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十九章 抽簽  
   
第十九章 抽簽

只見在碧水潭邊,那只一直酣睡的巨獸水麒麟,突然間蘇醒過來,惡狠狠回過頭,碩大的雙目透出無盡凶光,背上毛發根根豎起,張開一張血盆大口,露出了兩根長長鋒利的獠牙,竟是擺出了一副攻擊姿態。而它的目標,赫然便是站在台階上的青云門眾弟子。

這水麒麟乃是洪荒靈種,上古異獸,這一發威,登時便只見風云變色,本來蔚藍的天空竟在刹那間暗了下來,伴隨著它向台階踏出了第一步,原本平靜的山風成了狂風,尖銳呼嘯,卷過這通天峰頂。而離水麒麟最近的那灣碧水潭中,水面更是起了變化,從波平如鏡開始顫動,隨之突然劇烈轉動,整個潭水急速旋轉,圍繞中心處轉出一個深深旋渦出來,在那旋渦深處,更似有隆隆之聲傳來。片刻之後,眾人只聽一聲巨響,一道水柱從旋渦深處霍然沖天而起,足足竟有三人合抱之粗,而且凝而不散,在半空中打了個轉,凌空折下,仿佛受到什麼驅使似的,落到水麒麟身前,矯若游龍,晶瑩剔透,在空中旋轉游動。

這時,站在台階上所有的青云門人,包括修為最精深的齊昊等人,再也沒有一個能保持鎮定,全都變了顏色,有的甚至已是面色蒼白,微微顫抖。

水麒麟之所以能夠成為千年前青葉祖師除妖伏魔的得力臂助,並在千年中被青云門尊崇已極,它的實力在這一刻完全顯露了出來。金、木、水、火、土五行之中,水麒麟乃是水系的極品靈物,只看它這一手憑空禦水的本事,毫無借力,召出水柱之粗且凝結不散,甚至盤旋半空游動不已而無絲毫吃力神色,靈力之強,念力之純,早就遠遠勝過了尋常人間修真之士,便是高手如云的青云門中,不要說純以念力做到這一點,便是借用法寶能有這份水准的也沒有幾人。

這一刻,但見天地齊暗,風云翻湧,青云門眾弟子眼見靈尊水麒麟突發千余年來從未有雷霆之怒,皆目瞪口呆,不知所措。說時遲那時快,只見水麒麟口中怒吼不止,雙目瞪圓,眼中狂怒憎恨之色越來越濃,似是感覺到什麼深仇大恨或極度憎惡的東西,要與之決一死戰,不死不休。而盤旋在這頭巨獸身前的粗大水柱游動速度也越來越快,忽地一聲巨響,“轟”的一聲,龐大的水柱帶著無盡聲勢,鋪天蓋地地打向台階上的青云弟子。

就在這關鍵時刻,只聽半空中傳來一聲疾呼:“靈尊息怒!”

一道墨綠身影,像是憑空出現一般,突然出現在水麒麟與青云弟子中間半空中,正是青云門掌門道玄真人。五年不見,他鶴骨仙風,絲毫沒變,只是他此刻眉頭緊皺,顯然也對水麒麟突然發難極為不解,但情況緊急,他身後便是數十個青云門中最優秀的年輕弟子,而前頭呼嘯而來的水柱內里波光陣陣,隱隱現出各種猙獰巨獸的影子,顯然是往日水麒麟殺死的凶獸,死後魂魄竟為水麒麟攝入體內,不得往生,此刻被水麒麟驅用在水柱之中,更增威勢,以道玄真人通天徹地之能,也不能不為之心驚。

眼看水柱迫近眼前,道玄避無可避,只得深深吸氣,口中誦了一聲:“無量天尊!”雙手抬起,虛空抱球,左右手成劍指法訣,似緩實急,在身前虛畫了個太極圖,片刻之間這圖案凌空發光,白光陣陣,瑞氣騰騰,隨即道玄一返身,身上墨綠道袍無風自鼓,霍然從他身上飄下,空中的太極圖立刻如受驅使,沖到道袍之上,當時即烙在道袍上,這墨綠道袍看來也是仙家寶物,受了那太極圖,“呼”地一聲,見風就長,片刻間大了十倍不止,橫在半空。

“嘩”,一聲重響,水麒麟禦使的水柱撞上了那放大的墨綠道袍,只聽水柱中嘶吼連連,似乎是那些妖獸魂魄大怒狂呼,墨綠道袍重擊之下,立刻向後退了數丈之遠,道袍中心被水柱撞擊的部位更是深深鼓出,看得出受力之巨。

而站在台階上幾乎傻眼的青云年輕弟子們,只覺得忽地一股巨風湧來,個個立足不穩,除了幾個修行深的還勉強支持,大多數人竟都是左右跌倒。眾人不由得盡數失色,若沒有道玄真人出手擋下了水麒麟這雷霆一擊,真不知會有什麼後果。

張小凡面色蒼白,立足不穩,便向旁邊倒去,林驚羽眼角看到,剛想伸手去扶,不料自己身子歪了一下,卻也倒向了另一邊,自顧不暇。

張小凡大驚失色,下意識地放開了自己伸在懷中握著那根“燒火棍”的手,拼命伸出想找個地方支撐一下,全然沒有注意到他的手一離開燒火棍,那股冰涼感覺就消失無蹤了。

空中,道玄真人面色肅然,嚴陣以待,而在他身後,“刷、刷、刷”幾聲,又出現了十幾條人影,凌空站在他的背後,為首的是蒼松真人,其余的是六脈首座以及各脈的長老,田不易與蘇茹都在其中,個個面色嚴肅。

青云門高手此刻盡數在此,放眼世間,遇到這種陣勢,任誰也先怕了七分,偏偏這水麒麟在一眾青云門道行高深的掌門首座長老環視下,竟無絲毫畏懼之色,但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下,水麒麟原本怒火中燒的雙眼忽然平和下來,反露出古怪神色,似是大惑不解,而身前聲勢巨大的水柱也隨之緩緩縮小,最後失去控制而落到地上,“嘩啦啦”一聲,把地上打成一片濕漉。

此時水麒麟聲勢全無,但龐大的身軀聳立原地,仍然頗為可怕,只見它理也不理在半空中的一眾長老,眼睛只瞪著台階上年輕弟子,目光掃來掃去,又用鼻子在空氣中嗅了嗅,似乎也沒聞出什麼味道來。過了半晌,在這古怪舉動重複了許多次之後,水麒麟好象終于放棄了,搖了搖它那巨大的腦袋,返過身,一搖三擺地走到另一塊空地上,躺了下去,把頭往腿上一靠,眯起眼睛,過不多久,居然又有了鼾聲響起。

青云門眾人個個面面相覷,目瞪口呆。

蒼松道人最快回過神來,悄悄移到道玄真人旁邊,低聲道:“掌門師兄,不宜讓弟子們在此多待。”

道玄醒悟,看了一眼蒼松,點了點頭,道:“你帶著弟子們先上去,我去看看靈尊怎麼回事?”說完,身子一折,便向水麒麟飛去。

蒼松回過身子,朗聲道:“剛才是靈尊給大家開了一個玩笑,大家不必緊張,現在凡是參加會武大試的弟子,依次走到玉清殿去吧。”

一眾弟子齊聲應了一聲,恢複了秩序,向上走去。不過在心里,看到剛才水麒麟那驚心動魄的一擊,只怕沒幾個人會相信那是一個玩笑吧。

※※※

跟隨在眾人身後,張小凡與林驚羽走進了雄偉寬敞的玉清殿。站在這座殿堂之內,張小凡忽然覺得,五年里的記憶一幕幕翻了起來。

“驚羽。”張小凡突然低聲道。

“什麼?”林驚羽看向張小凡。

張小凡低沉著聲音,道:“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這幾年里,你見過王二叔了嗎?”

林驚羽面色頓時黯淡了下來,隨即搖頭道:“沒有,今天也是我第一次回到通天峰。三年前我問過齊昊師兄王二叔的情況,聽他說他還是那副瘋瘋癲癲的樣子,整日在通天峰上跑來跑去,不過有長門的師兄照顧著,應該沒有問題的。”

張小凡沉默了一會,道:“等這次比試完了,我想去看看他,你去麼?”

林驚羽點了點頭,道:“好,我也很想見他的。”

這時,大殿之上,忽然綠影一閃,卻是道玄真人從外頭閃了進來,青云門各長老的目光都落到他的身上,蒼松道人走前問道:“掌門師兄,靈尊……”

道玄抬手止住,向他使了個眼色,蒼松道人立刻會意,住口不說。隨即道玄真人若無其事地轉過身來,和顏悅色地向站在大殿上的數十位青云門年輕弟子道:“大家都來了吧,好,好。”

眾弟子一起彎腰行禮,道:“見過掌門真人。”

道玄真人微微一笑,走回座位,向蒼松道人看了一眼,蒼松道人隨即走上前,朗聲道:“諸位,你們都是青云門年輕一代的佼佼者,我青云一脈從建派至今,已有兩千余年,實為道家正統,正道領袖。但古人有道:業興于勤,荒于嬉。又有云: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我派列代祖師為了警戒後人,並提攜年輕弟子,傳下了七脈會武這一盛事,到如今已是整整二十屆了。”

“啊”,青云門眾弟子中傳出了一陣驚歎聲,二十屆,以一甲子一次計算,便有了一千兩百年之久。

蒼松道人滿意地看著眾人的反應,又道:“時至今日,我青云門在道玄掌門師兄的帶領下,興旺繁榮,遠勝前世,年輕一代中出類拔萃者數不勝數。故此次掌門師兄與各脈首座商議之後,特將大試人數增為六十四人,以免有滄海遺珠之憾。”

聽到這里,張小凡不禁向田不易看了過去,只見田不易坐在道玄真人下首,面無表情,眼中卻大有不耐煩的神色,畢竟增加比試人數之事,說是與各脈首座商量了,其實還不是道玄真人與蒼松真人說了算。

只聽蒼松道人接著道:“此次大試,人數上多了一倍,所以在抽簽上也有些變化。諸位請看,”說著,他手一指大殿右側空地之上,眾人看去,只見那里擺放著一個大紅木箱子,四四方方,只在上側開了個容一臂伸進的小洞。

“在那紅木箱子之中,共有六十三粒蠟丸,其中各包著一張字條,上書著從一至六十三此類數字,”眾弟子忽地一陣喧嘩,蒼松道人不去理會,又道:“在抽簽完成之後,即以數字為准進行比試,以一號對六十四,二對六十三,三對六十二如此類推,其後第二輪,則以一號與六十四勝者對二號與六十三的勝者,如此類推,一直到最後決戰。諸位明白了麼?”

站在堂下的青云門眾弟子沉默了一會,忽然有人大聲道:“請問蒼松師叔,明明有六十四人,怎地卻只有六十三粒蠟丸?”

蒼松道人似是對這個問題早有准備,干咳一聲,道:“此次比試的規矩本是青云門七脈中各出九人,其中長門在多出一人,不過,咳咳,因為有一脈同門總共只派出了八位弟子,所以便少了一人,故只有六十三人。”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大竹峰首座田不易的臉上,田不易臉上掠過一陣怒容,但端坐于位,絲毫不動。底下青云門弟子喧嘩聲頓起,議論紛紛。

待眾人聲息稍稍平複,蒼松真人才正色道:“不過這也不是什麼難事,在那六十三粒蠟丸中,只要有哪位弟子抽中了一號,那便是幸運之極了,因為並無六十四號對手,所以他首輪輪空。”

此言一出,青云門弟子中又是一陣嘩然,不過青云門畢竟是名門大派,家教甚嚴,這個方法看起來雖然頗為滑稽,但也無人反對。

道玄真人站了起來,環顧四周,他掌門之尊,登時四下無聲。道玄真人點了點頭,道:“既如此,大家就去抽簽吧。”

大殿之上,所有人的目光隨之都落到了那個紅木箱子上,首先,是長門一脈走出了九位弟子,依次走到箱子旁,各自抽出了一粒蠟丸,然後便是龍首峰一脈的弟子。

林驚羽向張小凡打了個招呼,也走了出去,張小凡看了他背影兩眼,隨即把目光望向坐在上首七位首座和各位長老。這些人中,從道玄真人以下,蒼松道人、天云道人還有商正梁、曾叔常等各脈首座他在五年前都已見過,只有坐在右側最後一把椅子上的一個女道姑未曾謀面,不過看這樣子,多半便是大名鼎鼎的小竹峰首座水月大師了。

張小凡平日里時常聽師兄們提起這個師叔,聽說小竹峰乃是青云門中唯一只收女徒的一脈,水月大師本人的道行也是極深,在青云門中大大有名。而小竹峰出的弟子,在曆屆七脈會武大試中也時有出色表現。

張小凡向那水月大師多看了幾眼,只見她相貌約莫有三十上下,與師娘蘇茹倒是差不多,鵝蛋臉形,細眉潤鼻,一雙杏目炯炯有神,一身月白道袍,看去竟是風姿綽約。而在她身後,並無站著長老一輩,倒是侍立著一名女弟子,一身白衣如雪,相貌極美,背後背著一把長劍,劍鞘劍柄通體呈天藍色,色澤鮮亮,隱隱有波光流動,一看便知是仙家寶物。

他正看著出神,那年輕女子像是感覺到他的目光似的,忽地轉過頭來,目光如電,冷冷盯了張小凡一眼。張小凡心中一震,如受電擊,雙眼中竟似乎被刺痛一般。他嚇了一跳,面上微紅,但見那女子面無表情,但眼中隱隱有輕蔑之色,趕忙低下頭來。正在這尷尬時刻,旁邊忽然有人伸手過來拉他一下,只聽田靈兒的聲音道:“小凡,你發什麼呆啊,到我們去抽簽了。”

張小凡連忙道:“是,是。”說著再不敢向水月大師處看上一眼,轉過身子跟著田靈兒向那紅木箱子走去。此時大殿之上只剩下大竹峰與小竹峰兩脈未曾抽過簽,以宋大仁為首的大竹峰眾人依次走到箱子旁,抽出了蠟丸,隨之走回堂下。之後,在眾人紛紛查看自己抽到什麼號數的時候,小竹峰一脈中走出了八位女弟子文敏也在其中,而站在水月大師身後的那個白衣女子向水月大師低頭說了一句,水月大師點了點頭,道:“你也去吧。”

那白衣女子應了一聲,走到小竹峰諸女之中,和文敏諸人笑了一下,一起走到那紅木箱子旁,抽出了最後九粒蠟丸。

此刻,大殿之上,眾弟子紛紛查看蠟丸,而坐在上首的各脈長老首座也不由得緊張起來,目光都盯著本脈弟子,一心盼著弟子抽個好簽,若是抽到那寫著“一”的字條,自然就是再好不過了。

仿佛響應著眾位師長的心情,堂下青云門年輕的弟子們一個個發出了聲音:

“啊,我是二十六。”

“我是三十三,咦,你是多少?”

“哦,我是四十七,不知道對手是幾號,我算算……”

……

只是看著各弟子說了半天,卻沒有人說自己抽到那寶貴的一號字條的。

蒼松道人皺了皺眉,咳嗽兩聲,朗聲道:“是誰抽到了一號簽的?”

他聲音洪亮,一時壓下了所有聲音,大殿上一片寂靜,許久,人群之中,忽然有一個小小聲音,帶著一絲驚訝與小心,似乎是連他自己也不相信的語氣,道:“回、回稟蒼松師伯,在、在我這里。”

眾人一起看去,不覺愕然,只見張小凡站在人群中,手里拿著一張字條,呆立原地,眼光卻瞄向田不易,怯生生地道。

上篇:第十八章 相逢     下篇:第二十章 魔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