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二十九章 奇術  
   
第二十九章 奇術



又到夜深。

張小凡翻來覆去睡不著,連帶著在他身邊的猴子小灰也睜大了眼睛,眨巴眨巴地看著他,至于其他的師兄都早已鼾聲大做,便是大黃,此刻也趴在地上睡熟了。

月光如水,從窗口照了進來,灑在地上,如霜雪一般。

張小凡悄悄爬起,小灰立刻竄進他的懷中,張小凡抱著它,摸了摸它的腦袋,向外走去。

回廊清清,悄無人聲。

他暗自苦笑,從到了通天峰之後,他幾乎就沒有一個晚上睡得安穩過,想到明日就要與陸雪琪的比試,他心里仍然有說不出的緊張。

便在這時,他懷中的猴子小灰忽然不安地動了一下,張小凡向它看去,只見在月光之下,小灰一雙機靈的眼睛正看著前方陰影處。

黑暗中,仿佛有一道身影閃過。

張小凡心中一動,跟了上去。

那身影跑得並不快,而且一邊跑肩頭似乎不斷聳動,倒似是哭泣的樣子。張小凡遠遠看去,認出了是田靈兒,心中更是奇怪,同時看著師姐哭泣的樣子,心中又有了一絲莫名的難過。

田靈兒直跑到云海上,來到中心的擂台邊,看看四周無人,仿佛再也忍耐不住,蹲在地上哭出聲來。

張小凡從未見到師姐如此傷心,腦海中一陣恍惚,緩緩走到了她的身邊,低低叫了一聲:“師姐,你......”

田靈兒嚇了一跳,跳起轉身,見是張小凡,才放下心來,隨即心頭又是一酸,忍不住撲到張小凡的懷里,在他肩頭大聲哭泣。

張小凡身子在瞬間一片僵硬,全身上下都被石化一般,再也不能動上一動。

她的抽泣聲回蕩在耳邊,從肩頭感覺到她傳來的淡淡的身體的溫暖,仿佛在夢境中常常見到的情景今天竟然真的發生了。一股似有若無的幽香,隱約傳來。

張小凡就這麼站著,看著遠方,盡管心中有無數個念頭想要擁抱這個女子,卻終于還是沒有。

也許,真的擁抱了你,生命就從此不一樣了吧?

田靈兒在這個時候,離開了他的肩膀。張小凡心中一片空虛,隱約中,感覺到自己失去了什麼。

他的肩頭,已被淚水打濕了。

田靈兒用手揉了揉紅了的眼睛,看見了被自己哭濕的張小凡的肩頭,臉上一紅,道:“對不住了,小凡。”

張小凡搖了搖頭,道:“師姐,你怎麼了。”

田靈兒剛要說話,卻聽腳下有東西“吱吱”叫了兩聲,低頭一看,卻是小灰也跟了上來。她默默俯下身子,把小灰抱在懷里。

“從來沒有過的,小凡,從來沒有過的。”這女子站在黑夜月光之中,淒清美麗,帶著幾分哀愁的對著張小凡說道:“爹和娘從來沒有這麼罵過我的。”

看著那哀痛中美麗的臉龐,張小凡心中一陣撕裂般的痛楚,仿佛她那般悲傷都是自己帶給她的。他強自穩住心神,柔聲道:“師姐,怎麼了?師父師娘為什麼罵你?”

田靈兒猶豫了一下,抬頭看了看張小凡,從小到大,這個小師弟一直都是她除父母以外最親近的玩伴,此刻在她心里,似乎隱隱約約想到了一個念頭:小凡師弟是什麼時候開始,一直就對我這般溫柔的?

然而,這念頭卻只是一閃而過,她的心中此刻滿是悲傷,終于還是向張小凡帶著哭聲道:“還不都是為了齊昊大哥!”

張小凡臉色刷地白了,不由自主地握住了拳頭,他握得這般緊,以至于指甲深深刺到了手掌之中。

“你還不知道吧?”田靈兒一旦打開了話頭,對這個小師弟就再也沒有防備之心,可是張小凡卻在心里狂呼著:“我知道,我知道,我早就知道了!”

月光冷冷,灑滿人間。

“齊昊師兄與我兩情相悅,我對他們說了,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歡他的。”田靈兒平靜了一點,卻沒有發覺,她每說一句話,張小凡的臉色便失了一分血色。

“......但是爹卻大聲罵我,說我不懂事,就連一向疼我的娘也變了臉色,站在爹那一邊。怎麼會這樣,小凡?”

張小凡低下了頭,不讓田靈兒看到自己的臉,低聲道:“師父師娘怎麼會知道的?”

田靈兒心情激蕩之中,絲毫沒有察覺張小凡話里有些破綻和異樣,嘴角一扁,幾乎又要哭了出來:“我本來也想不到,後來才知道,是與我同住的小竹峰文敏師姐她們告訴了水月師叔,水月師叔又和我娘說了。我與文敏師姐她們那麼要好,叮囑了她們好多次了,可她們還是說了出去,我、我......”

她眼眶一酸,淚水終于還是流了出來。

張小凡澀聲道:“也許師父師娘他們是為了你好,他們是你父母,決不會對你不好的!”

田靈兒擦干了眼角淚珠,大聲道:“他們懂什麼!他們只懂得門派之見,只知道齊昊大哥是龍首峰蒼松師叔的得意弟子,只知道若是我與齊昊大哥好了他們就會在青云門中抬不起頭來,根本就沒有為我想過。”

她帶著幾分傷心幾分憤怒乃至幾分決然地道:“那些面子和我的幸福比起來,算得了什麼,我真懷疑他們是看重面子還是看重我這個女兒?”

張小凡霍然抬頭,看著這個突然變得陌生的師姐。

那是何等傷心的一種眼神啊!

彷徨無助,像失去父母的小鳥獨自佇立在風雨之中,哀傷中帶著一絲驚惶,如刀一般刺入了他的魂魄!

張小凡幾乎立刻就被這種眼神打敗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悲傷從心頭泛起,如果能夠讓他為這個女子承擔此刻的痛楚,他無論什麼樣的艱難都願意一肩承擔,可是他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能低低叫了一句:

“師姐!”

“我要和他在一起,”田靈兒決然斷然地說道,與其她是對張小凡說的,還不如說她是對著自己內心、對著不在此處的田不易夫婦說的,“我一定要和齊昊師兄在一起,我們山盟海誓過了,就算爹娘再怎麼反對,就算等到海枯石爛,我們也會在一起的。”

她仰望夜空,對著那輪明月這般發誓。清冷月光靜靜灑在她的身上,她美麗的像是一朵帶著哀傷在夜晚盛放的百合,讓人眩目于她的美麗而忘卻了在她身旁,那道蕭索而心死的影子。

※※※

站在高處,初升的陽光暖暖地灑在張小凡的身上,溫暖了身子卻暖不了內心。他面無表情地站在擂台之上,面對著站在自己對面美若天仙的陸雪琪。

那個冰霜女子眼中的輕蔑如此明顯,在廣場之上,誰都知道,他更多的是靠運氣而不是實力進入到前四行列。

在她背後,天琊散發著淡淡的藍色的光芒。張小凡看著這傳說中的神物,淡淡地想到:再過一會,自己面對著就是它了麼?

然後,他在片刻之間就把這個問題忘了,從昨晚回來之後,他的精神就都在一種恍惚中起起伏伏。

云海之上,此刻只剩下了兩個大擂台,但以圍觀的青云弟子人數論,觀看西邊齊昊與曾書書比試的人數只怕還不及這里的三成,幾乎所有的人都被此次風頭最勁的陸雪琪以及運氣太好的張小凡給吸引了過來,而在長輩之中,包括掌門道玄真人在內的絕大多數人也坐在了這個擂台之下。

只是,當眾人看到陸雪琪登上擂台之後,人群中在一陣歡呼之後,多半便是討論張小凡會在一息還是一刹之間敗北。

台下,田不易眉頭緊皺,縱然張小凡的根底他知道的頗為清楚,但聽到身後人們的輕蔑議論依然讓他很不舒服。而坐在他身旁的蘇茹卻是在四處張望找著女兒,昨晚的一場大吵,田靈兒哭著跑開,今日一早便不見了人影,以她為人母對女兒的了解,只怕這倔女兒是跑到齊昊比試擂台那里去了。

她搖了搖頭,雖然她十分疼愛這個唯一的女兒,但這一次她卻完全站在丈夫這一邊,或許這是為人母的本能吧,她總是覺得,龍首峰里的人都不甚好。

她轉過頭,看向台上,與此同時,台上的張小凡也正面無表情地看了過來,他們的目光在空中相接,片刻之後,張小凡在她身邊看了看,仿佛沒有找到要找的人,又默默把目光收了回去。

蘇茹微微皺眉,對田不易道:“小凡今天的神色有些不對,好像死氣沉沉的樣子。”

田不易淡淡道:“他緊張而已,小孩子沒見過世面,不足為奇。”

蘇茹沉默了下來,便沒有再說話。

張小凡收回了目光,落到了對面陸雪琪的臉上,那在初升陽光中絕美的臉龐奕奕生輝,光彩照人,很快的,陸雪琪感到了張小凡望來的目光,眼中再度出現了不屑之意。

但是這一次,張小凡卻沒有再回避,他甚至沒有感覺到對面譏諷的眼光,那美麗的容顏此刻對他來說竟然完全沒有了意義,只有在他深心處,低低的、痛苦的念著一句話:“她不在,她去看齊昊的比試了!”

聰明如陸雪琪,很快地發現這個對手只是目光看著自己,但在他空洞的眼神中卻分明想著另外的事而完全忽略了自己的存在。這幾乎是她生平第一次的經曆,在她眼睛中仿佛也隱約現出了一絲驚訝。

“當!”

鍾鼎齊鳴,回蕩在通天峰上。四下里迅速安靜了下來。

陸雪琪挺直身子,深深呼吸,只要再勝兩場,就兩場,就可以實現自己的夢想以及恩師的期望。天琊在她的背後,藍色的光芒漸漸亮了起來。

“小竹峰弟子陸雪琪,請賜教。”

張小凡如從夢中驚醒,第一個反應卻不是回禮,而是懷著萬分之意的期望向著台下看去,那里,人頭聳動,萬眾矚目,卻沒有自己想見的人的身影。

陸雪琪臉色一變,台下青云弟子也是一片嘩然,這是頭一個對著陸雪琪如此失禮的人,田不易與蘇茹對望一眼,同時都覺察了出來,今天這個小徒弟是真的有些不對勁。

張小凡緩緩轉過頭,面色如死灰,淡淡地道:“我是大竹峰張小凡,請師姐千萬莫要手下留情。”

陸雪琪一怔,雖然在比試之前說的不過都是客套話,但這張小凡看起來卻大是古怪,哪里有人會說什麼不要留情的話,聽起來像是譏諷,但看他樣子卻又不像。

但陸雪琪畢竟是水月大師的得意弟子,心力堅定,臉上神色絲毫不變,也不再多說什麼,右手一比,在她背後的“天琊”緩緩升起。

張小凡看著那藍色的光芒越來越深,越來越大,照著自己的身軀都帶了藍色,卻再也找不到一點緊張的感覺,反而在內心深處,隱隱期待著什麼。

他拿出了那根黑色而難看的燒火棍。

台下一陣哄笑,與對面堂皇高貴仙氣萬方的“天琊”相比,燒火棍就像是地上丑陋的一條蟲子。

而此時此刻,還是一條心喪若死的蟲子。

冰涼的感覺,再度充盈了全身,不知為何,今日這根燒火棍上,仿佛有了靈性般特別興奮,那股冰涼感覺游動的速度比往日快了許多。張小凡甚至感到,若不是自己與這燒火棍有血肉相連的感覺,若不是自己握住了這燒火棍,只怕它自己早就沖向陸雪琪了。

不,應該不是向著陸雪琪,而是向著天琊,那一種莫名的感覺,就像是兩個深仇大恨的仇人。

此刻,陸雪琪的臉色忽然也變了變,天琊的光芒太盛,似乎她自己也有些奇怪吧。

可是張小凡,卻沒有意思深想下去,他望著那在藍色光輝之中的美麗女子,忽然間發現,她好象師姐,可是“師姐”卻帶著冰冷的目光,冷冷地看著他。

擂台之上,令人意外的事情發生了,張小凡與陸雪琪兩個人,竟然沒有動手,只是互相盯著對方,一動不動。

場下嘩然,議論紛紛。

陸雪琪猛然驚醒,剛才一向與她靈性相通的天琊突然出現了往日不曾有過的異動,令她心中奇怪,但以念力查看天琊,卻並無什麼異樣,只是仿佛天琊隱隱有一種躍躍欲試的感覺。

感覺到場下無數道異樣的目光,陸雪琪眉頭一皺,定了定神,冷哼一聲,把諸般雜想排出腦海,一聲輕叱,天琊藍光盛放,沖天而起,但仍然沒有出鞘。

自七脈會武比試開始,天琊便成為眾人關注的焦點,但直到現在為止,陸雪琪都在沒有出鞘的情況下逐一擊敗了所有對手,這也讓眾人猜測,究竟何人能夠讓她抽出神劍,此時,所有人都猜想一定要到最後決戰,以龍首峰齊昊的那等修為,才能做到這一點吧。

藍光,映在了張小凡的臉上,卻照不出他有什麼表情,黑色的燒火棍發出淡淡的青光,緩緩離開了他的手掌,停在了他的身前。

盡管早已把這燒火棍拿來看過,但大竹峰上下人等,包括圍觀的大多數人,都是第一次看到張小凡施法。杜必書哼了一聲,道:“要不是親眼看到,我可真不信兩年前還是笨笨的小師弟突然變做了天生奇才。”

台上,陸雪琪臉色肅然,法訣緊握如山,只見在半空中光芒萬丈的天琊忽地轉身,疾如閃電,帶著開山斬海的氣勢向張小凡沖了過去。

燒火棍立刻迎了上去,玄青色的光芒在半空中與那萬丈藍光撞到一起,那陣勢,竟似乎絲毫不懼。

下一刻,在眾人目瞪口呆之中,只見張小凡竟是不堪一擊的樣子,如受重創,整個人向後飛了出去,燒火棍更是光芒失色,黑忽忽的在空中打轉飛回主人那個方向。

一時之間,大竹峰的人都站了起來,性急的如杜必書等人還失聲叫了出來。

張小凡背向後撞到了擂台柱子之上,跌落了下來,喉口一甜,一口鮮血噴出,灑在了飛回的燒火棍上,帶了幾分血色,然後,在沒有人看見的情況下,張小凡的鮮血迅速滲了進去。

天琊威勢如此之大,所有的人都驚得呆了!

陸雪琪面冷如霜,更不遲疑,藍光一閃,天琊在半空無情地斬了下去。就在此時,燒火棍上突然間黑氣蒸騰,尤其是在棒身頂端,青光更是大盛,張小凡嘴角掛著血絲,緩緩站起,面色蒼白但眼眶如血,相貌竟然帶了幾分猙獰。

說時遲那時快,燒火棍在黑氣青光中再度沖向天琊,兩件法寶在半空中一旦接觸,便即互相彈開,站在後方的陸雪琪與張小凡身子都是大震。

半空之中,藍光閃爍,青光燦爛,在空中飛來縱橫,所到之處,擂台之上原本堅硬之極的巨木都如紙屑一般四散飄飛,聲聲巨響如晴天霹靂,震耳欲聾。圍觀的近千青云門人無不變色,大試開始以來,沒有一場比試像今天一般,一開始就如此激烈,場面更無今日宏偉,只片刻之間,偌大一個擂台竟被這兩件威力絕倫的法寶給拆了七七八八。

台下原本圍觀的人們向後退了一段距離,只見張小凡與陸雪琪二人此刻都已飄浮至半空之中,陸雪琪雙手握著法訣,全力操控,姿態嚴肅中透著瀟灑;但反觀張小凡,卻似乎有些古怪,燒火棍威力雖然出乎眾人意料之外的大,但他卻並沒有像陸雪琪一般手握法訣,反而是人在半空,手舞足蹈,而那燒火棍竟也隨他心意,疾若閃電,與天琊斗得不亦樂乎。

盡管如此,但張小凡心里卻是有苦說不出,天琊威力之大,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燒火棍每一次與天琊的撞擊,他全身經絡就劇震一次,若不是他從小在太極玄清道外還暗自修習了天音寺的“大梵般若”功法,經脈強固,同時有大梵般若護身,勉強抵住天琊神力,早就吐血敗亡。但看著前方陸雪琪卻絲毫沒有什麼異樣,天琊在她操控之下,藍光越來越盛,威勢越來越大,漸漸把燒火棍青光黑氣給壓了下去。

這廂里張小凡叫苦不迭,另一側陸雪琪心里卻也是吃驚不小,對方其貌不揚的燒火棍法寶竟然有可以與天琊相抗衡的靈力不說,而且還似乎隱隱有一種吸嘬之力,無時無刻不在吸引著自己體內靈力精血,若不是根基堅固,只怕首先壓不下體內翻騰的熱血了。

念及此處,陸雪琪心頭又是一陣氣血翻湧,浮在半空中的身子幾乎差點失去平衡,她心頭驚怒焦急,從交手情況來看,她直覺地發現對手在太極玄清道上修行其實並不甚高,遠遠不如自己,但不知為何他運用著這根古怪法寶威力竟如此之大,連天琊也只能在表面上占了上風。

陸雪琪銀牙一咬,粉臉生煞,全身衣衫無風自飄,只見天琊在半空中與燒火棍重重一擊之後,張小凡全身大震,燒火棍也慢了片刻。

趁著此時,天琊霍然飛回,陸雪琪疾探右手,握住天琊。在她玉一般的手掌與天琊相觸的那一刻,刹那間藍光萬道,吞沒了她的身影,天琊劍身一震,發出如龍吟一般的巨響,扶搖上天,陸雪琪竟似與天琊人劍合一,沖天而起,直上青天。

張小凡此刻心中早已忘了什麼身外之事,只感覺到自己與半空中身前的燒火棍那種血肉相連的感覺愈發濃烈,甚至感覺出這燒火棍就像一個活物,此刻正興奮不已,一股莫名的煞氣直沖上腦海。

他在半空之中,昂天長嘯。

聲動四野,天地變色!

黑色青光,直上天際,狂風大做,云氣沸騰!

忽地,藍光一閃,一聲尖嘯從遠及近,從悄不可聞迅速增大,直到震耳欲聾,讓人再也聽不到任何聲響。萬道藍光,此刻竟都合為一體,成一巨大光柱當頭擊下,看這氣勢幾乎欲將青云山脈斬為兩半。

張小凡面孔扭曲,五官七竅在這片刻間突然全都流出血來,但看他神色之間,竟無絲毫畏懼之意,目光炯炯,同樣伸手一探抓住燒火棍,瞬間內漫天青光黑氣如握在他手中一般,直直迎向向下沖來的藍色光柱。

外圍,年輕的青云弟子都屏住了呼吸,看直了眼,再無一人對張小凡有任何輕蔑之意,而老一輩的長老首座之中,也紛紛變了臉色。

這一場比試,竟已是生死之爭。

但不知為何,卻沒有人出來制止?

“轟”,如天際驚雷,炸響人世,仿佛整座通天峰都劇烈地顫抖了一下,藍光倒折而回,陸雪琪現身天際,緊握天琊,但嘴邊卻緩緩流出了一道鮮血。

台下,水月大師霍然站起。

半空之中,張小凡耳邊只剩下了狂風呼嘯的聲音,眼前一片模糊,殷紅的鮮血幾乎遮住了他的眼睛。如果他聽得到外界的呼喊的話,就會聽見在他下方,大竹峰眾人的驚呼之聲。

蘇茹的嘴唇失去了血色,看著半空中那幾乎已成了一個血人的小徒弟,急促而低聲地向田不易道:“不易,讓小凡認輸罷,快讓他認輸罷。”

田不易身子抖了一下,死死盯著半空之中,慢慢搖了搖頭。

感覺不到痛楚了,張小凡在那瞬息萬變的空中,心里突然閃過這樣一個念頭,他甚至忽然想到,我死了之後,師姐她會不會來看我呢,許多年後,她過著幸福日子的時候,是不是也把我忘了呢?

他伸手擦去了眼角的血,和,水!

陸雪琪只覺得渾身劇痛,體內氣血在劇烈震動的經脈中到處沖突,仿佛要破體而出,歡呼著沖向前方那恐怖的青光黑氣之中的猙獰惡魔。

這已是生死時刻!

這已是永睎間!

這美麗女子,在狂風中傲然佇立,任憑風力如刀,竟不肯稍退半分。她昂首,望天。

風,突然停了,凝固在半空之中。

天地,突然靜了,停在了這個時刻。

“轟隆!”低沉的呼嘯仿佛從天邊傳來,回蕩在整個天地之間。

陸雪琪反手,拔出了“天琊神劍”。

頓時,漫天的藍光消散了,收縮了,仿佛如巨龍吸水一般都被吸到那如秋水一般的劍刃之上。

通天峰上,一片寂靜!

傳說千年的天琊終于出鞘!

陸雪琪面如寒霜,手握劍訣,竟然在懸空的狀態下腳踏七星方位,凌空連行七步,長劍霍然刺天,玉顏在刹那間再無一絲一毫的血色,口中誦咒:

“九天玄刹,化為神雷。

煌煌天威,以劍引之!”

片刻之間,原本晴朗的青天黑了下來,天際突然出現的烏云翻湧不止,雷聲隆隆,黑云邊緣不斷有電光閃動,馳騁天地間,一片肅殺,狂風大做。

大風撲面而來,張小凡微微張開了口,這個情景,仿佛在久遠之前的記憶中曾經出現過一次。地面之上,上至道玄真人下至各脈首座長老,個個臉上都是驚駭莫名齊齊站了起來,又轉而看向小竹峰的水月大師。

半晌,田不易澀聲道:“你教出的好徒弟啊!”

水月大師卻是全然不理眾人,一向淡漠的臉上首次出現了擔憂,望著在天空中的那兩個人。

“神劍禦雷真訣!”道玄真人緩緩收回了目光,心中大為震動,想不到青云門下,年輕一輩之中,竟有了如此了不起的人才。

只是,看著那女弟子臉色,雖然勉力施展出這等蓋世奇術,但身子顫抖,面白如紙,只怕是力不從心了。

天空之中,雷聲愈急,張小凡分明感覺到,自從天琊出鞘的那一刻起,手中燒火棍上頓時騰起了一股充沛無比的力量,就像是這與自己血肉相連的法寶從內心深處深深呐喊一般。

仿佛是它等待這一刻,已有千年!

天空更黑,烏云壓頂,厚厚云層中緩緩出現了一個巨大漩渦。

上篇:第二十八章 前四     下篇:第三十章 懷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