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四十四章 金鈴  
   
第四十四章 金鈴

碧瑤怔了一下,又仔細看了一遍,只見這四行字筆勢勁道都較為細致,與剛才石室中的天書石刻大不相同,看來是另外一人的所為。

而看這話里意思,倒像是一位癡情女子幽怨的話語,只是卻又怎會在這魔教重地“滴血洞”里出現,當真奇怪。

她尋思許久,卻依然沒有想出什麼結果,當下搖了搖頭,正欲放棄不想,不料一轉過身,赫然卻見到張小凡不知什麼時候,竟然無聲無息地從那石室中走了出來,站在自己背後,而且臉上表情古怪,似沉痛又似驚訝,好像還有幾分迷惘,看去眉頭緊皺,肌肉微微扭曲,幾乎有些猙獰了。

碧瑤嚇了一大跳,忍不住發出“呀”的一聲呼喊,向頭退了一步。那個精巧的小鈴鐺在她腰間輕輕震動,發出清脆悅耳的“叮當”聲,回蕩在這個山洞里。

張小凡聽到了鈴鐺的聲音,身子一震,仿佛突然驚醒一般,臉色也漸漸平靜了下來,但取而代之的卻是困惑之意。

剛才他正在石室中對著天書石刻苦思不已,突然間手邊那根燒火棍如驚醒一般,亮了起來不說,那冰涼感覺幾乎是在瞬間就布滿他的全身,然後,他就像是下意識般走了出來,直到看見了那堆碎裂的骷髏。

張小凡向著綁在自己左手邊的燒火棍看了過去,只見它依然亮著,泛起淡淡青光,正對著那具已碎裂倒下的骷髏,就像是對著故人哀悼一般。

張小凡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突然有這個想法,但看著這具骷髏,深心處他竟也有些傷感,雖然明明知道在這里死去的這個人,必定就是魔教煉血堂中的重要人物,說不定正如碧瑤所說的就是黑心老人本人,但不知怎麼,他就是對這具骷髏有幾分親近之意。

燒火棍的光彩漸漸暗淡了下去,回複到難看的黑色,一動不動,張小凡卻依然注視著骷髏,然後在碧瑤的注視下,緩緩地走了上去。

碧瑤哼了一聲,閃身擋在了他的身前,冷笑道:“雖然我對黑心老鬼沒什麼好感,而且派系不同,但我們都是聖教弟子,都在幽明聖母天煞明王座前立過重誓,你若想對他法身無禮,我可不答應。”

張小凡看了他一眼,忍不住應道:“他現在粉身碎骨,只怕是拜你所賜吧!”

碧瑤臉上一紅,但詞鋒絲毫不讓,決然道:“我自然會對聖母明王懺悔,但絕不容你也來無禮!”

張小凡看了他一眼,忽然道:“我沒有那個意思。”

碧瑤一呆,見他神情平和,並無仇恨之色,只覺得這青云門的少年似乎與以往見到的那些滿嘴仁義道德的正道人士大不一樣,猶豫之間,卻被張小凡從身旁走了過去。她遲疑了片刻,轉過身向他看去。

張小凡走到那堆骷髏的面前,只見年歲久遠,慘白的骨骼上都已泛起了幽幽的微綠光彩,剛才碧瑤那一下重擊,胸部以下的骨骼都已散了去,只有頭骨還完好,落在所有骨骼的最上方,空洞的兩眼,正對著張小凡。

張小凡打了個寒顫,隱隱覺得,這眼中竟仿佛還有魂魄存在一般,注視著他。但他終究還是走了上去,慢慢伸手把這些散亂的骨骼攏好一堆,冰涼的感覺從骨骼上傳了過來,卻沒有了恐怖畏懼的感覺。

仿佛是多年的老友一般!

張小凡深心中,像是松了口氣的感覺,一種做了該做的事解脫的心情,雖然奇怪,但他卻真得有這種感覺,心下卻暗自想到:這燒火棍實在太過古怪了,若這次有命回去,看來一定要問問師父才是。

他把這事做完,正欲直身站起,便在這時,他眼角余光卻瞄到在剛才那具骷髏所坐之地,竟也因他把骨骼掃開,隱隱露出了些字跡出來,忍不住“咦”了一聲。

站在一側的碧瑤本來冷冷地看著張小凡做著這些古怪之事,突然聽到張小凡似有什麼發現的一聲低呼,好奇心起,也走了過去,向那處看去,只見那里竟也刻著幾行字。

芳心苦,忍回顧,

悔不及,難相處。

金鈴清脆噬血誤,

一生總……

到了第四句話,筆勢越來越是無力,尤其是到了第三個“總”字,更是潦草,幾乎已分辨不出,最後更是一筆帶過,就此斷了,看來到此處,所寫之人也無力再寫下去了。

山洞之中,張小凡與碧瑤都是一陣沉默,兩人都隱隱感覺到,在這兩段字里行間,只怕有著一段傷心情事,女子傷了心,未了男子也追悔不已。

張小凡有些出神,雖然從未見過這不知名的情侶,但不知怎麼,千百年後見到這不知算不算絕筆的遺跡,卻仍然有些難過。

而站在一旁的碧瑤卻是緊皺眉頭,眼睛直看著那幾行字,嘴里念叨著:“金鈴清脆噬血誤,金鈴清脆噬血誤……金鈴?啊!對了,金鈴!”

她似是想到了什麼,歡叫一聲,喜形於色。張小凡被她嚇了一跳,訝道:“金鈴怎麼了?”

碧瑤似極為興奮,滿面喜色,道:“就是‘金鈴夫人’啊!你不知道嗎?”

張小凡茫然搖頭,碧瑤哼了一聲,瞪她一眼,隨即喜滋滋地道:“金鈴夫人可是我們聖教在千年前的大人物呢!傳說她聰慧絕頂,道行精深,對聖教經典天書更是有大悟於心,獨自在聖教中創下了‘合歡派’一系,是我教中女子一等一的人物呢!”

張小凡登時沒了興趣,聽她說著就知道這金鈴夫人乃是魔教中千年前一個人物,好像很厲害的樣子,但聽她創下的派系名字就叫“合歡”,便知這老女人不是什麼好人,看碧瑤倒是很是崇拜這個什麼金鈴夫人的樣子。

張小凡哼了一聲,不去接她的話,轉身把為了看字而弄得亂了的那堆骨骼重新整理好,心中卻冒出一個古怪念頭:看來你也是個癡情人,說不定也是為了個女人而死的吧!

死人自然沒有理他,但張小凡自己胡思亂想,居然對著這骷髏又多了幾分親近之意。

碧瑤在旁邊樂了半天,自言自語道:“想不到金鈴夫人居然和這該死的黑心老鬼有了情意,哼,一定就是黑心老鬼負了心,無情人,活該被雷劈!死了最好!”

“你胡說!”張小凡突然在旁邊喝道。

碧瑤呆了一下,一時說不出話來,半晌才反應過來,瞪著他看了半天,奇道:“你說什麼?”

張小凡話一出口,登時就知不對,他一個正道中人,居然莫名其妙地為一個八百年前窮凶極惡的魔教凶人開口辯護,這若是傳到青云門師長耳中,立刻就是一頓重罰。但當時也不知怎麼,心里一激動就是脫口而出,這時被碧瑤反問一句,卻是訕訕說不出話來。

碧瑤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忽然間想起一事,登時把張小凡給忘到腦後,一把抓起腰間那個金鈴,激動不已,大聲笑道:“啊!那這豈不就是金鈴夫人的‘合歡鈴’嗎!”說話間連忙把這金鈴倒轉過來,仔細查看,果然在金鈴內側的鈴壁之上,看到了三個小字。

合歡鈴!

張小凡見碧瑤一臉歡喜,只差沒笑得背過氣去,看來這是個極為厲害的法寶,被她無意間得到了,心里一陣不舒服,冷冷地道:“你找到出路了嗎?”

碧瑤眼中滿是面前這個小小鈴鐺,隨口應道:“沒有啊!”

張小凡把頭轉過,淡淡道:“那你就抱著這個金鈴死在這個山洞里好了。”

碧瑤一呆,一想果然如此,如今最重要的可是要先找出路逃出這里才是,連忙問道:“你找到了嗎?”

張小凡默默搖頭,二人對望一眼,碧瑤收起笑容,正色道:“那我們先找路吧!”

生死當前,張小凡默默點頭。當下二人在這隧道山洞中合力尋找,仔仔細細地查看過每一面牆壁,每一道縫隙,張小凡甚至不顧碧瑤的強烈反對,連那兩尊幽明聖母、天煞明王的神像也查了一遍,但還是沒有什麼發現。

當他們重新在那堆骷髏碎骨前碰頭時,看到對方一臉沮喪表情,臉色都暗淡了下來。

碧瑤澀聲道:“難道我們就要死在這里了?”

張小凡低下了頭,看不清楚他的表情,碧瑤也沉默了下去,突然之間,死亡的陰影罩住了他們這兩個還年輕的生命。

許久,在一片寂靜中,在兩人相對無語之下,張小凡忽然一躍而起,轉身走開,碧瑤吃了一驚,道:“你做什麼?”

張小凡咬緊牙關,道:“我再去找一遍,一定會有出路的,我們一定不會死在這里的!”

而在他心里,卻還有一句依然沒有說出口的話,在久久回蕩:我一定還要再見靈兒師姐的,就算死,也要埋到大竹峰上!

碧瑤卻沒有動作,只坐在平台之上,看著張小凡板著臉,在這生死時刻突然迸發出強烈的求生欲望,不停地搜索著。

一遍。

二遍。

三遍。

四遍。

碧瑤記不清張小凡究竟在這石室山洞里進出了幾次了,每一次他都是無功而返,但他竟然仍不灰心,也不知道他的性子為什麼竟這般倔強,或是他的求生欲望競如此強烈,他一直不停地尋找著出路,一直,一直……

直到,他的腳步開始搖晃,直到他沒有了力氣,直到他走過碧瑤身邊,身子搖了一搖,倒了下來,重重地摔在地上,昏了過去。

碧瑤怔怔地看著,遲疑了一下,才走了過去,把他的身子翻了過來,查探一下,知無大礙,只是勞累過度,加上饑渴,所以才會昏了過去,這才放下心來。

可是她忽然一呆,對著自己,在深心處問了一句:“我為什麼要放心,他沒事我為什麼會松了一口氣?”

這個念頭如電光火石一般,在她的心頭掠過。

她深深地向他看去,這少年如今還年輕的臉龐上,因受傷和饑渴而有些憔悴,連嘴唇都有些乾裂了。

碧瑤輕輕地把他放下,凝視半晌,輕輕道:“既然我們注定要一起死在這里,我可不想太早就剩下一個人,至少有個人陪,也是好的。”

她走了出去,到了洞口處那個小水潭里取了些水回來,又取出些乾糧,和著水想喂給張小凡吃。

不料張小凡許是昏迷的原因,乾糧一點都吃不下,只是在碧瑤的水袋里迷迷糊糊地暍了些水,卻一直沒有清醒。

忙了半天,碧瑤自己也累了,在看著張小凡似乎情況穩定了之後,她也漸漸闔上了眼,沉沉地睡了過去。

這一睡也不知睡了多久,碧瑤才醒了過來,第一個反應卻是立刻向剛才張小凡處看去,只見張小凡還是安穩地躺在那兒,一動不動,正自酣睡,這才放下心來,口中卻忍不住低聲罵了一句:“怎地和死豬一般!”

說著,自己也微笑起來,仿佛看著這個少年,自己的心情也好了一般,就連在前方不遠即將到來的死亡,她也暫時淡忘了。

只是她突然覺得張小凡雖然還在酣睡,但臉色卻是潮紅,有些不大對勁,連忙把手伸過去查看,一觸之下,竟是火熱燙手,登時嚇了一跳,沒想到張小凡竟是遲不病、早不病,在這個關頭發起高燒來了。

一般來說,修真道中的人士,身體自然強健,尋常時百病不生,但張小凡幾日來連受重創,心力交瘁不說,身子也受損極大,最後在這滴血洞中又不顧身體拚命搜索出路,體力透支,這昏迷過去之後,竟是發起高燒來了。

他這一病著實不輕,連著許久時間也不退燒(在山洞之中,碧瑤不知道究竟過了幾日),碧瑤束手無策,只能多取些涼水來為他降溫,卻全不頂用。

到得後來,張小凡高溫不退,竟然開始說起胡話了,碧瑤心中焦急擔憂,一想到往後自己要一個人在這空寂的山洞中孤零零地等死,幾乎要毛骨悚然了,此刻便是張小凡的一句胡話,哪怕一聲喘息,與日後那可怖的日子比起來,幾乎也如仙樂一般。

但任憑碧瑤想盡法子,其實也就是多弄些水來而已,在這山洞之中,一無醫生二無藥材,如何能幫得上忙,張小凡的病情卻是一日比一日更重,說胡話的頻率也越來越密。

這一日,碧瑤正心急如焚地守在昏迷不醒地張小凡身邊,忽然見他翻了個身,整個人竟是縮了起來,在迷糊中驚叫道:“鬼,鬼,鬼……”忽地又咬牙切齒:“你殺我爹娘,殺了全村的人,我相你拼了!”

碧瑤嚇了一跳,連忙把他抱住,連聲道:“沒有,沒有啊!這里沒鬼!”

也不知是不是她的話起了作用,張小凡漸漸安靜了下來,臉上驚懼的神色也緩緩平伏,但隨之而來的,卻是一種傷心欲絕的表情。

他兩眼一直緊閉著,嘴里低聲道:“師姐,師姐,你不要不理我,我,我想……不要不理我……”

碧瑤一呆:心頭忽然一陣酸楚,但也不知哪來的勇氣,柔聲道:“沒有啊!你師姐在這里,不會不理你的。”

張小凡臉上登時露出了笑容,仿佛此刻就是他最聿福的時候,口中不停地道:“師姐、師姐……”

碧瑤看著他那張在痛苦中帶著一絲微弱幸福的臉,心頭竟有了一絲痛掠過。

那個被他這般眷念著的女子,那位就算在他昏迷過去也念念不忘的師姐,究竟是怎樣的人呢?

她忽然想起了那日在死靈淵下,張小凡極力維護的那個手持藍色仙劍的青云門女弟子,莫非,就是她嗎?

碧瑤皺了皺眉,她記得很清楚,那個女子生得一副絕美容顏,說是傾國傾城也不為過,難怪這張小凡會為她神魂顛倒了!不過任碧瑤如何聰明,自然也不會知道,張小凡念念不忘的,卻是如今仍在青云山大竹峰上的田靈兒。

在接下來的時日中,一直守在張小凡身邊的碧瑤,從張小凡的胡言亂語中聽到了更多的他的事情,知道了他出生在一個叫“草廟村”的地方,知道了那場可怖的屠村慘禍,也知道了他心中眷念的那個女子,是他在大竹峰上的師姐,不過她還是不大肯定,這位師姐是不是就是那日手持藍色仙劍的女子。

只是,在這些日子對張小凡的照顧之中,連碧瑤自己也感覺到,她對這個少年有了一絲奇異的感覺,每日里凝視著他憔悴的容顏,幾乎就能成為她打發無聊時間唯一的方法。

她常常這般凝視著他,許久許久,卻從未想過,在另一側的石室中,有著魔教經典奇書——“天書”。

有時,她會在張小凡睡去之後,慢慢踱步到金鈴夫人留下的那段文字前,凝視半晌,然後輕輕道:“夫人,教中古老相傳,您曾留下訓斥,世間男子,盡是負心之人,但是你可曾看見,這個叫張小凡的男子,卻是癡心得很呢!”

這個空寂的山洞中沒有人回答她的問話,只是在她轉身之際,那一個小小金鈴,發出清脆悅耳的鈴聲,在她的身邊,在這山洞之中,輕輕回蕩,似在述說著什麼。

就像是冥冥中,那一雙溫柔如許的眼眸,那一縷纏綿不去的幽魂,凝望著他們,纏繞著他們。

上篇:第四十三章 天書     下篇:第一章 傷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