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三章  
   
第三章

竹影婆娑,點點碎陽照了下來,落在竹林中的空地上。

張小凡望著遠處竹林,低聲道:“其實,我有時候也覺得自己很傻,師姐她明明喜歡的是齊昊師兄,我卻還……可是,那個時候,我看到她站在夔牛面前,頭腦里也不知道怎麼想的,就沖上去了。”

碧瑤靠在他的身邊,忽然道:“如果是我碰到了危險,你會不會這樣來救我啊?”

張小凡尷尬一笑,抓了抓頭,半晌才道:“我、我也不知道,”但頓了一下之後,又仔細想了想,道:“應該會吧!”

碧瑤微笑,嗔了他一眼,收回目光,向遠處看去,靜靜地道:“如果是你遇到了危險,就算拿我的命去換你,我也心甘情願!”

張小凡吃了一驚,轉頭向她看去,只見碧瑤樣子沉靜,卻似乎不像開玩笑,呐呐道:“你說什麼?”

碧瑤笑了笑,忽然想起什麼似的,對張小凡道:“小凡,你跟我走吧!”

張小凡皺了皺眉,道:“去哪里?”

碧瑤道:“隨便,天下之大,我們隨便去哪里都行。你不願入我們聖教與師門為敵,那我們就不入,一起走遍天涯海角,不然你若是留在青云門里,以那些老古董的脾氣,只怕你凶多吉少了。”

張小凡沉默了下去,碧瑤擔心地望著他,等待著。

終于,張小凡向她看了過來,碧瑤剛要說些什麼,卻看見張小凡緩緩地搖了搖頭。

“不行,我不會離開青云的,碧瑤。”

碧瑤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道:“難道你要在這里等死嗎?”

張小凡沉默了片刻,道:“碧瑤,你不知道的,青云就是我的家,我是師父、師娘撫養長大的,我不能背棄他們。”

碧瑤怒道:“你那個師父整日罰你罵你,你還說他們好?”

張小凡站起身來,淡淡一笑,道:“碧瑤,也許我在別人眼里會有些笨,但這些事,我還是看的出來的。我師父雖然一向嚴峻,但對我卻是真好,我知道的,他是真心待我。”他低聲地道:“現在這些事,其實都是我的不是,是我瞞騙了他,所以我受什麼責罰,也是應當的,但我絕不能背叛師門。”

碧瑤怔了半晌,忽地歎息一聲,道:“你哪里會笨了?你聰明的緊!難怪我爹老是對我說,你這個人看似木訥,其實內秀的很!”

張小凡一呆,臉上一紅,道:“他,你爹他這樣說我?”

碧瑤笑而不答,走到他的身邊,道:“我知道你的性子,也不能勉強你走,不過你現在身懷我們聖教異寶,又和天音寺有瓜葛,真的非常危險。你想好了怎麼做了嗎?”

張小凡苦笑一聲,道:“聽天由命吧!”

碧瑤凝視著他,輕輕道:“你可不要有事啊!”

張小凡笑了笑,抬頭看看天色,道:“你來這里很久了,還是快些回去吧!免得出了什麼意外。我們、我們以後有緣的話……再見吧!”

碧瑤身子抖了抖,張小凡心中不覺也有些苦澀,明日通天峰之行,究竟會是怎樣的結果,他心中實在是沒有把握。

當下他轉過身子,慢慢向竹林外頭走去。

就在他走出了數丈之後,突然聽到背後傳來碧瑤的聲音:“小凡,我問你一件事。”

張小凡轉過身來,訝道:“什麼?”

碧瑤仿佛也有些猶豫,但終于還是道:“當初在小池鎮外那個樹林里,你曾經在滿月之夜看過一口古井,我想知道,你在古井里面,看到了什麼?”

張小凡一呆,奇道:“你怎麼也想知道這個?”

碧瑤不自覺的有些緊張,嗔道:“你說嘛!”

張小凡皺眉道:“那口古井究竟有什麼奇怪的地方,你們都這麼感興趣?”

碧瑤笑而不答。

張小凡張口欲言,但不知想起了什麼,臉上又紅了一下,居然沒說出口,半晌才道:“我,我等下次見面的時候,一定告訴你。”

碧瑤怔了一下,隨即微笑,畢竟聽著張小凡的意思,還沒有什麼甘心受師門擺布的意思,當下微笑道:“好啊!你要記得哦!”

張小凡呵呵一笑,與碧瑤這一番相遇談心,他的心情頓時好了許多,整個人也輕松不少,伸出手向碧瑤揮了揮,轉過身走出了竹林。

沒走多遠,猴子小灰不知道從哪棵大竹頂上跳了下來,落到張小凡的肩頭,還回頭看了看碧瑤。

竹林深處,碧瑤怔怔望著漸漸遠去的那個背影,一動不動。

隔日,清晨。

山間帶著濕潤的空氣還在大竹峰上飄蕩的時候,大竹峰眾人卻都已經起來了。

田不易整束停當,與蘇茹一起緩步走到守靜堂前的空地上,只見眾人都已經在此等候,張小凡站在眾人中最後的位置。

田不易淡淡道:“大仁,你帶著老七,其他人就不用去了。”

宋大仁點頭應了一聲,其他人的臉上都流露出失望神色,唯獨田靈兒卻站了出來,向著田不易道:“爹,我也要去。”

田不易皺眉道:“你去做什麼,添亂!”

田靈兒貝齒緊咬,以哀求的目光看了蘇茹一眼,叫了一聲:“娘。”

蘇茹歎息一聲,對田不易道:“算了,就讓她去吧!”

田不易皺了皺眉,終于還是勉強點了點頭,隨即不再看她,向著遠處的張小凡看了一眼,道:“走吧!”

說著,袖袍一甩,馭起了仙劍,當先飛走了,蘇茹隨即跟了上去。

地面之上,眾弟子圍了過來,何大智咳嗽一聲,對張小凡道:“嗯,小師弟,你、你自己當心點。”

張小凡這些天來,頭一次見到眾位師兄臉上都有關懷神色,心中一陣感動,低聲道:“是。”

宋大仁歎了口氣,道:“小師弟,我們走吧!”

張小凡應了一聲,走到宋大仁身邊,忍不住向站在旁邊的田靈兒看去,卻見她也正好向他看來,一雙眼中滿是關切之意,但終究還是什麼話都沒說。

唰唰兩聲,張小凡再一次地站在宋大仁的背後,騰空而起,直上青天。

看著天空里愈來愈藍的顏色,仿佛一切又像是當初七脈會武時候的開始,只是,卻沒有了當初的那分激動。

通天峰,高聳入云,巍峨屹立,依然那麼仙氣縹緲,依然那麼不曾沾染半分人間俗氣,仿佛也張開懷抱,歡迎著他們的到來。

宋大仁帶著張小凡,與田靈兒一起落在云海之上,遠處山顛的玉清殿上,還飄蕩傳出悠遠的鍾鳴聲。

田不易與蘇茹此刻都已看不到人影,多半已經先上玉清殿去了,倒是云海之上,聚集了許多長門和其他各脈的弟子,此時一看到宋大仁等人到來,登時一陣騷動,許多目光,便轉到了站在後邊的張小凡身上。

無數的竊竊私語,在云海之上,如那些飄蕩的云氣一般,飄來蕩去。

宋大仁與田靈兒都是緊繃著臉,裝著不理會周圍人的目光。片刻之後,從人群里走出一人,向著他們三人走來。

張小凡向他看去,認得此人,便是上次到通天峰時見過的長門弟子常箭,也是在七脈會武中曾與宋大仁交過手的人。

宋大仁自也識得此人,見他走了過來,一拱手道:“常師兄,別來無恙?”

常箭連忙還禮,但眼角余光,還是瞄了張小凡幾眼,隨即道:“宋師兄,剛才田不易田師叔已經先到了此處,特地囑咐小弟,一旦幾位到此,就讓我引著直接到玉清殿去。”

宋大仁點了點頭,道:“那就麻煩常師兄了。”

常箭淡淡一笑,側身道:“那幾位請跟我來吧!”

說著他當先走去,宋大仁、田靈兒和張小凡跟在他的後面,穿過云海,穿過無數青云弟子的目光,來到了虹橋邊上,走了上去。

這時,清晨的第一束陽光終于射向了人間,柔和的灑在通天峰上,虹橋兩邊清澈的水波,又在層層蕩漾的漣漪中,浮現出美麗的彩虹。

張小凡深深呼吸,向著遠方望去,那無垠的天地,如不可思議的巨大圖畫,而自己,終究不過是它里面的一個小小點綴。

他們這般走著,一直走過了虹橋,來到了碧水潭邊,也看到了那條直通玉清殿上的寬大台階,只是沒看到青云門鎮山的靈獸水麒麟,想來多半還在碧水潭里吧!

“鐺!……”

山頂的玉清殿里,又傳來一下清脆的鍾鼎之聲。

常箭向他們笑了笑,道:“快到了,我們走吧!”

宋大仁應了一聲,卻忍不住向張小凡看了一眼,卻見小師弟怔怔地望著山頂,面無表情。

這里遠比云海那里清靜,一路之上,幾乎都看不到青云弟子。幾個打掃的年輕小道,看到常箭,都豎掌問候。

一步,一個台階。

張小凡緩緩向上走著,人越走越高,可是不知為什麼,他卻覺得自己的心越來越沉。前方那個仙氣縹緲的地方,越是接近,卻讓他的心跳越來越快。

未知而莫名的緊張籠罩了他。而等待他的,又會是什麼呢?

通天峰玉清殿上,又傳來一聲悠遠的鍾鳴,飄蕩在山峰之間……

青云山下,一個偏僻的地方,並排站立著四個人,三男一女,靜靜地望著青云山。

半晌,年紀最大的毒神忽然笑了笑,道:“想不到我有生之年,居然還會回到這里。”

站在他身邊的鬼王淡淡微笑,道:“有前輩你主持大局,何止能夠回到這里,再過一會,我們就算到了通天峰頂上,也不足為奇。”

毒神立刻搖頭,笑道:“鬼王老弟,我們不是早就已經商量好了嗎?這次大事,由長生堂的玉陽子道兄主持大局,我們都是馬前卒而已。”

說著,他轉過頭,向著另一側的那個男子道:“沒錯吧!玉陽子老弟,呵呵。”

魔教四大宗派之一,長生堂的門主玉陽子,雙眉入鬢,相貌極是英俊,看去如三十出頭的人,其實已經是修煉數百年的魔教之士。

在魔教之中,長生堂是一支極特殊的派系,因為一直以來,都是這個派系負責在蠻荒守衛魔教最重要的聖地──聖殿,而這一脈的專旨,也如它的名字一般,只為追求長生。只不過他們名列魔教四大派系,行事之時,多不擇手段,與正道中相傳求長生之道截然相反,這個日後再說。

此次魔教暗中大舉前來青云山,玉陽子到了此地,經過幾次暗中商議,被眾人推舉為此次魔教大事的主事人,心中難免有些得意,當下笑道:“青云門這百年來處處欺壓我們聖教,今日定要向他們討個公道。”

鬼王笑道:“說的好。”

說完,他轉過頭,對著一直站在旁邊那個女子,也就是四大宗派中唯一的女門主、合歡派的三妙仙子微笑道:“等一會,也要看仙子你的神妙道法了。”

三妙仙子出身于魔教中聲名最是狼藉之一的合歡派,容貌自是極美,但看過去卻絲毫沒有淫蕩之意,面色淡淡,不施脂粉,反而竟有種冰霜出塵的美麗,倒是和青云山上小竹峰的陸雪琪有幾分相似。

聽到鬼王的話,三妙仙子淡淡一笑,道:“三位道兄都是見過世面的大人物,遠勝于我這個小小女子,只是我們都在聖母明王座前立了重誓,此次務必要同心協力,一雪當年聖殿被辱之恥,還望三位道兄一起拋棄前嫌,莫要辜負前言才好。”

鬼王三人對望一眼,都道:“仙子放心,我們並無二心。”

三妙仙子微微一笑,隨即轉過身對著鬼王,道:“鬼王道兄,我來這里已經數日,怎麼不見侄女啊?”

鬼王一怔,道:“你說碧瑤那個丫頭,小孩子貪玩,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不知道仙子找她有什麼事嗎?”

三妙仙子淡淡道:“倒也沒有什麼事,只不過我最近聽說,令千金得到了一件寶物,乃是金鈴夫人傳下的異寶合歡鈴,可有此事?”

毒神與玉陽子都是微微動容,顯然金鈴夫人這個名字,就算是對他們這樣的魔道巨擘來說,也是不能不慎重對待的。

鬼王臉色一變,眼中隱隱有精光閃動,道:“倒不知仙子從哪里得到這個消息的?”

三妙仙子伸出玉也似的手,在自己發鬢輕輕梳理了一下,面無表情地道:“我自然是聽來的。鬼王道兄,金鈴夫人乃是八百年前,我們合歡派的前輩祖師,她遺留下的合歡鈴,更始終是我們合歡派的鎮派之寶,這個,想必你也是知道的吧?”

鬼王不說話了,但他負手而立,氣度端然,沒有一絲一毫退避之色,剛才還一片和諧的氣氛,轉眼間竟有些劍拔弩張了。

玉陽子咳嗽一聲,向毒神看了一眼,不料毒神轉過頭去,眺望遠方青云山顛,顯然不想多管閑事。玉陽子在心中暗罵了一句,若是換了往日,他自己也是巴不得這兩大對頭先行打個你死我活才好,但眼前他身分既然已是此次的主事人,只得往前走了一步,道:“二位,怎麼說著說著就生氣了?兩位也是得道高人,而且如今大事當前,不如先把此事壓一壓,待此間事了,二位再自行解決,如何?”

三妙仙子看了他一眼,微微點頭,移開了目光;鬼王面無表情,但心里卻是冷笑一聲:這玉陽子果然也不是什麼好人,礙著自己身分不得不勸,卻又隱隱有在大事之後,挑撥兩派互斗之意。

但那合歡鈴實在是非同小可的寶物,向來與鬼王宗的“伏龍鼎”、煉血堂的“噬血珠”以及萬毒門的“萬毒歸宗袋”並稱為魔教四大奇寶,更有甚者,魔教中一直傳聞,合歡派里的許多奇法異術,都是要以這合歡鈴為媒,才能發揮最大的奇效。

這等重寶,鬼王再笨也不會甘心交出去,而且碧瑤從死靈淵下的滴血洞中得到此異寶之後,他還特意囑咐過不能聲張,卻不知道這三妙仙子神通不小,居然也打聽到了此事。

鬼王在這片刻之間,便把自己身邊眾人想了一遍過去,但面上卻微微露出笑容,道:“玉陽子道兄說的甚是,此事我們不妨在此間事過之後,我們再說。”

玉陽子見這兩個往日里一向桀驁的人今次居然聽了自己的話,心中不由得又是一陣得意。

便在這個時候,毒神忽然道:“啊!太陽出來了。”

眾人聞言,一起向青云山望去,果然見一輪紅日光芒大放,緩緩從遠方青云山頂升了起來,把陽光灑向世間。

那和煦的陽光也同樣照在這四人的身上,在他們的身後,拉出了長長的影子。

走完了最後一層台階,張小凡終于再一次來到了玉清殿外。這一座高大莊嚴的殿堂,聳立在他的身前,氣勢雄偉,人站在它的面前,仿佛如同螞蟻一般。

常箭道:“我們進去吧!”

宋大仁與田靈兒都點頭稱是,張小凡邁步剛想走去,忽然身子一震,目光向旁邊望去,只見在台階的另一角落,有一個人靠著欄杆坐在地上,身上衣物倒還乾淨,但因為他隨意坐到地上,下擺處沾了些塵埃,一雙眼睛茫然看著張小凡這里,嘴里低聲念叨著什麼?

他正是瘋了許多年的王二叔。

張小凡心中一酸,正想走過去,卻被宋大仁拉住,低聲道:“小師弟,我們還是先進去吧!別讓各位師長等久了。至于王二叔,等你……等你出來再來探望他也不遲。”

張小凡停下了腳步,心中一陣難過,但終究知道宋大仁說的乃是實話,自己此刻是待罪之身,當下點了點頭,對著宋大仁強笑了笑。站在一邊的常箭看在眼里,低聲道:“二位,如果沒什麼事,我們進去覲見眾位師長前輩吧!”

宋大仁答應一聲,和張小凡向前走去,田靈兒卻是皺了皺眉,道:“師長前輩?常師兄,難道還有什麼別派的前輩來了嗎?”

常箭猶豫了一下,道:“是,天音寺來了幾位神僧,此外,還有焚香谷的前輩,都來向我們詢問張……張師弟的情況。”

田靈兒失色,臉色刷地白了下來,宋大仁亦是眉頭緊皺。

張小凡默默地走上前,道:“常師兄,我們進去吧!”

常箭看了看他,點頭道:“好,你們跟我來。”

說著,他當先走了進去,張小凡深深呼吸,邁開自己顯得有些沉重的步伐跟了進去,在他後面,宋大仁與田靈兒對望一眼,都看到對方眼里的焦慮與擔憂,但同樣的還有無奈,只得也跟了上去。

就在他們剛剛走進玉清殿的時候,原本一直坐在角落的王二叔,目光就看著張小凡的身影,這時見張小凡消失在了玉清殿里,不知怎麼,也搖搖晃晃站了起來,像一個小孩般有些困惑地抓了抓腦袋,居然也向著玉清殿里走去。

這些年來,王二叔一直被青云門照顧,他的瘋病也從來沒有好過,整日就在這通天峰上游蕩,便是這在普通青云弟子眼中神聖的玉清殿,他也時常進去,不過從來也不曾弄出過大亂子,日子久了,也無人去理會他。

這時候,他居然也就順順利利地走了進去,消失在玉清殿中。

上篇:第二章     下篇:第四章