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六章 戾氣  
   
第六章 戾氣

場中與野狗道人對陣的是天音寺一位高僧,道行高深,用了一件金光燦爛的金色木魚法寶,在空中如同活了一般,追著野狗道人。野狗道人狼狽之極,手中那只古怪的獠牙法寶灰沉沉的不再發光,怕是被對方給破了。

只見場中木魚聲陣陣響起,空中金木魚搖頭擺尾,追在野狗道人背後,野狗道人呼呼直喘粗氣,狼狽飛跑,模樣滑稽。正道中人嘩然大笑,田靈兒更是少女心性,“咯咯”笑個不停。張小凡站在她的身邊,偷偷向師姐看去,但見田靈兒笑顏如花,雪一般的臉畔露出了兩個淺淺酒窩,真是說有多動人就有多動人。他心頭一陣迷醉,只希望這一刻便是永遠了。

忽聽到場內一聲呼嘯,張小凡放眼看去,卻是那個年老大越眾而出,出手援救。他的道行遠在野狗之上,赤魔眼威力不小,那位天音寺的高僧也收起笑容,小心應付。

張小凡看了幾眼,忽然發現一件奇怪事情。在魔教之中,野狗道人受困之時,除了年老大、劉鎬等人面色難看之外,其他人居然大都是一副看熱鬧、幸災熱禍的表情,後來見野狗道人支撐不住了,也只有年老大出手救援,其他人卻都是束手旁觀。張小凡心中奇怪,暗想這魔教中人當真不可以常理相看,該不會是他們自己內里也有什麼派別之爭罷?

其實張小凡猜的倒也差不多。年老大與野狗等人都屬于魔教煉血堂一系,這一系八百年前在黑心老人手下自然是風光無比,聲名遠揚,但如今式微已久,早已被魔教中主流派系排擠。這時看到野狗出了洋相,人多勢眾的魔教中人非但沒有幫忙,反而在旁邊笑嘻嘻地看起笑話來了。

年老大畢竟是一派之首,道行匪淺,沒幾回合便抵住了那天音寺和尚的攻勢。

野狗道人得了空隙,回過氣來,大罵一聲:“賊禿驢,幾乎害了你家道爺爺!”罵聲中,回身撲去,與年老大以二攻一。

正道人中一片嘩然,紛紛有人罵道:“魔教妖人,無恥之極。”

聲討聲中,張小凡忽然覺得身邊風聲一起,嚇了一跳。卻是田靈兒不甘寂寞,沖了出去,琥珀朱綾霞光陣陣,簇擁著她曼妙身影,騰起半空。

“無恥妖人,以多打少,法中大師,我來助你!”田靈兒喝道。

張小凡這才知道場中那僧人名叫法中,聽這名字似乎和法相法善他們是同一輩分的,但看長相卻比他二人老的多了。

只見場中法中一看田靈兒躍了出來,喧了一句佛號,道:“多謝施主。”

法中說著右手一招,空中那只金色木魚立刻沖向年老大,纏住了他,把他帶過一旁,田靈兒順勢就接給了野狗道人。明眼人一看就看出了,法中是看田靈兒年輕,把明顯道行差的野狗留給了她。

張小凡眼看著田靈兒與野狗接上了手,心中焦急,正想也出去幫上一把,忽然間肩頭被人拉住,一看卻是大師兄宋大仁。只聽宋大仁端正神色,低聲道:“小師弟,魔教妖人無恥,要倚多取勝,我們卻是不屑做的。”

張小凡立刻醒悟過來,點了點頭,收住勢子。不經意間看到田不易夫婦,都是一副神凝氣定的樣子,隨即想到,有師父師娘在這里,靈兒師姐哪里會有事呢?自己真是瞎操心了。

張小凡臉上一紅,向周圍瞄了一眼,見周圍諸人似乎都在看著場中,無人注意到他的失態,宋大仁也若無其事地轉過頭去看著半空中的斗法,這才放下心來。便在這時,他突然感覺有道目光,從旁邊落在他的身上,只是他轉過頭去看時,見那里是小竹峰諸位師姐所在,陸雪琪也在其中,卻沒有一個人看向這里的。

這時在半空之中,田靈兒把琥珀朱綾運用的是隨心所欲。霞光萬道之中,野狗道人頭昏眼花,只覺得上下左右前後都是一條條一道道的朱綾,將自己生生給困在中間,沖不出打不破,再過一會只怕自己就要被這朱綾給包成粽子了。

田不易見女兒露臉,臉上不由得顯出得意之色,正道中人也多有贊歎之聲。田靈兒本來就容貌端麗,比之野狗道人那副狗模樣,自是相差了十萬八千里。到後來不只正道人士鼓掌,連魔教中人居然也有幾個大聲笑了出來。

野狗聽在耳中,惱羞成怒。他雖修為不深,對敵經驗卻遠非田靈兒這初出茅廬的小姑娘家能比,眼珠一轉,在田靈兒身上瞄了幾眼,便看出這小妞多半是剛出來的新人,立刻便大聲喊道:“臭丫頭,看你樣子倒還清秀,想不到你居然和這老和尚有了苟且之事!”

在場之人突然靜了下來,片刻之後正道中人無不破口大罵,魔教中人笑成一片,還有些淫褻之徒大聲起哄笑道:“說得是,說得是,真是看不出來!”

田靈兒又氣又急,怒道:“你、你胡說什麼?”

野狗戟指,狗臉上“正氣凜然”,一副替天行道的模樣道:“呸,你若不是與這老和尚相好,如何會跳出來幫他?”

這話說著連法中也變了臉色,連喧佛號“阿彌陀佛”,田靈兒更是氣白了臉,她其實也知道這是野狗激將之計,但她一個十八歲的姑娘家,突然在大庭廣眾面前被冠以這巨大侮辱,如何不氣,登時就在法寶間露了破綻。

野狗瞄准了機會,趕忙沖出了琥珀朱綾的包圍。這才看他身影竄了出來,便只聽得轟隆一聲,滿天紅綾轟然合下,這人若是在中間,還怕不被夾成粉碎?

野狗不由得一吐老長舌頭,道:“好狠的丫頭!”

田靈兒氣惱之極,原本雪白的臉龐漲成通紅,更不多話,琥珀朱綾迎風而起,如電飛馳,再次沖向野狗道人。

野狗驚嚇之下,抱頭就跑。魔教中人看他逃了回來,噓聲四起,忽然間也不知道是誰帶的頭,“呼呼”聲中,居然一個個騰云駕霧地飛走了,竟無一人幫忙。

轉眼間場中魔教人物只剩下了煉血堂一眾人等。年老大在那里看了,臉色陰沉,心中憤恨,但終究知道這已不是久留之地。當下赤魔眼連發紅光,將法中逼退數丈,抽身而起,用手一招眾人,也逃逸而去。

田靈兒還要再追,只聽得後邊父親田不易朗聲道:“靈兒,不要追了。”

田靈兒硬生生停下腳步,臉還是漲紅,轉頭對田不易道:“爹,你聽那妖人胡說……”

田不易笑了笑,蘇茹卻走上前去,把她拉了下來,微笑道:“那些魔教妖人,什麼惡事都做得出來,更何況是說了些粗話,我們只當聽不到就是了。”

這時正道中人大都隨聲附和,紛紛道:“正是,正是。”

“田姑娘不必放在心上。”

田靈兒這才悻悻然下來。正道中人見魔教妖人已散,便也大都散了,這些時日來經常這般與魔教眾人斗法,斗了散,散了又斗。

張小凡正想上去和靈兒師姐說話,肩膀卻突然被人打了一下,回頭一看,一下子愣住了,隨即喜形于色。只見林驚羽正站在身後,一臉喜色,許久不見,他一身白衣,背上斜插著斬龍寶劍,劍眉星目,俊朗飄逸,真個是出類拔萃。

說起來這是張小凡自七脈會武大試之後,第一次見到這個自小一起長大的玩伴。這些日子他飄蕩江湖,每在生死關頭,腦海中也未嘗沒有掠過林驚羽的身影。

林驚羽看了他半晌,臉上先是歡喜,又是激動,忽地沖上來一把將張小凡抱在懷里,緊緊不肯放手,許久方才松開。張小凡心情一樣激動,還看到林驚羽眼中似乎還有些許淚光閃動。

“小凡!”林驚羽一開口,竟有些哽咽起來,抓著他肩膀的手更是用力不止,幾乎讓張小凡都疼了起來。

但張小凡全然沒有顧及,看到了林驚羽之後,仿佛自己這些日子來在生死邊緣所經曆的恐懼絕望,都只有這個兄弟才能明白一般。只有在這個兄弟面前,他才能真正放松自己。

林驚羽緊緊地抓著他,低聲地道:“小凡,我、我、我以為再也看不到你了……”話說到這里,他心情太過激動,嘴唇微微顫抖,竟是說不下去了。

“我、我也是。”張小凡同樣的看著他,未幾,二人忽地相視一笑,長長呼出了口氣。

“回來就好,我們以後還要一起掃蕩魔教,一起報仇呢!”林驚羽抓著張小凡的肩頭,微笑著道。

“對。”張小凡重重點頭。

林驚羽的情緒慢慢穩定下來,臉色也平靜許多,看著張小凡如今略顯有些風塵的臉,忽然眉目間有一絲黯然,道:“聽說到你下山之後,我又是替你高興,又是恨我自己。想不到這些年來枉費師父對我厚望,成就反而不如你。”

張小凡吃了一驚,搖頭道:“驚羽,你可不能這麼說,誰不知道你資質勝我十倍。上次大試要是碰到了你,那是一定要輸的。我只不過是運氣好一些而已。”

林驚羽吐出一口氣,開懷一笑,道:“說的也是,日後我再努力修行,不信就勝不過你了,不過你可也不能放松才是。”

張小凡大笑,用力點頭。

他二人在此敘舊,那里田靈兒依然嘟著嘴對母親撒嬌,蘇茹微笑著正在安慰。

張小凡與林驚羽說了一會,看了看師門那里,一把抓住林驚羽的手,道:“來,我向你引見一下我師父師兄。”

不想林驚羽哼了一聲,低聲道:“就你那個矮冬瓜師父,算了吧!”

張小凡瞪了他一眼,道:“不許胡說。”說著硬把他拉了過來。

林驚羽一臉無奈,只得隨他。走到近處,張小凡正要說話,忽然間看到旁邊田靈兒與師娘蘇茹說話的地方,不知何時多了個人出來,玉樹臨風,瀟灑英俊,正是齊昊。

齊昊溫聲對田靈兒說了幾句,田靈兒登時笑了出來,哪里還有一絲生氣的模樣。她笑顏如花,竟然在眾人面前,一把抓住齊昊的手,向田不易這里走了過來。

張小凡只覺得頭腦中“嗡”的一聲,一片空白,刹那間再也沒有任何的景象了,只剩下師姐拉著齊昊的手走了過來,隱隱的還聽到了旁邊林驚羽帶著一絲笑意,低聲道:“本來你那矮冬瓜師父是堅決不肯齊昊師兄與田師姐在一起的,但齊師兄去懇求師父,師父一向看重齊師兄,又去請掌門真人說項,你那師父只得首肯了。嘿嘿,你看他們現在都已經公開了……”

林驚羽突然中斷了說話,微微張大了嘴,看著身邊的張小凡。

此刻的張小凡,竟像是突然變了個人一般,只覺得在深心處突地冒起一股狂怒之火,幾乎要把自己的身子都焚燒乾淨了。

他只覺得自己簡直就是在九幽惡火中被活活炙烤,而前方,那個男子,還有那個自己最心愛的美麗女子,手卻正拉在一起,走了過來。

一直藏在腰間的燒火棍,也在此時騰起了熟悉的冰涼感覺,游遍他的全身,但對那狂熱之火非但沒有降溫作用,倒好似火上澆油一般,一股凶殺戾氣,一絲噬血狂熱,就這般,扭曲了張小凡的臉龐。

這個場面之中,所有的人突然都怔住了,原本和諧的氣氛在瞬間冰封。然後眾人就看到一直以來和順溫文的小師弟,突然間全身散發出連剛才那些魔教中人也沒有的殺氣煞氣,在他周圍之人,竟是不由自主地都退了一步,看著這突然間變作凶神惡煞的人,殺氣騰騰地向著齊昊,也向著田靈兒,踏出了一步。

流波山上的藍天,仿佛暗了下來。

宋大仁首先站了出來,擋在張小凡的面前,立刻便感到這個從小他看著長大的小師弟身上,此刻卻連一點熟悉的影子也沒有了。

感覺到有人擋在面前,張小凡緩緩地抬起頭來,瞪著宋大仁,宋大仁看著他此刻突然滿是血絲的眼睛,竟是一陣心寒,強笑一下,道:“小凡,你怎麼了?”

張小凡沒有回答,只是低沉著聲音,微帶嘶啞地道:“讓開。”

他的語調拖的很長很低,仿佛用了很大力氣才說了出來,但聽在眾人耳中,卻都有悚然之意。

田不易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眾人也是一片愕然。

隨之而來,在眾人的注視下,張小凡見宋大仁依然擋在身前,右手便握緊了那根燒火棍,登時一片清冷的玄青色光芒從那棍身上發了出來,帶著以前從未有過的肅殺之意。

宋大仁這一下可是當真嚇到了,倒不是肅殺之意這般濃烈,也不是張小凡下山一月之後,道行之高似比以前突飛猛進,而是這個從小敬他愛他的小師弟,此刻看來是當真有殺他之意。

他看了出來,田不易自然也是看在眼里,陰沉了臉往前踏了一步,雖然他心里還是以為張小凡並非宋大仁的對手,但這小徒弟的那件法寶卻大是古怪,當日在七脈會武大會之上便出盡了風頭,只怕宋大仁還不易對付。

就在這個時候,田靈兒一臉訝然地跑了出來,擋在了張小凡與宋大仁的面前,對著這個她從小最喜愛的小師弟,愕然道:“小凡,你到底怎麼了?”

那一張鏤刻在深心的臉龐,那一雙明亮的眼眸,這魂牽夢縈的女子,就這般站在身前,關心地、關懷地問著……

張小凡突然呆了,整個人呆住了,像是從夢中驚醒,體內的戾氣如潮水般退去,可是,可是,他竟感覺到撕裂一般的疼痛,怔怔地看著面前的師姐,有種想要痛哭的感覺!

你可知道,生死的那個關頭,心中最眷念的人,便是你嗎?

你可知道,夢回青云,萬千纏綿的心緒,只為你嗎?

你可知道……

“啪”,重重的一聲脆響,張小凡的臉上被突然出現在身邊的田不易打了一記耳光,整個人竟是不由自主地飛了出去,在半空中劃過一道弧線,遠遠地落在了外邊。

眾人聳動。

張小凡倒在地上,眼冒金星,但回過神來的他,此刻卻更感覺到無比羞愧。怎麼竟然想要對從小一直照顧自己的大師兄動手,還起了凶念,簡直就是十惡不赦,罪大惡極!

他艱難地爬起來,但身子還未挺直,腳下一軟,竟又是摔了下去,半邊臉頰高高地腫了起來,更有殷紅鮮血,從他嘴角流下。

然而,身體的痛楚此刻他竟似乎感覺不到了,只在內心處帶著從未有過的畏懼,對著自己狂吼:怎麼了,怎麼了,你究竟是怎麼了,難道你瘋了嗎?

他怔怔地抬起頭,望著前方師門的人,仿佛所有的人,此刻都陌生了起來。而他們,看著自己的眼神,竟也像是看著從未見過的陌生人一般。

這一切,究竟是怎麼了?

張小凡艱難地站了起來,沒有人說話,所有人都看著他,但看著他的表情,卻是迷惑遠遠多于害怕,仿佛他自己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宋大仁畢竟是從心里愛護張小凡的,轉頭對田不易道:“師父,小師弟他、他並沒有不敬的意思,他只是、只是……”

“住口!”田不易一聲斷喝,宋大仁不敢再說下去。身子矮胖的田不易,此刻看來卻如一尊高聳入天的怒神,一步一步地走向張小凡。

張小凡臉上露出了一絲畏懼,這,畢竟是他從小最害怕的師父,他甚至不敢想像接下來他將要面對的是什麼?

突然,一道白色的身影,擋在了張小凡的面前。

眾人大驚。

林驚羽面如寒霜,劍眉緊皺,但面對著這一個名動天下的青云門大竹峰首座,他竟依然如同少年時一般,沒有絲毫的畏懼。

他白衣如雪,站在那里,恍如釘子釘在地上一般,沒有再移動一分,便是前頭有驚濤駭浪,仿佛也不能動他分毫。

“匡啷”,龍吟聲中,斬龍劍霍然出鞘,碧綠的光芒籠罩了他與張小凡──這兩個身世相同的人。他帶著凜然之氣,根本就不看他一向敬重的大師兄齊昊正不停地給他打眼色,決然道:“你要敢再碰小凡一下,便先殺了我再說!”

齊昊倒吸了一口涼氣,偷眼向田不易看去,只見田不易此刻的臉色要多難看便多難看,幾乎成了豬肝色。他心中盛怒到什麼地步,不想可知。

只是齊昊身為龍首峰的大弟子,絕無回避之理,而且林驚羽一向深受恩師蒼松道人喜愛,無論如何也不能置之不理。

齊昊看著田不易的神色,便知要去勸他根本是毫無用處,只能迅速跑了過去,一拉林驚羽,低聲道:“你瘋了,師弟,這是他們大竹峰內部家事,你來管什麼閑事。就算是恩師在這里,也不好說什麼的,快與我一起走罷!”

不料林驚羽今日卻大異往常,哼了一聲,道:“我若一走,小凡還不知道要被這人折磨到什麼地步去了。他身世孤苦,與我一般,我若不站在他這一邊,世上便再也無人站在他這一邊了。”說話間目光如電,直看著大竹峰門下,雖然明知道實力差距太大,但看他神情,為了身後這個兄弟,竟是把生死都置之度外了。

齊昊啞然,見這林師弟犯了牛脾氣,真個是心急如焚。正焦急間,忽然一只手搭上了林驚羽的肩膀。

林驚羽一驚,回頭看去,卻見是張小凡站到了他的身後,半邊臉腫得老高,但眼中已是熱淚盈眶,說話聲中已帶了哽咽:“驚羽,你、你的心意我領了。如今是我不對,我會向師父認錯的,你先隨齊師兄回去吧!”

林驚羽眉頭一皺,正要說話,但聽得齊昊在耳邊急道:“林師弟,你再在這里,只怕反而是惹得田師叔越來越怒,反而是害了張師弟了,走,快走!”

說著強行把他拉了就走。林驚羽正自掙紮,但看了張小凡微帶懇求的目光,心中猶豫,拉拉扯扯,半天才好不容易地被齊昊拉走了,走的時候還一步三回頭地看向張小凡這里。

田不易臉色難看之極,大竹峰門下人人面面相覷,無人敢說一句話。

張小凡默默走到他的面前,跪了下來,把頭俯在他面前的地上,一動不動。

田不易冷笑一聲,道:“啊!我可不敢當,這是誰啊!道行那麼高,殺氣那麼大,你眼里還有我這個師父嗎?”

張小凡身子一抖,只重重叩了三個響頭,頭也不抬起,依然俯在地上。

宋大仁等人一向都疼愛這個小師弟,看他這個樣子,早忘了剛才張小凡那副奇怪模樣,紛紛向田不易道:“師父,小師弟他……”

田不易一擺手,眾人的話都噎在了喉嚨里。田不易上下打量了張小凡一番,怒哼一聲,冷冷道:“想不到我這些年來,竟是教出了一個忤逆之徒!”

他說完頭也不回,轉身走了,竟是不再理會張小凡。

蘇茹歎了口氣,跟了上去,眾人無奈,只得也跟了去,場中只剩下一個張小凡,孤零零地跪在地上。

他的頭,依然沒有抬起。

※※※

天色黑了下來,正道中人紛紛到了流波山南面山腰間休息。這里有著天然形成的十幾個岩洞,很是方便,當日一上山來,便被正道中人看中了。

青云門以四脈區別,分占了四個山洞。大竹峰人數最少,在最西邊一個山洞,旁邊就是密林,在另一側過去的依次是龍首峰、朝陽峰、小竹峰。再過去的山洞便是由天音寺和焚香谷以及其他的正道人士所住了。

這一次張小凡回來,天音寺法相、法善是見過了,齊昊也過來打了招呼,陸雪琪站在小竹峰眾人中沒有過來,只沒見到焚香谷的李洵和燕虹。

不過此刻的他自是沒有心思想這些事,跟著眾人回來,他不敢進洞,便一直跪在洞外岩石之上,從下午到現在天黑,整整跪了四個多時辰,田不易卻絲毫沒有心軟的意思。

青云門其他各脈弟子和天音寺、焚香谷的人多有出來看到的,往往圍成一團,在遠處指指點點,譏笑聲隱約可聞。

張小凡心中羞愧,但終究不敢起來。不過跪了這麼許久,膝下卻是酸疼無比。

忽然間旁邊山洞,也就是龍首峰弟子所住之處傳來一陣喧嘩。張小凡沒有抬頭,但隱約聽到了林驚羽在那里大聲憤怒說話,似是再也忍耐不住,就要沖了過來,但被齊昊等其他弟子死死拉住。

正自喧鬧,在隔壁山洞里忽然傳出一個帶著濃重威勢的聲音:“驚羽,你進來,我有話與你說。”

張小凡知道這是龍首峰首座蒼松師叔的聲音,龍首峰弟子那里,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可見蒼松道人平素的威嚴。未幾,終于是不敢違抗師命的林驚羽走了進去,然後就再也沒有出來了。

黑夜里又恢複了平靜,看熱鬧的人也漸漸散了去,只剩下依然跪著的張小凡,匍匐在山洞門口。

便在這時,大竹峰洞里又傳來了宋大仁、何大智、杜必書等人懇求田不易的聲音,但田不易怒聲呵斥了幾句,眾人便不敢再說。

只是還未沉默片刻,卻傳來田靈兒激動的聲音:“爹,你做什麼?小凡在外邊已經跪了快五個時辰了,他究竟是做錯了什麼?是傷了大師兄還是殺了他,他都已經認錯了,你還不讓他進來……”

“轟”一聲大響,石塊橫飛,想是田不易余怒難息,一掌打在堅硬的石頭之上,把岩塊打得粉碎。田靈兒卻似乎還欲再說,聽得師娘蘇茹低聲說了幾句,把她拉過去,便再也沒有聲音了。

上篇:第五章 傷心     下篇:第七章 風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