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二十七章 堅持  
   
第二十七章 堅持



“好!”

掌聲雷動,“乾”位台下,完全是另一個世界。所有人都在大聲呼喊,為了台上那兩道美麗身影癡迷不已。

琥珀朱綾的霞光萬丈,天琊神劍的無盡藍芒,將這里映得仿佛人間仙境,美麗異常。但更美麗的,卻是穿來飛去的兩位年輕女子,這一場比試從早上直到現在,一個時辰過去了,雙方還是未分勝負。尤其是大竹峰的田靈兒,在陸雪琪天琊神劍之下,居然有攻有守支撐了這麼久還未露敗像,讓人大感驚奇。

場下,田不易、蘇茹、水月大師等兩脈前輩高人都在台下就不用說了,就連掌門道玄真人也坐在椅子上,觀看著精彩的比試,嘴邊還露出微笑,頻頻點頭,意甚欣慰。

田不易與蘇茹親情連心,更是緊張,但看田靈兒道法靈動,絲毫不落下風,心下也放寬了些。田不易看了一眼身旁的妻子,見她神情緊張,輕聲道:“放松些,靈兒沒事的。”

蘇茹轉過頭看了丈夫一眼,微微笑了一下,轉頭又向台上看去了。田不易微微搖頭,忽然間發覺身後圍觀的弟子,甚至再遠處的其他各脈弟子都是一陣騷動。

他轉頭看去,片刻間以他修為之深,也呆了一下。

在人群自動讓開的一條窄窄通道里,張小凡緩緩走了過來,渾身衣衫盡數燒焦,甚至有的地方還在冒著輕煙,臉上、手上、身上到處都是大塊大塊的焦黑,一股刺鼻的味道迎面而來。所有人都看得出他走得很辛苦,仿佛走一步都用盡了他全身力氣,但不知為了什麼他依然執著地向前走著,走著。

田不易就這麼看著自己最小的弟子慢慢走了過來,一聲不吭地,他矮胖的身子離開了座位站了起來,蘇茹感覺到了什麼,奇怪地看了丈夫一眼,隨即發現不對,順著他目光看去,頓時臉色一白,立刻也站了起來。

這時,更多的人都看向這里。

張小凡走了田不易的面前,田不易看著這平日里自己最忽視的弟子,看著他不知所謂的倔強,心中卻忽然湧起一陣無法遏制的憤怒,這怒氣是如此之強,以至于他雖然竭力壓抑但所有人還是聽出了他的憤怒:“老七,是哪個家伙竟如此傷你,難道勝了還不夠嗎?”

蘇茹身子一震,聽出丈夫居然為了這往日看不起的小弟子而動了真怒,有些擔心,拉了田不易一下,但眼光隨即又落到了張小凡的身上。

兩旁,大竹峰門下的眾弟子,因為太過驚愕,都呆在了原地,忘了去扶小師弟一把。

台上,陸雪琪與田靈兒激斗正酣,法寶在空中飛來飛去,仙氣凜然。

張小凡深深往那台上看了一眼,然後看向了身前的師父,看到了他肥胖臉上的怒容,仿佛還有那麼一絲絲若有若無的關懷。

他精疲力盡地搖了搖頭,低聲道:“不是的,師父,我勝了。”

說完,他只覺得頭腦中一陣眩暈,刹那間天昏地暗,撲通一聲倒在地上,昏了過去。

張小凡跌倒在地,不醒人事,但他昏過去之前所說的話,卻讓大竹峰上至田不易下至諸弟子都呆住了,片刻之後,田不易等人反應了過來,扶起了張小凡。

田不易細細察看了一番,發現這小徒弟身上幾乎像是被大火烤過一般傷痕累累,但內腑五髒倒沒有什麼大礙,昏過去多半是力竭所至,也不知道剛才那場比試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他沉吟一下,眼角余光便看到周圍越來越多的人都看向這里,他不願站在這里被眾人看戲,當下抱起張小凡,對蘇茹低聲道:“我帶老七回去,你在這里看著靈兒。”

蘇茹眉頭緊皺,但還是點了點頭,看了一眼雙眼緊閉的張小凡,臉上的焦急神色再也掩飾不住。旁邊大竹峰諸人也圍了過來,杜必書道:“師父,我也陪你去吧。”

田不易搖頭道:“不用。”

此刻,連道玄真人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過來,道:“田師弟,這是你門下弟子麼,怎麼了?”

田不易淡淡道:“他學藝不精,受了些輕傷,我帶他去治療一下,失陪了。”

道玄真人點了點頭,轉過身子,又看向台上那場精彩的斗法。隨著田不易抱著張小凡走出人群,這件事也迅速平伏下來,人們重新為台上的兩位美女而激動,只有少數站在人群外圍的年輕弟子,不經意間發覺,風回峰一脈的弟子大都臉色鐵青,三五成群地向遠處彙集過去。

如果張小凡在這里的話,他一定會看出,那里是曾書書比試的地方。

※※※

九幽之下,閻羅殿堂,到處是熊熊燃燒的大火,炙烤著哭泣嘶喊的人們,血腥焦臭,聞之欲吐,張小凡只覺得天旋地轉,但只在片刻間,他忽然又回到了許多年前,那一個平靜的小山村,清風如許,淡淡怡人。

然而一聲驚雷,響徹天際,天空烏云如山,如怒海波濤洶湧澎湃,轉眼之間,和藹親切的村民變作了如山的死尸,安甯的小村成了人間地獄!

“不!”

他竭盡全力地呼喊,繃緊了全身肌肉,一陣鑽心的疼痛,從他胸口傳來,令他倒吸了一口涼氣,全身顫抖,驚醒過來。

“啊,醒了,小凡醒了。”熟悉的幾乎是刻在深心處的那個聲音,第一時間響了起來,帶了幾分擔心與欣喜。張小凡睜開眼睛,便看到了田靈兒。

仿佛,又回到從前,她一身紅衣,腰間依然纏著琥珀朱綾,秀發柔順的從她白皙的脖子披下,襯著她有些蒼白的臉,還有那明亮的眼眸,純淨的眼瞳,張小凡甚至從那里面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師姐!他在深心處的一聲呼喊。

張小凡看著她,連眼睛也沒有眨,如果這一刻成了永琚A那該多好!

屋中,大竹峰眾人都圍了過來,田不易上前替他把了把脈,點了點頭道:“好了,沒事了。”

眾人這才松了口氣,一個個都露出放心的笑容。

張小凡向四周看了一眼,只見大竹峰眾人都在這里,自己正躺在房間里的床上,各位師兄都站在地下,田不易與蘇茹坐在床前椅子上。

“怎、怎麼了?”

田靈兒微笑道:“你不會這麼快就忘了吧,白天你與風回峰的彭昌比試,回來就暈了過去,嚇了人一大跳,還好沒什麼大礙。”

張小凡動了動身子,果然身上除了有些疲累之外,只有胸口有些疼痛,其他的地方都已沒什麼事了,不由得訝道:“怎麼會這樣,我明明身上都......”

田不易截道:“那些燒焦的不過是皮外傷,用我青云門秘制靈藥擦了便好,你現下身上只有胸口處受了一記重擊,但骨頭經絡都未移位震動,休息幾日便好了。”

坐在一旁的蘇茹笑了一下,道:“小凡,你還不謝過師父,這次若不是他親自施救,光外傷你起碼也得養半年了。”

張小凡吃了一驚,心里大是詫異,但感激之情仍是溢于言表,低聲道:“弟子無能,又拖累師父了。”

田不易哼了一聲,面色轉冷,道:“你哪里無能了,現在大竹峰最有能耐的就是你了!”

張小凡又是一驚,不知道田不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只得道:“師父,我,不,像師姐,啊,還有大師兄諸位師兄他們都遠勝于我,我不敢......”他說著說著聲音卻小了下來,只看著站在他身前的諸位師兄和田靈兒此時臉色都有些古怪,尤其是站在眾人身前的大師兄,今天面色看起來特別蒼白,整個人不複平日里生氣勃勃,看著竟是搖搖欲墜的樣子。

蘇茹歎了口氣,道:“大信,搬張椅子給你大師兄坐吧。”

呂大信連忙應了一聲,從一旁拿了張椅子放到宋大仁身邊,宋大仁本想拒絕,但身子搖了幾搖,終究還是坐了下來,大口喘氣。

張小凡看呆了眼,道:“大師兄,你怎麼了?”

宋大仁苦笑一聲,卻沒有說話。倒是一旁的老四何大智道:“小師弟,現在七脈會武到了第四輪,我們大竹峰只剩下你一人了。”說到這里,他情不自禁地向周圍看了一眼。

張小凡整個人都呆了一下,隨即想起什麼,轉頭向坐在床頭的田靈兒道:“師姐,那你也......”

田靈兒神色一黯,低聲道:“我也敗了。”

張小凡看著她神色間一片失望,心中一痛,但此時此刻,卻容不了他胡思亂想了。

田不易上上下下打量了張小凡一番,沉下了臉,道:“老七。”

張小凡心中一跳,只聽著田不易這話里似有隱隱怒意,再看師父臉色極是難看,便不由自主地有些畏懼,道:“是,師父,有什麼......”

也不待他說完,田不易盯著張小凡,斷然道:“你這一身道法修行,是怎麼來的?”

張小凡腦袋中“嗡”一聲大響,張大了口,一時竟不知如何說話。他往屋中所有人逐一看去,只見平日里熟悉和藹的師兄們此時也保持了沉默,看著自己的目光中都有疑惑之意。

這也難怪,一個平日里其笨無比的小師弟突然一鳴驚人,任誰也無法在短時間內接受。

在田不易咄咄逼人的目光之下,張小凡額頭上汗水涔涔而下,有那麼一刻,他幾乎要沖口而出告訴師父他背地里修煉著一種別派功法,然而,話到嘴邊,他終究還是忍了下來。

他已經不是五年前那個不知世事的無知少年了,平日里在同門師兄的談話中,他早就知道了天音寺的鼎鼎大名,也知道了那個夜晚里,那個名叫普智的枯瘦老和尚的真正身份。這些年來,他獨自修行著“大梵般若”功法,但在內心深處,對普智的感激之情從未稍減。

“我,不,弟子愚笨,這些年里修真進境一直進展不大,”張小凡低下了頭,不敢面對田不易的目光,斟言酌句慢慢地道:“前些日子,弟子突然發現能夠驅動些事物,但弟子自己都不能置信,所以、所以不敢稟告師父師娘,沒想到......”

田不易冷笑一聲,道:“沒想到這次卻一鳴驚人,大出風頭!”

張小凡連忙道:“不,不是的,師父......”

田不易豈是這麼好蒙騙過去的,當下冷冷道:“你說你能驅動事物,但這至少要有玉清境第四層的修行,我問過大仁,他只傳了你第二層的法訣,那你可否告訴我這個孤陋寡聞做師父的,你究竟是如何繞過第三層修煉至第四層境界的呢?”他說到最後,話聲已是冰冷無比,帶了幾分煞氣,聽得眾人都變了臉色。

張小凡不說話了,房間里一片寂靜。

許久,就在田不易臉色越來越是難看,眾人擔憂之情越來越重的時候,張小凡卻默默地爬了起來,看得出他依然十分疲憊,但他還是掙紮地下了床,然後在眾人面前,在田靈兒一雙晶瑩流轉目光注視之下,他在田不易的身前,跪了下來。

田不易絲毫沒有動容,冷冷道:“怎樣?”

張小凡深埋下頭,眼里只注視著身下那一片小小的近在咫尺的土地,沒有向旁邊再看上哪怕一眼,低聲道:“師父,請您責罰我吧。”

眾人聳然動容,田不易更是氣得勃然變色,蘇茹皺了皺眉,道:“小凡,你若是有什麼顧忌便與你師父直說就是,何必如此?”

張小凡跪在地下,一動不動。

田不易冷笑兩聲,氣極反笑,道:“好,好,好!你倒是個硬骨頭,我也收了個好弟子啊!”

張小凡匍匐在地下的身子一顫,也不知道他此刻是什麼心情與表情,這個屋子之中,仿佛也有個人,呼吸突然急促了起來。只聽他低著聲音,道:“一切都是弟子的錯,請師父責罰我吧!”

田不易霍然站起,咯嚓一聲,在他身下的椅子竟是四分五裂倒在地上,眾人變色,只見他對著張小凡怒道:“都是你的錯,嘿嘿,你可知道背師偷藝乃是我青云門中大忌,輕則面壁數十年,重則廢去道行逐出青云,你可知道?”

張小凡猛地抬起頭來,看著田不易,只見師父臉上滿是怒意,但絕無一絲誇張表情,心中不由得一沉。

“怎麼會是這樣?”他在心中痛苦地念了一句,當初田靈兒私自傳他法訣時,並不是這麼說的。

只是,他終究,還是沒有回過頭去看上一眼。

這個房間里像死一般的寂靜,沒有人開口說上一句話。

只剩下了或高或低的焦急的喘息聲。

一個人的心,就在這片寂靜中,這麼靜靜地、冷冷地寒了下去,仿佛瘋狂卻這麼理智地看著自己,張小凡閉上了眼睛,重新垂下了頭,像是一個絕望的人慢慢踏出了最後一步:

“弟子不肖,請師父責罰!”

“砰!”一股大力排山倒海般湧來,張小凡整個人向後飛了出去,重重撞在牆壁之上,塵土飛揚中,落到地上,哇地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

眾人變色,以宋大仁為首強撐著跪下,其他眾弟子都在田不易面前跪了下來,道:“師父,你饒了小師弟吧!”

宋大仁更道:“師父,我、咳咳,我,是我教導無方,才讓小師弟做了錯事,錯都在我,您就饒過小師弟吧。”

在眾人哀求聲中,田靈兒卻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怔怔地看著倒在牆壁角落痛苦掙紮、血灑衣襟的張小凡,臉色煞白而沒有一絲血色。

田不易看著跪在腳下的這些弟子,又盯著還在牆角的張小凡,滿臉怒色不退,怒哼一聲,一甩袖袍走了出去。蘇茹看了眾人一眼,搖著頭輕歎一聲,對宋大仁等人道:“你們都起來吧。”說著又看了看遠處的張小凡,對被何大智扶著站起身的宋大仁道:“你們去照顧一些小凡,我要去看看你們師父。”

宋大仁等人連忙道:“是,師娘。”

蘇茹又是一聲輕歎,走了出去。

屋內,眾人面面相覷,半晌,田靈兒緩緩走了過去,背對著眾人,扶起了張小凡,張小凡嘴邊有血沫流出,躺在她的臂彎里,居然還笑了笑。

那一個瞬間,一滴清涼的淚珠,悄悄滴落在他臉上的血泊之中。

※※※

這時已是夜深,云海之上,依舊那般云氣飄蕩,美如仙境。

田不易站在廣場之中,昂首看天。

但見夜空繁星無數,月冷如霜。

身後,有熟悉的腳步聲傳來,蘇茹走到了他的身邊,抬頭看了看星空,淡淡笑道:“心情好些了麼?”

田不易哼了一聲,卻不說話。

蘇茹微微一笑,道:“你騙得過大仁、靈兒他們,卻只是瞞不了我。你那袖袍一拂之力,只怕是故意震動小凡的胸口經脈,好讓淤積在他胸口的淤血逼出體外,對不對?”

田不易看著夜空,一聲不吭。

蘇茹搖了搖頭,道:“都幾百歲的人了,怎麼還是這麼死要面子!”

田不易轉過頭來,瞪了妻子一眼,道:“你又不是沒看見,那臭小子跟什麼似的,‘師父,請責罰我吧!’”他學著張小凡的口吻說了一遍,怒道:“明明是他錯了,居然還說得十分委屈的樣子,反而是我這做師父的欺負了他、逼迫了他不成?真是豈有此理!”

蘇茹回頭向住宿居所方向看了一眼,道:“我就不信你沒看出來?”

田不易道:“什麼?”

蘇茹淡淡道:“靈兒的樣子很是古怪,你不覺得麼?”

田不易哼了一聲。

蘇茹笑道:“你也看出來了罷。小凡這五年來呆在大竹峰從未外出,只能是我們門下弟子私傳于他。靈兒一向與小凡要好,平日里仗著我們寵她,私傳給小凡第三層法訣只怕也是敢做的。而且她心中若非有鬼,以她平日里什麼事都要替小凡出頭的個性,這一次居然一個字也不說?不是她還有誰?”

田不易對妻子的話似是早已想到,臉上也沒什麼驚訝之色,但仍有怒氣,意有不甘地道:“就算是靈兒的錯,但你看張小凡這小子當著那麼多弟子的面,硬是頂我的嘴死都不說,真是該死!”

蘇茹失笑,輕輕拍了拍丈夫肩膀,嗔道:“你不也是死不認錯的性子,還去怪人家小孩子。再說了,小凡這般做還不都是為了靈兒,這份心意很難得啊!”

田不易怪眼一翻,卻沒有再說什麼了。

蘇茹看了他一眼,道:“那你准備回去以後怎麼收場啊?背師偷藝這個罪名可大可小,要不我們看在靈兒份上就不要太過分,明日就讓小凡回大竹峰,在後山面壁個三五十年也就是了。”

田不易怔了一下,哼了一聲,卻道:“好不容易我門下弟子才出了一個、一個......怪才,讓他面壁豈不是便宜了蒼松、商正梁他們,想也別想,明日不管死活,還是讓他繼續參加比試。”

蘇茹嫣然一笑,風姿動人,走上去牽起丈夫的手,笑道:“我就知道你這人嘴硬心軟。”

田不易肥胖的臉上居然紅了一下,不過立刻回複了正常,向四周瞄了一眼,道:“老夫老妻了,你也不怕別人笑話。”

蘇茹斜著看了他一眼,眼中滿是笑意,道:“怎麼,你現在做了首座便怕了麼?三百年前,也是在這通天峰上,七脈會武比試之時,你深夜偷偷跑到我住處把我叫到這里,那時我師父真雩大師和師姐水月都在附近,也沒見你怕過!”

田不易嘿了一聲,笑道:“你師父真雩那時候有六百多歲了吧,早就老糊塗了,我才不怕;至于你那凶神惡煞一般的師姐,我早就看她不順眼了,自己要一世孤單也就罷了,偏偏還要拖著你不放,我恨她都來不及,哪里還會怕她!”

蘇茹瞪了他一眼,道:“不許你說我恩師和師姐的壞話!她們對我可都是情深意重。”

田不易聳了聳肩膀,沒有說話。月光下看去,他矮胖的身子抖了一下,頗為滑稽,看他神色間居然還有幾分洋洋得意的樣子,大有她們對你再好,你還不是嫁了我的意思。

蘇茹看在眼底,忍不住嗔了一句:“老不正經的。”

田不易心情大好,伸手拉住妻子的光滑如絲的玉手,緩步走在這云海之中。

......

“對了,我倒忘了一件要緊的事。”

“怎麼了?”

“那臭小子把一根燒火棍當做法寶居然還用得風生水起,剛才只顧生氣忘了把那東西拿來看看了。”

“小凡他到底還是私自修行,于法寶操控運用上只怕所知不多,你看是不是找個時間指點他一下也好?”

“哼,看看再說吧。昨晚掌門師兄把我們幾個首座叫去,說是在與靈尊以通靈術交流之後,發覺靈尊似是因為感覺到某個凶物煞氣才有所動作,但後來卻再也找不到了。”

“那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找不到就是找不到了,靈尊至少也活了六千年,你師父六百歲就糊塗了,靈尊現在糊塗一些也不奇怪!”

“......”

上篇:第二十六章 自尊     下篇:第二十八章 前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