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三十三章 萬蝠  
   
第三十三章 萬蝠

張小凡怔了一下,認出此人便是晚飯時出口爭論寐魚的那個美麗少女,此刻見她依然身著那一套水綠衣裳,在月光下肌膚如雪,清麗無雙,恍如仙女一般。

那少女把剛折下的花朵放到鼻端,深深吸氣,臉上浮現出陶醉的表情,更有一股驚心動魄的美麗。而那花朵在她秀美臉龐前,竟也似更加燦爛。

只是張小凡卻從內心深處,冒出一陣無名的怒火,皺著眉頭道:“這花兒開得好好的,你為什麼要折了它?”

那綠衣少女明眸流轉,眼波如水一般在張小凡身上打了個轉,淡淡道:“我摘了這花,便是這花的福氣;被我聞它香味,更是這花三世修得的緣分。你這樣一個俗人,又怎麼會知道?”

張小凡愣了一下,生平第一次聽說如此荒謬之事,搖頭道:“這花被你折下,便是連命也沒了,又怎麼會高興?”

綠衣少女瞄了他一眼,道:“你又不是花,怎麼知道它不會高興?”

張小凡聽著這女子言語大是蠻不講理,心中更是氣憤,道:“你也不是花,又怎麼知道它會高興了,說不定這花兒此刻正是痛苦不已,啊,你看,那花上有水,保不定就是痛得哭了出來。”

那綠衣少女明顯呆了一下,片刻之後便撲哧一聲笑了出來,這一下當真便如百花盛放一般美豔逼人,幾乎讓張小凡看呆了眼。

“花淚?......哈哈,花淚,我生平還是第一次聽見一個大男人把露珠說成是花的眼淚,笑死我了......”

張小凡臉上一紅,呐呐說不出話來,但看那少女笑得腰都彎了,臉上發燒,強自道:“那、那又怎麼了?”

不想那少女聽了這話看他樣子,笑聲反而更大了些,清脆的笑聲回蕩在這個靜謐幽暗的花園中,平添了幾分暖意。

張小凡發火不是,想說什麼卻又不知如何開口,看著那女子歡喜笑容,賭氣地跺了跺腳,轉身走了。

沒走兩步,忽然間聽到後面那綠衣少女收了笑聲,但語調中還是帶了幾分笑意,道:“喂,你等一等。”

張小凡本來今晚出來,心情不錯,但碰到這個女子之後,心情便是大壞,此刻聽她叫了出來,心頭又是一陣煩躁,忍不住回頭道:“我又不叫喂,你叫誰呢?”

那少女怔了一下,臉上笑容登時收了起來,看著張小凡的目光仿佛也冷了幾分,似乎很少人如此頂撞過她。但片刻之後,她又似想到了什麼,雖然沒有恢複剛才那燦爛笑容,但聲調還算溫和,道:“哦,那你叫做什麼?”

張小凡沖口就道:“我叫......”窒了一下,他哼了一聲,道,“我為什麼要對你說?”

那綠衣少女臉色一肅,看著似乎有些生氣,但她看了張小凡負氣的表情,便如一個賭氣的小男孩一般,居然忍不住又是“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這一笑便把剛才她沉下臉的氣勢完全散了去,襯著天上月華,滿園芬芳,這美麗女子面上滿是笑意,仿佛她知道這樣不是很好,搖著頭正要忍住,卻依然還是笑了出來。

仿佛,許久以前的天真,在今晚又活了過來。

月光如水,輕輕灑在她的肩頭臉畔,映出了動人心魄的美麗。

張小凡不知何時,看得癡了。

那少女笑了一陣,發現張小凡正盯著她看時,嘿了一聲,居然也無一般女兒家臉紅的樣子,反而徑直道:“我好看麼?”

張小凡卻被她嚇了一跳,像是做賊被人捉住一般,大感窘迫,但在那少女如水一般柔和眼波之下,竟有無處可逃的感覺:“我......你......呃,你,好看!”

話一出口,張小凡自己先呆了一下,心頭浮起一股說不清的奇異滋味,那少女卻似乎並不在意,面上有淡淡笑容,道:“我想也是,從小到大,誰不說我漂亮,你們這些男人啊,都是一個樣子。”

聽她說話語氣,小小年紀,倒似乎曆經滄桑一般。張小凡氣往上沖,正要反駁,但不經意間看去,卻見她明眸皓齒,獨立在月華之中,隱隱竟有幾分熟悉。他登時想起了青云山上,碧水潭邊,自己親眼看到的師姐美麗身影,那一刻之間,他忽然意興闌珊,再也提不起精神來,又看了綠衣少女一眼,低低歎了口氣,一言不發,轉身就走。

“喂,”走了幾步,卻又聽到身後傳來叫聲,張小凡皺著眉轉過身,看著那綠衣少女。

她微微眯上了眼,潤色的唇也似乎抿緊了些,仿佛想著什麼,但氣氛卻一下子沉默下來。

“你叫什麼名字啊?”她依然這般地問,眼波中倒影著他的影子。

張小凡卻忽然退縮了,剛才的怒氣在片刻間全部消散,仿佛對著這個身影,些許的憤怒都是不應該的。他回避了那柔和的眼光,帶著他自己也不安的一點怯弱,說了一句:“張小凡。”

然後快步向後走去,倒有幾分落荒而逃的樣子。

他低著頭大步走著,剛走到那曲折小徑的一個拐角處,猛然間發現前頭出現了一個黑色身影,在這幽暗園中,若不是走到近處還真是難以發現。

他幾乎收勢不住,幸好身體反應還算靈敏,緊緊在那人身前停下。黑暗中,一雙明亮但幽靜的眼眸出現在他的眼前。

二人相距過近,張小凡嚇了一跳,連忙退後一步,這才看清,這人卻是晚飯時,坐在那綠衣少女身旁的蒙面女子。此刻她依然蒙著面紗,但身上已換了一件黑色絲裙,在這個夜里,幾乎便如幽靈一般。

張小凡定下神來,不覺還有些喘息,鼻中隱隱聞到一股幽香,不知是這園里芬芳,還是剛才靠近那女子時......。

他心頭一跳,只覺得今晚出來真是錯了,當下含糊說了一聲:“對不住。”,便從那蒙面女子身邊走過,往自己住處走去。

從頭到尾,那蒙面女子都未說過一句話,只是靜靜地站在那里,眼中注視這這個少年。當張小凡走過她身邊後,她還緩緩轉身,看著他離去的身影。

許久,當她的身影幾乎與這幽暗花園里的黑暗融為一體的時候,她才轉過身子,向著花園深處走去。很快的,她看見了那個綠衣女子,依然站在原處,手里把玩著一朵折下的鮮花。

綠衣少女抬頭,沒有吃驚的樣子,微笑道:“幽姨,你回來了。”

蒙面女子看了她手中鮮花一眼,面紗輕動,看來是點了點頭,道:“那四個人是青云門下。”她的聲音回蕩在花園之中,幽深飄蕩,雖然輕柔,卻帶著一分鬼氣,“帶頭的是龍首峰一脈的齊昊,其他三個不曾見過,看來是年輕一輩,不知姓名。”

綠衣少女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一個,剛剛過去的那人,叫做張小凡,好土的名字。”

蒙面女子看了她一眼,淡淡道:“碧瑤,許久沒見你賞花了。”

綠衣少女,也就是被稱做碧瑤的少女,仿佛怔了一下,下一刻,她秀美臉龐上重新露出了笑容,道:“是啊,幽姨,好久了。”

她把那花拿起,又細細看了看。然後,在那蒙面女子的注視中,綠衣少女含著笑,手中卻決然斷然地握緊,把那美麗的花朵揉成了碎末。

※※※

次日,青云門四人起床,梳洗之後,齊昊聚集四人,商議道:“空桑山在東方三千里之遠,路程不近,我們還是趕路要緊。”其余三人並無異議,于是便結帳出發。

山海苑的老板果然對青云門心存敬慕,原本昂貴的房錢居然打了個五折,幾乎便與普通房錢一般。張小凡看著齊昊與那老板說笑算帳,眼光卻向四處瞄了一眼,但直到走時,他也沒有再看到昨晚綠衣少女那一眾人。

他們四人禦空而行,這三千里路程足足花去了十天,其間,張小凡自然是大大拖了後腿,不過到了後幾日,張小凡道法漸熟,于“燒火棍”也更是熟悉,居然也飛得像模像樣,每日里在天空縱橫高飛的時候,那一股穿行于青天白云間的感覺,著實讓他興奮了好幾天。

這一日終于到達了空桑山,眾人落下云頭,都是吃了一驚,只見方圓百里之內,一座大山險峻高聳,但多岩石少草木,山下更是不見人煙,一片荒涼。

這時已近黃昏,日頭西沉,暈黃的夕陽照在空桑山上,仿佛帶了幾分蕭索,也有了幾分可怖。眾人在山腳落下,收起仙劍法寶。齊昊看了看天色,道:“我看這里也無可借宿的人家,不如我們即刻上山,一邊尋找那‘萬蝠古窟’,一邊看看有無合適地方先休息一晚。”

曾書書點頭道:“齊師兄言之有理,我們這就上山吧。”張小凡見曾書書答應了,自己也沒什麼意見,陸雪琪看了看天色,一言不發,但卻是第一個向山頂走去。

這空桑山雖然比不了青云山通天峰那般高得誇張,但也不低,加上偏僻險峻,無路可尋,四人從山腳往上,只走到山腰處,天色便已經完全黑了下來。

四人走到一快平台之上,齊昊叫住眾人,從懷中拿出一面小銅鏡,三人都是一眼認出這便是青云門至寶“六合鏡”,一時都愣了一下,不知道齊昊要做什麼。

只見齊昊把六合鏡拿在手中,口中低低誦讀了幾句咒文,原本暗淡無光的六合鏡似有感應,逐漸亮了起來,隨之從齊昊手中飄起,停留在他頭頂二尺處,光芒漸盛,帶著淡黃的光暈照亮了他們四人周圍六尺左右的一個圓地,把他們護在中央。

齊昊這才道:“空桑山在八百年前,乃是魔教妖人集聚之地,而且我觀此山荒涼詭異,只怕多有山精魅怪。六合鏡功能護主,我們也好防范于未然。”

張小凡向那漂浮在空中的六合鏡看了一眼,只見那面小鏡似貌不驚人,但古拙中隱有瑞氣,不可小看。正在此時,眾人忽聽得遠處一聲巨響,隨之是“劈啪劈啪”的聲音響起,聲音漸漸密集,到了最後非但越來越響,更是幾乎連節奏都聽不清楚了,只有“轟隆隆”巨大雜音回響在這荒山野嶺,遠處,靠著黑暗中六合鏡發出的一點點光芒,眾人赫然望見在那遠處山背後,霍然騰起一片黑色云氣,在這黑暗中更增詭異,而轟隆巨響便是從那發出。

眾人都是變色,曾書書眼珠一轉,忽地失聲道:“六合鏡!”

他話一出口,眾人還沒反應過來,那片在空中越來越是巨大的黑云卻已感覺到了什麼一樣,向這里移了移,片刻之後,仿佛從黑云中傳來一聲刺耳呼嘯,刹那間那片黑云竟是齊齊轉了過來,向這四人處,這黑夜里唯一的一點亮光撲了過來。

瞬間,原本星光閃亮的夜空漆黑一片,仿佛被什麼遮住了一般。眾人只覺得一股腥臭味轉眼充斥了四周,張小凡等人無不大驚失色。唯有齊昊還算鎮定,但臉色也已發白,疾道:“不用亂動,千萬莫要離開六合鏡光圈范圍。”

又過片刻,呼嘯轟隆聲已近在耳邊,映著六合鏡的光芒,眾人終于看清了那片黑云,赫然竟是無數只黑色蝙蝠,密密麻麻,而且看著身形,比往日所見的蝙蝠竟是大了一倍不止,每一只都張著大口,在一身黑色之中,口里猩紅一片,猙獰恐怖。

但六合鏡所散發出來的淡黃光芒,卻在這時顯露了作用,只見所有的蝙蝠都被隔在那光圈之外,任它們如何撞擊擠壓,這光圈竟是絲毫不動。反而是在光圈近處,與淡黃光芒相觸的蝙蝠,黑色的身子發出“滋滋”的聲音,片刻之後便掉到地上,掙紮不已,眼見是不能活了。

只是這群蝙蝠實在太多,放眼望去,連夜空星斗都被遮蓋,怕沒有數百萬數千萬只。死在地上的那些只怕還不到其中百萬分之一,但見無數蝙蝠前赴後繼,沖上前來,四人被圍在中央,雖然暫時無事,但前後左右都是恐怖之極的血盆大口,腥臭之味幾欲令人作嘔。

不過六合鏡畢竟是道家至寶,在這無數凶惡畜生攻擊之下,竟無絲毫脆弱動搖跡象,那黃色光圈看似輕薄,偏偏便屹立如山,不消一會,光圈周圍的蝙蝠尸體便越堆越高。

此刻,在這光圈周圍上空也不知圍了多少黑色蝙蝠,哪里是里三層外三層,只怕是里三百層外三百層。但這些畜生對光圈的撞擊似乎慢慢緩了下來,似乎知道徒勞無功,便不再做這無用之事。只是這些蝙蝠似是舍不得到口的美味,依然圍住不肯離去。

張小凡心神動蕩,他生平從未見過如此凶惡之物,直到此刻依然有些緊張害怕,他喘著粗氣從外圍蝙蝠上收回目光,眼角余光卻看到站在身旁的陸雪琪的臉色也蒼白之極。

仿佛就在同時,陸雪琪也感應到他的目光,向張小凡這里看來。二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接。

陸雪琪忽然轉過頭去,蒼白的臉龐似乎又白了些,但再也沒有回過頭來。

“刷......”

忽然,所有的蝙蝠都震翅飛起,曾書書看著它們,方才松了口氣道:“好不容易才......”

話未說完,他便說不下去了,只見滿天黑云,無數的蝙蝠飛到高處,遽然轉身,前頭一只只如冰雹般沖了下來,打在六合鏡的光圈之上,卻被六合鏡光圈反震回去,然後騰起一團血霧,在淡黃光芒之下,粉身碎骨地落到地上。

汙血橫流,血腥撲面,無數恐怖的血花在夜色中閃爍出現然後掉落在地,但後來的蝙蝠竟仿佛對前頭同類之死無動于衷,依然是撞擊不停。青云門四人個個是面色蒼白,望著這世間罕見的凶蠻異物。

光圈周圍,很快的,堆起了足足快接近有半人高的厚厚的蝙蝠尸堆。

張小凡忽然發現,自己背後的衣衫,都已被冷汗盡數濕了。

這恐怖一幕也不知持續了多久,直到那光圈外蝙蝠尸體幾乎堆到有一人來高的時候,蝙蝠群終于停止了這強悍凶蠻的攻擊,此刻,就算是六合寶鏡,散發出來的光圈的亮度也黯淡了幾分,但依然閃爍在黑夜之中,屹立不倒。

漫天黑云,圍著這個黑夜里唯一的光亮,竟仍是不肯離去。

四個人連眼睛也不敢閉一下,手中各自握著自己的仙劍法寶,不敢有一絲懈怠。

只是這些巨大群的蝙蝠卻似乎再也沒有什麼好方法了,只是圍著不肯離去,但也沒有再發動什麼攻擊。

就這樣持續到了黎明。

當天邊第一縷的陽光照過來時,仿佛冥冥中有什麼呼喚一般,所有的蝙蝠忽然飛起,在空中盤旋片刻,然後都往昨晚飛出的那處地方飛了回去,來也快,去的更快,不消片刻,這無數只的蝙蝠都已消失不見。

青云門四人緩緩松懈下來,但又過許久,齊昊直到完全確定那些蝙蝠不會再出來的時候,才撤去了六合鏡。

光圈消散。

一聲悶響,四人周圍如小山一般的蝙蝠尸體,忽然間從四面八方向中間倒了進來,把四人淹沒在這惡心可怖的河流中。張小凡在那一刻,心髒里猛地一跳,幾乎以為自己停止了呼吸,而在這同時,他更是聽到身邊人傳來一聲尖叫,一只玉手伸了過來,緊緊抓住了他的胳膊。

用力之大,隔著衣服,指甲都陷入了他的肉里。

這痛楚鑽進了他的心頭,他回過頭,看著這個受驚的美麗的女子,她蒼白的臉在朝陽中帶了一絲驚惶,讓人心頭莫名的一痛。

忽然,他心中所有的恐懼都消失不見,縱然還有些緊張,但他的注意力都被陸雪琪吸引了過去,就像是在她面前,他是決不能畏縮的感覺。

他走上一步,擋在了她的身前。

陸雪琪的喘息聲緩緩平靜了下來,她微微抬頭,嘴唇輕動,深深看了一眼張小凡的臉龐,松開了手。

上篇:第三十二章 下山     下篇:第三十四章 古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