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七章 玄火鑒  
   
第七章 玄火鑒

遠處,樹林的黑暗里,躡手躡腳的周一仙與小環悄悄躲在高大的樹木背後,陰影之中,看著場中眾人。

小環皺眉悄聲道:“爺爺,你不逃命,反而折回來到這危險的地方看熱鬧做什麼?”

周一仙眼睛還看著場中,小聲道:“我早聽說這些妖怪洞穴中多有財寶,只是往日一直無法可施,今日好不容易有這許多人幫我們開路,哪里能不來看看,說不定就有油水可沾。”

小環粉白的臉上沒好氣地道:“要是我們油水沒沾到反而碰上了妖怪怎麼辦?”

周一仙回頭笑呵呵地道:“沒關系沒關系,爺爺我身懷當年青云子祖師密傳土遁、水遁、千里遁的蓋世奇術,絕對是沒問題的……”

小環低聲道:“切,明明就是騙錢不成跑路的東西,還說什麼蓋世奇術!”

周一仙沒注意小孫女的話,依然得意洋洋地道:“而且你不是還給爺爺看過相嗎?說爺爺天庭飽滿,眉間有金錢紋,且手相中財運線直而粗,正主大富之相。呵呵,今晚就要應驗了,小環,爺爺對你的相術可是大有信心的啊!”

小環:“……”

“咦?”周一仙忽然似是吃了一驚,轉過頭去看向場中,只見此刻張小凡已經欺身而進,燒火棍泛著黑光,疾沖向那柔媚女子。

“太極玄清道!這少年居然是青云門下。”

“什麼?”小環一聽,登時來了興趣,也往場中看去,只見妖聲大作,雙方正斗法不休,便問周一仙道:“原來和我們是同一個祖宗的,他厲害嗎?”

周一仙凝神看去,臉上貪錢的嬉笑漸漸隱去,神色漸漸沉靜,皺眉道:“這少年年紀不大,但我看他法力,似乎已到了”玉清境“第五層境界,奇怪?”

小環看了爺爺一眼,別人不知道,但她卻知周一仙雖然性愛貪財,但一生漂泊,這份見識卻是非同小可,當下道:“看不出這個人倒是一個奇才。”

周一仙沉默片刻,卻微微搖頭道:“我看這少年資質,差倒不能說差,但頂多只是中上,卻絕然不會是當年青葉祖師那種開天闢地的天才,按理說,以他的資質,在修真道法的進境上不可能會這麼快的!”

小環呆了一下,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得轉過頭,繼續看向場中。

石頭在地上怒聲喝叱,金光閃爍,妖魅四避。張小凡卻是騰空而起,燒火棍青光與黑光交替,沖向柔媚女子。

那女子一雙如水眼眸只看著他,雪白長袖揮出,竟是抵住燒火棍,二人前沖,一轉眼間,不知是有意無意,竟是貼身而近。

張小凡吃了一驚,只看著那女子一張柔媚已極的臉龐近在咫尺,隱隱幽香,暗暗傳來,更有夜色里那動人心魄的眼眸,恍如瑪瑙翡翠一般美麗,倒映著自己的身影,一時間忍不住心意動搖。

“你,在那井里,看到了什麼?”就算是在這斗法的緊要關頭,那女子的聲音卻彷彿依然是柔和而帶著些媚,軟軟地鑽進耳朵。

張小凡心旌動蕩,神志幾乎為之所奪,緊要關頭,他面上忽地金色一閃而過,便立刻平靜了下來。

三尾妖狐眉頭一皺,卻只見張小凡大喝一聲,在空中橫飛出去數丈之遠,落到地上,與石頭並排而立。

石頭看了他一眼,有些擔心地道:“這妖孽狐媚之法頗為厲害,要小心。”

張小凡心有余悸,點了點頭。二人向空中望去,卻只見三尾妖狐依然凌空立在半空,衣裳隨風輕舞,便如畫中人一般,美麗無比。

遠處的周一仙眉頭一皺,吃驚道:“這少年定力好強啊!在三尾妖狐五百年道行的狐媚之術下,居然還能鎮定心志!”

小環卻是嘴角一撇,道:“那有什麼,你沒看那大個子好像也沒事一般?”

周一仙道:“你懂什麼,那大個子所學和佛門頗有些淵源,而佛門真法正好最講究寂滅定心之道,對這狐媚惑心妖術天生便有抗力。

但青云門乃是道家,在這點上便差了許多,以這少年的修行,居然能有這份定力,實在少見、少見!”

“是嗎?”小環歪頭想了一會,又向場中看去。

三尾妖狐緩緩從空中落了下來,面上雖仍有微笑,但眼神中已漸漸有沉重之色。只在剛才那一會工夫,她與這二人激烈斗法,已然察覺出這二人看來年紀雖然都不大,但道行都是不低,那個大個子道法彷彿出于佛家一系,很是頭痛。

另一個少年,心志卻是出人意外的堅定,自己最得心應手的狐媚之術,看來竟是難以派上用場了。

碧瑤站在一旁,本來正欲出手,但見張小凡已恢複正常,便停住了腳步,冷冷注視著。

月華冷冷,透過樹葉,灑在那個柔媚女子,看去有些孤單的身影上。

有幾分淒清。

她微微低頭,長而細的睫毛彷彿遮蓋著自己那柔弱的心思,又彷彿傾聽著這深夜樹林中的隱隱幽聲,輕輕道:“我和你們無怨無仇,為什麼要來殺我呢?”

石頭踏前一步,整個人看去便如一只猛虎一般,喝道:“你這妖孽,禍害人間,攪的小池鎮上人心惶惶,還不該死嗎?”

她抬眼,望來。有風,輕輕吹過,拂起她的衣角。

“你要殺我,便是因為我是妖嗎?”她望向張小凡,深深看去: “你呢!你又是為了什麼?”

張小凡想也沒想,道:“你為惡多端,我是正道中人,為民除害,義不容辭!”

三尾妖狐沉默了片刻,淡淡一笑,忽然道:“少年郎,你今年幾歲了?”

張小凡呆了一下,皺眉道:“你問這個做什麼?”

她輕輕抬手,把落在鬢邊的一絲亂發小心收拾,蔥玉一般的手指,劃過黑色的發間。

“這些話,是你那些正義凜然的師父說給你聽的吧!像我們這般的妖怪,一直都是為禍人間的,一定是要剷除的,對吧?”

張小凡皺眉,師門的教誨的確就是如此。只聽對面的三尾妖狐繼續道:“可是若是我說,這些話是錯的,你會怎麼想?”

張小凡哼了一聲,不屑一顧,正要反駁動手,但就在電光火石的一刻,在他心頭,忽地掠過那日與萬人往所談論的一番話,登時人如被電擊一般,呆了一下。

難道我所知道的,就一定是對的嗎?

到底什麼,才是真正的天道,才是真正的正義?

“小心!”忽地,旁邊的石頭一聲大喝,風聲乍起,妖聲大作。

三尾妖狐便在張小凡一怔神間,忽地騰身飛起,白玉一般的手掌,化做五指鋒利之爪,凌空破嘯而來。石頭大吼一聲,正欲禦法,卻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周圍上下左右一片妖聲,漆漆黑暗之中,無數妖目閃爍,風聲刺耳,不知有多少妖怪襲來,一時竟是分身乏術。

三尾妖狐認定了張小凡似是他們二人中較弱的一人,一經決定,便驅使妖物先行纏住石頭,自己全力先解決一個再說。

眼見著風馳電掣,利爪即到那少年眼前,便是連遠處,彷彿也隱隱傳來低低的驚呼聲。卻忽見張小凡抬起了頭,三尾妖狐與他目光相接,心中一動,但還來不及想些什麼,便只見在自己與張小凡之間,陡然出現了一根黑色的、閃爍著隱隱玄青色光芒的棍子。

下一刻,她的利爪與那棍子撞到了一起。

沒有人能夠形容那種感覺,外人看去,甚至沒有預料中的那種驚天動地的大響大動作,在那個彷彿凝固的時刻里,只望見身在半空的那女子衣襟飄飄,五指成爪,抓住了那根黑色的燒火棍。

她雪白的肌膚,突然之間,像是完全失去了血色一般,冷然白了下去,幾乎成了透明。

前方,竟彷彿是一個深深無法見底的惡魔漩渦,在夜色中盤旋不止,獰笑著要把她吞噬下去。

她昂首,尖嘯,聲音淒厲,隨即整個人沖天而起,化做白色身影,終于沖開了那如惡魔一般的青色光暈,落在了遠處。

然後,她霍然回頭,一臉驚愕,一臉肅殺,死死盯著那個少年,還有那一根在半空中緩緩轉動的燒火棍。

遠處,小環倒吸了一口涼氣,輕聲道:“好厲害的法寶,這是什麼東西啊!爺爺?”

她問了兩聲,卻發覺周一仙根本沒有回答,轉頭向他看去,只見周一仙眉頭緊皺,也是一臉的愕然。

小環吃了一驚,伸手拉了拉周一仙,道:“爺爺,你怎麼了?”

周一仙人抖了一下,似乎才從剛才的畫面中驚醒過來,但神色間卻仍是驚疑不定,呐呐道:“這少年究竟是什麼人,青云門下怎麼會出了這樣一個古怪弟子?”

小環看了他一眼,道:“怎麼?”

周一仙看向場中,道:“那少年手中的法寶大是古怪,剛才祭起的時候,那煞氣居然比三尾妖狐的妖氣還盛,這等邪物,怎麼會……”

小環張大了口,向那場中看去,忽然眼角余光看到,輕聲向周一仙道:“爺爺,你看那個女人。”

周一仙怔了一下,順著小環手指看去,卻見一身水綠衣裳的碧瑤,默默站在一邊,旁邊石頭與眾妖斗的不亦樂乎,震天動地,但她卻沒有向那里看上一眼,一雙眼睛只望著張小凡處。

特別是看到張小凡祭起燒火棍後,臉色更是奇異,似是歡喜,又似有些擔憂,彷彿還有些猶豫樣子,臉上神色陰晴不定。

周一仙看了兩眼,道:“那女子對燒火棍有意思了,你小丫頭看什麼看!”

小環奇道:“什麼燒火棍?”

周一仙道:“就是那個少年了。”

小環不服氣,道:“奇怪了,為什麼她對那少年有意思,偏偏就我不能看了?”

周一仙瞪了她一眼,正要好好教訓一下這個不聽話兼早熟的孫女,忽只聽場中又有動靜,連忙轉頭看去,再也不管小環了。

場中,張小凡眼見那妖狐退卻,大好機會,自然不能錯過,轉眼間已然欺身而進,燒火棍呼嘯而來,三尾妖狐眉頭一皺,臉色彷彿又白了一分。

眼看張小凡疾沖而來,夜色更濃,風聲愈急,那女子柔媚臉龐之上,兩道淡淡秀眉,彷彿也鎖了起來。只聽她一聲輕叱,袖袍飛舞,白玉般的手指伸縮彎曲,並指如刀,凌空劃下。

“呀!”

尖嘯如山,突如其來,如針般刺入眾人耳鼓。

漆黑的樹林中,突然迸發出無數幽芒,仔細看去,竟是從那女子身後黑暗處,如潮水般湧出無數妖物,尖叫不絕,面目可憎,沖向張小凡。

轉眼之間,張小凡幾乎就被這妖物給淹沒了。

眾人失色,但就在片刻之後,卻見張小凡竟在一片黑壓壓的妖物之中,人隨棍走,竟是破群而出。燒火棍青色光芒所過,除了一些體形稍大、看去有些道行的妖物還敢抵抗,其他妖物竟是不敢上前。

這一下眾人更是驚駭,但張小凡全力施法的時候,心中卻忽地一陣苦澀:這“攝魂”乃是焚妖物陰靈厲魄以煉之,看著此刻這些妖物面對燒火棍本能的恐懼樣子,只怕那萬人往所說的話,多半便是真的。

三尾妖狐眼見著這無數妖物,竟彷彿也不能阻擋張小凡,臉色更是蒼白。正在這時,稍遠處的石頭大吼聲中,金光閃爍,莊嚴肅穆,遠遠看去,竟彷彿化作伏魔之大能金剛,睜眼瞪目,騰身而起,破煞法杖再次插入地上。

“轟隆”聲中,金光四射,這一次周圍地方塌陷的范圍更大,幾達三丈,而閃射而出的滅魔金光也更是耀眼繁多,如電閃雷鳴。

哀號聲中,周邊包圍著石頭的妖物頓時有一半化作烏有,剩余的大驚之下,多有逃開。

石頭落下地來,巨大的身軀甫一站定,便是大口喘氣,顯然這等大威力術法,對他的身體法力消耗也是極大。但他畢竟身體強壯,轉眼間便似乎緩過氣來,雖然還是有些氣喘,但看了一眼周圍,便向張小凡處沖來。

三尾妖狐眼角余光看到石頭沖來,眼前的張小凡亦已到了不遠處,一跺腳,便欲閃身退去身後黑暗之中。

不料就在這個時候,黑暗中白光一閃,突然飛出白茫茫一片飛花,風聲凌厲,三尾妖狐嚇了一跳,一時不敢輕動,只得站住腳步。

定睛一看,卻是剛才一直站在旁邊那個身著水綠衣裳的年輕女子,不知何時已經斷了自己的退路,漫天的飛花如雪,此刻漸漸收斂,盤旋到她身邊,在那清冷月色之下,漸漸凝成一朵可愛小花,夾在她美麗指間。

背後,腳步聲響起,她回頭一看,只見張小凡與石頭已然趕了過來,成犄角之勢,把她圍在中間。

原先的小妖們,此刻都已經不知去向,竟是只剩得她一人,彷彿帶著些孤單,默默站在這些人類的包圍之中。

她微微張了張嘴,彷彿帶些遺憾,卻沒有說出什麼話來。即便是在這個時刻,她柔媚的臉龐上依然有無雙的溫柔美麗,不曾失去分毫。

她看了看碧瑤,又看了看石頭,但最後,她的目光,那如水一般溫柔的目光,依然落在了張小凡的臉上。

張小凡凝神戒備。

她卻什麼也沒動,反而輕輕柔柔地又問了一句:“少年郎,剛才在那井中,你究竟看到了什麼,可以告訴我嗎?”

周圍人都是一呆,不曾想到這妖孽究竟為了什麼,卻對張小凡在井中看到之物或景象如此的感興趣。張小凡還未說話,石頭已經在旁邊大聲道:“張兄弟,不要上她的當!”

張小凡點頭稱是,默然不語,右手一抬,就要作勢沖上。

三尾妖狐望著他,忽然輕輕歎息一聲。

張小凡忽地心頭一陣迷惘。

月光如水,輕輕照下。

那女子低頭顧影,細細的睫毛,掩著她柔媚的眼睛。

那如水的眼波,盈盈蕩漾。

然後,她抬頭,伸手,入懷,緩緩拿出了一件事物出來。

眾人凝神望去。

這是一件半個手掌大小的事物,呈圓形狀,外邊是一個碧綠顏色的玉環,青翠欲滴,一看便知不是凡品,而在玉環中間處,鑲著的是一片小小的似鏡非鏡,赤紅顏色的薄片,中間更雕刻著一個形狀古拙的火焰圖騰。

整個事物,那玉環倒占去了大半,而在玉環兩邊,還各有一道紅色絲穗,系在環上。

周一仙呆住了,真真正正的呆住了,小環感覺的出來,自己的爺爺從沒有像今天這般,如木頭般一動不動。

她心里有些害怕,悄悄拉了拉周一仙的袖子,道:“爺爺,你怎麼了?”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周一仙呆呆地看著場中,直盯著三尾妖狐手中那件古怪法寶,聲音彷彿帶著呻吟,道:“這分明是‘焚香谷’的鎮谷奇珍──‘玄火鑒’啊!這法寶乃是世間至陽至剛之物,更是焚香谷一脈千年來除妖伏魔的無上利器,怎麼、怎麼會在這妖狐的手里?”

小環怔了一下,不由得多看了那玄火鑒幾眼,道:“那法寶有這麼厲害嗎?”

周一仙忽地出了一口長氣,呐呐道:“這世道真的是變了,正道門下弟子手里拿著的是煞氣逼人的邪物;妖孽手中的,反而是無上神器!”

“切,我還以為你為什麼感慨呢!”小環嗤之以鼻。

周一仙怒道:“你說什麼?”

小環道:“這麼老土的話,你說出口居然還不臉紅。都什麼年頭了,還顧著當年正道邪道的區別!”

周一仙瞠目結舌,一時不能言語。

上篇:第六章 妖狐     下篇:第八章 黑石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