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二十二章 比試  
   
第二十二章 比試



猴子小灰看見身前那人直直的盯著自己看著,目光大是古怪,大怒,“嗖”地一聲翻起猴爪抓了過去,那人猝不及防,差一點臉就被抓花了,幸好他反應算快,硬生生把頭向後一仰,在間不容發之際給躲了過去。

張小凡吃了一驚,連忙喝止小灰,轉頭向那人看去,只見那人顯然嚇得不輕,手撫著臉,口中連道:“好險,好險。”

張小凡心中有些過意不去,道:“這位師兄,對不起了!”

不料那人倒不在意,微微一笑,手一擺道:“沒關系,是我一時疏忽,忘了‘三眼靈猴’(注一)脾氣暴躁,容易傷人。”

張小凡一呆,道:“三眼靈猴?”

那人吃了一驚,道:“什麼,你不知道這只猴子是三眼靈猴麼?”

張小凡莫名其妙,道:“三眼靈猴是什麼東西?”

那人瞪大了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了張小凡一番,道:“三眼靈猴你都不知道,又怎麼會養了它?”

張小凡道:“我以前在竹林里砍竹子遇到了它,被它砸了幾次松果,然後它就跟我回來了。”

對面那個年輕的青云弟子此刻看去仿佛下巴都要掉了下來,喃喃道:“砸了幾枚松果就能跟著回來,砸了幾枚松果就能跟著回來......”

張小凡見他神神怪怪,搖了搖頭,轉身就走,不料沒走幾步,那人居然也跟了上來,堆出滿臉笑容,低聲道:“這位師弟,哦,不,師兄,你......”

張小凡見生平第一次被人喊了師兄,而且見他年紀至少也在二十以上,連忙道:“哦,不敢當,有什麼事你就說吧。”

那人頓了一下,滿臉堆笑,道:“呵呵,師弟可真是平易近人,啊,這樣吧,我先自我介紹一般,鄙姓曾,草字書書,是風回峰弟子。不知道師弟你的名字是......”

張小凡道:“我是大竹峰弟子張小凡,曾書書師兄你......呃,‘叔叔’?”

那人一愣,隨即臉色微紅,有些尷尬笑道:“啊,我可不是故意占你便宜,我的書書乃是書本之書,非父叔之叔。這都怪我爹,當年我娘本給我取名英雄,你說叫曾英雄那有多氣派,偏偏我爹看我從小愛看書,便心血來潮給我取名書書,搞的成了一生笑柄,真是的。”

張小凡忍不住笑了出來,心想此人名字居然和六師兄有異曲同功的意思,先前心中的愁苦被此人打擾一下,沖淡了不少,對他倒也多了幾分親近之意,道:“啊,曾師兄你很愛看書啊?”

曾書書笑道:“那是,這個我倒是不必謙虛,風回峰上下誰也沒我看的書多,不過我看得多半都是奇聞逸事,神怪搜奇,經常把我爹氣得半死。啊,話說回來了,你的確不知道這只猴子乃是‘三眼靈猴’麼?”

張小凡搖了搖頭,道:“不知道,我就以為它是只普通猴子呢。”

這時,仿佛聽懂了他的話,蹲在他肩頭的猴子小灰忽地“吱吱”尖叫,用力拔了一下張小凡的頭發,疼得張小凡“哎呀,死猴子”叫了出來。

曾書書眼中卻大有羨慕之色,道:“啊,真是聰明。”

張小凡忍痛道:“這死猴子就愛打人,你還說它聰明?”

曾書書道:“你莫看它貌不驚人,但就憑著這份靈性,便是罕有的靈物。你看它雙目之間額頭之上,是否有一道小小豎痕?”

張小凡轉頭仔細看了一下,果然發現在灰色皮毛下,有一道淺淺顏色的豎痕,不仔細看著決然是看不出來的,不由得對曾書書心生佩服,道:“這麼小的你也看得出來,厲害,厲害!”

曾書書一本正經道:“你莫要小看了它,我曾經在《神魔志異》(注二)的《靈獸篇》中看過,三眼靈猴乃通靈奇獸,幼年時外表與普通猴子無異,但在成年後額頭上第三靈目便開,靈性大張,非但能通曉五行仙術,更能看千里之外事物,據說古語中的‘千里眼’便是說的這三眼靈猴呢。”

張小凡把猴子小灰抱下,放在眼前仔細看了看,一時不敢相信這與自己生活了兩年的猴子居然有這般大的來頭,不過看來看去,怎麼看也是一只普普通通而且偏胖的猴子,拿在手上分量還頗為沉重,似乎到了通天峰上只一個晚上,又重了幾斤。

猴子小灰心里奇怪,今日怎麼人人都盯著自己看個不停,當下“吱吱吱吱”尖叫不止,大是惱怒。張小凡沖它做了個鬼臉,隨手一拋,扔到了大黃背上。大黃嚇了一跳,一下子跳開,待看清楚了是小灰這才松了口氣。小灰沖著張小凡處手舞足蹈,似在示威一般,叫了好幾聲才作罷,靠到大黃身上,片刻後注意力又被大黃皮毛里的虱子給吸引住了。

曾書書羨慕地看了看了小灰,隨即回頭對張小凡道:“張師弟你也是來通天峰參加七脈會武的麼?”

張小凡點了點頭,道:“曾師兄你呢?”

曾書書笑道:“我也是,昨日抽簽我抽得了三十三號,不知你是幾號,可不要這麼巧,我們就是今日的對手了?”

張小凡也笑了起來,道:“我是一號。”

曾書書吃了一驚,道:“你便是昨日大竹峰的那個弟子?”

張小凡臉上一紅,點了點頭。

曾書書笑道:“你運氣真好,”說著在心里一算,隨即道:“我們要到了最後決戰才能碰面,看來難度很大啊。”

張小凡笑道:“我這點修行,第一......呵呵,第二輪立刻就被淘汰了,哪里還敢妄想。”

曾書書吐了吐舌頭,道:“那我只怕連第一輪也過不了了。”

二人相視一眼,都是大笑。當下兩人又談了一會,遠處傳來了宋大仁的喊聲:“小凡,吃飯了。”

張小凡遠遠應了一聲,向曾書書書說了兩句,便跑了過去,隨後大黃也背著小灰跟了上去。跑到宋大仁處,二人向前走去,宋大仁道:“剛才你在那里與誰在說話啊?”

張小凡道:“哦,我剛才結識了一位風回峰的師兄,聽他說名叫曾書書。”

宋大仁像是吃了一驚,道:“曾書書?”

張小凡訝道:“怎麼了,大師兄?”

宋大仁回頭向來處看了看,道:“那人是風回峰首座曾叔常曾師伯的獨子,聽說天資過人,博聞強記,修行是極深的,是這次比試的大熱門之一呢。”

張小凡愕然,一時說不出話來。

※※※

吃過早飯,青云門眾弟子都來到云海廣場之上,一眼看去,茫茫人海,摩肩接踵,人氣鼎盛,可見青云門之興旺。

在巨大的廣場之上,只在眾人吃飯的這段時間里,已然豎起了八座大台,以腰粗的巨木搭建而成,彼此間相隔俱有十幾丈之遠,成八卦方位排列。此刻在台下前後已是人山人海。在中間最大的“乾”位台下,一張數人高的高大紅榜聳立起來,上面用碗大的鑲金字寫出了參加比試的諸弟子簽號、名字,張小凡的名字非常礙眼地排在了第一位,而在對手那一欄空空如也。

張小凡臉紅了一下,偷偷看看了身邊眾位師兄,其他人都微笑不已,只有六師兄杜必書兀自抱怨:“不公平啊不公平,不......”

“住口!”一聲輕喝,從旁邊傳來,眾人一驚,轉頭看去,卻是田不易與蘇茹帶著田靈兒一起走了過來。當下大竹峰眾弟子連忙參見,道:“師父,師娘!”

田不易點了點頭,沒說什麼,倒是蘇茹道:“等一下就開始比試了,你們可要爭氣些,知道了麼?”

“是。”眾人齊聲道。

蘇茹轉頭看向張小凡,張小凡卻一眼看見了在師娘身邊的田靈兒,只見她今日似乎比往常更加美麗,神采飛揚,一雙美目中滿是笑意盈盈,一看便知道心情大好。

張小凡心中似是被針刺了一下,不由得低下頭去。

“小凡,”蘇茹見這小徒弟神情有些奇怪,走了過來叫了一聲。

張小凡連忙抬頭應道:“是,師娘。”

蘇茹看了看他,道:“你沒什麼事吧?”

張小凡連忙搖頭,道:“沒事的,師娘。”

蘇茹又看了他一眼,道:“小凡,你運氣頗好,今日輪空,不過也要注意觀看各位師兄師姐比試,這種機會極是難得,對你大有好處,知道了麼?”

張小凡點頭道:“是,師娘。”

蘇茹看向田不易,田不易點了點頭,轉身向台下走去,眾人跟在其後,逐漸溶入了人群之中。

“當”,一聲清脆的鍾鼎聲傳來,回蕩在白云渺渺的云海之中,令所有人精神為之一振,一時間原本喧鬧的廣場上頓時安靜了下來。

只見在正中那個巨大的台上,道玄真人與蒼松道人的身影出現,道玄真人走上一步,環顧著台下無數弟子,朗聲道:“比試開始。”

說著,他袖袍一拂,登時鍾鼎聲再度響起,“當當當當”響徹云霄,張小凡聽在耳中,忽然間竟有種熱血沸騰的感覺,他偷眼向身邊的田靈兒看去,卻見田靈兒滿面笑容,也是躍躍欲試的表情。

他這一看,便再也移不動眼睛了,于是也沒聽清台上道玄真人說了什麼,其後蒼松道人出來又說了幾句,最後又是一聲清脆悅耳的鍾鼎大響,把他從恍惚中驚醒,才發覺比試已經開始了。

六十三人比試,八座擂台,自然是要分做四批。而在第一批十六人中,大竹峰眾弟子中只有田靈兒上場比試,在西方“離”位台上,大竹峰眾人自然蜂擁而至。

田靈兒的對手是一名朝陽峰的弟子,姓申名天斗,此刻已一躍而上,上了擂台,身形頗為瀟灑,台下更是一片叫好聲。張小凡轉眼看去,只見“離”位台下,足足圍了有一百來人,其中大部分都是朝陽峰一脈弟子,連朝陽峰首座商正梁此刻也在台下觀看,臉上露出淡淡笑意,顯然對這申天斗很是看重。

田不易等人走到台下,大竹峰眾人立刻淹沒在朝陽峰弟子之中,前後左右都是身著朝陽峰服飾的弟子。田不易也不在意,向站在遠處的商正梁看了一眼,商正梁同時也看了過來,二人目光相接,仿佛有淡淡火花,但二人都只是淡淡一笑,形若無事。

這時早有弟子為二位首座以及蘇茹等長輩搬過椅子來,田不易與蘇茹坐下,田靈兒走上前來,道:“爹,娘,我上去了。”

田不易看了看女兒,道:“去吧。”

蘇茹臉上泛起慈愛之色,道:“一切小心。”

田靈兒向台上看了一眼,展顏一笑,絲毫沒有緊張之色,道:“你們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說著,一轉身,笑容依在,左手法訣一引:“起!”

只見隨著她話聲一落,一陣霞光閃動,她腰間的琥珀朱綾已然祭起,移到她的腳下,托起田靈兒修長身子,在霞光中如仙子一般,向台上飛去。

這一手露出,自然遠遠勝過了申天斗像猴子一般跳上台去,而且田靈兒貌美如花,台下弟子包括朝陽峰在內都是男弟子居多,登時掌聲雷動,便連遠處擂台下也多有人回頭看了過來。

張小凡等大竹峰弟子圍站在田不易與蘇茹背後,只聽蘇茹微笑著對田不易道:“看來靈兒的修行又有精進。”

田不易微微一笑,雖然沒有說話,但神色間也是頗為高興。

這時田靈兒已飛到台上,離著申天斗有一丈來遠,拱手道:“請申師兄賜教。”

申天斗見田靈兒驅寶上台,又見那法寶霞光陣陣,仙氣騰騰,多半便是恩師早就告誡要小心的大竹峰長老蘇茹有名的法寶“琥珀朱綾”,當下不敢怠慢,拱手還禮道:“請田師妹手下留情。”

說著,他退後一步,右手劍訣一引,一柄散發著灰褐色光芒的三尺仙劍祭起,橫在身前。

台下蘇茹眉頭一皺,低聲對田不易道:“這柄劍和靈兒的琥珀朱綾一樣,都是五行中土系法寶,這下子就要看他們二人誰的修行深了。”

田不易微微一笑,道:“青云門土系法寶之中,有什麼比得過你的琥珀朱綾?以我看來,那柄仙劍與你的琥珀朱綾差了十萬八千里。”

蘇茹低低啐了一句,道:“就會胡說。”

這時台上一聲鍾鼎聲響,田靈兒與申天斗的比試正式開始了。

田靈兒顯然年少氣盛,鍾聲才歇,立刻用手向前一指,刹那間霞光閃動,疾若閃電,琥珀朱綾帶起一陣大風,刮臉生疼,沖向申天斗。

申天斗沒料到田靈兒說打便打,眼看琥珀朱綾眨眼間便沖了過來,連忙退了兩步,雙手一震,身前仙劍立刻光芒燦爛,迎了上去。

霞光與灰褐光芒在台中央撞到一起,只聽“砰”的一聲,田靈兒與申天斗身子都是一抖,但又立刻站穩,而兩件法寶也僵持在半空中。

台下,田不易皺起了眉頭,蘇茹也訝道:“咦,這申天斗的修行不低啊。”同時,台下朝陽峰的弟子呼啦啦齊聲叫了出來:“好!”

這上百人的叫喊,果然不同凡響,立刻把本來也在叫好的大竹峰眾人給壓了下去,老六杜必書哼了一聲,道:“就憑聲音大麼?又不是比嗓門。”

此時台上,兩件寶物又僵持了片刻,不分上下,同時收了回去,申天斗腳踏七星,滿臉嚴肅,口中念念有詞,隨即一聲大喝:“疾!”

只見他那柄灰褐仙劍在半空中斗然沖天而起,片刻之後迅若閃電,竟是從田靈兒頭頂正上方疾打下來,劍未及地,便只見田靈兒衣裙飛揚,周圍勁風大作。

田靈兒卻不慌張,絲毫沒有退避的意思,左手抓住飛回身前的琥珀朱綾,往頭頂一拉,頓時霞光如紗,琥珀朱綾瞬間寬了數倍不止,在頭頂處織了一道霞光屏障。說時遲那時快,在申天斗滿臉肅然中,那柄仙劍“錚”地一聲又再度擊在霞光之上,只見紅色霞光一陣劇抖,卻是安然無事。

蘇茹這才松了口氣,低聲向田不易道:“靈兒這孩子,這般托大。”

田不易哼了一聲,搖了搖頭。

申天斗的灰褐仙劍一擊無功,向上折起,田靈兒卻沒有絲毫停頓,琥珀朱綾霞光閃處,登時長了十倍,田靈兒一聲嬌喝,只見琥珀朱綾一改本來柔軟模樣,竟變作長長的一根巨棒一般,筆直橫在空中,一端抓在田靈兒手中。

台下觀者一片嘩然,驚歎聲不絕于耳。

田靈兒更不遲疑,右手一舞,只見琥珀朱綾化作的那根巨棒在空中“嗚”的一聲劃過,重重向申天斗當頭打去。

申天斗雙眉緊皺,面色肅然,在這片刻間他的仙劍已飛回到他手中,但見他咬緊牙關,右手握緊仙劍,左手曲伸,眼看那巨棒就要打在他的頭上,台下眾人一片屏息,突地一聲巨響,在他身前平台之上,原本平鋪的木台瞬間破裂,只見五、六道巨岩突然破台而出,擋在他的身前。

台下,田不易與蘇茹都微微變了臉色,相反,朝陽峰首座商正梁卻是連連點頭。

只聽著“轟隆”一聲巨響,閃著霞光的巨棒與那岩石重重撞在一起,片刻間塵土飛揚,彌漫在整座台上。田靈兒只覺得身子劇震,對方的“禦岩術”竟是堅不可摧,琥珀朱綾整條反震了回來。

塵土還未落下,申天斗面色微微蒼白,但竟也是毫不停歇,喉間一聲大吼,身子一飄飄到巨大岩石之上,雙手齊握劍柄,灰褐仙劍大放光芒,一下子插入堅硬之極的岩石之中,勢如破竹。

“咔咔咔!”幾聲沉悶而嘶啞之極的碎裂聲響了起來,田靈兒臉色一變,只覺得腳下大地竟是搖動不已,忽然間又是幾聲巨響,田靈兒立腳處的木板盡數破裂,“轟隆”聲中,無數巨大而尖銳的岩石竄地而出,在原來田靈兒立腳處戳的是體無完膚。

“啊!”台下的張小凡失聲叫了出來,但立刻閉緊了嘴,只見田不易夫婦面色也變得嚴肅,蘇茹更是帶了幾分緊張。與此相反,朝陽峰弟子卻是大聲叫好,掌聲雷動。

“申師兄,好樣的!”

“真厲害!”

“必勝!”......

呼喊聲此起彼伏,台上同時也是塵土彌漫,幾乎難已見物,但高高站在巨岩上頭的申天斗卻沒有一絲放松的樣子,雙眼圓睜,仔細搜尋著四周。果然,片刻之後,前方巨岩上空濃濃塵土之中,霞光忽地一閃,刹那間光芒大放,只見田靈兒如紅色鳳凰,霍然飛出,琥珀朱綾霞光流轉,急轉不止,飛旋在她的身旁。

田靈兒面色肅然,杏目中射出攝人寒芒,雙手法訣齊握,隨後向下重重一揮,只見琥珀朱綾忽然急停,突如一條毒蛇般直穿入地,生生從那些堅硬的岩石上鑽了進去。

申天斗臉色大變,想也不想,立刻向後飄去,果然,就在他剛剛離開站立處,原本像毒蛇的琥珀朱綾此刻竟已如一條紅色巨龍一般從地下狂猛沖出,申天斗剛才所立處登時沙飛石走,破了一個大洞,聲勢之猛,令人膽寒。

田靈兒此刻身在半空,左右手作蘭花法訣,交叉胸口,口中嬌喝:“縛神!”

琥珀朱綾凌空一頓,一聲脆響,瞬間霞光大盛,見風就長,只片刻間也不知長了多少倍出來,遮天蔽日一般,迅疾穿走,或當空轉圈,或沖入地下又從另一側破地而出,以申天斗為中心,無數紅綾將他嚴嚴實實地圍在圈里。

大竹峰眾人情不自禁地對望一眼,在兩年前田靈兒與林驚羽那場斗法中她就用過這“縛神”奇術,今日看來,這“縛神”威勢更大,天上地下全部圍住,倒不知道這申天斗比起當年的林驚羽如何?

只聽隨著田靈兒咒語聲聲,琥珀朱綾整個化作一個巨大紅球,並不停向內壓去,在那縫隙之中,霞光之下,隱約還看得到灰褐光芒,看得出申天斗還在頑強抵抗,但那道道紅綾雖受抵抗,減緩了速度,卻依然不可抗拒地向內壓去。

台下一片寂靜,朝陽峰弟子都收了口,緊張地看著台上那個巨大的紅球,誰都知道,在這仙家法寶重壓之下,一個支撐不住,會是什麼後果?

紅綾現在已收到了六尺大小,霞光閃爍,完全壓下了灰褐光芒,不時還傳來“咯咯”的壓迫聲音。眾人這時已是根本看不清申天斗的身影,而田靈兒依然停在半空中,臉色微微潮紅,左右手握著的蘭花法訣微微有些顫抖。

過了一小會,琥珀朱綾又慢慢向內壓了一尺,眾人幾乎緊張得透不過氣來,就在這時,只聽“呀”地一聲怪叫,申天斗勢若猛虎,竟是持劍破綾沖了出來,只不過此刻他的臉色已是完全慘白。

台下朝陽峰弟子歡聲雷動,但首座商正梁卻是閉上了眼睛一聲歎息,而坐在另一側的田不易夫婦則相視一笑。

果然,這已是申天斗的垂死掙紮,田靈兒臨空折起,右手一指,琥珀朱綾如附骨之錐,緊緊跟上,向申天斗背後打去。而此時的申天斗卻似乎連轉身也困難之極,動了一動,沒有躲過去,被琥珀朱綾在背後輕輕一打,登時整個人向前飛出,“砰”地一聲跌到台下。

台下朝陽峰弟子喝彩到了一半,突然像啞了一般,沒了聲音。商正梁站了起來,搖了搖頭,對身旁弟子喝道:“還不快去把申師兄扶起來?”

朝陽峰弟子這才醒悟過來,紛紛跑了上去把申天斗扶起,這時田靈兒收起法寶,落到台下,笑盈盈地對申天斗道:“多謝申師兄手下留情。”

申天斗看了她一眼,苦笑一聲道:“田師妹天縱奇才,佩服,佩服。”說著便讓身邊人扶到一旁去了。

商正梁走了過來,多看了田靈兒幾眼,對走來的田不易夫婦道:“田師兄,侄女的年紀雖小,但對修真一道竟有如此天賦資質,實在令人羨慕啊。”

田不易面有得色,口中卻笑著說道:“過獎了,過獎了。”

蘇茹也笑道:“商師兄門下人才濟濟,相信還有更加厲害的高手未出吧。”

商正梁一笑置之,田不易也不多問,轉身走回。這時田靈兒走回大竹峰眾人所在,立刻便被眾人圍住,諸弟子個個喜笑顏開,恨不得把所有贊美之詞都說出來淹死田靈兒,只聽得田靈兒眉開眼笑,張小凡更是高興。田不易夫婦走了回來,田靈兒一下子撲到蘇茹身邊,拉住她的手臂笑道:“怎麼樣,娘,我厲害吧!”

蘇茹白了她一眼,終究還是笑了出來,道:“厲害,厲害。”

田不易也是滿臉笑容,畢竟自己的女兒取了個開門紅,他臉上大大有光,在同門面前更是揚眉吐氣,也伸出手拍了拍女兒的頭,意甚嘉獎。不過他隨即轉過頭,對其他弟子道:“再往下就到你們了,有靈兒在前頭做榜樣,你們也可以看見其他各脈的弟子也未必便是高不可攀了,待會你們也要努力。”

眾人齊聲道:“是!”

張小凡也和著眾人一起喊著,還喊得特別大聲。眼看其他人都各自去做准備了,接下來的八場比試中大竹峰倒有三人上場,所以田不易與蘇茹分開去看,走時蘇茹見張小凡還在原地,叮囑了幾句“自己去認真觀看”的話後就走了,張小凡想了一下,打算找到田靈兒與她一起找個擂台為師兄加油,舉目四望,忽然間只見前頭人群之中,田靈兒快步向前走去,而在她前方,玉樹臨風的齊昊正站在那里,微笑著看著她。

張小凡的心立刻沉了下去。

田靈兒走到齊昊跟前,笑嘻嘻地與他說了幾句,齊昊隨即滿面笑容,在田靈兒耳邊說個不停,田靈兒也是笑個不停,二人的神情都是高興之極。說笑了一會,他們二人便結伴走了開去,似是挑了一座擂台去看比試了。

張小凡站在原地,怔怔出神,恍惚間只覺得一陣巨大的悲傷失望湧上心頭,所有沸騰的熱血都冷了下來,直寒到心底。

注一:《神魔志異·靈獸篇》三眼靈猴:西方須彌山所出,聰慧頑劣,壽逾千載,遂開靈目,能見千里,能禦草木土石,為燃燈古佛座下護法。

注二:《神魔志異》:上古奇書,記載天地異像,奇珍瑰寶,珍禽異獸,妖魔神怪,傳為上古奇人蕭鼎所著。原書十篇,今多失傳,僅存世四篇。

又注:蕭鼎其人,不載史冊,野史九峰山人筆記《山河記》有言:古人蕭氏,生卒不詳。幼即聰慧,過目而不忘。嘗行天下,盡訪名山古澤,乃著《神魔志異》十篇,奇幻瑰麗,為天下第一奇書,多佚,惜哉!

上篇:第二十一章 黑夜     下篇:第二十三章 神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