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九章 火龍  
   
第九章 火龍

無數雙黑暗中的眼睛,此刻都注視著三團光暈中的人。張小凡不知怎麼,心中還是有點發毛,往碧瑤和石頭處看去,卻發覺他們二人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看,想來他們以前也從未曾經曆過如此情景。

盡管如此,但周圍的那些無數生物卻沒有做出什麼攻擊他們二人的舉動,除了幾只看去性格暴躁的虎豹咆哮了兩聲之外,基本上就沒有什麼動靜,只是沉默地觀望著。

他們繼續緩緩地下降,大概又落了四、五丈的距離之後,張小凡忽然發覺,周圍那些生物發光的眼睛,數量漸漸減少,但感覺上,似乎倒是每個發光的眼睛的大小,比起剛才看見的,都要大的多了。

他皺了皺眉頭,無聲無息地往石壁邊上靠近了些,果然,憑借著燒火棍發出的光芒,他發現,漆黑石壁上的洞的數目少了許多,但每一個洞的大小卻無不是比上邊要大了一倍以上,幾乎個個洞口都有一人來高。而相應的,在這洞里的生物,也明顯彪悍凶惡的多,幾乎都是體型頗大,利齒獠牙,面目猙獰,看去讓人心里一涼。

其中更有凶惡的,望見張小凡靠近,模樣像是山豬卻有巨大熊首的一只怪獸,咆哮一聲,巨爪揮出,險些就打中了他的身子。

張小凡吃了一驚,連忙駕禦法寶,退後了數尺。這時,碧瑤與石頭聽到聲響,都向他這里看來,張小凡輕聲道:“這里好象都是比較凶猛的怪獸,我們小心些。”

碧瑤與石頭都點了點頭,各自凝神戒備。

但除了靠近石壁,會受到那些怪獸的攻擊之外,他們三人卻也沒有受到其他的騷擾。似乎這些怪獸雖然凶猛,卻並未有飛空的本領,所以只能呆在山洞之中。張小凡一邊小心地控制自己飛行,一邊暗想:也不知道這些怪獸不會飛行,在這絕壁之上,卻到底是如何捕食的?

如此這般,三人又往下降了數丈。此時從黑石洞斷崖往下,他們至少已深入地底近百丈之深,但往下看去,這幽深巨大的黑洞,除了周圍那些怪異生物的眼睛發出的亮光,卻依然深邃而不可見底。

而與以往認知更不相同的是,在這深淵之下,非但沒有覺得寒意,相反,這里的溫度卻比黑石洞表面之上高了許多,此刻張小凡甚至都感覺自己有些要出汗了。而看周圍,卻依然是漆黑一片,連一點火星熱度的跡象也沒有,十分詭異。

石頭駕禦著他的破煞法杖,在緩緩下降的時候,忽然嘴里咒罵了一聲:“格老子的,這只死狐狸,居然找了個這麼古怪的地方做窩。”

張小凡倒沒什麼,但卻聽見旁邊不遠處的碧瑤“撲哧”一聲,低低笑了出來。笑聲清脆悅耳,雖然她壓低了聲音,但在這靜謐的空間里,卻仿佛傳的很遠。

張小凡向她看去,只見在傷心花白色而柔和的光暈中,碧瑤笑顏如花,眉眼間盈盈都是溫柔,此刻她仿佛也感覺到了什麼,轉頭向張小凡看來,二人目光相接,張小凡心里一跳,連忙又轉過了頭去。

再往下的地方,情況卻似乎又發生了些許變化,石壁上的洞口依然在慢慢變大,里面的生物的體型也比上邊石洞里要更大一些,看去已經要比常人要大了。但在此處,三人卻意外地發現了有將近一半的石洞之中,都是空的。而一直以來都比較清新的空氣里,此刻仿佛也隱隱傳來了淡淡的血腥氣息。

三人對望一眼,眼中都有警惕之色,但饒是如此,卻並未減慢他們下降的速度。

腳下那無邊的黑暗里,仿佛有什麼東西,似星光,似火苗,悄悄地亮了一下。

※※※

深淵之上,周一仙與孫女小環好不容易在火把的照明下,提心吊膽地走到了剛才張小凡等人躍下的那個斷崖邊上。看著這前無去路的斷崖,還有腳下深不可測的無底深淵,周一仙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

小環畢竟年紀不大,雖然小小年紀已經和爺爺浪跡天涯,但處身在這黑暗寂靜的黑石洞中,心里還是不由自主地有些害怕。她探頭往斷崖下邊看了一眼,立刻就把頭縮了回來,悄聲向周一仙道:“爺爺,你有辦法下去麼?”

周一仙眼珠轉了幾轉,頹然道:“我們不會道法,又沒有准備繩子,這下可就糟了。”

小環卻是松了口氣,用手拍心口道:“還好,還好。”

周一仙瞪了她一眼,道:“好什麼好,底下說不定有金山銀山瑪瑙翡翠山在等著我們呢,這下可、可、可是吃大虧了!”言下痛惜不已。

小環哼了一聲,拿起右手握著的冰糖葫蘆,咬了一口,道:“還金山銀山呢,我看說不定是尸山骸山骨頭山在等著你!好了,既然下不去,我們就快走吧。不然萬一碰到一、兩個小妖,你這個大名鼎鼎的青云子祖師第十三代傳人又要丟盡祖師爺的臉面了。”

周一仙大怒:“胡說,我周一仙何等人,豈會丟祖師爺的……”

話聲未落,忽然這寂靜山洞之中,來路之上,從黑暗里“唆唆”兩聲,竟是閃過兩道光芒,迅如急電,轉眼之間,竟落在了他們二人身前。

周一仙驚喊一聲,一拉小環,右手伸到懷里,握住了黃色紙符,就要施法遁走。不料那光芒晃了兩晃,現出兩個身影出來,來人的動作更是快如鬼魅,還不等周一仙拿出紙符施法,只聽“嘶”的一聲脆響,周一仙脖子一涼,卻是已被一物架在了頸邊,登時全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心中叫苦不跌。

稍稍定神之後,周一仙發覺對方並未下手取他性命,但頸邊之物也未拿開。壯起膽子向那兩人看去,卻見是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男的面如冠玉,極是英俊,女的亦是面若芙蓉,嬌豔無雙。

此刻他們二人離周一仙和小環都還有一丈之遠,但那男的揮手處,卻是有一件狀如玉尺、純正溫潤的法寶抵在周一仙脖子邊上,而那美貌女子也同時遙控著一把青色仙劍,制住了小環。可憐小環嚇得面色蒼白,右手還緊抓著冰糖葫蘆,口里已是大聲哭了出來,道:“妖怪哥哥,妖怪姐姐,你們別吃我,我人小肉少,不好吃,要吃你們就吃我爺爺吧。”

周一仙差一點摔倒在地,大怒道:“死丫頭,老夫真是白養你這麼大了,平日里看不出來,一到生死關頭,就要出賣你爺爺不成?”

小環帶著哭腔道:“爺爺,你別怪我,你死之後,起碼還有我隔三岔五的送你一串冰糖葫蘆給你……”

周一仙怒道:“胡說,老夫生平最討厭就是這甜甜膩膩的東西,要送也送些叫化雞、清蒸寐魚什麼的!”

小環點頭道:“爺爺,我記住了,你就放心去吧。”

周一仙這才松了口氣,道:“這還差不多,那我走的也安心些……等等,等等!”他忽然驚醒,須眉倒豎,“死丫頭,我放什麼心,去哪里去啊?沒良心的,我……”

聽著周一仙接下來嘰里呱啦連綿不絕喋喋不休地說了一大堆痛斥小環的話,而且看他樣子不到明天還說不完的樣子,那如神仙一般的兩個男女都皺起了眉頭,對望一眼,同時收回了法寶。

只聽那女子道:“師兄,我看他們身上並無妖氣,不似妖孽。”

那男子道:“不錯。”說著轉過頭來對著周一仙,大聲喝道(非如此不足以打斷周一仙的長篇大論):“你們是什麼人?”

周一仙愣了一下,立刻換了個心平氣和的表情,道:“呵呵,老夫與孫女乃是知道了此處有妖孽橫行,特來降妖,為民除害的。”

小環在旁邊為之啞然,轉眼盯著爺爺,卻見周一仙處之泰然,神色如常。

不料那男的上下一打量他們爺孫二人,冷笑一聲道:“我看你們道法粗淺,只怕連只普通小妖也不是對手,居然還敢到這凶險之地來,還是趁早回去吧。”

周一仙老臉一紅,只得道:“是,是。”說著拉了小環,轉身就向外走去。

那著那一老一少消失在黑暗之中後,那男子轉頭看了看前方的斷崖,道:“師妹,看來我們要下去了。”

美貌女子道:“是。這一次真是天助,讓我們從那小鎮上得知這妖狐余孽居然藏身在這黑石洞中。若果真能除去妖孽,追回玄火鑒,谷主必定大為歡喜呢。”

那男子瀟灑一笑,道:“事不宜遲,我們走吧。”

說罷,光芒亮起,這一男一女,如閃電劃過,往斷崖之下的無底深淵,投身而去。

但在斷崖之上,黑暗中,火光一閃,周一仙與小環卻又是緩步走了出來,原來他們二人並未去遠。

只見周一仙眉頭緊皺,沉吟片刻,對小環道:“這兩個年輕人資質極佳,道行高深,剛才我看他們袖子邊緣都鏽著一團火焰圖案,只怕是焚香谷門下的弟子。”

小環一驚,道:“焚香谷?”

周一仙點頭道:“焚香谷勢力極大,在修真界中與青云門、天音寺並列三大正道大派,門下高人極多。近日里聽說又出了兩個極出色的弟子,也是一男一女,男的叫李洵,女的喚燕虹,從他們二人剛才的法寶來看,多半便是這兩人了。”

小環向那斷崖下望了一眼,不免有些擔心道:“那剛才下去的那三個人……”

周一仙聳了聳肩膀,拉著小環向外走去,嘴里道:“那我們就管不著了,反正今晚這麼熱鬧,我們是占不了什麼便宜了,唉,真是可惜。”

小環輕笑一聲,也不言語,跟著爺爺向外走去。

只有斷崖下依然漆黑一片,李洵與燕虹的身影,也早已消失不見了。

※※※

張小凡處身在黑暗之中,除了周圍溫度越來越熱,還不時有些怪獸的眼睛盯著之外,真的有仿佛再次回到死靈淵的感覺。

周圍的那些山洞,越來越是巨大,此刻洞口大都已經大到了一人半甚至兩人高左右,里面的怪獸也是越來越是凶猛,體型亦是更加巨大,但空著的山洞,卻也是越來越多。而空氣里的那股血腥氣味,仿佛也越來越是濃烈。

甚至于,他在這下降的過程中,隱隱聽到從不知名處傳來的輕微咀嚼之聲,就像是什麼未知巨獸,撕扯吞咽著食物,聽來讓人毛骨悚然。

便在這眾人蹦緊了全身肌肉,幾乎可以聽見自己心跳的微妙時刻,忽地,從下方黑暗之中,張小凡忽然感覺到一陣劇烈的風從自己腳下吹過。

幾乎是出于一種本能,他心隨意動,燒火棍在那風聲觸體的一瞬間,向旁邊迅速移開了三尺。

“啪!”

一聲巨響,映著微光,黑暗深處仿佛有一條巨大無比的如觸手一般的事物,像鞭子一般甩過張小凡的身邊,重重打在漆黑的石壁之上。

整個絕壁,仿佛也震動了一下,嘩啦啦塵土飛揚,掉落下大大小小的石塊。片刻之後,淒厲的叫聲忽然從這深淵之中,石壁之上響了起來,狂呼不止。張小凡等人大吃一驚,回頭望去,只見那如惡鬼一般的巨大觸手竟是沖進了石壁上一個巨大的石洞,攪動抽搐了幾下之後,收了出來。

張小凡倒吸了一口涼氣,只覺得腥風撲面而來,一只體型碩大的五目劍齒怪虎,被那巨大觸手卷住,硬生生從洞里拖了出來。盡管五目劍齒怪虎張牙舞爪,咆哮不已,但比常人大上一倍的身體與這不可思議的巨大觸手相比,竟是渺小的如嬰孩一般,無能為力。

那觸手一旦捉住了怪虎,立刻就向下方黑暗處迅速縮了回去,轉眼間就沒于黑暗之中,只留下那怪虎淒厲絕望的吼叫聲。

三人都頓住了身形,相顧失色,尤其是碧瑤,臉色更是蒼白。

腳下方那黑暗沉沉,深邃不可見底,真不知道還有多少可怖的東西,藏于其中。

過了片刻,石頭咳嗽一聲,正想開口說話,不料碧瑤眼尖,忽地驚叫:“下面,小心!”

張小凡與石頭又是一驚,連忙向下看去,只見在腳下黑暗之中,火光突地一閃,片刻間這周圍空間里熱度猛然上升,只見那火光迅速變大,伴隨著狂風熱浪呼嘯而來,稍到近處,三人看得真切,立刻都變了臉色,只見一道火龍,昂首狂嘯,從那地底深淵,奔騰咆哮,直沖上來。

看那火龍模樣,與之前三尾妖狐用玄火鑒召出的火龍相差不多,但不知為何,此刻的火龍在體型大小和威勢之上,卻已遠勝于剛才在地表之上的火龍。

雖然三人心中有這疑問,但此刻自然不是細想的時候,眼看著火龍猙獰,熱浪盈天,轉眼間就到眼前,竟是銳不可擋,三人慌忙分開,駕禦法寶,以避其鋒。

三色法寶毫光,俱是大放光芒,保護主人,但這火龍威勢實在太大,相形之下,立刻把這些法寶光圈壓了下去。張小凡等三人也幾乎同時被巨大火浪向後推了出去,片刻之後,“砰砰砰”撞到了石壁之上。

火龍直沖上天,余勢驚人。張小凡後背撞上了堅硬的岩壁,更是痛的眼前一黑。不過他還算是幸運的一個,稍稍定神之後,他便看見遠處石頭巨大的身軀不偏不倚,居然就撞入了一個洞穴之中,而很不幸地,很快的就從那洞穴之中傳出猛獸咆哮之聲。

張小凡大吃一驚,正欲沖過去幫忙,但只聽石頭大吼聲中,那洞穴里“砰砰”作響,末幾,金光一閃即收,一個巨大身軀被擲了出來,卻是另一只模樣希奇古怪的怪獸,看那樣子,便是有氣也不多了。

張小凡這才放下心來,心想這人叫做石頭倒也不是沒有道理,果然比石頭還硬!

就在這時,那沖天而起的火龍在上方折了個圈子,狂嘯聲中,勢若狂雷一般又沖了下來。

這一番從高沖低,威勢更是驚人,張小凡咬緊牙關,緊握法訣,從半空中生生向旁快速移開一丈,避開那猙獰龍首,右手一指,燒火棍破空射去,直取龍頸。

那火龍龍吟一聲,噴射著火焰的龍目流轉,巨大的左前龍爪一抬,卻是抵住了燒火棍的青光,張小凡臉色一白,只覺得前方熱浪如焚,滾滾而來,當下惟有咬牙苦苦支撐。

此刻只聽嬌叱一聲,被火龍照亮的深淵之上,水綠身影閃過,碧瑤綠裳飄飄,盈然飄下,傷心花白光大盛,漫天飛舞,花雨淒厲,向著火龍巨首當頭罩下。

“吼……”狂焰之中,火龍又是一聲龍吟,右爪一抓,登時滿天白色花雨都被它抵退三尺。但張小凡與碧瑤二人合力,法力洶湧,立刻就把火龍向下壓低了一丈,正好撞到了剛從洞穴中沖出來的石頭。

石頭定睛一看,只見張小凡與碧瑤二人都在與那巨大火龍全力抗衡,周身都被火焰包圍,雖然有各自法寶護身,但二人的臉龐卻都已經是被映的通紅。

石頭圓睜雙眼,縱身跳起,人在半空之中,卻化作盤膝坐姿,雙手托起破煞法杖,片刻間金光大放,整根狼牙棒透出金光,幾欲透明,顯然被法力全力催持,而石頭本人更是法像莊嚴,遠遠看去,幾如佛門高僧一般。

但見他猛然睜目,如滅魔金剛,威勢逼人,身在半空化作疾電金光,在空中劃過,轟隆巨響聲中,整根破煞法杖生生插入了堅硬石壁。瞬間,原本堅如鐵石的石壁竟然凹了下去,范圍幾達四丈。

只見石頭原本粗豪的臉上青筋蹦起,幾近可怖,甚至連嘴邊也似乎緩緩流出淡淡的血絲出來,但手中的破煞法杖卻是金芒腰眼,不可逼視。但聽著他大吼聲中,所有的金芒忽地收縮,聚為一道巨大金光,射中了那火龍龍首。

這一下威力非同小可,不問可知乃是石頭全身法力之聚,饒是火龍凶猛無比,被這當頭一擊,加上張小凡與碧瑤從上邊兩相夾攻,重壓之下,火龍發出了長長嘶吼,聲震四谷,但終究還是無力抵擋,掉了下去,迅速沒入腳下黑暗之中。

石頭一擊成功,身子卻是一晃,臉上更是血氣閃過,一失足間,竟是險些也跟著掉了下去。幸好張小凡眼看著石頭臉色不對,立刻沖到他的身邊,追上了他,一把把他拖住,石頭這才站穩了身子。

然而還未等他們二人喘息,上邊的碧瑤卻又是一聲驚呼,綠裳飄舞,沖了下來。張小凡眼角一瞄,亡魂大冒,只見剛才那如惡鬼一般巨大無匹的龐大觸手,居然又沖了上來,而這一次更是直接向著他二人頭頂打將下來。

風聲刮面生疼,石頭氣息未定,張小凡猝不及防,眼看就要喪生于這巨大觸手之下,卻只見碧瑤面容蒼白,但身形如電,片刻間身影閃過,擋在了張小凡身前。她手中的傷心花瞬間幻化出六朵奇花,圍著中間那花兒,每只花又有純白光芒與之相接,看去成一白色光輪狀,張小凡看在眼中,頓時想起當日在死靈淵下她抵抗黑水玄蛇時似乎也是用這術法。

但顯然這黑暗中的未知生物也是與那黑水玄蛇一般,都是極其強橫的生物,雖然比不上黑水玄蛇,但一擊之力,碧瑤的白色光輪雖未如那日對黑水玄蛇立時渙散,整個人卻是身形大震,立刻被打了下去,眼看就要被壓入無邊黑暗之中。

張小凡腦海中“嗡”地一聲作響,只覺得眼前一熱,不知哪來的氣力,也根本不曾想到什麼,放開已經站穩的石頭,騰身疾下,燒火棍青光大放,迅速追上在空中猙獰扭曲的巨大觸手和勉力支撐的碧瑤。

碧瑤正自苦撐,但只覺得壓力如山,幾乎就要失去控制的時候,忽見張小凡突然現身在身邊,心中一驚,失聲道:“你快走……”

話未說完,只見張小凡附身燒火棍上,青芒閃動,疾沖而去,重重打在壓在碧瑤上方的巨大觸手上。那觸手被燒火棍擊中之處,突現萎縮,原本是滑膩的皮膚,竟是瞬間枯死了一大片。

那觸手似乎受痛,立刻收了起來,碧瑤壓力一松,見張小凡居然不顧生死前來救護,心中又是歡喜,又是擔憂,但還未等她開口,臉色卻刷地白了。

黑暗處,那巨大觸手竟是赫然再現,這一次卻是悄無聲息,從腳下直沖張小凡,張小凡一時猝不及防,身子一痛,竟是被那觸手卷住,隨之被硬生生拖了下去,沒入了黑暗之中。

碧瑤與此刻趕到的石頭同時失色,更不言語,飛身追下。

上篇:第八章 黑石洞     下篇:第十章 異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