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三十六章 怪目  
   
第三十六章 怪目

後方遠處,呼嘯爭斗聲不絕于耳,光芒閃爍,顯然青云門三人正與黑暗中的其他妖人激烈厮斗,但在張小凡這里,卻突然陷入了一片怪異的安靜。

張小凡怔怔出神,但暗地里黃色飛劍與灰色獠牙的主人卻是親眼目睹了剛才怪誕一幕,吃驚過甚,一時不知道怎麼辦好?

“野狗,我沒看錯吧,姜老三吸人血,怎麼好象反被人給吸干了?”

黑暗中另一人粗聲粗氣道:“見鬼了,青云門居然也有人會煉這‘吸血大法’,這家伙難道是我們仙教門下弟子不成?”

原先說話那人“呸”了一聲,但過了一會卻說不出什麼話來,惱道:“不行,這家伙來曆古怪,一定要問個清楚!”

兩團光芒在張小凡面前亮了起來,逐漸現出兩個身影,張小凡回過神來,嚇了一跳,連忙拋開雜念,凝神對敵。

光亮中,黃色飛劍與灰色的獠牙各自飛回那兩人手中,左邊一人接著飛劍,是一瘦高男子,面貌削瘦,鷹鉤鼻小眼睛,眼里黑白分明,閃著凶光;旁邊一人卻更是古怪,張小凡一看之下,立時就吃了一驚,只見他個子也頗為高大,但樣子極怪,眼皮下搭,鼻子突兀,耳朵向上,嘴唇殷紅,一只舌頭看來頗長,不時伸出口來,看去倒是很像一只狗。那只灰色獠牙此時飛回到他的手中,張小凡立刻下意識地想到,這不會是哪只大狗的牙齒吧?

那被叫做野狗的人見張小凡看了他就轉不開視線,眼中大有驚奇之意,大怒,喝道:“呔!你這小鬼,為何盯著你野狗道爺?”

“野狗道爺?”張小凡皺了皺眉,這才發現原來這野狗樣的人身上居然是一件黑不溜秋的道袍,看來還是和青云門同一個信仰宗派,只不知往上追溯三千年會不會有些淵源。

自稱野狗道人的那人見張小凡明顯有輕蔑之意,更是惱怒,道:“小鬼,道爺我在問你如何殺死了吸血鬼?”

張小凡一呆,道:“什麼吸血鬼?”

旁邊那高個怒道:“不就是你背上那個!”

張小凡這才記起自己還背著那個尸體,登時覺得脖子上涼絲絲的感覺,大驚跳開,把那尸體甩下,“砰”地一聲悶響,那已變做皮包骷髏的家伙掉在地上,張小凡看在眼里,一陣惡心,扭過頭去。

野狗道人和高個男子目光在那骷髏上看了一眼,隨之互相對望,都從對方眼中看出驚疑之意。吸血大法殘忍詭異,雖然厲害,但對已身損害卻也是極大,練了之後便人不像人,鬼不似鬼,他們雖是魔教中人,一向也都敬而遠之,但對這神秘功法還是略知一二。

而眼前橫尸地下的此人,號稱吸血大法唯一傳人的吸血鬼轉眼間卻被人吸干了全身精血,據他二人所知,這份道行不消說遠遠勝過了這死了的吸血鬼姜老三,便是連那傳聞中的吸血老妖,只怕也未必有這等道行。但看眼前這青云派小子,卻無論如何沒有吸血門下那種怪戾之氣。

野狗道人看了張小凡一眼,道:“你可是吸血老……老前輩的門下?”

張小凡一愣,道:“什麼吸血老前輩?”

野狗道人狗嘴一張,老長的舌頭在外轉了一轉,張小凡看在眼里,不由得想起青云山上大竹峰的那只大狗大黃來了。但正在他轉念之間,忽然間聽見洞穴後方傳來一聲尖嘯,飛劍閃爍,一個黑衣人從黑暗中摔了出來,血流滿面,在地下掙紮了幾下,眼看是不活了。

張小凡忽然醒悟,同門伙伴正在殊死搏斗,自己卻在這里與這些魔教妖人說話,真是糊塗,當下立刻騰身而起,就要過去相助。

野狗道人和高個見張小凡身形忽動,都是一驚,以為他突起發難,連忙戒備,但只見張小凡身子才動,卻忽然齜牙咧嘴的掉了下來,半跪在地上,直吸涼氣,額頭上的冷汗也冒了出來。

原來張小凡心急之下,竟忘了那把暗紅小叉兀自還插在他的肩頭血肉之中,這一下身形才動,立刻疼入心脾,生生又落了下來,原本暫時止住的血,此刻又從被扯動的傷口中流了出來。

見此良機,野狗道人與那高個如何肯錯過,甯殺錯不放過,二人眼中凶光泛起,手中飛劍獠牙又再度亮起光芒。

但就在此時,忽然從後方傳來一聲清脆嘯聲,只見在黑暗里各色雜光之中,一道燦爛奪目的藍色光芒霍然亮起,耀眼輝煌,登時把所有各道光彩都壓了下去。藍色光芒之中,只見“天琊”傲然出鞘,在它身後半空之中,陸雪琪風姿絕世凌空而立,全身衣衫獵獵而動,隨風飄舞。

在野狗道人和那高個目瞪口呆中,天琊神劍藍光爆漲,幻化出巨大藍色光劍,向黑暗處斬下,立時有多道雜色光芒飛起抵抗,但一接觸到巨大而純淨的藍光便灰飛湮滅。只聽得怪叫連連,五、六條人影從陰影處跳了出來,“轟隆”一聲,藍色光劍斬在石壁之上,碎石亂飛,威勢驚人。而跳出來的幾人幾乎個個都掛了彩,與此同時,齊昊寒冰劍的白色光芒也亮了一亮,陡然從斜刺里沖了出來,劍芒過處,數個魔教徒眾都成了冰棍。而隨之而來的曾書書禦劍如飛,將之一個個打得粉碎。

張小凡身前的那個高個子與野狗道人對看一眼,同時舍下張小凡沖了上去,黃色飛劍與灰色獠牙同時祭起,抵住了齊昊與曾書書的攻勢。

他二人的道行看來在魔教眾人中勝出一截,立刻便擋住了齊昊等人的攻勢,但二人心中卻是一起叫苦。

本來他們昨晚偷窺到齊昊等人被蝙蝠襲擊一幕,才在這古窟深處設下埋伏,突起發難破去了那看似堅不可摧的“六合鏡”光圈護罩,然後再把這四個青云弟子各個擊破。這個謀劃倒的確如期完成,不料這些青云弟子道行竟是出乎意外的高,難以對付。

此次埋伏,魔教方面本是以野狗道人和高個男子以及吸血鬼姜老三為首,他們也是看出張小凡似是四人中最弱一人,這才約好三人一起發難,意圖迅速解決張小凡,再分頭對付其他三人。不料事情詭異,張小凡雖然受傷,但吸血鬼姜老三卻莫名其妙地反被人吸干精血而亡。

此刻他們雖然暫時抵住齊昊與曾書書,但一旁還有一個禦著藍色奇劍的美貌女子,身後那臭小子雖然受傷,但大是古怪,萬一那二人一起上來,情況便大大不妙。又斗了兩個回合,眼見著陸雪琪連傷了幾個魔教徒眾,正回過頭來,野狗道人當先大叫:“跑!”

在他身旁的高個與他心有靈犀,與他同時撤回法寶,附身上去,刷刷兩聲,化做兩道異芒向洞穴深處逃逸而去。其他魔教徒眾看了,一聲驚叫,四散而逃。

齊昊當機立斷,喝道:“追那兩人。”說著禦劍而起,直追而去,曾書書緊跟而上,陸雪琪藍色天琊光芒一轉,正要追去,忽然又想起什麼,正欲回頭,卻忽然看見張小凡禦著閃爍玄青光芒的燒火棍騰空而起,肩頭血流如注,但插在他肩頭的暗紅小叉已被拔起。

張小凡向前飛去,陸雪琪看著他的身影,仿佛怔了一下,才又跟了上去。

這一場在山洞深處的追逐,倒有幾分像當年張小凡與田靈兒在大竹峰後山追逐猴子小灰的情景,曲折離奇,忽爾往左,忽爾向右,忽爾直沖上天,忽爾直落地底,到後來更是一路岔道,但青云門四人都不管那麼許多,只看著前方那一黃一灰兩道光芒,緊追不舍。

洞穴里怪石嶙峋,奇峰突兀,張小凡緊跟在同門之後,全神貫注駕禦著燒火棍,到後來有些地方幾乎窄得僅容一人穿行而過,張小凡也根本來不及害怕考慮,呼嘯一聲,居然也穿了過去。這前後追逐,在山洞黑暗中化為六道光芒,速度快得驚人,張小凡只覺得狂風與黑暗仿佛纏在一起,在前方源源不斷地撲面而來。

這一追又追了小半個時辰,野狗道人兩人仗著熟悉地形,左穿右折,雖然沒把身後那四個陰魂不散的家伙甩開,但也沒有被他們拉近距離。

忽然,在他們前方遠處出現了一絲光亮,野狗道人和高個子立刻向那里全力飛去,齊昊等人緊追不舍,張小凡跟在他們後面,只覺得肩膀的疼痛漸漸退了去。剛才他強忍劇痛拔出小叉,居然也跟了上來,連他自己也頗感意外。他肩頭雖痛,體內卻是氣血活絡,仿佛有一種使不完力氣的感覺,但一旦聯想到剛才那幕,一想到那野狗道人所說的“吸血”二字,他的心就冷了下來,寒入骨髓。

前方那點光亮,越來越近,越來越亮,六人如離弦之箭,向那光亮處沖了過去。

※※※

那光明,如在黑暗中陡然綻放的妖異之花,照亮了人們眼前。張小凡隨著眾人躍入光明,眼前一亮,登時便是為眼前情景大吃一驚。

原來剛才他們最後追逐的地方是一條寬敞而筆直的通道,在這通道外邊,竟是不可思議的一個巨大空間,頭頂百丈之高方才是岩石洞頂,而腳下十丈處就是地面,前方不遠的地面上,赫然立著一塊發射著強烈光芒的巨石,照亮了整個空間。

但最令人驚訝的,卻不是這快巨石,而是在這巨石背後,光亮深處,卻是一道豁然而開的巨大深淵,這塊巨石散發的光亮照亮了石洞穹頂,卻似乎無法深入它身後那深淵半分,從空中看去,漆黑一片,竟連這深淵的另一端也無法看見,只有一片死氣沉沉、陰森森的黑暗。

那塊巨石前面,此刻站著三個人,一個是滿臉胡須的大漢,一個是頗為美貌的少婦,還有一個則是臉色蒼白身著白衣的青年,滿臉邪氣。野狗道人與高個同伴落了下來,站到巨石前面。齊昊看在眼里,見那些人個個身貌奇異,不敢大意,招呼同門,在離那巨石下眾人五丈處落了下來。

張小凡站定,放眼看去,只見那塊奇異發光巨石上以古篆龍飛鳳舞刻著三個大字:

死靈淵!

看著青云門四人落了下來,站在巨石下的幾人並沒有什麼動靜,只有一個滿臉胡須的大漢皺了皺眉,道:“野狗,劉鎬,你們也太過差勁,遇上幾個青云的小輩,竟然狼狽成這個樣子,還把他們引到這死靈淵來!”

野狗道人狗臉一紅,正欲分辨,站在那大漢身後的一個中年少婦看了他們一眼,忽然尖聲道:“姜老三呢?”

野狗向青云門眾人處看了一眼,道:“死在他們手下了。”

“什麼?”原本穩如泰山的這些人紛紛動容,不過似乎不是為了青云門眾人道行高深可以殺了姜老三,只見那少婦怔了一下,搖了搖頭,道:“這一下吸血老妖追究起來,我們可不好交代了!”

那滿臉胡須的大漢沉吟一下,轉過身子看向青云門眾人,口中道:“那我們拿下這幾個青云小輩,到時侯交給吸血前輩,也就是了。”

其他人紛紛點頭稱是。齊昊見他們一個個如此托大,更是小心,低聲對身後三人道:“這些人看來就是魔教在此的主腦人物,只怕道行還在剛才那幾人之上,大家要小心應付。”

張小凡應了一聲,轉過頭,忽然看見陸雪琪的目光掃過了他肩頭的傷口,他微微一怔,陸雪琪隨即便把目光移開。

這時,那大漢走上一步,向著青云門眾人道:“我勸你們幾人還是束手就擒吧,免得等會我們出手,你們就要碎骨斷筋,受皮肉之苦!”

齊昊哼了一聲,還未說話,便聽身後陸雪琪冷冷道:“妖魔小丑,還敢猖狂,今日便是你等死期。”

齊昊與曾書書同時擊掌,道:“陸師妹說得好,正是如此!”

那大漢臉色一變,面如寒霜,冷然道:“這是你們自己找死!”

也未見他如何動作,只是把眼往四人處瞪了一眼,張小凡正自凝神戒備,忽看見那大漢本來正常的雙眼中,右眼突然變大了一倍,轉為赤紅之色。整個巨眼顯在他臉龐之上,又是可怖又是滑稽。

他心里正奇怪處,突然間那大漢的赤紅巨眼中竟射出一道紅芒,疾射而至。青云門眾人看他模樣古怪,早就留了心,齊昊立刻祭起寒冰仙劍,“咔咔”兩聲,在身前結了兩道冰牆。

不料那紅芒竟似含了凶煞之力,片刻後打在冰牆之上,瞬間就在冰牆上熔了個小洞直穿而過,無聲無息卻是勢如破竹一般沖了過來。

齊昊大吃一驚,來不及再行反應,立刻把寒冰仙劍往眾人身前一擋,紅芒打在寒冰仙劍之上,閃了兩閃,就在寒冰仙劍白色光芒之中消失無蹤。但齊昊卻是身子一顫,瞄見自己寒冰仙劍之上,原本純白的劍身此刻居然有一小塊染上了淡淡暗紅之色。

寒冰劍劍身輕顫,似是受了邪物侵害,齊昊看著心痛無比,其實修真之人,哪一個不是把自己的法寶看得極重。但此刻容不了他多想,那道紅芒剛剛消失,遠處那大漢赤紅巨目中又發射出一道紅芒,疾沖而至,在與那兩道冰牆相撞時,同樣是無聲無息就破了兩個洞且勢頭絲毫不減,擊向四人。

齊昊眉頭緊皺,寒冰劍閃爍白光,凌空迎上,轉眼間就把那紅光消于無形,但寒冰劍身之上又多了一道紅痕。

遠處,那大漢一聲不吭,赤紅巨目中如發箭一般,不斷射出紅芒,速度極快,轉眼即至,齊昊一一擋下,但眼看著那暗紅之色越來越多,寒冰仙劍的白光也逐漸黯淡。

旁邊三人都看出不好,曾書書第一個沖了出來,禦起他的法寶仙劍“軒轅”,正欲從旁沖上,不料那大漢只把頭微微一轉,赤紅巨目中又射出一道紅芒向他而來,曾書書躲閃不及,只得把軒轅仙劍凌空祭起,擋住這古怪紅芒。

半空之中,軒轅仙劍泛起淡紫光輝,立刻把那紅芒消了去,但劍身之上,卻也一樣如附骨之錐般出現了一道紅痕,軒轅仙劍立刻發出了一陣低顫。

曾書書只覺得劍身上陡然傳來一股煞氣,竟似欲侵入體內,但還好隔了老遠,威力不強,而軒轅仙劍本身上也立刻騰起瑞氣抵消了這股煞氣。

只是就此他卻無法再進一步,看著遠處那大漢只是悠閑地站在原地,微微擺頭,那只赤紅巨目不斷發射紅芒,就把齊昊與曾書書二人釘在原地,不得寸進,而且隨著那紅痕漸漸多了起來,二人更是感覺仙劍上傳來的那股煞氣越來越重,並且以仙劍劍身為媒,緩緩向他們二人身體侵來。

上篇:第三十五章 妖人     下篇:第三十七章 死靈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