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三十一章 正道  
   
第三十一章 正道

大黃躺在地上,眯著眼睛,尾巴不時搖上一下,猴子小灰則趴在他的床上,一雙明亮的眼睛直看著臉色顯得憔悴的張小凡。張小凡瞪了它一眼,沒好氣地道:“你看什麼看?”

小灰自然不會對著張小凡說什麼人話,卻“吱吱”叫了兩聲,看它猴臉,主人受了傷,非但未有什麼擔憂之色,看著反而幸災樂禍的樣子多了些。

張小凡心中有些惱火,不耐煩地道:“去、去、去,到一邊去!”

這時腳步聲響了起來,未待他進門,張小凡已然聽到,笑著道:“六師兄,你今天怎麼這麼早就送飯......”

他聲音忽然停了下來,只見田不易矮胖的身子從房門處緩緩踱了進來。張小凡吃了一驚,這些日子以來,蘇茹只讓他安心靜養,其他各位師兄包括田靈兒在內只來看過他一次,其余時間都只有杜必書三餐為他送飯來,根本想不到田不易會突然出現。

他在床上愣了一會,忽然醒悟,連忙爬了起來,下了床就要行大禮,田不易心思重重,臉色陰晴不定,揮了揮手,道:“罷了。”

張小凡應了一聲,起身立于一旁,看著田不易走過來坐在桌旁,一口大氣也不敢出。

田不易看了這徒弟一眼,從剛才那反應看,這小徒弟無論如何也看不出來像是個內涵錦繡的奇才,反而比普通人似乎都差了一些,但偏偏......

田不易搖了搖頭,歎了口氣,道:“老七,你過來坐下吧。”

張小凡又是一驚,從來田不易對他都是不假顏色,今日對他和藹了一些,他反而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田不易等了一會,卻見張小凡驚疑不定地看著自己,好象還沒反應過來,心中又是一陣生氣,微怒道:“是不是要讓我請你坐下?”

他這一罵,氣勢十足,張小凡登時找到了往日師父威嚴的感覺,居然立刻反應了過來,乖乖坐了下來。

田不易看他樣子,反而窒了窒,又多看了他一眼,隨之苦笑一聲,搖了搖頭,道:“你身子怎麼樣了?”

張小凡恭恭敬敬地道:“回稟師父,從通天峰回來以後,蒙師父師娘救治,還有各位師兄的照料,已差不多都好了。”

田不易看著他,淡淡道:“七脈會武已過去一月有余,看來你也好得差不多了,我有幾句話,現在要問問你。”

張小凡心下一沉,隱隱覺得自己一直害怕的事情終于來了,但事在眼前卻只能道:“是,師父請說。”

田不易緩緩道:“你那根黑色棍子,是怎麼來的?”

張小凡心頭一跳,不由自主地向田不易看去,只見田不易也正盯著他,一張臉雖然還是一副平淡模樣,但目光炯炯似有神光,竟是不怒而威。

那一刻他在心中轉了千百個念頭,一時竟是不得做聲,田不易慢慢沉下了臉,面色難看之極,再次沉聲道:“你說!”

張小凡被他催促,片刻間額頭汗水已現了出來,他雖見識不多,但多年前幽谷之中噬血珠與那奇異黑棒激斗之後意外融合之事,畢竟太過古怪,而且其中凶煞險惡,且有吸噬精血異能,這些在平日里與諸師兄談話時他已知道了決不會為正道所容,如果被田不易知道了實情,只怕更是後果不堪設想。

此外,在他深心處,仍然還有一事,一直是個深深的忌諱,特別是自從他知道了普智和尚乃是天音寺四大神僧之後,再想到他傳授給自己的那套口訣......

在那一個瞬間,他便已下定了決心,無論如何不能說出普智之事,連關于他的一絲一毫也不能說。

田不易盯著他。

張小凡在那逼人的目光中,站起,又跪了下去。

“師父!”

田不易眉頭緊皺,哼了一聲,冷冷道:“說。”

張小凡俯下頭,慢慢地道:“那根黑棒,是數年前我與師姐一同去後山幽谷中時,無意得到的。”

田不易微微一怔,隨即想起,兩年前確有此事,田靈兒到那幽谷之中曾無故昏迷了過去,蘇茹曾去查探過卻並無什麼異樣,後來自己也去看了看,的確如此。此事一直是個小小迷團,但日子一久自己也就淡忘了,現在看來,多半便是這根黑棒的緣故了。

但是一根黑棒無人催動便能令田靈兒昏了過去,這是何等凶煞之物,張小凡卻如何能夠得到驅用?田不易想到這里,心中疑團只有越來越大,沉聲道:“你是怎麼得到的?”

張小凡不敢抬頭,生怕被田不易看到自己臉上的表情,他本就不是機巧之人,此刻更是焦急萬分,倉促間無論怎樣也想不出什麼好的解釋借口。

田不易見他遲疑,他是何等世故老練,當即大喝道:“說。”

張小凡被他一嚇,汗水涔涔而下,心頭亂跳,不敢再瞞,終于把當日情況大致說了出來,但在這其中,他話到嘴邊,卻還是把有關噬血珠的事情硬生生收了回來,只說是當日在幽谷之中,他看到黑棒,一時好奇拿起,結果黑棒竟將他精血吸出(其實那是噬血珠的緣故),並感覺惡心欲吐,其後他就昏了過去。在昏迷之前,他隱約看到黑棒把他的精血吸了進去,融入棒身。

他說完之後,頭也不敢抬,不敢再看田不易,田不易卻皺著眉頭陷入苦思:看這小徒弟倒是不像說謊,那種種法寶異能決不是他能編造出來的,但這等奇異法寶,便是連他也是生平第一次聽說,如果說和這黑棒有些相似的,只怕便只有千年前魔教的大凶之物“噬血珠”了。

但是很明顯,這黑棒與那噬血珠決然不同。

田不易站起身子,在房間中負手來回踱步,沉吟半晌,回頭看向張小凡,道:“你先起來罷。”

張小凡低聲應了一聲,站了起來,但仍然低垂著頭,站在一旁。

“但就算如此,那法寶與你有血氣相連,是血煉之物......”

張小凡訝道:“師父,什麼是血煉之物?”

田不易怔了一下,隨即不耐煩地道:“你不知道就算了,我問你你聽好就是。”

張小凡立刻低頭,低聲道:“是。”

田不易看著他,道:“就算那黑棒乃是不世出的異寶,但不管怎樣你也要至少修煉到太極玄清道玉清境第四層境界才能驅用......”

張小凡臉色一變。

田不易緩緩地道:“當日在通天峰上,我就問過你,今日我再問你一次,究竟是誰私傳法訣于你的?”

張小凡身子一震,他知道自己此時為了這不知名的黑棒已然有了大麻煩,若再加上私自修習法訣之事,只怕等待自己的懲罰更是無法想象。

只是此刻,他眼前卻仿佛飄過了田靈兒的樣子:少年時帶著自己上山砍竹的身影,雨夜里孤燈旁溫柔的容顏,還有往日里大竹峰頭的笑罵奔跑,就連那飄在記憶中她身體的淡淡幽香,此刻竟也這般清晰。

一點一滴,浮上心頭!

他再一次跪了下去,重重地叩頭,卻再沒有說一個字。

他俯伏在地上,一動不動,傷後初愈有些消瘦的身子有了一分堅強,看起來卻似帶著一分淒涼。

田不易深深地看著他,半晌,忽然長出了一口氣,道:“你起來吧,隨我到通天峰去,至于你有沒有命回來,那就看你的造化了。”

※※※

白云深處,仙氣繚繞,一切都平靜祥和的如人們夢想中的仙境一般。

青云山,通天峰,玉清殿。

青云門七脈首座盡在此處,目光都看著跪在堂下的那個少年。

道玄真人望著跪在那里的張小凡,腦海中不由得又浮現出五年前那兩個被救上山的小孩的身影,白云蒼狗,世事流轉,仿佛一轉眼間,他們便已長大成人。

他在深心處低低歎了口氣,目光離開張小凡,對其他首座道:“諸位,剛才張小凡說的話,你們意下如何?”

眾人沉默,半晌,忽地蒼松道人的聲音想起,斷然道:“此子之話,決不可信。”

跪在地上的張小凡身子一抖,卻並沒有抬起頭來。

道玄真人皺了皺眉,道:“蒼松師弟為何如此肯定?”

蒼松道人看了張小凡一眼,道:“血煉之法,陰邪惡毒,若非有魔教妖人指點于他,他怎會有這等見識法力來煉造如此法寶,所以此人必定是魔教奸細,不可饒他性命。”

蒼松一向執掌青云門刑罰之事,位高權重,說話聲調堅決剛硬,張小凡聽在耳中,臉上血色盡失,幾乎喘不過氣來。

眾人都沒有出聲,田不易卻沉著臉,緩緩道:“若他真是如你說的這般處心積慮潛入我青云門下,又怎會故意在眾目睽睽下施展法寶?”

蒼松道人哼了一聲,道:“魔教妖人,本就難以猜測行徑,居心叵測,做出些古怪事情也不足為奇。”

田不易怒道:“你這豈不是牽強附會,強詞奪理?”

蒼松道人冷冷道:“我強詞奪理?請問田師兄,這血煉之法,可是我正道中人所有?”

田不易語塞,臉色漲紅,此刻任誰也看了出來,田不易到底還是站在他徒兒一邊,正當這尷尬時刻,忽有個冰冷聲音傳了出來,一聽便知是小竹峰的首座水月大師:

“請問蒼松師兄,你口口聲聲說血煉之法陰邪惡毒,請問一句,它到底如何陰邪,如何惡毒了?”

蒼松道人張口欲言,忽又窒了一下,只得道:“魔教妖術,還用多說麼?”

水月冷冰冰地道:“如此說來,蒼松師兄也是對血煉之法一無所知,怎地便以為此法陰邪惡毒,便要誅殺這個少年了?”

蒼松道人向水月大師看了過去,目光炯炯,氣勢逼人,道:“哦,水月師妹,那你是什麼意思?”

水月大師淡淡道:“諸位師兄,此間之事,一來我等對血煉之法所知不多,雖有所聞但多為揣測,若萬一所謂血煉之法當真便有這碰巧之事,我們豈不是錯殺好人?二來這少年年僅十六,身世來曆又是清楚明白,強要說他是魔教中人,只怕于理不合罷。”

蒼松道人眯起了眼,眼縫里卻透露出尖銳光芒,道:“水月師妹為何今日一反常態,大力為這少年開脫,真是令人不解?”

水月秀美臉上怒意一閃而過,即道:“我乃是就事論事,決不似有些人,看不得同門別脈出了人才,害怕威脅自己地位,便抓住些小事趕盡殺絕,毫無人性!”

若論口舌鋒利,在座七人中有六個男子,卻無一可比得上水月大師,蒼松道人氣得臉色發白,霍地站起身來。

道玄真人連忙插口進來,道:“好了好了,說著說著怎麼又吵起來了,坐下,坐下。”

蒼松道人不敢置掌門的話于不顧,只得恨恨地坐回位置,反觀水月,卻是一臉的若無其事,端端正正地坐在自己的椅子之上。

道玄真人搖了搖頭,轉向其他人,道:“諸位,你們是何意思?”

其他各脈首座沉默了一會,風回峰首座曾叔常首先道:“掌門,我以為水月師妹言之有理。這少年來曆清白,入門後又從未下山,只怕真是機緣巧合得了這一件寶物,說起來反而是我青云之福。”

道玄真人撫須微微點頭,轉眼看向落霞峰首座天云道人,天云看了看蒼松,道:“此事我同意蒼松師兄的做法。”

蒼松道人得了個盟友,向著天云道人點了點頭。

最後只剩下個朝陽峰的首座商正梁,他看了看田不易等人,又看了看蒼松道人與天云道人,最後眼角余光又仔細瞄了一眼道玄真人,微一沉吟,即道:“我以為水月師妹說得有理。”

田不易臉上一松,蒼松道人卻是哼了一聲,道玄真人隨即點頭道:“大家都說了,那我也不客氣了。”說到這里,他卻先向著依然跪在地下的張小凡道,“小凡,你先起來罷。”

張小凡身子一震,抬頭看了看諸位師長,緩緩站了起來。

道玄真人多看了他兩眼,仿佛想要把他看個清楚,然後對著其他首座說道:“諸位,其實我也以為張小凡不似魔教中人。這黑棒雖有凶煞之氣但內斂其中,並不似過往中我等見過的魔教凶物一般,殺氣騰騰,凶相畢露......”

蒼松道人聽著不對,忍不住叫了一聲:“掌門師兄,魔教妖人凶險惡毒,甯可殺錯,不可放過啊!”

道玄真人臉色一變,看了他一眼,喝道:“蒼松師弟,你可知你在說些什麼?”

蒼松自知失言,低頭不語。

道玄真人臉色嚴肅,但聲調轉為低沉,緩緩道:“蒼松師弟,你執掌我門中刑罰二百余年,公正嚴明,為兄是十分敬佩的。但我看你這十幾年來,戾氣漸重,殺性愈盛,為兄心中十分擔憂,你可知道?”

蒼松道人低聲道:“是,師兄。”

道玄真人凜然道:“甯殺錯不放過,乃是魔道中人所為,我青云門自居正道,一向光明正大,若遇事便當甯可放過,也不殺錯,否則我們與魔道中人有何區別?蒼松師弟,你道行雖深,但仍需潛修道義,參悟道法才是。”

蒼松道人單掌豎起,道:“多謝師兄指點,蒼松受教了。”

道玄真人面色一松,道:“你知道就好了。”說著轉向眾人看了一眼,眾人都道:“掌門師兄做主就是。”

道玄真人點了點頭,對張小凡道:“你都聽見了?”

張小凡心中感動,連忙道:“是,多謝、多謝諸位師伯師叔,”說著又轉向田不易,聲音中帶了一些哽咽,道:“多謝師父。”

田不易擺了擺了手,卻沒有說話。

道玄真人拿起放在手邊茶幾上的那根黑色短棒,拋給張小凡,微笑道:“這東西非你不可驅用,你收回去吧。”

張小凡伸手接住,入手後立刻感覺到那熟悉而冰涼的氣息一下子騰了起來,走遍全身,仿佛通靈性般的有說不出的歡喜。他深深向道玄真人行禮,道:“多謝掌門師伯。”

道玄真人微笑一下,拍了三下掌,堂後立刻有道童走了過來,道玄真人吩咐幾句,道童點頭應了一聲,走了出去,過不多時便引了三人進來。張小凡看了過去,卻都是認識之人:齊昊與曾書書走在前面,曾書書趁著他老爹曾叔常不注意,還偷偷向張小凡做了個鬼臉。至于走在最後的,卻是清冷美麗的女子,正是小竹峰的陸雪琪。

這三人再加上張小凡,正好便是這次青云門七脈會武的前四名弟子。

上篇:第三十章 懷疑     下篇:第三十二章 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