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三十八章 深淵  
   
第三十八章 深淵

傳說中,這世間本是黑暗的,其後四萬八千年,有巨神盤古,開天地,化山川;又過四萬八千年,乃有女媧造人。

傳說中,天地間第一束的光,卻是生于最黑暗處。

張小凡只覺得全身好冷,寒入骨髓,那樣的一種寒冷,仿佛不止是身體,就連心也冷了,就要死了的感覺。

可他竟不覺得害怕,竟沒有絲毫恐懼,只是覺得從未有過的疲累,就連睜開眼睛的力氣都沒有了一般。很奇怪的,他在這身子極度困倦無力的時候,神志卻漸漸清晰起來。

似乎,有什麼東西包圍著他,很溫柔,很小心,卻冷冷如冰,緩緩地吮吸著他身體里的熱量,同時帶著一種異樣的舒適感覺,讓人忍不住地想就這樣舒服地睡去。

若不是,在他的右手里,有一股熟悉而冰涼的氣息,象是護衛主人般的升起;若不是,他忽然感覺到,在他的左手里,還握著一只冰涼而柔軟的手。

他在困倦中艱難地,一分一分地睜開眼睛!

那是永痗繚t中的,一束光!

無盡而無邊的黑暗里,卻惟獨在張小凡的眼前,悄悄亮起了一點光芒,那是一種幽幽的、帶著白色的輕光,它在黑暗中漂浮不定,纏繞著張小凡,如最溫柔的女子,挽住心愛的愛人,與他這般纏綿。

它又像是一陣輕煙,帶著些虛無飄渺,在半空中,在張小凡的身旁,漸漸化出了一張美麗而淒清的臉,向著少年的嘴唇,吻來!

那唇間,有淡淡的芬芳,有絲絲的意亂,還有的,卻只剩下冰涼!

寒入心間的冰涼!

燒火棍霍然騰起,玄青色的光芒擋在了張小凡的身前,那陣輕煙一般的白光幻化的美人臉龐,似乎對此有些畏懼,不得已向後退去。張小凡身子一震,翻身而起,隨即會過意來,失聲驚叫:“陰靈!”

古老相傳,人生老死,唯有魂魄不滅,一世壽終,便有魂魄離體,往投來生,生生世世,輪回不息。然而世間之中,卻有怨靈所在,以貪、嗔、癡三毒故,以畏、惡、怕恐懼故,眷戀塵世,回首前塵,不願往生,是為“陰靈”。

想當然爾,陰靈乃是陰魄之物,自然喜宿于陰濕之地,這死靈淵中黑暗潮濕,有這等鬼物也不足為奇。但張小凡生平何曾見過這等事物,小時候在草廟村中聽大人們說過這世間有鬼,後來在大竹峰上才聽得師兄們說過這叫陰靈,心中便有些畏懼,這一下猝然見到,當真是從頭涼到了腳。

他這一聲叫喚,只在黑暗之中遠遠地傳了出去,在周圍那一片漆黑中,他的聲音顯得輕飄飄的,過了許久,卻隱約有淡淡回音傳了回來。也是隨著他這一聲叫喚,仿佛驚動了什麼,在他周圍的黑暗里,無聲地又亮了一下。

張小凡只覺得心頭一跳,然後就象是胸口內的心髒竟停住了一般,他屏住呼吸,看著一束和剛才那陰靈幾乎完全一模一樣的幽幽白光,在前方黑暗中,亮了起來。

然後,左邊一亮,右邊一亮,前邊一亮,後邊一亮,甚至他抬頭看去,連頭頂上方也亮了起來,閃現出那幽幽的白光。

竟是有無數的陰靈,仿佛從沉眠許久中驚醒,感覺到那數百年來第一次出現的人體的溫暖,向這里聚集過來。

那陣陣輕煙一般的白光,漂游不定,幻化出無數面容,或男或女,或老或少,或美或丑,然而此刻,在張小凡的眼中卻只有一個感覺:冰冷。

一想到這無數陰靈一擁而上將自己團團包圍的情景,他就頭皮發麻。不過萬幸的是,在最初的驚悚過後,他隨即發現,這些陰靈似乎對擋在他身前的那根燒火棍頗為畏懼,不敢接近燒火棍散發出的玄青色的光芒。但還沒等張小凡松了口氣,那些飄蕩在半空游走的陰靈似乎又發現了什麼,紛紛向張小凡左側飛去。

張小凡怔了一下,隨即失色,他左手兀自握著的那只柔軟的手,此刻卻已漸漸涼了下去。他連忙用力一拉,一陣水聲響起,陸雪琪被他拉到了身邊,憑借著周圍那些幽光,張小凡只看見陸雪琪臉色蒼白,雙眼緊閉,但一探呼吸卻還算正常,粗粗看了看,她身上似乎也沒受什麼外傷,這才放下心來,向四周看去,仔細觀察周圍的環境。

他與兀自昏迷的陸雪琪兩人,此刻不知怎麼身處于一灣水邊,在黑暗中看不清這水面大小,也不知這是一個小水潭,或是大湖,或是傳說中巨大的地底深海。張小凡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突然有這個想法,然而他在水中,卻感覺到這水面竟不是靜止的,一陣一陣的潮汐鼓起的波浪,如溫柔的手撫過他的身子。

不過,這水卻當真是冰涼透骨!

張小凡艱難地站起身來,再呆下去,就算不被這些陰靈所害,只怕他二人先在這水里凍死了。他一站直身子,便只覺得一陣頭昏,身子忍不住搖晃了一下。

他在平台之上時,後背被年老大還有野狗道人、劉鎬同時擊中,傷勢著實不輕。與此同時,燒火棍玄青色的光芒像是感應一般,也暗了一下。幾乎就在同一刻,周圍無數的陰靈的幽光同時亮了起來,那一張張幻化成人的臉上,透露出無限的渴望。

張小凡吃了一驚,連忙定下心神,燒火棍的光芒重新亮起,震住了那些陰靈。張小凡吃力地拉著陸雪琪向岸上走去,這短短一段距離,卻令他覺得這般漫長。

終于,他們到達了硬地之上,張小凡一下子坐在地上,大口喘氣。

周圍,無數的陰靈在燒火棍玄青色的光圈之外,飄舞游蕩。

張小凡怔怔地看著那些漂游的幽光,想起了昏迷之前腦海中最後的回憶,想起了陸雪琪飛身過來,拉住他的手,想起了他們墮下時身下無邊無盡的黑暗深淵,他甚至還隱約記得,在他失去意識前,曾有一句熟悉的佛號,在那個平台上響起。

那應該是法相師兄他們四人到了吧。

張小凡在心里頭這麼念了一句,有了他們四人強助,加上齊昊與曾書書本身的修行道法,應該不會有事。齊師兄若是沒事,想必靈兒師姐也就不會傷心了吧?

可是,可是,張小凡幾乎是在同時這般地問了自己一句,若是我死了,靈兒師姐她會傷心麼?也許她也會有些感傷吧,畢竟這些年來,自己與她日夜相處,深知外表美麗好強的這個師姐,其實在內心里,也有著溫柔而軟弱的一面。

若是她聽到從小玩到大的張小凡師弟不幸死了,一定也會流些淚吧?一定也會傷會心吧?一定也會在找不到尸首的情況下,在大竹峰上頭為他立一個墳吧?

不知道將來歲月,她會來到墳前幾次?

若是那樣,自己會不會就像這周圍的陰靈一般,眷念著她,不肯往生,只流連在那墳間,悄悄盼望著那記憶中的身影。

少年在寂靜的黑暗中,低低地、不為人知地歎息!

“噫”。

她發出一聲輕輕的呼喚,慢慢地醒了過來,睜開眼睛。

千百年間,曾有一個古老相傳的問題:你若是長久沉眠方才醒來的時候,第一個想見到的人,會是誰?

誰也不知道陸雪琪可曾聽過這個看似無聊的問題,而此刻,映在她眼眸之中的,是在幽幽白光之中,張小凡關切的眼神。

那是在黑暗中,唯一的溫暖!

張小凡喜形于色,喜道:“#醒來了,陸師姐!”

陸雪琪沒有立刻回答,她看上去似乎呆了一下,不過很快的,她恢複了正常,臉色也從最初帶著些迷惘,回複到了有些冷漠的冰霜。但隨著她看向四周,卻忍不住再一次地動容。

“陰靈!”陸雪琪一如張小凡剛才,叫了出來。

張小凡點了點頭,安慰她道:“是的,不過不用怕,它們好象有些害怕我的燒、燒火棍,應該暫時沒事的。”

陸雪琪此刻也發現,周圍無數飄蕩的陰靈的確沒有撲上來,只在外圍游蕩,似乎對張小凡那根黑色的短棒十分畏懼,定下心來後忍不住道:“你這法寶叫做什麼,怎地如此厲害?”

張小凡面上一紅,道:“叫、叫、我叫它做……燒火棍,另外我也不知道它怎麼會如此厲害。”

陸雪琪奇道:“燒火棍?”

張小凡看著面前這女子在幽幽白光之中,肌膚如雪,雖然有些蒼白卻更是美麗,不由自主地低下頭去,道:“是,我平日在大竹峰上負責做飯的,用它來做燒火棍。”

陸雪琪一時說不話來,怔怔地看著半空中那根難看的黑色短棒,半晌方低低地道:“燒火棍!我得恩師傳道,艱辛修行,又有天琊神劍,卻敗在了一根燒火棍之下?”

張小凡心頭忽然一跳,只覺得陸雪琪的臉色在這片刻間又白了幾分,幾乎看不到絲毫血色,忍不住道:“師姐,那時可是#勝了啊,而且,我聽說若不是#在與我比試時元氣耗損太大,決賽時也不一定就敗給了齊昊師兄……”

他越說越是小聲,到後來更是漸漸歸與無聲,只因陸雪琪默默抬頭,冷冷地看著他,竟令他再也說不下去了。幽幽白光,照著他們兩人的身影。

陸雪琪重又低頭,深深呼吸,道:“我們怎麼會僥幸逃生的?”

張小凡呆了一下,心里也頗為迷惑,道:“我不知道。”隨即想起了什麼,用手一指那灣水邊,道,“不過我剛醒過來時,我們兩人都躺在那水邊,會不會是我們僥幸掉到水里方才不死,又被潮水沖到岸邊?”

陸雪琪向他所指的方向看去,襯著陰靈發出的幽幽白光,果然看見遠處有水,隱隱也傳來潮水沖刷岸邊的“沙沙”聲。反觀自己身上,衣裳雖然干了大半,但也還是有些濕的,貼在身上十分寒冷。可想而知,若不是這張小凡把自己拉上岸,只怕還未清醒就被凍死了。

“多謝你了。”陸雪琪忽然低聲道。

張小凡呆了一下,連忙搖手笑道:“沒關系,沒關……”

忽然,他們兩人都愣住了。

兩個人的中間,兩個人的手間,直到此刻,依然緊緊相握。

仿佛是血肉相連,仿佛如此已是多年,竟沒有了絲毫感覺,竟似乎本該如此,竟像是二人都忘了一般!

陸雪琪緩緩抽回了手,張小凡尷尬地笑了笑,手在身邊左擺右擺,卻不知道該往哪里放。

過了一會,還是陸雪琪開口道:“你掉下來前,曾受了魔教妖人重擊,現在感覺如何了?”

張小凡如遇大赦,聽著這冰霜女子似乎並沒有怪罪他的意思,連忙道:“還好還好。”

陸雪琪道:“你可還能禦劍?”

張小凡微一運氣,便覺得體內痛如針紮,苦笑搖頭。

陸雪琪看了他一眼,道:“我也不行,我們起來查探一下周圍,看看有無出路,否則一直這麼干等下去,被這些陰靈團團圍住,遲早被它們吸成人干。”

張小凡倒吸了一口涼氣,點頭道:“是。”

陸雪琪站起身來,遍查周身,並無什麼大的外傷,但內里經絡氣血卻有些凌亂,全身無力,看來是與山河扇那一拼,反震之力太強所致。而她最關心的天琊神劍,此刻正完好地回到了她背後的劍鞘內。

她又轉頭看了張小凡一眼,但見他有些吃力地站了起來,身形間還不是很靈活,顯然仍受傷勢困擾,同時也知剛才他把自己從水中拉出,費了多大的精神氣力。

“你的太極玄清道修煉到第幾層境界了?”陸雪琪突然向張小凡道。

張小凡怔了一下,沒有說話,陸雪琪卻以為他有意不答,轉過頭去,淡淡道:“你不說也無妨,不過我聽師父說過你修行也只到第四層,當日都是那古怪法寶厲害,當時我就不信。今日親眼見了,若不是你修行高,經絡根基堅固,早就在那些魔教妖人手下一倒不起了。”

張小凡抓了抓頭,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因為他自己對自己的修行此刻也是有些糊塗,便含糊過去了。其實陸雪琪哪里知道,若是單論太極玄清道的修行,張小凡此刻還當真是只有第四層境界的修為,也就是剛剛能運用法寶的境界,但在張小凡的體內,卻另有一種佛門無上真法“大梵般若”,卻才是事實關鍵。

佛門修真,原本就比道家更注重體悟自性,張小凡五年來修煉大梵般若,雖然修行尚淺,但在體內經脈根基之穩固,卻是在他日夜修行佛道兩大家絕世真法中,遠遠勝過了同門相同修為的年輕弟子。也正因為如此,他生生受了魔教妖人重擊,太極玄清道護身擋了一層,大梵般若同時又擋了一層,這才僥幸不死。

當下二人站起身來,張小凡把那燒火棍召回手中,玄青色的光芒灑了開來,把他們二人的身影圍住。陸雪琪微一沉吟,向那水邊相反的方向一指,二人便向那無盡的黑暗深處走去。

這一走,也不知走了多久,這個方向竟似沒有邊際一般,過了許久,兩人依然走在空曠的空地之上,在這死靈淵下,除了大的驚人之外,竟是沒有一點生靈的跡象。

有的,只是在他們周圍飛舞游蕩,兀自貪戀著那血肉滋味的陰靈,上下無聲地飄蕩。

張小凡與陸雪琪二人都是越走臉色越是沉重,同時感覺周圍陰氣如潮,而張小凡此刻只覺得氣血翻湧,竟有一陣陣的眩暈襲來。其實他雖然根基穩固,但修為畢竟不高,同時受了年老大、野狗道人和劉鎬的一擊,對他體內經脈的損傷還是極大。

片刻之後,陸雪琪也發現了張小凡不大對勁,訝道:“你怎麼了?”

張小凡強笑了一下,道:“我沒事,走吧。”

陸雪琪看了他一眼,道:“要不要休……”

她休息的“息”字尚未說出口,卻見張小凡忽然身子一晃,身子一軟,竟是倒了下去。而在他手中的燒火棍,也隨著他倒下的身子,迅速地暗淡了下去。

陸雪琪大吃一驚,連忙扶住了他,觸手冰涼,驚覺張小凡竟已是昏了過去。那一個瞬間,一向在同門師姐妹中以冷靜過人著稱的她,竟也有了一絲慌張。

隨即,她想到了另一個更為可怕的問題。

燒火棍失去作用了,那用什麼來抵擋周圍這無數的陰靈?

幾乎就在陸雪琪想到這個問題的同時,周遭無數散發幽幽白光的陰靈仿佛也怔了一下,然後,在它們面前,兩個活生生的血肉之軀,再沒有一絲的防備地站在那兒。

黑暗中,仿佛同時有無數的聲音得意地狂笑著,怒吼著,無數的陰靈像是在半空中凝固了片刻,之後,它們如貪婪的野獸,沖向這兩個站在黑暗中無助的人。

上篇:第三十七章 死靈淵     下篇:第三十九章搨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