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二十章 魔蹤  
   
第二十章 魔蹤

刹那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這個不起眼的大竹峰弟子身上,田不易與蘇茹對望了一眼,蘇茹微微一笑,點了點頭。

大竹峰眾人笑容滿面,都圍了過來,呂大信重重拍了一下張小凡的肩膀,笑道:“臭小子,看不出你運氣這麼好!”

張小凡抓了抓頭,吐了吐舌頭,心中已從剛開始的驚訝變做了驚喜。一旁的杜必書忽然懊悔地拍了拍腦袋,道:“早知道剛才就應該在誰抽中了這一號簽上打個賭,嘿嘿,一定是大冷門,通殺!”

“去去去,”田靈兒啐了他一通,轉頭對張小凡道:“小凡,反正你進了第二輪也沒用,不如把這簽給我吧!”

張小凡沒想到師姐這樣說了一句,愣了一下,“哦”了一聲,就把那張寫著“一”的字條遞了過去。

宋大仁臉色微變,看了看周圍,低聲道:“小師妹,別胡鬧。”

田靈兒“撲哧”一笑,豔若桃花,如玉也似的臉畔兩腮微微紅了一下,伸出蔥花一般的手指,在張小凡額頭上輕輕彈了一下,道:“小傻瓜,我和你開玩笑的。”

張小凡眨了眨眼睛,也笑了出來。

這時長老那一邊,蒼松道人眉頭皺了一下,隨即朗聲道:“好,既然抽簽已經完成,諸弟子等一下到我這里按簽號報上名號,稍後即用紅榜貼出,你們就知道自己的對手是誰了。現在請掌門師兄說話。”

原本有些喧鬧的弟子們聽說掌門道玄真人要出來說話,都安靜了下來。道玄真人從座位上站起,緩步走到眾人面前,目光向眾弟子掃了一眼,隨即道:“諸位,你們都是我青云門中年輕一代的精英,資質才華,都是出類拔萃的。將來,青云門各脈的首座、長老,甚至我這個掌門的位置,都很有可能由你們之中的佼佼者擔當。”

青云眾弟子們一陣聳動,許多人臉上都露出向往激動的神色。

道玄真人露出和藹的微笑,道:“當然,若要達到這一步,坐到我身後這些位首座長老的位置,你們還需加倍努力了。”

眾人齊聲道:“是。”

道玄真人手捂長須,點了點頭,正色道:“我青云一門,從青云子祖師建派開始,就一直是名門正道,如今更已是世間修真道上的正道領袖。方今天下,正道興盛,邪魔退避,世人安享太平。但魔道余孽,奸險狠毒,其心不死,這些年來又似有蠢蠢欲動之勢,當此之時,更需我等正道中人持道鋤奸,所以諸位務必專心修道,堅定心志,只要我們堅強自立,則邪魔外道便無隙可乘也!”

眾弟子大聲道:“謹遵掌門教誨!”

道玄真人頜首微笑,道:“好,好。另外還有一件事,我向大家宣布一下:為了鼓勵青云門弟子努力向道,勵志修行,我與諸位首座長老商量了一下,決定從這次七脈會武開始,每次在七脈會武大試之後,給予最後的勝者一個小小的獎勵。”

“啊!!”青云弟子中一陣騷動。

道玄真人看著這些年輕的弟子,微笑道:“這次的獎品,就是‘六合鏡’了。”

“什麼東西?”張小凡呆了一下,從未聽說過這個東西,忍不住向身邊看去,卻見田靈兒、杜必書等人也是一臉茫然,而周圍其他各脈的年輕弟子似乎也是不大清楚,但如齊昊、宋大仁、文敏等入門時間較長的弟子卻變了臉色,臉上現出了少見的激動和向往。

田靈兒等人這時也注意到大師兄等人似乎知道什麼,靠過去悄悄問道:“大師兄,六合鏡是什麼東西?”

宋大仁低聲道:“六合鏡是本門第十代祖師無方子真人傳下的法寶,具體模樣我也不曾見過,只是以前曾聽師父說過,這是本門奇珍之一,威力極大,更有一番奇妙處,只要施用者靈力夠強,六合鏡便能反射一切攻擊,從而立于不敗之地。”

眾人張大了口,杜必書都有些結巴地道:“那、那豈不是天下無敵了?”

宋大仁聳了聳肩膀,道:“反正具體什麼樣子,我也不大清楚,不過師父說了總不會錯的,這一次,”他瞄了一眼道玄真人,壓低聲音,道:“看來這一次掌門和師父他們似乎是下了大血本了!”

眾人面上都有些古怪,大多數人似乎還暗暗吞著口水,看來奇珍在前,縱然修道之人,也難免大動凡心。

道玄真人停了一會,微笑著看年輕弟子們議論紛紛,過了一會才道:“好了,大體上就是如此,你們回去休息一下,明日一早,七脈會武就開始比試。”

青云弟子們一齊行禮,齊聲道:“是,掌門真人。”

道玄真人點了點頭,道:“你們去吧。”

眾弟子逐漸都退了出去,大殿上遂只剩下了青云門七脈首座與十幾位長老,道玄真人回過頭來,對著那些長老笑道:“諸位師兄,你們也早些回去歇息吧,明日開始,多場比試,還需你們多多費心呢。”

那些長老有的滿頭白發,皺紋橫生,有的卻是看去年輕得緊,駐顏有術,此刻聽了道玄真人的話,一個個也不多說,便逐一走了出去,到了最後,玉清殿上,只剩了青云門七脈首座。

道玄真人緩緩收起了他一直掛在臉上和藹的微笑,目光掃過坐在椅子上的其他六人,淡淡地道:“好了,現在只有我們七個人了。”

坐在右邊的“朝陽峰”首座商正梁皺了皺眉,道:“掌門師兄,你有什麼話要對我們說麼?”

道玄真人點了點頭,面無表情,緩緩道:“我剛才去看過靈尊了。”

此言一出,眾人都變了臉色。

※※※

走下台階,眾弟子經過碧水潭邊時還是戰戰兢兢的,只是這一次那水麒麟卻是安安穩穩地睡著,再也沒有什麼動靜。

過了虹橋,重新回到“云海”那片宛如仙境的巨大廣場上後,林驚羽與張小凡說了兩句,便與龍首峰一脈的弟子結伴去了。張小凡看著他走遠,才走回到大竹峰一眾人中,聽著宋大仁對各人說了一些注意事項與待會住宿情況,張小凡聽著聽著,忽然間想起一事,失聲叫道:“哎呀,糟了!”

眾人冷不防吃了一驚,田靈兒站在他身旁,訝道:“小凡,怎麼了?”

張小凡四下張望,急道:“我剛才只顧著與驚羽說話,都忘了小灰了,現在也不知道它跑到哪里去了?”

眾人這才想起,果然都不曾注意到那只灰毛猴子的蹤跡,這時紛紛向四下尋找,只見白云渺渺,各脈弟子逐漸散去,卻沒有任何猴子小灰的影子。

張小凡心中大急,自從兩年前從那幽谷中把小灰帶回,這兩年來一人一猴(後來還加上了大狗大黃)同屋而住,感情極深,眼看這通天峰高聳入云,上下地方大得不可思議,萬一小灰跑到什麼地方找野果吃的,卻如何能夠找到它?

正著急處,張小凡忽然聽見另一側田靈兒“咦”了一聲,轉頭看去,只見田靈兒展露笑顏,手指前方,笑道:“你們看。”

眾人看去,不禁啞然失笑,只見小灰安安穩穩地坐在田不易養的那只大黃狗背上,口中“吱吱吱吱”叫著,向張小凡處揮著猴爪,而發力向這里跑來的大黃狗嘴緊閉,居然咬著一根不知從哪里弄來的肉骨頭。

過不多久,大黃馱著小灰跑到跟前,小灰三下兩下跳到張小凡肩上,張小凡趕忙摸了摸它的猴頭,裝出怒容道:“你跑到哪里去了?”

小灰也不害怕,笑嘻嘻地指了指正趴在地上啃肉骨頭的大黃,“吱吱”聲中指手畫腳比畫不止,張小凡看了半晌,忽然道:“這肉骨頭是從哪里來的?”

小灰聞言,又是一陣比畫,同時指著廣場盡頭一個方向,張小凡向宋大仁看去,只見宋大仁迅速看了看四周,臉色頗為尷尬與好笑,壓低了聲音,悄悄道:“那里是長門弟子吃飯的廚房。”

眾人一呆,隨即都笑了出來,紛紛搖頭,宋大仁帶頭走向另一側,道:“我們也去休息的舍館吧,對了,小師妹,你是女子,安排了你與小竹峰各位師妹同住在一起,你沒意見吧?”

田靈兒搖頭笑道:“我本來就想與文敏姐姐多聊幾句,同時好幫大師兄你多說幾句好話呀。”

眾人哄笑,宋大仁臉上一紅,裝做沒聽見,大步走了出去,身後眾人笑談不已,走在最後的張小凡倒沒參和進去,而是瞪著肩膀上的灰猴道:“死猴子,以後你再跑去作賊,看我怎麼治你。”

小灰“吱吱吱吱”叫了兩聲,咧著嘴笑了起來,也不知道是聽不懂呢,還是根本不把張小凡的話放在心上。

張小凡又罵了它幾句,向前走著,走了幾步,又想起什麼,轉過頭大聲道:“快走啦,死狗,就知道吃!”

兀自趴在地上啃肉骨頭的大黃好不容易抬起眼睛,看著眾人都走得遠了,這才站了起來,叼起啃了一半的肉骨頭懶洋洋地追了上去。

※※※

玉清殿上,青云門七脈首座會聚于此,此時他們的注意力都被道玄真人吸引了過去。

“落霞峰”首座天云道人首先站了起來,道:“掌門師兄,那你可看出靈尊它剛才到底是怎麼了?”

道玄真人歎了口氣,緩緩道:“我仔細察看過了,靈尊並無什麼異樣。”

“什麼?”各位首座臉上都浮起驚訝之色。

道玄真人看了看這些同門師兄弟,道:“的確如此,我反複看了幾次,靈尊一切如常,實在想不通它為何竟會突然有如此大的怒氣,偏偏又消失得這麼快!”

田不易沉吟了一下,道:“我看靈尊攻擊的目標似乎是一眾年輕弟子,難道說是有人觸怒于它?”

“小竹峰”首座水月大師接口道:“不可能,若真是弟子觸怒于靈尊,靈尊又怎會一擊之下便放棄了?”

水月相貌頗美,但一說出話來,聲調冰冷,仿佛帶了一絲寒氣,田不易看了她一眼,便住口不說。

道玄真人搖了搖頭,道:“靈尊乃是上古靈獸,性已通靈,千年來從未有如此突然失常的情況,其間必有原因。”

坐在左側的“風回峰”首座,兩鬢霜白,在座七人中看去最是蒼老的曾叔常開口道:“莫非掌門師兄心中已有定論?”

道玄真人輕歎一聲,道:“不瞞各位,我對此也是摸不著頭腦。但靈尊乃我青云門鎮山靈獸,非同小可,我本想以本門密傳的‘通靈術’一查究竟,不料......”

說到這里,道玄真人忽然停了下來,旁邊人聽了一半,忽然聽他不說了,田不易首先追問道:“掌門師兄,怎麼了?”

道玄真人面露尷尬之色,道:“這通靈術乃是旁門小技,但以之可以與靈尊稍做溝通,不料我正想使用的時候,靈尊它居然已經睡著,我也無法可施了。”

眾人啞然。

道玄真人干咳兩聲,正色道:“此事不必擔心,待靈尊醒後,我們再從長計議。而眼下還有一事,我想與各位師兄商量一下。”

眾人見道玄真人面色嚴肅,似乎不是小事,都收起笑容,正色坐下。

道玄真人也坐回自己座位,沉吟了一下,才道:“諸位,你們可知道東方三千里外有座‘空桑山’?”(注1)

眾人一愣,蒼松道人首先回過神來,道:“掌門師兄說的莫非是那座上有‘萬蝠古窟’的空桑山?”

道玄真人點了點頭,道:“正是。”

曾叔常皺眉道:“聽說那座‘萬蝠古窟’乃是一個天然巨洞,直入地底,深不可測,其中寒冷陰濕,只有無數蝙蝠生于其中,據說竟有數百萬只之多。這種不毛之地,師兄怎麼會好好提起來了?”

道玄真人緩緩道:“諸位有所不知,這萬蝠古窟雖然看起來人畜不近,但在八百年前,卻是魔教的一個重要據點。那古窟中寒冷陰濕,正好適合那些邪魔外道修煉妖法。後來在我正道人士圍剿之下,魔教孽障敗退而走,此處遂荒廢下來。”

水月大師冷冷開口,道:“那掌門師兄此刻又再度提起,又是何意?”

水月這般對道玄說話,態度可以說頗不友善,但在座之人都知道水月大師對人說話從來如此,道玄真人也不放在心上,只歎了一口氣,道:“水月師妹有所不知,就在半年前,我得到焚香谷一份傳書,說是近來在那萬蝠古窟附近,似又有魔教余孽活動跡象,並以此征求我的意見,我思量之下,便令二徒逸才急速前往空桑山查看一下。”

朝陽峰商正梁一聽之下,笑道:“這不就好了,蕭逸才師侄才華過人,修行精深,實為青云門中佼佼者,在上一屆七脈會武大試中更是折桂而歸。有他去了,還有什麼辦不成的?”

道玄真人微微一笑,道:“商師兄過譽了,不過逸才去了空桑山,數月之後,便有傳書回來,言道的確發現有魔教中人在萬蝠古窟附近活動,而他們的目的,卻更是驚人。”

眾人都吃了一驚,曾叔常道:“怎麼?”

道玄真人面色沉靜,看不出什麼喜怒哀樂,道:“據逸才信中說道,他擒住一個魔教徒眾,從其口中逼問出,原來萬蝠古窟在八百年前是魔教中一個支派‘煉血堂’的總堂所在,其時煉血堂勢力強盛,乃魔教五大勢力之一,但在被我正道先人擊潰之後,遂一蹶不振,萬蝠古窟也荒廢下來。但不知怎麼,近些年來,已式微許久的煉血堂似又有抬頭跡象,而在煉血堂中相傳,當年萬蝠古窟一戰,雖然煉血堂主要人物全部伏誅于我正道人士劍下,但在萬蝠古窟之中,卻有一個隱藏極密的藏寶密洞,里面有許多奇珍異寶,妖書邪卷,並不曾被人發現。”

說到這里,眾人都已明白過來,蒼松道人冷笑一聲,道:“邪魔歪道,癡心妄想!”

道玄真人搖了搖頭,道:“且不論這個傳聞是否屬實,但據我所知,八百年前那一戰之後,正道人士的確並未在萬蝠古窟中發現什麼密洞寶庫。其他的倒也罷了,但若是真有這個藏寶密洞,只怕其中會有一件大凶之物,卻是我們不可不防的。”

眾人都向道玄看去,天云道人道:“師兄,你所指的究竟是何大凶之物,這般緊要?”

道玄真人看了周圍諸人一眼,沉聲道:“噬血珠!”

眾人聳然動容,蒼松道人訝道:“這凶物不是早隨著黑心老人死去而消失了麼?”

道玄真人搖頭道:“不然,黑心老人雖死,但噬血珠未必便沒于世間。似這等大凶煞之物,等閑之輩不能掌握,魔教妖人若是修行不夠,將其收藏起來也未可知。而且當年黑心老人出身便是在魔教的煉血堂一系,故以我推測,很可能噬血珠便在這密洞之中。”

眾人聽了道玄真人這一番話,一時都默默無語,半晌,卻是那冷冰冰的水月大師開口道:“那掌門師兄意欲如何?”

道玄真人道:“我在收到逸才的傳書後,即刻便知會了焚香谷與天音寺,不久這兩大門派也回過話來,說是也將派出得意弟子前往空桑山阻止魔教惡徒,持道鋤奸。”

田不易皺眉道:“那掌門師兄的意思是......”

道玄真人臉上露出了微笑,道:“說起來此次也是難得的大好曆練機會,我青云門中年輕俊才雖多,但多數都未外出修煉,而且這些年來天下安定,更從未與魔教妖人對峙相抗。趁著這次七脈會武的機會,我打算將前四名的年輕弟子,一起派出前往空桑山,一方面可以阻止魔教妖人倒行逆施,另一方面也可曆練曆練,長長見識。而且,”他收起笑容,面色轉為嚴肅,道:“而且我聽聞最近百年間,天音寺與焚香谷都出了幾個了不得的傑出弟子,天資驕人,我們再坐視不理,只怕將來這正道領袖的地位就難保了。若如此,我道玄可無顏去見列代祖師!”

眾人一起點頭,蒼松道人首先道:“掌門師兄高瞻遠矚,說得極是。”

道玄看了看各位首座,道:“既如此,諸位是都沒有意見了。”

眾人皆點頭稱是。

道玄真人道:“好,那就如此決定了。玉清殿里,已為諸位師兄安排了住所,請諸位前去休息吧。”說著,他手掌連拍三下,門外立刻轉近數個道童。“你們領著諸位首座去房間歇息。”

道童們應聲而上,各首座都站起身,向道玄真人行了一禮,便跟著去了。

注1:出自《山海經》第四卷《東山經》:東次二經之首,曰空桑之山,北臨食水,東望沮吳,南望沙陵,西望泯澤。

上篇:第十九章 抽簽     下篇:第二十一章 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