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一章  
   
第一章

又見青云。

當張小凡再一次看到青云山的時候,距離他上次與陸雪琪、齊昊、曾書書三人一起下山,已經有數月的時間了。

那依然巍峨高聳、直入云端的山峰,依舊仙氣縹緲、莊嚴神聖,但是張小凡的處境,卻已經完全變了樣子。

在田不易與蒼松道人以及蕭逸才商量之後,張小凡暫時被田不易帶回了大竹峰,由蒼松道人和蕭逸才回去向掌門道玄真人詳細稟報,再做決定。

而張小凡因為失去了燒火棍,這一路上無法禦空而行,所以一直都是由大師兄宋大仁帶著他飛回。

大竹峰高聳入云,四面都是懸崖,失去了燒火棍的張小凡,此刻看來仿佛像是被軟禁了一般。

陣陣毫光閃過,大竹峰一脈眾人,終于回到了闊別許久的大竹峰。

張小凡面無表情地從停穩的大師兄的十虎仙劍上走了下來,沉默地站在一邊,田不易更是連看都不看他一眼,面色難看之極,直接就走回了“守靜堂”。

走上來迎接的留守在大竹峰上的吳大義等人一時愕然,都把迷惑的目光投向蘇茹和宋大仁。

蘇茹微微歎息,搖了搖頭,也沒什麼心思說話,轉頭對宋大仁道:“大仁,這里交給你了。”

宋大仁連忙應了一聲。

蘇茹轉頭看了看一聲不吭地站在旁邊的張小凡,只見他面色憔悴,這數日之間人已瘦了一圈,心中有些不忍,下意識地踏上一步,但隨即又停了下來,搖頭歎息,轉身走去。田靈兒轉頭看看張小凡,隨即一言不發地跟著母親去了。

宋大仁干笑一聲,神色頗有些怪怪的,對張小凡道:“小師弟,既然我們已經回來了,你就回房休息去吧!不過,你……你最好不要亂走。”

張小凡抬起頭來,緩緩點頭,道:“大師兄,我知道了。”

說著他獨自一人向著大竹峰弟子住處走去,沒走多遠,便聽到身後傳來低聲的交談,顯然滿肚子疑問的吳大義等人正在追問宋大仁、杜必書。

雖然看不到,可是身後那無形的目光,卻仿佛如針一般,刺在張小凡的背上。

就在他走了不遠,忽然大竹峰上響起兩聲歡快的吠叫,張小凡心中一動,抬頭向前望去,不禁呆了一下。只見許久不見的猴子小灰裂著嘴騎在大狗大黃的背上,雙手緊抓著大黃光亮的皮毛,而大黃吐出半截舌頭,一路大聲興奮地吠叫著沖了過來。

張小凡忽然覺得眼眶中熱了一下,連身子也微微有些顫抖。

很快的,大黃跑到了張小凡的身前,小灰“吱吱”連叫,“嗖”的一下就竄上了張小凡的肩頭開心大笑,雙爪習慣性地放到了張小凡的頭上到處亂摸。至于大黃,對張小凡也甚是親熱,一顆大狗頭不停在張小凡腳邊摩挲,蹭來蹭去。

不知道它是不是又在懷念張小凡做的肉骨頭?

張小凡心中一陣激動,蹲了下去,用手輕輕撫摸大黃的腦袋,大黃低聲哼了兩聲,兩只耳朵順從地低伏下來,蹭著張小凡的手心。

而小灰則吱吱亂笑,尾巴橫過來蕩過去,纏著張小凡不放。

站在遠處的吳大義咕噥了兩句,低聲道:“這兩只畜生,老子細心照顧了它們幾個月,從來都沒對我這麼親熱過!”

不久,在眾人的注視下,張小凡站起身來,向著自己的住處走去,而小灰在他肩頭坐著,大黃也跟了過去。

仿佛也只有到了此刻,張小凡的身影,才不顯得那麼孤單。

青云山麓的遠處,碧瑤與神秘的黑衣女子幽姬正並肩而立,遙望那隱沒在白云深處的山顛。

碧瑤的臉色微微顯得有些蒼白,眉頭皺著,看去人也憔悴了不少,神情也有些恍惚。凝望了半晌,才慢慢道:“也不知道他現在怎樣了?”

幽姬面上的黑紗微微一動,轉頭看了看身邊這為情所苦的少女,輕輕道:“沒事的,碧瑤,你別想太多了。”

碧瑤咬了咬唇,忽然道:“我爹呢?”

幽姬道:“宗主今日去河陽城中與新近趕到的萬毒門那個老怪物見面了。”

碧瑤一驚,道:“什麼,‘毒神’也來了?”

幽姬淡淡一笑,道:“何止是他,據我私下聽說,就在最近幾日,只怕連長生堂和合歡派的門主,也都要趕來。”

碧瑤這一驚更甚,半晌才說道:“怎麼會這樣?我知道爹已經把鬼王宗的主要戰力都暗中調到了青云山附近,如果這三位門主一來,他們門下的高手必定也會跟來,那麼豈不是我們四大……不,根本就是聖教的實力完全都集中到這里了?”

幽姬的面容隱藏在她黑色的面紗之後,看不清是什麼表情,但只聽她的聲音,依然從容而平靜,平緩地道:“不錯。”

碧瑤忽然低下了頭,過了好一會兒,才緩緩地道:“這麼說來,爹來這里的主要目的,並不是為了救張小凡了。”

幽姬淡淡道:“碧瑤,你別多想了,宗主他一言九鼎,你又是他唯一的女兒,他不會騙你的。至于說這一次我們聖教諸派舍棄前見,也是你爹極力主張,為了一雪百年前的奇恥大辱,四派門主一起在明王座下,發下重誓,趁著青云不備,攻他個措手不及。”

碧瑤沉默了片刻,道:“這一戰若是成功,爹在聖教中聲望自然高漲,就算敗了,他也有個為前輩雪恥的好名聲。可是……”她忽然提高了聲音,神色仿佛有些激動,道:“可是這些我都不管,也不想管,我只想讓張小凡好好的,不要在……”

“碧瑤!”幽姬忽然喝了一聲,碧瑤怔了一下,看了看她,終于還是沒有再說下去,轉過頭看著遠方渺渺白云,一時望得癡了。

河陽城里一處僻靜的大宅子里,鬼王與青龍緩緩走入,一路之上有人在前恭敬地引入,直向內走去。

這座宅子自然便是萬毒門在河陽城里的據點了,也就是在今日,萬毒門門主,魔教四大宗派門主中資格最老的毒神,來到了這里。

百年之前,魔教與正道在青云山大戰,直殺的是天昏地暗,但最後魔教仍然敗走。在那之後,魔教元氣大傷,四大宗派之中,倒有三個換了門主,其中鬼王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接替上任鬼王宗宗主之位的。

但在諸派之中,唯獨萬毒門的老怪物毒神,卻仍是幸存下來,只是這些年來也一反當年囂張出頭的作風,就算在魔教之中,萬毒門也意外保持了低調,普通的徒眾更是等閑見不到這個老怪物。

一念及此,青龍也不禁微微皺眉。毒神這個稱號,早在數百年前就已經響徹魔教,當年他還跟隨著上任鬼王打天下的時候,這毒神便已是萬毒門中的得力干將,其後接掌萬毒門門主之位,更是在魔教內爭中與鬼王宗激烈爭斗,暗地里結下的梁子不知道有多少?

只是沒想到,時過境遷,居然會和這個老怪物一起合作。

青龍也有將近百年沒見過毒神了,心下頗有些好奇,不知道這些年來,這毒神到底變成了什麼樣子?若以年紀計算,這老怪物只怕將近五百歲了。

想到此處,他忽然心中一動,向走在自己身前半個身位的鬼王看去,只見他面上有淡淡微笑,表情似乎很是放松,卻無論如何也猜不出他心里在想著什麼?

一路走來,走過庭院,進了內堂,四周都是靜謐無聲,看不到一個人影,這個位高權重的人所住的地方,有著意外的冷清。

很快的,二人看到前方一間看似普通的平房門口,站著八個清一色黃褐色服裝的男子,而帶路的人,也帶著他們向那個房子走去。看來,毒神應該就在這個房子里了。

走到近處,那八個男子一起向鬼王彎腰行禮,顯然鬼王作為魔教四大派系之一的宗主,在魔教之中的地位極高。不過鬼王並沒有什麼矜傲之色,對著眾人微微點頭,隨和地笑了笑,便和青龍一道走了進去。

這個房間中,東西面都有開窗,光線照入,房間里很是明亮,全無這世間傳說魔教中人一直待在黑暗中那種感覺。

至于擺設,更是簡單之極。偌大的屋子中間,只有一張桌子和數把椅子,此外桌子旁邊還有一張躺椅,一個滿頭白發如雪的老人正閉目躺在其上,旁邊坐著一個面色白淨、二十出頭的年輕人,正擺弄著桌子上的茶具,茶水香氣,不時暗暗飄來。

怎麼看,都像是一幅安甯的祖孫休憩圖,哪里有一絲半點的邪氣!

鬼王微微一笑,走了過去,那老者聽到腳步聲,張開了眼睛,向鬼王處望了一眼,臉上登時露出了笑容,微笑道:“你來了?”

鬼王笑道:“老前輩,當年聖殿一別,又是許久不見,身體可好啊?”

這老者自然就是惡名播于天下的毒神,當下只見他似乎面帶苦笑,道:“老了,不中用了。”

說著,他似乎不願再提起這個話題,岔開話頭道:“鬼王老弟,如今你早已是鬼王宗的一派門主,與我身分相同,你若不嫌棄,叫我一聲老哥即可,千萬莫要再叫什麼老前輩了,我可擔當不起。”

鬼王失笑,神色輕松,在這張桌子另一側坐了下來,對毒神道:“老前輩你這話就不對了,誰不知道你德高望重,這一次大事,我們還指望著你主持大局呢!”

毒神臉上神色仿佛一怔,立刻搖頭道:“不成、不成。”

鬼王正待還說什麼,對面桌上那個年輕人已經沖好了兩杯茶,這時端了過來,淡淡地道:“宗主,青龍聖使,請用茶。”

鬼王與青龍伸手接過,鬼王向他多看了幾眼,只見這年輕人眉目清秀,只是面色顯得有些蒼白,但能夠在這里陪伴著毒神的,自然與毒神關系匪淺。

鬼王當下轉頭向毒神道:“這位是……”

毒神笑道:“他是我十年前收的關門弟子,叫秦無炎,當年我見他資質不錯,就收了下來。無炎,還不快見過這二位前輩,他們可是我們聖教之中響當當的人物,以後若能得他們照顧,勝過你去苦修百年。”

秦無炎微微低首,臉上神色也說不上是驕傲還是害羞,連聲音也是沒有改變,依然平穩緩和,輕聲道:“見過宗主、聖使,剛才我不知禮數,請二位莫怪。”

鬼王呵呵一笑,搖了搖手,青龍也笑道:“這位小兄弟能入毒神老前輩座下,前途無量,前途無量啊!”

毒神呵呵一笑,對他們二人道:“小孩子不懂事,你們不要見怪。”

鬼王搖手笑道:“說到哪里去了。”頓了一下,又道:“不過老前輩,我今天前來,是真的誠心想請你主持大局。由我們四大派閥聯手,一起洗刷當年青云大敗,聖殿被辱之奇恥。”

毒神沉默了一下,面色仿佛有些蒼涼,許久才道:“老弟,我已是半殘之身,實在是不堪大用了。這一次我們四大派暗中商議圍攻青云,我自然不能落于人後,否則對不起幽明聖母和天煞明王二聖,更對不住聖教的列代祖師。只不過主持大局這個位置嘛!我看除了老弟你的雄才大略,其他人根本不能坐啊!”

鬼王皺了皺眉,搖頭道:“老前輩你太過獎了,我在四大門主之中,資曆最淺,如何擔當的起?這樣吧!等長生堂的‘玉陽子’和合歡派的‘三妙仙子’到了,我們再一起商量吧!”

毒神沉吟了一下,道:“這樣也好,他們應該在這幾日間就到了,我們到時再聚,這聖教百年來的奇恥大辱,今次一定要向青云門討還回來。”

鬼王微笑,在這里又坐了一會,閑扯幾句,便和青龍告辭了。毒神也不強留,命人送客。

離開了毒神的府邸,鬼王和青龍二人融入到河陽城里人群之中。

鬼王忽然冷笑一聲,道:“這個老怪物,果然越來越難對付了。”

這句話說得莫名其妙,但青龍卻似乎了解他的意思,點頭道:“不錯,三百年前我們鬼王宗與萬毒門殊死爭斗的時候,老怪物最是凶狠沖動,從來都是沖在最前面,就算百年之前,與青云那場大戰,也是萬毒門門主的他力主的。看來當年那一場慘敗,他也消磨了不少銳氣。”

鬼王搖了搖頭,道:“這不叫消磨銳氣,這叫長了本事。經過那一役,老怪物似乎幡然醒悟,整個人的脾氣一下子都改了過來,韜光養晦,這百年來,除了我們鬼王宗,實力回複最快的就算是萬毒門了。只是他不肯坐這個位子,卻是十分麻煩!”

說著,鬼王皺了皺眉,淡淡道:“也罷,反正也要等那兩個人到了才能商議大事,我們就先等幾天吧!嗯,對了,碧瑤呢?今天好像一整天都沒看到她。”

青龍道:“我也沒看見,不過幽姬一直都陪著她,應該不會出事的,你放心好了。”

鬼王搖頭,輕輕歎息一聲,沒有再說什麼。

看著鬼王和青龍身影消失之後,原本一直平和甚至帶點慈祥神色的毒神,面色也漸漸陰沉了下來,但半天也沒有說什麼。

至于他旁邊那個年輕人,性子似乎更是古怪,毒神不對他說話,他也自得其樂,耐心無比地在桌面上沖泡著茶水,一點都沒有不耐煩的神色。

也不知道過了許久,毒神忽然發出一聲浩歎,道:“長江後浪推前浪啊!”

那個叫秦無炎的年輕人轉過頭來,看了毒神一眼,淡淡地道:“哦!那個人道行很厲害嗎?”

毒神哼了一聲,道:“他修行道行自然是極高的,但道行再高,我們也不怕他,只是此人城府太深,日後你一定要小心提防!”

秦無炎微微笑了笑,口氣卻還是那麼平和,道:“知道了,師父。”

毒神看了他一眼,忽然歎道:“若是你那幾個不成器的師兄能有你這份資質,我何必苦忍這許多年?”

秦無炎受了毒神的誇獎,面上也沒有什麼得意之色,淡淡道:“幾位師兄都是盡心盡力為您辦事的,師父。”

毒神哼了一聲,忽然伸手把蓋在腿上的毛毯掀開,居然下了椅子站了起來,這一下才見他身材居然頗為高大,脊背挺直,哪里有半點生病的樣子?看來剛才那種種舉動,都是為了欺騙鬼王和青龍的。

毒神在屋子中間來回踱步,秦無炎卻似乎比他師父安靜許多,房間里只回蕩著毒神的腳步聲。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從秦無炎身邊響起了一種奇怪的聲音,似乎是夏日里夏蟬鳴叫的那種刺耳聲音。

毒神臉色一變,轉頭看去。

秦無炎從椅子下面拿出了一個黃色小箱子,一尺見方,這個怪聲便是從這里頭傳出來的。

毒神走了過去,伸手輕輕打開了蓋子,赫然,在他們二人面前,在箱子里黃色柔軟絲綢上面,赫然趴著一條色彩絢麗的蜈蚣,但最奇異處,卻是這蜈蚣的尾部有七條分岔。

此刻若是張小凡看到此物,必定驚愕莫名,因為這東西他小時候曾經見過,正是天下絕毒之一的“七尾蜈蚣”。

秦無炎皺了皺眉,道:“自從我們來到這青云山附近之後,小七似乎就不大安分,似乎被什麼刺激了一般。”

毒神仔細看了看這條七尾蜈蚣,然後從懷里拿出一枚淡紫色的小藥丸,放入箱子之內,隨即把箱子蓋上。很快的,從箱子里發出的那種奇異聲音,漸漸低了下去,隨即消失不聞。

待秦無炎把這裝有七尾蜈蚣的箱子慎重地收好之後,毒神淡淡道:“這七尾蜈蚣乃是天下奇珍之物,世間僅存一對,從來相伴到死,若是分開,但在百里之內,必有感應。小七這些日子不安,必定是因為此事。”

秦無炎看了毒神一眼,忽然道:“這麼說,如今那個人,就在青云山上?”

毒神笑了笑,道:“不錯,七尾蜈蚣乃是天下絕無僅有的異種,不會搞錯的。”

說著,他轉過頭去,緩緩地向遠處凝望。遠方,河陽城外那座高聳巍峨的青云山,直插云霄,威武得幾乎不可一世,白云環繞,仙氣飄飄。

“一百年了,一轉眼,又是百年了啊!”這個老人,低聲地自言自語道。

上篇:第十章搦晢V     下篇: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