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八章 黑石洞  
   
第八章 黑石洞

場中,眾人皺起眉頭,見那個妖媚女子在重圍之下,拿出這一件古怪法寶,多半都想到是要做困獸之斗,當下各自凝神戒備。惟有石頭大喝一聲,破煞法杖迎空飛舞,沖上前去。

張小凡在後面還來不及叫上一聲“小心”,只見三尾妖狐細長柔媚的眼睛向著石頭那沖過來的巨大身軀望了一眼,雙手各拉住玉環旁邊的一條紅穗,緩緩舉起,擺到面前。

那個玉環輕輕轉動著,似乎還倒影著她的容顏。

月光輕冷,照在了玄火鑒的上邊,不知怎麼,那鏤刻著的古老火焰圖騰,此刻卻仿佛複活一般,栩栩如生,就像是真的燃燒起來似的。

石頭騰空而起,破煞法杖轟然破空而至,口中大喝道:“妖孽,受死!”

就在那一刻,玄火鑒的中心,那個火焰圖騰的所在,忽然從原來的暗紅顏色,一瞬間就轉化為鮮豔的、幾乎帶些透明的赤紅顏色,就像是一轉眼間,那個火焰圖騰已被九天神火焚燒至熾熱。

而那個火焰圖騰,更已是化作熊熊燃燒的烈火。

以那妖媚女子為中心,一團無形熾熱之氣,“呼”地一聲向四周迅猛沖出,除了她腳下所站立的幾尺地方,周圍三丈之內的所有草木,竟都在一瞬間盡皆焦黃,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卻沒有一點火星,並未著火。

張小凡與碧瑤相顧失色,萬不曾想到在這三尾妖狐手中居然還有這等威力絕倫的法寶。人在半空向三尾妖狐撲去的石頭也把這場景看在眼中,雖然也驚訝于這法寶的威勢,但竟是絲毫沒有懼色,右手凌空一抓,將那大放金光的狼牙巨棒抓在手中,迎風更長,在空中“嗚”地發出一聲尖嘯,盤旋了一個圓圈,生生往那三尾妖狐當頭打下。

棒身還在半空,地面上已然是沙飛石走,三尾妖狐看去弱不經風的身子仿佛都要被這強風給吹走一般的感覺。但只見她冷然而笑,雙手手指勾住紅色絲穗,身子微斜,對准了撲來的石頭。

那燃燒的玄火鑒,倒映在她柔媚的眼眸中,像是兩堆憤怒的火焰。

“轟”!

巨響聲中,從那玄火鑒中心的火焰圖騰處,猛然噴射出一道火龍,張牙舞爪,聲勢驚天,渾身上下燃燒著熊熊火焰,竟把大半個林子照得亮如白晝。

石頭大吃一驚,只見那火龍迅速變大,剛從玄火鑒上出來時還是一道火焰,但到了自己前方光是那龍頭竟已是有兩人一般大,尤其是那熾熱之氣,迎面撲來,幾讓人懷疑自己身處洪爐之內。

從下方張小凡處看去,只見石頭在那巨大火龍的沖擊下,還未交手,兩鬢的黑發前端竟已變作了枯黃,可想而知,石頭他面對的究竟是怎樣的情景。

但看石頭卻是凜然不懼,雖驚不亂,破煞法杖在他法力催持之下,金光更盛,向著那沖過來的龍頭當頭打下。

火龍在半空中咆哮一聲,一雙巨大龍目中真真切切地噴出了兩道怒的火焰,轟然張開熾熱燃燒的大嘴,一口咬住了打下來的巨大狼牙棒。

金色與赤紅顏色混雜的光暈以它們交接處為中心,迅速地擴展開來,同時伴之的是轟隆雷鳴。石頭只覺得片刻間自己手中的破煞法杖竟已是燙的幾乎拿捏不住。大驚之下,奮起神力,硬生生從龍嘴里抽出了破煞法杖。

只見火龍飛舞在天,嘶吼不停,霍地一張大口,赫然噴出一股粗大火柱,直沖向石頭。

石頭大吼一聲,雙手握住法訣,破煞法杖橫立身前,金芒閃閃,騰起一道光牆,把那道火柱擋了下來,但他的身子,卻是不由自主地被那巨大之力直向後推去。

張小凡眼看石頭落于下風,正在危險之中,連忙出手,燒火棍無聲而起,從一旁射向火龍。不料火龍似有靈性,居然不看而知,轉過頭來,巨目一瞪,龍口一張,轟隆隆又是一道粗大火柱沖了過來。

張小凡猝不及防,眼看著那火焰如山,排山倒海一般沖了過來,避無可避,只得咬緊牙關,催持法力,燒火棍泛起青光,迎上前去,抵住了那道火柱。

便在這時,卻見三尾妖狐長笑一聲,騰空而起,手中的玄火鑒奕奕生光,直向二人沖來。張小凡與石頭正與那火龍相持之中,見狀都是大驚,連站在三尾妖狐背後的碧瑤也是吃驚不小,急迫之下,一聲清叱,碧瑤飛身而起,右手如玉一般的手指曲伸,傷心花化作無數花瓣,滿天飛舞,直向三尾妖狐背後襲去。

而在不為人所見的地方,碧瑤的左手,卻悄悄放在了腰間,把那個小小的金鈴,抓在了手間。

三尾妖狐似是知道傷心花的厲害,不敢硬接,閃身躲了過去,碧瑤也不追趕,閃身到了張小凡處,凌空站在他的旁邊。

張小凡抬頭看了她一眼,碧瑤眼波流轉,卻正好也向他看了過來。

張小凡不知為何,立刻又轉過了頭。

火龍依然在半空中揚威耀武,但三尾妖狐卻在碧瑤沖過去之後,沒有半分的猶豫,伸手一招,玄火鑒飛回到她的手里,整個人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樹林里的黑暗深處。

張小凡等三人不由得都怔住了一下。

※※※

遠處,周一仙長出了一口氣,道:“還好,還好,看來這三尾妖狐還是道行不夠,不能發揮玄火鑒的威力,只能嚇唬一下這幾個年輕人。不然若是以玄火鑒的威力,這幾個人就危險了。”

小環在一旁不服氣地道:“你怎麼知道是她道行不夠了?我看她以一敵三,還不落下風嘛。”

周一仙瞪了她一眼,道:“你懂什麼,玄火鑒乃上古神物,威力絕倫,傳說最厲害的時候,能夠喚出八荒火龍,焚盡世間萬物。那還不得把這幾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給燒的連灰都不剩了。”

小環哼了一聲,不去理他,轉頭向場中看去,忽然眉頭皺起,道:“爺爺,你看他們好象又追了過去。”

周一仙吃了一驚,連忙看去,果然見張小凡等人似乎商量了幾句,便轉身往黑暗深處,也就是剛才三尾妖狐消失的地方追去,其中石頭先行,張小凡走了兩步,卻發覺碧瑤沒動身子,便轉過身來,面對碧瑤,似乎想說什麼,但不知為何,欲言又止,一張臉上漲的有些發紅。

倒是碧瑤卻是一下子微微笑了出來,口里仿佛低聲嗔了一句,當先去了,張小凡怔了一下,搖了搖頭,也跟了上去。

周一仙呆了一下,跺腳道:“這些少年人,真是不知死活,那三尾妖狐有玄火鑒在手,怎麼還敢追下去?”

小環在旁邊咬了一口冰糖葫蘆(從一開始她就沒把這東西丟掉過),不動聲色地道:“你老人家不是說過了麼,三尾妖狐道行不夠,不能發揮玄火鑒的真正威力。既然如此,她有玄火鑒不是等于沒有,那這些少年人有什麼好怕的?”

周一仙啞然,仿佛被噎著了一般,半晌說不出話來,過了好一會兒,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急忙道:“快,我們也走啊!”

小環反被他嚇了一跳,道:“走?去哪里?”

周一仙大步往前,道:“自然是去除妖了。”

小環冷笑著跟了上來,道:“往日里碰上了那麼多的大妖小妖不大不小妖,怎麼只見你跑,不見你沖上去除過?”

周一仙老臉一紅,道:“我們行走江湖的,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自知之明嘛……咦?”

他話說了一半,忽然停下了腳步,目光被另一件事物給吸引了過去。小環在他身後,順著他眼光望著,卻見周一仙看著的卻是從一開始就安靜地停在那里、一點動靜也沒有的東西——古井。

此刻,張小凡等人都已經消失在了黑暗中,剛才仿佛還有無數的妖物們現在也完全不見蹤影。樹林里只剩下周一仙與小環兩人,月光清冷,寂寂照在那口古井之上,映著那青苔、古痕,透著幾分滄桑與淒涼。

周一仙深深吸了一口氣,走了過去。小環跟在他的身後,不由得也有些緊張,道:“爺爺,你想干什麼?”

周一仙皺起眉頭,道:“我倒要看一看,這井里到底有什麼古怪,為什麼三尾妖狐一直追問那個少年看到了什麼東西?”

小環在離那古井還有三步的地方停下了腳步,心下有些發毛,只覺得周圍寂靜黑暗,但在黑暗中仿佛有風吹過,不知道在暗處有多少只眼睛正窺視著自己。

周一仙走到那古井邊,抬頭向四周望了望,見無異樣,便要向下看去。小環在後邊突然有些緊張,叫道:“爺爺,小心。”

周一仙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道:“沒事。”說罷,他向下,向那井里,望了下去。

小環緊盯著他的臉色,忽然望見周一仙原本有些緊張而肅穆的臉龐上,出現了一絲驚訝的表情,然後在轉眼間變做歡喜,卻又轉化為疑惑,抬頭深思。

小環走上前來,低聲道:“爺爺,你看見了什麼?”

周一仙皺眉道:“我看見了像山一般多的黃金。”

小環:“……”

周一仙自言自語道:“這井水中倒影出來的,竟不是人的影子,奇怪啊……”

“啊!”忽地,身邊小環傳來一聲輕呼,周一仙吃了一驚,連忙向她看去,卻見小環不知什麼時候,居然也趴在井邊向下望去,此刻正抬起頭來。

周一仙呆了一下,道:“你看見了什麼?”

小環聳了聳肩膀,道:“像山一般多的冰糖葫蘆。”

周一仙跌倒在地。

稍後,他們二人向著那樹林深處走去的時候,周一仙悄聲對小環道:“我想來想去,這口古井只怕就是古老傳說中的‘滿月之井’,就是在滿月時分,人若望下,便會看見自己最心愛的人或事物。只不過,我還是想不明白,三尾妖狐為什麼一直追問那個少年從這井里看到了什麼?不過現在,我倒還真的很想知道,那個少年到底看到了什麼了……”

※※※

這片樹林,從外邊看去似乎不大,但張小凡等人處身于其中,在茫茫夜色里,卻有種漫無邊際的錯覺。三人各自禦起法寶,穿行于黑暗之中,緊緊追蹤著前方一道白光,那是三尾妖狐逃逸時的痕跡。

不料那道白光只在眾人眼前晃了幾晃,忽地就憑空消失了。張小凡等人駕禦法寶,轉眼間就來到了白光消失的地方,只見這里古木森森,林中空地之上,卻有一個小丘,而在小丘的一側,便赫然是一個洞口,洞口旁邊的岩石,盡數為黑色。

不用說,這里就是黑石洞了。

三人在這洞口停住了腳步,對望一眼,向那黑石洞里看去,只覺得洞口雖然不大,但里面漆黑一片,看去給人一種深不見底的感覺。一陣陣的陰風冷冷吹出,拂過身上,仿佛有起雞皮疙瘩的感覺。

碧瑤皺眉,道:“這洞里危險難測,而且剛才那妖狐手中法寶威力極大,我們還是不要冒險進去了罷。”

張小凡看了她一眼,還未說話,石頭卻已經在旁邊大聲道:“張兄弟,除妖務盡,我們今日放棄容易,日後這妖狐複出,只怕為禍更烈。”

張小凡立刻點頭,道:“石大哥說的有理,我們這就進去吧。”

碧瑤臉色一變,正要發火,卻見張小凡轉過頭來,臉色誠懇,壓低了聲音,道:“里面是真的危險,我和石大哥是正道門下,義不容辭。你、你,”他頓了一下,轉過頭去,但聲音還是傳了過來,“你自己安全要緊,不要輕身犯難了。”

碧瑤雖看不到張小凡的臉色,卻聽得出他語氣里有幾分真心關懷,心頭莫名一甜,但口里卻冷冷道:“我想進就進,你管得著麼?”

張小凡怔了一下,一時說不出話來。

石頭在旁邊看著他二人神情古怪,搖了搖頭,道:“張兄弟,我們進去吧,”

張小凡應了一聲,忍不住又看了碧瑤一眼,只見碧瑤哼了一聲,身形一動,卻是搶在他二人前面,進了那漆黑不見五指的黑石洞。張小凡嚇了一跳,連忙跟了上去,耳邊聽著風聲呼嘯,想是石頭也跟在了自己的背後。

黑暗之中,碧瑤手邊的傷心花緩緩亮了起來,柔和的白光照亮了周圍五尺左右的地方。張小凡向四周看去,只見周圍岩壁上都是漆黑如墨的古怪石頭,看去堅如鐵石,分外生冷。

這黑石洞與當日空桑山的萬蝠古窟差不多,一入洞口,道路便是往下直入地底,而坡度卻尤過于萬蝠古窟,也不知道到底是那些村民挖出來的,還是天然如此。

三人走了一陣,已然深入地底,但四周全無聲息,沒有一點活物的樣子,不似在萬蝠古窟之中,還有那無數可怕的吸血惡蝠。張小凡走著走著,心緒忍不住便飄回了當日初下萬蝠古窟的情景,又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自己與碧瑤被困在死靈淵下滴血洞中的那段時日。

便在這時,前頭的碧瑤忽地停住腳步,口中發出了一聲輕呼。張小凡以為有什麼危險,心中一急,連忙沖了上去,站在她的身邊,碧瑤怔了一下,轉眼看了看他。

眼前已沒有去路了。

一道斷崖,橫在眼前,崖下漆黑一片,但遠遠看去,在黑暗深處,卻仿佛還有幾點鬼火一般的東西閃爍不停。張小凡身子一震,恍惚間又以為自己回到了死靈淵前。

不過很顯然這個地方比起死靈淵差得太多,光是空間上就小了何止百倍。張小凡皺了皺眉,回頭向石頭看去。石頭此刻也走到了這個斷崖邊上,看了一眼,沉吟了一下,道:“張兄弟,看來我們只好下去了。”

張小凡點了點頭,道:“石大哥,你自己要小心。”

石頭面色凝重,道:“你也是。”說罷,法訣一指,金色的破煞法杖祭起,升到面前。他跳了上去,深深吸氣,然後緩緩降下。

張小凡轉過頭,看了碧瑤一眼,但這一次,卻沒有說什麼(估計是剛才被碧瑤嗆了回來),隨後便禦起燒火棍,也跟著下去了。

碧瑤在他身後,忽地微笑出來,笑容里滿是歡喜。

金、青、白三色光團,從斷崖上緩緩落下,周圍仍是那種黑色的岩石。其他的倒沒什麼,周邊上也依然沒有什麼聲音,只是有一個古怪處,越往下降,感覺上周圍的溫度,卻仿佛慢慢升高了。

如此又往下降了一段距離,張小凡憑借著三人法寶的亮光,漸漸看清了周圍環境,只見這斷崖前邊並無去路,而是一整面怪石嶙峋的絕壁。自己三人所處的地方,整個看來,倒像是個放大了千百倍的古井一般,直直向下落去。

忽然,在最下頭的石頭急道:“小心。”

張小凡與碧瑤吃了一驚,急忙戒備,只見在下方不遠處的石壁上,有一個小小的石洞,洞里面有兩團小小發亮幽深的眼眸,正望著他們。

石頭向他們打了個手勢,隨後緩緩靠了過去,張小凡與碧瑤都是屏住呼吸,仔細地望著那里。

接近了,不知道有多久不曾有過光亮照在這個黑暗的地方,當石頭的破煞法杖的金光照亮了這個小洞的時候,他們一起望見了里面的事物:卻是一只巴掌大的老鼠,以這小洞做窩,此刻正瞪大了眼睛,望著這三個不速之客。

石頭搖了搖頭,退了回來,與背後的張小凡和碧瑤對望一眼,三人苦笑,然後又往下降去。

然而,在接下來的情景,卻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的。

一點、兩點、三點……在黑暗中或明或暗的亮光,幽幽暗暗,在他們的前後左右、上下周圍,緩緩亮了起來。黑暗中,仿佛也傳來了無數低沉的喘息聲,又似有在黑暗深處低低的咆哮。

盡管在黑石洞的上方仿佛是不毛之地,沒有半點生機,但在這斷崖的下方,深入地底不見天日的地方,卻不可思議地、意外地有無數生物繁衍于此。

黑暗仿佛在他們的眼前掀去了亙古的面紗,伴隨著莫名的心跳,從那個老鼠洞開始,再往下去,石壁上大大小小的石洞就漸漸多了起來,到後來幾乎隔了幾尺就有一個洞。而在那洞里,更是棲息著各種無奇不有的生物:小到老鼠、蝙蝠,大到一人來高的黑猿、豹子,也不知道它們平日里是怎麼捕食的?

這還是他們以往有點印象的動物,但再往下降了一小段距離之後,他們更是目瞪口呆地看到這石壁上居然還有原本生于水中的螃蟹,而這螃蟹還有四只鉗子;然後還有模樣可愛卻叫不出名字的六足狸貓,額頭上有‘王’字皮紋卻長得像是一頭豬的雙角怪獸,凡此種種,不可勝數。

無數的眼眸,仿佛彙聚成幽光的海洋,注視著光暈中的三人。

張小凡越看越是吃驚,心中忍不住想到,若是當日在青云山結識的老友曾書書到了此處,以他熱愛收養奇珍異物的性子,只怕嘴都要笑的歪了。

上篇:第七章 玄火鑒     下篇:第九章 火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