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十六章 驅物  
   
第十六章 驅物

“汪汪汪”!

“吱吱吱吱”!

……

犬吠聲與猴子的尖叫交織在一起,回蕩在青云山大竹峰上,打破了這里的甯靜。張小凡手拿著那根黑色的燒火棍,沖出廚房的門,大怒:“死狗!死猴子!有種你們別跑!”

猴子小灰嗖的一下跳到大黃狗的背上,早已蓄勢的大黃撒開四腳就跑,張小凡追之不及,眼睜睜看著小灰做著鬼臉,把一塊香噴噴的肉骨頭放到大黃的嘴里。大黃興奮得狗顏大悅,若不是兩排牙齒要咬著肉骨頭,只怕早就笑得狗牙也掉下來了。

“呼!”

張小凡一臉沮喪,憤憤不平地走回廚房。自他十四歲那年掌管廚房,手藝令所有人刮目相看,而大黃以其“得道老狗”的道行,也忍不住垂涎張小凡手中美味,尤其是張小凡用來熬湯的肉骨頭,噴香鮮美,更是大黃夢寐以求的大餐。

不過張小凡熬湯是給人喝的,大黃“年齡”雖大(田不易從小養大),資格更老,卻得不到應有的待遇,往往垂涎三尺卻不可得。直到它與猴子小灰熟悉之後,大竹峰上便時常出現了上面的那一幕,一直持續了兩年,任由張小凡把肉骨頭藏得多麼隱秘,只要有大黃的鼻子加上小灰的靈活,這一場肉骨頭之爭便往往以張小凡的失利而告終。

兩年時光,匆匆而過,實際上也就是一年半的時間,張小凡已長成了十六歲的少年,身子更高,如今已比師姐田靈兒高出半個頭了。這段時間里,因為田不易當初的嚴令,大竹峰上所有的弟子都閉門苦修,除了下山游曆的老六杜必書,便只有張小凡這個廚師最是清閑了。

兩年來,在無人注意的情況下,張小凡一直獨自修習,只是讓他自己也不相信的是,按照大師兄宋大仁傳授給他的法訣,他只用了一年的時間,似乎就修習完成了玉清境第二層----煉氣。

他心中疑慮,但終究沒有去問田不易,而宋大仁、田靈兒等人一直專心閉門修習,無暇顧及他事,和他最要好的杜必書又下山去了,所以他只把這個問題藏在心間。可是接下來的卻有一件大大的難事擺在他的面前,田靈兒私下給了他第三層的法訣,他很清楚這是大犯門規的事,可是,每當夜深,他獨自一人,站在小院中仰望夜空時,都會想起一句話:

你再練也是比不是齊昊師兄的!

十個夜晚之後,他開始修習第三層的法訣!

太極玄清道中,玉清境一到三層是所有術法的根基,難度也是漸深,與前兩層“引氣”、“煉氣”不一樣的是,第三層的法訣“元氣”,已著重于修煉太極元氣。法訣云:“太極元氣,函三為一。極,中也;元,始也,行于十二辰……此陰陽合德,氣鍾于子,化生萬物者也。”(注:語出《漢書·律曆志》)

青云門中弟子,修習到這個境界時,都會明顯地呈現出一個分水嶺,資質高低一目了然:聰慧之人往往勢如破竹,一舉突破進入到更高的“驅物”境界,從此打下修煉仙道的堅實基礎,而稍差的弟子往往便停滯不前,荒廢一生的也在所多有。

張小凡入門至今也有五年,這些事自然在與師兄們談話間聽了無數次,但是很明顯的,所有的師兄都把他劃在了“稍差”的那一類。

他重新走回廚房,來到灶邊,加滿了水,然後往灶間繼續加上柴火,准備燒些開水。明黃的火焰重新旺盛起來,張小凡拿著他那根已經用了兩年的可憐的黑色的“燒火棍”,撥弄著灶間木柴,待火勢穩定燃燒後,他的目光便慢慢落到了手中的這一根燒火棍上。

不過這可不是他發現了什麼,而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他在發呆。

通體玄黑色的燒火棍除了頭上的那顆圓珠外,只有一尺來長,唯一有些異常的是在燒火棍黑色之下,隱隱有著如血絲一般的脈絡,尤其是在短棒與圓珠相接口處更是明顯,有時候看起來幾乎讓人覺得這兩個東西似乎是用人血溶接在一起的。

張小凡全身忽地一抖,剛才腦中閃過人血溶接的這個念頭令他自己都覺得惡心。這些年來,他已慢慢淡忘了當年的那一次幽谷之行,只是偶爾深夜夢回,卻會突然夢見那次的古怪經曆,醒來後一身大汗。

那個時候他覺得自己很是孤單,一個人面對著未知的猙獰,一個人面對著黑暗的死亡。每到這個時候,他總是難以抑制自己莫名的情緒激動,帶著一絲狂熱的沖動,忍不住竟會有殺戮的感覺。甚至于,他在黑暗中,重又回想起多年前,普智和尚在那個破碎的草廟邊上,看著他時眼中那種異樣的狂熱!

張小凡根本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竟會有這樣奇怪的感覺,但是幸好他還有一個方法能夠平靜自己悚然的心:大梵般若!

這套佛門無上法訣有著鎮懾邪靈、滌清心境的妙用,他修習了五年,最大的用處便是用來壓下這兩年來莫名其妙出現的奇怪情緒。

“啪”!

張小凡頭上一痛,一物落到地上,卻是一枚松果,張小凡怒氣上沖,返身大怒道:“死猴子,你別讓我抓到……咦,你是……啊!六師兄!”

張小凡一躍而起,只見在門口處站著一個人,中等身材,精干面容,笑容滿面,背上一個小包袱,不是許久不見的老六杜必書又是誰?

杜必書上上下下地打量著張小凡,口中嘖嘖道:“厲害啊,才幾年時間,你這小子就長得和我一樣高了。”

張小凡快步走了上去,用力抓住杜必書的肩膀,笑道:“六師兄,怎麼去了這麼久時間,我們大家都很想你呢。”

杜必書笑道:“我這不是回來了嗎?”

張小凡隨即問道:“師父師娘知道你回來了嗎?”

杜必書道:“沒有,我剛回來,看見這里廚房中有煙,就先過來看看,呵呵,我就知道你這小子在這里干活。幾年不見,有沒有想我啊?”

張小凡心里高興,連連點頭。杜必書摸了一下他的頭,忽然悄聲道:“走,陪我去見師父。”

張小凡愣了一下,道:“為什麼還要我陪你去?”

杜必書苦著臉,道:“師父當初讓我下山,說好了一年為限,可是我多玩了,呃,不是,我多尋找了半年時間,才找到好的材料煉制法寶,只怕要被師父罵了。你陪我去吧。”

張小凡瞪了他一眼,道:“那你還說是先來看我,對了,六師兄,你煉的是什麼法寶啊?”

杜必書干笑道:“呵呵,我當然是先來看你的,小師弟,走吧,走吧。”說著拉著張小凡就走。

過了一會,正躲在某個角落大啃肉骨頭的大黃與靠在它背上抓虱子的小灰,同時都聽見守靜堂那里傳來了一聲怒吼:“不肖之人,氣死我了!”

晚飯時分,大竹峰眾人這兩年首次大團圓,坐在一張桌子上吃飯。待眾人坐定,田不易卻仍是一臉怒氣,眾弟子在與杜必書打完招呼後,都忍不住悄悄問他:“老六,怎麼師父見了你就生了這麼大的氣?”

杜必書面色尷尬,顧左右而言他,而坐在他身旁的張小凡,卻是一臉笑意,只是不敢笑了出來,樣子頗為古怪。

這時,坐在對面的田靈兒終于忍不住了,第一個向田不易問道:“爹,六師兄好不容易回來,你怎麼還生這麼大的氣啊?”

杜必書悄悄抬眼看了看田不易,田不易一瞪他,嚇得杜必書連忙低下了頭。田不易哼了一聲,道:“老六,把你自己的法寶擺出來給大家看看啊?”

杜必書張了張嘴,呐呐說不出來,舉目向師娘蘇茹看去,卻見蘇茹微笑道:“必書,你就拿出來給大家看看吧,也讓大家知道一下你師父怎麼生氣的?”

杜必書眼見推遲不掉,磨磨蹭蹭地拿過自己的小包袱,抖了兩下,從中間拿出幾件事物,放到桌上。

眾人一個個眼睛也不眨,直直盯著,生怕漏掉什麼一樣,用膳廳中,一時安靜之極。只見在飯桌之上,放著三個似乎是用什麼堅硬木料做成的有半個拳頭大小的東西,成六面正方形,通體白色,上邊還雕刻著各種點數,卻是三個骰子。

眾人呆若木雞,啞口無言,片刻之後嘩然大笑。

杜必書滿臉通紅,田不易看著他,一臉怒氣,口中怒道:“朽木不可雕!”

蘇茹卻在這時笑著搖了搖頭,道:“算了,這也不是什麼大事,骰子就骰子吧,反正這法寶也是他自己用的。”

田不易瞪了徒弟一眼,對蘇茹道:“你怎麼知道他不是用這個去行騙?”

杜必書嚇了一跳,連忙道:“師父,師娘,徒兒決不敢做這下流無恥之事。只是年前在南方赤水之畔找到一棵千年三珠樹(注1),極有靈氣,取其精華雕刻了這三顆骰子,完全是一時興起,決沒有想到其他……”

田不易怒氣兀自不止,道:“你高興了,哼,你修煉其他的倒也罷了,如今煉出了一付賭具出來,等到一個月後的七脈會武比試,你這上台一亮相,我還有臉嗎?”

杜必書不敢再說,蘇茹搖了搖頭,低聲道:“不易,這是他自己喜愛的東西,別去逼他。你還記得萬師兄……”

田不易忽然一震,轉過頭來看著蘇茹,蘇茹輕歎了一口氣,對杜必書道:“必書,你是知道的,我與你師父從來也沒有強迫你們一定要像其他各脈師兄弟一樣修煉仙劍,但法寶往往關系甚大,你們自己要小心從事。”

杜必書偷偷看了一眼田不易,卻見師父臉色不愉,正在生著悶氣,哪還敢多話,連連點頭道:“是,是。”

蘇茹又看了一眼丈夫,然後對眾人道:“時間過得真快,下個月就是七脈會武大試了。到時候我們會一起去長門所在的通天峰,你們早些做准備吧,”說到這里,她美麗溫柔的臉上忽地一肅,疾言道:“這一次可不要再讓我和你們師父失望了,知道了沒?”

眾弟子心頭一跳,齊聲道:“是!”

“師、師娘。”夾雜在眾人響亮的回答聲中,一個不協調的微弱聲音冒了出來,蘇茹看去,見是最末的老七張小凡,皺了皺眉,道:“怎麼了,小凡?”

張小凡小心翼翼地道:“那您剛才的意思是不是說我也去啊?”

蘇茹一怔,瞄了田不易一眼,臉上浮起了笑容,微笑道:“是啊,你不也是大竹峰一脈的弟子嗎?”

張小凡大喜,歡呼跳起,與旁邊的杜必書擊掌相慶,渾然不管田不易在遠處冷言冷語道:“反正有九個名額,就算給白癡一個,還是浪費了一個,不用白不用。”

※※※

入夜,張小凡回到屋中,便看見大黃與小灰老早就跑到自己床上休息了。從一年半前,大黃就因為和小灰要好,也搬到了張小凡房里睡覺,剛開始時還嚇了田不易一跳,到處找不到愛狗,最後知道了原委哼了一聲,不說什麼就走開了,張小凡見師父沒有責怪,也就沒趕大黃出去(實際上是趕不出去,一張床大黃占了一半,小灰占了一半的一半,便可以知道這個屋子主人的心情了)。

不過時間久了,大概擠得習慣了還是混熟了,張小凡也不再對大黃和小灰與自己同睡發牢騷,這夜,他心情極好,走進屋子坐到桌旁,眼睛一瞄,卻見大黃懶洋洋地趴著,小灰卻不知什麼時候又去過廚房,把他那根黑色的燒火棍又偷了來,在大黃身上磨蹭著。

他心中一動,隱隱覺得小灰似乎對這根燒火棍很感興趣,不過他現在可沒心情去想那麼多,他心中完全被師父意外地允許他去參加七脈會武的喜悅充滿了。

如果大黃與小灰這個時候看向張小凡,便會看見一個兩眼發光的人類了。張小凡眼睛看著這一猴一狗,但口中卻似乎是對著空氣說話:“你看,我竟然有機會去參加七脈會武,真是太好了。師父他老人家真是寬宏大量,就算我笨還是帶我去長長見識,呃,到時說不定就能見到驚羽了。”

說到這里,他像是想起了什麼,又低聲自言自語道:“不過真的上台比試,只怕會給師父他丟臉吧。算了,該怎樣就怎樣吧。大黃,小灰,你們說是不是?”

“吱吱吱吱!”

張小凡抬眼看去,卻見小灰心思都在大黃的皮毛里,細心的抓著虱子,只叫了幾聲來應付他,而大黃更干脆,連兩只狗耳朵都搭了下來,看都不看他一眼。

“死狗!”張小凡憤憤不平地罵道,忽地眼前一黑,卻是小灰突然把手中的燒火棍給砸了過來。他嚇了一跳,連忙閃開,燒火棍砸到桌子,跳了兩下,掉在了地上。

“吱吱吱吱、汪汪汪!”這一次大黃狗和小灰猴的聲音倒是成了交響樂,張小凡沖著那兩只畜生做了個鬼臉,恨恨坐下,不知怎麼,腦中忽又浮現出兩年前齊昊在大竹峰上的英姿。

“凝冰成牆啊!”張小凡低低地念了一句,他沒有修煉時還好,但這些日子他修行漸深,卻更是深深體驗到要達到齊昊那個境界的艱難與高不可攀。

他又想起了那個夜晚,田靈兒在這個房間的燈火旁,那溫柔卻熾熱的眼眸!

他的心那一刻像是被尖銳的針紮了一下。

地上的燒火棍安靜地躺在那兒,旁邊傳來了猴子與黃狗的嬉鬧聲,張小凡忽然覺得,自己與這燒火棍竟是這般相像,就連燒火棍倒在地上,在他眼中,仿佛也帶了幾分孤獨。

“唉”,他歎了口氣,試圖想象著自己能夠到達那種境界的情形,然後以一種完全放松的、絲毫沒有在意的姿勢,平生第一次地做出了青云門弟子做了無數次的“驅物”動作:向地上的燒火棍招了招手。

那一個瞬間,仿佛就是永遠。

張小凡很正常的,甚至沒有一點傷心、理所當然地准備接受了自己的失敗,然後,他看見地下的那根燒火棍動了一下。

就那麼輕輕的、微微的,像是沉眠許久方才醒來一般的,動了一下!

上篇:第十五章 私傳     下篇:第十七章 赴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