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三十四章 古窟  
   
第三十四章 古窟

四人好不容易才從堆積如山的蝙蝠尸體中走了出來,但都已是狼狽之極,身上沾滿了汙穢暗色的鮮血不說,便是氣味也覺得惡臭無比。

他們四人都是青云門人,平素一向乾淨,尤其是小竹峰的陸雪琪,更是生性愛潔,此刻情景,真比砍她三刀還要難受。

四人忙不跌地向遠處走去,此刻都只想離那堆惡心的蝙蝠尸體越遠越好。一口氣走出了老遠,來到一塊還算平整的岩石上,四人拍打衣衫,整理多時,只拂到了一些雜物,但那些蝠血痕跡,惡臭腥味,卻是無論如何也揮之不去。

張小凡等三個男人還好一些,但陸雪琪平日就冷冰冰的臉此時卻更是如霜似雪,狠狠在衣裳上拂拭著,大力搓揉,看來不把這些惡心的東西從她身上弄走是決不罷休。

只是這些血汙似乎特別粘稠,很快的,齊昊、曾書書和張小凡都放棄了努力,只有陸雪琪依然白著臉不肯放棄。三個男人面面相覷,就算是最老練的齊昊現在神情也是有些尷尬,不知道說些什麼才好。

就在四人默然不語,只有陸雪琪皺著眉頭搓揉衣服時,天空中忽然傳來幾聲呼嘯,眾人抬眼看去,只見天際閃現四道光芒,二黃一白一青,片刻之後,這四道光芒在他們前方落下,一陣閃爍過後,現出了四道身影。

左側兩人,卻是兩個和尚,稍後的一個身材高大,濃眉巨目,滿臉橫肉,不怒而威,若不是身著袈裟,只怕還被人以為是攔路搶劫的盜匪。但站在他身前另一位出家人,卻是比他矮了一個頭的年輕和尚,與他完全不同,皮膚白淨,目光明亮,一身月白袈裟,看去讓人感覺有些瘦弱,卻無論如何沒有輕視之心。

右側兩人,分別是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男的俊俏,女的秀媚,站在一起極為般配,便如神仙座前的金童玉女一般。

這四人向青云門四人看來,見到他們身上血汙,都是皺了皺眉,那年輕白淨的和尚首先喧了句佛號,道:“阿彌佗佛,請問四位施主可是青云門下?”

青云四人對望一眼,齊昊越眾而出,回了一禮,道:“正是,在下齊昊,請問諸位是……”

那年輕和尚微微一笑,道:“小僧是天音寺法相,這位是師弟法善。旁邊這兩位乃是焚香谷的傑出弟子李洵,燕虹。”

身材高大的法善還甕聲甕氣地問候一聲,但那焚香谷的李洵、燕虹卻都是神情倨傲,都是微微點頭,就算見過禮了。

齊昊眉頭一皺,當下便不理焚香谷兩人,向法相道:“啊,久仰天音寺法相師兄大名,被正道修真譽為千年罕見的人才,今日得見,果然風采過人!”

法相微微一笑,道:“齊師兄實在謬譽了,小僧資質魯鈍,唯恩師普泓不棄,授我真法,以期為天下蒼生做些善事,卻不敢與青云門諸位師兄相提並論的。”

齊昊大笑,連連擺手,道:“法相師兄太謙虛了,來,我為諸位引見一下我的幾位師弟師妹。”說著將張小凡三人介紹給他們,張小凡隨著他們見禮,但不知怎麼,他覺得那法相在齊昊介紹他時,目光卻似乎亮了一亮,多看了他一眼。

此時,從談話開始就被晾在一旁的焚香谷李洵的臉色已經不大好看,待齊昊介紹完畢,他突然開口冷冷地道:“齊師兄,你們青云門一向自居正道領袖,道家真法獨步天下,怎麼今日一見,卻個個是如此狼狽?”

青云門四人臉色都是一變,張小凡看著他一副眼高于頂的架勢更是反感,眼角余光掃處,卻見陸雪琪不知何時也停止了拂拭衣衫的舉動,玉臉含霜,冷冷地看著焚香谷兩人,但更多的卻是與那叫燕虹的美貌女子對視著。

齊昊畢竟老于人情世故,心中雖有微怒,但還是很快恢複過來,呵呵一笑,道:“不瞞諸位,在下與同門三人昨夜到此,本欲查找那萬蝠古窟,不料卻碰上了無數蝙蝠……”

法相四人聽到此處,臉色都變了變,那人高馬大的法善瞪大了眼,粗聲粗氣地道:“唔,那就是在萬蝠古窟里的無數畜生,凶蠻殘忍,難對付的很。”

齊昊何等機靈,一聽之下,便知面前這四人多半是早來幾日,也碰上了這些令人頭疼不已的家伙。他心思急轉,卻忽然聽見身後曾書書一聲長笑,走上前來,向那法善微笑道:“法善師兄,如此說來,你們也曾與這些吸血蝙蝠遇上了?”

法善點了點頭,看來是個直性子,道:“是,那些蝙蝠數目太多,我們只好退走了。”

曾書書“啊”了一聲,歎了口氣,道:“不瞞各位,我們昨晚也是遇到了那些蝙蝠,本想為民除害,不料從早殺到晚,任我們如何使力,卻始終殺不勝殺,最後只能是把這些凶物逐回洞窟,但卻也落得是一身汙穢,唉,慚愧,慚愧!”

他回頭看向齊昊,二人相視一笑,齊聲道:“慚愧啊!慚愧!”

眾人都變了臉色,不同的是焚香谷的李洵哼了一聲,臉有不屑之意,那美貌女子燕虹倒似有些靦腆,但臉上也清楚現出了不信的樣子,而天音寺的法相微笑不語,法善臉上卻起了佩服之情,張小凡則是呆了一下,看了一眼那笑得燦爛無比的二人。

片刻之後,法相微笑道:“此次空桑山一事,我們三派長老本就要我們年輕一輩受些曆練,如今人數已經到齊,不過青云門諸位師兄遠來辛苦,不如我們先休息一日,明日一早,再進萬蝠古窟查探如何?”

這時站在旁邊的李洵冷哼一聲,道:“法相師兄說得有理,不然進去之後,又有人要找些借口了。”

除了張小凡,出自名門青云的齊昊、曾書書與陸雪琪哪一個不是在各自一脈中受盡師長寵愛,哪一個骨子里沒有一些傲氣,當下齊昊冷哼一聲,道:“李洵師兄說得有理,否則以我現在疲累之身,到時還要救你,那可無能為力了!”

李洵顯然沒想到青云門下之人一個個也是如此傲氣,他出身于焚香谷,自幼便得師長看重,修真道法,在同輩之中,除了少數幾人,無一不遠勝過其他平輩同門,由此養成了目空一切的自大個性,如何受得了這份氣,當下臉色便是一變,盯著齊昊道:“如此說來,齊師兄修行遠勝于我了,在下倒想討教一番。”

事關師門臉面,齊昊身子一挺,便要走出,忽見陸雪琪突然從身後走了出來,俏生生往場中一站,冷冷道:“不勞齊師兄大架,我來領教一下焚香谷的仙法罷。”

李洵忽地一呆,只見陸雪琪雖然一身血汙,但一張玉臉上肌膚卻更是被映得潔白如雪,神情雖冷,凜然中卻自有睥睨眾生飄逸出塵的清麗。他從未見過如此絕色,一時間竟是呆了一下。

與此同時,天音寺法相走了出來,含笑道:“諸位師兄,我等來此本是為了查探魔教余黨,臨行前想必各位師長前輩都已教誨過了,若是被他們知道我們在此意氣用事,只怕回去不免受到責罰,再說本也是些小事,還是大家都退讓一步,如何?”

李洵回過神來,哼了一聲,仰首看天,雖然不說話但意思倒也頗為明顯了。齊昊此刻心里想到臨行前道玄真人的囑咐,心下也有些後悔,正好趁機下台,便在後邊喚道:“陸師妹,法相師兄說得有理,我們還是以和為貴吧。”

陸雪琪看了看眾人,哼了一聲,走了回來,看見張小凡正看著自己,目光在張小凡臉上掃了一眼,便獨自走到一旁去了。

張小凡被她看了一眼,心里忽然一涼,說不出的感覺泛上心頭,

只聽法相又道:“既如此,我們就先行下山,到明日清晨再上山查探吧。”

到了這個時候,眾人自無異議,于是法相帶路,眾人跟著他禦劍而行,來到離空桑山三十里之遠的一個小山丘上,這里居然還有一灣清泉,正是青云門眾人所需。當下眾人在水邊梳洗一番,又找了僻靜處換過衣衫,這才走出來與法相等人見面。

陸雪琪是女兒之身,不太方便,換衣地方也找得最遠,所以最後一個才走出來,眾人看去,只見她梳洗過後,容光煥發,于原本清麗中竟是又添了幾分嬌媚,登時都是眼前一亮,不用說曾書書、李洵等人眼睛發光,便是那一直沉默的焚香谷燕虹,也多看了她幾眼。

這八個當今正道三大門派最“優秀”的弟子圍地而坐,談論起來,張小凡從法相等人口中方才知道,空桑山“萬蝠古窟”中的那些蝙蝠乃是當年魔教畜養的異種,凶蠻殘忍,性好吸血,本為魔教幫凶,八百年前魔教在此地據點覆滅之後,仍有少數蝙蝠殘存下來,天長日久,居然繁衍旺盛,有了今日龐大規模,每出掠食,把這方圓五百里內搞得是全無人煙。

不過這些蝙蝠似是畏懼陽光,所以都只在夜間活動,白日都棲息在萬蝠古窟之中,昨晚青云門眾人便是碰巧遇上,若是白日上山,便可無事。

聽到此處,曾書書皺了皺眉,向那法相問道:“法相師兄,那些畜生既然都在萬蝠古窟之中,我們又如何進去查探?”

法相遲疑了一下,道:“據小僧這些日子觀察,這些畜生在白日都只倒懸于古窟洞頂,並未活動,我們或可進去也不一定。”

曾書書啞然,張小凡卻是忍不住道:“那就是說法相師兄你也沒有把握了,說不定那些家伙看了我們進洞就撲了過來,那可如何是好?”

法相向他看來,眼中似乎隱隱有什麼光芒閃爍,但神態依然溫和,道:“正是如此。小僧其實也沒有十成把握,但師門授命,總是要去做的,不若也試上一試,大不了我們退出來便是。今日我與法善師弟還有焚香谷兩位施主本想進去打探一番,沒想到正遇上諸位,如此也好,人多好照應!”

“哼”,卻是一旁的李洵又是冷哼一聲,青云門四人同時向他看了過去,李洵卻是絲毫不懼,只有當他看見陸雪琪的眼神望過來時,神情多少才有些變化。

齊昊不去理他,轉頭對法相道:“還有一事,請教法相師兄。”

法相道:“齊師兄請說。”

齊昊道:“三個月前,我青云門長門弟子,蕭逸才蕭師兄已經先行來此,不知各位可知他如今身在何處?”

法相搖了搖頭,道:“我們與焚香谷二位一起到此,並未見過蕭師兄。”

齊昊皺起眉頭,沉吟不語。

※※※

隔日,朝陽初升,張小凡等八人便來到空桑山上,但見滿山荒蕪,沙石滿地,偌大一座山上,竟連普通的鳥鳴聲也聽不到,料想不是早做了那些凶蝠的點心,便是早已遷移出了這座山峰。

法相等人早來數日,已經找到了萬蝠古窟的所在。當下眾人跟隨,一路小心翼翼,終于來到了萬蝠古窟的洞口。

這里是一個巨大的半山洞穴,位在山陰背陽處,微微向下傾斜,只有洞口有些許光亮,再往里處便是漆黑一片。站在離洞口還有五六丈遠的地方,眾人卻都感覺到洞里陰風一陣陣的吹出,拂過臉上,陰冷入骨。同時隱隱還有些沙沙聲傳來,似低語,似鬼哭,讓人心頭發麻。

齊昊又多看了那洞穴兩眼,回頭強笑一聲,道:“如此,我們就進去罷。”

眾人默然,法相點頭道:“正是,不過此洞內危險難測,各位最好備好仙器,以防萬一。”

事關生死,眾人都是不敢怠慢,紛紛將法寶拿在手中,當李洵、燕虹與天音寺二僧看到張小凡拿出一根黑呼呼的燒火棍時,都是呆了一呆,神情錯愕。張小凡臉上一紅,頗感尷尬,幸好在這個時候,陸雪琪在她天琊藍光之下,冷冷說了一句:“走罷。”說著第一個向那漆黑洞穴走去,眾人連忙跟上,這才解了圍。

就在快進洞口,那股陰風越來越是陰冷的時候,法相似乎有意無意地靠近了張小凡,張小凡感覺出來,向他笑了一下,法相報以微笑,同時低聲道:“張師弟,前頭艱險,你可跟在我的身後。”

張小凡一怔,卻見法相已走入那黑暗之中,一時間也來不及多想,看著眾人都進了洞,也急忙跟了進去。

才跨進洞穴之中,沒走幾步,張小凡便覺得腳下一軟,整個人向下陷了下去。他大吃一驚,但還好只陷到腳踝處便停了下來。此時眾人已身處黑暗之中,不過各自法寶仙器祭起,散發出道道霞光,張小凡向腳下看去,臉色登時就苦了下來,原來腳下踩著的竟是極厚的蝙蝠糞便,惡臭不說,腳還陷在里面,那滋味有多難受便多難受。他抬眼向前望去,見其他人多半也是一般的神情,尤其是兩個女子,陸雪琪與焚香谷的燕虹,更是緊皺眉頭,面色蒼白。

張小凡搖了搖頭,勉強定下心來,眾人熟悉了這個環境之後,隨之又向里面走去,此時,那如妖魔低語的沙沙聲也同時大了起來,仿佛在遙遠處,又似乎就在身旁,前後左右,到處都是。

就這般又走了三、四丈遠,在最前頭的齊昊忽然低聲道:“慢!”

眾人立刻都停了下來,只見齊昊的那柄寒冰仙劍緩緩升起,光芒漸亮,把前頭洞穴照亮不少時,眾人登時屏住了呼吸。

這是個極大的洞穴,洞穴頂端離地極高,在寒冰仙劍白光照耀下,眾人赫然看見在這山洞頂端,密密麻麻地倒掛著無數黑色的蝙蝠,幾乎根本看不到山洞的岩石。而那“沙沙”聲音,便是這些畜生摩擦低鳴所生。

黑暗之中,被白光照到的蝙蝠仿佛感覺到了不安,一個個活動起來,但並沒有飛起,而是用爪子在岩石上攀爬著向黑暗處移去,有的干脆就抓在同類身上。那些在黑暗中越發可怖的獠牙大口,令人驚心。

眾人大氣都不敢喘,停了片刻,眾人便都發覺,雖然這里的光亮在一片漆黑特別醒目,但這些蝙蝠似乎的確沒有動靜,不會襲擊。發現了這一點,眾人多少松了口氣,法相低聲道:“還好小僧判斷無錯,諸位,我們繼續前行罷。”

眾人轉頭,又再向這恐怖古窟深處,更深沉的黑暗那端走去。隨著眾人行進的腳步,腳下的蝙蝠糞便越來越厚,而寒冰仙劍白光照耀之下,洞頂的蝙蝠竟似無窮無盡一般,越來越多,尖牙利齒,喃喃低鳴,都在身邊呼嘯。若不是他們八人都是身懷正道仙法,心志堅定,換了常人非發瘋不可。

就這樣也不知走了多久,張小凡走在隊伍中間,而法相卻也始終走在他的身前,看著前邊這個年輕的和尚一身月白僧袍上也染了幾點汙穢,張小凡忽然想起了普智。

那個在回憶深處的人,便是和眼前這個和尚來自同一個地方麼?

前方,忽然傳來了齊昊輕微的一聲呼喊:“啊!”

張小凡還沒回過意來,便只覺得腳下感覺有異,竟好象是一腳踩到了硬地之上一般。

上篇:第三十三章 萬蝠     下篇:第三十五章 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