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五章 傷心  
   
第五章 傷心

打了自己一個耳光,張小凡兀自站在原地,忍不住有些喘息,過了許久,心情才慢慢平靜了下來,隨即搖頭苦笑,對自己道:“張小凡啊張小凡,你算老幾,一個青云門不入流的小小弟子,居然敢在這里置疑祖師傳下的道義,真是自不量力。青云門傳了兩千多年,天下景仰,自然便是對的了,哪里是你能夠懷疑的。”

想到這里,他心情登時放松,雖然有些自我安慰的意思,但卻很是有效,便不再去想這個問題,安心地躺了下去。

不料還沒躺穩,卻突然間聽到在這原本寂靜得只有潮汐、海風之聲的海島上空,傳來一聲尖銳之極的破空之聲。

張小凡立刻跳將起來,抬頭看去,只見夜空天際,一道白色光芒如同夏日流星,燦爛無比地從空中劃過,而在它之後,竟然還跟著幾道光芒,色澤卻是紅、黃、白不一。

張小凡看了幾眼,便知道這是修道中人禦劍在天空斗法,而且明顯的是前頭一人逃避,後頭幾人追蹤。

在這荒僻之地,原本杳無人煙,此刻居然有人在天空斗法,想來必定是正道人士與魔教中人在此相斗。張小凡在這茫茫東海上找了多日,心中正自焦急,一見大喜,反正這兩方必定有一方是正道中人,更不遲疑,法訣一指,燒火棍騰空而起,禦之沖天而上。

燒火棍載著張小凡,在這無邊夜色中發出“嗚……”聲音,疾沖而至。但天上幾人似乎都不曾想到腳下這荒僻小島上居然還有人在,前頭逃跑之人以為這是對方埋伏,後頭追兵卻也下意識地認為這是對頭設下的圈套。當下都是一聲叱喊,前頭白光回轉,後頭紅光、黃光、白光轉向,竟然都向張小凡打來。

張小凡大吃一驚,心中叫苦,頓時陷入了腹背受敵的窘境,但這些法寶來勢何等之快,哪容得了他解釋,當下硬生生在半空中頓住身子,整個人倒栽下去,如石頭一般掉落。

※※※

天上這兩派四人,看來都是高手,反應極快,只片刻間就看清形勢,各自法寶在空中微一停頓,居然也紛紛跟了下來,如附骨之錐,窮追不舍。不過兩派之中,也有幾人發出輕叫,微帶疑惑,顯然發現對方也和自己一樣,要對這個不速之客痛下殺手。

只可憐張小凡無辜做了冤大頭,突然間被這四件法寶在背後追著,稍為不慎只怕就要身首異處。耳聽著身後風聲越來越緊,張小凡緊咬牙關,知道躲是躲不過去了,在落下半空中轉過身子,但見那四道光芒如電閃雷鳴一般呼嘯而至,他大叫一聲,燒火棍玄青色光芒大盛,橫在身前,硬生生擋下了這一擊。

“轟隆”一聲大響,在平靜的海面上遠遠傳了出去,四道光芒反震回去,張小凡卻與燒火棍一道,重重地從天上被砸落下來,落到水里,“撲通”聲中,水花濺起了老高。

巨大的漣漪,在水面上一層層蕩漾開去,天上的四人,逃的不逃了,追的不追了,雙方在半空中對峙了片刻,心下都隱隱感覺,剛才這一下出手,只怕中間有些古怪。

過了一會,卻見這水面上緩緩浮起一個人,四仰八戟地浮在水面之上,看那樣子,倒是昏過去了。天空中那四人同時降了下來,又顧忌著對方,小心翼翼地接近水面,湊著天上星光,好不容易才看清了水中人的模樣。

“小凡!”

兩聲驚呼,卻是從兩方人口中同時傳出的。

※※※

冰涼的海水浸泡著,這份感覺讓張小凡恍惚中以為自己還在空桑山死靈淵下的無情海中,還在那不見天日的地底之下,只是,怎麼天空中會有這麼亮的星星啊?

他搖了搖頭,清醒了過來,轉頭看了看四周,只見自己半躺在岸邊,遠處沙灘上卻站著四人,一邊是個綠衣女子,另一邊是一女二男,看那服飾,竟是青云門下。

張小凡定了定神,向那一女二男看去。只見那兩個男子眉目熟悉,居然是大師兄宋大仁和六師兄杜必書。那女的眉目如畫,一身紅衣,面目之間那般熟悉。

刹那間他只覺得渾身熱血沸騰,腦海中嗡嗡作響,竟是再也沒有其他任何念頭,直盯盯地望著那里,大聲叫道:“師姐!”

那紅衣女聞聲轉過頭來,嫣然微笑,頓時間這海外孤島、淒清夜色,竟也似乎是明亮起來一般:“臭小子,我就知道你不會那麼容易死的!”

有什麼言語,能形容那種狂熱?張小凡只覺得千言萬語堵在心頭,無盡思念,萬般苦楚,這些日子來在生死關頭的眷念,一股腦都沖了上來,望著前方那巧笑嫣然的美麗女子,深心處不知怎麼,忽然一酸,竟是怔怔流下淚來。

師姐,師姐,師姐!他在心中念了無數次、無數遍,如今突然在他眼前出現了,他便再也看不到任何人了。

直到,那一聲帶著嗔怒的喝聲響起:“張小凡,你這個死家伙,居然連看都不看我一眼嗎?”

張小凡嚇了一跳,不止是他,看樣子,田靈兒那邊三人也被嚇了一跳。張小凡這才回過神來,轉頭看去,這一驚卻是非同小可。

只見月華如水,滿天星斗,清清冷冷地照在這海外孤島沙灘之上,那一個水綠衣裳的少女,臉有薄怒,肌膚勝雪,明眸中眼波如水,正恨恨地盯著張小凡,卻不是碧瑤又是何人?

張小凡對著她,心中忽然有些緊張起來,連口舌也不大順暢了,呐呐道:“你、你怎麼會在這里?”

碧瑤恨恨地盯著他,卻不答話,眼光隨即又瞄到了另一邊田靈兒的臉上,見田靈兒果然容貌清麗,姿色出眾,心中更是不知哪里冒起了一團火來。

碧瑤那日在昌合城的海云樓,深夜與那個黑衣女子一起走後,在城外遇到父親,就隨著父親一道來到東海流波山,會合一眾人等,准備在流波山上做一件大事,同時正道人士也隨之而來,雙方在流波山上對峙已有數日。

算算時日,碧瑤料想張小凡已經到了,經過在死靈淵滴血洞里生死與共的經曆,加上後來一路上的相處,碧瑤對這個平凡的青云弟子,心中莫名其妙地有些牽掛。這一日月白風清,她卻忽然間再也忍耐不住,心中只想再見一見這個張小凡,當下偷偷跑了出來,摸上青云門住處,沒找到張小凡,倒是被田靈兒等人發現,追了出來。

其實這中間時日,張小凡本該到了流波山,只是誰都沒想到,張小凡第一次出門,糊里糊塗的居然在東海上迷了路,耽誤了好些時日,反倒是碧瑤比他早到了幾天。

這一晚居然在這小島上意外地碰見了張小凡,碧瑤心中本來喜出望外,而且剛才失手傷了他,心中也不無歉意。

不料張小凡醒來之後,受沒受傷還沒看出,倒是先看出這臭小子一見到他那師姐便魂飛九天,神魂顛倒,連自己也不知道是誰的樣子,碧瑤立時氣就不打一處來,哪里還有什麼歉意,恨不得把這小子抓過來先打一頓再說!

張小凡看看碧瑤,見她一副怒氣沖沖的樣子,又轉頭看看師姐那邊,見田靈兒與兩位師兄都睜大了眼睛,面上都有困惑之意。

他夾在中間,有心對師兄師姐解釋,卻不知道該說什麼話好。轉頭對著碧瑤,一看到那魔教少女水波一般的眼光,心中一陣激動,胸口一悶,竟是哇的一聲,吐了口鮮血出來。

“啊!”田靈兒與碧瑤同時叫了出來。

張小凡其實倒也並非有什麼大事,剛才在半空中他生生受了四人合力重擊,雖然有真法護體及燒火棍在前擋去了大部分力量,但宋大仁等人的修行都比張小凡來得深厚,雖然發現了不大對勁,收起了幾分力,但這股大力仍是把他砸了下去。也幸好這下方正好是海面,受震不大,否則若是硬地,便夠張小凡受的。

此時張小凡胸口本就郁悶,又被這個尷尬場面一激,氣血翻湧,居然一口血就噴了出來,只是這是淤血,雖然誇張,卻並無大礙。

不過田靈兒等人如何知道,她與這小師弟自小便極為要好,關心之下,立刻就跑了過來,不料身子甫動,眼看對面那魔教少女居然也是一臉焦急,跑了過來。

田靈兒畢竟是女兒家,心思細膩,愕然停下。但宋大仁與杜必書看了,卻是以為這魔教妖女要趁著小師弟受傷,趁人之危。一聲大喊,宋大仁的“十虎”仙劍迎風變大,向著碧瑤當頭劈下。

碧瑤正自當心張小凡,心急中卻被這大個子阻擋,一陣憤怒,但看這來勢洶洶,倒也不能小瞧。她身子一扭,化做一道綠芒,居然在間不容發之際,從十虎光芒中穿了過去。只是還未飛出一丈,忽見前方白光閃閃,一顆形狀古怪的方形法寶飛了過來。

碧瑤一時看不清這是什麼東西,不敢硬接,只得停下身形,右手在風中一招,玉也似的指間出現了一朵潔白小花,正是她的得意法寶“傷心花”。

傷心花隨著碧瑤法訣,騰空而起,抵住了那顆怪東西。碧瑤定睛一看,不覺得又好氣又好笑,眼看著前邊這東西六面方塊,上面還刻有點點數字,居然是個骰子,想不到正道之中,居然還有這種離經叛道的法寶,倒真是少見。

傷心花白光一逼,登時把杜必書的骰子逼退了一丈之遠,看來杜必書道行與碧瑤相比,頗有不如。不過杜必書修行不如宋大仁,但人卻機靈的多,一見道行不夠,也不硬碰,祭起另外兩枚骰子,上下飛舞騷擾。

三枚骰子飛馳如電,上打一下,下沖一個,轉來轉去,左右兼顧,雖然攻不進傷心花的范圍,但碧瑤一時間也沖不過去,只耽誤了片刻,背後的宋大仁卻又已經沖了上來。

碧瑤剛才與宋大仁交過手,知道這人修行深厚,真要單打獨斗,自己還未必勝得過他,再加上前邊這個鬼頭鬼腦的家伙,另外旁邊還站著一個張小凡口中的“靈兒師姐”,料想自己今晚決計討不了好去。當下往張小凡處遠遠看了一眼,心中恨恨罵了一句:“臭小子!”

宋大仁待要追上,卻見正和杜必書交手的妖女突然身子倒飛回來,手中那朵花突然幻化出千百奇花,一時間遮天蔽日,心中一驚,急忙凝神守備,不料這只是碧瑤一個障眼法,萬千花朵中,只見碧瑤綠色身影沖天而起,疾馳去了。

宋大仁剛要去追,便聽杜必書與田靈兒同時叫道:“大師兄,不要追了。”

宋大仁隨即回過意來,連忙收起仙劍,和眾人一起跑向張小凡處。

※※※

東海流波山,島上山勢宏偉險峻,占地極廣,若論大小,在東海諸島嶼山脈中其實可算第一,但因此山地處偏遠,人跡罕現,所以在名氣上,反而遠不如東海另兩座名山島嶼──“蓬萊仙山”與“閻羅之島”。

不過此刻的流波山,卻正是自古以來最熱鬧的時候,連著數日,魔道人物在這山間似乎搜索著什麼。雖然山勢廣大,但修道之人禦劍來去,速度何等之快,常常便發生不期而遇的狀況。雙方“苦大仇深”,往往一見面看清了便運起法寶砸了過去,一來二往,聲響震天,同袍道友又紛紛趕來相助,遂成“群毆”架勢,無數燦爛奪目或陰險狠毒的法寶,在流波山上空飛來飛去。

一連數日,兩派中各是傷亡了十數人,而流波山上的小山頭小山丘什麼的,也無辜被削平轟碎了無數。

自從那晚與田靈兒等人會合之後,張小凡在他們的帶領下,終于找到了流波山的所在,也見到了師父田不易與師娘蘇茹。

原來這一次魔教崛起,勢頭極猛,非但一些藏匿多年的老魔頭重新出山,更有無數新生面孔冒了出來,而且道行竟大都不低,可見這些年來魔教韜光養晦,實是處心積慮、謀定方動。

敵勢頗大,正道中人也不敢怠慢。青云掌門道玄真人在與天音寺、焚香谷商議之後,派出了門下七脈中的龍首峰、朝陽峰、大竹峰、小竹峰四脈精英弟子,以龍首峰首座蒼松道人和大竹峰首座田不易居首,輔以數位長老,帶著數十名青云弟子,加上天音寺與焚香谷,以及其他少數正道散仙,一起來到了流波山上。

田不易乍見到張小凡,神色間一愣,雖然有些喜色,但還能把持的住,但師娘蘇茹卻沒有那麼多的顧忌,滿面笑容,把張小凡拉到一邊問個不停。

張小凡心中感激,看著師娘幾乎淚水又要流了出來,強自忍住,把事情大概說了一遍,但終究顧忌到碧瑤身分,便把碧瑤和滴血洞的事都隱去了,只說被困在山腹之中,接連數日,萬幸才找到密道逃生云云。

眾人聽著,紛紛感歎,真是個死里逃生。這一次大竹峰眾弟子中,來了宋大仁、何大智、杜必書、田靈兒四人,從他們口中,張小凡得知那日在萬蝠古窟中的八人,天音寺的法相、法善,焚香谷的李洵、燕虹都安然無恙,齊昊與曾書書也有驚無險。

最險的是與張小凡一起落下死靈淵的陸雪琪,身受赤眼豬妖巨毒,又在與陰靈樹妖爭斗中受傷,其後突然而至的上古魔獸黑水玄蛇那場大“海嘯”里,整個人被巨浪撞至不省人事,昏倒在死靈淵下。但憑著天琊神劍發出的護主藍光,冒險潛下死靈淵救人的齊昊等人,居然找到了正被無數陰靈包圍的陸雪琪,這才把她從閻羅殿上又搶了回來。

那時候陸雪琪才剛清醒,便說出張小凡仍然活著,也在這死靈淵下。但眾人連找數日,毫無頭緒,陸雪琪余毒未清,重傷未愈,但卻不知為何,依然堅持要找到張小凡。過了幾日,她實在支撐不住了,眾人只得不顧她的強烈反對,放棄了尋找,帶著陸雪琪回到了青云山。

這一次青云門大舉東來,這些位張小凡的老熟人,除了曾書書外都有份前來。

田靈兒笑嘻嘻地道:“若是陸雪琪陸師姐知道了你平安無事,一定高興得不得了。你可不知道,那日在死靈淵下,她見找不到你,不知有多麼焦急呢!”

張小凡愣了一下,腦海中浮現出陸雪琪的容貌,想起當初在死靈淵下她多次施救,心中不由得一陣感激,道:“陸師姐顧著同門之誼,我自然是……”話說了一半,突然想起什麼,轉頭對田靈兒道:“師姐,那時你又不在,怎麼會知道陸師姐焦急了?”

田靈兒一吐舌頭,做了個鬼臉,笑道:“我聽齊昊師兄說的。”

張小凡怔住了,看著靈兒師姐巧笑嫣然的容顏,忽然之間,再見面以來一直沸騰不止的心,都冷了下來。

※※※

隔日,正魔兩派又起紛爭。

爭斗斗法之中,天音寺等有道神僧看見樹木狼籍,森林中野豬野兔野狗野蛇等生靈塗炭,不免喟然歎息,誦念起往生慈悲咒來。念完之後,一聲“阿彌陀佛”,佛指一揮,一記法寶石破天驚地打出,魔教中人閃身躲過,轟隆一聲,又是一個小山頭報銷,生靈再次塗炭,只得又再念起往生咒來。

“賊禿驢,死光頭,有種的就閉上嘴過來決一死戰,整日里在那兒嘰哩咕嚕念個鳥咒,老子不被你們咒死也被你們煩死了!”

“阿彌陀佛,野狗施主,你罪孽深重,還不回頭,只怕死後要墮入阿鼻地獄了!”

“呸呸呸!賊禿驢,你還算出家人嗎?居然直接咒我!”

“……”

張小凡在後邊聽了這聲音居然十分耳熟,定睛看去,果然是當日在空桑山萬蝠古窟中那個容貌怪異的野狗道人。此刻他正站在魔教陣營前方,一臉怒容、口沫橫飛地對著正道一位天音寺僧人戟指大罵,而年老大、林鋒、劉鎬和那個美貌少婦,此刻也都站在魔教人中。

張小凡正想著這些家伙居然也來了這里,忽聽得身後有人誦了一句佛號,道:“阿彌陀佛,張師弟好啊!”

張小凡回頭看去,卻是熟人,是天音寺的法相與法善二人。在先前萬蝠古窟八人中,天音寺這兩個僧人一直與他要好,尤其是這個法相,更是對他另眼相看。而且從田靈兒口中他還知道,雖然當日不顧陸雪琪反對,做出離開死靈淵決定的就是這個法相,但據說他神色之沉痛,卻是無論如何也裝不出來的。

張小凡聽了之後,一直心存感激,此時一見是法相法善兩人,連忙行禮道:“兩位師兄好。”

法相仔細看了看他,長出了一口氣,面浮微笑,道:“古人道:‘吉人自有天祐’,如今信矣。張師弟大難不死,可喜可賀,必有後福。”

高高大大的法善站在比他矮了一個頭的師兄後邊,也甕聲甕氣地道:“張師弟福氣啊!”

張小凡心中感激,道:“多謝二位師兄掛念。”

法相微笑點頭,隨即看了看場中,野狗道人已經和那個天音寺僧人斗法起來,便伸出手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有空我們再聊。”

張小凡連忙應道:“是。”

法相走出兩步,忽又回頭,對著張小凡微笑道:“張師弟,你有空可要去看一看貴派的陸雪琪陸施主了,她對你可是擔心的很呢!”說著面上微帶神秘,與法善相視而笑,一道去了。

張小凡呆了一下,忍不住向一旁的青云門小竹峰處看去。這一次小竹峰首座水月大師未來,各女弟子以大師姐文敏為首,聽從蒼松道人與田不易的調遣。陸雪琪此刻就正站在她們中間。

一個多月不見,陸雪琪顯得清瘦了些,不知道是不是那些傷帶來的,但從這里看去,張小凡仍有驚豔感覺,只覺得這女子竟是天生的豔麗,絕世的容顏,即便是她清瘦了,也仿佛是在盛開的百合間,輕輕顯露的那一滴清冷露珠,淒清而帶著些孤傲,更添清麗。

小竹峰門下女弟子,大都是容貌美麗的女子,吸引了周圍無數目光,除了天音寺那些目不斜視的老和尚,青云門和焚香谷等男弟子都有意無意地向這里看來,陸雪琪更是吸引了最多的眼光。只不過這時的她,卻又恢複了當初的冷傲,目光無意間掃過張小凡時,也只淡淡停留了一下,便移了開去,沒有什麼其他表情。

張小凡心中仿佛有些失落,不過過了一會便反而還有些高興。本來他對這個冷若冰霜的美豔女子就有些畏懼,如今見她不搭理自己,他反而輕松。不消片刻,他的精神就被田靈兒“咯咯”的笑聲給吸引了過去,再也轉不過來了。

上篇:第四章 出海     下篇:第六章 戾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