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十五章 私傳  
   
第十五章 私傳

這美麗女子自然就是田靈兒了,她見張小凡受了傷,心中擔憂,悄悄跑過來探望,沒想到母親也在這兒,便藏在門外,直到蘇茹走了才現身。

這時她看著張小凡好象呆住了一樣,不由得嗔道:“你站在那里做什麼?”

張小凡驚醒,臉上一紅,正想找個借口分辨一下,卻見田靈兒低下頭去,原來是大黃跑了過來,極親熱地用頭去蹭她的腿。

田靈兒彎下腰,摸了摸大黃的頭,大黃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她如玉一般的手。

“吱吱吱吱”,猴子小灰的聲音響了起來,兩人一狗同時看去,只見小灰跑到大黃身後,拉住它那條大尾巴向後拔著,似乎想把大黃從田靈兒身邊拉開。感覺到田靈兒驚訝的目光,小灰抬頭,忽然間齜牙咧嘴向田靈兒做凶惡狀。

田靈兒也不生氣,還沖著猴子也做了個鬼臉。自從小灰跟著張小凡回來後,與其他人都相處的可以,緯度對她十分記恨,不過當她看見一向與小灰不和的大黃轉過頭居然沒有發火,反而很親熱地與小灰玩耍打鬧時,卻是吃了一驚。

“這是怎麼回事?”田靈兒指著打鬧在一起的一猴一狗向張小凡問道。

張小凡把小灰用肉骨頭套近乎的事說了一遍,田靈兒失聲笑了出來,笑罵道:“想不到這死猴子還會這一手!”說著明眸一轉,目光落到張小凡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道:“對了,今天我爹打了你,有沒有什麼不舒服?”

張小凡搖頭道:“沒事了,師姐。”

田靈兒頗有些憤憤不平地道:“爹也真是的,心里不舒服干嘛拿你出氣!”

張小凡連忙道:“不是的,是我笨才惹師父生氣……”

田靈兒一瞪他,張小凡登時說不下去,半張著口,田靈兒哼了一聲,道:“其實根本不關你的事,還不是我爹見了那兩人的資質好,心靈不平衡,所以才……”話說了一半,她看了一眼張小凡,心道如此豈不是在說師弟很笨,便改口不說,岔開話題,道:“剛才我娘過來有什麼事?”

張小凡老老實實道:“師娘也是來看望我的,還賜了我兩顆‘大黃丹’,靈的很,我吃了一顆就全好了。”

“大黃丹?”田靈兒似是吃了一驚。

“是啊,”張小凡抬頭看著她,道:“怎麼了?”

田靈兒多看了這個小師弟兩眼,道:“這可是我爹的寶貝,聽娘說是采了二十三中靈藥煉制而成,功用神妙,各位師兄包括我在內都沒福氣服用過呢。”

張小凡張大了嘴,田靈兒眼珠轉了轉,自言自語道:“難不成爹實際上對你另眼相看,不過怎麼看也不像啊。”

張小凡道:“一定是師父慈悲,見我受了傷,便恩賜我靈藥。他老人家真是胸襟寬廣!”

田靈兒失笑:“我爹他胸襟寬廣……嘿嘿,算了,不和你說了。咦,怎麼會有雨聲?”

張小凡側耳聽去,果然聽見屋外隱隱傳來“淅淅瀝瀝”的雨聲。田靈兒走到窗前,推開窗子,一股清冷山風頓時吹進,帶著冰涼雨粉,拂過臉畔,涼絲絲的。

張小凡走了過去,站在她的身旁,向外看去。

寂靜而黑暗的夜里,天空下著雨。整個天地一片黑沉沉的,目光所及,只有屋外小院之中,輕松修竹的模糊影子。雨絲從夜空里落了下來,在黑暗的夜色中,在張小凡少年的眼里,仿佛帶了幾分溫柔,甚至于他忽然覺得,這夜是美麗的,這雨是纏綿的,就連雨水打在竹葉上的清脆,也是動聽的,響在了他靈魂深處。

只因為在他身旁,有那樣一個美麗女子,抬著頭,帶著七分青春二分歡喜乃至一分淒涼的美,怔怔出神地看著:

這一場雨!

身後,大黃與小灰不知何時安靜下來,大黃懶洋洋地趴在床上,一雙狗眼半開半合,小灰也難得的平靜下來,坐在大黃身邊,一雙手在大黃濃密柔軟的毛皮中翻弄著。

燭火搖曳,在山風中忽明忽滅,偶爾發出“劈啪”的聲音。

“下雨了啊。”田靈兒忽然幽幽地道。

張小凡應了一聲:“是啊。”

田靈兒又凝視了這夜色一會,緩緩轉過身子,回到桌旁,低聲道:“小凡,把窗子關上吧,有些冷了。”

張小凡點了點頭,把窗子關上,回過頭便看見田靈兒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地坐在桌旁,從懷里拿出一個小盒,在燈火下打開,細細地看。

燭火倒映在她嫵媚而明亮的眼眸中,就像兩團溫柔卻熾熱的火焰。

“你說,這清涼珠漂亮麼?”田靈兒目光停留雜這散發著柔和光澤的小珠上,仿佛連聲音聽起來也飄忽不停,一如張小凡的心,空空蕩蕩,慢慢沉了下去。

他走了過去,鼓起了全部勇氣,用盡了一身氣力,才讓自己看起來這般從容。田靈兒抬起頭看了看他,忽然發覺這一個平凡的師弟這一刻的眼睛,竟是這般明亮,甚至帶了一絲狂熱與痛楚。

“啪”,她輕輕合上小盒,柔聲問道:“小凡,你怎麼了?”

張小凡低下頭,沉默了一下,低聲道:“我沒事,師姐。”

田靈兒心中奇怪,但也沒有多想,站起身道:“好了,夜深了,我也該回去了。”

張小凡木然站起,田靈兒走了幾步,忽然停住腳步,返身一笑,刹那間那美麗撲面而來,打在張小凡的心上:“你看我這記性,連今晚想來做什麼都忘了。”說著,她從懷里拿出一張薄紙,上邊密密麻麻寫著小字,遞給了張小凡。

張小凡接過看了幾眼,登時變了臉色,失聲道:“太極玄清道法訣!師姐,這……”

田靈兒白了他一眼,嗔道:“你喊那麼大聲做什麼?”

張小凡急忙壓低聲音,道:“師姐,這可是第三層的法訣啊,你……”

“我?”田靈兒哼了一聲,道:“我自然是要傳給你了。”

張小凡大吃一驚,道:“什麼?”

田靈兒道:“我知道爹一向看不起你,今天對你動怒更是不知所謂。哼,他自己教不好徒弟還反過來責罵你,我就看不下去。你拿著這份法訣,自己偷偷修習,什麼時候練出個名堂來個我爹看看,再也別像今天這麼丟臉了。”

張小凡緊皺眉頭,道:“可是師姐,萬一被師父師娘知道了,他們豈不是要責罵你?”

田靈兒不耐煩地道:“你也說是責罵了,他們頂多罵我幾句,關我一段日子禁閉,那又怎樣了?反正我可不能讓你受人欺負!”

張小凡全身一震,心頭突地一熱,看著田靈兒俏立的身影,一句話都說不出口。這一刻他心中熱血澎湃,便是讓他為眼前這女子去死,也是決不遲疑的。

田靈兒又道:“你自己記住要多用點功,爭取早日和那個臭屁的林驚羽打個平手,不過你再練也是比不上齊昊師兄的,那就不用想了罷。”說到這里,她手一揮,叮囑一句:“要保密哦。”說完走出房門,快步消失在黑暗之中。

“你再練也是比不上齊昊師兄的!”

這一句話十三個字,每一字都重重打在了張小凡的心間,他的臉突然失去了血色,下意識中,抓緊了手中的那張白紙。

山雨瀟瀟,天地肅然,有誰望見夜色里那一個少年,走進雨中,仰望蒼穹!

※※※

清晨,雨後,潮濕的山風帶著涼意,吹過大竹峰頂。張小凡來到熟悉的廚房,生火燒水。

柴火劈啪劈啪地灶間響著,明黃的火焰像在木頭上狂舞的妖靈,映紅了他的臉龐。張小凡拿著一個細柴做燒火棍,有一下沒一下地撥弄著灶間柴火,怔怔出神。

“你再練也是比不上齊昊師兄的!”

這一句話,他在心間默誦了千遍萬遍,每讀一次就傷了一次心。他知道這樣很傻,師姐其實沒有惡意,只是說出了大家公認的事實而已。

可是他還是忍不住去想,拼命地想,就像心間有那麼一團狂野燃燒的火焰,無止境地焚燒心靈,直到火焰燒痛了他的手。

“哎呀!”張小凡驚叫一聲,向後躍開,原來他出神時灶火燒著了他手中細柴,沿路而上灼傷了他的手。

他抱著手向向痛處連連吹氣,跑到水缸邊把手浸到涼水中,一片冰涼寒意倒灌上來,張小凡低低苦笑,他現在最需要的不是什麼,而是一根燒火棍。

“唔,唔,唔”,幾聲叫喚在門口處響起,張小凡聽出那是大黃的叫聲,只是搞不明白平日的“汪汪汪”怎麼會變成了“唔唔唔”。他走出門口看去,不覺失笑,原來大黃與小灰打鬧,口中咬著一根黑色短棒,短棒的另一頭被小灰抓在手中,用力拉扯,雙方爭執不下,大黃口中叫喚,但咬著短棒含糊不清,便成了奇怪的“唔唔唔”。

張小凡走上前,伸手抓著短棒,揮手趕開了小灰與大黃。不料他們還不大願意,“汪汪汪”“吱吱吱吱”地叫個不停。張小凡揮手恐嚇道:“去去去,別在這鬧,不然中午不給你們飯吃。”

大黃與小灰對看一眼,一個咆哮一聲,一個大做鬼臉,然後小灰跳上狗背,大黃背著它從張小凡面前大搖大擺地走開,大有蔑視之意,張小凡為之氣結。

沖著那兩只畜生罵了一句,張小凡轉過身進了廚房,這才驚覺,手中這短棒赫然便是半年前幽谷之行中那支奇異的黑色短棒,想來是小灰調皮,不知什麼時候又從角落里翻出此物,拿來與大黃玩耍。

張小凡歎了口氣,忽地心中一動,快步走到灶邊,把這黑色短棒當作燒火棍撥弄了幾下,居然極是趁手,而且這棒子不知是什麼材質,火燒不著,也不傳熱,烤了半天還是涼絲絲的。張小凡連連點頭,心想這個倒是正好使用。

可憐那已過世的魔教長老黑心老人,若是知道了他費盡一生心血煉造的“噬血珠”,縱橫天下的魔教至寶,居然落到了做燒火棍的地步,想必會從墳墓里氣得活過來又死過去吧。

這一日午間,大竹峰眾人坐在用膳廳中,田不易最遲走了進來,坐到位置上,抬眼向眾弟子看去,當目光落到張小凡身上時,他停了一下,張小凡低下了頭,田不易隨即移開了目光。

“昨天的事,你們都看到了?”田不易淡淡地道。

眾人默然,只有宋大仁賠笑道:“是,師父大展神威,出手懲戒那兩……”

“放屁!”田不易忽然一聲大喝,聲震全場,眾人噤若寒蟬,只聽田不易怒道:“昨日之事,你們該當看到是別脈師兄弟的深厚修行,不說那個齊昊了,就連剛入門三年的小家伙,居然也勝過了你們大多數人,跑到大竹峰上來撒野了。你們知不知道?”

眾人一片沉默,只有張小凡突然抬起了頭。

田不易冷冷道:“七脈會武轉眼即至,你們這些不成器的家伙,從今日起全部閉關,不修到一個樣子出來,看我不剝了你們的皮!”

眾人面有苦色,卻一字也不敢說,田靈兒小心翼翼地問道:“爹,那我就……”

“你也一樣!”田不易斷然道。

田靈兒嘴角一撅,正要說話,卻被母親暗中扯了一下。她轉頭看了看蘇茹眼色,原本到口邊的話又縮了回去。

田不易的話聲在守靜堂中回響:“以後除了老七負責飲食,你們在這一年半中,全部不得外出,閉關修習,知道了嗎?”

……

就這樣,時光匆匆,大竹峰平靜的氛圍下,卻籠罩上一層前所未有的緊張,所有的弟子都專心地修習著道法,除了一只悠閑的黃狗、一只調皮的灰猴和一個無聊的廚師。

上篇:第十四章 神通     下篇:第十六章 驅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