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十七章 赴會  
   
第十七章 赴會

這天早上,青云門大竹峰上人人興高采烈,尤其是眾弟子,個個面帶笑容,雖然也不乏些緊張,不過也多半淹沒在興奮中了。

眾人之中,參加過上次青云門七脈會武的只有大師兄宋大仁以及老二吳大義、老三鄭大禮、老四何大智,至于老五呂大信、老六杜必書都是田不易這幾十年間新收的弟子,還有就是年紀輕輕的田靈兒和張小凡,就更沒有見識過青云門這一甲子一次的大盛事了。

田靈兒此刻最是高興,趁著田不易夫婦在做最後准備,纏著經驗最豐富的宋大仁,唧唧喳喳問個不停:“大師兄,七脈會武真的有那麼多同門去嗎?”

宋大仁面帶笑容,顯然心情也是極好,道:“不錯,七脈會武乃我門最大的盛事,同門各脈無不視之為頭等大事。而且能夠入選代表各脈出戰的各位同門師兄師弟,無不是佼佼出眾的人物,那個場面的壯觀刺激就不用說了。”

這時老四何大智在一旁聽到,走了過來,對著田靈兒偷偷眨了眨眼,笑道:“小師妹,你有所不知,其實大師兄還有話沒有說出口呢。”

田靈兒“呀”了一聲,不理宋大仁一臉訝然,追問道:“什麼呀,四師兄?”

何大智微笑道:“會武大試現場,同門中數以百計之人圍觀,勝者站在台上掌聲雷動,那份得意是跑不了了,但若是有些美貌新進的別脈年輕師妹為大師兄風采折服,尖叫歡呼,那豈不更是人生一大快事?”說到這里,他一臉正經地轉向宋大仁,道:“大師兄,你說是也不是?”

宋大仁臉上突然一紅。

田靈兒看在眼中,著實奇怪,道:“大師兄,你干嘛突然臉紅了?”

宋大仁把頭搖得像撥浪鼓一般,連連道:“沒有,沒有,我哪有紅……”

何大智咳嗽一聲,卻見周圍其他的師兄師弟不知何時都圍了過來,年紀輕的如杜必書和張小凡都不甚了了,但吳大義與鄭大禮卻都是面帶微笑,便笑道:“哎呀,二師兄和三師兄也在這里,最近我的記性不佳,好像在上屆大試中,大師兄連勝兩場進到第三輪時,有一位年輕貌美的同門師妹,咦,名字給忘了……”

吳大義立刻接著道:“啊,我也記不大清楚了,不過好象是小竹峰上的一位同門師妹,相貌那是極美的,不過名字嘛……”

鄭大禮滿臉笑意,道:“名字嘛,我們都是忘了,不過當天場中鼓掌拍得最大聲,和大師兄眉來眼去的那個人的樣子,我們都還是記得的。”

“嘩”!

此言一出,眾人嘩然,田靈兒帶頭拷問:“大師兄,是哪一位同門師姐,居然對你這麼好?”

宋大仁滿臉尷尬,狠狠盯了何大智一眼,干笑道:“沒、沒有這回事,你別聽四師兄亂說,小竹峰的文敏師妹只不過是看在師娘份上,才為我們多喝彩加油了幾聲。”

“咦?”何大智立刻道:“大師兄,這就怪了,我與二師兄三師兄都不知道那人的姓名,怎麼你立刻就把人家的名字給說出來了?不過說起來文敏師姐對大師兄那個好啊……”

眾人哄堂大笑,宋大仁自知失言,更知道論語鋒遠遠不如何大智這個大竹峰門中第一精明之人,說多錯更多,當下哼了一聲,仗著臉皮頗厚,干笑道:“無聊之人,嘿嘿,我去看看師傅師娘好了沒?”

田靈兒還待追問,卻見宋大仁溜的比風還快,一眨眼就看不到人影了,只得一把抓住何大智,水靈靈的大眼睛滿是興奮之色,道:“四師兄,你快說說,那個文敏師姐到底長得如何?”

何大智笑道:“小師妹,你不是常與師娘回小竹峰看望水月大師的嗎,怎麼會從沒見過文敏師姐,她可是水月大師的得意弟子呢。”

田靈兒搖頭道:“我與娘去小竹峰時都是直接去見水月大師,難得認識幾個同門師姐,你快點說嘛!”

何大智笑道:“別急,別急,今日我們去長門通天峰參加七脈會武,你多半便見得到她了。”

田靈兒“哦”了一聲,眼珠一轉,仿佛醒悟什麼,道:“難怪我一早起來就看大師兄整個人神采奕奕,原來是心懷鬼胎!”

眾人一呆,隨即明了,放聲大笑,田靈兒自己也笑,原本對七脈會武有的一點點緊張也化作了無形。她眼光移動,只見眾人都是笑容滿面,心情頗好,但當她看到張小凡時,心中卻是忽然一怔,張小凡臉上雖有笑容,但這些年來田靈兒與他最是親近,一眼便看出他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的樣子。

趁著眾人笑談得起勁,田靈兒偷偷把張小凡拉到一旁,低聲道:“小凡,你有什麼事嗎?”

張小凡怔了一下,嘴角動了動,右手下意識地摸了摸胸口,終于還是道:“我沒事,師姐。”

田靈兒看了看他,徑直道:“什麼東西,給我看看?”

張小凡猶豫了一下,把懷中之物拿了出來,給田靈兒看了一眼,田靈兒不看還好,一看之下卻更是驚訝,道:“你把這根黑呼呼的燒火棍帶著身邊做什麼?”

張小凡見田靈兒滿臉訝色,但容貌中就算帶了些許嗔怒,竟也是那般美麗,呐呐道:“師父恩典,讓我也去見識一下,我修為淺,沒什麼法寶,也不會用……”

田靈兒恍然大悟,卻又忍不住失聲而笑,道:“啊,呵呵,是這樣啊,那你就帶著這、這燒火棍去參加七脈會武麼?青云門兩千年來,出了個煉骰子法寶的六師兄本來就古怪了,沒想到、沒想到你,你居然、居然帶了根燒火棍去……哈哈哈哈,我,笑死我了。”

站在一邊的大竹峰各弟子聽見田靈兒突然笑得起勁,紛紛走了過來,問明情由,忍不住又是一陣大笑,張小凡眼見周圍都是笑容滿面、開心的師兄師姐,心頭卻忽然一陣憤怒。

這深心處的怒意眨眼即過,可是它那般強烈,幾乎令張小凡為之窒息。

他低下了頭,緊緊握住那根難看的燒火棍,那一份熟悉的冰涼傳上他的掌心。

“小凡,”田靈兒忽然收起笑容,正色道:“對不起了。”

※※※

張小凡身子一震,抬起了頭。

田靈兒道:“我本來想到給你件寶貝撐撐門面的,免得你出去被其他同門笑話。可是這些日子娘逼我修行逼得太緊了,我就給忘了。”

張小凡下意識地搖頭,道:“師姐,你修行要緊,不必再念及我了。”

田靈兒拍拍他的肩膀,微笑著道:“不過也沒什麼,大家都知道你的本事,這一次去就當是長長見識了。”她壓低了聲音,“如果有什麼人欺負你了,你一定過來和我說,哼,我立刻為你出頭。”

張小凡看著師姐親切的目光,絲毫不懷疑她的諾言,甚至于周圍所有人言談中的善意,他也感覺得到。可是,可是,是什麼情緒依然如此澎湃,是什麼樣的火焰在深心處熊熊燃燒,以至于幾乎令他無法呼吸?

田靈兒依舊笑嘻嘻的,拍著這個她最喜愛的小師弟的肩膀,悄聲道:“告訴你吧,通天峰上好玩的地方可多了,這一次去我們偷偷跑去玩,好不好?”

張小凡眼前晃動著那美麗容顏,忽然間竟不敢直視她的容顏,低下頭,心中又是甜蜜、又是煩惱,少年心事,仿佛百感交集,低聲道:“是,師姐。”

田靈兒展顏微笑,忽聽身後何大智道:“師父和師娘來了。”

眾人轉身看去,只見從守靜堂中,田不易和蘇茹走了出來。田不易一身天藍長袍,氣度頗是莊嚴,若不是身子稍矮,肚子又稍大了些,倒真有讓人肅然起敬的宗師氣派。至于蘇茹,則是讓眾人眼前一亮,平素就姿色過人的她,今天一襲淡綠衣裙,頭上玉鏤花,金釵頭,眉若遠山含黛,膚似凝脂白玉,目光如水,紅唇帶笑,當真是傾倒眾生。

宋大仁跟在他夫婦二人身後,面色再正經不過了。只不過眾師弟一看見他,個個面上就浮起不大正經、似笑非笑的古怪表情來了。而在宋大仁身後,黃狗大黃和猴子小灰也跟了出來。小灰現在似乎已經習慣了坐在大黃背上,這時一看見張小凡站在前方,“吱吱吱吱”叫了幾聲,從大黃背上跳下,竄到張小凡這里,三下兩下蹦上了他的肩頭。

田不易看了看眾弟子,點了點頭,道:“走吧。”說罷,他右手一揮,掌心法訣引處,赤光一閃,他那柄久負盛名的仙劍“赤靈”祭起,赤芒萬丈,端的是仙家至寶。田不易正要踏前,忽然間褲管卻被人拉了一下,回頭看去,卻是被大黃咬住了,只見這只他從小養大的黃狗搖頭晃腦,嘴里“嗚嗚”(咬著褲管)叫個不停,尾巴搖得起勁,一雙狗眼更是眨也不眨,直盯著田不易看。

田不易猶豫了一下,嘴里含糊說了一句,但還是袖子一揮,將大黃卷了起來,隨即飄身到赤靈劍上,與蘇茹打了個招呼,當先破空而去。

蘇茹輕笑搖頭,對眾人道:“你們也來吧。”頓了一下,又對宋大仁道,“大仁,小凡修為不夠,你帶著他走。”

宋大仁點頭道:“是。”

蘇茹點了點頭,也不見她如何作勢,一道淡綠光芒閃過,仿佛與她的衣裳相配一般,載著她直上青天,追著田不易那道赤光而去。

大竹峰眾弟子中,吳大義、鄭大禮與呂大信修行也沒有達到第四層,不能驅禦法寶,當下宋大仁走向張小凡,其余的何大智、杜必書與田靈兒一人帶著一個,各自上路。眾人之中,田靈兒的法寶是“琥珀朱綾”,何大智修煉的法寶是一支“江山筆”,倒很合他平素愛書的習性,不過最搞笑的莫過于老六杜必書的骰子法寶了,一經祭起,白光閃處,三顆骰子滴溜溜放大了十倍,在空中轉個不停,各種數字輪番出現,若論天下賭具,再也無過于此。

老五呂大信小心翼翼地上前細看,苦著臉向杜必書道:“老六,你這東西該不會從天上掉下來吧?”

杜必書眉毛一挑,嬉皮笑臉道:“五師兄,不如我們打個賭,若是從天上掉下來就算你贏,我就……”

呂大信“呸呸呸”道:“那我還敢贏這個賭麼?”

杜必書一愣,道:“那倒也是!”

宋大仁走到張小凡身前,微笑道:“小凡,你准備好了麼?”

張小凡正要點頭,忽然間肩頭的猴子小灰卻尖叫起來,二人吃了一驚,卻見小灰一會手指指天上,一會對著張小凡指指自己,張小凡愣了一下,道:“你也要去?”

小灰立刻咧嘴笑了起來,張小凡猶豫了一下,看了看宋大仁,宋大仁想了想,笑道:“反正師父都帶大黃去了,我們也帶小灰去吧。”

張小凡心中歡喜,點了點頭,小灰更是歡喜不已。

宋大仁轉身對其余人道:“我們也走吧,不然遲到了師父又要罵了。”眾人答應一聲,各自禦著法寶走了,田靈兒臨走時還到張小凡身旁叮囑了一句:“小心啊,要抓緊師兄。”

張小凡點了點頭,道:“知道了,師姐。”

田靈兒對他笑了笑,法訣一引,琥珀朱綾霞光頓起,破空而去。宋大仁隨即祭起了自己的法寶仙劍“十虎”。他是大竹峰一脈的大弟子,雖然師弟們修煉的法寶不一而同,但他還是修煉的是仙劍。“十虎”仙劍呈通體黃色,長四尺,三指寬,在仙劍中體型算是比較大的,不過可惜法寶威力不能以體型來計算。

當下宋大仁把張小凡拉了上來,張小凡以前有過搭乘田靈兒琥珀朱綾的經驗,入腳處“十虎”向下一沉,隨即穩住,他已不太驚慌,倒是猴子小灰似乎知道什麼,緊緊抓住了張小凡的頭。

宋大仁微微一笑,道:“小師弟,我們走了。”說著,他右手法訣向天一指,只聽“十虎”仙劍劍身發出一聲低低震響,原本平平飄蕩在離地一尺的仙劍忽地升高三尺,張小凡下意識地抓緊了宋大仁。

這時,一陣山風吹來,“十虎”劍劍尖緩緩向上翹起,到了約莫有翹起七分,張小凡完全是靠緊拉著宋大仁 才不至于掉落下去時,一聲尖嘯響處,“十虎”筆直向天疾沖而上。

張小凡站在仙劍之上,緊緊抱住宋大仁,心中雖然緊張,但無論如何也舍不得把眼睛閉上。只見大竹峰青翠的山峰離自己越來越遠,忽地眼前一白,一片白茫茫的,竟是穿入了厚厚的白云之中,再也看不清什麼東西。

這時上下前後都是茫茫云氣,大風呼嘯不停,刮臉生疼,張小凡身子微微顫抖,半是緊張,半是激動。馳騁于青天白云間,這是何等的夢想!

云海茫茫,也不知行了多久,正當張小凡心情慢慢要平複下來的時候,仿佛要再一次的給他驚奇,“十虎”仙劍在破空的尖銳呼嘯聲中,沖出了云海。

那一片無垠的藍天,如倒懸的深海,藍得幾乎是純淨的,無邊無際,壯觀雄偉。當他們沖出云海,腳下的白云仿佛水花,隨著他們的去勢泛起長長云氣,似乎依依不舍,又如大河微浪,飄起半空,然後再緩緩落下,回到云海之中。

長空如洗,“十虎”仙劍沖天而起,直到離腳下那茫茫云海又有了幾乎三百丈的高度,宋大仁才將劍身放平,開始向通天峰方向直行而去。

遠處,一座高聳入云,不,高聳入天的雄偉山峰,傲然屹立。那里,白云飄渺處,隱隱有鍾聲回蕩在這蒼穹天地。通天峰,仿佛真的通往青天。

張小凡屏住了呼吸,放眼遠眺,無垠的青天下,雄偉的山峰旁,飛舞縈繞著無數道各色光芒,越接近通天峰,這些光芒就越是密集。

張小凡知道那些都是青云門中弟子驅用的法寶,因法寶五行之分而有各種不同顏色,看去五彩繽紛,極是漂亮。但見這些道光芒如彩石落雨,紛紛湧向那座山峰,景象蔚為壯觀。而他們與“十虎”仙劍一道,也很快融入了這五彩繽紛的洪流之中。

※※※

伴著呼嘯聲,宋大仁帶著張小凡禦劍落到了一片巨大的廣場之上,一落到地上,猴子小灰便東張西望,隨即從張小凡肩膀跳下,在廣場上跳來跳去,興奮不已。張小凡也不去管它,放眼看去,只見這里白玉為欄,仙氣陣陣,廣場中央有九個大銅鼎,成三三之數擺放中間。最令人吃驚的,便是這廣場之上,云氣蒸騰,行走時如在云中,使人有成仙的感覺。

張小凡看在眼里,倍覺眼熟,記起這里是當初自己初上青云山時到過的所謂“青云六景”中的“云海”。五年不見,這里一如即往,沒有什麼變化,還是那麼美麗飄渺,只是今日卻比五年前熱鬧了許多。

廣場之上,此刻已是熱鬧非凡,青云門前來參加七脈會武的弟子們估計都暫時停在這里,遠遠看去,人頭聳動,怕沒有數百人。站在這廣場上的人物,多數身著青云門服裝,有道有俗,有男有女,其中年輕一輩尤多,英氣勃勃之人在所多有,可見這些年來青云門勵精圖治,大力栽培年輕弟子。

雖然廣場上站了數百人,但依然顯得很寬敞。宋大仁舉目四眺,忽聽遠處一個清脆聲音喊道:“大師兄,我們在這兒。”

宋大仁與張小凡看了過去,正是大竹峰眾人,喊話的不用說是田靈兒了,他們站在廣場中間一個巨大銅鼎旁邊,田靈兒正對著他們揮著手。

宋大仁應了一聲,與張小凡走了過去,一路之上,張小凡向四周張望,只見廣場上其他各脈弟子三五成群地站在一起,個個看去興高采烈談論著什麼,想來無不是對即將到來的會武大試充滿期待吧。

他們走到跟前,站在田靈兒身後的何大智首先道:“大師兄,這一路還順利吧?”

宋大仁微笑道:“這里又不是第一次來,還能有什麼事?”

田靈兒看了張小凡一眼,笑道:“小凡,路上的景色還好吧?”

張小凡回想起剛才在青天之上那壯觀到動人心魄的景色,衷心道:“漂亮極了。”

田靈兒嘻嘻一笑,拍拍他的肩膀,道:“以後你自己努力些,等煉了法寶學會了禦空而行,讓你自己天天飛上青天去看個夠。”

張小凡沒有說話,但面露笑容,重重點頭。

宋大仁向周圍看了一下,向何大智道:“四師弟,師父和師娘他們呢?”

何大智道:“我們幾人跟著師父師娘到了這里,接待的長門道兄就把師父師娘引到上面玉清觀去了,說是七脈首座長老要聚會一下,最後商量一些會武大試的細節。師父吩咐我們就在這里等候。”

宋大仁點了點頭,隨即招了招手,把眾師弟召到身邊,向四周看了看,壓低聲音道:“我怎麼看著其他各脈面生的師兄弟好多,你們先來這里一會了,有沒有什麼消息?”

何大智搖了搖頭,道:“我也有這個感覺,看來這些年同門各脈收了不少新人。”

老二吳大義看了一下周圍,道:“新人是不少,不過我估計等明日上台比試的,多半還是以前修為精深的各位師兄,畢竟修行經驗上還是他們......”

宋大仁忽然歎了口氣,道:“二師弟,未必如此,你還記不記得兩年前龍首峰派來傳信的那個年輕弟子林驚羽?”

吳大義一怔,隨即默然,眾人相看一眼,都沒有說話,只有張小凡心中忽地有一股複雜的情緒掠過,似是歡喜,似是羨慕,仿佛還帶了一分嫉妒。

“那厮算個什麼東西?”忽然間有人冷冷地道。

眾人吃了一驚,卻見說話的正是田靈兒,只見她一張俏臉微微漲紅,美目圓睜,恨恨道:“他不來參加這次比試也就罷了,若他敢來,最好就叫他遇上我,到時候我再與他分個勝負!”

大竹峰眾人面面相覷,老六杜必書一向機靈,反應極快,笑道:“小師妹說的極是,若是真有這麼巧,嘿嘿,各位師兄,不若我們來打個賭,看看誰輸誰贏......”

“去去去!”站在他身旁的老五呂大信一腳把他踢開。

宋大仁笑了一下,正想說些什麼,忽聽身後一聲輕咳,有一個女子輕聲道:“宋師兄,許久不見了啊。”

宋大仁忽然如受重擊。

上篇:第十六章 驅物     下篇:第十八章 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