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二十一章 黑夜  
   
第二十一章 黑夜

七脈會武,是青云門一甲子一次的大盛事,通天峰上一下多出數百人,住宿自然變得緊張。大竹峰一脈眾人要想再過那種在大竹峰上一人一間的逍遙日子,那就是妄想了。除了田靈兒住在小竹峰諸女那兒,大竹峰從宋大仁開始,男弟子共有七人,全都擠在一間房中。

通天峰上,青云弟子的住處向來是四人一間,此時在房間里打了三個地鋪,好歹也擠了下來,不過擁擠不堪那是免不了的。此刻,便只聽到有人大聲抱怨:“真是的,整天說長門如何如何好,現在居然要我們七個人擠一間房,真是小氣!”

“老六,你別抱怨了,若是被長門的師兄弟聽見,那就不好了。”

“二師兄,你睡在床上,自然舒服得很,怎麼也不看看師弟我躺在冰涼的地上,不如我們換個床鋪吧。”

“呼呼呼呼......”

“......不是吧,一下子你就睡著了,還打呼嚕?”

“呼呼呼呼......”

“哼哼,啊,四師兄,你一向英俊瀟灑風流倜儻天資過人才華橫溢......”

“呼呼呼呼......”

“搞什麼嘛,現在很流行瞬間入睡嗎?咦,大師兄你一向心地善良,怎麼會看著師弟我......”

“呼呼呼呼......”

“你——啊,三師兄......”

“吼吼吼吼......”

眾人嚇到,這時牆壁突然重重響了起來,隔壁有人大聲怒道:“喂,你們大竹峰的人晚上睡覺都是打得這麼響的胡嚕嗎?”

房間里突然一片安靜,許久之後,不知道是誰偷偷干笑了幾聲,稍後,先前那聲音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啊,五師兄你......”

“你,你,你什麼,我就睡在你旁邊,都在地上,要換位置是嗎,我無所謂啊!”

“咳咳,沒事了。唉,這地鋪冰涼也就罷了,偏偏還短了一截,睡也睡不舒坦,說起來還是小師弟好,身材剛剛好。”

“六師兄,你怎麼閉著眼睛說話呀,你沒看見我這里還有一只大狗和一只猴子在跟我搶被子嗎?最擠的就是我這里了,你還說?”

“......,不過我還是......”

“閉嘴,老六!”屋里數人同時喝道。

天黑之後,還有許多初次到通天峰的其他六脈年輕弟子出來散步,對通天峰景色大感驚歎好奇,但隨著夜色漸深,眾人也都回到各自房間睡去了。

當黑暗降臨這座高聳入天的山峰,蒼穹之上,一輪冷月,把清輝灑向山巔。

張小凡睡得正香,忽然迷糊中感覺身邊動了幾下,朦朦朧朧張開睡眼,卻見躺在身邊的猴子小灰與大黃都不見了。他撐起身子向四周看了看,只見大黃黃色的身影在門口一閃而過,背上一片陰影,看去多半是猴子小灰。

張小凡心中奇怪,夜這麼深了,這一猴一狗還要去哪,當下輕手輕腳地爬起,胡亂批了件衣服,走到門邊,只見在清冷月華之中,大黃正背著小灰呼呼向云海那兒跑去。

張小凡看著它們跑去的方向,心中一盤算,便想起那是早先宋大仁告訴自己的通天峰廚房所在。當下又好氣又好笑,這大黃被田不易養了不知道幾百年,也算是一只得道老狗了,不料竟如此貪吃。他本想不管回去睡覺,但回念一想,心想萬一被什麼人看見大竹峰的黃狗灰猴偷吃東西,這可太過難看,還是要把它們追回來才好。

他心中決定,抬眼一看,卻見大黃背著小灰此刻也只剩下一個模糊身影了,趕忙追了過去。

他一路疾跑,途中小心翼翼,不曾驚動其他房間的同門,待他跑到云海處那片廣場之上時,早已看不見大黃與小灰的影子,只見在冷月之下,這里云氣淡淡漂浮,如紗如煙,美不勝收。

不過他多看了兩眼,便沒有心思再看下去,轉頭向四周張望了一下,就要往廚房那個方向走去,忽然間,他的心重重地跳了一下。

云海深處,在與廚房方向的另一側,云氣飄渺中,隱隱有一個苗條身影,向前走去,看那人走的方向,似乎是往虹橋走去。

張小凡怔怔地看著那個身影,盡管隔了老遠,可是這身影便如深深鏤刻在他心間一般,他一眼便認出了那是師姐田靈兒。

夜,這般深!

她為何一人外出,又要獨自去哪里?

張小凡怔在原地,一時間不知所措,只覺得腦中千百個念頭紛至遝來,心亂如麻,仿佛隱約猜到了什麼,但他卻始終不肯承認。

他轉過頭,目光盯著大黃小灰跑去的廚房方向,狠了狠心,向那里走去,同時對自己道:“張小凡,你少管閑事!少管閑事!”

就這般走了七步,月華如水,照在這一個少年身上,分外孤單。然後他停了下來,抬頭看天,只見一輪冷月,掛在天邊。他嘴里似乎動了一下,片刻之後,他疾轉過身,咬著牙,向那個身影消失的方向跑去。

月光照在他奔跑的身影上,帶著淒涼的溫柔。

只一會工夫,田靈兒身影便已消失在云海之中,但張小凡看也不看其他地方,向著虹橋方向,一直跑去。很快的,他上了虹橋,山風吹來,虹橋兩側的水流泛起微微漣漪,倒影著天上月亮,清冷美麗,但張小凡全然不顧,只是用力奔跑。

跑,跑,跑!

跑過了虹橋,他仍然沒有見過什麼人的影子。直到他跑到虹橋盡頭,心中忽然一陣惘然,清冷月輝把虹橋盡頭的那灣碧水潭邊照得亮如白晝,只見一個美麗身影,俏立潭邊,凝望著波光粼粼的水面,怔怔出神。

張小凡忽然害怕起來,一種他自己也說不出的害怕,他只知道,自己不能讓師姐發現。他轉眼四看,看見潭邊右手側靠近虹橋處,有一片小小樹林,便悄悄跑了過去,藏在那里,從那陰影處,偷偷望著田靈兒。

這一望,仿佛就是永琚I

月光下,碧水邊,那一個年輕女子帶著幾分哀愁,幾分期待,低垂著眉,眼睛里仿佛有淡淡的光輝,似乎在憧憬著什麼,看去竟如此美麗。山風習習,風過水面,掠過她的身旁,也屏了息,止了聲,輕輕拂動她的衣襟秀發,襯著如雪一般的肌膚。

張小凡的深心處,忽然一股說不出的溫柔湧起,仿佛那女子就是他一生想要守護的人,縱然為了她曆盡百折千劫,他也是毫不遲疑,決不後悔。

這一刻,多希望就是永琚I

“靈兒師妹。”忽地,一聲呼喚,從虹橋上傳來,田靈兒一下子轉過身來,眼光中在瞬間充滿了歡喜之意,嘴角也流露出發自真心的笑容。

“齊師兄,你來了啊。”

張小凡的心在那一刻仿佛破了開來,可是他卻感覺不到什麼痛楚,整個心里一片空空蕩蕩,只回蕩著那一句“齊師兄,齊師兄,齊師兄......”

他艱難地轉過頭去,只見在虹橋上快步走下一人,劍眉星目,英俊不凡,氣度出眾,卻不是齊昊又是何人。

只見齊昊快步走到田靈兒身旁,溫聲道:“對不住了,我那些師兄弟們年輕愛鬧,搞得很遲方才入睡,所以才來晚了,害你久等了吧。”

田靈兒心中本來有些許嗔怒,但不知為何,一看到齊昊身影,便消失的無影無蹤,當下搖了搖頭,微笑道:“沒關系,我也沒來多久。”頓了一下,她看了一眼旁邊的水潭,道,“不過為什麼要約到這里見面呢,白天靈尊突然發怒,我到現在還有些害怕呢?”

齊昊笑道:“不妨事的,我聽師父說過了,靈尊一切如常,只是與我們年輕弟子開個玩笑,而且白天它這麼一鬧,晚上這里就更是清淨了,不是麼?”

田靈兒臉上一紅,低下頭去,道:“我們這樣偷偷相見,也不知道好不好?”

齊昊看著她溫柔美麗的臉龐,柔聲道:“靈兒師妹,我們自從兩年前在大竹峰初次相見,我就對你念念不忘,相思難止,往往夜不能寐,腦中都是你的影子啊。”

田靈兒下意識咬了咬嘴唇,臉色又紅了一分,卻並無絲毫生氣的意思,反而心中有絲絲甜蜜。

齊昊又道:“靈兒師妹,我......”

田靈兒忽然抬頭道:“齊師兄,你叫我靈兒就可以了。”說到這里,她忽然又低下頭去,低聲道:“我、我爹和娘都是這麼叫我的。”

齊昊大喜,仿佛還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猶豫了一下才追問道:“真的麼,靈、靈兒。”

田靈兒看了他一眼,伸手到懷中慢慢拿出一個小小錦盒,眼光低垂,看著地面,似乎鼓足了勇氣才低聲道:“這個‘清涼珠’,我這兩年來都一直帶在身上的。”

她說了這話,便不敢再看齊昊,卻不料過了許久,齊昊都沒有聲音,田靈兒心中奇怪,偷偷抬眼看他,只見齊昊眼中滿是歡喜,笑容滿面,說不出的幸福樣子。

他二人這般對視良久,忽地張開雙臂,彼此擁抱在一起。

月華冷冷,灑在他們身上,灑在那片樹林之中,卻照不到黑暗角落。

也不知過了多久,這一對情侶說著溫柔密語,直到齊昊看了看天色,見月已過東天,才道:“靈兒,天色不早了,我們還是回去吧,不然若是被人發覺了,總是不好。”

田靈兒想了想,點了點頭。他二人對看一眼,忽地都是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齊昊拉起田靈兒的手,緩步向虹橋走去,二人在月光下如一對親密鴛鴦,靠得緊緊的,過了一會,才消失在虹橋之上。

這夜色,又多了幾分淒清。

樹林中,陰影里,張小凡緩緩走了出來,怔怔地走到碧水潭邊,看著波光粼粼的水面,看著水中倒影著的那輪冷月,隨著水波輕浮,輕輕晃動。

他忽然很想哭。

只是,他終究沒有哭出來,那莫名的痛楚在心中如狂怒的野獸四處沖撞,弄得他的心里處處傷痕。

可是,他咬著牙,一聲不吭。

仿佛,又回到了五年前的樣子,那個時候,他失去了所有,除了林驚羽在他身旁,這世間竟是完全變了樣。

而今晚,這時,只有他一個人,獨自面對。

“吼”,一聲低低的聲響,聽起來像是某種野獸的噴鼻聲,在他身後突然響起,張小凡從迷亂情緒中驚醒過來,回頭一看,登時驚出了一身冷汗。

只見那頭青云門鎮山靈獸,被眾人敬稱為“靈尊”的龐然大物水麒麟,此刻突然無聲無息地出現在他的身後,而且靠得極近,低下了頭,一雙巨目仿佛就貼著張小凡的身子,也不知道它這般大的身軀,是怎麼做到這一點的,或許是張小凡心喪若死,不曾發覺也不一定。

不過此刻張小凡的一顆心卻幾乎從胸口跳了出來,眼見這水麒麟如小山一般巨大的身軀就在眼前,血盆大口中長長鋒利的獠牙更是映著月光閃閃發亮,只嚇得連連退了幾步,腳下一絆,卻是被一顆大石頭絆倒在地。

他出來時衣衫本來不整,只是胡亂披了一件,此刻身子搖晃,只聽“鐺”的一聲,一件事物掉在地上。

這聲音在這平靜的地方迅速傳開,回蕩在水面之上。

張小凡與水麒麟同時低下頭看去,只見在水邊地上,張小凡與水麒麟的中間,一根黑呼呼的所謂“燒火棍”正安靜地躺在那里。

水麒麟一雙巨目之中,倒影著張小凡蒼白的臉和地上那根難看的燒火棍。張小凡只覺得喉嚨發干,冷汗涔涔而下,心中拼命地喊著“跑、跑,快跑!!”

偏偏在水麒麟之前,任他心里如何妄想,一雙腳卻似不是自己的了,動也不動。水麒麟此刻卻有些奇怪,看了張小凡兩眼,注意力倒似乎都被那根燒火棍給吸引了過去。只見這只巨獸死死盯著那根黑呼呼的燒火棍,上瞅瞅,下看看,一顆大頭轉過來又轉過去,卻始終沒看出什麼來。片刻之後,仿佛遲疑了一下,它伸出了前爪,小心翼翼地動了動那根燒火棍。

張小凡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雖然心里依然十分害怕,好奇之心卻同時泛起,心想這“靈尊”莫不是活了幾千年已然老糊塗了,要不難道是和大竹峰上那只大黃狗一般為老不尊,童心未泯,居然對著一根燒火棍這麼感興趣?

只見水麒麟巨大的爪子輕輕碰了碰燒火棍,然後立刻縮了回去,看它的樣子倒似乎對這棍子十分忌憚,只是燒火棍移了一下,滾了幾滾,依然平靜地躺在那兒,動也不動。

水麒麟眼中大有困惑之意,卻還是不肯放棄,巨大的頭顱擺了一下,忽然向張小凡看了過來,血盆大口中傳來一陣低沉卻有力的吼聲。張小凡心中猛地一跳,刹那間繃緊了全身肌肉,連呼吸都停止了。

不料水麒麟只是瞄了他一眼,便又看向那根燒火棍,而這一次,它居然還低下了頭,把鼻子湊到那棍子之上,仔仔細細地嗅著。張小凡一顆心兀自砰砰直跳,但看著前方那只巨獸的古怪行徑,下意識地想到這豈不是很像大黃,若不是此刻太過緊張,幾乎便要笑了出來。

水麒麟嗅了一會,很明顯還是一無所獲,它抬起頭來,大腦袋向四周張望了一下,似乎也是搞不清楚,糊塗了。不過千年靈獸畢竟是千年靈獸,想了片刻,便決定放棄,只見水麒麟“噗嗤”打了個響鼻,巨目瞪了一眼張小凡,只把張小凡又嚇了半死,便搖頭擺尾轉身走下水潭,未幾,水花四濺,巨大的身軀便沒入潭中。

張小凡這才驚魂稍定,慢慢爬了起來,這才感覺到背後衣衫竟已是全濕了,更不用說額頭上的冷汗如雨淋了一般。他走到燒火棍旁,把它拾了起來,上上下下打量一番,卻怎麼也看不出有什麼異樣的地方,不由得大聲抱怨道:“真是見鬼了!”

話音未落,忽只聽身邊碧水潭邊一聲水響,老大一股水花翻了起來,白色的浪花里,隱約看到水麒麟的巨尾翻出水面。

張小凡大吃一驚,立刻把那燒火棍往懷里一揣,撒腿就跑,一路上只聽見後邊水潭里水聲不斷,他也沒敢回頭再看一眼,只是拼命跑開,離這里越遠越好。不消片刻,他便跑上了虹橋,直直向上跑去,直到再也聽不見身後有聲音傳來,直到跑到了虹橋的頂端,才停了下來,大口喘氣。

“呼,呼,呼!......”

張小凡的呼吸聲,慢慢地平靜下來,只是他忽然覺得很累,一種從深心中泛起的疲累,低下了頭,便看見在月光下,一道孤單的影子一直跟隨著他。

他忽然抬頭,仰首望天,只見冷冷蒼穹,一輪冷月,高懸天際。他癡癡望著,一時竟是呆了。

※※※

清晨,眾人醒來。

杜必書揉著腰,大聲抱怨道:“真是的,睡了一個晚上腰都快斷了,今天還怎麼比試啊?”

老五呂大信皺眉道:“老六,別大呼小叫的,我也睡了一個晚上,就沒覺得腰有什麼問題。”

宋大仁在一旁也道:“就是,老六你昨晚都抱怨了一個晚上了,還不夠啊?你沒看老五和小師弟都沒聲音麼?”

杜必書怪眼一翻,道:“五師兄那是皮粗肉厚,沒感覺,不信你問問小師弟,看看他......咦,小師弟,你怎麼滿眼血絲,昨晚真的沒睡好嗎?”

張小凡收拾好被褥,此刻坐在一張椅子上,怔怔看著窗外,毫無反應,而大黃趴在他的腳邊,猴子小灰正翻弄著大黃的狗毛,似乎在找著虱子。

杜必書走過去,重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張小凡一激靈,跳了起來,把大黃與小灰也嚇了一跳,他轉頭四看,道:“什、什麼事?”

杜必書皺眉道:“小凡,你怎麼魂不守舍的,昨晚沒睡好嗎?”

張小凡愣了一下,搖頭道:“沒、沒有。”

杜必書道:“那你怎麼滿眼血絲,紅紅的?”

張小凡剛要說話,一旁走過來的何大智插口道:“老六,你別多管閑事,小師弟精神再不好也不打緊,反正他今天輪空,倒是你再不洗漱,耽誤了待會比試,那可就怪不了別人了。”

杜必書猛然醒悟,哪里還管張小凡有沒睡好,沖過去全然不顧正在洗臉的呂大信、鄭大禮等人,一把搶過臉盆,淅瀝嘩啦猛往臉上潑水,嘴里兀自道:“哼,小師弟就是命好,你們看他那副一臉要死不死睡懶覺的樣子,真是......啊,五師兄,快把臉盆還我,我來不及了!”

“呸,我自己還沒洗呢!”

張小凡看著幾個師兄在房間另一側為了個臉盆爭論不休,心中微覺厭煩,站起身走了出去,正走到門口,宋大仁忽然在後邊叫了一聲:“小師弟,你洗過了麼?”

張小凡轉過頭,道:“洗過了,大師兄。”

宋大仁點了點頭,道:“那就好,你先出去走走也沒關系,不過過一會就要到用膳廳去吃早飯,知道了麼?”

張小凡應了一聲,道:“知道了。”說著走了出來,猴子小灰“吱吱”叫了兩聲,跑過來竄上他的肩膀,大黃看見小灰走了,也懶洋洋地爬了起來,搖了搖尾巴,跟著走了出來。走廊之上,張小凡只見左右都是青云門各脈師兄弟剛起床忙碌的身影,他信步走去,不知不覺走到了云海廣場之上。

這時天色還早,只有三三兩兩幾個青云弟子走在云海之上。清涼的山風吹來,拂過張小凡的臉龐,有一絲冷冷的感覺。

仿佛昨夜!

張小凡心中一痛,他今年已是十六歲的少年,情竇初開,在大竹峰上住了五年,與田靈兒朝夕相處,從小便已在深心處對這位美麗活潑的師姐情根深種。不料昨晚竟親眼目睹田靈兒與齊昊私會,一時間若晴天霹靂,心緒大亂。

此刻他滿腦子亂糟糟的,閃來閃去都是昨晚那一幕幕令他心痛若死的畫面,整個人也若無主游魂一般,漫無目的地走去。

“咦?”忽地,一聲驚歎,突然在他身邊響起,把張小凡嚇了一跳,從胡思亂想中醒來,看向身邊,卻是個年輕的青云弟子,五官清秀,一身長袍,二十上下,手中拿著一把描金扇子,上邊似乎畫著些山水河流,此刻正湊了上來,不過一雙明亮的大眼睛卻沒有看張小凡一眼,而是直盯著張小凡肩頭上的那只猴子小灰瞅個不停。

上篇:第二十章 魔蹤     下篇:第二十二章 比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