凡,你聽我說幾句,好麼?”

張小凡心里忽地沒來由地一跳,低聲道,“是。師娘。”

蘇茹道:“白天你師父動手打你,的確是他的不對。我在一旁看得清楚,他動手後心下就後悔了。只是他的性子……”

她昊柔的臉龐上有一層液淡的憐惜,接著道:“只是他這個人一向好強,面子是看得極重的,所以縱然心中有了悔意,也是不會說出了,你可不要怨恨他啊。”

張小凡搖了搖頭,道,“師娘,我不敢怪師父,我只怪自己太笨,惹師父生氣了。”

蘇茹看了他一眼,輕歎道:“其實也不關你什麼事,修真煉道,本就要看各人資質,雖然說勤能補拙,但終究是差了一些。這一點你師父他心里是明白的,他煩心的也不是這個。”

張小凡訝進:“那師父他煩惱什麼?”

蘇茹淡淡一笑,眉宇間有一絲無奈,道:“像齊昊和林驚羽這般的人才,一向是可遇而不可求,但如今青云門中,大竹峰一脈日漸式微。你師父修行雖高,卻時常因為門下弟子被各位師伯師叔譏笑。他性子好強,心里是極難受的,又擔心自己羽化仙去之後,大竹峰一脈只怕永無翻身之日,這就更對不起列位祖師了。這沉沉重擔都壓在他一人肩上,他心里其實是很苦的。”

張小凡默然無語,蘇茹隨即醒悟,搖頭苦笑道:“真是的,我對你一個十四歲的小毛孩說這些做什麼?”說著站起身來,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早些歇息吧。”

張小凡應了一聲,道:“是,師娘,您慢走。”

蘇茹點了點頭,走了出去。張小凡一直送到門口,看著蘇茹背影消失,這才回房。

只是他剛進房門,忽地眼前一亮,只見屋中桌旁,燈火搖曳中,俏立著一個紅衣女子,面若芙蓉,豔若桃李,不可方物。

他怔怔地看著,心跳忽然加快,口中低低叫了一聲:“師姐!”

上篇:第十三章 奇才     下篇:第十五章 私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