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四十二章 滴血洞  
   
第四十二章 滴血洞

張小凡沒料到碧瑤竟有如此大的反應,被她嚇了一跳,指著洞頂道:“那里有幾塊紅色的石頭……”

碧瑤立刻走近,向洞頂仔細看去,果然透過水珠,在洞頂石壁上共有七塊半個巴掌大的紅色石頭鑲在洞頂,石質紋理與旁邊的石頭一般無二,只有顏色不同。

張小凡見碧瑤神色緊張,全神貫注地看著洞頂石壁,心中也頗為好奇,站了起來向那處看去,只見洞頂那七塊紅色石頭歪歪扭扭地布在洞頂,看去倒像是個古怪的勺子形狀。

尤其是那顏色,也不知在這洞中被水沖刷了多少年,依然殷紅如血,甚至連晶瑩的水珠流過這些紅石時,都被它映成了像鮮血一般的紅色,然後滴落下來,便如血滴從洞頂滴落。不過一旦離那些紅石遠了,這些水珠就又恢複了原來的透明樣子。

他這看著,忽然聽到身邊碧瑤口中念念有詞:“滴血洞,滴血洞,滴血……哈!”碧瑤忽然喜形于色,右手用力一拍張小凡,張小凡臉色頓時白了一下,這一掌之力當真不輕。

張小凡心中大怒,正欲喝問,卻見那女子嫣然微笑,竟是全不在意,一臉興奮之情,道:“好你個黑心老鬼,居然把滴血洞建到這麼個地方,難怪八百年來我們找了數十次也找不到。”張小凡心中驚訝,但在腦海中轉念一想,隨即聯想到剛見面時碧瑤就曾喝問自己“滴血洞”一事,心中頓時明白過來,哼了一聲,道:“妖魔邪道!”碧瑤心情此刻大佳,居然也不生氣,笑盈盈地道:“我便是妖魔邪道,那又怎樣?我還要多謝你幫我找到這個地方哪!”張小凡心里更是老大的不情願,尤其是看了碧瑤此刻越發美麗的笑顏,深心處不知從哪里騰起一股無名火來,只覺得自己無意中幫了魔教妖女的大忙,只怕日後被師門長輩知道了,非得責罰不可。

不過剛想到此處,卻又隨即想起,自己此刻連出去都不能,還想什麼以後的事,登時便泄了氣,一聲不吭地坐了下來。

碧瑤此刻卻大是歡喜,根本沒在意張小凡莫名其妙的神情。魔教曆史極久,門中派系林立,數目繁多,時有興亡。

八百年前黑心老人所在的煉血堂一系,便是號稱當時魔教第一派系,實力堅強,高手如云,黑心老人自己更是修真道上的老祖宗。但其後歲月變遷,又與正道幾番爭斗,煉血堂逐漸衰落,被其他派系取而代之。

當今之世,魔教中四大派系為首並立,分別為合歡派、萬毒門、長生堂、鬼王宗,但若論到聲勢之盛,卻無一比得上當年盛極一時的煉血堂。

而在魔教之中,這八百年來,一直傳說當年正魔大戰之後,煉血堂主要首腦雖然盡皆戰死,但多有密寶法器被收藏于煉血堂根基之地“萬蝠古窟”地下一個叫“滴血洞”的秘密所在。

這八百年來,不知道有多少魔教中人暗中偷下萬蝠古窟,甚至連死靈淵也被找了個遍,但都是空手而歸。

碧瑤本人雖然年紀輕輕,但已然是這四大派閥之一“鬼王宗”里的重要人物,此次來“死靈淵”這等大凶險之地,更是得了鬼王宗宗主的重托。如今這八百年來無數前輩做不到的事情找不著的地方,就在她的面前,她如何還不歡喜,一時竟完全忘了自己正身處絕地。

碧瑤心中歡喜,目不轉睛地盯著洞頂,隨即便騰身而起,小心翼翼地伸手去觸摸這些紅色石頭,但覺得觸手冰涼,卻與旁邊的石塊並無兩樣。她又把這些紅石輕輕敲打,也沒什麼反應,這時她的神色除了興奮之外,已多了幾分緊張。

只見她隨後拉、敲、掀、砸、拽,什麼手法都用上了,每一顆紅石也都碰過了,但一切如常,並無什麼異樣事發生。

張小凡在下面看了,心中一陣高興,忍不住笑道:“我看這根本就不是滴血洞,是你自己猜錯了吧!”碧瑤無奈,落到地上,狠狠瞪了張小凡一眼,但心中卻也不無疑惑,難道真的是自己猜錯了?

在接下來的兩個時辰里,張小凡就坐在地上,看著碧瑤這個身著水綠衣裳的少女,眉頭緊皺,來回踱步,苦苦思索,不時騰身而起用新想出的法子對付那些紅石,但無一不是無功而返。

看著看著,張小凡忽然覺得腹中“咕咕”叫了兩聲,卻是肚子餓了。他伸手到懷中,想拿些隨身帶著的干糧充饑,不料一掏竟是空的,想來多半是剛才落入水中不慎丟失了。這一下登時是叫苦不迭,眼下肚子饑餓,在這山洞里又沒有東西可吃,身前這小水潭里水是清澈的很,但卻是清得連條小魚小蝦也沒見到。

眼看著腹中饑感越來越重,越來越是難受,張小凡無計可施,只得捧了口清水喝了下去,卻完全不頂事兒。

他慘然歎息,看來只怕是要餓死在這里了。

這時的碧瑤卻全然沒有饑餓的感覺,整副心思都在那七顆紅石之上,但忙了半天,終究一無所獲,頹然坐倒,但眼睛仍然望著那些紅石,怔怔出神。

張小凡在一旁看著她那樣子,忍不住提醒她道:“你看那個有什麼用,我們再不想法子出去,只怕先餓死在這里了。”碧瑤身子動了一下,這才似乎記起身邊還有個正道中的小弟子,轉過頭來看了他一眼,忽然道:“你肚子餓了?”張小凡如何肯在她面前丟這個臉,立刻把頭一揚,道:“沒有。”“咕咕,咕咕”,他肚子似乎和他作對一般,在他說完之後,緊接著叫了兩聲。

碧瑤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張小凡臉色漲紅,大感赫然,恨不得有個地縫鑽了進去。

碧瑤笑了兩聲,卻從懷里拿出了一份干糧遞給張小凡,正色道:“我看你還是快些幫我想想,怎麼解開這滴血洞的開門方法吧!”張小凡哼了一聲,轉開頭去,不去看那干糧,斷然道:“你以為一份干糧就可以收買我了,妄想!”

碧瑤怔了一下,眼珠一轉,隨即微笑道:“你錯了,我是說眼下我們身在絕地,若無出路就真的只好死在這里了。但眼前有個滴血洞,我們找出這洞里所在,便有另外一條出路也說不定呢!”張小凡聽了一想,倒也有幾分道理,為求活命,先找到這什麼滴血洞也不失為一個出路,否則真的只有等死了。

但他性子頗倔,硬是不理碧瑤遞過來的干糧,站起身來,再次向那些紅石看去,碧瑤也不生氣,只是看著他的身影,微微一笑,也站了起來,向洞頂看去。

那七顆排列的像是勺子的紅石就這般在洞頂石壁之內,除了顏色殷紅,便和周圍石頭完全沒有兩樣,張小凡看了半晌,卻完全是一無所獲,有心上去逐一敲打,但一想到剛才碧瑤在上邊什麼方法沒試過,便放棄了。

這兩人從一開始的抬頭觀察,到後來累了坐到地上,再後來張小凡干脆也顧不得什麼禮儀,將死之人就那樣了,居然躺到了地上,望著洞頂,也不知過了多久時間,依然沒有什麼發現,到了最後竟是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這一睡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過了多久,張小凡才醒了過來,睜眼一看,卻見碧瑤居然還瞪著一雙明眸,死死看著那七顆紅石。

張小凡心中此刻倒也對這女子有了幾分佩服,坐起身來,不料身子才動,忽然間肚子又是“咕咕”叫了起來,看來是餓得狠了,根本不給主人面子。

這山洞中本來除了滴水聲就再沒有其他聲響,“咕咕”之聲在這里響起來,登時傳入了碧瑤耳中,轉頭看了過來。

張小凡幾無地自容,這人可以死,面子卻是萬萬不能丟的,立刻把頭轉向另一邊,不去看碧瑤,但臉上仍是覺得一陣發熱,訕訕干笑兩聲,走到那小水潭邊,想捧些清水喝,稍解饑渴。

這水潭之中的清水,只怕都是地底湧出的山泉,冰涼之外,清澈爽口,更仿佛有一些甜味,但張小凡喝了兩口,肚中饑餓感覺卻更是強烈了。

畢竟水不能當飯吃,張小凡輕歎一聲,望著這水面怔怔發呆,但見水珠從洞頂石壁上滴落,打入水面,蕩起層層漣漪,一圈一圈地飄了出去。而在水面之下,倒映出他有些憔悴的臉,微微發紅……

微微發紅?

張小凡突然驚覺,怎麼水中倒影會有紅色出現,急忙凝神看去,果然看見自己在水中倒影的臉上有幾塊紅斑,但隨即卻發現不對,仔細一看,又抬頭向石壁上看去,原來是那些洞頂石壁上的紅石倒映在水中,和自己的倒影重合起來,才有這種情況。

張小凡這才松了口氣,但便在此時,心中一動,往後退了一步,凝視水中,但見水波蕩漾,果然漸漸在水潭里緩緩浮現出七顆紅色石子的倒影。因為是倒影的關系,此刻它們的排列,已不再是那古怪的勺子形狀,反而有點像是一個人的手掌。

張小凡站在原地,一時沒有說話,那一刻他忽然有些猶豫,就像突然感覺自己站到了一個路口,不知道何去何從?

這感覺一閃即過,他轉過身,回過頭:“喂!”碧瑤還在看著頭頂的石壁,漫不經心地道:“我不叫喂,這是你當初和我見面時說的。”張小凡一窒,原本到嘴邊的話幾乎倒灌了回來,但不知怎麼,他對著這看去有些輕乎的女子,卻有了異乎尋常的耐力,道:“那你叫什麼?”碧瑤轉過頭來,面上露出了微笑,道:“我叫碧瑤。”

張小凡在心里念了兩句,搖了搖頭,道:“你過來這里看看吧!”碧瑤微感詫異,站起身走了過來,道:“什麼?”

張小凡一指水面,碧瑤俯身看去,只見水面上水波蕩漾,但集中精神之後,便慢慢看清了那七顆紅石在水中如手掌一般的倒影。

碧瑤身子一震,疾轉過身,道:“這是……”張小凡搖了搖頭,道:“我也是無意中看見的,也許不是也說不定……”

他話未說完,碧瑤已然截道:“不管怎樣,我們都要試試。”說著更不廢話,嘩的一聲便跨入水中。

張小凡吃了一驚,只見在片刻之間,滴落的水珠便已打濕了碧瑤身上的衣裳,但她卻絲毫不曾在意,只是屏息等待著。

因為她踏入而散亂的水面,漸漸又平息了下來,碧瑤安靜地等待著水面中重新出現那七顆紅石的倒影。張小凡從岸上看去,只見那一顆顆如珍珠般的晶瑩水珠從空中輕輕飄落,落在這美麗女子的發上、肩上,落在她的臉上、衣上。

透明清澈的水珠,從她烏黑的發梢,滑落下來,慢慢流過她雪白的肌膚,仿佛連她的臉也美麗的幾乎透明了。

張小凡忽然看得癡了,只覺得這洞里原本嘩嘩做響的水聲忽然遠去,在他眼中只有面前這個站在水中如出水芙蓉般的清麗女子,帶著動人心魄的美麗,撲面而來。

七顆紅石的倒影,慢慢浮現了出來,像是一個手掌,安靜地在水中浮沉。碧瑤看准了位置,緩緩伸開右手,在那手掌的位置,按了下去。

她玉一般的手穿過了溫柔的水波,向下伸去,紅石在水中的倒影幽幽地飄動起來,水面上波光粼粼,不知反射著哪里來的光芒,把這美麗女子的臉龐,照得微微發亮。

水潭很淺,碧瑤的手很快接觸到了潭底,有一層沙石薄薄地鋪在水底,觸手處,碧瑤便感覺到手下有五個稍稍突起的地方,正在自己手掌的五個指尖。她心中一喜,用手輕拂,果然在這沙石之下,有五塊鑲在地底的小石,隱隱泛著紅光。

碧瑤更不多想,五指用力,向下按去,然後抬頭。

沒有絲毫的動靜。

碧瑤臉上的歡喜一下子凝住了,她的目光與岸上的張小凡相接了片刻,又轉了回來。

張小凡剛想對她說兩句安慰的話,忽然只見碧瑤又似想起來了什麼,凝神看著水面,在另兩點紅石的倒影附近仔細查找,果然又找出了兩塊小石,這一次她似乎比較緊張,小心翼翼地把左手也按了上去,然後,同時把七顆小石按下。

曾經有那麼一個瞬間,張小凡和碧瑤都以為又失敗了,這個山洞里一片寂靜,除了滴水聲就沒有其他的聲音。

然而,就在他們等待了漫長的一刻之後,一陣刺耳但卻沉重的“喀喀”聲在這山洞中響了起來。

碧瑤和張小凡同時看去,只見在水簾背後,那曾經天衣無縫、堅硬之極的石壁,竟是整塊的向後退了進去,雖然緩慢,但終于露出了一個新的洞口。

張小凡怔怔地看著這秘洞的開啟,心中有些激動,有些畏懼,但在深心處,仿佛他自己也不願承認的,他還有些好奇。

這八百年來的魔教重地,里面究竟會有什麼呢?

碧瑤緩緩走上了岸,站到他的身邊,眼中眼波流動,盈盈盡是笑意,張小凡看了她一眼,但見她肌膚如雪,清麗無雙,臉畔更有晶瑩水珠輕輕滑落,掉了下來,幾乎如打在心田一般。

他身子一震,不敢再看,轉過頭去,低聲道:“恭喜你了。”

碧瑤仿佛怔了一下,但看著他的眼中笑意絲毫不減,聲音也顯得帶了幾分溫柔,道:“這都是你細心。”張小凡不知怎麼,嘴里有些發干,臉上有些臊熱,向旁邊走了一步,下意識地離這女子遠了些,道:“那你還不進去看看?”碧瑤看著他,忽然微笑道:“你好像有點怕我?”

張小凡立刻把頭搖得如撥浪鼓一般,道:“沒有,沒有……”

碧瑤看了他半晌,點了點頭,但臉上依舊有著笑意,道:“那我們一起進去吧!”

張小凡吃了一驚,猶豫了一下,道:“不,不好,這里是你們魔教的地方,還是你自己……”碧瑤哼了一聲,道:“那如果里面有出路,莫非你也不肯進去了?”

張小凡呆了一下,抓了抓頭,道:“那倒也是,那,那我們走吧!”

碧瑤露出笑容,點了點頭,再次踏入水里,穿過水簾,走進了那個洞中,張小凡遲疑了一下,終于還是跟了上去。

這是一個幽深的隧道,洞側石壁上發光的事物明顯比外邊通道上少了許多,雖然勉強還能看到道路,但非常昏暗。

張小凡與碧瑤走的很是小心,畢竟八百年來這是第一次有人到此,誰都不知道當年煉血堂的那些老怪物老家伙們會不會留下一些特別厲害的禁制。

這一路之上,倒也太平,並沒有發生什麼意外,只是這通道頗為曲折,又深且長,而且慢慢向上,張小凡心里粗算,只怕自己和碧瑤兩人此刻已到了這山腹中心。

他正思索處,走在前頭的碧瑤忽然停下了腳步,低聲道:“到了。”

張小凡心頭一跳,向前看去,只見在前方隧道盡頭,一絲明亮的光線照了過來,那里隱隱看見是一個大的石室。二人對望一眼,碧瑤當先邁步,向那里走了過去。

漸漸接近了,二人也看清了這石室情況,整個石室呈圓形形狀,隧道正在石室中間,而在它對面,居然還有一條通道向里延伸,看來這並不是唯一的盡頭。

在石室左邊,放著兩尊巨大的石刻雕像,一尊慈眉善目,微笑而立,一身衣裳被刻的如風吹拂般栩栩如生,倒有點像是佛門的觀音菩薩。

另一尊卻完全是不同的模樣,猙獰凶惡,黑臉鬼角,八手四頭,甚至在嘴邊還刻著一絲鮮血流下,令人看了不寒而栗。

此外在這兩尊雕像前面,還有一張石桌,上邊一個香爐,旁邊放著幾包香燭,都是灰塵遍布,估計這八百年來從未有過香火。

至于這石室的另一頭,卻只有幾個蒲團,隨意地扔在地上,沒有什麼其他東西。

張小凡看在眼中,正詫異處,卻見碧瑤神色鄭重,走上前去拿起一個蒲團,抖去塵土後放到雕像石桌前,然後拿起桌上香燭,用自己懷里的火石打著了點上,插入香爐之中,又走回到蒲團之前,一臉肅然地跪了下去。

石室之中,但見輕煙徐徐飄起,她匍匐在地。

張小凡站在她的身後,聽見了她的聲音回響在這個石室之中。

“幽明聖母,天煞明王,聖教四十三代弟子碧瑤誠心拜見。聖教遭厄,衰微已久,無數教眾,披肝瀝膽,為興聖教,前仆後繼。唯願聖母明王,垂憐蒼生,賜我福祉,再興聖教,渡化眾生,共登長生不死極樂歡喜境!”

張小凡微一思索,便明白了過來,這兩尊神像只怕就是魔教中人供奉的邪神,不禁冷笑一聲,轉過頭去,不再多看一眼。

上篇:第四十一章搧揭a     下篇:第四十三章 天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